我的一次網絡維修經歷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0)

我今年24歲,是一名普通的網絡維護員。大學時學的是計算機專業,畢業後因為沒什麼工作經驗就到電信當了一名網絡工程師,說是工程師其實就是誰家網絡連接不上了,我們上門維修而以。

說實話,在大學畢業前,我都喜歡妹妹型的女孩子,我覺得和那種女孩上床特有征服感,看著她們在我身下無限嬌羞的樣子,還有在被我插入時那種像是承受不了的輕皺眉頭的樣子,都能給我帶來無限的快感。但一次上門維修的經歷讓我的口味發生的改變。

那是09年7月的一天,天氣熱得好像連空氣都要著火了。我接到用戶的報修電話,來到位於方莊的一個公寓樓內,按著地址找到了A座1107室。按了門鈴等了一會,開門的是一位30歲左右的女子。她站在門內很親切的對著我微笑,一邊側身讓我進門,一邊說:「很熱吧,還讓您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我一邊說沒關係一邊問她網絡的具體情況。她一面說情況,一面帶我到一個像是書房的房間看電腦。我坐在電腦前調試了一會都沒有發現問題,就把電腦桌往房間中央挪了挪,準備到桌子後面看一下網線的伺服器的連接情況。

可是當我蹲下調整網線接口時不經意的一擡頭,卻看到這女人的小褲褲,她並不知道我在桌子後面利用高度的差異在偷窺她的裙內風光,而她的腳甚至是有些微微張開的。她的腿不是很白,但是皮膚很細,幾乎看不到汗毛孔的樣子。

我邊看邊不由自主的想像著被這一雙腿纏住的樣子,我感覺血液似乎都流向我下身的某一點。在這同時,腦子裡那些看過的上良家或是熟女的A片鏡頭也自動的回放的出來。我的心裡出現了一個念頭,怎樣才能幹了這個女人?

我一邊故意慢慢的檢察網線的接口,一邊套她的話,想知道她會一個人在家多久,我可不想還沒幹夠時,她家人就回來了。終於,我一幅修好的樣子,從電腦桌後面站起了身。

她一邊道謝,一邊往客廳走要給我倒水的樣子。我看準機會往她身上倒去,她有點被嚇到的樣子,驚呼了一聲,然後馬上用力扶著我。因為我是男人所以她這時必須用身體才能把我支撐住。我靠在她的頸項間,聞著女性那特有的體身,嘴角勾起一絲只有自己才能察覺得笑,哈哈,我的第一步成功了。

她慢慢得扶我到客廳的沙發上躺好,我閉著眼一臉痛苦的樣子,我聽到腳步離開的聲音還有倒水聲。一會,我聽到她說:「喝點水吧,您這是怎麼了?」我慢慢的睜開眼睛,用很虛弱的聲音說:「沒事,可能天氣太熱昨晚和朋友玩也沒睡好有點種暑了,我休息一下馬上走。」我邊說邊做出一臉謙意的表情。

她忙說:「沒關係,我扶您喝點水。」她邊說,邊用手扶起我的頭並把水杯湊到了我嘴邊。我心想,機會來了!於是我借著她的力順勢就把頭靠在了她的酥胸上,她可能意識到了有點不對,但是看我太虛也不好說什麼吧。

當我喝完最後一口水的時候,我趁她沒有防備的時候一把用手摟過了她的蠻腰,翻身就把她壓在了沙發邊的地板上。

她沒想到我會來這一招,先是呆住了沒有反應,然後張嘴要呼叫,我怎麼可能給她這個機會呢,我在她張嘴時一下就吻住的她的嘴,並且把舌頭伸到她的嘴裡與她的小舌絞纏。同時,我把她的手壓在了她的身下,用一隻手推高她的小可愛內衣,玩弄胸前的奶頭,另一隻手則隔著內褲刺激著她的小陰核。

一會,我感覺到她不像最初那樣掙扎了,並且好像還微微的分開腿。我把嘴從她的唇上移開,吻舔著她的耳珠。我知道這是好多女人的敏感部位。我的手則把她的內褲拉成細細的繩狀,一下輕一下重的拉弄著。我聽到她壓抑的輕哼聲。我知道這個女人要發情了。

我忽然跨坐在了她的胸上,拉開了我褲子的拉鏈。我的大陽具從褲子裡面跳了出來,差點磁到她的臉。她還沒有從激情和驚訝中回神,張著被我吻腫的小嘴呆呆的看著眼前的陽具。

我一手扶著她的頸項,一手扶著我的陽具就插進了她的嘴裡。這時她回過神了,兩腿亂動,頭也亂動的想把我的陽具從她嘴裡弄出去。

我往前挪動了一些,騎跨在她的肩膀處,一手定住她的頭不讓她亂動,一手捏住她的鼻子這樣她不能呼吸,就只能張開嘴邊吃我的陽具邊呼吸了。

大約過了五分鐘,她終於軟化了下來,小嘴含著我的陽具,用舌頭來回翻舔著我的龜頭。並且鼻子裡發出了類似母獸的發情聲。

我見時機已到,把她拉起來自己躺在地板上,讓她和我玩69。

她沒說話,慢慢的跨騎在我身上,小穴對著我。我看到她的內褲上濕了一大片。於是我一邊把內褲往旁邊撥,一邊說:「原來你這麼想呀,內褲都濕成這樣了,讓我看看你裡面是不是已經泛濫了?」

她用力的吸了一下我的陽具,然後坐起身含笑看了一眼,說:「要干就快乾我,你不會就嘴上能說,實際上不行吧?」這妞,原來這麼騷呀?她一定知道越是這麼說,男人就會越用力的干她。

我讓她在沙發上坐好,自己把兩腿打到最大的M型。我一邊用舌頭舔她的小陰核,一邊用手指插她的陰道。我越舔越用邊,有時還會惡意的吸上一下,同時的手也由二指變成了三指,快速的插著她的陰道。

她一幅承受不住的樣子,兩手一邊摸自己的奶子,一邊大叫著「不行了,再快點」的淫語。

忽然,我的手指感覺到了她陰道的收縮,像小孩的嘴一吸一吸的好像要把我的手指吸到她的身體里似得。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這時,我握住我的陽具,一下就插到了她陰道的最深處。她臉色粉紅大口的喘著氣,並且大叫著:「不行了,真的,太大了要高潮。」

我根本不想停,我的陽具更大力的抽插著她淫蕩的小穴,感受著那小穴傳來的收縮的快感。這時我的龜頭感到一熱,我低頭一看原來是她高潮了,我的陽具一進一出的帶出了許多她的乳白色的淫液。而她已經沒力氣了,她的奶子這時像兩顆白色的水蜜桃隨著我一插一插的盪出了一道白色的淫光。

又插了一會,我只覺得腰一酸,深深的一插我的精液直射進了她的花心。

這時,她也從高潮中回過了神,對我微微一笑。

休息了一會,她起身問我要不要洗個澡再走。說完也不看我,就先往浴室的方向走去了。

我跟在她身後,看到我的精液因為她的站立而從她的小穴中流出,沾在她的大腿上形成一幅淫穢的畫面。陽具不由自主的又硬了起來。

說真的,因為我還沒交固定的女朋友,又是血氣方剛的年紀,我真不想就這樣放棄了這個女人,我知道我還想再來一次。

跟著她來到浴室,看到她正背對著我在脫身上的衣服,我不由分說的從後面抱住了她,用我硬挺的陽具頂她的屁股溝。

她回過頭來對我一笑,說:「急什麼呀,小淫棍。等洗乾淨了再讓你玩。」我一聽,真是心花努放呀!原來意猶未盡的不只我一個。在洗澡的過程中,我們互相問了名字。(我沒說真名,估計她也沒說)洗完澡,都沒等我擦就被她拉到了她的床上。她讓我躺在床上,說是要用嘴幫我擦乾身體。我倒要看看這小妞玩什麼花樣。

她先是從我的奶頭開始用小嘴一點一點的吸著我身上的水珠,有時還頑皮的用舌頭舔一下。慢慢的她來到我的大腿根部,用手拉開了的雙腿,然後開始舔我的大腿內側,時輕時重讓我有癢的感覺。然後,她一口含住了我的蛋蛋,並且用手指輕輕的按摩我的菊花。我有緊張,我怕她會把手指插進我的屁眼裡,所有,我下意識的想要收緊雙腿,但是她在我的腿間,使我的雙腿不能併攏。

她好像是看出了我的緊張,慢慢擡起頭對我安撫的一笑,然後用手使我的腿分得更大。這時我感覺到她的小舌溫溫的,很靈巧得在舔我的屁眼。而她的手則握住我的陽具上下套動著。我的屁眼在她舌頭的刺激下傳來一陣奇特的快感,不由得緊縮了起來。

這時,她跨坐在我早已硬挺的陽具下,小穴像小嘴一樣一下就把我的陽具吸了進去。我躺在床上,看她用自己的小穴套動著我的陽具,手裡把玩著她一跳一跳的奶子,真是另一種風情。

一會她好像累了,動作慢了下來。於是我讓她像狗一樣趴在床上,我從她的後面一下就插到了子宮口。我一邊拍打著她的屁股,一邊用我的雞巴幹著她的淫穴。

忽然,我的心理生出一種想聽她說淫語的想法,於是我故意停在她身體外邊不動了,而她正在興頭那受得了這樣的折磨。

她一邊回頭看我,一邊用手握住我的陽具往她小穴里塞,我卻不動只問她想做什麼。

她明白了我的用意,嬌聲嬌氣的說:「想你的大雞巴插我的小穴,人家裡面好癢呀,快點幫我止癢呀!」說完還用舌頭舔弄著自己的嘴唇。

我當下就飛快的抽插了起來,隨著她一聲聲的浪叫,終於我們一起達到了高潮。

通過這次經歷,我覺得熟女的味道比年輕的妹妹好像更好,她們像成熟的果實,能帶給男人征服以外的更多快感。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