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文秘小萍

2017-03-20     WoKao     檢舉     收藏 (51)

大嫂喋喋不休的在和小萍大吐家庭苦水。兩個小孩,一個又哭又鬧,另一個則把 家裡鬧翻天了,耳中還聽到大哥怒斥小孩的罵聲。才兩三個小時,家裡就快變成菜市 場了。

小萍有點受不了,這時阿華換好衣服出來,看到阿華期盼的眼神,小萍只好回到房間。如果自己不去,阿華一定會很失望的,但是去,又會覺得很危險,阿華在應該安全多了吧?小萍想到大嫂喋喋不休的樣子,以及大哥全家的情景,小萍決定和阿華出門。

小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第一次穿上這套黑色內衣,是在高雄時老闆阿藍送的,蕾 絲的大花邊緊貼著乳房,帶來好像情人的手在撫摸的快感。

黑色蕾絲編織的內褲讓陰 阜若隱若現。小萍一切牙,便從垃圾桶撿起昨天收到的禮物─黑色高彈性絲襪,穿在 腿上就好像多一層皮膚似的,緊繃的收縮讓小萍略微飽滿的臀部更為堅挺。

穿上了 老闆阿藍送的白色VERSE套裝,勉強扣上背後的扣子。穿上別緻的兩片裙,小萍心想︰ 一般這種裙子裡面一層應該是短褲,這套卻是迷你裙,老闆阿藍也真會挑。套上西裝外 套,看到背心以下裸露出中空的腰部,小萍隨手便將外套下面兩個扣子扣起遮住。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可以出發了。

阿華帶著小萍進入別墅,心想︰老婆真給自己面子,結婚以來第一次看她打扮的 這麼漂亮,自己差一點認不出來,帶這麼漂亮的老婆出門真有面子。

一進入別墅,小萍心跳的非常厲害,進入客廳,看到老闆阿藍坐在牌桌上,小萍覺 得老闆阿藍今天穿的非常有氣質,白色長袖中山裝和西褲,想到他知道自己喜歡白色。

再和老闆阿藍眼神相對,小萍的臉已經比蘋果還紅,她覺得老闆阿藍那是一種非常滿意的眼神,還好阿華還以為是自己看到這麼多人害羞而臉紅。

他們正在打牌,其他人在看電視。阿華一到,老闆阿藍便要阿華來幫他打牌。阿華 戰戰兢兢的坐下,小萍慌忙的拉張椅子坐在阿華旁邊。老闆阿藍讓座後便上樓去了。

阿 華看到菱菱坐在對家,眼神正打量著小萍。慌忙洗牌開始。

一會兒之後,菊西便提議要上樓看電影,原來她有帶LD來,樓上有200寸大螢幕,看起來比較過癮。丁丁馬上說好,丹娜和白詩便一起上樓去了。若西過 來叫小萍一起去,小萍推說不想看,仍坐在阿華旁邊。若西只好自己跟上去。

阿華的手氣不錯,第一把便自摸。陳經理和愛地虧了阿華幾句便付錢了。菱菱付錢給阿華時,指尖碰觸到阿華,好像電了一下,便趕快縮回去。阿華假裝不知道,同時怕小萍看出來,一直鼓勵小萍上樓看影片。小萍執意不肯。

丹娜下樓來叫小萍。小萍知道自己欠丹娜的人情,她實在無法拒絕,阿華又 極力鼓吹,小萍只有依依不捨的起身上樓。丹娜站在樓梯上等她,小萍走上樓梯,看到丹娜圍住下半身的浴巾掉下來,露出黑色性感內褲。小萍哀怨的回頭看阿華一 眼,希望阿華能留下自己。但阿華以為小萍害怕,以眼神鼓勵小萍上樓。

小萍每走一階樓梯,兩腿的酸麻感越強,走上二樓,小萍感覺全身已經酸軟。看 到小萍上樓,丹娜便轉身牽著小萍。小萍看到丹娜裸露出來的臀部和裂縫中隱約 可見的內褲黑繩,看著自己越來越接近房門,心中不禁害怕,在門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呢?

進到房間裡,只有投影機放映影片時所發出的亮光,三邊透明的玻璃圍幕也都拉上窗簾。小萍一時還無法適應房內的黑暗,隱約看到大家好像都坐在床上。丹娜拉著小萍的手,帶著小萍在床上找位子坐。

小萍開始適應房內的燈光時,她注意到丹娜靠在床頭,而菊西則半偎依著 丹娜,而若西和白詩則分坐在另一頭床頭和床尾,丁丁則靠在白詩旁靠床中 間。

小萍注意到大家的衣服都還算完整,心中稍微松一口氣。這時丹娜表示冷氣有點冷,和小萍借外套穿。小萍便脫下西裝外套給丹娜。

小萍正準備將心思放到電影上時,朦朧中有個人上床坐到小萍和丁丁中間。小萍緊張的差點停止呼吸。是老闆阿藍,他上身赤裸,而下半身則圍條浴巾。小萍像美人魚的坐姿瞬間便僵硬得無法動談。

阿華突然覺得心神不寧,不自覺的朝樓梯望去,有種不安心的感覺湧上心頭,阿 華發現自己的精神不是很能夠集中。

老闆阿藍將手放在小萍中空的腰上,輕輕的撫摸。小萍覺得有隻粗 的手摟住自己 的腰,小萍的全身發燙,感覺自己好像在火爐當中,全身的皮膚都已經繃緊。小萍沒有拒絕。

阿華沒有辦法集中精神打牌,已經放槍給菱菱,阿華不斷的朝樓梯上看,一個念頭一閃而逝,那個好色的老闆也在樓上。

老闆阿藍的手開始在小萍大腿上來回移動。隔著絲襪,小萍仍可清楚的感受老闆阿藍的手摩擦自己大腿所帶來的酸麻感,每當老闆阿藍的手接近大腿內側敏感地帶,小萍本能的將大腿夾緊,但仍然阻擋不住兩腿中間女人最私密的地帶傳來的陣陣刺激。

小萍感覺到老闆阿藍開始解開自己背心後的扣子,由下而上。每解開一顆,小萍便顫抖一下。小萍感到有種濕潤的感覺從脖子慢慢的在自己裸露出來的肩膀上移動,是老闆阿藍正在輕吻自己。小萍發現自己的身體正配合著老闆阿藍的輕吻。

菱菱看著阿華神不守舍的樣子,心中產生一股強烈的嫉妒,羨慕被對面這個男人深愛的女人。從小到大,只有別人羨慕她,從來沒有像現下這樣。

小萍告訴自己︰只可以讓老闆阿藍撫摸,絕不能讓老闆阿藍更進一步,最多也要剩下內衣在身上。想到阿華隨時可能上來,刺激的快感更強了。

老闆阿藍在小萍的耳朵旁輕吹,細聲的讚美小萍,小萍全身都酥了。老闆阿藍將小萍摟在雙腿之間,老闆阿藍捲曲的胸毛和小萍光滑的背一接觸,小萍皮膚的觸感馬上傳到子宮深處,小萍兩只大腿不自覺得開始摩擦,想要消解子宮深處的呼喚。

菱菱突然放下牌不打了,帶著無限愛意深深看著阿華一眼,然後自言自語的說︰「應該還來得及。」便拉著愛地出門。愛地不知所措只好跟出去。阿華則愣在那裡。

老闆阿藍將小萍放躺在床上,自己側躺在小萍身邊,用手撐起半身,欣賞著小萍美麗的胸博,黑色胸罩勾勒出來的曲線刺激著老闆阿藍的小腹,老闆阿藍發現︰才剛開始,自己就已經非常堅挺了。小萍害羞的閉上眼,感覺到裙子已離開身體,心想︰絕對只能玩到愛撫就好,老公在樓下,不可以做出對不起他的事。但是小萍不知道,每次自己這麼想,內心深處偷情的刺激更加催化體內的快感,近在矩尺的老公反而成為小萍更開放自己的因由,只是小萍不知道而已。

老闆阿藍看著絲襪隔著的肉體,龜頭尖端已滲出幾滴白色液體。好美的尤物,給阿華太可惜了,經過這麼多天的開發,今天終於可以驗收了。從第一眼見到小萍,就知道她是一個未經琢磨的璞玉,第一次到家裡來,自己從暗房內隔著魔術玻璃看著更衣室裡的小萍更衣,他就知道︰小萍是千載難逢的。那也是他首次忍不住把若西叫進暗房,衣服沒脫便進入若西體內。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得到小萍,而且要把小萍便成自己一個人的。

陳經理拍拍阿華的肩,要阿華和他到泳池旁,他有話要和阿華說。阿華看到陳經理的神情,覺的會有可怕的事情發生。

小萍感覺到自己的絲襪被脫下來,小萍心想︰這是極限了,不能在玩下去。小萍感覺到老闆阿藍的手指正延著乳罩邊緣慢慢劃著。手指在乳房上的刺激,小萍不自主的扭動身體,想緩和愈來愈強的快感。小萍不知道自己全身都已變成性感帶。微泛潮紅的皮膚襯托著黑色絲質內衣,更顯小萍的嫵媚。

阿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原來老闆居然想要自己老婆。一股憤怒直沖到頂,不行﹗他怎麼可以讓老闆得逞,他要保護老婆,他不要戴綠帽子。阿華轉身想沖上去救小萍,但是被陳經理拉住。

小萍知道老闆阿藍正在親吻自己額頭,老闆阿藍濕潤的雙唇溫柔的輕吻自己眼睛,沿著自己鼻樑下移。小萍心中生出警覺,害怕老闆阿藍會強吻自己。將頭轉邊時,老闆阿藍很快把目標對準小萍的耳朵吸允耳根。小萍全身酸軟,一種從未有的酸麻癢,老闆阿藍居然將舌頭伸進自己耳朵內。小萍想要掙扎,但是太舒服了,讓小萍身體的扭動更厲害,小萍心想︰到此就好,不能再玩下去了,再下去就真的出事了。

陳經理要阿華不能輕舉妄動,老闆是個不簡單的人,萬一出什麼事就完了,而且得罪老闆,在這一行就不用混了,甚至被栽贓嫁禍都有可能,並且用自己當例子,若西被老闆玩那麼多年了。要阿華學自己忍辱負重,不然一切都玩完了。

小萍感覺到老闆阿藍的舌伸進自己嘴裡,就在小萍因為難忍的舒服將頭往後仰的時候,自己的櫻唇馬上就被老闆阿藍的唇壓住。輕輕的掙扎一下,小萍全身就已經融化了,小萍的舌頭和老闆阿藍的交織在一起難分難捨,小萍第一次和阿華以外的男人接吻,天啊﹗這個男人的接吻技巧怎麼這麼高超。小萍發現自己的舌頭被老闆阿藍吸允到他嘴裡,自己的舌頭居然在老闆阿藍的嘴裡攪動,小萍不由自主的摟住老闆阿藍的脖子,兩人忘我的擁吻。

阿華大罵陳經理不是男人,自己的老婆被欺負還當縮頭烏龜,靠老婆去巴結老闆。阿華甩開陳經理往屋內走回去。陳經理不甘示弱的回頂阿華︰有膽阿華就去。要阿華問自己是憑什麼當上經理,還不是靠老婆漂亮。阿華氣極,跑回來打陳經理一拳,大叫︰自己絕不是那種男人。便沖回屋裡。

一陣熱吻之後,小萍發現胸罩已經被脫掉,老闆阿藍的唇開始在自己乳房移動,自己一個乳房正被老闆阿藍搓揉,粉紅色的乳頭被夾在老闆阿藍的指頭間。小萍知道自己的乳頭早已經變硬,還隱約帶點疼痛,小萍需要老闆阿藍的撫弄來解除這樣的感覺。但是老闆阿藍的撫弄是消除胸博腫脹的感覺,卻喚起子宮的顫抖,這種顫抖延著陰道直麻到陰唇。小萍的最後良知告訴自己︰到這裡就好,不能再下去。開始發出聲聲不要。

老闆阿藍的攻勢更凌厲了,小萍身上僅剩的一件內褲也被脫下來。小萍害噪的想,那件已經全濕的內褲被老闆阿藍拿在手上,那他不就知道自己的感覺。另一方面,一股力量震憾著小萍心房,心想︰之前雖然愛玩,但也沒有全裸,自己居然在老公的老闆面前全裸,而且任憑他愛撫,甚至還跟他接吻。小萍僅存的良知終被喚起,開始用盡全身了力量掙扎。

小萍的掙扎馬上就被瓦解了,當小萍感覺到老闆阿藍吸允著自己陰唇時,兩腿弓起的姿勢反而使老闆阿藍的舌頭更加深入小萍陰阜。剎那間,小萍感覺一股高潮由體內擁出,蜜汁沿著大腿內側潺潺流下,全身強烈的顫抖,快感從子宮深處漫延全身。小萍終於知道什麼是高潮了,雖然和丈夫作愛很舒服,但以往在還沒到這個境界時,老公便已經洩了。

小萍雖然已經洩了,但老闆阿藍的攻勢仍然不斷,高潮的感覺不斷持續,小萍的呻吟聲變大了。老闆阿藍從小萍下腹爬起,抱住小萍熱吻著。小萍感覺到老闆阿藍的堅挺和自己的私處接觸,小萍心中最後對自己的吶喊︰絕不能被插入,做出背叛老公的事。

阿華怒氣沖沖的衝上二樓,一到二樓走廊時,陳經理的話在腦中迴響,阿華不自主的將腳步放慢。老闆是阿華心目中的偶像,自己有能力和老闆對抗嗎?萬一是陳經理想陷害自己亂講的呢?萬一老闆找那些兄弟來砍自己怎麼辦?阿華走到房門口,只聽到電影播放的聲音,隱約可聽見女人的呻吟聲。阿華不敢確定是不是小萍,小萍一向很含蓄的。阿華舉起手放在門上,但始終沒有推門進去。

小萍用手遮住私處想阻擋老闆阿藍的插入,小萍一邊遮擋一邊心中想著︰老公來救我。但老闆阿藍雄壯的陰莖碰觸著小萍的手背。和老闆阿藍的熱吻,讓小萍的抵抗愈來愈弱,一次不小心的阻擋,反而讓小萍手握住老闆阿藍的陰莖。一手握住雄濃結實的感覺,小萍的防線徹底被瓦解,小萍感覺到老闆阿藍的龜頭已接觸到自己陰唇,腦中閃出一幕阿華的臉孔。小萍不願引導老闆阿藍,放開老闆阿藍的陰莖,兩手摟著老闆阿藍的脖子。

阿華推著門的手慢慢的放下,他不敢想像門後的景像,他告訴自己︰要相信小萍。他也試著告訴自己︰老闆不是這樣的人。轉過身走在走廊上,阿華突然想起小萍本不願來。阿華想到小萍為什麼不願來,兩行熱淚從臉上流下。

小萍感覺到老闆阿藍的龜頭分開自己的陰唇,自己的陰道也熱切的迎接老闆阿藍的龜頭,流滿陰阜的愛液和老闆阿藍龜頭流出來的淫水混合,讓老闆阿藍的龜頭順利進入,但從未接納如此巨大陰莖的陰道仍然拒絕讓老闆阿藍深入。刺入的快感讓小萍弓起背,好讓老闆阿藍的陰莖能更深入。小萍發出一聲誘人的呻吟,老闆阿藍整根盡入,龜頭正好頂到花心,火熱塞滿的快感讓小萍洩了,又一次的高潮讓小萍忘記老公在樓下,也忘了面前這個人是老公的老闆。

老闆阿藍只覺得小萍真是人間極品,緊緊包住自己陰莖的陰道彷彿會吞吐似的,子宮壁的振動摩擦著深入敵陣核心的龜頭。老闆阿藍插入後便不敢動了,因為他擔心一動便要棄甲投降了。

小萍全身扭動著,在老闆阿藍開始衝刺後,小萍忘我的呻吟嬌喘,每一聲都讓老闆阿藍的龜頭酸麻。老闆阿藍不敢停頓,也不敢改變姿勢,深怕一改變就洩了。啊﹗這種感覺已經好久沒有過了,只有在二十幾年前的那天,他為了報復小時候父親的毒打,回家在父親面前強姦母親的那一次,也就是那一次有了菱菱。

小萍進入忘我的境界,子宮傳來的快感直達腦部,極度的興奮讓小萍緊抓著老闆阿藍,在老闆阿藍的背上抓下無數道的血痕。小萍一手抓著老闆阿藍的胸毛,一手摟著老闆阿藍的脖子,極度的興奮讓小萍幾乎昏厥,小萍感受到一股強而有力的熱流直沖進子宮深處,小萍也達到了最高快感,兩人同時極度顫抖幾下,便擁抱著昏厥在床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