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銀幕下的褻瀆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

影院門口站了一個俏生生的姑娘,在人來人往的門口,形單影隻的她顯得是那麼紮眼,紅豔豔的學生短裙下面是一雙青春修長的腿。一陣小風吹過輕輕帶起了她的裙角,勾勒出她豐滿的臀部曲線,姑娘捋了捋長發,皺眉開始撥打手機。

小茹站在影院門口大大的宣傳海報下面,海報上是一對男女甜膩膩地摟抱在一起,單調的色調與不入時的穿著無一不表示著這是一部惡俗老套的言情片。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小茹忿恨地盯著手中的手機,什麼嘛,明明約了人家卻又不守時,現在的男生真差勁。怎麼辦,看了兩眼海報上的男女,小茹攥了攥左手中的影票,電影已經開演了,要不要回去呢,說不定他一會兒就能到了,不如先進去一邊看一邊等他,嗯,想想一會兒怎麼罵他!

小茹摸著黑找到了自己座位,最後一排的正中間,其實找與不找也沒太大區別,三流影院裏的三流劇情片,冷冷清清的觀衆三三兩兩地散落在劇場裏。熒幕上已經開始上映枯燥的劇情陳述,呆滯的表演+催眠的台詞,如果奧斯卡有最爛影片的話此片絕對當之無愧。

小茹掏出手機放在耳邊,依舊是那個嬌滴滴又文縐縐的女聲回應了她。小茹低低罵了一句,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四周,歎了口氣。影片依舊在嚴重考驗著觀衆的耐心,小茹打了個哈欠徹底投降,往後靠了靠決定閉眼休息一下。

倦意濃濃席捲而來,小茹漸漸地進入了夢鄉,夢裏鄰家小貓又趴在腿上耍賴撒嬌著,暖暖的受用,男友蔥頭也向小茹微笑著,親昵地向她脖子吻去,滾燙的氣息把她弄得癢癢的,撲鼻而來的是濃重的男人氣息,這個夢好真實呵,小茹咧嘴樂了樂,腿上的小貓不安分的挪了挪位置,好癢,咦,小貓突然化作了一雙大手開始在小茹結實的大腿摩挲著……那感覺是那麼真實……

「唔……」

這不是夢!小茹驚醒了,耳邊首先傳來的,是影院裏女豬腳聲嘶力竭的控訴聲,接著是耳邊粗重的喘息聲?一個男人正在輕輕地吻著小茹的脖子,一隻手也在不安分地遊走在小茹嬌嫩的雙腿之間。蔥頭來了?小茹第一個反應是男友終於來了,呵,這該死的家夥。

「唔……討厭!」小茹閉著眼睛低聲呻吟著。

男人突然身體僵了一下,接著是更加放肆的侵犯。一隻手竟然大膽地蓋上了小茹的雙眼,小茹心裏納悶了一下,今天蔥頭怎麼那麼沖動那麼……特別?

男人這時已由輕吻改爲舔,滾熱的舌頭掃過絲綢般嬌嫩的脖子,滾燙過後留下的濕潤卻涼颼颼得讓小茹突然覺得身體有點燥熱。男人的長舌緩緩地從鎖骨蜿蜒著向上滑去,慢慢捲起了小茹小巧可愛的耳垂,輕輕挑逗著,並不時向耳中吹氣。

小茹閉著眼目不能視,感官上就更加敏感,一陣陣滾燙的男人氣息傳來,小茹全身竟然像消失得隻剩一隻耳朵。

男人開始用靈巧的舌尖繼續進犯起小茹的耳朵,濕熱的舌尖在耳中有如小蛇般進進出出挑逗著她敏感的神經,她仿佛什麼也聽不到了,好像被溫暖濕潤和舒適包圍著,雖然明明坐靠在椅子上卻覺得有些暈暈的,小茹不覺想去抓住男友減輕暈眩感。

「咵啦啦!」小茹突然睜開眼睛!自己的雙手竟然不知何時被鎖拷在了左右兩邊的扶手上。不對!

強烈的危機感侵占了小茹,她驚恐地睜大眼睛扭頭望向自己身邊的男人,昏暗的熒光下,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張陌生而又令人生畏的臉,小茹大腦仿佛短路一般地微微張開了櫻桃小嘴,男人看了看她錯愕的臉,露出了一個獰笑,一隻大手粗暴地抓起小茹的下巴,毫不猶豫地就勢將舌頭伸進了依舊微張的小嘴。

小茹僵硬地任由男人在自己嘴裏探索占領了幾秒鍾後開始瘋狂地掙紮,嘴裏發出嗚嗚的不明聲音,屈辱厭惡感和恐懼促使她隻想立刻逃離這裏,無奈手銬牢牢地將她銬住,她四處張望想要尋求幫助,眼淚無聲地奪眶而出。婆娑淚眼中,小茹隱約看到的是遠處一對對情侶樣的男女們親熱得正歡,又有誰有功夫搭理她這邊,她像受驚的小鹿一般克制不住身體地陣陣顫抖。

男人仿佛感受到了她的顫抖,不舍地離開了她的小嘴並不忘用手捂住,他猥瑣地舔了舔嘴巴,湊向她耳邊輕輕說:「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你的。」

被按在手下的小茹依舊不住顫抖,男人仿佛很欣賞小茹害怕的樣子,繼續輕聲說道:「我不會把你怎麼樣,電影結束就放你走,乖!」男人一邊說一邊愛撫小茹的頭,並在她的額頭上深深一吻。

小茹驚懼且狐疑地盯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他的聲音很沙啞,但是很有磁性,仿佛有一種能讓人放鬆下來的魔力。

「你到底想要怎樣……」她不敢相信這顫抖嘶啞的聲音傳自自己的口中。

男人笑了笑,忽然手裏變出了一個球狀的東西,趁她不注意塞進她嘴中,在她不斷掙紮中,男人把一個球狀的嚼子捆綁固定在她的頭上,並又俯下頭吻了一下。

「玩兒個有趣的遊戲。」

說完竟然掀起她的短裙把腦袋埋進她的雙腿間。小茹低叫著,眼淚又忍不住嘩嘩掉,男人粗暴地把她往座椅外沿拽了拽,狠狠分開兩條滑嫩的大腿,一陣少女私處香氣傳來,男人貪婪地吸著,鼻尖隔著蕾絲內褲摩挲著,兩隻手留戀般地在大腿上往複摩挲著,手感恰到好處,狠狠一抓,肉充溢出指縫,他呼吸仿佛急促起來。

隨著他的呼吸可憐的小茹覺得私處傳來一陣熱一陣涼的刺激,她已不知自己的顫抖是害怕還是緊張,這從未遇過的境遇在害怕的同時讓她身上所有感官都無比敏感,她一個哆嗦,她害怕的也許不僅是自己是否安全吧……

男人開始隔著內褲,恣意親吻她的花蕾,一隻手開始緊拉內褲,在一番牽扯下,她的大陰唇漸漸露出,男人興奮地親吻著,並不時往兩側舔動,內褲已經變成一個細條深深地嵌進了肉縫。

小茹低低地呻吟著,下面開始熱起來,很快全身也開始熱了起來,雙腿也停止了不斷並攏的努力。

男人加大力氣開始嘬食,不時發出一陣陣令人羞愧的聲音,小茹覺得異常丟人,突然開始希望不要任何人看到自己,她絕望地閉上雙眼。

男人忍不住把內褲撥到一側,又開始另一番探尋,果然,在自己靈活的長舌下,他感到柔軟的觸感中混雜著一個小小的硬硬的點,他向發現目標一樣狠狠舔下去,並不時合緊雙唇去刺激那個點,在舌頭不斷逗弄的同時,他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探向了密洞洞口,果然洞口已經濕淋淋的了,他將食指輕輕地在洞口轉圈,蜜汁很快沾滿了他的食指,接著隨著小茹的一聲唔,他已將一根食指伸進密洞。

食指被緊緊地包裹著,濕濕又熱熱的,他開始輕輕地抽動著,並探出腦袋借著昏暗的光線觀察著小茹的表情,男人仿佛很滿意小茹一副乖巧服從的樣子,抽出濕嗒嗒的手指向小茹臉上蹭去。

小茹睜開雙眼,眼裏寫滿委屈與屈辱,男人露齒一笑:「好戲才剛剛開始,玩玩而已,好好享受吧。」

說著就一把扯下她的內褲,在她身前跪好,掀起她的短裙,並將兩條腿別到扶手上兩隻手上,這時整個陰戶已經沖向了自己,一陣濃烈的女人香撲鼻而來,他緩緩伸出兩根手指慢慢地又開始在花叢裏摩擦,先是食指輕松伸進了密洞,輕輕抽送了幾下,又將中指一起送了進去。

小茹仰頭皺起眉,痛苦一般地將頭向後仰,男人感受著手中的觸感,另一隻手開始向上試圖征服那兩座高聳的山峰,他兩隻手指不斷地攪拌著,搜尋著,占領著,最終將指肚朝上兩指微微彎曲,越來越大力地抽送起來。

小茹的身體突然好像僵硬一般,呼吸也不平穩起來,在強烈的刺激下,小茹感覺自己快要炸掉一樣,整個世界消失了,下身的陣陣快感淹沒了她,她從未這樣想要過,隻希望這個男人不要停下來,她明顯覺得自己的身體開始産生異樣,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就要把自己推向頂峰。

「請……不要停……哦……來了來了……」

終於,在手指的強力刺激下,小茹感覺自己下身一熱一緊,從私處傳來一陣無與倫比的快感,這種快感迅速蔓延全身,四肢百骸都感到無比愜意,一陣陣熱流從陰戶激竄而出,小茹情不自禁地長哼了起來,全身軟塌塌的,力氣全部消失了,軟泥一般地癱坐在椅子上,一股股淫水流過男人的手。

男人不再大力抽送,輕輕地磨蹭著,感受著此時陰道裏一緊一緊的抽縮,小茹的身體亦隨著不停地痙攣起來,男人伸出沾滿陰精的手,看著小茹身體逐漸平穩下來,不一會兒他又偷按了一下突起的陰蒂,小茹猝不及防又是一陣痙攣,男人享受著征服的快感,將濕濕的手盡數塗抹在她的臉上,小茹任由其擺布。

「好玩嗎?」

小茹羞紅了臉,爲自己在陌生人面前高潮深感羞恥。

「有什麼害臊的,你男友沒有讓你這麼爽過吧,是不是?」

男人一把扯開小茹的胸罩,一對玉乳傲然地彈了出來,他一隻手把玩著,嘴也不閑著開始挑逗粉嫩嫩的乳尖。

「放心吧,你的男友今天不會來了。」

乳頭在他的逗弄下硬了起來,他不斷揉搓玩弄,嘴裏繼續含含糊糊地說著:「想知道爲什麼嗎?」

小茹忍著乳頭傳來的陣陣麻癢,眼神迷離地望著陌生男人,男人兩隻手大力揉捏著。

「不妨告訴你吧,其實是你男朋友叫我來陪你玩玩的喲。」

「嗚嗚,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小茹低聲嗚咽著。

「那有什麼不可能,那個小菜鳥怎能滿足你這個小浪女呀。」

「你騙人……你是壞人……」

「喲,不要這麼快變臉嘛,好玩的還在後面呢,不是嗎?」

「嗚,你還想怎樣,求你讓我走吧!」

「你是剛才舒服過了,我還沒舒服吶。乖,如果你要想讓別人看見你這個樣子的話就大點聲叫出來。」

男人拆開小茹的手銬,掏出自己早已腫脹難耐的肉棒就往小茹手上蹭去,小茹一隻小手顫巍巍地抓住那堅挺滾燙的肉棒,男人興奮地握住小茹的手,使勁上下搓動著,小茹覺得手裏的東西越來越硬越來越燙,慢慢地,覺得自己的身體仿佛也跟著燙了起來。

男人一隻手繼續挑逗著小茹的乳尖,一邊侵犯起她的櫻唇,男人用舌尖掃過小茹的唇邊,濃重的男人氣息熱浪一般淹沒了小茹,小茹情不自禁地微微張開小嘴,伸出了自己的舌頭去尋找熱源,兩條舌頭開始交纏著,唇抵著唇,唾液,氣息,交融在一起,小茹的小嘴輕松地被男人攻陷,漸漸覺得全身都熱了起來……

「啊……」

男人一把將小茹抱起,讓她坐在自己身上,啞著聲音說道:「把腿劈開!」

小茹頓時羞愧無比:「不要……會被看見的。」

男人粗魯地分開小茹的腿,將小茹的裙子又往上拉了拉。

「有什麼好羞的,來讓別人看看啊,讓別人看看你有多麼爽。」

「求你……不要……嗚……」

男人托起小茹的豐臀,開始在自己的雞巴上來回摩擦。

小茹的下身麻癢難當,淫水汩汩地流到了男人身上,男人把鼻子湊到小茹耳朵上一邊吹氣一邊說:「癢不癢啊?」

「癢……好癢……」

「哪裏癢啊?」

「下……下面……」

「下面哪裏啊?」

「嗚嗚……」

「說,我的小騷逼好癢。」

「我……嗚嗚……啊!」

男人一隻手狠狠地抓在小茹的奶子上,開始瘋狂地揉搓玩弄。

「我……我的小騷逼好癢……嗚……」

「聲音太小了啊,大點聲讓前面的人看看你演的好戲嘛。」

「求……求你……」

「求我什麼?」

「我……我的下面好空哦……」

「嘿嘿,不是這麼說的哦,要說,求你狠狠地操我吧。」

「嗚嗚,求你……求你放過我吧……」

男人把自己碩大的雞巴頂在了小茹的洞口,托起小茹的肥臀慢慢地放下,小茹兩腿離地兩隻手死命把著扶手,無奈重力作用,隨著男人慢慢鬆手,隻見她早已濕滑一片的陰戶被龜頭頂得裂了開來,整根肉棒正在一點一點地被小陰唇包裹著含了進去,隨著小茹的一聲悶哼兩人完完全全地結合了在一起,整根陰莖全部吞沒在小茹溫暖濕潤的洞穴中。

小茹感受著下面男人滾燙的東西在自己身體裏的放肆,侵占,一種滿足感竟油然而生。

「哼哼,你這小賤貨,還不承認自己騷,自己動!」

小茹情不自禁地在男人身上扭動起來,簡簡單單地上下摩擦竟然能産生如此快感,男人感受著下面越來越緊的濕熱包裹,兩隻手不停地遊走在小茹年輕有彈性的肌膚上,觸感滑嫩,從柔軟有彈性的乳房,硬挺的乳尖,平滑的小腹,豐滿的臀部,結實的大腿,男人覺得越來越興奮,將小茹的雙腿又用力往外分了分,使自己的雞巴更深入地插入,開始用力地抽送起來。

「嗯……」

小茹心花怒放,快感連連,隻覺自己下面越來越熱,淫水越來越多,一時間水聲拍打聲聲聲入耳,小茹又羞又愧,生怕別人看到自己,但是動靜這麼大恐怕別人早就看到了吧,想到這兒竟又莫名其妙覺得興奮無比,嬌喘連連,刺激得險些春叫出聲。

「嗚嗚……我……我……快不行了……」

「這麼快就不行了?要不要我停下來啊?」

「不……不要停……」

「你這小母狗,快說些讓我高興的。」

「我好喜歡……好喜歡你的……大雞吧……別停,插……哦……插我……」

男人感覺下面越發緊了起來,吸力越來越大,粗喘著用力抽送起來。

小茹隻覺一抽一送間仿佛就要把自己送上天堂,身子越發無力酸軟,兩隻手向後摟住男人的脖子,香喘著向男人嘴巴探索而去,男人伸舌輕易地占領小茹的櫻桃小口,不停地在小嘴裏攪動。

小茹隻覺上下都被填得慢慢的,兩張嘴無比滿足,上下滴滴答答流著涎水,就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到了高潮。

「哼……嗯……」

男人隻覺下面猛地一緊,立刻停止了動作,險些就被繳了械,感受著下面一股熱流,淫笑了起來:「呵呵,這就到了,未免太快了些,我還沒有玩夠啊。」

「嗯……放過小茹吧……小茹不行了……」

男人感受著自己手裏嬌弱的美人在微微顫抖,兩隻狼手又開始揪弄起小茹的乳頭。

「不……」

小茹這時已經沒了力氣說話。

「小母狗就要用小母狗姿勢才對。」男人一把推起小茹,雞巴上帶出一片淫水。

小茹臉朝下被推趴在了前排座椅靠背上,屁股高高地翹起,裙子被高高地掀起,濕漉的陰戶一覽無餘,陰唇仿佛紅腫了起來,淫水順著大腿慢慢向下流去,小茹覺得下面滾燙的肉棒突然離去,整個屁股露在外面立刻濕涼涼空蕩蕩的。

男人將依舊屹立不倒的大根頂向小茹的突起的陰蒂,小茹一陣戰栗,屁股竟不自覺地跟著扭動起來,仿佛在尋找期待著大根的插入。

「呵,你這個欠操的小母狗!」男人有意舉著雞巴在小茹花瓣周圍翻弄著,感受著洞口傳來的陣陣暖意。

小茹覺得心癢難耐,忍不住發出了幾聲抗議的呻吟……

男人將龜頭直頂在洞口便不再向前,兩隻手放在小茹的兩瓣屁股上不住地愛撫起來,小茹心急難耐撅起屁股向後頂了過去,男人使勁分開小茹的兩瓣屁股,將陰戶裂得開開的,加速了肉棒的進入。

又是一番雲雨交纏,男人終於抗不過小茹的吸陽大法,一陣激烈的活塞運動後,將自己的純陽之精盡數射進了小茹身體裏,隻覺四肢百骸都無比受用。

小茹覺得一股滾燙的精液噴射在了自己陰道內,又是舒服又是難過,又是歡喜又是羞愧,隱隱覺得自己真的是蕩婦淫娃,依舊趴在座椅上一動不動。

這時影院的大燈漸漸地亮了起來,小茹嗖地站了起來,慌忙開始整理自己的衣服,隻見大燈之下一個俏麗的女生頭發淩亂不堪,小臉一片紅暈,衣衫猶自不整……

男人壓了壓帽子迅速走開了,留下小茹自顧不暇地整理衣衫,短裙下真空上陣,依舊濕漉漉涼颼颼一片,內褲是怎麼也找不到了。小茹小跑著奪門而去,兩腿間不時流下汩汩渾濁的白液,竟是那男人的精液,有路人見了不免一陣驚異,一直盯著小茹跑進了女洗手間……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