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母系列之媽媽與司機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9)

克裏斯從來沒有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盡管他的媽媽是公認的美女,但他對媽媽一直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直到那個瘋狂的上午。

他的媽媽莫娜,容貌姣好,體態窈窕,豐碩高聳的酥胸,纖細柔軟的腰肢,豐潤滾圓的翹臀,修長挺拔的美腿,連成一條魔鬼般的曲線,無不讓男人們魂不守舍浮想聯翩。走在街頭,她那婀娜性感的身姿總會引來驚豔的目光和口哨聲。

平時在家裏,莫娜總是很隨意地穿著寬松的T恤和牛仔褲。有時不經意間,克裏斯會發現媽媽沒有戴乳罩,但是他卻很少因此而想入非非。

這是因爲媽媽的個性獨立而堅強,她在職場上自信幹練,在家裏也是雷厲風行,向來都說一不二。丈夫和孩子們也都習慣了她的強勢地位,丈夫更是任勞任怨甘作綠葉,很少拂逆她的意見。

那個瘋狂的拐點出現在克裏斯20歲那年,當時他正在本地的一所大學讀大二。那本來隻是一個向左走或向右走的選擇,後來卻改變了克裏斯的生活。

相對於街區裏其他的家庭,克裏斯家的成員結構並無特殊之處:除了爸爸、媽媽,克裏斯還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媽媽42歲,爸爸將近50歲。13歲的妹妹和8歲的弟弟也都在學校讀書。

他的媽媽莫娜,在家中享有絕對權威,掌控著家裏的大小事務,總是直截了當地發號施令。克裏斯感覺自己好像永遠不能對媽媽說「不」,永遠不能做那些媽媽不喜歡他做的事情。久而久之,克裏斯逐漸形成了孤僻內向的性格,沒事就整天窩在家裏不出門,在學校裏也沒有多少知心好友。

克裏斯的家境非常富有。他的爸爸擁有一家商貿中心,雇了五六十名員工。

平時爸爸很少讓員工直接到家裏來。家裏另外還雇有兩個菲傭,一個敘利亞裔司機和一個年老的印度裔園丁。

他家住在郊區一個花園式獨棟別墅裏,周邊環境幽雅宜人。別墅共有三層,一層有客廳、廚房、一間客房和兩間傭人房,二層有兩間臥室、一間書房和一個健身房,頂層有兩間陽光房和一處露台。克裏斯總是喜歡一個人住在頂層的陽光房裏。

別墅後面的花園裏,種植著許多形形色色的水果和蔬菜。老園丁的園藝技能熟練而精湛。園丁房位於花園一隅,是會客廳和臥室的小型混合體。那裏的會客廳被分割成兩個獨立的空間,分別供男女賓客休憩使用,裏面放置著帶扶手的椅子和阿拉伯式坐席。克裏斯很少看到那個老園丁,因爲他總是在忙著澆灌苗圃、修剪花木。

由於工作關系,克裏斯的爸爸經常出國考察、談判,從中國、歐洲或是其他地區進口各種貨物,而家庭的其他成員則過著平靜、安逸的田園式生活。

每天早上七點二十分,莫娜會準時出門送孩子們去學校,然後和司機一起回家。克裏斯自己駕車去學校上課,一般在上午七點至十點之間,或早或晚,視課程安排而定。生活節奏是如此的規律,克裏斯也一貫專注於自己的事情,從來沒有去留意媽媽和司機之間會有什麼異樣,直到他發現自己被蒙蔽、被愚弄的那一天。

十月下旬的一天學校沒課。前一天,克裏斯最好的一個朋友跟他打過招呼,說第二天想借車一用,克裏斯答應了。他準備次日上午把車開到學校借給朋友。

當天上午,媽媽她們出門沒多久,克裏斯的朋友就打來電話,說他索性自己跑過來了,現在已經到克裏斯家門口了,正等著提車呢。克裏斯趕忙起床下樓,打開大門,把車鑰匙交給她。朋友承諾,下午兩點之前會把車開回來。

回到房間,克裏斯還有點睡意朦朧。他靠在窗前,眯著眼睛,俯瞰著燦爛陽光照耀下美麗的花園。忽然他聽到泊車的聲音,媽媽回來了。

過了一會兒,他隱隱約約聽到媽媽交代菲傭出去買些日用品什麼的。隨後媽媽的腳步聲逐漸清晰起來,她來到頂層,進了隔壁的房間。她沒有到克裏斯的房間裏來,可能是因爲沒有看到克裏斯的車,以爲他已經去學校了。隔壁的聲音沉寂了下去。克裏斯想,大概此刻媽媽也像他一樣,正在倚窗觀賞花園的景緻。

這時克裏斯看到,那個司機正在花園裏溜達。他一邊緩緩走著,一邊左右張望。忽然,他擡起頭,沖著克裏斯的方向笑了笑。他的笑容有點靦腆,或許是因爲看到了樓上的女主人。由於角度的關系,他應該看不到克裏斯。

之後司機去了園丁房,進了男賓休息室。他大概想抓緊時間小睡一會兒,在媽媽召他出去購物或幹別的雜活之前,克裏斯想。

此時媽媽的腳步聲又響了起來,她汲汲沓沓地下樓去了。克裏斯雙手抱膝,懶洋洋地坐在窗前,沐浴著秋日金燦燦的陽光。樓下的花園裏,老園丁正忙著翻土除草。

媽媽的身影出現在小道上,她披著一件睡袍,邁著輕快的腳步,在花園裏巡視著。

奇怪,媽媽怎麼穿著睡袍,而不是平常的T恤和牛仔褲呢?克裏斯疑惑地盯著媽媽的背影。媽媽對園丁看了又看,後者正忙得不亦樂乎,根本沒有留意她的到來。

媽媽緩緩步入花園深處,走到園丁房前。她徑直進了女賓休息室。也許媽媽想要撇開女傭,獨自休息片刻。克裏斯正要移開目光,卻突然看到媽媽快步走出來,四下掃了一眼,閃身進了男賓休息室!

這是怎麼回事?克裏斯目瞪口呆地站在窗前,腦袋裏急速運轉著,各種線索紛至沓來:菲傭被打發走,媽媽臨窗眺望,司機曖昧的笑容,媽媽所穿的睡袍,調換房間時媽媽詭秘的神情……幹!媽媽跟那個司機有一腿?

噢,天哪!該怎麼辦呢?下去捉姦?哦,不……媽媽的積威仍令克裏斯躊躇不前。他心慌意亂地瞄了園丁一眼,老園丁仍在自顧自地忙碌……

到底該怎麼做?現在,媽媽正在跟那個該死的司機上床!

克裏斯在房間裏急促地來回踱步,不時向樓下投去焦灼的一瞥……

幹!這個蕩婦!她居然跟司機搞在一起!

大約十五分鍾之後,門開了,克裏斯看到媽媽鬼鬼祟祟探出頭來,環顧了一眼四周,然後匆匆返回了女賓休息室。過了四五分鍾,她裊裊婷婷地走出來,輕盈地穿過花園,朝著別墅漫步而來。

克裏斯躲在窗口旁邊,緊緊盯著媽媽的身影。他小心翼翼地窺視著,唯恐被媽媽發現。他本想拉上窗簾,但又擔心這樣反而會引起媽媽的注意。

媽媽越走越近,她兩頰暈紅,豐潤的雙唇在陽光下閃過一絲瑩澤的光亮,顯然是塗了唇膏。豐滿圓潤、高聳挺拔的雙峰,隨著她搖曳的步姿,在輕薄的睡袍下顫顫巍巍地抖動……

幹!這個蕩婦!婊子!

媽媽從他的眼皮底下走了過去,克裏斯不由得心神激蕩,渾身燥熱,鼻尖上都沁出汗來,他的分身也悄然起立。

克裏斯迅速轉過身,三步並作兩步跨到門邊,輕輕反鎖上房門。他仰面倒在床上,瞪著眼睛,呆呆地盯著天花闆……

媽媽讓那個司機幹她!噢,我的天哪!

這個令人難以接受的事實,波濤般沖擊著他的內心,顛覆了他對媽媽的所有認識……憤怒,嫉妒,傷心,屈辱,興奮……一時間各種滋味一齊湧上心頭,如同翻倒了五味瓶,眼前的一切在糾結紊亂中變得恍惚起來……

他仿佛看到媽媽在男人身下婉轉承歡,恣意逢迎……妖嬈放蕩的風情與平日威嚴的面容不斷交疊……克裏斯不自覺地急速擼動著陰莖,它鼓脹得幾乎都要爆裂了……

他很快就射了,前所未有的刺激讓他無法立刻鬆弛下來,分身在洩後仍然堅挺。他還是不由自主地想像媽媽跟那個司機苟合的情景:濕淋淋的陰戶,饑渴的大屁股,躍動的爆乳,男人粗野的大屌……興奮中的妒忌,瞬間如針紮一般刺痛了他,使他感到一陣尖銳的痛苦……

克裏斯脫去全身的衣褲,赤條條地仰臥在床上,任由十月的微風輕輕拂過旗幟般昂揚的陰莖……一種決心在他心底漸漸凝聚、清晰……

朋友的再一次來電,把克裏斯從一遍一遍、近乎難以自拔的自慰中拯救了出來。

話筒那頭,朋友問現在是否要把車送回來,克裏斯木然地回答稱是。

放下電話,他開始起身穿衣,腦袋昏昏沉沉的有點疼。穿好衣服,他茫然地呆坐了一會兒,又有些莫名的振奮。

他下樓來到客廳。沒有看見媽媽,可能她正在臥室小睡。他悵然坐了下來,若有所思。突然間,他的腦海裏靈光一閃:爲什麼不拍下媽媽偷情的錄影帶呢?手裏有了確鑿的證據,面對媽媽就能夠進退自如……

朋友過來還車時,和克裏斯在客廳裏閑聊了一會兒。不久媽媽下樓了,克裏斯頓時局促不安起來。他不自然地挪動了一下身體,幾乎不能擡眼正視媽媽的眼睛,卻又忍不住去追逐她的身影。

莫娜身著慣常的T恤和牛仔褲,她跟兒子的朋友打了個招呼。

一切似乎未曾改變,一切似乎都已改變。

克裏斯的目光似乎要穿透了媽媽的衣服,如同打量色情錄影帶裏的性感女星一樣。可是他能怎麼樣呢?現在他什麼也做不了!

「親愛的媽媽,我需要一些錢,好去買些書和學習用品什麼的。」克裏斯請求媽媽。

做母親的一眼就看穿了兒子的謊言:「說吧,除了書和學習用品,你還想買什麼?」

「喔,媽媽,我想買一個DV。」

「你已經買過好幾個了吧?怎麼還要買?原來的就不能用嗎?」莫娜疾言厲色地數落兒子。

「噢,媽媽!我想要的這個是最新款的!」克裏斯堅持著。

經不住兒子的軟磨硬泡,莫娜最終還是答應了兒子的懇求。她上樓去取了些錢交給兒子。實際上克裏斯得到的,比他期望的要多得多。

克裏斯開車帶著朋友,風馳電掣般離開了家。他買下了市面上他能找到的性能最好的DV。

這款DV基本滿足了他的要求:首先成像解析度要盡可能地高——他要看到高清的畫質;其次存儲卡要足夠大,起碼能連續錄制兩三個小時——當然是在保證畫面品質的前提下;另外就是能夠接駁電腦,以便進行視頻處理——這一條倒是不難滿足。但實際上他接連逛了好幾個地方,才買到這款稱心如意的DV。

手裏握著嶄新的DV,克裏斯既欣喜又激動。想到接下來將要做的一切,他的雙腿都有點微微發抖。

接下來他一路狂奔回到家中,開始盤算下一步的行動計劃:怎麼做?什麼時間?什麼地點?

隨後的日子裏,克裏斯仍象往常一樣,每天準點去學校上課,盡管他總是不自禁地神思恍惚,魂不守舍。隻是每每想到媽媽那嚴厲的面孔,他就不免有點畏畏縮縮,變得躊躇不定起來。

經過一連幾天狂熱而痛苦的內心掙紮,克裏斯最終決定,先從自己的窗口開始,用DV記錄發生的一切。

第二天上午,在動身去學校之前,克裏斯在窗口精心放置好DV,仔細調整好角度,離開時還特意鎖上了房門。

下午放學後,他懷著既急切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中,打開DV開始觀看起來。

最初十五分鍾什麼都沒有發生,鏡頭裏隻有花園裏飛鳥盤旋起落,聒噪而吵鬧。突然那個司機的身形闖入了畫面,他慢慢悠悠走進了男賓休息室。

克裏斯挺直了腰身,屏息靜氣地盯著液晶屏。兩分鍾之後,媽媽出現了——接下來她的舉動與那天如出一轍:先是進女賓休息室,在那裏逗留了一兩分鍾,接著匆忙轉進了男賓休息室。

OK!我已經錄下了!不過……這能當做證據嗎?我能拿著這個去向爸爸告狀嗎?

不,當然不行,她可以抵賴說,當時休息室裏並沒有其他人。不!我真正應該錄下的,我真正想要錄下的,是她一絲不掛的裸體,是她濕淋淋的小穴被男人的大肉棒狂肏猛幹的場景!克裏斯狂亂地喃喃自語著。

他反反複複地察看著DV中的這段錄像。忽然間,錄像的起止時間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停下來,仰頭思索了一會兒。

噢,天哪!他早上離開家的真正時間應該是九點半鍾,因爲下樓之後他還耽擱了一下。幾乎就是在他駛離大門的那一刻,媽媽和那個司機前後腳去了幽會的小屋!就好像媽媽一直在等他離開,再也等不及了一樣!

婊子!這個蕩婦!

克裏斯氣息咻咻地瞪著眼前的螢幕。

晚飯前,克裏斯悄悄潛入男賓休息室。他認真仔細地觀察室內的陳設布置,希望找出可資利用的地方。

正如他之前的印象,這裏擺放著扶手椅子和阿拉伯坐席。那麼他們就是在偏後一點的這個位置上肏穴了。

幸運的是,那裏靠牆有一個書架,上面放置著百科全書,另外還有一些裝飾品。爸爸回家休息的時候,有時會在這裏翻閱一下百科全書。書架自上往下第三個隔闆相對比較狹窄,應該是專爲存放小開本或袖珍書設計的,外面還罩著一條華麗的絲巾,好像用它來標示出書架上下兩個部分的分界。

喔,這真是個理想的位置!把DV藏在這裏,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克裏斯把DV小心翼翼地放了進去,再把左右兩邊的書擺成一個小小的V字型,使鏡頭隱蔽在V字型之中。然後他又一絲不苟地調整好那條絲巾的高度……

OK!搞定!看上去很完美……好了,一切就緒!

晚上克裏斯在床上輾轉反側,一夜都沒有睡好。一想到明天將會看到什麼,他就激動得難以入眠。

明天,就在明天,他就能親眼見到,平日神聖不可侵犯的媽媽,是怎樣被男人剝光衣服壓在身下肆意褻玩,她濕潤的小穴是怎樣被男人的大肉棒捅進去、拔出來……

第二天一大早克裏斯就爬起來了,他要確保所有的事情都已準備停當。DV的電池已經充到了滿格,記憶卡也已格式化過。

今天將會是一個「大日子」。

司機載著媽媽和弟弟、妹妹剛一離開,克裏斯就立刻下樓穿過花園,溜進了男賓休息室,摸索著打開了DV。當他返回自己房間時,在樓梯上遇到了一個菲傭。除了「早安」之外,傭人並沒有多說什麼。一切看起來都很順利。

克裏斯呆在房間裏,靜靜地等待著,直到媽媽回來的那一刻。

按照原定計劃,他該動身下樓了。可是此時他隻覺得口幹舌燥,兩腿發軟,象踩在棉花上一樣邁不動腳。

忽然他看見那個司機從窗下走過,順著小徑悠閑地走向園丁房……

克裏斯猛地跳起來,大步跑下樓梯。在樓梯口,他與媽媽不期而遇。他加快腳步,從媽媽身邊慌慌張張地跑了過去。

這孩子總是冒冒失失的!莫娜停下了腳步,皺了皺眉,目送著兒子遠去的背影。

克裏斯跳進車裏發動引擎,逃也似地離開了家。在去學校的路上,他拚命地壓制住自己的沖動:折回去取出DV,取消這個瘋狂的計劃……

下午的課程還沒有全部結束,克裏斯就驅車趕回家裏。他在教室裏度日如年如坐針氈,實在呆不下去了。

家中一切如常,並無異樣。他暗自鬆了口氣。

經過二樓時,他發現媽媽正在看電視。似乎媽媽對他並沒有特別的關注。他疾步而過,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躲在窗邊,克裏斯縮頭縮腦地向下觀望。花園裏一片靜謐,似乎沒有反常的跡象。

他站在那裏看來看去,足足耗了十幾分鍾,卻始終沒有勇氣下樓去取DV。又過了一會兒,他轉過身,躡手躡腳走到樓梯口,側耳傾聽下面的動靜。二樓的喧鬧聲依舊,媽媽應該還在看電視。

他背靠房門,閉上眼睛,暗暗地積聚勇氣和力量。倒數10下後,他快步走下樓梯,來到二樓。

「噢,媽媽!你……你有沒有看到,我的那本《市場營銷》?」他吞吞吐吐地問。媽媽擡頭瞥他一眼,回答說沒有注意,讓他自己好好找找,然後就又把注意力移回電視節目上。

克裏斯裝模作樣地四處翻看,在樓上樓下折騰了一會兒,自然是一無所獲。於是他便可以順理成章地到花園裏的男賓休息室繼續尋找。

他來到男賓休息室,看見司機正躺在坐席上鼾聲大作,書架靜靜地矗立在那裏。

他從司機身邊輕手輕腳走過去,在書架上隨手翻弄了幾下,又回頭看了看司機——他仍在呼呼大睡。克裏斯背對著他,用自己的身體做掩護,迅速取出DV藏在衣服裏,然後悄悄地離開了。

克裏斯飄飄忽忽地回到房間,鎖上了房門。他顫抖著雙手打開DV,卻發現電池的電量幾乎耗盡了。

他咕噥著咒罵了一聲,翻出DV配套的電源適配器,給DV接通了電源。螢幕上亮光一閃,畫面浮現了出來……

休息室裏一片寂靜。一分鍾,兩分鍾,三分鍾……時間在無聲地流逝……

門開了,一時間光線大亮,那個司機走了進來。他反手關上門,室內又黯淡了下來。他走到扶手椅子前,點燃了一根煙,坐了下來,悠悠地抽著,淡淡的煙霧裊裊升騰起來……

沒過幾分鍾,房門再次打開了,媽媽窈窕的身形閃了進來。她穿著一件粉紅色睡袍,凸凹有緻、成熟豐腴的曼妙身材在寬松的睡袍之下若隱若現。司機掐滅菸頭,站起身迎了上去。

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男人輕輕地親吻她的面頰、嘴唇、一直向下吻著她的頸部。媽媽閉上眼睛,好像很陶醉的發出一兩聲呻吟。她抓著男人的屁股,緊貼著他的下體摩擦著……

媽媽把男人推後了一步,她攏了攏飄逸的長發,然後輕輕地松開了睡袍的腰帶。睡袍向兩邊敞開來,飽滿高聳的雙乳從束縛中舒展開來,中間是一道雪白深邃的乳溝。兩顆櫻桃般的乳頭在乳峰頂端高高聳起,顫顫巍巍。男人伸手抓住媽媽豐滿的乳房,俯身含住一顆嬌嫩的蓓蕾,擁著她倒在坐席上……

男人扯下媽媽的睡袍,她蜷曲著身體配合著。鏡頭中的媽媽,終於徹徹底底地坦露出完美的胴體,渾身上下一絲不掛。

美麗姣好的面容,飽滿豐挺的雙峰,下面是纖細的腰肢,再往下是豐碩的翹臀,渾圓修長的大腿緊緊夾在一起磨擦著,一道神秘的肉縫在豐膩交彙之處若隱若現……

男人饑渴的雙唇在媽媽窈窕柔美的曲線上逡巡遊弋,不停地舔吻著她那深邃的乳溝和粉嫩的乳暈。他的一隻手揉捏搓弄著著一側豐盈的乳房,另一隻手掠過平坦光滑的小腹,滑入媽媽豐腴的兩腿之間,撫弄著微凸的陰唇,撩動著敏感的陰蒂。媽媽閉著雙眼,面色潮紅,仰頭發出陣陣輕柔的呻吟。此時男人身上仍舊整齊的穿著和媽媽的不著寸縷形成了鮮明撩人的對比……

媽媽輕巧地解開男人的褲扣,他順勢利索地脫下了T恤和褲子,全身僅穿著一條內褲。她張開圓潤挺拔的雙腿,男人默契地跪伏上去,舔弄著媽媽微微綻開的陰唇,不時輕咬著紅潤的陰核。

媽媽難以忍耐般扭動著屁股:「啊……親愛的,再深一點……再深一點……舌頭頂進來……啊啊……」過了一會兒,媽媽的雙手按住了男人的頭部,屁股開始一挺一挺地聳動著,嘴裏發出急促的呻吟:「啊……啊……唔……啊……」

「蕩婦!婊子!」克裏斯咬牙切齒地套動著自己勃起的陰莖,視線像被磁石牢牢吸引般,片刻不離螢幕上的那火辣淫靡的景象……

男人拉下內褲,亮出一根黑黝黝、硬梆梆的肉棒來。他的家夥大概有14公分長,爆滿了青筋,長度一般卻粗壯異常。他跪在媽媽呈M型張開的兩腿之間,扶著肉棒抵住媽媽濡濕的陰唇,在水汪汪的陰道口磨了磨,然後緩緩插了進去。媽媽繃直了身體,發出一聲悠長的哭泣般的呻吟,白皙挺拔的小腿勾住了男人壯實的腰身。

合著男人抽送的節奏,媽媽微微張著嘴,輕聲呻吟著,她不斷挺動著屁股迎合著肉棒一次次的侵入,兩個人象緊緊咬合的齒輪一樣動作起來。他們的下體輕快地碰撞著,發出「啪啪啪啪」的聲音。媽媽圓翹的豐乳被男人的大手捏弄著,變幻出各種各樣的形狀。

男人逐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道,他抱著媽媽修長圓潤的大腿,並攏推到媽媽胸前,使得媽媽的陰部顯得更加凸出,媽媽的呻吟聲也由小變大:「幹我!啊……啊……啊啊啊!」

在男人一次次猛烈的沖撞下,媽媽雙眼緊閉,兩頰潮紅,她微微仰著頭,嘴裏發出短促連續的呻吟,豐滿高挺的雙乳劃出道道令人暈眩的波浪。男人的陰囊快節奏地拍擊著媽媽豐碩的屁股,房間裏回蕩著劇烈的皮肉撞擊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男人騎在媽媽的一條腿上,托起另一條腿扛在肩頭,媽媽側著身子,順從地配合著他。男人俯身趴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腿直直壓到胸前,下身猛然一沉,再次一捅到底,開始大起大落地插弄起來。

「啊……噢……」隨著男人打樁機般一頓一頓的大力抽插,媽媽每一聲呻吟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粉紅色的陰唇隨著大屌的來來去去,不斷地翻進翻出,發出咕嘰咕嘰的水聲。

在他們下體分開的一瞬間,清晰可見那晶瑩的淫水在兩人下體間拉出的絲絲銀線。媽媽大口呼著氣,表情既痛苦又快活。男人不時低頭吻住媽媽的雙唇,兩人纏綿地交頸深吻……

突然男人往後一退,「啵」一聲,從媽媽體內拔出濕淋淋的大屌,低頭在媽媽耳邊說了句什麼。接著克裏斯看見媽媽並攏雙腿,輕快地坐起來,然後翻身跪下,高高地撅著圓潤碩大的屁股。

男人跪在媽媽身後,抓著她的細腰,猛地往前一頂,小腹「叭」的一聲狠狠撞在圓翹的豐臀上,粗壯的肉棒長驅直入,全根沒入媽媽體內。媽媽被他撞得身子一晃,兩肘撐著坐席,仰頭發出一聲高昂的呻吟:「啊!」

男人伸手到媽媽身下,握住豐碩的乳房揉搓著,不緊不慢地挺動著下體。媽媽低著頭呻吟著,向後擺動著豐臀,配合男人的肏幹。

很快男人便越肏越急,他緊緊抱著媽媽的屁股,像失控的火車一樣,一下快似一下地撞擊著媽媽的豐臀。

「啊啊啊……嗚嗚嗚……」媽媽嗚咽著,喘息著,她雙手抓緊了坐席,承受著後方一波比一波猛烈的沖擊。她的上身漸漸被撞得癱軟在地上,頭部斜抵著坐席,隻有屁股依然高高翹起。她的面孔正對著鏡頭的方向,克裏斯看到媽媽張著嘴,表情幾近扭曲……

男人的小腹每次撞擊到媽媽的屁股,她就會尖叫一聲。突然媽媽的身體僵直起來,接著開始一顫一顫地抽搐。男人把著媽媽的腰,又大力挺動了幾下,然後迅速拔出了濕漉漉的肉棒,低吼了一聲,抽搐著,把白濁的精液射在了媽媽光潔的屁股上,後背上。

媽媽氣喘噓噓地趴在那裏,扭過頭來朝司機粲然一笑。司機重又壓在媽媽背上,捉住她的雙唇吻了吻,然後翻身倒在一旁休息起來。媽媽趴在他黑毛絞結的胸膛上,兩人相偎溫存著。

螢幕上,兩人調笑了一陣,最後媽媽咯咯嬌笑著,伸手撥弄了一下男人半軟的陰莖,然後起身披上睡袍,在鏡頭前輕盈地走過,打開房門出去了。

克裏斯看了看時間,他們大概肏了半個多小時。

錄像重放了一遍又一遍,克裏斯手淫了一次又一次,卻仍然不能熄滅心中熊熊的慾火。最後他精疲力竭地倒在床上,陰莖已經被拉扯得隱隱作痛。

有錄像作證據,就能向媽媽要求象司機那樣的「待遇」,就能象他那樣對媽媽爲所欲爲,象他那樣隨心所欲地肏媽媽……昏昏欲睡半夢半醒之間,克裏斯仍在心裏在默默念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