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與媽(完整篇)

2017-03-29     WoKao     檢舉     收藏 (50)

兒子與媽(完整篇)

在我讀初中的時候家裡由於歷史原因,一家四口只能一起擠在一所不到40平方米的小房子裡,父親自己睡一張小床,母親和哥哥跟我睡一張大床,伯父剛退伍轉業回來不久,在市裡檢查院當小幹部。

我小學的成績本來並不錯,但由於因病靠不好初中,只能在一所三流的學校讀書,剛開始上初一時受學校環境的影響,根本就是整天玩,上課只看武俠小說。

第一年過去了,學習成績跟本跟不上,被迫留級,到了第二年,我雖然有時候還看武俠小說,但上課卻認真多了,武俠小說只是在學習之餘才看上一兩本,學習成績跟上一年相比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父親是個貨車司機,一個月最多只有一個星期在家,家裡的事全靠母親一個人管,但她本身在縣裡的一間集體飯店做服務員,每天工作回來還要打理家務,根本就每什麼空閒的時間,一上床就睡的跟什麼似的。

但他們忙歸忙,對我的轉變都感到萬分的高興,那一年上學期剛結束,我就入了團,還當上了化學和物理兩科的科代表,只有學習好的學生才能當的,我讀的那間中學就是這樣,其他的學校我就不知道怎麼樣了。

母親高興的整天都笑個不停,我要什麼就有什麼,雖然家裡的經濟不怎麼富裕,但也盡量滿足我。

在一個星期天,我像往常一樣去租書店那裡去看看有什麼新的武俠小說店看看有什麼新的武俠小說,打算借一兩本就打發這個無聊的星期天。

但那時候並不像現在那麼多人利用網絡來寫小說,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作家,想找一本新書就難了,聽老闆說沒有,就打算找一兩本好看一點的舊書回去「複習」,但挑來挑去都沒找到合心意的,最後只有找那些以前自己歸類為「垃圾」、「不好看」的那一類書。

翻著翻著,突然,一段情節的描寫吸引了我,就是現在的色情武俠小說了,但那時候描寫的沒那麼詳細,但也夠吸引我了,誰叫我以前從沒看過呢。

我面紅耳赤的看了一段,決定把它借回去。

那天,我把那本書翻了好幾次,就看那些做愛描寫的,看完了還手淫了。晚上,關燈睡覺後,我看著躺在我旁邊深深睡著了的母親的胸脯,白天書上描寫的情節不段的在我腦海裡出現,第一次覺得女性是那麼吸引人。

第二天上學去了,我的眼睛老是在女同學的身上晃來晃去,根本聽不下課。

從那以後,我就經常去租書店找這一類的小說看,還經常手淫,過不了多久,學習成績象下落的電梯一樣,不停的下降,老師找我幾次談心都沒效果,最後家訪了,母親非常生氣,問我為什麼,但我能說嗎?

一個夏天的晚上,我等母親和哥哥睡著了,幻想著書中的情節又開始手淫了,但大概幻想太多次了,刺激不夠,半個小時過去了,怎麼都不出來,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急得翻來覆去。

在這裡我再說一下,我就裡40平方米,父親母親我和哥哥都是共用一個臥室,有兩張床,一大一小,父親自己一個人睡小的,母親和我及哥哥睡一張大的,哥哥睡在床一頭……我和母親睡在床另一頭。

我聽到母親熟睡時發出的深沈的呼吸,跟她在這頭睡了這麼多年,我知道母親一睡著了就很難弄醒她的,因為她太累了,又要工作又要打理家務。

我決定象小時候一樣,把腳壓在母親身上,不同的是,小時候是為了睡的舒服,現在也是為了舒服,但是這是為了小弟弟舒服,我輕輕的搖了母親兩下,母親動也不動,只是發出深深的呼吸聲。

我把左腳壓在了母親的右腳上,小弟弟貼在母親的左腿上,只覺得好舒服啊,我閉上了眼睛,輕輕的晃動了起來,輕輕的摩擦著,覺得不自己用手舒服多了,不到十分鐘,我瀉了,只覺得好爽好爽,我就這樣壓著母親睡著了。

第二天起來,我有點心虛的看著短褲,怕母親知道,但沒什麼異樣,天熱加上風扇吹,早就乾了。

從那以後,我就不再手淫了,都是晚上趁母親睡著了壓在她身上來發洩,母親也不知道,由於自己不再手淫,每天晚上在母親腿上發洩後睡的特別香,上課也集中精神了,學習就又趕上去了。

哥在學校的籃球隊裡訓練,天天都累的跟母親差不多,一上床就倒頭大睡,便宜我了,哈哈,只是母親對每天早上醒來都壓在她身上有點意見,但誰叫我是家裡最小的孩子呢?學習又好,撒一下嬌她就不管我了。

這天晚上,我又壓在母親的身上,小弟弟在她的大腿上磨來磨去的,手握著母親的乳房,輕輕的撫摩著。

母親的乳房慢慢變硬了,嘴裡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但她還是沒有醒。良久良久,我覺得後脊一酸,小弟弟一陣急抖,射精了。

但我還是覺得意尤未盡,我再壓在母親的身上,但褲襠濕漉漉的,難受死了,我爬了起來,把短褲脫下,往床頭一扔,光著屁股就想壓在母親的身上在來一次。

但母親突然把左腿屈了起來,我嚇了一跳,以為母親醒了,但母親照樣發出熟睡的呼吸聲。我仔細一看,原來我的短褲扔到了母親的腳邊,濕漉漉的褲襠正好貼著母親的腳,她覺得不舒服就把腳屈了起來了。

但這樣我想繼續壓在母親身上就不可能了,我想把母親的腳放下來,但又不敢大力,怕弄醒母親,結果放不下來,急的我滿頭大汗,望著母親的膝蓋,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我看著母親的膝蓋彎這裡,有了個主意,我把小弟弟伸到了母親的膝關節這裡,捅了進去,左手扶著母親的小腿,右手扶著大腿,輕輕的把母親的腿擡了起來,再稍微用裡往裡壓,這樣夾著我的小弟弟,我再輕輕的抽插了起來。

緊緊的夾著我的小弟弟美腿好舒服啊!我當時想真的做愛也不過如此吧,比壓在母親的大腿上發洩舒服多了,看著母親的美腿的肉由於我的進出而翻出推入,覺得好刺激啊!

抽插了大概百來下,我有忍不住射了,一陣急促的乳白色精液噴了出去,一大部分噴在了蚊帳上,一小部分噴在了母親的另一條雪白的腿上。

我只覺得一陣困意衝上了腦袋,輕輕的放開了母親的大腿,或許由於我把母親的腿屈的太久了,一放開母親就自己把腳放平了,連短褲都沒穿就趴在母親身上,像往常一樣睡了。

第二天起來,我發現短褲穿在我身上,還不是昨晚的那條,蚊帳給拆下來了,母親用有點怪怪的眼神看著我。母親是每天我家第一個早起的,她做完早餐才叫醒我們。

我一下子呆了,「肯定給母親發覺了!」

不發覺才怪,早上起來腿上有一大堵黃黃的東西在蚊帳上,腿上也有,我有光著屁股壓在她身上。

吃完早餐,哥哥比我要早一個小時去學校訓練籃球。

母親歎了一口氣,對我說:「你哥哥不是學習的料,所以爸爸媽媽才讓他去訓練籃球的,讓他將來考體校,你的身體比不上你哥,所以你要安心讀書,不要東想西想,現在你的任務是要好好學習呀。」

我低著頭應了一聲,母親還想說什麼,但沒有說出來,我飛快的吃完早餐就逃也似的去上學了。今天什麼都不敢想了……

連過好幾天都不敢壓著母親睡,更不敢打母親的腿的主意。但一個星期後我實在忍不住了,憋了一個星期實在是難受。

這天晚上,我估計母親是睡著了,哥哥更不用說了,睡的跟死豬似的。我輕輕的碰了碰母親,沒反應,我急不可待的壓在了母親身上,用小弟弟在她身上磨呀磨呀。

現在我可不敢象上次那樣拿母親的腳屈起來做陰道插,等我連射了三次,整個褲襠都濕透了。我發洩完後倒頭就睡,現在我可不敢再壓著媽媽睡了。

剛睡了不久,突然覺得有人脫我的褲子,我迷迷糊糊的睜看眼睛一看,原來是媽媽,我頓時給嚇醒,現在我的褲子滿是精液啊!

我吶吶的說道:「媽……」

媽媽哼了一聲,把一件乾淨的內褲往我光著的小弟弟上一扔,低聲說道:「自己穿起來,也不怕著涼。」

說完就拿了把我那件濕漉漉的沾滿精液的內褲拿去衛生間了。原來媽媽沒睡啊……

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偷偷看了下母親,母親跟平時沒什麼兩樣,看來母親並沒有怪我,那就是說,今晚我還可以……

好不容易等到哥哥睡著了,我迫不及待的又壓在了母親身上,這次我連試探母親是否睡著都免了。因為白天我想過了,我是家裡最痛愛的兒子,學習又令母親高興,在學校的表現令母親在親戚朋友面前大感臉上有光,母親就算不願意,也不會太怪我的。

如果怪我,上次噴在母親美腿上的就給她大罵特罵了。果然,我壓上母親的腿上時母親稍微動了一下,但又隨我了。

我把小弟弟緊緊的貼在母親的大腿上,頭靠在母親的耳邊,聞著母親的氣息,左手摟著母親的腰,(我睡在母親的左手邊)有節奏的動了起來。

慢慢的,我的手順著母親的腰往上摸,慢慢的摸到了母親的乳房上,母親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手一動「啪」的把我的手打下了

。 我再摸,再給打下,我只好老老實實抱著母親的腰,在母親的豐滿大腿上做來回運動。母親也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的任我所為。

就這樣,每天晚上母親都任我抱著她,用她的美腿來發洩。

(由於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東西,開始忘記介紹我母親的樣子了,那年我14歲,母親也就34歲,母親的臉不是很漂亮,只是一般,但身材由於經常勞動的緣故,很是標準,該大的大,該小的小,生了我們兩個也沒影響到她的身材)

完了再由母親下床拿一條乾淨的內褲給我換,髒的拿去泡掉第二天洗,每天我都要用兩條內褲,實在是很煩。

那時候家裡不是很富裕,我和哥哥都只有三條內褲洗換,而且,我還是喜歡上次用母親的腿來插的感覺,但不敢向母親開口,畢竟,我知道,這樣已經是很過分了,再提出那樣的要求,母親肯定翻臉。

終於,機會來了,那一天早上母親早早接到單位的通知要提前去上班,煮完早餐就走了,連我先一晚換下的內褲都沒洗就去上班了。中午時分下起了雨,先一天洗的衣服都給淋濕了,晚上我和哥哥洗澡都是沒內褲換。

哥哥睡著後我又抱著母親想來,母親不給,她低聲說:「今晚不要了,弄濕了沒褲子換了。」

我急了,抱著母親低聲說道:「媽媽,可是我難受啊,讓我來吧。」

母親堅決不給我,還把我推開了,沒辦法,我只好睡了,但我習慣了每晚先發洩完了再睡,現在這個樣子怎麼睡的著呢,翻來覆去的,小弟弟都把褲子快給漲破了。

母親看著我這樣子,以為我不壓著他睡不著,就讓我像平時一樣壓著他睡,但我一壓上去她就知道不是那麼回事了。最後,母親沒辦法,只好讓我發洩,但要脫了褲子再來,免的弄濕了。

我正求之不得呢,我飛快的脫光褲子就赤條條的壓在母親的身上,但母親不讓我在她的大腿上來,理由是怕弄濕衣服,只能在小腿上做,母親還作了起來,把小腿調整到合適我的位置。

我低聲的說:「媽,讓我自己來吧,保證不會弄濕衣服的。」

母親想了一下,答應了。我興奮的坐了起來,坐在母親的傍邊,抱著母親,「媽媽,你真好。」

母親低聲笑罵道:「真是人小鬼大,還不快點,明天還要上學呢。」

我跪在母親伸直了的腳旁邊,用手輕輕的撫摩著那光滑的大腿,小弟弟早就翹起半天高,母親看著不好意思的閉上了眼睛,低聲罵道:「小鬼頭你還不快點解決,摸什麼摸呀,我要睡了。」

母親就想躺下來,像以前那樣讓我自己玩,但我阻止了她,母親不解的看著我,我讓她把腳收起來,雙手抱膝,母親照做了,我就跪在她的腿彎處,把小弟弟由側面抵在腿關節這裡。

由於母親抱的很緊,大腿與小腿幾乎成了一體,我抵著肉縫,插了第一次沒插進去,母親也覺察到我的意思了,把手鬆開了一些,好讓我方便進去。但我阻止了她,我想用力自己插進去,但連試幾次都沒成功。最後還是母親鬆開了,讓我進去再夾緊。

我雙手牢牢抱著母親的腿,腰部不停的用力挺動,那感覺,好舒服啊,有緊有滑,母親的腿,實在是太棒了……

用力挺了幾百下,母親也覺得腿有點麻木了,我終於射了,一陣急流射在了母親的大腿內側。我低聲呻吟了起來,太舒服了,精液順著母親的大腿流到了母親的內褲裡,母親低呼了一聲,趕緊下床去清理她的兒子第一次留在她內褲上的禮物。

自從這次後,我不用再壓著母親的大腿來發洩了,每次都是用這種方式,用力抱著母親的大腿,小弟弟在母親的腿關節這裡挺動的感覺實在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