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眼的姐姐

2016-07-08     收藏     申請刪除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姐姐的感覺不再像從前一樣。

國小畢業以前,只要一放學,我就會跑到附近的溪邊抓魚蝦螃蟹玩,一個人陶醉在支配世界的滿足感中。大我三歲的姐姐總是在吃晚飯的時候才氣喘吁吁地找到我,我每次都在不同的地方出現,然後用不同品種的小蛇或青蛙捉弄她。

姐姐對我很好,可是我從來不能體會她的好,我總是認為她是一個體力差的愛哭鬼,分散了父母親對我的關懷和愛,如果沒有她,我大可以享受兩倍的考全校第一名的獎勵。

不過是一兩年中的事情,姐姐突飛猛進地長起身高來,等到我發現我不能再欺負她時,她已經是身高168公分的大姑娘了。而我還沒進入青春期,整整矮了姐姐一個頭,而且姐姐也不再為了我欺負她的一點雞毛蒜皮小事哭了,我頓然覺得一股好深沉的失落感。

正當我埋頭苦讀準備明星國中的入學考時,姐姐交了第一個男朋友,另外還有門口信箱裡幾乎每天固定出現的十幾封信,帶著那些永遠不會受姐姐青睞的國中生們的哀愁,我開始覺得姐姐是有那麼一點迷人了。

姐姐長得不能算是絕頂漂亮,但是她給人的親切感是連SHE的Selina都比不上的,而且在她身邊能感到安心。

她多才多藝又孝順爸媽,而且對我真的是很好,她一天到晚說我帥,要介紹朋友的妹妹給我當女朋友。

我有一次鼻竇開刀,她向學校請了假,在病房和爸媽輪流陪了我一個禮拜,每天忍受那連我都不想忍受的藥水味。半夜我偶爾驚醒,還看到她朦朧半睡地在看護著我,我雖然不確定美的定義,卻開始覺得我有一個最美麗的姐姐。我不是不孝順,但那一整個禮拜我只想看到姐姐而不是爸媽。

開完刀後我跟姐姐感情變好了,我甚至常跟她打打鬧鬧,偶爾還把她壓在沙發上或是我的床上呵她癢,姐姐笑到受不了時那滿臉通紅的樣子真是可愛。

長年埋首於功課與大自然中的我不曾有真正喜歡上一個女孩子的感覺,但我知道姐姐是我的初戀,我愛上的是這世界上最美麗善良的女孩,如果有一個男生敢讓我姊哭,我會殺他全家!我發誓。

我國三了,正在積極準備著高中的入學,姐姐也像我心中始終如一的女神一樣,專情地持續跟她的初戀男友交往,也剛通過推甄,得到了她心目中理想學校的入學資格。我見過她男友幾次面,算是帥哥吧,看起來也老老實實的,現在是某國立大學的在學生。說實話,我不認為他配得上我姐,但我不討厭他。

我已經國三了,男女的事也稍微懂了一些些,雖然我會看著情色電影自慰,但我卻絲毫不敢將每天在我身邊出現的姐姐代入為女主角,我不敢褻瀆這女神,但我猜也許她已經跟她男友發生關係了,畢竟她們也交往三年了,我並不妒嫉。

「只要姐姐你喜歡,我一輩子都會祝福你的,只要姐姐你能得到你想要的幸福,我就開心了。」正當我如火如荼地準備學測時,姐姐發生了意外。她在畢業旅行的途中所搭乘的遊覽車撞上了山壁。當時姐姐正在跟同學玩鬧,一個不小心後腦碰傷了,陷入了昏迷,雖然姐姐隔天就醒了,她卻因為腦血腫壓迫視神經而暫時失明了。

醫生說姐姐有可能幾天後血腫消去就恢復視力,也有可能一輩子就這樣了。

媽媽一聽到這樣的可能,「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我不敢再增加媽媽的傷心,強忍著淚水在心裏面哭。

姐姐的男朋友前幾天還來探望她,他最後一次來的時候我隱約聽到:「你饒了我吧!我爸媽不會要我跟一個瞎子在一起的,你也不希望你讀台大的兒子娶一個瞎子吧?」我聽到這句話立刻就衝進了病房,一把抓住他的頭髮便狠狠地以拳頭不斷地往他身上招呼著。

「不要打了!」姐姐悽厲的叫聲中斷了我們的扭打,她男友被我打得鼻血滿面。

我雖然沒挨拳頭,卻也哭得淚流滿臉。我不相信天底下有這麼殘忍的禽獸,仙女般的姐姐從情竇初開的豆蔻年1326;便拒絕了所有人的邀約,一心一意地跟他交往,當時姐姐抱著他送的HelloKitty娃娃,臉上洋溢著滿足的幸福表情,一再地撕裂我心。

姐姐沒有哭,但我知道她的心中卻是血淚斑斑了。

我放下了功課,專心和爸媽學著怎麼最妥善地照顧姐姐,等到我覺得我可以獨力照顧姐姐後,我要爸媽好好地出國玩一趟,暫時把該操心的事都丟到一旁,姐姐我一個人來照顧。

姐姐雖然看不見了,卻還是很喜歡聽電視。我也把吳宗憲的搞笑表情一再解釋描述給姐姐聽,姐姐雖然笑得很開心,但我知道她其實還是覺得落寞的,無法親眼看到她喜歡的吳宗憲和NONO。

沒有喜歡的電視看時,我念《哈利波特》第五集給她聽,不過我英文不是特別好,常常搞到後來變成是她幫我補習英文,但是她看不見,只能憑感覺在紙上歪歪斜斜地寫著,原本絹麗的字跡變成像三歲小孩的鬼畫符,我心好痛,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哈利波特》的沉重鼻音版讓姐姐聽出不對勁,她伸出雙手往我臉的方向摸索著,輕撫著我的頭髮說:「你不用為姐姐擔心,姐姐還有耳朵,還有嘴巴,還有手,還是可以體會這世界的好。」我聽到這裡更是忍不住心中的哀痛,一把抱住了姐姐便撲倒在書桌旁的床上。

姐姐緊緊地抱住了我,我則是把頭埋在姐姐胸口,希望能平息心中的激動。

但是這一抱,姐姐身上淡淡的幽香卻讓我心中起了異樣的感覺,我竟然勃起了!

我心中感到一股好大的罪惡感,連忙站了起身,扶著姐姐坐了起來。

「豪,姐姐要洗澡準備睡覺了,扶姐姐到浴室好嗎?」姐姐擦了一下臉上的淚水,便伸出了手來,我一手握著姐姐的手,一手扶著姐姐的肩膀慢慢往浴室前進。

姐姐的手是我這輩子第一個握的女孩子手,也是我第一第二到第一百次第兩百次握的手,但是我從來都不感覺這雙手我會有那麼一天握膩了。我緊緊抓著姐姐的手問:「姊,你要穿哪一套衣服?」「傻瓜,我又看不見,你喜歡我穿哪件衣服,就拿哪一件吧!」我開玩笑道:「我希望你不穿衣服,那我不拿了喔?」「切!」她掄起拳頭,便笑著捶了我胸口幾拳。

幫她拿了她的換洗衣服,扶她坐進了浴缸,我看洗髮精沒了,便去拿瓶新的來。

「姊,我拿新的洗髮精來了!」我推開浴室門,話才剛出口便聽到姐姐一聲尖叫。姐姐以為我離開了,便開始脫下了衣服,等到我拿著洗髮精回來的時候,在我眼前的便是姐姐完美無瑕的裸體。

「姊,對不起,對不起,我忘了跟你說我去拿洗髮精。」我連忙轉頭過去,連聲道對不起。

「沒關係啦,你又不是沒看過。」姐姐似乎不是挺在乎的說。

我是在姐姐小時候看過她的裸體啦!但是當時姐姐並沒有現在這傲人身材,最私密的部分也還沒長出那一撮彷佛具有魔力、讓男人看了會把持不住的陰毛。

也許是因為看不到我的眼睛,所以羞恥感也不那麼強烈,姐姐索性從浴缸中站了起來,有點怯生生地朝著我的方向問:「你覺得姐姐漂亮嗎?」反正她看不到,不會知道我這時的眼神有多灼熱,我把頭轉向姐姐,注視這完美的少女胴體。

「姊,你很漂亮。」我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擠出這樣幾個字。

「豪,你過來。」姐姐說。

我戰戰兢兢地靠近了姐姐,趁她看不見,我恣意地用眼睛貪婪地窺探這仙子般少女的一切。

「姐姐好空虛,你借姐姐抱一下好嗎?」看著姐姐不再靈活有神的眼睛充滿了失落感,我二話不說便抱住了姐姐,姐姐也不停地像小貓般地磨蹭著我的下巴和胸膛。我忍不住一手攬住了她的腰身,一手托起她的下巴,低頭便吻了下去,再也顧不得全身弄濕了。

我雙手肆無忌憚地在她身上游移,時而輕撫她白玉般的背,時而輕弄她粉紅色的少女蓓蕾。我吻遍她全身上下,雖然姐姐害羞地滿臉潮紅,卻絲毫沒有拒絕我的意思。我感到陰莖勃起得難過非常,更是脫下了全身衣褲,將道德倫常全都拋到了腦後。

姐姐的肌膚偶然碰到了我勃起的陰莖,她好奇地一把握住了它,一臉疑惑地問:「豪,這是什麼?」我一方面泡在冷水中,一方面慾火焚身,姐姐又握住了我的陰莖,這種感覺就是所謂的「冰火五重天」吧?我想武俠小說中走火入魔的感覺莫過於此,只是我不像走火入魔般的痛苦,卻是樂歪了。

此時的這位少女不再是我的姐姐,只是我朝思暮想有朝一日能結合的情人,我不再受倫理的羈絆,也不再稱呼她姐姐了:「小真,我愛你!我愛你!」我忍不住抓住姐姐的手上下套弄著,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與快感。

「豪,你……」姐姐似乎已弄清楚了她握住的是什麼,連忙放了開手:「我們不能再玩下去了,會出事的!」她側了身去,雙手緊緊護住了雙峰,不再讓我越雷池一步。

「姊,我錯了,我只是太喜歡你了!」我看姐姐義正辭嚴的模樣,也不強迫她繼續為我服務。「我出去了,你洗好的時候叫我喔!」我打開了浴室的門,又關了上,但是我並沒有踏出浴室,我仍然在浴室中!

姐姐聽到門關上的聲音,以為我出去了,開始若有所思似的靜了幾秒鐘,接著竟然做了一件我從沒想到我這仙女般姐姐也會做的事,她竟然半蹲著張開了雙腿,拿起了蓮蓬頭開著熱水衝著自己的下體在自慰!

她為了不被我發覺,雖然玩得很快樂,卻皺著眉頭、咬著毛巾硬憋著不叫出聲來。原來姐姐也會自慰啊!我站在門邊邊看著姐姐「咿咿哦哦」地皺著眉頭自慰,我也打起了手槍來,幸好剛剛沒有把脫下的衣物再穿回去。

我也拿了另一條毛巾咬在嘴裡以免發出聲來,此時我們姐弟就像古代的銜枚急行軍,深怕一點聲響驚動對方。

我大膽地躡腳走向姐姐,低下頭來凝望著姐姐的陰部,鼻尖距離她的陰毛甚至不到五公分!我的左手不斷套弄著小弟弟,而姐姐也一邊用蓮蓬頭衝著陰部,一面也以另一隻手輕搓弄著陰核。欣賞著這一幅美景,我眼看著就要射精了,不過姐姐比我更沒擋頭,雙腿一癱便全身軟倒在浴缸里,嘴裡不住地喘著氣。

我想捉弄姐姐一下,連忙再墊腳尖回到門邊,輕敲了門板兩下,問:「姊,你洗好了沒?」姐姐剛自慰完,處於半失神的狀態,聽到我的話嚇得連忙跳了起來,她連頭髮都還沒開始洗呢!

我憋住笑意,偷偷走到她身邊繼續視奸她,而左手仍不住地打著手槍。只見她按了洗髮精罐子幾下,卻一滴洗髮精也沒出來,我才想起剛剛洗髮精還放在門邊,沒拿給她,連忙再將新的洗髮精放到舊的隔壁。

她一下子就摸到了新的,我也在此時再也受不了胯下的興奮,在她按出洗髮精的同時,我也將精液射到了她的掌心。由於太興奮了,又要忍住不被發覺,我咬毛巾咬得牙齦都出血了,而她也自然地就將洗髮精和我精液的混合物抹到了她頭髮上。能夠對自己的美女姐姐做出另類的Bukkake,感覺超爽的。

(註:根據《朗文專業英漢AV字典》,Bukkake乃將精液噴向女優身上或頭臉沐浴的一種非常態滿足性慾行為。)我射完精之後全身無力,我穿起散落一地的衣服,乖乖地站在一旁等姐姐洗完澡。

姐姐真的很美,如果她不是我親生姐姐就好了,像《天龍八部》中的段譽這樣多好,一堆漂亮的姐姐妹妹任他干。

接下來幾天,我跟姐姐都把在浴室中的事當成沒發生過一樣,不過我還是會在姐姐洗澡前躲在浴室中,邊看姐姐沐浴邊打手槍。如果有一天我打手槍過度,導致早泄或陽萎,我想姐姐要負相當責任。

不過這種看得到、吃不到的日子我過膩了,在爸媽回國的前一天晚上,我的理智終於被獸性大敗,還簽訂了不平等條約。

這天晚上,姐姐還是習慣在洗澡前自慰,我原本也只是安份地在一旁看著姐姐的陰部打著手槍,但是我熊熊想到這種日子只能過最後一天,爸媽回來後我又要恢復那個外表看似品學兼優的乖學生了。

我回想著第一次浴缸中的奇遇,姐姐為什麼要我抱她的裸體,難道她血液中也和我一樣有亂倫的潛在因數?我把心一橫,直接衣服脫光便跳進了浴缸,幸好我家算蠻有錢的,浴缸可以容得下兩個人。

姐姐嚇了一大跳,雙手抱在胸前大叫:「誰?……家豪!家豪救命!」「姊,是……是我啦!」「你幹嘛?」姐姐不再那麼驚恐,卻還是可以看到她不安的神色。

「你那天為什麼要我抱你?你當時是沒有穿衣服的。我只是好奇,因為我似乎……似乎對你產生了不應該出現在姐弟之間的感情,我想知道是否你也有相同的感覺。」我一鼓作氣說出了我心中的話,此刻感覺正是如臨深淵而履薄冰。

姐姐突然安靜了下來,雙手也不再像剛剛那麼在意地護住胸前。

「真。」我輕輕喚了姐姐一聲,便抱住了她,而她也只象徵性地輕推了我一下,然後便和我以舌吻做親密的交流。

「姊,你教我好嗎?」我握著陰莖,卻怎麼也進不了該進的洞,急得有一點軟化的趨勢。

「我也不會啊!我還是處女。」我聽到這句話,像飛上雲端般的快樂。姐姐的前男友啊,我佩服你,這樣的美女你能忍三年,我看你不是性無能就是同性戀!

我原本因不得其門而入、已軟了一半的陰莖,在得知姐姐是處女後又重振雄風,終於在幾次試探性的突刺後,找到了它該去的地方。我因為沒經驗,也顧不得姐姐痛不痛,老二一下便長驅直入,直叩姐姐的花心,姐姐也痛得直以拳頭捶我。

我抽插了大概二十下不到,便受不了姐姐緊窄陰道的溫暖吸啜,忍不住全身的快感,緊緊抱著姐姐獻出了我的童子身,在她陰道中射出了我一沱沱濃稠的精液。姐姐也以雙腿緊緊圈住了我的身軀,不住地抽搐著。

我低頭望了姐姐的陰道口一下,看到我的精液和她的破瓜之血正混在一起緩緩流出,有一股說不出的滿足感。只可惜姐姐看不到我滿足快樂的表情,她不能了解她人生中曾帶給我多大的欣喜和快樂。

「真真,如果你看得到我現在的表情,你一定能了解我有多麼愛你。」我輕吻了姐姐一下,緊緊擁住她。

她突然在我背上連拍了十幾下,我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放開了她,想知道怎麼回事。只見她只是盯著我的眼睛,指著我張大了嘴巴,訝異地說不出話來——『盯著我的眼睛!』「姊,你!」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是最樂觀的情形發生了,姐姐的後腦消腫,而視神經也恢復正常了。

到爸媽回來前,我們又做了幾次愛,在她的床上、我的床上、浴室、客廳、爸媽床上、地板上……到處都留有我們的汗水和體液,我們完全忘記彼此是血親了。

原本打算在爸媽回家前一個小時再打掃乾淨這些戰利品的,沒想到爸媽卻提早了幾個小時回來,當時我和姐姐正沉溺在她恢復視力的欣喜里,大戰得難分難解。眼看著我又要射精時,門鈴卻響了。

我倆連忙穿好衣服,從門板的魚眼睛望去,發現竟是爸媽!我和姐姐慌了手腳,不知要如何搪塞這滿地的污穢。終於我還是硬著頭皮和包皮打開了門,啊,有了!就說他們不在家的時候,台灣刮颱風,水淹到二樓好了。

「爸,媽,我們有件事要跟你們說……」我剛要說那颱風理論來掩飾我和姐姐的犯行,爸爸卻伸手示意我住嘴,說:「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宣布!原來你不是你媽跟我生的,你媽偷人懷了別人的孩子,你是別人的種!沒想到這次出國,竟然遇到她老情人,你老媽的老情人還跟我要兒子,真是豈有此理!」我剛一陣錯愕,老媽又接著說:「而阿真啊,你原本就是你爸爸跟他前妻生的。」「那我跟姐姐沒有血緣關係羅?」我瞪大眼睛問。

「嗯!你們趕快決定好誰要跟誰,我們要離婚了!」不等我媽講完話,我拉著姐姐的手便往外跑。

「喂,你們去哪裡,去哪裡啊?」老爸在後頭直問。

「去開房間做愛啦!」我和姐姐不約而同地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