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如願以償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6)

王萍雖然是個女孩,但自小就喜歡出風頭,權力慾特強。小學時為了競選班長,她和男同學打得頭破血流;中學時為了爭社團幹部,她不惜讓對手摸她的小屄、小奶,以換取對手自動退讓;到了大學,她手段可更高了。她充分利用自己的美色,引誘教授,情挑黨團幹部,結果畢業時成績果然全校第一,並且獲得特殊待遇,優先分發中央機關服務。

如今機關接獲指示,要推薦年輕有潛力的幹部加以培訓,她得知消息,立即使出渾身解數積極爭取,誰知領導孫大炮素有怪癖,對年輕貌美的她,竟絲毫不假辭色。

孫大炮看著刻意坦胸露腿,賣弄風騷的王萍,心中可真是倒足胃口。老實說,王萍年輕貌美,身材惹火,長得還挺漂亮,但她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行事風格,卻讓老於此道的孫大炮興趣缺缺。

他玩女人一向自己挑選,主動送上門的,他可從不稀罕。況且要激發他強烈的肉慾,唯有成熟美貌的已婚婦人,像王萍這種二十齣頭的嫩貨,他根本就毫無性趣。

「呵呵……王萍啊!妳可一點也不像妳媽啊!」

「啊!主任,您和我媽很熟嗎?那您可要多關照啊!」

孫大炮拿起一堆人事資料,嗯嗯啊啊的道:「妳的條件雖然符合,但畢竟到職還不滿半年……妳看看,各級長官的推薦信這麼多……我要是將妳報上去……呵呵……還不知要惹出多少閒話呢…嗯……我和你媽是老同事……這件事……我看……還是讓妳媽來跟我談吧!」

權利薰心的王萍,滿腦子都是如何平步青雲,孫大炮對她不假辭色,實是令她大受挫折,如今聽孫大炮這麼說,她不禁心中一動。

她心想:「聽他的口氣,好像和媽媽很熟……哼!傳言果然不假……這孫大炮喜歡啃老草……嘻嘻……媽媽雖說年已四十,但模樣還是挺標緻的,看來孫大炮對媽媽很有意思……說不定過去他倆就有過一手……嗯……我不如回家,找媽媽想想辦法!」

她下班回去跟媽媽雅雲一說,雅雲皺起眉頭道:「唉!那個孫大炮啊!媽是認識……不過……這傢夥是個有名的色鬼,媽去找他,恐怕不太妥當吧?」

王萍一聽,連忙央求道:「媽!這一推薦上去,前途就打了包票,否則在單位裡死熬活熬,那要熬到那一天啊!媽!妳就替我想想辦法吧!」

雅雲歎口氣道:「唉!妳年輕不懂事,這個人惹不起啊!過去……他就想打媽媽主意……媽去找他……豈不是羊入虎口?況且以媽的年紀身份……再去低聲下氣的求他……那不是羞死啦?」

雅雲邊說,腦海中邊浮現出孫大炮那瘦削猥褻的形象,想到過去他下流低級的挑逗,雅雲渾身不禁起了雞皮疙瘩。

其實孫大炮的為人,王萍早已打聽清楚,這孫大炮不但性好漁色,並且還有怪癖。他對年輕小姐毫無興趣,卻專門喜歡勾搭成熟貌美的已婚婦人,若非如此,王萍早就和他搞上了,那裡還需要央求媽媽出面呢?

據說孫大炮之所以喜歡已婚婦人,是因為他有根特大號的巨X,老喜歡和別人的老公比大小。

每當婦人被他搞得要死要活時,他就會興奮的問道:「怎麼樣?舒服吧?你老公的傢夥沒我大吧?」

由於他那玩意確實厲害,因此婦人在嘗到滋味後,不但不願聲張,有些反而還主動送上門去。就因為他有這項特長,所以才博得孫大炮這個一語雙關的外號。

「媽,妳又不是黃花大閨女,妳怕他什麼?了不起讓他吃吃豆腐,有什麼大不了嘛!媽,妳就幫幫我嘛!」

雅雲見女兒不知好歹,話又說得下流露骨,不禁臉色一沈,怒道:「妳這是什麼話?哼!書都讀到那去了?……自私自利……連媽媽都能出賣……你先去問問你爸……看他肯不肯!」

王萍嘻皮笑臉,無所謂的道:「媽!妳不要為難我嘛!爸爸在大慶油田,兩三個月才回來一趟,我就是真想問他,也得等他回來嘛!」

面對厚顏無恥的女兒,雅雲臉色慘白,幾乎氣暈了過去。王萍瞧著雅雲怒氣沖沖,清麗脫俗的面龐,心中不禁暗揣:「媽媽真是麗質天生,都已經四十歲了,還一點也不顯老!嗯……只要媽媽肯出面,這件事肯定馬到成功。」

她死纏活賴的磨了老半天,雅雲雖說氣惱,但到底愛女心切。她無奈的歎了口氣道:「唉……妳這個討債鬼啊!……真是上輩子欠妳的!」

雅雲的個性和女兒王萍截然不同,她老實本份,潔身自愛,素來不喜與人東拉西扯。由於她面貌姣好,皮膚白晢,體態豐腴,外型亮麗,因此經常惹來一些非份的覬覦。尤其是某些作風不正的領導,更是利用權勢威脅利誘,老想哄她上床。

不過她始終堅持原則,不肯屈身相就,因此她雖然陞遷屢受影響,但終究還能保持清白之身。

女兒王萍要死要活,非逼著她去找孫大炮說項,她耐不住糾纏,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雅雲薄施脂粉,精心打扮,看起來真是雍容華貴,儀態萬千。

當她走進孫大炮辦公室時,孫大炮目瞪口呆,竟然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他猛地站起身來,色瞇瞇的殷勤出聲招呼。

「哎呀!是李書記啊!什麼風把妳這大美人吹來啊?歡迎……歡迎!」

「嗨!孫主任!你真是官越大,嘴越甜啊!我都四十了,還什麼大美人啊?」

雅雲端莊大方,輕言淺笑,舉手投足儘是成熟嫵媚。孫大炮只覺下體一熱,骨髓似乎都沸騰了起來,當下慌忙伸手朝沙發上一讓,說道:「來!李書記,咱們坐下再談,坐下再談……」

雅雲蓮步輕移,朝沙發上一坐,那雙修長豐腴,均勻圓潤,穿著淺灰色透明絲襪的美腿,立即對孫大炮形成不可抗拒的誘惑。孫大炮色眼溜溜,極盡目力向雅雲股奧之間窺探,但雅雲兩腿交疊,坐姿端正,除了裙下珠圓玉潤的小腿外,其餘曼妙之處卻硬是朦朧難窺。但越是如此,孫大炮越是心癢難耐,他那根巨X哆嗦著逐漸奮起,色瞇瞇的眼神也更形猥褻。

一陣無關痛癢的寒暄後,雅雲開始切入正題,孫大炮不著邊際的敷衍,心中卻暗自竊喜:「哼!既然妳有求於我,呵呵……看妳待會還能端什麼架子?」

「李書記,現在快下班了,咱們先去吃個便飯,再慢慢談吧!」

孫大炮似乎是這家日本料理店的常客,老闆特別為他準備了一間雅房。進了房間,孫大炮脫了鞋,寬下外套,在塌塌米上舒服的盤腿一坐,雅雲見狀不覺深感為難。自己身著窄裙,要是盤腿一坐,那裙下春光不是一覽無遺?

她思索著脫下短大衣,心想:「沒辦法只好用大衣蓋住腿囉!」

誰知孫大炮竟殷勤的接過短大衣,順手就掛在身後的衣架上,雅雲一時不知所措,只好用手撐著塌塌米,曲著腿斜依著坐下。

這姿勢既尷尬,又難以持久,孫大炮見狀不禁笑道:「李書記!這麼著妳不累啊?要不妳學日本女人,跪著吧!」

雅雲心想:「沒跪習慣,同樣無法持久,嗯……反正自己裙下還有褲襪、內褲,又不是光著的……」便也羞澀的盤腿坐了下來。

淺灰色的透明絲襪,更襯托出雅雲雙腿的圓潤豐腴,孫大炮兩眼直勾勾的盯著雅雲腿襠,窺視她裹著白色三角褲,微微隆起的陰戶。那兒溝壑分明,豐滿成熟,正是他大X最嚮往的地方。灌了幾杯酒後,孫大炮逐漸興奮起來,他往雅雲身旁緊挨,開始動手動腳亂吃豆腐;雅雲有求於他,只能東閃西躲強顏歡笑。

「唉!孫主任,你手還真忙啊?歇一會,再乾一杯嘛!唉呀……你怎麼這樣……討厭啦……」

孫大炮在雅雲挺聳的大奶上捏了一把,笑道:「呵呵……李書記,妳真是怎麼看都好……生氣有生氣的美……害羞有害羞的俏……唉!妳那個寶貝女兒啊……比起妳來……可真是差得遠囉!」

雅雲原本氣得要翻臉,但聽他提到女兒,那股氣卻又萎了下去。

「孫主任,王萍的事,你可一定要幫忙啊!」

孫大炮仰頭喝了杯酒,曖昧的道:「李書記,我說句實話,妳聽了可別難過。妳女兒為這事已找我好幾次了……呵呵……她還主動投懷送抱……不過……我可沒碰她一根汗毛。咱們是老同事,妳也知道我的毛病……呵呵……我可是想妳好久啦……嘿嘿……只要妳答應我……王萍這事我可以拍胸脯,打包票……嗯……妳怎麼說啊?」

雅雲一聽,整個人全蒙了,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寶貝女兒,竟然會無恥到這種地步。

她顫聲問道:「你……你說王萍……主動找你……可是真的?」

孫大炮歎口氣道:「李書記,現在的年輕人,可不比我們那時啊!他們在家全是寶,出門就亂搞……像王萍起碼還知道力爭上遊,還算是有手段的佼佼者啦……呵呵……我看過她大學考核數據,簡直是無懈可及,就像是她自己寫的一樣……嘿嘿……由此可見,她幹這檔子事,絕對不是第一回啊!」

他邊說邊伸手摟住雅雲,雅雲痛心疾首,心亂如麻,根本失去應有的戒心,她低著頭只是發愣,對孫大炮撫摸大腿的淫手,竟似毫無所覺。

雅雲的大腿柔嫩光滑,孫大炮一摸之下慾火狂飆,他緩緩將雅雲放倒在塌塌米上,手掌迅速熟練的探入窄裙,一把便摀住雅雲的陰戶。

雅雲猛地驚覺,慌忙奮力掙紮,但孫大炮左手兜住她的脖頸,一翻身已壓在她身上。充滿酒臭的大嘴,強吻上她的芳唇,摀住陰戶的淫手,隔著內褲撥弄她成熟的蜜穴。一陣混亂糾纏,雅雲「啪」的一巴掌,狠狠打了孫大炮一記。

孫大炮摀著臉放開雅雲,笑嘻嘻的道:「對不起啊!李書記,我喝多了,妳這一巴掌,可把我打醒了!」

雅雲驚魂未定的喘著氣,也不知該說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