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性感的小阿姨和表姐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8)

本人叫小傑,在升中學時、父母為了我可以成才,選了較遠的港島地區的名校,而我家是在新界。所以母親紿我安排在她妹妹的家褱寄宿,她是住在兩層覆式的亳華單位,十分近我校。

小啊姨叫慧林,是公認的大美人;現年三十六歲,樣子似林青X,身材似林志鈴,有一對粉嫩雪白、飽滿又膨脹的乳峰,修長的腳足有四十二寸,和陳慧林一樣美麗誘人。

她丈夫是一名工作狂,經常早出晚返。

表姊是小啊姨在十八崴所生,現年十八,名茵茵。樣子似足媽媽,經常有人以為她們是兩姊妹。

在她們家褱住了幾年,已當我是兒子一樣愛護。

現在十七歲的我已十分高大和強壯。

星期天,小啊姨一家人和我到郊區BBQ,姨丈駕車,因為後坐位兩邊已擺滿BBQ用品和食物,只剩下一個半空位,所以小啊姨叫表姊坐前坐位,她對我說:[我用你的腳做人肉座椅,有沒有問題啊?]我忙說:[沒有,沒有]。(內心感到十分喜悅,我已經長大成人.開始對異性產生性趣,特別是小啊姨這樣的大美人,她全身都散發著成熟,嬌媚.誘人的味道o)

姨丈:[不要坐壞小傑呀。]

小啊姨:[才不會呢....小傑可?哈哈....]

我:[.....]

小啊姨今天穿了淺籃色的連身裙,雪白而修長的腳指上塗了可愛的淺淡粉紅色指甲油踏在高跟涼鞋上。

雪白誘人、又渾圓的美臀和長腿緊貼在我的雙腿上,多誘人啊!真想將曲線優美的玉腿,用舌頭在潔白細長的玉趾上一根根的舔舐、吸吮,一路沿著直吻和舔舐上去。

想著的時候,我心跳開始加速,肉棒亦開始充血、脹大,不受控制地從短褲頭褱慢慢伸出。

小啊姨和在前座的表姊談天說地,並沒有發現我的異常反應。

突然,車子急停,小啊姨全身向前跌再向後靠,左手向前按、右手向後抓、剛抓在我的肉棒上,小啊姨秀美嬌艷的小臉立刻羞得通紅(內心慌張,原來小傑已大個了,還….還有這麼大的長度….)

我感到十分羞愧,但小啊姨柔軟的手掌蓋在我的肉棒上,充滿刺激感,小啊姨那種銷魂蝕骨的神情真是勾魂攝魄,令我差點感到一股熱流想在肉棒深處湧出。

我怕小啊姨責罵,但她好像沒事發生一樣,繼續坐在我的腿上,每當停車,她鼓出的陰部都來回地撞在我的肉棒上,前後摩擦,望著小啊姨粉嫩的肌膚呈淡紅色,曲線優美、柔若無骨的胴體正散發著如同春藥般誘人的體香,我已經慾火焚身,胯下之大肉棒早已脹硬如鐵,理智和倫理已全失掉,伸出一對振抖的手摸在小啊姨雪白誘人、又渾圓的美臀和長腿上,手觸摸到的是細致滑膩、香噴噴又如羊脂般嬌嫩的香膚,雙手不停地在有如陳慧林的美腳上來回撫摸那雙修長的美腿,小啊姨雖然仍和表姊和姨丈交詨,但見她俏臉酡紅,媚眸半閉,櫻唇微張。還感到她肉洞中不斷有淫水滲出,我將腹下硬梆梆的肉棒,隔著小啊姨的內褲不斷頂著,突然小啊姨全身顫抖不已。我發射的邊緣就在此時,肉棒突猛的一陣顫動,噴出大量熱滾滾的精液,射在小啊姨的內褲上。

終於到達目的地,小啊姨在下車時,給了一樣東西在我的手中,撲了我的頭一下,還說:[你這個頑皮的孩子,弄汙了我的衣物呢....不要有下次啦!]就忽忙地走了。看手中的是沾滿精液和小啊姨淫水的小內褲,感到香艷、刺激、興奮和絲絲的慚愧。

待續……如有回響,會快些推出

[二]

BBQ期間,小啊姨還和我有笑有說,但眼神總避開我,當我望著她,她會不其然地望向地下或立刻和表姊交談。

小啊姨剛燒完兩條香腸,一條給表姊、一條給姨丈。

姨丈:[這條塗了沙拉醬,不要啦,給小傑吧,他喜歡吃沙拉醬。]

我望著小啊姨手裡拿著塗滿白色沙拉醬的香腸,立時面紅耳赤,另有所想。小啊姨亦發覺我的異樣,即時像喝了酒一般,臉羞得通紅。

小啊姨低聲說:[吃啦,似你呀....]

腦海裡盤旋著(似你呀、似你呀….)小弟弟又不受控制地脹大。

小啊姨立有所覺地望了我小腹一眼,雙臉變得更加酡紅、嬌媚、嬌艷。啐了一口說:[頑皮!]

不知是說我或是小弟弟頑皮呢?……

傍晚,準備回程。因吃了大部份食物,後座空出了兩個座位。

小啊姨:[茵茵,你和表弟坐吧,我陪你爸爸。]我的心情像從萬尺高空跌下-樣;失望、死灰、害怕(怕小啊姨以後會不理我了…)

表姊:[不要呀,我要坐前面看風景,晚上的燈光超好看呢!小傑,你繼續和媽媽坐,要令她開心呀。]

我:[……]

小啊姨:[……]

我坐在後座的中間位,小啊姨坐在我的右手旁。我好像木頭一般,不敢亂動。我和小啊姨都無言以對,一片死靜。

窗外,突然下起大雨,雷聲大晌。所有的街燈都在一剎哪熄掉,只剩下車頭微弱的燈光。

姨丈:[攪什麼呀,前面的路很難駃呀,不要和我說話、我要專心駕駛…唉,車內的燈還未維修。]

車內只剩下錶板反影的微弱光線。

姨丈:[慧林,我想聽鄭融的"紅花會"呀,你紿我弄吧。]

小啊姨:[好呀。]

小啊姨上半身爬在前座位椅背上,找姨丈想要的歌曲。

微弱的光線下,看到小啊姨的裙子向上翻起。突然、我的鼻子裡好像有兩行血湧出,原來…原來小啊姨裙裡是真空的(她的小內褲在我的袋中)

小啊姨漂亮的陰戶毫無保留地呈現在我的眼底,(這是我第一次看女性的陰戶,只從教科書看過)我看著小啊姨那聖潔、脹鼓鼓、被烏柔細長的毛發覆蓋的陰戶上,小弟弟立刻怒奮而出,脹硬如鐵。雪白誘人、又渾圓的美臀和美腿只在我不到半尺的距離裡搖晃,小啊姨那肥美嬌嫩的花瓣,像向著我招手。

我的理智和倫理再一次全失守。帶著緊張、與奮的心情,將頭向粉紅、美麗、又像緊緊一條粉紅色線的陰戶進發。

小啊姨感到有些暖氣噴在自己的陰戶上,立想起沒穿內褲(啊…定給小傑看到了,多羞人呀…!)剛打算回座位整理,但在一秒之間,突覺有一條曖曖滑滑的舌頭侵占入自已的陰戶裡。

小啊姨驚慌地叫:[啊..]

表姊:[媽,你沒事嗎?]

小啊姨:[沒…沒事,只…只是像見到只蚊子。]

我忍不住埋首在小啊姨兩腿之間,伸出我粗大的舌頭輕刮帶舔去攪弄那兩片肥美的花瓣和已經充血變硬的肉芽,又用嘴狂吸猛吮。

幸運地,四周部是雨聲、雷聲、和車裡的音樂聲。掩蓋了水花四濺的靡靡之音。

小啊姨滿臉醉紅,銀牙咬碎(老公從來都不會這樣做,原…原來口交是這種又麻,又酸但又很舒服、又…不知怎形容…呀!)

小啊姨洶湧而出的花蜜,全紿我吮吃,我好像十天無沒喝水一般。我覺得水花四濺的花蜜都是甜甜暖噯的,乳白色透明的淫液弄得我滿臉滿嘴都是。

我的小弟弟脹得很酸,靜靜地將褲子退到一半,脹硬如鐵的肉棒終於得到釋放,從褲子彈出。一面舔舐著小啊姨、一面套弄著肉棒。

姨丈:[慧林,找了這麼久,不用找了。]

小啊姨幽幽地說:[再…找一會吧…]

我好像接收到小啊姨勉勵的意思,繼續努力地舔舐。

手的套弄,已不能滿足我的慾火。我將穿在小啊姨正在搖晃的美腿上的高跟涼鞋退掉,見到一雙雪白、柔軟的腳掌心和脹卜卜的指頭呈現眼前。

將它們代替我的手,用來上下套弄,一陣一陣的快感洶湧而上,超爽呀!

姨丈:[慧林,你這個姿勢找、令滿臉都紅了,不要找啦。]

小啊姨:[哦...]

小啊姨:[小傑,扶我回座位吧。]

我依依不捨地放開小啊姨那美麗、可愛的肉掌,收回正在努力的舌頭,雙手緊扶著小啊姨的纖腰。

我腦海裛靈光一閃,在小啊姨身體向下移的時候,雙手突然發力向下拉,小啊姨頓然失了重心,身體改由我雙手導航。

[卜滋]…肉棒整根插入了小啊姨那水汪汪而粉紅色的裂縫。

小啊姨:[啊…]

我:[啊...]

姨丈:[沒事嘛?]

小啊姨:[沒…事、只是打死了那可惡的蚊子。]

我雙手捉實小啊姨的纖腰,不給她有機會爭脫。

我大部份肉棒即被圈圈嫩肉包圍和緊箍著,還有一小截露在外面。我微喘著氣,不敢稍作移動,因為從我肉棒傳遍全身的那種酥麻快感令我幾乎要射了精。

小啊姨轉頭望了我一眼,眼神裡有絕望、無奈、幽怨、還有絲絲的興奮和享受。起初,小啊姨試了兩三次用力起身想逃脫,但都給我用力地拉回套在我堅硬如鐵的肉棒上,還增加了我們器官合體的快感。

小啊姨開始不再爭扎,靜靜地坐著喘氣。

姨丈:[慧林為什麼又坐在小傑身上呀?]

小啊姨:[唔…前路這麼…這麼黑,我坐在中間幫你睇路…路吧]

小啊姨答著姨丈的時候,我的雙手悄悄地從淺籃色的連身裙裡爬到小啊姨香滑、飽滿的乳房上,雖然隔著胸圍,仍感到那香滑、細膩、堅挺的乳房是男人多麼愛玩的玩具啊…!我拚命地玩弄,愛撫。雖隔著一層薄薄的胸圍,仍能感到那柔軟豐滿的酥胸上的兩點己可愛地凸起……

我靜靜地、慢慢地、細力地將肉棒在小啊姨那濕滑和溫暖的陰道內磨擦或靜止不動去感受陰道內的快感。當我靜止的時候,小啊姨陰道內的礔肉會用力地收緊、放鬆、收緊再放鬆。她的陰道正與我的肉棒一吸一吐的相輔相成地合作著。

小啊姨感到那陣陣酥酥、麻麻、軟軟的要命快感簡直擊潰了她的理智,想大叫出來。但她只可默默地咬實銀牙,默默地忍受著這無奈、痛苦、輿奮的快感。

我看見小啊姨誘人的胴體正蒙上層薄汗,潔白似玉琢般的纖長腳趾蠕曲僵直,雙臉通紅的樣子要多誘人有多誘人。

小啊姨多次回頭幽怨地望著我……多醉人的眼神啊!

我的肉棒突然用力地一挺,好像到了小啊姨陰道的盡頭,更多刺熱的愛液灑到大龜頭上(啊,真舒服!)。

經過一段凹凸不平的公路,我們隨著車子一高一低地拋起,每次肉棒都狠狠地挺在小啊姨陰道的盡頭,小啊姨終於有機會忘情地叫喊:[啊…啊…]

姨丈:[這段路再過一會就沒事了。]

小啊姨:[啊…啊…啊…]

姨丈:[我肚子不舒服,可能剛才食物有問題。前面是"加得氏"油站,我要借洗手間一用。]

車停在油站前的小路邊。

表姊:[媽,我到那士多買零食,你去不去?]

小啊姨急速地笞:[不啦!]

車裡只剩下我和小啊姨,她會有什麼反應呢?我害怕地想著。

小啊姨抽身離開我的大肉棒,轉過身面對著我。見她雙眼緊閉,呼吸急速,用顫抖的手扶著我的大肉棒猛然破穴而入。

小啊姨舒暢地叫了出來:[啊…]但她雙眼仍然用力地緊閉著。

小啊姨櫻唇微張地發出微微的呻呤聲,我迅速吻住了小啊姨的香唇,一面瘋狂吸吮她口腔裡的唾液玉津,更用舌頭與她的香滑舌頭糾纏扭卷,我們互相交換著唾液。

我雙手撫摸著小啊姨每寸的肌膚,美味可口的蜜汁淫水洶湧過不停,我聳動著臀部如狂風暴雨般挺進抽出,每次都掀動那兩片肥美的花瓣,小啊姨流出陣陣香噴噴的蜜汁,沾濕了兩個抖動而又吻合得天衣無縫的性器官與毛發。

還在和我舌頭糾纏時,小啊姨強烈的高潮終於來臨,她感到突然大量熱滾滾的陰精噴在小傑的大龜頭上,那種沛然莫之能禦的舒爽,使得小啊姨全身顫抖動不已,她一伏身死命的緊抱著我,嘴唇湊上了我的肩頭,狠狠的咬了下去。

我肩膀一陣劇痛,下體卻說不出的舒服,截然不同的感受,使我再次的失守,噴灑出精液打在小啊姨的陰道內。(我今天為什麼常常失守…嘻!)

小啊姨經過一陣一陣的高潮的激動顫栗後,濕漉漉的花瓣仍一開一闔地顫動著。

做愛真是"加得氏"無鉛氣油;超爽呀!

姨丈和表姊都回到座位繼續回程,小啊姨一直都緊閉著雙眼,倚著門邊假睡,但我發覺她微微地喘著氧。

表姊突然轉頭狠狠地登了我一眼,我似一個做了壞事的孩子,立刻垂頭低望。

回到家門口,表姊從後用力地拻了我手臂一下。

我痛苦地叫:[嘩…好痛呀,表姊你干什麼?]

表姊:[沒有呀,只是想拻你就拻你囉!]再狠狠地拻了一下。

我為什麼突然全身是汗,還是泠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