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你胸前的那顆紐扣 是我給你的承諾

2016-06-24     WoKao     檢舉     收藏 (4)

看著身邊她安穩的睡臉,那32D渾圓的美乳、纖細的小蠻腰、陰戶隆起修剪過稀疏的陰毛和妹妹的那條細縫。她全裸的躺在我床上熟睡著,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她也從不避諱讓我看光她的身體。

嘿嘿嘿~我一手揉著這對D奶一手套弄著老二,馬的!真的好爽。難道這就是要花一萬塊才能帶出場的姿色嗎?啊~不行了,快射了。

「噗啾~噗啾。」

全都射在她臉上,她眉頭一皺,還沒睜開眼,我用老二拍打她的臉說著:

「安妮、安妮,你怎麼了。」

「安妮、安妮,你奶頭怎麼硬了。」

她終於醒了,看著我那剛射完的老二軟趴在她右臉,再摸摸臉上那滑不溜丟的黏稠液體。 『吼~你幹嘛啦!』叫你起床阿。

這是我在大學社團里學到的叫床喔,不是是叫人起床很有用的方法,那個社團那麼變態啊。『往你臉上射。』啊!!怎樣~沒聽過吧!!

『干!』就這簡短有力的一句後,她就到浴室梳洗了。

你剛剛怎麼會這樣叫我起來,是想到哦,你從來不會這樣的,誰叫你昨晚喝醉回來,吐的我滿身都是,我當然要報仇。

『那是你幫我脫衣服的嗎?』

「不然還有誰啊。」

「你全身上下我都看光了,我還偷插了好幾下。」

『難怪我昨天好像感覺下面被牙籤刺了好幾下。』

「干~吃飯啦。」我一臉不爽的說。

「青椒我不要這個給你。」我夾了給她。

『你不敢吃青椒嗎?』

「是啊~你有意見嗎?」

『不會吧!你連未成年的都敢吃了,卻不敢吃青椒,真好笑!』

我們總是這樣一來一往的這樣鬥嘴,這是她跟我住在一起後的一個月。

她叫雅婷,是我國小和國中都坐我旁邊的同班同學,國二時因為他們要搬家到台北,所以就轉學到了台北就讀。

小時候對她的印象就是校內田徑隊的,跑的很快,曾代表學校參加全市運動會,拿到國小和國中組金牌,是學校的風雲人物。我們住的很近,常常一起上下學。

當時就很多男生要追她,也許是因為我天天都在看她,對於她漂亮的長相,我並沒有太大感覺。只記得那些男生送她的飲料、巧克力,她都會分我吃。這對一直沒啥零用錢的我,實在是天大的恩惠。

後來因為她家裡經商失敗,周轉不靈,因此她回到了高雄躲避債主的追債,剛好她沒地方住,剛好我那時單身又一個人住,剛好她找到了我。一切都是那麼剛好,老天也許真的待我不薄。

必須要在短時間賺到大筆錢的她,經朋友介紹,在一家便服店擔任公關,是的,就是大家說的酒店小姐。而我和她之間的關係,目前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相處在一種快失控的平衡。

她來找我的時候我們都長大了,再見到她時,哇賽!臉蛋超正、身材超辣、長腿超美,168/50的她,挺著32D的美乳,24歲熟到剛好的肉體,著實讓我看到出神。

『Hi~好久不見了,謝謝你肯收留我。』

我回過神來。

「不要那麼客氣啦,反正我一個人住。」

「只是…我不知道你跟我住在一起,會不會怕。」

『怕什麼?』

「我是男的啊,那有什麼關係,怕的話就不會來找你了啦。」

『放心好了,我跟小強一樣,生命力和適應力都超強。』

的確,她是那種連女生都會喜歡的類型。單身一段時間的我,突然之間要和一個女生同在一個屋檐下,坦白說,有點無所適從。但看著她一臉輕鬆自在,好像她才是主人,我是來投靠她的。

前幾天,我們聊著童年的回憶和她到台北之後的際遇,我們從陌生到熟識,又從生疏到熱絡,回憶就像回到小時候那般湧現。差別在現在的她真是美艷動人。

在酒店上班的她,總是精明幹練,交際手脕之高,讓不少酒客為之瘋狂。但面對我的時候,她卻像個小孩一樣,沒有目的、不動心機,完全不會對我有任何的防備和虛偽。

直到那天……

『你又在亂寫什麼啊?』她拍打正在電腦前打字的我說。

回頭一看,她只穿著白色背心、沒穿內衣和一件白色薄到幾乎快透明的內褲,那胸前二顆紅棗和她稀疏陰毛清晰可見。

「你怎麼穿這樣!!!」

『就下班回家洗完澡穿這樣比較舒服嘛,難道你還要我穿洋裝配高跟鞋嗎?』

『真是宅耶你,不是上PTT、就是在寫文章,都不會出去唱歌、喝酒、把妹嗎?』

「我如果出去把妹,那你還混什麼。」我戲謔著她說。

『呦~講的好像很有行情似的。』

「當然~不要以為只有你很多人追,伶北也不輸你啦。」

『寫文章就寫文章,你怎麼老是寫一堆543的,什麼【乾隆皇帝下三濫】、【唐伯虎反黑箱】、【來自inin的你】。你就不能正經點嗎?』

「寫純文學不難,我只是想用一些比較貼近現實且好玩的方式去呈現。」

『為什麼,要迎合大家嗎?當然不是。』

在這浩瀚的文字里,我可以盡情揮灑,不需要那老派的起承轉合、平入仄出,更不用在乎旁人的眼光、對我的評價、社會的地位,這就是我的世界、我的一切,我不在乎的說著。【煙】

我只是不想那麼刻意的雕琢文字來表達罷了。

就如同以下這句「喜歡你巨型的陽物,抽送著滿滿的舒服。」

「干!這細沙小。」把它改成

「超愛你懶叫的長度,干到老娘我忍不住。」

「你看這不是很貼切嗎?」

『靠杯喔。』

『你只是不想讓人看出你那顆受傷的心吧!!!』

『那個女孩呢?』說吧!!!告訴我那女孩的事。

驚!!!

「哪個女孩???」

『就是你存在電腦里那段文字圖形的女孩呀……』

你說這個啊……

唉 無奈 我的愛 只剩殘骸 我傻傻等待 卻被推下懸崖 換來一句我活該 將我給的真心出賣 你怎麼忍心這樣對待 你說對你最好的那男孩 逼我接受這不公平的安排 深夜裡嘶喊這無聲黑白 你要的是有錢又高帥 我的存摺只剩幾百 當然得不到青睞 沒有你的精彩 心無限感慨 傷痛滿載 很難在 一塊 哀

一個我追了她5年,卻被當成像個白痴一樣,其實我不在乎付出多少。只是一個口口聲聲說我們是很好的朋友,我是對她最好的人,5年來只勉強跟我出去過一次,當作交代,這些我都不怨她。

到後來,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到底做錯了什麼,電話不接、簡訊、Line不回。同時間,卻能在FB上發動態,開心的和其他人互動。

原來這就是她對待好朋友和她口中對她最好的人的表達方式,馬的我真的受教了。

『那你放下了嗎?』

「我不知道。」

『對你來說,愛情是什麼?』

「愛啊……」

『所以你這5年都沒有碰過女人。』

「幹嘛~不行啊。」

『唷~那麼純情呀,我來幫你吧!!!』

怎麼幫?說完話她把身上那件小背心和內褲都脫掉,就這樣全裸站在我面前。身上散發著乳液的香味,那對水蜜桃型豐滿的D奶、兩顆深紅色奶頭、一搓修剪過的陰毛和那兩片大小適中沒有外翻的陰唇,這身體真的是上帝最完美的傑作。

她一手抓住我的老二說:『怎麼馬上就硬了。』

『真的是很久沒做了喔。』

「還說我咧,你奶頭不是也硬起來了。」

『我是因為冷氣太強才會這樣的。』她口是心非的說。

她先用手慢慢套弄著我的老二,那細長的手指,女生光滑細嫩手心肌膚的感觸,比較起來,我的左右手根本就是個菜瓜布嘛,我好享受這雙手的溫柔。

套弄一陣後,冷不防的突然用舌頭輕舔了我的小頭,我霎時顫抖了一下,舌頭一下停、一下舔,慢慢舔遍我小頭的的每一處後,慢慢沒入她的口中。

天啊~真的好爽,老二在她口中的那種包覆感,手指時快時慢的套弄,讓一向不愛咬咬的我,竟能感受到老二像插入陰道般相似的感覺。

難到這就是傳說中的【讓專業的來】嗎?

看著她搖晃的巨乳,我摸了過去,好大好軟,手感真好。摸到她那已站立的奶頭時,我用手指慢慢撥弄輕輕捏了下,已經很硬了。接著我用嘴直接含住這奶頭,她身體縮了一下。

此時,我用舌頭在奶頭上下的撥動,【啊】……她嬌嗔的氣聲,動作早已暫停的她,正享受著我的輕撫。正當我準備往下摸的時候,她把我的手抓住了,抬頭對我說:

『我的奶,可以隨便你用,但妹妹你只能看不能碰。』

「為什麼?」我不解的問。

『因為你不能滿足我啊。』

【干~中路單挑阿,對一個西斯鄉民來說,這一定要挑戰一下的。但在我身上炮友這名詞,我不是很能接受,所以就沒站內信約她了。】

她躺了側面69這個姿勢,讓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妹妹、可以摸到她的奶,她也可以繼續幫我咬咬。看著她那極品的胴體、正到不行的臉、專業熟練的咬咬,看著想著我就直接口爆了。

我沒有告訴她就突然的射在她嘴裡,她完全沒有生氣,也不加考慮的就吞了下去。

「你都這樣直接吞的喔。」

『你是第一個,連之前交過的男朋友,我都沒有吃下去過。』

「哇~那我要謝主隆恩嗎?」

『你跪安吧。』

「剛剛這樣你幫我爽完了,那你怎麼辦?換我幫你如何?」

『別開玩笑了!本小姐從來就沒有缺過男人幫我,你還是洗洗睡吧!!』

【干~又輸了,又被她搖擺去了。】

不過她對我說這些聽起來很嘲諷的話,並不是她的真心話,而是…

『你是積了多久啊!射的整個旁邊都是,來啦~我幫你擦乾淨啦!!』

「誰叫你不接好讓它流到旁邊。」

『你射的這麼突然,我怎麼來的及反應。』

在她一邊幫我擦掉旁邊殘留的精液之於,『你怎麼會願意這樣幫我?』我開口問到。

『你覺得我很隨便嗎?也難怪啦~酒店上班的,做這種事,你們一定覺得很正常。』

「別誤會,我沒有覺得你怎樣,只是好奇,像你這樣長相漂亮、身材又好的女孩,怎麼會讓我這個沒錢又平凡的人,去看去摸你的身體。」

『我雖然做酒店,但要框我出場除了出的起錢外,還要我覺得不錯的才會跟他出去。撇開那些不錯的客人,之前男朋友除外,我還沒有對任何一個男的做過同樣的事。』

「那是為什麼,是因為要報答我讓你住在這邊嗎?」

『真好笑,我這個奶大臉又正的正妹跟你住是給你面子耶,你該請吃宵夜了,還報答咧!』

「你可以認真點,不要再靠杯了嗎?」

『不知道,每次看著你,總有一份熟悉的感覺,好像上輩子就認識一樣。這感覺,我也說不上來。』

「你知道三生石嗎?」

『什麼三生石??』她搖搖頭。

今生想忘前生事 飲後便消記憶逝 來生想戀這一世 三生石上留姓氏

『也許我在三生石上的親筆簽名,讓你看到了。』

「或許吧!!!」

之後,我們就維持這微妙的關係一如往常的相處。不用我開口,她總是很體貼的幫我解決我每天看到她就硬到不行的怪病。有時就直接在我面前換上她新買的成套內衣褲,問我好不好看。有時直接衝進來就說要跟我一起洗澡。

她總是有辦法,讓我不管對她的身體還是行為一直很有感覺而不會膩。不過我從不主動脫她身上的衣物,都是她自己脫的。只有在她喝到爛醉,整個人已經沒知覺的時候,我才有例外。

半年後的某一天夜裡,當我在數字板用1000p跪求站內小辣的時候,一通電話打來。

『小羽嗎?我安娜。』

【安娜是雅婷的酒店幹部,也是當初介紹雅婷到那裡上班的好姊妹。】

「安娜什麼事?」

『你趕快來救救雅婷啊!』

「發生什麼事了?」

『忠哥要強帶雅婷出場做S,雅婷一直不肯,現在忠哥在包箱裡面打她呀!』

【忠哥是那一帶的地方角頭,勢力不輸酒店請的那些圍事。】

『安娜,你先幫我拖時間,儘量別讓他們離開!』

掛了安娜的電話,我馬上打了電話。

「小佑~我小羽。」

『Hi~小羽哥,好久不見,那時來找我玩啊。』

「現在我有事要麻煩你幫個忙。」

『幹嘛那麼客氣,你可是志哥的麻吉耶。』

『有事只要你小羽哥一句話就好。』

「好,你先拿一把東西給我,我現在有事要處理。」

『ㄟ…東西給你是沒有問題,可是你沒事吧!』

『需要我幫忙嗎?』

「沒事,我自己可以處理的,另外不要跟阿志說我跟你借東西的事。」

『好,我知道了,那我們就約在7-11對面的那個公園。』

見到小佑,拿了東西,就直接往雅婷的店裡去。

我到時,雅婷正準備被拖上忠哥的奔馳車上,看著她不斷掙扎,一直喊著不要。我衝上前去,攔在忠哥的面前。

「對不起,雅婷是我朋友,小女孩不懂事,有得罪你的地方,小弟跟你賠罪。」

話沒說完,一拳就往我臉上打。

『干你娘機掰咧,伶北戰店帶七啦出去休干,你來亂殺小,你蝦咪咖小。』

「拍謝啦,拜託不要為難雅婷啦,我請酒店安排一個更優的給你。」

「你今天的消費,我全買單,這樣好不好。」

『伶北有錢啦,我丟細麥帶雅婷出場,你細麥安抓?』

一瞬間,好幾拳往我腦袋、臉上打,肚子也被踹了好幾下。馬的,原來有時候道歉真的是沒有用的。

看著雅婷又再次要被押上車時,那雙對我求助的眼神,我拿出了腰際間的那把貝瑞塔,指著忠哥大聲說:

「今天雅婷我是要定了,不可能讓你帶走,硬要帶走的話,憐北就跟你輸贏。」

在場的全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我示意雅婷過來。

這時小佑也到場了。

【原來小佑擔心我出事,還是把事情告訴了阿志,阿志叫小佑先跟著我,他隨後就到。】

我把雅婷託付給小佑,確認安全無虞後,我放下了槍,然後一堆人一擁而上,把我痛扁一頓。也許在大馬路上實在太醒目,怕惹來警察關切。我又被拖到店裡包箱內繼續圍歐著,我不清楚被打了幾下、打了多久,直到阿志趕來。

當時的我已經意識不清了,後面的事,完全沒有畫面。只隱約記得在我被抬出店裡的時候,忠哥的小腿上插著一把小武士刀。

醒來後,我已經在醫院了,張開眼,看到阿志跟雅婷在我病床邊,外面的是阿志那一票小弟。

阿志開口了:『兄弟你還好吧!要人的事,為什麼不找我一起去。你當初如果找我的話,今天就不會被打成這樣了,有我在,看誰敢動你。』

「社會事要用社會事來處理,如果我叫你出面,就不合道上的規矩了。」

『我不管什麼規矩不規矩啦,我只知道你是我兄弟。』

「謝啦~兄弟,我一直都知道我有你這個好兄弟。」

『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處理後面的事,改天我們兄弟倆再一起喝兩杯。』

「嗯~這是當然。」

『你怎麼會認識志哥他超大尾的耶!』雅婷用不可思議的表情問著我。

「在你去台北之後,我跟他有一段荒唐的過去。我們曾經經歷過很多水裡來、火里去的,一直到現在他還是我最好的兄弟

『難怪他看到你從包箱被抬出來的時候,整個人氣瘋了,簡直殺紅了眼。在場所有人,包括跟他一起過去的那些角頭們,沒有一個敢含扣的。』

「只要我有事,他一定挺我到底,他就是這樣的人。相同的,我也一樣,只能說,我們兩個有太多相似之處。」

『對不起喔~因為我的任性害你變成這樣。』

「為什麼要道歉,你又沒有錯,你只是選擇你想要的。而我也選擇了你的選擇。」

『痛不痛啊。』

「扶我起身好嗎?」

她彎著腰要把躺著我的扶坐起來,那爆乳小洋裝、深不可測的事業線、香奈兒5號的香水味,就在我的眼前和鼻子裡。看著這個跟在家妝扮截然不同的她,我馬上起了反應。

此時她查覺到了,撒嬌的說:『吼~都已經傷成這樣了,還這麼不乖。』

說完,她直接吻上了我的唇。接著把她的衣服往旁邊扒開,她那彈跳出來的D奶在我嘴邊,我張口用力吸允。她將我的頭環抱在她的胸前,輕輕撫摸著我的頭髮和耳垂,讓我可以盡情的享受她的大胸,直到了護士要推我到診間做其他檢查的前一刻,我請她回去幫我拿些住院的要用的東西。

回到病房內,就在我沉睡的時候下體忽然感到一陣舒麻,唉呦~不錯喔!!原來醫院還有提供這樣的服務,這小妞技術真好。但怎麼好像有種熟悉的感覺視線所及的是一個長發掩面的女子,我努力起身想要看清楚她的長相,卻身不由己。

「對…對…就是那裡,嗯~嗯~就是這樣。」快不行了,好想射。

「喂…別走啊。」小姐~我沒有說不付錢呀。

要走至少也要告訴我你的小名或編號,這樣我以後才能點你台啊

睜開眼,原來是夢。咦~怎麼下面還傳來剛剛的那陣餘溫,看著雅婷正在幫我不停吹送。 「好吃嘛?」我問她。

嗯~嗯~她口中含著我的老二,無法說話的發出這聲音回復著我。她動作越來越快,我也到達頂點了。正當我要射了啊…啊…的同時,護士小妹剛好進來了。

「啊…啊…啊…」我就一邊射精,一邊看著她說。

「你…好…啊~啊~啊~」

雅婷還在我下面幫我口爆,最後很故意的用力吸了幾口。看到這一幕護士小妹也傻了大約5秒後,才大聲斥喝著說,你們在幹什麼!

我心想:【幹什麼你看不就知道了,難不成還要我們重來一次示範給你看嗎?】

此時雅婷已經幫我服務完畢,正拿著面紙幫我擦拭著,一派輕鬆的握著我的老二開口了。

『護士小姐,我跟你說,這傢伙剛剛不知道在發什麼脾氣,翹的老高想打我。我只好教訓教訓一下它,讓它學習點社會經驗。』

『現在它已經哭著跟我說對不起了,你看它現在是不是很乖,很可愛呢?』

【在說這句的同時,又甩動著我的老二,讓它左右搖晃。】

那小護士應該沒想到雅婷會說出這樣的話,加上可能年紀小,對這種事不會覺得太奇怪,她竟然笑了出來。

前面就有提過,雅婷的個性是個會讓女生都會喜歡她的,在這邊再一次表露無疑。在小護士幫我換藥的過程,她們倆個從南聊到北,從外太空講到了客兄公,好像打從娘胎就認識了一樣。

在我住院的這幾天,已經有了對方的電話Line雙方還都加了FB好友,小護士離開後,我將雅婷的頭殼小巴下去。

「甘林老師咧,拿伶北ㄟ懶叫在交朋友。」

她則是對我吐了舌頭ㄌㄩㄝ。

「我是病人耶,在醫院咬咬,你到底是在想什麼?」

『我只想確定【它】有沒有受傷啊。』她還是一樣調皮的回應著我。

在醫院那幾天,她貼心的照顧著我,每天想一些怪招讓我開心。例如我晚上起來,看她趴睡在我病床邊,就會裝睡偷摸她的胸部想鬧她。她就會抓我的手,放進她的內衣裡面,然後自己再假裝若無其事的繼續睡。

她還會把裙子裡的內褲脫掉,雙腳靠在病床上張開著,摸著自己的陰蒂,讓我可以看著她濕到流出水的妹妹。做這些也許是她對於讓我受傷的心理補償,但我都看在眼裡,感動在心裡。

就在我要出院的那天,小護士幫我換完最後一次藥,和雅婷閒聊完就在要走出病房的時候,突然往我老二抓了一下,用很賤的表情說:『你要乖一點喔!』【干!這是什麼情形,不過還蠻爽的耶。】

就這樣,我出院了。

這件事以後,雅婷對我更依賴,也越來越黏我,常常要我接送她上下班,或我出門就吵著要跟著一起去。對感覺一向敏銳的我,怎麼會不知道她的心意,而我卻刻意的跟她維持一定的距離。

在一個她喝醉回來的晚上,她脫了全身的衣服,只剩內褲開始撫摸著我,抓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要我大力搓揉,脫了我的內褲,把我的老二含入口中。這一切,我早已習慣,倒也不覺得意外。她含了一陣子後,突然起身把自己內褲脫了說:『今天我好想要,給我。』就抓著我老二準備往她妹妹里塞。

我能感受到她下面的灼熱感,因為興奮,妹妹的腫脹和那早已濕透滴到我蛋蛋的淫水,就在插入前,我阻止了她。

「對不起,現在我沒辦法。」

『你不想跟我做愛嗎?』

「嗯~不想。」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拔出來都是別人的東西呀。」

【雅婷,原諒我,我知道這句話很傷人!在沒有真正知道我的真心之前,我的愛情,不應該建立在這樣的關係。】

這時,她痛哭失聲,我低頭不語。

過了幾天,她假裝那晚的事沒發生過,一樣的幫我服務。只是不再讓我碰她的身體,我知道,她裝得很辛苦,但有些事是怎麼也裝不了的。

就這樣三個月又過去了,這晚閒得發慌,不知道要幹嘛。算了,去接雅婷下班順便一起去吃宵夜吧。到了店裡跟安娜打了招呼,她卻問我,怎麼會過來。

「我是來接雅婷下班的。』我有點不解的回說。

『她已經沒做了耶。』

「她沒告訴你嗎??

『什麼時候的事。』

『已經快三個月了。』

原來那晚我說了那句話之後,她就馬上跟安娜說她不做了,我還在詫異中沉思。

『雅婷說她有點累了,想改變一下自己現在的生活。』安娜接著說。

「嗯~好的,我知道了,安娜謝謝你,我先走了。」

離開了酒店,開著車,我一直想著我們之間的事。

俗話說:浪子回頭金不換,酒女上岸少十萬。處女不要隨便玩,服貿不能硬闖關。

那麼缺錢的她,竟然做了這個決定,我想我應該傷她很深吧!!

打探了雅婷身邊的其他人,得知她用之前僅存的一點微薄積蓄,再跟周遭朋友商借一點,自己開了間服飾店,而這些她卻完全沒有跟我說過。

她不但極力的想擺脫她之前的生活,也盡全力想改變自己給我看。

回到家,我也沒有告訴她,我知道這些事。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因為朋友排假的關係,提前在今晚幫她慶生。晚上,一如往常的喝醉回家,我上前攙扶走路不穩的她,不知道是肢體碰觸還是酒精催化,她開始狂吻我,脫了衣服要我跟她做愛。

我推了開她說:「你喝醉了。」

『我沒有。』

『我知道你嫌我髒,不想碰我對不對。』

『我告訴你,我現在已經不做小姐了。』

『你知道為什麼之前我不讓你碰我下面嗎?』

『因為看到你,我就很想跟你做愛,我不想讓你知道我有多濕、有多渴望。』

『我好怕我自己忍不住,但又覺得自己的身體很髒,所以一直忍、一直說謊,騙你也騙自己,直到那天晚上我真的忍不住。』

『其實那天我根本就沒有醉。』

「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多希望能坦誠的把身體完全交給你嗎?」

原來在她看似光鮮亮麗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故作堅強卻脆弱的玻璃心。

『我知道我賤,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知道你嫌棄我。』

『我知道…我知道…』她歇斯底里的喊叫著。

「不…不是這樣的。」我試圖解釋。

但此刻的她不管我任何的解釋都聽不下去。

也許是到了該面對的時候了!拿了鑰匙,關了門,留下了此時哭到不行的她。就在我出門沒多久,雅婷在FB上發了一個動態。

如果你愛我,你會來找我,你會知道我,快不能活。 如果你愛我,你會來救我,空氣很稀薄,因為寂寞。

我一路開到了我最熟悉的海邊,坐上了一整天,想著過去傷我很深的那女孩,我真的可以忘了她嗎?

回程來到了那女孩工作的地方,站在對街凝望著她,看著她跟客人神色自若的互動、開心的聊天。

我想我知道了!

回到家雅婷也許是哭累了,趴在床上睡著了,我打開電腦,登入了FB,敲打著鍵盤,回應了雅婷的那則動態。 如果我愛你,我不該放棄,我不曾嫌棄,你的過去。 如果我愛你,怎麼能逃避,我問過自己,答案是你。

另外再發了一則動態在自己的留言板上。

又到了這熟悉的地方徘徊 寂寞籠罩過去那片陰霾 你總有理由拒我之外 把我的尊嚴用力踩 還真他馬的利害 這結局怎麼猜 眼前這片海 我該離開 不再來 依賴 嗨 假掰 別拍拍 我不責怪 也已經釋懷 過去的已不再 難過的事已深埋 現在的我只有愉快 每天都可以像個變態 玩到女孩說他已經壞壞 我應該要感謝你把我淘汰

我的愛不是原罪,你不愛我也沒有什麼不對。 只是你怎麼能夠傷的我如此狼狽,最後連個解釋也不願給。 你的美,讓我感到虛偽,你想飛就飛,我不想再追,我真的好累!!!

曾說過,祝你幸福這四個字我無法說出口,你對我的傷害,我不會原諒你,即便到了現在還是一樣。

干~又沒煙了,到了巷口的7-11買了一包七星,呼~還是尼古丁的味道能讓我平靜一點。

回家開了門,看到雅婷淚流滿面的看著我,隨後衝上來緊緊把我抱住。

『你去哪裡了,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她哭著說。

「對不起,我花了點時間確認一下我們的愛情。」

「沒事了,真的沒事了。」

「還記得你問過我,我對愛情的想法是什麼嗎?」

『90分的相信、90分的努力、90分的堅持、90分的付出。』

『那另外那10分呢?』

「問老天吧!!」

「感動的事,是需要碰到一顆感動的心。」

「這是我認為的愛情。」

人生阿,已經有許多的不公平了,有人出生就好野,有人拚死也散甲。我只是希望能夠儘量的公平一點。如果我心裡還有她,這樣的愛對你是不公平的。

在還沒弄懂我的真心時,我只能逃避,也許是因為我害怕再一次受到傷害。對於你之前想要的,我沒有把握。

那現在呢?

我脫了自己和她身上所有的衣服,她就這樣全裸的站在我面前,吻上了她的唇感受她的體溫,撫摸著下體的濕潤,這一次,我用力插入了她。 「我愛你。」

『我們結婚吧!』

這是我最真心、最赤裸裸的【愛情承諾】

此刻

【她用身體激烈回應我的不是孤獨,是幸福。】

最後

雅築共賞這詩情 婷婷玉立眾人傾 生風驛動舞風鈴 日煦浩月淚透明 快活恣意影隨形 樂遊人間似仙境

25歲生日快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