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姐:今日安全呀(射入去啦)

2016-06-29     WoKao     檢舉     收藏 (13)

很久以前,就很想撲左我e個有33-22-34、響女拔讀緊中六的家姐。佢係就係人靚身材正,唯一美中不足就係佢為左方便遊水亦剪短曬,同埋果套長方型黑框眼鏡,如果佢肯留番長d頭髮同帶con,肯定比依家仲嗦。可是佢話曬佢都係我家姐黎,所以我總覺得咁樣係唔可能,因此我只可以偷偷咁羅佢dunder和bra黎自慰,幻想一下。 但是那一天我夢想居然成真了! 雖然d「SARS」仲係咁厲害,不過家姐間學校已經復左課,而我亦要照常去考會考;但係我地既老豆和老媽子忙過不停咁,成日都唔返黎訓,好多時都係得返我地兩個人響家中。 可能家姐臨前訓食左dpanadol,所以佢一早就訓,仲好快就訓著。而當我行出廳時,見到佢間房閂冇好門,於是我就靜靜咁入佢間房度,一來睇下佢有冇蓋好d被,二來我真係想及佢的,入到去之後果然佢真係「富曬」d被,於是過去想話幫她蓋好,但係,當我行埋去時,見到佢身上只係著住一條under黎裸睡,當睇到家姐這個33吋、好鬼豐滿的胸部,個對成40吋長的又白又滑又slim的美腿 仲隱約咁可以響佢條通花喱士under褲度,睇到佢的陰毛。這時我起左非分之想。 於是我隻手就放響她的33吋胸部上,輕輕咁撫摸,不過都feel到那種豐滿柔滑的feel!之後我咁摸佢隻腳和個蘿之外,仲輕輕的隔著內褲親了一下姐姐的陰部,這時我真係想除左家姐的under,但係,佢突然動左一下轉身,變左趴響咁,雖然現左佢個成34吋大蘿,不過我已經嚇了一跳。好彩佢都冇醒到,不過我已經被嚇倒了,所以真係不敢再去摸,拿拿聲幫家姐蓋返好d被,我就到返去自己間房度大覺訓。 好彩佢都冇醒到,不過我已經被嚇倒了,所以真係不敢再去摸,拿拿聲幫家姐蓋返好d被,我就到返去自己間房度大覺訓。不過睇到d咁正野,又點訓得著呀!於是我成晚就「打飛機」。 第二朝一早當我起身時,已經唔見成佢,這時我才記得佢返左學,不過我今日唔駛考試,於是起左身之後,就坐響屋企度,反正書又讀曬,唔知做d乜好,於是我就想「打飛機」減下壓,這時我就諗下,好唔好走入佢間房間打?猶疑好耐後,我決定去馬。 入到佢間房之後,我就響個衣櫃下面d櫃桶度摷,果然有發展,搵到佢d bra呀!under呀!同埋絲襪咁。佢dbra同under,除左一d係運動型之外,多數都係通花喱士,都唔似學生妹。不過,黑色咁就唔多,唔係白色、就係粉紅、粉藍咁。不過佢d絲襪就普通d,係得一兩對係黑色、sexy,其他的都係肉色的,多數著黎返學果隻。於是我就唔客氣咁,羅左佢一套白色的,然後馬上剝曬d衫褲咁,訓左響佢張床度,趴響度咁一邊嗦佢個bra,一邊用條under包住條陰莖黎「打飛機」,好爽呀! 不過,正當我覺得最爽時,突然feel到,有人用手大力咁打我個pat pat一野咁!這時我個心一愕咁,跟手就聽到d家姐把聲:「你都好核突呀!響我間房度,仲羅我d野黎「打飛機」!」原來家姐已經企左響我面前,死呀!大鑊呀! 這時家姐看到我時連校服都未換,亦都有d驚訝,不過我都唔知點答佢好。過了一陣,佢翹起隻腳咁坐坐響床度,佢條裙已經算係短,仲好似故意咁,拉高自己條裙裙腳,露出佢果隻又長又slim又白的美腿,我當然忍唔住望下啦! 家姐跟我話:「我對腳係唔係好正呀?你好想知我d under乜野色咩?不過咁!我想睇下你全相,同埋俾我搞下!」 家姐低著頭沒話話,那時我以為我把她弄生氣了,我們都沈默左一陣,家姐一開口就話:「冇錯,係!我想你除衫俾我睇!反正你依家都俾我睇曬咁滯!」 我愣左一下後就話:「家姐,妳係唔係同我講笑吧?」 家姐話出時,臉都紅曬咁;我就話:「家姐!妳冇睇過、搞過妳男朋友的咩?」 她就話:「我邊度有男朋友呀!唔好話搞呀,想睇都冇!」 我話:「我俾妳睇,咁都係唔係幾好喎?」 但係,話就咁話,這時我訓響佢張床度,基本上都冇得郁。所以家姐的要求,我冇得say no,不過我真係有d尷尬,但係家姐跟住就話:「做乜唔除埋條under呀?」 家姐就笑住呁話:「你條under就真係好老土下!哈哈!咁樣!等我幫你除!」 我話:「咁唔係幾好意思架!」 這時我望住個天花板,個心真係好難想像,平日佢響e間名女校度,係做head perfect的乖學生,今日會係咁?唔通佢食左「過期春藥」? 但係我都未識回應佢已經一手將我的under脫掉了。而且仲用手指「彈」左我條陰莖一野。 家姐就話:「依!原來你一早就割左包皮,唔怕包皮過長!d毛都出齊曬喎!而且條陰莖都好不良用語大同長下!」我覺得唔知點咁,第一次響女仔面前「剝光豬」,而且剝自己光豬仲係自己家姐;不過,我這時唔止已經勃起左,所以很大很長,仲好硬添。 家姐話:「細佬,俾家姐你玩下啦!」 我話:「咁好啦!」 跟住我又話:「不過,俾妳睇完、玩完之後,亦都要俾我睇妳喎!」 家姐話:「得!但係「眼看手勿動」下!」 我話:「好啦!」 我訓響佢張床度,望住天花板咁,家姐就開始一邊用舌尖舔我的乳頭,同時又用手指彈左彈我條陰莖輕輕撩我個陰囊之後就話:「你碌野都係硬喎!仲話求先冇及過我野?你條陰莖出賣左你呀!」 這時我雖然痕痕癢癢,話時話呀,被家姐的纖纖玉手,挑逗一下陰莖的敏感部位。好似係龜頭、陰莖底部ed柔軟地方。之後佢兩隻手拿住陰莖,手指各在兩邊輪流輕彈陰莖,就好似人響度吹長笛時d手指咁樣郁。這時真係有種講唔出的快感,同以前自己同自己打飛機係好唔同。而同時,佢就由我個乳頭度,沿住我個肚咁一路舔落去,後來居然仲話玩「吹蕭」添。 我話:「唔好啦!e度好不良用語汙漕架!」 家姐話:「依家係我含,又唔係要你含!」 她唔理我講,一於舔著我條陰莖,還用舌頭舔龜頭的前端,剛開始時我都覺得很尷尬,但後來家姐就好似食雪條咁,越舔的越hi,之前我條陰莖已經夠硬,依家仲俾佢挑起我d慾望,覺得陰莖痕痕癢癢之餘仲越黎越硬,越黎越脹....咁,這時,家姐又把陰莖含在嘴裡,來回的進出....我越來越hi,後來真的hi得忍不住了,我就「哎」一聲咁,一大灘白濁濁的精液就射左出黎,仲射到佢一面、一眼鏡都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