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的出軌

2017-03-23     WoKao     檢舉     收藏 (42)

玉打來電話的時候已是夜裏一點了。

電話裏我聽到了她的哭泣,我連忙問「玉,發生什麼事了?」躺在我身邊正聚精會神看電視劇的老婆聽見我急促的語氣,趕緊把電視關掉,靠了過來。

「三哥……」

「玉,別急,慢慢說。」我一邊安慰著她,一邊把老婆緊緊摟在懷裏,冬天的夜裏很涼。

「三哥,他又和我吵架了,嗚嗚……你能來一下嗎?」聽到她的哭泣聲,我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唉!結婚沒多久的小兩口那有這麼多的架來吵?

「又吵架了吧?」我還沒來得及回答玉,乖乖地躺在我懷裏的老婆就問到。

「是啊!」我用手捂著電話說。

「你去一下吧,再勸勸他們。」老婆說。

「那你陪我去吧?」我問老婆。

「我不去了,去了心煩。」老婆往我懷裏鑽了鑽,窗外吹進來的夜風讓她覺得有點冷。

「那我給她說我馬上過去?」我問老婆。

「你就別磨蹭了,快去,我等你。」老婆一邊把電視重新打開,一邊把蓋在我身上的被子拉過把自己裹得嚴嚴的。

「那我就去一趟,你在家乖乖的哦!」我俯下身子在老婆的額頭上輕輕地吻了一下。

「知道了,老公。」老婆在我的臉上回吻了我一下。

我對電話那端的玉說「玉,我馬上就過去,你別急啊。」電話那端隻有玉的哭泣聲了。

車窗外鑽進來的風讓我不禁打了個冷顫,我趕緊把車窗關得嚴嚴的。看著車窗外一晃而過的夜景,我慢慢地陷入了回憶中。

認識玉有兩年了,記得第一次看見她的時候。小麥色的皮膚,眼睛大大的,個子雖然不高,但身材發育得令人頓時就會有一種想把她的衣服一下子扒光的沖動。當時,我就知道就算以後不能再看到她,我也無法把她忘記了。

玉很可愛,也很貪玩,她總愛叫上我和女朋友(那時我還在和老婆談戀愛)一起逛街或是晚上K歌。那時,她還沒交男朋友,整天都是快快樂樂的。後來,因?大家在一起的時間長了,她也就不再叫我的名字了。

每次都「三哥三哥」的叫我,叫的我心裏蠻舒服的,我女朋友也老是取笑著我。呵呵!管他的,誰叫我比她大呢?

後來,玉交了男朋友,我也和女朋友結婚了,我們就很少來往了。最後一次見面還是他們結婚的時候,讓我們去喝喜酒。

「哥們,是這裏吧?」的士司機打斷了我的思緒。

「哦!」我往窗外望了望,「對,對,就是這裏。」

我付了車錢,下了車。

在沉沉的夜色中我辨了辨方向,然後往玉的住處走去。

玉來給我打開房門的時候,我看見她還穿著一件厚厚的紅色睡衣,而睡衣的腰帶就那麼散散地系著。也不知道他們?什麼都睡覺了還要吵架,進了房我沒看見她老公。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臉上還帶著淚珠的玉,慢慢地從兜裏把香菸掏出來。

「玉,你老公呢??什麼又吵架了呢?」手指沒拿穩,香菸掉在了地上,我彎下腰去撿。

「三哥,他沒事找事。」玉走過來,俯身去幫我撿香菸。

突然,她睡衣的腰帶散了,睡衣一下就斜著滑了下來,她那渾圓而充滿彈性的乳房就顫顫地跳在了我的眼前。

時間仿佛停止了,我的鼻尖還差一點就碰到了她的乳房。有一種誘人的香令我貪婪地吸著氣,我知道那是玉的體香。

玉這時的臉頰上已是一片緋紅,用羞澀的目光看著我,竟忘了把睡衣拉上。

我也呆呆地把玉看著,不覺中我襠下的陽物已慢慢地堅硬的豎了起來,我的雙手不由自主地把玉的雙乳握住。

「三哥,你的家夥好大啊!我含不完,唔唔……」玉跪在沙發面前,滾燙的雙唇緊緊地把我的陽物含住,身體一前一後地擺動著,讓我的陽物在她的嘴裏來回的進出。

而這時,我早已把玉的睡衣褪去。原來,她睡衣裏面隻穿了一條黑色的蕾絲內褲,而那小小的內褲卻不能完全把她豐滿的臀部給包裹住,反而更勾起了我的性慾。我一隻手繼續玩弄著她豐滿的雙乳,另一隻手慢慢地把她的內褲往她的股溝裹,最後,玉那緊緊的後庭和半個陰戶就呈現在我的眼前。

「三哥,舒服嗎?」玉?起頭問我,但她卻沒有讓我的陽物從她的嘴裏滑出來,我看見我的陽物上已經沾滿了她的唾液。

「舒服極了!」我不禁把身子挺了挺,把我的陽物在她的嘴裏使勁地抽送了幾下,玉的臉不由得漲得通紅。

「啊!啊!啊!三哥,你慢點,我的嘴快被漲破了……啊!啊!好舒服啊!」

我聽著玉的呻吟,手慢慢地摸到了她的玉庭,手指在她的玉庭周圍輕輕地滑動,指尖已經把她的緊湊傳遞到了我的大腦,我竟有一種想把手指插進她的玉庭的沖動。好緊啊!我怕把她弄疼了。於是,我慢慢地把手指滑到了她的陰戶。

「玉,你真騷啊!你這裏好多水啊!」我一邊用手指在她的陰戶裏來回的抽動著,一邊對玉說。

「唔……唔……我那裏美嗎?啊……啊……你喜歡嗎?」玉嘴裏含著我的陽物,說話已是含糊不清了。

「玉,你真是一個尤物,太棒了!」我的手指已經沾滿她的陰水,由於她的身體在不停地晃動著,緊緊的玉庭讓我不由得又把手指滑了過去。

「恩,三哥,不要……」玉感覺到我在玩她的玉庭,「會痛的啊!」玉開始掙紮。

「玉,沒事,我輕一點,讓我進去吧,我好想啊!」我誘惑著她。

「那你慢一點,輕一點啊。」

「啊!」玉的呻吟聲中帶著一點痛苦,而我沾滿她陰水的手指已經慢慢地一點一點地往她的玉庭深處進入。

我已感覺到我的手指可以完全進入了,我一下就把我的手指插了進去。

「啊!好痛啊」!玉一下緊緊地把我抱住,我感覺到我的陽物一下就抵住了她的咽喉深處,我的龜頭不由得一陣抽搐,在她的嘴裏使勁地抽動起來。

「啊!玉,我快受不了了,啊……啊……」我不禁叫了起來。

「三哥,讓我上來吧,我也快來了,啊……啊……」玉開始大聲的呻吟。

我把陽物在她嘴裏又使勁抽動了幾下,然後往沙發後面靠了靠,讓玉騎到我的身上來。

玉慢慢地坐在我腿上,她的陰戶已經陰水泛濫,我的陽物輕易的就進入了。

「啊……啊……」玉的呻吟真的太勾魂了,我貪婪地親吻著她充滿情慾的臉,雙手使勁地捏著她豐滿的雙乳,身體配合著她的扭動上下的動著。

「恩……啊……唔……三哥,你插得我好舒服啊!快給我,射進來吧!啊!

啊……快把我的陰道填滿!啊……啊……唔……」玉的高潮要來了。

我把動作放慢了點,我可不想這樣就射了。

玉感覺到我動作慢了,「三哥,你快點啊!我要你射進來,啊……啊……」

「玉,讓我在在你的玉庭裏射吧!很爽的,保證你很舒服,我還沒這樣射過呢!好嗎?讓我使勁地幹你!」我又在引誘著玉。

「三哥,那樣很痛,我連老公都沒讓他幹過,啊……啊……要不你在我的嘴裏射吧!啊……我幫你好好嘬一下,啊……啊……」

「玉,你就讓我幹一次吧!你會忘不掉的,保證你以後還想要讓我幹你的玉庭,好嗎」?

我感覺我快要射了,我不住地對玉說。

「哦……唔……啊……好吧!你來吧。三哥,我快讓你插得受不了了!啊!好舒服啊!」玉已經被我的陽物插得不行了。

「玉,我要開始進去了。」我先用陽物上的陰水把她的玉庭潤潤,然後,慢慢的把龜頭放了上去。

真的好緊!玉的玉庭真的沒被用過,我可要好好插插。我稍稍用了點勁,龜頭就進去了一點。

「啊!三哥,輕一點!唔……」玉因?從來沒被幹過玉庭,痛苦呻吟聲中帶著興奮和顫栗。

我看著我的陽物已經進去有一半了,不禁開始興奮起來。

「哦!哦……」我一使勁,陽物就一下全部插進了玉的玉庭,而她的玉庭也因?突然的膨脹而充血,緊緊地把我的陽物夾住,玉庭裏的溫度也迅速地從龜頭的神經系統傳遞到了我的大腦,感覺真的要射了!

「啊」!玉也因我的陽物突然地插入而痛苦的大聲叫了起來,「痛!三哥!快拿出來!我受不了!啊……」

玉的叫聲激起了我的情慾,我把陽物在她的玉庭裏快速的抽插起來,我已經顧不上玉的求饒了。

「啊……三哥!啊……啊……啊……」玉的呻吟聲在房間裏不停地回蕩著。而我卻在她的身後拚命地抽插著,一隻手使勁地捏著她的乳房,另一隻手的手指則在她的陰戶裏瘋狂的攪動,我隻聽到兩個充滿汗液的肉體在瘋狂的碰撞的聲音。

「啊……啊……」我射了,我再也控制不住了,終於在她的玉庭裏射了。我渾身軟軟的趴在玉的身上。而玉也徹底地被我幹癱了,她輕輕地把我扶在沙發上躺下,然後坐在地上,頭緊緊地靠著我的身體。

「玉,再幫我含住一下。」我對玉說。

「三哥,你還沒玩夠啊!」玉羞澀地看著我,但還是把我已經軟軟的陽物含在了嘴裏,慢慢地用舌尖舔我龜頭。

我渾身放鬆地躺在沙發上享受著。

「三哥,你的煙。」玉愣愣對我說。

「哦!」我一下清醒了過來。

我呆呆地看著玉,她的睡衣還是好好的穿在身上,並沒有掉下來。原來,這是我的虛幻。

後來,我沒記住那晚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也沒記住玉給我說了什麼,甚至我也忘了?什麼去她那裏。

回到家,老婆還在看著電視等我,我也不記得她問過我什麼。我隻記得我回到家以後,把躺在床上的老婆緊緊地抱在懷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