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淫魔 第二部 姊妹花的雙重奏 1∼16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9)

家庭淫魔 第二部 姊妹花的雙重奏 1∼16

本人希望如果閣下在本壇轉載呢篇小說,請務必遵守【狂龍使】原創者一份心血。因為網絡小白關係,導致原創者封筆,畢竟本人不想抹殺呢篇絕頂文章。謝謝合作 !!!!

原創者說話:【來自 狂龍使 原發文點:風月大陸】

經過幾天的思考,我決定把第一部解禁,從今天起可以自由轉載,但需要符合以下規定:

1.附上原作者(狂龍使三個字會打吧!)

2.附上發文點(風月大陸四個字應該不難吧!)

3.若是要轉載到收費的網站,收費一律為0元,這理由很簡單吧,我原創的人都沒收錢了,妳們轉貼的人憑什麼收錢?

故事簡介:阿明在奪取了妹妹的身體後,開始對亂倫所帶來的快感產生了極大了樂趣,而他也將下一個目標,鎖定在他的姊姊身上。

原本以為要讓清純的姊姊就範是容易的一件事情,但是姊姊卻有了新的變化,讓阿明的計畫連連失靈。

而原本就沒有完全臣服於阿明身下的妹妹,見到自己的哥哥屢屢受挫,也興起了反叛的念頭,決定利用外人來打擊自己的哥哥。她又會有什麼樣的計畫?

阿明面對前後的威脅,又該如何化危機為轉機?他是否又能讓自己的床上,響起姊妹花的雙重奏?

很快的,媽媽和姊姊的旅行結束了,她們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到家中,而我和妹妹則是乖乖待在家裡迎接她們的回來,這一切,似乎都好像沒有什麼不同。「小婷妳看,這是媽媽從法國買回來的皮包呢!這是專門要送給妳的喔!喜不喜歡啊?」媽媽喜滋滋的拿出一個作工相當精細的皮包遞給了妹妹,但是卻看見妹妹似乎若有所思,一雙眼睛空洞洞的看著別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小婷,小婷?」媽媽喚著妹妹的名字,一會兒後,妹妹才回過神來,一臉茫然的問媽媽道:「啊?」

「妳這孩子在想什麼啊!媽媽剛剛說,這是媽買給妳的皮包,妳看到了沒有?」媽媽嗔怪的看著反常的妹妹,又把皮包給遞了過去。

「啊……看……看到了……」妹妹這時才點了點頭,接過媽媽遞給她的皮包。

媽媽有點疑惑的看著反常的妹妹,不過或許是虛榮心作祟,她很快的就把注意力就放到皮包上,開始跟妹妹炫燿道:「妳看,這個皮包是法國的名牌『Louis Vuitton』,妳看看這皮包的手工那麼精細,妳猜猜看要多少錢?其實沒有很貴啦……」

看見媽媽開始不停的炫燿起她和姊姊的收穫,而妹妹卻仍然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心中雖然認為媽媽應該不會想到我把妹妹給強姦了,但是害怕身為警察的媽媽也許會看出一絲端倪,於是我連忙問媽媽道:「媽,有我的禮物嗎?」或許是自己的話講到一半就被我打斷,媽媽有點不悅的看著我,道:「阿明,媽媽沒教過妳隨便打斷別人的話是很沒禮貌的一件事情嗎?」看見媽媽已經把注意力轉移到我身上,我心中暗呼好險,開始承受媽媽如狂風暴雨般的嘮叨攻勢。

等到媽媽唸了好一陣子後,才對我說道:「我忘了買你的禮物,不過你姊姊有買禮物給你,你去跟她要吧!」說完,就氣呼呼的轉身回房,看來是還在生我的氣。看見媽媽就這樣回到房間,我也鬆了一口氣,順便狠狠瞪了妹妹一眼。「這小丫頭居然差點就露餡了……看來對她的調教還不夠啊!今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她……」

就在我正在思考要怎麼好好『管教』妹妹時,突然聽見一個輕柔的聲音對我道:「小弟,這是給你的。」

我回頭一看,只見身後正站著一個長髮直達腰際的美女,毫無瑕疵的臉上帶有一雙水亮亮的大眼睛與小巧的櫻唇,一雙高聳的胸部彷彿要爆裂彈出,再配上修長的美腿……頓時我身下的小兄弟又不受控制的高高翹起。

「小弟,小弟?」]聽到這幾聲呼喚,我才勉強壓下了心中的慾火,對著眼前的美女笑著說道:「抱歉姊姊,太久沒有看到妳了,所以有點失神……怎麼?」姊姊輕輕的笑了笑,那彷彿是冰雪初融般的笑容,讓我的心又不由自主的躍動了一下。姊姊伸出了她的纖纖玉手,上頭正提著一個包包,對我道:「這,是送你的禮物。」我好奇的接過去,卻發現包包裡頭裝著的,是一個大盒子,我打開盒子一看,裡頭正躺著一雙黑身紅底的籃球鞋,拿起仔細瞧瞧,訝異的叫道:「這是……T-MAC6?」「嗯,你之前好像有說過你很喜歡這雙球鞋,這次在法國剛好碰到首賣會,就買了一雙給你,這應該是你的尺寸吧……小弟,你怎麼啦?怎麼又發呆了?」「沒……沒什麼,我只是很訝異罷了……」我神情複雜的收回了那雙球鞋,對姊姊道:「謝謝妳,姊姊。」「不客氣。」姊姊的聲音還是那麼溫柔。當天晚上,媽媽和姊姊因為旅行的勞累而提早去睡覺,而我則摸進了妹妹的房間,用力扒開妹妹的睡褲,挺著肉棒幹了進去。

「幹!妳這個賤貨,今天是在幹什麼?犯賤啦!看來這幾天的調教是失敗了,妳居然連最基本的要求都沒有辦法達到!」「哥……哥主人……對……對不起……」「對不起?我看妳是故意的吧!我不是說過了媽媽和姊姊回來以後,表面上一切都要回復如常?妳以為引起媽媽的注意,媽媽就會發現到妳和我之間的事情?幹!」我身下的大肉棒刺著妹妹的小穴,雙手不停的在妹妹雪白的雙臀上用力拍擊著,「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要不是我們家裡每間房間的隔音設備都相當的不錯,也許媽媽就會察覺到自己的兒子現在正騎在自己的女兒身上吧!「操!」我用力的往前一頂,突來的重擊讓妹妹忍不住呻吟出來。「幹,今晚是給妳一個教訓,妳這個賤貨最好是不要隨便輕舉妄動。可別忘了我那邊還有很多捲的帶子,還有妳所簽下的奴隸契約書……哼哼,妳是希望這些東西能公諸於世吧?」我語帶威脅的對妹妹說道。「啊……不要……性奴……性奴妹妹錯了……下次不敢了……」一聽到我手上持有的把柄,妹妹立刻像是求饒似的呻吟道。「下次?還敢有下次?」我不停的在妹妹的小穴中做活塞運動,雙手也沒有停止對妹妹雪白翹臀的肆虐。

「啊……性奴妹妹錯了……請哥哥主人原諒……啊啊……又要……又要丟了……」妹妹又再次向我討饒,而她的身體也不停的顫抖著。「哼!」我哼了一口氣,突然感覺到妹妹的小穴中傳來一陣清涼,顯然是又達到了一陣高潮,我大吼一聲,身下的肉棒用力噴射!

「呼……」我重重的喘了幾口氣,又三令五申的對妹妹加強教育,再順道讓她用她的小嘴將我的大肉棒給清理乾淨,才偷偷摸摸的回到自己的房間中。

「幹,真她媽的爽……」我一邊回味著剛剛的餘韻,眼睛裡突然瞟到一個擺放在角落的東西,正是姊姊今天下午送給我的那雙T-MAC 6。

「姊姊……」我喃喃的念著,心中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複雜情緒,因為我在昨天所決定的第二個目標,就是我的姊姊。在經過昨天的思考後,我決定把第二個目標設定在姊姊身上,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妹妹的不確定性。妹妹雖然肉體上已經完全臣服在我的肉棒之下,但是心靈上卻始終有個我無法攻陷進去的地方,縱然她對我已經是服服貼貼,但是我在心中卻還是沒能對她如同對小雨般的放心。

至於剩下的兩個獵物,姊姊和媽媽,我也是經過了一番的比較才決定從姊姊先下手。因為媽媽雖然已經久曠多時,從肉體上或許比較容易攻陷,但是身為女警的媽媽畢竟還是擁有過人的堅強與洞察力,而我現在所擁有的助力只有一個小雨,根本就不足夠對媽媽造成威脅。而姊姊就容易許多,從沒有交過男朋友的她,對性知識的了解恐怕也只跟妹妹不相伯仲,光是在經驗上我就勝了大半截,要挑起姊姊的慾火,甚至把『姊弟亂倫』的想法種植在她的思想中應該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只有在完全讓妹妹臣服後,也同時收服姊姊的身心,這樣,我才能完成攻陷媽媽的準備,畢竟媽媽再怎麼聰明也不會想到,她的兒子打算染指她豐滿的肉體,而她的兩個女兒居然是淫魔兒子的幫手。

只不過比起囂張的妹妹和一直對我冷眼相向的媽媽,姊姊對我可以說是家裡面最溫柔的一個,她甚少使喚我去做東做西,也很少對我怒罵相向,按照道理我實在是沒有向她報復的必要,只是因為在跟妹妹的交合中,我體會到了亂倫所帶來的快感比起和其他女子的做愛,簡直就有如天壤之別,更何況我的姊姊又是一個如此溫柔可人的絕色。所以我本就打定主意,面對清純可人的姊姊,我不會像對待妹妹一樣暴力強姦,而是要用誘惑的方式,一步步的把『姊弟亂倫』的念頭植入她的腦海中,再等待適時的機會,對她發出最後的攻擊。

只是,當我的眼神再度停留在那雙球鞋上時,心中,又開始有了疑惑與猶豫。「我真的要對我的親姊姊下手嗎?她大概是這個家中唯一對我好的人了!就連出國也不忘記幫我帶禮物回來。我真的要做出傷害她的事情嗎?」

接著下來的好幾天,我都一直沉浸在親情與亂倫之中。一方面想到姊姊對我的好,我就難以有傷害她的念頭;令一方面又想起姊姊那曼妙有致的身材遠非妹妹可以比擬,我又有了獸性的念頭。如此極端的兩個念頭不停的衝擊著我,讓我成天都在對這個難解的問題做出選擇。

直到有一天,一個衝擊性的消息,讓我終於定下了決心。

那是在一個看似平常的晚飯中,姊姊所說出的一句驚人的話語。「媽,我……我跟妳說,我交男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