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服美人妻

2016-06-07     收藏     申請刪除

杜若是香江市一所普通高中的老師,今年24歲的她,結婚不到一年,但是經過婚姻的洗禮和沐浴,更顯得面如桃李,胸賽南山,眉黛之間蘊涵著說不出的柔情蜜意。

要說這是當然,一來先天條件好,杜若雖是普通家庭,但是出落的身材高挑,一米六五,大腿修長,皮膚如雪,一張千嬌百媚的臉上尤以一雙大眼睛勾人魂魄。

她看人,微笑之中柔波流轉,讓人頓起無限遐思;二來老公白輝有為,25歲就做到校長助理,這樣的機會不是人人都回有的。

但是最近兩天,杜若卻和老公有些不和。因為老公總是找些小的事情和他吵架,以前老公不是這樣啊。直到昨天,老公才和他攤牌。

原來老公覺的他和辦公室里語文組的組長走的有點近。杜若聽到這笑了,原來老公吃醋。杜若一把扯過老公的耳朵說:「哈哈你這個醋?子,原來吃醋了。我和組長根本什麼都沒有。只是他是組長,許多事情我需要靠他。他四十的人了,我怎麼能和他這樣的糟老頭有關係啊。」

白輝雖然心裡放輕鬆,但是嘴裡還是說,「你們組長趙老師博聞強記,通曉古今,在你們這些文化人眼內他可是個有魅力的男人哦。」

杜若在老公臉上親了一口說:「就算他是李太白,我也對他沒意思行了吧。你好狠心,已經好幾天都沒動過人家了。」

結婚將近一年的杜若,已經深深體會到作愛的美好。幾天不做,她的體內好像有一頭髮情的小獸讓她幾近瘋狂。

白輝去掉了內心的疑惑,面對這如花似玉的嬌妻,下邊已經挺槍致敬了。他拉過杜若柔嫩的小手,從手心開始親吻,然後把手指含在口中,順著手背一路往上,通過大理石一樣潔白的脖頸然後親住杜若的耳珠,杜若已經完全沉浸在溫暖的春風中,體內好像有一股溫暖的洋流在流動。

白輝親吻了一會杜若的耳朵然後沿脖子吻住嘴唇。同時雙手攀上杜若的玉峰,將她的雙乳拿在手中輕柔的揉搓。

情不自禁的杜若閉著眼睛,開始脫掉自己的衣服。情到深時,一切衣物都是阻隔。她喜歡和老公彼此赤裸,就像兩個原始人一樣在自己的巢穴之內,抵死纏綿。

轉眼杜若就把自己脫的只剩下胸罩和內褲,白輝也只剩下內褲,內褲裡邊撐得高高的。白輝從後邊抱著杜若,把她的胸罩脫下,一張大嘴從腋窩探過直接含住一隻鮮紅柔嫩的乳頭,手也沿小腹而下,伸進內褲里,內褲裡邊已經泛濫。

杜若輕輕的喘息著說:「求求你……」

白輝並沒有理會,而是繼續撫弄的一對豐滿的玉乳,現在這對尤物已經挺挺玉立,手也把杜若的內褲脫掉。一個潔白無毛的饅頭逼便暴露無遺了。

平時白輝最喜歡這個地方,它被洗凈之後就像一個嘴巴一樣,靠近它,有感受到它想出鍋的饅頭一樣的熱氣。進入它,就像進入一個溫暖的所在,鮮嫩而溫暖的肉,把自己那個蠢蠢欲動的大傢伙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裡邊的水分充沛,潤滑充分。在這樣的一個逼裡邊抽插,簡直比做神仙還快活。

白輝把杜若平放,腰下一個小枕頭。張嘴親吻上杜若下邊這張嘴。杜若啊的叫了一聲,嘴裡叫著:「流氓,還不來,要讓我等到什麼時候。啊,啊……」

此時白輝把那鮮嫩的一點陰蒂含在口中,仔細的品味,吸吮,撮弄。杜若下邊的水不斷的流出,打濕了床單。

「好哥哥,求求你,求求你,給我。」此時的杜若,已經不像平時在學校時那麼端莊,而是變成了一個瘋狂的淫婦。白輝也最愛她著一點,上得廳堂下的廚房叫床響亮嘛,每個男人的夢想。而這樣嬌媚的小女人正在自己的身下嬌呼,怎能不讓白輝血脈噴張。

白輝還裝做不在意說:「你說你是我的女人。」

「我是你的女人!」

「說你最愛讓我肏。」

「我最愛讓你肏!」

「哈哈,好老婆,老公來獎勵你。」

說完白輝從杜若胯下爬起,脫下內褲,一挺雞巴,滋的一聲,連根進入,杜若的小嘴微張,然後白輝就提臀用力,九淺一深,五分鐘後三淺一深,如此幾百下,直把杜若插的長呻輕呼,叫爽不及,逼中的淫水也是綿延不絕,嗚匝有聲,最後高潮將到,杜若雙腿緊緊盤住白輝的腰,在白輝的快速頂動中,兩人達到高潮,然後相抱著睡去。

*** *** *** *** 施淫計,馴服美人妻

第二天,飽含雨露的杜若更若雨後新花,帶著嬌嫩的水汽。她心情舒暢,所以穿著性感。V型短衫,米黃色短裙,紫色高跟鞋,走進校園,立刻吸引無數色狼的目光。

第一節課之後,很多老師都去上課了,只剩下杜若和組長趙名城。

正好杜若有一個問題要問他,於是和他在桌邊談論問題。由於趙名城坐著,杜若俯身,所以趙名城的一對眼睛可以一覽無餘的看盡山色。

杜若好像意識到這一點,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有看一眼趙名城,說:「趙老師,」

沒有等她說下去,趙名城起身站立,一把抱住杜若,「若若,我已經喜歡你很久了,今天你就從了我吧。」

杜若基本上驚呆了,她從來沒有想到她尊敬的趙老師居然是這樣的人。就在她呆著一下,趙名城把她推倒在辦公室里接待客人的沙發上。

「不行啊,趙老師你放開我。」

此時杜若還在顧及大家的顏面,不敢高聲,只好用力推趙名城,但是她怎麼推得動喜歡體育運動身高,一米七五的趙名城。

趙名城把她雙手抓住,壓住雙腿,拉起她的衣服,一對紫色胸罩藏不下的大乳赫然可見,趙名城另一隻手伸到杜若身下一下解開杜若的胸罩帶。

於是雪白的兩團肉想放飛的白鴿一樣飛出。趙名城一口含住乳頭。

就在此時,門被推開了,進來的居然是杜若的老公白輝,白輝看到這樣的情形,所有的血氣蓬勃而起,抓起一個鋼架凳一下打往趙名城的頭部。

趙名城反應不及,「啊」的叫了一聲,從杜若的身上掉了下來,滾到地上,頭上的鮮血馬上噴涌而出,大概打中的動脈。

此時的杜若看到老公來了,驚慌中把衣服拉下,連胸罩帶子都沒有系。正想撲往老公的懷中,誰知白輝狠狠的給了杜若一把掌:「賤人。然後出門而去。」

但是他們的打鬥驚動了其他辦公室的老師,他們紛紛過來,看到了躺在地上流血不止的趙名城,連忙打電話叫醫生等等。但是故事還沒有完。趙名城去了醫院,但是這個事情必須要有個說法,於是說到了校長那裡。

校長囂明器大驚失色,說怎麼居然出了這樣的事情。然後他把白輝夫婦叫到辦公室來問這件事情。白輝說趙名城和杜若在辦公室偷情被他當場抓住,胸罩都脫下來了。杜若說不是,是趙名城在強迫她,她不同意的。

此時電話響了,校長接了一通電話後說:「白輝啊,你先去教育局拿些材料,趙名城也進醫院了,還不知道怎麼樣了。小杜啊,你留一下,好好把整個時間說清楚,回頭我我再和他們兩個談談,儘量把事情控制在小範圍內,不要讓太多人知道,一來你們都是年輕有為的人,對你們影響不好,二來對學校名譽也不好。」

就這樣辦公室只剩下校長囂明器和杜若,杜若此時眼中滿含委屈的眼淚,本以為老公會明白,沒想到老公卻懷疑自己。

囂明器並沒有說這件事,他只是走到坐在沙發上的杜若面前拿紙巾給她擦淚。並對她說溫柔的說:「你很委屈,我知道。」

委屈的杜若此時突然感受著理解與溫柔,突然覺得需要一個肩膀和懷抱,就自然的撲在校長的肩上泣不成聲。

過了一會校長等杜若平靜了一下,對她說,「我聽很多人都說趙名城對你心懷不軌。其實也是,像你這樣艷光四射的女子,哪個男人不動心。」

囂明器35歲,但已經是情場老手,深諳女人心理,這時又溫柔又恭維,的確讓杜若非常舒服。他接著說:「他還告發你老公,說他和外邊的妓女有很密切的聯繫。」

杜若一下子坐正說:「這怎麼可能?」

囂明器說:「你不要激動,我也不相信,但是他偷拍了你老公的行為,然後刻成碟片交到我這裡,你看。」

隨後,囂明器從辦公桌的抽屜里拿出一張碟,帶杜若到裡間的休息室,裡邊只有一張塌塌米和一個大電視和DVD,囂明器打開機器,播放碟片。裡邊果然顯出老公如何進入有名的花城大酒店,和小姐進入包房,以及交歡瘋狂淫蕩的場面。

杜若說:「在房間裡邊怎麼也能拍到?」

「趙名城說,你老公已經在那開房很長時間,恰好他有個親戚在酒店做安全保衛,就偷裝了攝像頭。」

這下杜若才徹底的相信了。

囂明器又趁勢說,「都是我不好,因為要接待客人,我帶他去過幾次,沒有想到,他……唉!」

此時的杜若,已經完全沒有心情聽校長說的是什麼,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那麼快那麼突然,讓生活在幸福和平靜下的她反應不過來。昨天她和老公海誓山盟互相傾訴,現在一切都變了。原來老公在外邊還和妓女……

杜若好像完全呆了一樣,渾然不覺校長蹲在杜若的面前。雙手輕柔的摸著杜若的大腿。等到她回過神,往後一退說,「校長,你?」

「杜若,你先別激動。你看你的老公,現在你也知道他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他罵你是賤人,但他還不是和妓女亂搞?所以你不能吃虧,與其讓他罵你,不如你真的和什麼人來一次,這樣你還會好受點。」

「但是,但是我可以找趙名城,他是強姦我。」

「呵呵,杜若,你太天真了,你說趙名城說和你偷情對他更有利還是強姦你對他更有利。在這件事上,你說不清楚的。」

「……」杜若無語。

「杜若,別傻了,你的男人對你這樣好的女人還用心不專一,你對他那麼守著又有何用。」說者就把手伸進杜若的裙子,不知是沒有反應過來還是默許,杜若居然沒有動。

囂明器見狀,伸手把杜若的內褲脫下,然後拉開褲鏈推倒杜若一下頂了進去,雖然沒有潤滑,但是在他的強力下還是進了一個大龜頭,杜若剛剛要反抗,他死命抓住雙腿用力一頂,大幾巴全根盡入。然後他扳住杜若的兩個大腿趴到多若身上,這樣既可以壓住她不讓她反抗,又可以緩解疼痛和杜若的反抗情緒。

一招一式好像都是囂明器算好的一樣。杜若掙扎了一番,但是一點效果也沒有,囂明器死死的壓住她,大傢伙牢牢的占據著自己的私處,那個溫暖的肉洞,那個火熱堅硬的大肉棒,好像比老公的還大還熱還硬。它既讓自己無法逃避也不強行來給自己帶來傷害。後來杜若在囂明器的胯下說,那是最讓她舒服的強姦。

囂明器見杜若放棄了反抗,知道事情快成了,於是騰出雙手脫下杜若的上衣,杜若居然茫然的配合著,然後拉下胸罩,這個日思慕想的女人的赤裸的身體就展現在眼前了。囂明器趴到杜若的耳邊輕輕說:「這麼好的尤物不知道珍惜,真是暴殄天物,我會好好對你的。」

然後輕輕的觸一下她的唇,然後看看她,然後再輕輕觸一下,然後抬頭再看看杜若,如是三次。杜若的內心突然感到空虛,希望得到結實的親吻。她小嘴微張頭輕輕抬起,囂明器把自己的唇重重的吻上,然後右手輕撫杜若黑色的長髮,左手攀上玉峰。囂明器很輕鬆的就和杜若的舌頭纏綿為一體,兩個人就這樣長久的吸吮親吻。同時囂明器下體微微抽動,杜若的逼內開始淫水直流。

杜若的神志是不清醒的。她放棄一切理智,希望遠離一切,只要那根肉棒,只要抽插,只要高潮的快感,她似乎已經忘記她身體之上的是誰。

慢慢的抽動,杜若的逼內越來越滑,囂明器明顯的感覺到了。於是他加快了速度,在這穴中他大抽大動,每次都抽到洞口然後在插到低。他就是要用這種強烈的方式把這個美女征服,讓她嘗到和丈夫沒有的快樂。

第一輪高潮在杜若的輕呼中到來。杜若尚在高潮中歡呼,囂明器一把拉起這個美女,把她抱在自己懷中,下邊的幾巴滋的一聲進去,就這樣他們臉對著臉,兩個人似乎失去的所有的理智,只是兩個赤裸裸的動物。汗水沿著他們的周身流淌,更增加了淫糜的氣息。

囂明器抱著杜若不斷的上下大動,杜若也摟著囂明器的脖子,感受著幾巴抽插的欲仙欲死的快感。一直以來,她一直以為,自己的丈夫每次能讓自己高潮是非常了不起的。沒想到,在這個地方這種情況,這個男人,以這樣的方式,他的更粗,更大,更堅硬,更明白自己的每個敏感的地方,更知道掌握火候和快感。

他要把自己送到極樂。哪怕自己從此死了哪,也不怕。

她在心裡說,『肏我,肏我。』其實她不是心裡,而是口裡也在說。

囂明器聽到這樣的呻吟,心花怒放,幾巴更加有勁了,所有的計劃都成功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囂明器設的連環計。

首先杜若和趙名城有一腿這樣的話,是他裝作不經意透露給他的其他屬下。白輝就是從別人那聽來了。

昨晚,他對他曾經的大學同宿舍的趙名城(這個關係沒有人知道)說:「你明天上午你可以在辦公室就辦了杜若,我會他老公派出去。就是不要忘記,杜若還有我一份。」

今天上午他對白輝說,「小白呀,我可聽說,趙名城和你媳婦可是……聽說他們像這樣的在辦公室都……哦,今天上午好像只有白老師和趙老師沒課……」

於是,就出現了剛才那一幕。

至於那個碟片,那是他讓一個大學學電腦的師兄做的。白輝雖然的確和他去過大酒店,但是和妓女的事情,完全是電腦的功勞。心花怒放的囂明器大力的頂著懷裡的杜若,感受著她的溫暖火熱的層層的肉。

「說,我是你的男人。」

正爽的杜若迷迷糊糊的說:「你是我的男人……」

哈哈狂笑的囂明器抱著杜若開始了瘋狂的抽動,就這樣,他們同時到了另一重高潮。

杜若無力的倒在這個男人的懷裡。囂明器看者這個淫糜的女人,開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