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終結者 第四章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6)

母女終結者 第四章

「啊……哎喲……啊……哥哥……哥哥……妹妹……妹妹實在不行了……哥哥……還……還沒有到嗎……妹妹又……又要來了……」

我躺在坐在浴缸里,兩手不停地揉搓,看著玉清胸前那兩團肥滿的乳肉在我的手心千變萬化。湊過嘴去,我先伸出舌頭,來回撥弄著玉清早已堅挺的艷紅乳頭,再用牙齒輕輕啃咬著玉清的乳頭,「嗯……真是不錯,玉清雖然有了孩子,奶子還這麼堅挺、豐滿,搓揉起來很有手感;乳頭還這麼誘人,如同成熟里的紅葡萄,含在嘴裡很是別有一番滋味啊!」

玉清兩手搭在我的雙肩上,不停地起伏著屁股,不時還一坐到底之後夾緊雙腿向前挪動幾下。我松開手,她胸前的雙乳隨著她的起伏不停在胸前上下跳躍著。

「哥哥……哥哥動……動啊……妹妹實在受不了了啊……啊……哦……嗚……嗚……」

玉清的體力已經開始下降,我的雞巴在她嫩屄里抽插的頻率明顯少了許多,「哥哥……哥哥不要光玩……妹妹的奶子啊……雖然……雖然女人全身都是寶……但……但是……屄……屄才……才是女人身上最值得男人玩的器官……

妹妹的屄現在……現在就要哥哥來玩……哥哥……妹妹……妹妹實在受不了了……」

玉清喘息著,雙手拉起我的手,向我和她接壤的地方摸去。

我把實現從玉清的雙乳移到她的臉上,看著她滿臉淫蕩表情,我笑著轉移了自己的視線。看著自己的大雞巴在一個白淨無毛的陰戶里時出時沒,我兩手捏著玉清的細腰肢,把她的身體向上一提,自己的屁股向後一縮。玉清很是乖巧地把屁股擡離我的大腿,讓我的大雞巴從她的桃源洞裡完全解脫,媚眼對我一瞟,嘴角邊露出幸福的笑容。

「來了!」

我雙手一拉,屁股一挺。我的大雞巴一下子在玉清的桃源洞口消失。

「啊……」

玉清爽快叫喚出來,「好深啊!」

「玉清妹妹,你知道當初我一直沒玩過白虎,想找一個白虎玩玩。嘉欣知道這件事後,你知道她向我推薦的是誰嗎?」

我挺動著屁股,看著那玉清那白淨的肉縫緊緊包著我的大雞巴。

「啊……啊……哥哥要……要玩白虎……難道……難道嘉欣那丫頭推薦的是……是妹妹我?」

玉清原來一直很討厭自己沒有毛的下身,但是自從被我肏穴之後,一直以自己能成為被我肏的白虎而沾沾自喜。

「是啊……嘉欣就是向我推薦你。」

我笑著說道,「沒想到你們沐家還藏龍臥虎啊,原來除了你和玉冰、玉潔這孿生三姐妹之外,若男也是啊!」

「媽媽不也是嗎?」

玉清嬌媚地白了我一眼,「你別裝老實了,我媽媽的下身你一定看過了,她是不是也被你給……啊……啊……哥哥好厲害……好厲害啊……」

「哥哥當然厲害了……否則哥哥怎麼能讓妹妹這麼死心塌地呢!」

我恬不知恥地說道,「恬怡是你媽媽,是嘉欣的外婆,讓次我去她的辦公室,把她肏得哭爹喊娘,你說哥哥厲不厲害?」

我很坦然地對玉清說著這些事,就像我剛剛進浴室之前當著她的面很坦然地抽插著玉冰和若男這對警花母女。

「哦……哥哥真是……真是太厲害了……媽媽已經守寡多年……可是最近卻滿臉春意……啊……哎喲……這都是哥哥的功勞啊……啊……」

「我知道,第一次插你恬怡的屄,感覺和插處女的屄一樣。」

我回想著恬怡被我插進後痛苦的表情,不禁一臉得意。

「還有……還有大姐……和……和若男……要不是哥哥……她們現在一定……一定還沈浸在內心的……啊……啊……哥哥頂到妹妹騷屄的屄心了……啊……

哎喲……她們現在一定還很痛苦……剛才哥哥肏她們……肏她們時……她們的笑容是真心的……請哥哥不要……不要傷害她們……」

玉清摟住我,嘴唇在我的脖子上遊走。

「玉清妹妹,你就放心吧。要知道你媽媽,你姐妹,你女兒,還有你的兩個嫂子,以及你的寶貝姨侄女,你們現在都是哥哥的好妹妹,哥哥疼你們都來不及,怎麼會去傷害你們呢?」

我加快了節奏。

「啊……啊……哎喲……啊……要壞了……妹妹的屄要壞了……」

玉清接著又說道:「繼續……哥哥……啊……用力……不要憐惜妹妹……把妹妹的屄插壞吧……啊……」

我一頂到底,雞巴抽搐幾下。

「啊……」

我和玉清都是叫出聲來。

「化了……妹妹的屄快化了……」

玉清叫嚷著倒在了我懷里,嘴裡還輕輕說著:「哥哥……謝謝你,你熱熱的東西在妹妹的身體內慢慢擴散開來了……妹妹真是太舒服了……謝謝哥哥……」

「傻妹妹,哥哥肏你是應該的,還說什麼謝!」

我用手撫摸著玉清的長發,吻向仰頭看我的玉清的嘴唇。

「既然哥哥肏妹妹是應該的,那麼現在哥哥是不是應該肏一下恬怡了!」

順著聲音,我和玉清看到了一個赤身裸體的美女。看著那再熟悉不過的美麗臉龐,那再熟悉不過的乳房,已經那進去過多次的光禿下身,我笑道:「恬怡,你來得正好,你寶貝女兒剛好渾身無力,你就替我搓背吧!」

「我是來讓哥哥肏屄的。」

恬怡不滿地提醒我。

「好,妹妹幫哥哥搓完背,哥哥就幫妹妹肏屄!」

我提出交喚條件。

「呵呵……那妹妹就來了……不過也只有哥哥有這實力,在外面把玉冰、若男玩了,現在和玉清玩了,還有本錢來玩妹妹!嘻嘻……」

恬怡調皮地看著我還在玉清屄里的雞巴。

「下次你把沐家的女人召集起來,我要在把你們上下、前後三個洞都喂得飽飽的,讓你們沐家的女人看看我的實力。」

「那真是太好了!」

恬怡和玉清異口同聲地應答道——果然是母女,的確心有靈犀。

「那嘉欣算不算沐家的女人啊?」

嘉欣從外面探進腦袋,看著我。

「當然算了,只要『水木集團』中持有股份的,都是沐家的女人。」

我笑道。

「這麼說來嘉玲和嘉麗又要好好休息幾天了!」

玉潔爽朗的笑聲從外面傳進來。

「嘻嘻……」

「呵呵……」

大家都笑了起來,笑聲中夾雜著些許興奮,更多的是期盼。

叮、叮……」

家裡的電話響了起來。

「泓晴,快來接一下電話,可能是你爸爸的電話!」

媽媽對在房間里的妹妹林泓晴催促道,「你這孩子,怎麼還不出來,要知道打電話的可能是你爸爸啊!」

「真是的,人家正在思考作業呢,打電話的的確可能是泓晴的爸爸,可是媽媽你別忘了他也是老公啊……」

小妹埋怨著跑進客廳,不滿地瞪了我一眼,走到電話旁,「喂,你好……對,這里是林浩雲家……你找他……好的,他就在旁邊,我讓他來接你電話!」

小妹對我得意地笑起來,把電話筒拿在手裡,一手按住聽筒,戲謔地看著我。

「你這個死丫頭,沒看到哥哥正和媽媽在辦事……肏屄嗎?怎麼……哎喲……好哥哥……輕點啊……輕點啊……妹妹知道錯了……不是『辦事』……是肏屄,哥哥是在肏屄!」

媽媽跪在地上,手支撐著地板,兩腿微張,隨著我屁股頂一下,她的身體本能地向前爬一點。

「好你個小妹,我不是讓你說我不在家嗎,你怎麼……」

我氣惱地瞪了一眼小妹。

「嘻嘻……哥哥,你那個眼神我還以為你是要說你在家。」

小妹看到我手拉著媽媽的長發,跪在媽媽屁股後移到了電話旁,就把電話送到我的身前,同時向媽媽的股間瞄了一眼。

「別看,寶貝在媽媽的屄里爽著呢!」

我沒好氣地白了一眼小妹,松開抓著媽媽長發的手,一手拿起電話筒,一手捂著聽筒,「不就是回來之後要你去做作業沒肏你,你就打擊報復哥哥啊!」

小妹根本就已經被我寵壞了,嘻笑著對我調侃道:「妹妹怎麼敢呢,要知道你不但是泓晴的哥哥,而且是你也是媽媽謝語欣的哥哥啊!」

「你這個死丫頭,媽媽生你出來是有目的的,你的屄是用來讓哥哥來肏的,你的奶子是讓哥哥吸的,你的嘴是為哥哥吹蕭的,不是來打趣媽媽的,看我怎麼……」

媽媽猛地雙手抓住小妹的雙腿,把頭一擡,鑽進了小妹學生群的裙褲里。

我笑看著小妹夾緊的雙腿在媽媽的努力下慢慢張開,她小手捂著嘴不讓自己呻吟起來。我一直都很溺愛小妹的,在很久很久之後依然如此,我一直找不到這麼溺愛小妹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小妹和我有血緣關系,或者是因為小妹是我肏的第一個處女,或許……

「喂,我是林浩雲,請問你是哪位?」

我對電話那頭的人說道。

媽媽這個時候也把頭從小妹的褲群下鑽了出來,濕潤的嘴唇更先性感,她仰起了頭。小妹俯身把嘴唇印在了媽媽的嘴唇上,緩緩地彎腰跪到了媽媽的身前,很快她們兩個人熱情地擁抱在了一起。

我挺了一下自己的屁股,讓自己的大雞巴在媽媽的屄里頂得更深了一點。我很滿意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的確,經過這幾年的培養,媽媽和小妹已經完全懂得了如何博取我歡心——就像現在。

「哼……你怎麼到現在才接電話,心虛了?」

電話那頭的冷眼嘲諷道。不過我還是聽出了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請問你是誰?」

我努力不讓自己氣憤。的確,白天的擔心了一天,放學後還被嘉欣的媽媽訓話,現在又來一個陌生的電話,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怎能不讓人心生怒火。

「林浩雲,我想找你談談,三十分鐘後我們在中山公園門口碰面吧!」

那女人似乎沒有徵求我的意見便定下了碰面的時間和地點。

「你是誰,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我真的忍不住了,破口大罵了一句:「臭三八,你以為自己是誰?」

媽媽和小妹都停下來,兩個人疑惑地看著我,我目無表情地瞄了她們一眼,她們立刻轉過頭去。

「怪不得哥哥一會兒就拉著媽媽,沒有前奏就把大雞巴肏進媽媽的屄里,原來哥哥今天在外面受氣了!」

媽媽把嘴貼在小妹的耳邊,輕輕說道:「泓晴不會怪媽媽獨占哥哥吧?」

「才沒有呢……因為哥哥向來都很寵妹妹的,偶爾寵一下媽媽泓晴當然不會生氣的。」

小妹回應著媽媽。

很快這對母女的舌頭攪在了一起。

如果是平時,我一定會立刻把媽媽放倒,再拉上小妹,將她們這對對我百依百順的俏麗母女肏個哭爹喊娘。可是現在我沒有這個心情,只因為我清楚地聽到電話那頭的女人威脅著我:「我是嘉欣的大姨,所以你的電話和地址對我一點都不保密。如果你不能準時到那裡的話,我可就要登門拜訪了,那個時候你父母要是知道這件事就別怪我了,請你好自為之吧!嘟、嘟、嘟……」

「臭三八,你有膽就來啊,我媽媽現在正被我肏呢!」

我氣乎乎地將電話重重地掛上,兩手掐住媽媽的細腰,快速挺動起屁股來,「好妹妹,哥哥一會兒要出去,只能讓你先爽一把了!」

「哥哥……怎麼了?」

媽媽和小妹異口同聲地問道。

我看著小妹擔憂的眼神,看著媽媽關心的目光,我爽朗地笑起來:「呵呵……沒事,昨天我給一個我喜歡的女孩開苞,不想她家人找上門來了。」

「哦……怪不得昨天晚上哥哥和我們玩得時候勁力不夠呢!」

小妹作出恍然大悟的模樣,自以為是地說道。

「媽媽,你記得昨天晚上是誰向你求助了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求助了五次啊!」

由於小妹身體的原因,每次我們在性愛時她都會開口求饒,這個時候媽媽都會發揮出母愛的本性。

「浩雲,你是不是要出去,不會有事吧?」

媽媽對我不自然地笑笑,憂心忡忡地看著我。雖然媽媽在我胯下很放浪,有時候在人前也會和我說一些隱晦的調侃話語,但是關鍵時候她對我的愛還是表露無疑。

「沒事的,那個打電話的人是一個女人。」

我如此說道,希望媽媽寬慰。

「女人?」

媽媽的眉頭舒展開來,在她的意識中我就是女人的剋星。不過後來的許多事都證明了媽媽觀點的正確。

很久很久後的一天……

「爸爸,為什麼媽媽們都說你是女人的剋星啊?」

八歲的女孩坐在我的大腿上,擡頭疑惑地看著我。

「這個……可能爸爸長得帥吧!」

我撓撓頭,把手放在了女孩的胸口,恬不知恥地炫耀道。

「好女兒,你別聽你爸爸瞎說,以前爸爸的確帥,可是現在爸爸都七十了,精神雖然矍鑠,但是相貌……嘻嘻……」

一個二十齣頭的女孩對我坐在我大腿上的女孩說道,「好女兒,你爸爸也是媽媽的爸爸,所以呢……爸爸之所以能成為女人的剋星,媽媽覺得爸爸的嘴特別能哄人,媽媽就是和你一樣在八歲的時候就成為了爸爸的女人了,不過這還是次要的,主要的是……」

「主要的是什麼?」

八歲的女孩好奇地追問道。

那個二十齣頭的女孩看了一眼我的大腿,看到我的大雞巴整被一團嫩嫩的白肉咬住,臉上浮起一片羞雲,「還不是因為爸爸的大雞巴太厲害了!要知道媽媽現在在大學的課堂上想到的都是爸爸的大雞巴,聽到的都是爸爸在媽媽耳邊的話語。」

「嘻嘻……原來媽媽和我一樣,上課都走神啊!」

八歲的女孩嘻笑道。

「沒辦法,誰讓我們都是爸爸的女兒呢!」

那個媽媽無奈地說道,但是嘴角卻有絲絲甜蜜笑意。

「啊……啊……燙啊……哥哥的精液好燙啊……妹妹的屄都快……快化了……啊……」

在我匆匆射出精液後,媽媽很是激動地說道。

我將雞巴從媽媽的屄洞裡退了出來,站起身。媽媽立刻轉過身,跪在我身前,手輕握著我充滿淫水的雞巴,舌尖從我從我的睪丸開始沿著雞巴滑到馬眼處,在一口把我的雞巴納入嘴裡。

我把手插進媽媽的頭發,輕輕說道:「這次快點,我趕時間!」

媽媽眼珠上轉,疑惑地看著我。

我微微一笑,解釋道:「雖然對方是個女人,但是終究還不是我的女人。」

媽媽微微一笑,駕輕就熟地很快將我的雞巴舔食干淨。我的大雞巴上現在沒有了淫水,有的只是媽媽的口水。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我對還在電話機旁的媽媽說道。這個時候不是媽媽正坐在小妹的臉上,大腿被小妹拉著,自然不能起身為我送行。

「媽媽,哥哥呢?」

小妹的聲音從媽媽的胯下出來。

「啊……啊……你哥哥出去了……好女兒……對……對……把媽媽的屄舔干淨……別碰媽媽的屄心豆啊……啊……」

媽媽不安地扭動著屁股。

「媽媽……嗚……你的屄心上有哥哥的精液啊……不能浪費啊……媽媽的屄好騷啊……嗚……」

「是啊……媽媽的屄騷人也騷!」

媽媽承認道,「不過好女兒你不也一樣,在學校還是班長、年級三好學生,可是每次……啊……每次在哥哥胯下都那麼淫蕩、沒一點清純女生的模樣……啊……媽媽不說了……好女兒,別咬媽媽的屄心啊……別咬啊……好姐姐……妹妹知道錯了……別咬啊……啊……」

媽媽使用了我給予她的特權。媽媽只要稱呼小妹為「姐姐」的時候,小妹就必須聽媽媽的話,這是我看到「媽媽」這個稱呼在床上對小妹很難有約束力後,給媽媽想到的一個解決辦法。

「嗯……嗚……嗚……」

小妹的喉嚨不停地蠕動著,「啊……媽媽居然高潮了……還噴出了這麼多淫水……嗯……」

小妹繼續開始吸食媽媽剛剛噴射出的淫水。

「好姐姐……妹妹錯了……你怎麼還咬啊……等哥哥回來……妹妹一定要告訴哥哥……」

媽媽哀求地要脅著小妹。

「好妹妹,你不知道嗎,只有哥哥在的時候你這聲『姐姐』才管用,可是現在哥哥不在你就繼續享受姐姐給你服務吧!」

小妹根本沒理睬媽媽的威脅,繼續開始用舌頭褻玩媽媽的屄。

「壞姐姐……壞姐姐……」

媽媽只能無助地任小妹起伏她的屄,「妹妹的屄只能讓哥哥起伏,姐姐你就別起伏妹妹的屄了啊……啊……別咬啊……」

我來到中山公園,這個時候路邊的燈光已經亮了。我遠遠地就看到一個身穿警服的女人。我停下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才跑了過去。

像,不是一般地像,如果戴上金絲邊眼鏡就更像了。

後來我才知道她們本來就是孿生姐妹。

「請問你是……」

我在女警身前停下。看著英姿挺拔的女警。如果說沐玉清讓我驚艷,那麼這個女警給我的印象就是冷眼。

「我是沐玉冰,嘉欣的大姨!」

女警逼視地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滿是不屑。

我微微一笑,盡量讓自己表現得溫文爾雅,誰讓這個女人是嘉欣的大姨呢。不過我並沒有這樣想就算了,同時我還在暗自說道:「臭三八,總有一天我要你像你的寶貝姨侄女一樣,成為我林浩雲的女人。」

「阿姨,你找我有事嗎,嘉欣的事我和她媽媽已經說過了。」

我想提醒一下這個驕傲的女警。

「你真的不會再找嘉欣了?」

女警看了我一眼,轉身朝公園里走。

我看著沐玉冰的背影,心裡盤算著她這麼問的原因。

「你站在那裡干什麼?」

沐玉清停下腳步,側頭用眼角的餘光看著我,嘴角閃過一絲冷笑,「難不成你想離開這里?」

我快走幾步,跟上了沐玉冰的步伐,很不屑地說道:「我既然已經來了,有必要離開這里嗎?」

「我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呢!」

沐玉冰逼問著我。

「我只能將對嘉欣媽媽說過的話再對阿姨你重復一次。」

我眼珠一轉,「我只能向你保證暫時不找嘉欣,但是……」

「但是什麼?」

「我是真的很愛嘉欣的,所以即便現在我不找嘉欣,以後我也會找她的。」

我雖然有退讓但是沒有把自己的後路完全斷絕。「如果嘉欣來找我我可不負責。」

這一句話我只是想想並沒有說出來。

「哼……」

沐玉清冷哼了一聲,在她看來我只是在玩弄嘉欣的感情,要不我決不會回答得如此乾脆。

「我這次來找你主要不是為這件事,因為嘉欣的事她媽媽已經和你達成協議了。」

沐玉冰這個時候才說這個話。

「那你還找我出來!」

我發現這個沐玉冰真是沒無聊,語氣也粗壯了不少。

「嘉欣的事雖然暫時結束了,但是……嘉欣今年才十五歲,你已經毀了她的一生。」

沐玉冰轉過身,冷冷地看著我。

「我們是相愛的。」

我再一次肯定地說道。

「哼……我不想再和你爭執這件事,我這里找你出來只是想提醒你一點,嘉欣的事我就不再和你計較,如果你以後再去欺騙別的女孩,就不要怪我。你應該知道我的職位的,所以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樣。」

沐玉冰不耐煩地看著我,「你的眼鏡看著哪裡?」

她看到我的眼鏡一直看著她身後,對我心不在焉的模樣很氣憤。

「那你幾個是不是找你的啊?」

我看著從陰暗處走到燈光下的幾個身材魁梧的人對沐玉冰說道,那幾個人從一開始就頂著沐玉冰。

「你不要東張西望,我說的事你不僅要聽進耳朵,而且必須用行動來證明你,否則……」

沐玉冰停住了,因為她感到背後有人遮住了自己的燈光。

就在沐玉冰準備轉身的時候,我不禁輕呼了一句:「小心!」

不過一切都都晚了,沐玉冰的身體攤倒在了她身後那個人的懷里。

「你們是誰,你們知道她是誰嗎……」

我對站在我身前的五個男人說道,由於他們都背對著燈光,我根本看不到他們的面容,咽了咽口水,聲色俱厲地說道。

「嘿嘿……」

我聽到身後響起了一個怪笑,剛準備轉身,只覺得脖子後面不一陣刺痛,神經就開始錯亂,精神開始迷糊。

我慢慢倒了下去,只看到一個人站在我身後,手裡拿著一個注射針筒。

「你們是什麼人?」

我用盡全身的力聲音依然很是細微。

「大黑,你怎麼不拉他一把,要知道這小子這麼跌倒在地會引起別人懷疑的。」

一個粗獷的聲音埋怨道。

「嘿嘿……三哥,你摟著的是個美女自然爽心了,怎耐這個家夥是個有尾巴的家夥!」

大黑如此為自己辯解,我暈了過去,不是因為被注射了神秘液體,而是因為這個大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