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騷舅媽瑩碧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0)

一、口爆吞精

我有一個舅舅,三十多歲了,還沒娶到老婆,外婆很著急,聽人說可以花點錢到雲南、貴州那邊買一個,外婆動心了,拿出自己的老本,又找親戚朋友們借了一些,湊了三萬塊錢,讓舅舅去貴州買一個,舅舅也想成個家,就同意了。

這時候我正在市裡實習,等我實習完從學校領了畢業證回家,舅舅的婚禮都辦完了,舅媽正是從貴州買來的,才十幾歲,我便稱呼她為小舅媽。

小舅媽個子不高,一米六左右,留著長頭髮,眉毛很濃,英氣勃勃的很有個性的樣子,嘴唇薄薄的,大概是因為生長在雲貴高原上吧,膚色有點黑,黑里又透著點高原紅,顯得很健康,這時候她來我們這還不久,見到生人有點怯生生的,直到聽到我是她的外甥,才笑了,要我喊她舅媽,還說沒想到這麼早就成了長輩,都有外甥了。

小舅媽叫李瑩碧,是苗族人,不過這和我們的故事沒什麼關係,我們還是叫她小舅媽吧。我這時候雖然在學校畢業前舉辦的人才交流會上找到了工作,但因為是新上的生產線,廠房還在建設當中,用人單位也不著急讓我們去,便在家中暫時安頓了下來。

老爸老媽都在外地打工,家裡就我一個人,外婆便經常要我去吃飯,一來二去的,和小舅媽也熟了,大概因為年齡相近的關係,小舅媽對我特別親近。

我經常問小舅媽一些貴州的風土人情,小舅媽便跟我說,她家在一個深山裡,不通公路,如果要出山的話就要走好幾天,家裡特別窮,還有一個哥哥,也沒娶到老婆,她以前也夢想著有一天要走出深山,看看外面的世界,沒想到這麼早就實現了,還是以這樣的一種方式。

我聽出小舅媽的話里有一絲黯然,畢竟她才十多歲,還是一個花季少女,現在卻要到一個人地兩生的地方,嫁給一個三十多歲的老男人做老婆,而這一切僅僅是因為她家人想要我舅舅手裡的三萬塊錢.我想,嫁到這裡來,一定不是小舅媽自己的意願。

不過這一切既然已經發生,舅舅和外婆又都對她還不錯,小舅媽也只能接受命運的安排,安心地在我們這裡住下來。我們這裡的條件相對小舅媽的老家要好得多了,沒過多久,小舅媽臉上的高原紅便慢慢褪去,膚色白得多了,也出落得越發楚楚動人。

在日復一日的日常接觸之中,我發現小舅媽似乎對我有了一種異樣的情愫,眼神看著我的時候似乎在放電,看電視的時候也會故意坐到我身邊,有意無意的用她柔軟的乳房在我胳膊上蹭。

一開始我還沒感覺到,覺得是不是苗族的姑娘就是這麼熱情奔放的啊,後來有一次在吃飯的時候,小舅媽也用她的小腳在桌子底下摩擦我的小腿,還夾菜到我的碗里,特別熱情的叫我多吃一點,我才覺得不對頭,小舅媽該不會喜歡上我了吧?

我有些沾沾自喜,畢竟在小慧那裡我的愛情是失敗的(詳情請見拙作《我的前桌是天使》),小舅媽喜歡我,不管怎麼樣都能給我增加點對女人的信心。可是又覺得她這種愛情有些不妥當,畢竟我是她的外甥,她是我的小舅媽啊,雖然我跟舅舅不是很親近,不過外婆對我還是很好的,上了小舅媽給舅舅戴一頂綠帽子總歸是不大好吧。

我還在猶豫,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小舅媽,小舅媽已經開始得寸進尺。因為舅舅還要工作,外婆也還有地里的農活要忙,因此在家待業的我和小舅媽有了更多單獨相處的機會,這時候小舅媽就露出了她的色女本色,一下子鑽到我的懷裡,然後在我臉上狠狠的吧唧了一口。

軟玉溫香在懷,佳人又毫無顧忌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意,我拒絕的話便說不出口,小舅媽又閉上了眼,緩緩送上了自己嬌艷欲滴的紅唇,炙熱的氣息噴在我的臉上,一下子就讓我的心亂了。

一雙玉臂纏住了我的脖頸,小舅媽的臉與我的臉近在咫尺,兩片紅唇微微張開:「小魚,吻我!」我只覺得腦中轟的一聲,一時便被情慾沖昏了頭腦,狠狠地含住了那兩片紅唇。

甜美的津液不斷進入我的口中,我粗糙的舌頭和小舅媽滑膩的丁香小舌糾纏著,勃發的情慾很快讓我的小弟弟堅硬起來,昂首挺胸地褲子裡點頭.小舅媽感受到了我的堅挺,挺翹的香臀在我的下身緩緩蠕動著,用臀縫摩擦著我的肉棒。隔著褲子,我肉棒上的熱氣似乎仍然散發了出來,讓小舅媽渾身酥軟,氣喘吁吁。

吻了一會兒,小舅媽掙脫我的懷抱,然後蹲在我面前,隔著褲子撫弄著我的肉棒,說:「小魚,想讓舅媽幫你親親麼?」

我點點頭,說:「好啊。」

小舅媽便拉開我的拉鏈,扒下我的短褲,霎時,一條粗大的肉棒便彈了出來,差點打在小舅媽嬌嫩的粉臉上。

「哇,好大呀!還這麼硬!」

看見我的已經充分勃起的巨大肉腸,小舅媽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然後又驚又喜地握住了雞巴的根部,結果她發現一隻手根本握不住,兩隻手握上去還露著一個油光發亮的大龜頭呢。

「是嗎,還好吧,也不算很大。舅舅沒有這麼大嗎?」我假意謙虛著,心裡卻為自己的本錢洋洋得意。

「他沒有你這麼大,也沒有你這麼硬,畢竟都三十多歲的人了,工作又很辛苦,以前沒老婆的時候打手槍又打得太多,他現在根本不行,插進去沒兩分鐘就射了,弄得不上不下的,都滿足了我,哪像你這根熱氣騰騰的大肉腸啊,讓人看了就想吃。」小舅媽說完,伸出丁香小舌,開始舔弄我的龜頭.原來是舅舅已經滿足不了她,她才這麼饑渴地勾引我啊,好,就讓外甥來滿足你吧,不過在外甥為你服務之前,你先用你的櫻桃小嘴來幫我消消火,就像刀郎歌里唱的,用你那薄薄的嘴唇,帶給我無盡的銷魂!

小舅媽已經把我的龜頭含了進去,柔軟的小舌頭在我的馬眼上舔著,溫軟的嘴唇包著我的冠狀溝和包皮系帶,然後,我的肉棒在小舅媽嘴裡漸漸深入,直到再也含不進去,小舅媽的頭開始上下起伏,甘甜的津液塗濕了我的大半支肉棒,有些順著暴露的青筋淌到了雞巴根部,然後繼續往陰囊上順延。

「哦……小舅媽……你含得我的雞巴好爽……是誰教你這麼伺候男人的啊?」我被小舅媽含得有點受不住,那溫軟濕熱的感覺太讓人興奮了。

「還不是你舅舅啦,每次射了之後就讓我幫他舔,舔得多了,就知道怎麼弄了,怎麼樣,小舅媽伺候得我的乖外甥舒服嗎?」小舅媽吐出我的龜頭,嬌媚的說.「你的外甥的確是滿乖的,乖得都讓舅媽吃我的大雞巴。」我在心裡興奮地想:「舅舅肯定想不到,他辛苦調教自己老婆的口技,卻白白便宜了我,哈哈!」

我按著小舅媽的頭,讓她不要停,看著我又粗又黑的巨物在小舅媽嫣紅的嘴唇里出沒,我心裡興奮極了,特別有成就感,想不到這麼輕易的就俘獲了一個極品人妻的芳心。

吞吐了一會兒,小舅媽緊緊握住我雞巴的根部,用力的擼動,不讓已經流到陰莖海綿體內的血液回流,我的龜頭被脹得越發大了,像一個紫色的雞蛋,被小舅媽的口水沾濕,發出特別淫靡的亮光,棒身上青筋畢露,細微的血管一條條地爆起,像無數條蚯蚓一樣,纏繞著我的雞巴。

我只覺得我的陽具被脹得像要爆炸一樣,小舅媽也感覺到我的興奮,她邊吮吸我的龜頭邊抬眼用嬌媚的眼神看我,我臉上舒爽到極致的表情顯然讓她也很有成就感,小舌頭裹著我的龜頭吮吸得更用勁了。

「對,就是這樣,哦……用力吸……好爽……把我的子孫全都吸出來……哦……靈魂也不要了……你也吸去吧……啊……你怎麼這麼會吸……你白骨精轉世吧……啊……要死了……受不了了……要爆發了……全都給你……你外甥的億萬子孫全都給你……啊……射了……」我被小舅媽的烈焰紅唇和丁香小舌吸得語無倫次,沒過多久,就忍不住在她的小嘴裡爆發了,濃濃的精液帶著我無數的子孫噴射在小舅媽銷魂的唇齒之間.小舅媽沒有把我的精液吐出來,也沒有急著咽下去,而是用舌頭在嘴裡攪拌著,還張開嘴來讓我欣賞,紅紅的小舌頭泡在乳白色的精液里,看起來淫蕩極了,小舅媽含含糊糊地問我:「小魚,你要看舅媽把你的精液吞下肚去嗎?」我又驚又喜,想不到小舅媽已經被調教到不介意吞男人精液的地步了,真是淫蕩啊,趕忙點點頭,說:「好啊,我要看,肯定誘惑死了。」小舅媽又用舌頭舔了嘴唇一圈,然後咕嚕一聲,把我的精液和子子孫孫們一起吞了下去。

沒多久外婆就從地里回來了,這時候我和小舅媽正老老實實的看著電視。外婆年紀已經很大了,眼神不大好,不然她一定會發現我一臉滿足的樣子,而小舅媽嘴角還有一絲絲精液白色的痕跡.

****************************************************

二、戀姦情熱

我喜歡上了和小舅媽偷情那種刺激的感覺,不過我們真正親熱的機會並不多,因為同村還有幾個從雲南貴州那邊買來的媳婦都偷偷跑掉了,這裡畢竟不是她們的家鄉,雖然生活比她們的家鄉要好一些,但這些外地來的媳婦們還是沒什麼歸屬感。外婆很緊張,怕小舅媽也會跑掉,那就是人財兩空了,所以她總是緊緊地跟著小舅媽,不給小舅媽一個人獨處的機會。

因此我和小舅媽只能偷偷的玩些曖昧,比如在和外婆一起看電視的時候在她的視線死角偷偷的牽手啊,趁外婆去廚房喝水的時候緊張的接吻啊,在吃飯的時候在桌子下面搞些小動作啊,雖然沒有真的做愛,但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比真正的做愛還要刺激,這種心理上的刺激比肉體上的刺激還要有意思一些。

接著機會終於來了,一天,外婆淋了些雨,然後就覺得有點不舒服,頭很痛,還有點低燒,舅舅去上班了,我和小舅媽扶著外婆在床上躺下來,給外婆弄了條濕毛巾敷額頭後,小舅媽忽然說她有些尿急,要去上?所,外婆等她走後,急忙叫我跟著小舅媽,免得她趁機跑走了。

外婆家的?所和雜物間在一塊,裡面堆著大捆大捆的玉米稈和葉,我剛走進雜物間,小舅媽火熱的身子便貼了上來,門關住從裡面扣上之後,我們兩炙熱的嘴唇便粘到了一起。

我的心裡砰砰砰地跳著,和自己的長輩偷情還真是刺激啊,我的心都快從胸口裡蹦出來了,小舅媽也一樣,我可以聽到她劇烈的心跳聲,我們熱情如火的擁吻著,兩條舌頭糾纏在一起,發出滋滋滋的聲音。

我的手這時候攀上了小舅媽堅挺的胸部,雖然年紀不大,但小舅媽的胸部還是很有料,也許是舅舅努力的按摩,所以她才能長這麼大吧,不過現在,她是我的了,我用力的按著,揉著,捏著,感受少女那一份獨有的溫軟和堅挺。

「啊……小魚……你揉得舅媽有點痛……不過好舒服啊……輕一點……輕一點舅媽會更舒服的……」小舅媽在我耳邊輕輕地喘著氣,發出令人血脈噴張的呻吟。

我一手揉著小舅媽的奶子,一手就向她的胯間探去,小舅媽解開腰帶,把我的手放到她的褲子裡,我用力地向下伸去,先摸到濃密的陰毛,然後就摸到了那條肉縫,肉縫裡濕淋淋的,我用力的往裡面擠去,但怎麼也擠不進去,小舅媽兩腿分開了一些,我才摸到了肉縫裡柔嫩的陰唇。

我的手指在陰唇內面輕輕的滑動,很快就沾到了淫水變得更濕了,小舅媽扭著身體,兩片陰唇閃躲著我的手指,嘴裡不住的說著:「癢……不要摸那裡……癢……又癢又舒服……」

我的手指往上了一些,找到陰道上方那顆充血突起的陰蒂,輕輕地按壓著,摩擦著,小舅媽更受不住了,身子軟得站不住,靠在門上大口的喘著氣,臉色紅得像要滴出血來。

「小魚,你愛舅媽嗎,舅媽好愛你,好想和你在一起。」小舅媽輕聲地說.「嗯,我也愛你,小舅媽你簡直誘惑死了,我好喜歡這種和你偷情的感覺.」我說.我說的是實話,和小慧的愛情失敗以後,又回到了家鄉,我也漸漸的把小慧放下了,但對自己的自信心一下子沒那麼強了,是小舅媽的示愛,讓我又找到了對女人方面的信心,我對小舅媽很感激。(關於我和小慧的故事,請看拙作《我的前桌是天使》)

「嗯,我也喜歡,來吧,小魚,今天舅媽把身體完完全全的交給你,讓你嘗嘗真正做男人的滋味,你一定會喜歡的。」小舅媽說完,把自己的褲子徹底的脫掉,扶著門,把屁股高高的翹起來,讓我從後面插入。

這是我最喜歡的姿勢了,以前和小慧做愛,也老用這個姿勢,看著小舅媽雪白挺翹的屁股,我的雞巴一下子就翹起來了,我趕忙也解下自己的褲子,抱著小舅媽圓月一樣的翹臀,把大雞巴塞到臀縫裡,找准位置,屁股一挺,撲哧一聲,便插了進去。

小舅媽的陰道好緊啊,裡面濕漉漉的,又非常的柔軟和暖和,我插進去之後幾乎舒服得不想動,小舅媽雙手扶著門,屁股一聳一聳的,開始套弄我的肉棒。

快感像海浪般一波一波地從我們結合的地方傳來,我也忍不住開始挺動自己的雞巴,隨著我的挺動,結實的腹部和小舅媽的翹臀撞擊在一起,發出啪啪啪的聲音,而陰道里又有咕滋咕滋的水聲和摩擦聲。

小舅媽的陰道真是一個極品美穴,把我的肉棒夾得緊緊的,裡面還不斷的蠕動,無比的舒爽,舅舅真是何德何能,竟然可以得到如此極品的美女,單從年齡來論,我和小舅媽才是天生地設的一對啊。

我都有些嫉妒舅舅了,但轉念一想,又覺得有些好笑,畢竟現在在享受這個極品美穴的可是我啊,雖然我只是她的外甥,可是我的大肉棒有機會進到這個美肉洞裡,而且還是她的主人主動邀請我進去的,我應該知足了吧?

我把著小舅媽的屁股,奮力操幹起來,小舅媽被我操得不斷呻吟:「小魚……你是處男嗎……怎麼這麼猛……這麼會操啊……啊……要把小舅媽操死了……小舅媽的淫逼要被你操穿了……啊……頂得好深……我好愛你……我不做你舅媽了……我做你老婆好不好……」

我心裡想:「我早就不是處男了,小慧、莉莉、艷艷、還有燕子,我都操過四個女人了,怎麼老是會被人認做處男呢,難道我長得就像處男?」聽著小舅媽的呻吟,心中一動,笑道:「是啊,就是要操穿你的淫逼,你的名字不是就叫做瑩碧麼,真是名如其人啊,果然夠淫蕩,勾引自己的外甥來操逼,說,外甥操得你爽嗎?」

「爽……好爽……外甥操得淫逼好爽……可是我不要做你的舅媽……你帶我走吧……我做你老婆……讓你天天晚上都能操我……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小舅媽嬌喘著說.我心裡一沈,小舅媽還真的想跑,也是,讓她一個才十幾歲的花季少女,就這麼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給舅舅做老婆,又不是自由戀愛,她不想跑才怪了,如此一來,她對我的愛情也得打個問號,她不會是覺得我比較單純,所以故意勾引我,想讓我協助她逃跑吧?

我心裡一下涼了半截,如果是別的什麼人,我絕對會協助她逃跑,可是她是我舅媽啊,她跑了我外婆怎麼辦,老人家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到舅舅成了一個家,馬上就等著抱孫子了,如果這時候新媳婦跑了,她老人家的身體怎麼受得了?

我機械的操著小舅媽的淫逼,心裡極速的思索:「我該怎麼辦,該幫助小舅媽嗎?我又能不能和她在一起?我和她在一起後又該怎麼面對自己的親戚朋友?……」

想了一會兒,終於打定主意了,我不能幫她,一方面是因為外婆,另一方面也因為我根本沒可能和她在一起,不然我怎麼面對別人異樣的眼光啊,如果我那樣做了,那不是搶了自己舅舅的老婆?這也太大逆不道了吧?

我估計小舅媽肯定也想過這個問題,也許她根本沒想過要和我在一起,只是想利用我幫她逃出去,就這樣她還口口聲聲地說愛我,沒想過這麼做我必須承受的後果嗎?

想明白這一切,我遺憾地對小舅媽說:「不好意思,這個我幫不了你,我不能傷害自己的親人。」

小舅媽的身子僵了一下,小妹妹也夾得沒那麼緊了,說:「小魚,幫幫我,我不想一輩子就這樣度過,我不一定要做你老婆的,我可以做你的情人,你想我的時候我就來給你操,沒人會知道的,只要你幫我逃走,我就自由了,我們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我搖搖頭不說話,小舅媽也失望的思索著甚麼,這時候忽然有一陣腳步聲傳來,只聽一個聲音說:「哎呀,尿急,趕緊到自己家?所里小個便。」這是舅舅的聲音,原來他到點下班回家了。

另一個聲音笑著說:「你呀,還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連一泡尿都要留著撒在自己家的?所里.」這是舅舅的一個工友,也住在附近。

聽著舅舅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我和小舅媽都驚慌起來,我急急思考著對策,甚至都忘了要把雞巴從小舅媽的陰道里拔出來,要是就這樣被發現了,我們兩個真是死定了。

耳聽得舅舅就要走到門前,我忽然想到了一個辦法,忙挪動腳步離門遠一些,雞巴仍然插在小舅媽的小騷穴里,低聲跟小舅媽說了幾句。

舅舅一推門,發現從裡面扣住了,便說:「是誰在裡面啊?」小舅媽說:「是我在上大號啦!」舅舅說:「開門,我要進來小便。」小舅媽說:「你是男的啊,哪裡小不行,幹嘛非要進來,外面還有別人在,你想你老婆被人看光光啊?」

舅舅一想還真是,剛剛還被人嘲笑肥水不流外人田呢,於是拉開拉鏈對著牆角嘩嘩嘩的撒起尿來。他絕對想不到,小舅媽不肯開門的原因是因為小穴里還插著我東亞小小魚巨大的雞巴,僅僅隔著一道門,他遠赴千里從貴州娶回來的真心疼愛的老婆正在和自己的外甥通姦。

門外嘩嘩嘩撒尿的聲音還在響著,我摟著小舅媽柔軟而又僵硬的身體,被這種異樣的刺激弄得雞巴暴漲,忍不住挺著屁股又動了兩下,小舅媽緊緊咬著唇,面若桃花,只怕一不注意就要叫出聲來。

舅舅撒完尿,說:「你快點上啊,上完趕緊回去。」小舅媽答應了一聲,陰道里卻緊緊夾著我的雞巴,幾乎要把我鋼鐵一般堅硬的肉棒夾斷。

舅舅撒完尿和工友一起走了,我決定趕緊弄,弄完趕緊回去,免得舅舅再起疑心發現我們的姦情就不妙了。

我挺動著屁股,大力的干著小舅媽的騷穴,大雞巴次次到底,每一下都頂撞在小舅媽嬌嫩的花心上,小舅媽又被我乾得低聲的呻吟起來:「啊……小魚……不要這麼用力……你要把舅媽乾死了……哦……好酸……好麻……好酥……受不了啊……大雞巴好熱……我要來了……要被自己的外甥操到高潮了……我真是一個淫逼啊……怎麼這麼敏感……啊……要死了……要被操上天了……來了……來了……」

隨著我大力的挺動,小舅媽就像風暴中的一葉小舟,在無邊無際的汪洋大海上隨波逐流,一下被拋上高峰,一下又被扔入低谷,終於,隨著她低聲的淫叫,她小騷穴里的軟肉劇烈的收縮,一股一股的淫水噴了出來,小舅媽被我不間斷的操干操到了高潮!

我的大龜頭被小舅媽騷逼里的淫肉大力的擠壓著,再被她炙熱的陰精一燙,我再也忍不住了,當然也沒有刻意的去忍,我低吼一聲,死死抓住小舅媽挺翹的香臀,大雞巴挺到小舅媽正劇烈收縮的子宮口,噴出了一股又一股濃濃的精液!

射完精的雞巴慢慢軟下來,我退出小舅媽的身體,小舅媽看著我欲言又止,我說:「你想說什麼啊,快點說唄,說完要回去了。」

小舅媽說:「你就算不幫我,也不要告訴你外婆和舅舅他們我想跑,好嗎?謝謝你!」

我沉默了一會兒,實在不想讓這個渴望自由的少女太過絕望,便說:「好吧,我不會幫你,但我也絕對不會阻攔你,如果你跑得掉,我祝福你得到你想要的生活。」

小舅媽說:「我想要的生活就是和你在一起,如果我是你的老婆,我絕對不跑。」我苦笑著說:「那是不可能的。你別多想了,快回去吧,我去幫外婆買點退燒藥,也免得舅舅懷疑。」

小舅媽在雜物間清理自己的身體,我則跑到村裡的雜貨店買了一板安乃近片,山村裡交通不方便,一些簡單的頭疼腦熱的藥,雜貨店裡都備得有,我回到外婆家,喂了外婆吃了兩片藥,舅舅把我拉到一邊,看著小舅媽悄聲對我說:「小魚,下次絕對不要讓你小舅媽一個人獨處了,因為你和你外婆都在家,我才敢出去工作,我怕你小舅媽會跑,你可得幫我把她看緊了。」

我看著這個剛剛被我戴了綠帽子的男人,重重的點頭,心說:「總算你還沒傻到家,知道自己的老婆要跑,你自己把他看緊才是,我可實在不忍心妨礙人家追求自由啊!」

******************************************************

三、終極大戰

雖然我沒有答應幫她,但這小小的挫折阻擋不了小舅媽追求自由的決心,這天,她還是趁著舅舅和外婆不注意逃跑了。

小舅媽坐車跑到縣城,可她讀書少,識字不多,本來想坐長途車的,結果匆匆忙忙的,坐上了去市裡的汽車。發現小舅媽跑掉了的舅舅趕到縣城,剛好遇到了熟人,在汽車站開雜貨店的熟人告訴他,看到小舅媽上了去市裡的汽車,舅舅連忙包了一輛車,風馳電掣地趕到市裡,正好把正要往別的地方跑的小舅媽攔頭截住。

小舅媽被人高馬大的舅舅連搶帶抱地押回家裡,舅舅這次真是怒了,又有點後怕,要真是被小舅媽就這麼跑了,那可真就是人財兩空了,他決定要狠狠地教訓小舅媽一頓,讓她長點記性,記住她是舅舅從貴州花了三萬塊買回來的,她生是他的人,死也必須是他的鬼。

舅舅把小舅媽關進房間裡,圍觀的人漸漸的散了,這時的我才得到消息剛剛趕到,看著舅舅緊閉的房門,我很為小舅媽擔心,但又不知該如何勸解。

聽著舅舅粗大的手掌拍在小舅媽嬌嫩的屁股上,發出啪啪啪的響聲,舅舅怒聲道:「我讓你跑,我讓你跑,今天打死你這個賤貨,媽的,我對你難道不好嗎,是餓著你了還是累著你了,竟然想跑,跑掉了也就算了,沒跑掉那就得狠狠地教訓你一頓.」

小舅媽不斷地掙扎哭喊著,連聲說著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但她一個如花的女子,怎麼強得過天天做粗活的舅舅呢,只被打的不斷呻吟,舅舅打了半天,還是不解氣,不過他也累了,也不敢再打了,再打下去小舅媽的屁股就要開花了。

只聽得小舅媽驚恐地喊道:「啊——,你給我打的是什麼?是毒藥嗎?不要啊!」我心裡又提了起來,不知道舅舅又要怎麼炮製小舅媽了,接著就聽到撕扯衣服的聲音,舅舅說:「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我給你,我給你還不成嗎?她媽的我今天乾死你!」

小舅媽驚恐地喊著不要不要,但顯然毫無作用,根本擋不住獸慾大發的舅舅,沒一會兒就聽到兩人倒在床上的聲音,舅舅喘著粗氣,顯然已經進到小舅媽身體里,而小舅媽的掙扎漸漸無力,沒過多久就開始配合起舅舅來。

我聽見舅舅喘著粗氣,斷斷續續地說:「騷貨,乾死你,今天把你乾爽了吧,我的雞巴大嗎?我乾死你,把你乾死你就老實了,以後就不跑了,乖乖的給我生兒子,媽的,以後你要敢再跑,我就叫全村的男人都來干你,把你的騷逼干開花,看看還有哪個男人要你!」

小舅媽沒有說話,不過顯然也動情了,呼哧呼哧的喘著氣,嘴裡劇烈的呻吟著,那嬌媚的叫床聲傳到門外,讓我的雞巴也慢慢的硬了。

舅舅大力的狠插,像是要實踐他的話,活活地把小舅媽給乾死,乾了好一回兒,小舅媽沒事,舅舅反而忍不住了,啊的低吼一聲,叫道:「我操,騷逼怎麼這麼會夾,射了,要射了,啊……射死你!」在小舅媽的極品騷穴里射出了精液。

舅舅拔出肉棒,但小舅媽顯然沒有滿足,緊緊抓著他的雞巴不放,抓得舅舅疼死了,罵道:「你這個騷貨,還有完沒完,都射給你了,還不滿足麼?」

小舅媽大聲說:「不行啊……我還要……裡面癢死了……還要啊……」

我聽見舅舅驚恐地叫著:「快放手,要斷了,雞巴要被你拉斷了,媽的,這個藥怎麼這麼厲害!」

接著房門打開,舅舅赤裸著身子往後退,小舅媽卻緊緊地抓著他的雞巴,臉上一片潮紅,嘴裡只是喃喃的說:「不行……我還要……我要大雞巴……好癢……我要大雞巴止癢……」

我見小舅媽似乎有點神志不清,忙問舅舅怎麼回事,舅舅尷尬地說:「這騷貨很欠干,我給她打了一支獸用的催情針,可能藥量有點大了。」

我往房間裡桌子上一看,只見一個針筒旁邊擺了一盒藥,上面寫著幾個大字:氯前列烯醇注射液。我走進去拿起藥盒看功能主治,只見上面有一行字寫著:主要用於牛、羊、豬等動物的誘導發情、同期發情和誘導分娩及治療卵巢機能疾病等。(作者註:氯前列烯醇注射液的確是文中寫的這個功效,不過這是獸藥,作用於人體會發生什麼反應我也不知道,請狼友們不要模仿,本小說的情節只是作者意淫,請讀者們不要當真。小魚只是剛好知道這個藥名所以借來用用而已。)

舅舅是在一個大型的養殖場裡做工,沒想到他竟然從養殖場裡拿出了獸用催情藥還給小舅媽用上了,舅舅這時看到小舅媽神志不清的樣子,也意識到自己可能闖了大禍,忙問我:「小魚,你讀書多,你快告訴舅舅現在該怎麼辦?」

我沒好氣的說:「我怎麼知道該怎麼辦,我又不是獸醫.」舅舅著急起來,說:「那怎麼辦?咱村也沒獸醫啊,而且這事找獸醫來也不管用吧?」他還被小舅媽抓著命根子,只疼得直吸冷氣。

舅舅想了一會兒,說:「她這是發情了,不然小魚你干她吧,說不定把她乾爽了就沒事了,你說對不對?」

小舅媽聽了舅舅的話,似乎得到了提醒,神志也有點恢復了,嘴裡喃喃的說:「對對……我可以找小魚的大雞巴干我……小魚的年輕大雞巴最厲害了……一定可以幫我止癢……」說著,就放開舅舅已經萎軟的雞巴向我爬來。

我嚇了一跳,我可不敢當著舅舅的面干小舅媽,但舅舅竟然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攔著我不讓我走,小舅媽爬到我的身前,拉開拉鏈,扒下短褲,掏出我還有些軟的雞巴就往嘴裡塞去。

「唔……小魚的大雞巴好熱啊……燙手……好好吃……好香……瑩碧要被小魚的大雞巴干……小魚的大雞巴會把舅媽乾得好舒服……」小舅媽邊含著我的肉棒邊含含糊糊的說.舅舅找到了解決問題的辦法,這時也不急了,站在一旁看小舅媽舔我的大肉棒。

小舅媽一邊饑渴的吞吐我的肉棒,一邊把手放到陰部不斷地揉摸著,潺潺的淫水不斷流下來,流到了大腿上,一道一道的,淫蕩極了。

小舅媽舔了一會兒,把我的雞巴舔得完全勃起,然後她就忍不住了,調轉過身,把屁股對著我,不斷搖動著,嘴裡說:「小魚,我的好外甥,快點來干我,幫你舅媽的淫逼止癢!」

我操,不愧是叫李瑩碧,真是盛名之下無虛士,這時候我哪還忍得住,管她舅媽不舅媽的呢,操了再說.屁股一挺,大雞巴撲哧一聲就操進小舅媽的淫逼里.小舅媽被我頂得身子向前一聳,頭頸像天鵝般優雅的揚起,發出哦的一聲嬌吟,然後往後聳著被舅舅打得通紅的翹臀,配合著我操幹起來。

「啊……外甥的雞巴好大……撐死了……在老公面前被自己的外甥插入了……啊……好爽……好刺激……這是什麼感覺……為什麼別人的就是要比老公的好啊……哦……用勁……乖外甥使勁干你的騷舅媽……你的騷舅媽是個淫婦……快乾……把我乾死……」小舅媽被我乾得不住口地發出淫言浪語.舅舅也被眼前這淫亂的一幕刺激得不行,胯下萎軟的大雞巴漸漸又有了起色,他走到小舅媽面前,說:「真是一個騷貨,才用了一點點藥,就浪成這個樣子,真是欠干!」說著把大雞巴塞進小舅媽嘴裡,小舅媽也不排斥,含著就吮吸了起來。

「哦……真是爽……口技越來越好了……不枉我一番費心調教!」舅舅被吸得不斷出聲讚嘆,三兩下雞巴就硬起來了,他看了看我,說:「小魚,累不,要不我兩換下,你來享受一下你舅媽的小嘴,我接著干她!」

我當然不能說我早就享受過小舅媽的小嘴了,點頭表示同意,說:「好啊,我正好有點累了,換一下也好!」說著拔出肉棒,走到小舅媽身前。

舅舅又在小舅媽嘴裡捅了兩下,才戀戀不捨的拔出雞巴,站到小舅媽身後繼續操幹起來,他乾了兩下,覺得不太好用勁,便把小舅媽的腿分開一些,說:「騷貨,給我站好,腿分開,屁股翹起來,老公幹死你,乾死你這隻母豬!」

「是啊……瑩碧是母豬……欠乾的母豬……需要老公這隻大公豬來干我……讓我舒服……」小舅媽毫不示弱的反擊,只氣得舅舅兩腳直跳,大雞巴更用力的撞擊。

我把沾著淫水和舅舅精液的濕漉漉的大雞巴挺到小舅媽面前,小舅媽看著我笑了一下,一口吞了進去,邊吞吐吮吸邊被舅舅乾得發出嗚嗚嗚嗚的嬌吟,舅舅乾了五分鐘,兩腿繃直,又忍不住射了,小舅媽還沒滿足,不停扭著豐滿挺翹的屁股,嘴裡喃喃地說:「還要……還要……」於是我義不容辭地頂了上去,代替舅舅進行丈夫應盡的義務,而舅舅又站到前面,讓小舅媽抓著他射了兩次的雞巴吻舔,舔硬了又接著大操大幹。

就這樣,我和舅舅輪流在小舅媽的上下兩個洞裡抽插,直乾了一個多小時,我在小舅媽泥濘的花徑里射了三次,宛如一隻發情母獸般的小舅媽才慢慢平靜下來,渾身酸痛的沈沈睡去,而我和舅舅,也已經乾得腰酸腿軟,頭暈眼花,好像被吸乾了所有的精力!

*****************************************************

一場大戰之後,小舅媽老實了一段時間,幾個月後,小舅媽懷孕了,第二年給舅舅生了一個兒子。但小舅媽渴望自由的心從未改變,在以後的幾年裡,她一次又一次的逃跑,又一次又一次的被舅舅找回來。

小舅媽的兒子也就是我的表弟漸漸長大了,開銷越來越大,舅舅沒辦法,只能把兒子交給年邁的外婆帶,他帶著小舅媽一起去上海打工,那邊經濟發達,工資要高一些,但見識了大都市的繁華世界,小舅媽更堅持認為自己追求自由的行動是對的,她又一次的逃跑了。

舅舅已經被這場逃跑與反逃跑的戰爭耗得筋疲力盡,這次,他沒有再去找小舅媽,而是平靜地和外婆說:「算了吧,不妨礙人家追求幸福,她給我們留下了一個兒子,已經很不錯了,把兒子好好的帶大就行了!」

小舅媽得到了她夢寐以求的自由,但她好像並沒有得到她想要的幸福生活,我聽說,離開舅舅之後,她又交了好幾個男朋友,但不是有婦之夫,就是僅僅把她當作玩物,玩膩了便一腳踹開.小舅媽現在還是單身,讀者朋友們,如果有一天,你在都市裡遇到一個叫李瑩碧的迷茫女子,那就是我的小舅媽,請你勸勸她:「回家吧,因為家裡的老公和兒子還在等待著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