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大有罪 (一)

2017-07-01     WoKao     檢舉     收藏 (59)

四月的天氣,在F市裡每年都是春雨連綿的,今年也不例外。紛紛揚揚的雨點星子一下起來就沒個完,就像是個淒怨的美女在不停的淚水長流。

下午五點鍾,正是全市所有高中放學的時間。有『名牌重點校』之稱的市立第一高中的校門緩緩打開了,一群男女學生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不少人手裡牽著自行車。

『哇!雨停了,今天可以先逛逛街再回家了!

七八個女孩子喜笑顔開的聚在校門口,唧唧喳喳的商議著該去哪裡玩一陣。

她們穿著清一色的校服,亮麗的鮮紅色的襯衣,配著藍白相間的細格長褲,使每個女孩看上去都洋溢著一股青春活潑的氣息。

不過,其中最出衆的還是一個正在走出校門的少女,眉清目秀的臉蛋,白皙細致的五官,腦後扎著個清爽的馬尾辮。更難得的是她不僅容貌漂亮,就連身材也發育得十分成熟,校服下一對高挺的雙峰很是顯眼,一下子就能吸引住旁人的視線。

』蕭珊,一起上街逛逛怎麽樣?『幾個女生招呼著她。

』不了,我要回家看電視。『蕭珊不感興趣的撇了撇嘴,背著書包旁若無人的走開了,沒有再多望女伴們一眼。

』算了吧,叫她干什麽?『有人從鼻子裡哼了一聲,』人家可是「校花」!

當然是由帥哥陪著,怎麽會跟我們一起逛街?『這句話說的聲音不大,可蕭珊還是聽見了。她不但沒生氣,反而還覺得挺得意的。由於遺傳了母親的全部美麗,再加上生長在顯赫的高幹家庭,從小時候起她就有一份天生的優越感,到哪裡都像是小公主般驕傲。

沒走幾步,一輛的士挨著人行道開了過來。蕭珊用嫻熟的手勢攔下了車子,彎腰坐了進去。

』去金泉花園!『她簡短的說。

』坐穩嘍。『司機按下計時器,轉動方向盤把車子掉了個頭,很快就提高了速度,在車來車往的馬路上飛馳。

就在的士掉頭的同時,停在校門不遠處的一輛白色麵包車也發動了,不疾不徐的尾隨在的士後面。

爲了搶時間,十個的士司機就有十個都開得飛快,見縫插針的在車流里穿行著。許多車輛都被超越後遠遠的拋開了,可是那白色的麵包車卻始終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五分鍾後,坐在的士上的蕭珊望見了接近金泉花園的路口,連忙』喂『了一聲:』不用拐進去了,我就在前面那個報攤邊下。『車子停穩後,蕭珊付完錢下車,站在報攤邊挑起雜志來。

她沒有注意到在身後十多米遠處,那輛白色的麵包車靜靜的停在那裡,一雙冷酷到令人心寒的,卻又是灼熱無比的視線正在盯著她。

蕭珊買了幾份報紙雜志,一邊走一邊翻看了起來,兩條修長勻稱的美腿不緊不慢的向前邁動,踩著細帶涼鞋的雙足小心的避開了積水的深窪。

從路口到她家所在的金泉花園要經過一條小巷,大概有百來米的距離。由於住在這片小區里的都是有錢人家,平時來往經過的路人一向稀少,巷子裡顯得很僻靜。

蕭珊兩眼一黑,驚恐的呼叫聲還來不及發出就被堵了回去,大腦在一瞬間就已變得迷迷糊糊。她下意識的拚命掙扎,可是四肢卻已經不聽使喚了,懷里的雜志』啪啦『的滑落在地。

跟著,她感到自己被兩條手臂架起,動作麻利的擡上了車。僅僅幾秒鍾後,她就像一灘爛泥似的昏了過去。

』嘿嘿嘿,真是太簡單了!捕捉這樣的小綿羊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戴墨鏡的男子發出邪惡的笑聲,隨手關上車門,用保險帶扣好這具青春成熟的胴體,然後回到了駕駛座。

馬達轟鳴,白色的麵包車緩緩的發動了,轉頭駛出了小巷子。

車輪碾過地上的雜志,在女歌星楚倩笑容燦爛的倩影上,留下了一道永遠抹不去的齒輪痕跡……*** *** *** ***傍晚五點半,天快黑了。

F市東區的一個小公園里,清潔工老張清理完地上少量的垃圾,嘴裡哼著京劇正準備離開,忽然聽到附近的那片人工樹林里傳來一陣犬吠聲。

』該死的野狗又來了!『老張心頭火起,隨手操起手邊的掃帚循聲奔去。

他才剛闖進樹林,沙沙的腳步聲就驚動了野狗。這畜生顯然已被教訓過多次了,一見到老張就嚇得夾起尾巴飛快的向里逃竄。老張一手揮舞著掃帚,罵罵咧咧的追在後面,想要把這只麻煩的野狗一勞永逸的解決掉。

可是這畜生卻十分狡猾,追到樹林深處後就失去了蹤跡。老張費了好大的勁也沒能找到它,反而把自己累得直喘氣,只能窩火的廢然而返。

他正要走出樹林,忽然瞥見在十幾米開外的灌木叢里有片白花花的東西。再仔細一看,那竟是一截白皙裸露的女人小腿。

』娘的,現在的年輕人真不像話!『老張暗暗搖頭,心想又是哪對野鴛鴦躲在那裡風流快活。他已經在這樹林里碰到過不下十對男女了,真不知道現在的小青年是怎麽想的,居然喜歡在室外野合尋求刺激。

他板著臉走了過去,重重的咳嗽了兩聲。

灌木叢里沒有任何反應。

老張又好氣又好笑,大喝一聲:』出來吧,你們還想躲到什麽時候?『還是沒有人回答,那截白皙纖秀的小腿仍然一動不動。

老張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了,再走上兩步,用掃帚撥開灌木叢探頭一看。

』啊!『他大驚失色,雙膝一軟差點跌到在地。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條被齊根截斷的、已經跟軀干分了家的女人長腿,血肉模糊的斷肢處伸出慘白的骨頭,就像是段枯萎的樹干般靜悄悄的擱在灌木叢上!

***蕭珊從昏迷中漸漸的蘇醒了過來,只覺得頭腦還是昏沈沈的,兩個太陽穴痛得厲害。她使勁的搖了搖頭,又過了一會兒才勉強睜開了眼睛,神色迷惘的打量著四周。

然後她發出了一聲恐懼之極的尖叫!

眼前是間黑暗的地下室,就像是噩夢中的地獄一樣陰森恐怖,空氣里充滿了潮濕難聞的氣息。頭頂上僅有的一盞燈泡射出黯淡的光線,彷彿綠幽幽的鬼火閃爍著,照射在對面一條人影的身上。

看到她睜開眼睛,這人影嘶啞的怪笑了起來,嗓音如同夜梟般,說不出的難聽。

』你……你是誰?快放開我!『蕭珊驚慌失措,她發現自己躺在一塊斜放約六十度的木板上,雙手高舉過頭頂被鐵鏈銬住,木板上還有一圈鋼環緊緊箍住自己的小蠻腰。

人影慢慢的從角落裡走了出來。雖然因逆光的緣故,看不大清楚他的面容,可是從身形輪廓上一眼就能看出,他就是開著那輛白色麵包車的男子。

』是你!『蕭珊瞪大眼睛,腦子裡霎時回想起自己暈倒前的一幕,顫聲說:

』你……你爲什麽把我綁在這里?快放開我!『男子依舊沒有說話,一步步的靠近了她。

』別過來……走開……你別過來!『蕭珊驚恐的奮力掙扎,把扣在雙腕上的鐵鏈拉動得叮呤叮呤響,可是卻怎麽也掙不脫堅硬的禁錮。她心裡更加恐懼,嘴裡叫得越來越大聲了。

男子恍若不聞,一直走到她身邊才停下腳步。昏暗的燈光照在他臉上,一張死灰色的、僵屍般的面容出現在她視線中,兩顆眼珠里閃耀著野獸一樣的妖異光芒,臉頰肌肉卻硬邦邦的動也不動。

』我爸爸是副市長,媽媽是人大代表……『蕭珊色厲內荏的尖叫,』你要是敢傷害我,他們不會饒了你的……『話還沒說完,男子就』啪『的摔了她一巴掌,那白皙嬌嫩的臉蛋上立刻出現了五個指印。

蕭珊』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從小到大她還從來沒挨打過,這一下連疼痛帶害怕,眼淚撲簌簌的就掉了下來。

』別打……求求你……放了我吧……『她抽抽噎噎的痛哭著,雙肩一下下的聳動。

男子盯著她那窈窕動人的軀體,高挺的雙峰正在校服下一起一伏。不管是在電視上還是現實生活中,從來沒見過哪個女高中生有這麽豐滿的胸脯。

一個容貌漂亮的女高中生本來就很吸引人了,何況她還是穿著校服被禁錮在自己面前,而校服下又有兩團弧度誘人的聳起在顫動……男子的目中倏地噴出了火焰,伸出魔掌一把握住了少女的胸脯。

』啊!『蕭珊的臉蛋一下子漲紅了,發出恥辱的羞叫聲。

』嘿嘿,果然是個貨真價實的小波霸!『男子喋喋怪笑著,手掌隔著校服揉捏少女挺拔的乳峰,體會著那充滿彈性的肉感。

』你想干什麽?拿開你的手!『蕭珊又驚又怕,拚命的扭著身子嘶聲喊叫,』救命……來人啊……救命……『』盡管叫吧,這里的隔音設備很好。『男子咧開血紅的嘴唇,就像是在欣賞著陷阱里垂死掙扎的獵物,』希望,等一下我操你的時候,你也能叫得這麽響亮哦!『』不……不要……『蕭珊嚇得魂不附體,泣不成聲的苦苦哀求,』你發發善心放過我吧……我家裡很有錢……我父母會給你很多錢的……『男子不爲所動,低沈著嗓音說:』我感興趣的並不是錢,而是這個……『他的手突然向下一滑,只聽』嗤──『的輕響,鮮紅色的襯衣拉鏈被一下子拉到了底,向左右兩邊敞了開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