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淫的男女

2017-07-11     WoKao     檢舉     收藏 (30)

(一)

張曉琦站在梳妝鏡前欣賞著鏡中的自己,張曉琦對自已真的是很滿意,修長的小腿、豐滿的大腿、渾圓的屁股、細小的腰肢、飽滿堅挺的乳房、美麗而且可愛的臉蛋。她在臉上淡淡的施了妝,穿著一件「姬絲蒂娜」的米白色套裝。

得體的服飾將她玲朧的曲線更加誘人的凸現出來,讓人不僅對衣服下面的身體產生更深切的遐想。28歲的她雖然少了的少女的天真活潑,卻多了許多成熟的韻味,像一個紅蘋果般渾身散發著誘人的氣味。

還懶在床上的李小鵬看著美麗妻子在鏡前撓首顧盼,雞巴又漸漸地粗硬了起來,一躍而起將張曉琦抱在懷裡,雙手伸進襯衫內握住兩個豐滿的乳房。

「壞蛋,鬆手……人家還要去班……」

李小鵬卻已經把她的套裙解開,滑落在腳下。

「夜裡就把人家操得要死,現在又要……」

張曉琦順從地讓李小鵬又把內裙扯了下來,用手握住他的雞巴。

「又這麼大了……」

「喜歡嗎?」

「……喜歡……」張曉琦紅著臉說,一邊把那粗大的雞巴往自己的小穴中拉去,李小鵬更是毫不客氣地把妻子按在床邊讓她撅起屁股,對準小穴插了進去。

「好爽呀……」

「乾死你……你這個小騷貨……」李小鵬一邊狠狠地操著,一邊說。他喜歡張曉琦淫蕩的叫床,這樣他的雞巴就好像更能持久,乾得更加有力;而張曉琦知道他喜歡這樣時,每次做愛時,都盡情地把她淫蕩的一面表現出來。

「好丈夫……我是騷貨……乾死我吧……啊……你把小穴插爛了……」

從張曉琦的蜜穴中湧出一陣陣熱燙的淫液,剌激著李小鵬的雞巴,終於使他支持不住,將濃濃的精液噴射在張曉琦的蜜穴中……

一番雲雨後,張曉琦好像經過雨露澆灌過的花朵一般嬌艷,又把自己收拾得乾乾淨淨,香噴噴的要去上班了。 (二)

費了好大的勁,張曉琦終於把面前的文案都做完了,她舒展了一下身體,把Media Player打開放起了音樂,走出自己的辦公室,到外邊將自己的茶杯接上水,又回來坐了下來。

她是這個公司的策劃主任,因為這公司的經理是她老公的哥哥開的,還有李小鵬的股份,就給她安排了這麼一個位置。而李小鵬不喜歡朝九晚五的上下班,就自己做一些生意,也不固定,什麼都做,投投機什麼的。

喝了一口清香的茉莉花,張曉琦想起早晨的一番情景,心裡不由得生起淫慾的念頭,疊著的雙腿輕微的晃動著,蜜穴處的肌肉一張一弛,淫液也悄悄地從深處分泌出來了……

淫慾的念頭高漲起來,張曉琦把手從腰間伸向裙下,從內褲的外邊輕輕的摳弄著自己的小穴,內褲已經被自己的淫液打濕了,遇到空氣涼涼的。

蜜穴在手指的作用下更加騷動不安,張曉琦把手機從手包中取出,一個小巧玲瓏的機型。她把它放在自己蜜穴前,用兩片濕漉漉的陰唇將它包住,緊緊地夾起雙腿。

從桌上把電話拿起來,給自己撥了過來。手機在中張曉琦的秘處強烈地振動起來,並沒有鈴聲,她已經把鈴聲給關掉了,用的是振動。張曉琦不能自禁地發出粗粗的喘氣……

「篤、篤……」傳來輕輕的敲門聲,將沉浸在淫慾快感中的張曉琦驚起,急忙收拾了一下說:「請進……是你呀,這會沒事了嗎?」

推門而進的原來是張曉琦的同事,大學的同學,李玲玲,而且還是很好的朋友。

「我們哪有大主任輕閒呀!忙了一上午才得了一會兒空閒。」

「你別拿我開心,我也是剛忙完,沒看才接的茶嗎?」

「讓我品嘗一下。你的臉色為什麼這樣紅啊?」李玲玲拉過一張椅子坐在張曉琦的身邊:「是不是在想男人啊?」

「去你的,你才在想男人呢!」張曉琦白了她一眼。李玲玲卻伸手探進了張曉琦的裙下:「哇!好濕的一大片,還賴呢!」張曉琦也沒躲閃,任由李玲玲的手指在自己的密穴處又摸又摳的。

李玲玲不停地撫摸著張曉琦,問道:「昨天你老公操了你幾次?」

「今天早晨還來了一次呢!」

「哇!你現在好淫蕩呀,這麼快又想了。」

「你不也一樣嗎,你昨天夜裡爽了幾次?」

「別提了,我老公昨天有應酬,喝醉了,想操,雞巴卻硬不起來,吮得我嘴都是痛的,還把我癢得要死。他一會睡著了,我還要自己解決,我的手機都振沒電了。」

「不是有自慰棒嗎?」

「沒手機好玩,感覺色色的、怪怪的,不一樣的剌激……」

「瞧你這樣子,還說我淫蕩,你才是呢!」

李玲玲把手從張曉琦的蜜穴拿了出來,用面紙擦拭著,嘆了一口氣說:「今天我老公出差了,今天晚上還是我一個人。」

「你又要孤枕難眠了喲?」

「唉!誰說不是呢!」

張曉琦眼珠一轉想到一個主意,說道:「玲玲,不如你今晚到我家,今天我們兩個人陪我老公,好嗎?」

「這個……真的嗎?你放得開嗎?捨得你老公?」

「誰叫你是我的好朋友呢!我是捨己救人啊!你願意嗎?」

「我……我……我倒是想試一試……但不知小鵬樂意不樂意。」李玲玲紅著臉輕聲說道。

「這樣一個大美女投懷入抱,他做夢恐怕都想呢!只要我同意,他還不拚命地操死你呀!你難道沒有看出來嗎?你上我們家時,每次他都色迷迷地看著你,你今天要去了,他的雞巴說不定硬足一夜呢!」

「哈哈,瞧你把你老公誇得好勇猛呀!我去見識一下,不就得了嘛!曉琦,我……謝謝你!等我老公回來,我讓你也嘗嘗他的雞巴,行嗎?」

「好呀!最好我和我老公、你和你老公,我們四個人一起做那才好玩呢!」

「哎呀,還是你最淫蕩呀!是不是A片看多了?」

「看A片幹嘛?多沒勁!還不如上情海看文學區的貼子呢!」

「是呀!我也喜歡看色文,比A片過癮多了。不過我不像你上班時也可以看呀,看得小騷穴濕漉漉的。」李玲玲邊說邊笑著跑了出去。 (三)

下班了,張曉琦和李玲玲打了計程車向張曉琦的家馳去……

來到張曉琦的家中,李小鵬已經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因為張曉琦打過電話說,李玲玲要到家中來玩,要他準備一下。

簡單的洗梳了一下,張曉琦和李玲玲在餐桌前坐了下來。張曉琦舉起面前的酒杯對李玲玲說:「歡迎你來玩,玲玲。乾杯!」

李小鵬和李玲玲也端起酒杯說:「乾杯!」

三隻酒杯在空中輕撞發出幾下悅耳的響聲,三人一邊吃飯一邊閒聊著。幾杯酒喝下後,張曉琦和李玲玲的臉上都泛起了淡淡的紅暈,如花的面孔更顯得嫵媚多姿,嬌艷可愛。

「老公,你為什麼老盯著玲玲看呀?」

「……沒……有……沒有啊!」李小鵬只好裝糊塗地辯解著說。

「別騙我了,看了還不承認!你是不是看玲玲長得漂亮,想要操她呀?」

「琦琦,你說什麼呀?別喝了,你喝醉了!」李小鵬覺得好不尷尬,心想:『怎麼樣能當著李玲玲面這麼說話啊?你們是好朋友也不行呀!她要是小性子,現在不就要翻臉了?』

他對李曉琦說完又扭過臉來向李玲玲道歉:「玲玲,對不起!曉琦她酒量不好,喝醉了。」

李玲玲原以為在單位張曉琦就已經打電話給李小鵬說好了,李小鵬同意了,張曉琦這才領她來,這時才知道張曉琦還沒和李小鵬說,於是便轉頭向張曉琦看去,只見她沖她擠了擠眼,扮了個鬼臉,好像在說:『去勾引他呀!這樣才好玩嘛!』

李玲玲心領神會地點了一頭,對李小鵬說:「不是吧?曉琦酒量很好呀!就是你盡往我身上瞧!」李小鵬只覺得臉上一陣發燒,說不出話來。

李玲玲接著說:「承認啦?說……你有沒有……把我往……往壞里想……」李玲玲這麼說著,也覺得臉上有些發燒,心說:『我好淫蕩耶!』

李小鵬急切地說:「玲玲、玲玲……沒有!沒有!」

「沒有?我不信!」張曉琦拉過椅子坐在了丈夫的身旁,摸向他的雞巴,裝著神色驚奇地對李玲玲說:「咦?真的沒有呢!他的雞巴還軟軟的耶!」

「是嗎?讓我摸一下看。」李玲玲也坐到了李小鵬的身邊,摸向他的雞巴。

看著兩個美女,一個是自己的妻子,一個是妻子的朋友;一個在自己左邊,一個在自己右邊,兩個人一人一隻手隔著褲子撫弄著自己的雞巴。

李小鵬本來就不是笨人,只是剛才說得太突然,一時沒反應過來,這時李小鵬已經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心想:『李玲玲這個大美人,我早就想操她,就是不敢。今天她自己送上門來了,還自麼騷!』

他任由她們兩人將他的皮帶打開,扒下他的褲子、內褲,玩弄著雞巴,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說道:「是不是我老婆這個小騷穴被你老公給操了,你們過意不去,讓玲玲來補償我啊?」

「老公,我可是只被你一個人操過呀!」

「沒有啦!是我先來讓你操我的騷穴,我老公還不知道呢!」

「是嗎?」李小鵬抱住李玲玲,三下五除二把她剝得光溜溜的。

「真的!今天我老公出差了,我給曉琦說,我好寂寞呀!她就帶我來分享你的大雞巴。」

「老婆、玲玲,表面來看你們兩個好淑女呀!沒想到這麼淫蕩。」

「老公,人家不是啦……」

「你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乘呀!」一絲不掛的李玲玲在李小鵬懷中掙扎著假裝要跑開,兩個豐滿、溫軟的乳房卻被李小鵬牢牢地抓著。

「玲玲,老實說,我暗地裡早就想操你了。你這樣的大美人,操起來一定會讓我爽死。」

「我現在這個樣子,被你脫得光光的,今天小穴能不被你操嗎?鵬哥,你會讓曉琦和我老公操穴嗎?」

李小鵬沒有回答,讓李玲玲坐在椅子上,雙手分開她的雙腿,露出濕潤的蜜穴,將早已粗硬的雞巴插入進去,雙手抓住李玲玲的雙乳揉搓著才說:「好爽!玲玲,操你騷穴的感覺好棒啊!現在既然我已經把你給操了,還有什麼理由不讓我老婆去安慰一下你老公呀?」

張曉琦本來見李小鵬不回答,心中正在忐忐不安,以為老公不會同意自己去給別人操,因為男人總喜歡操別人的老婆,卻沒幾個想讓別人來操自己老婆的。這時聽到李小鵬的話,喜不自禁,從背後抱住李小鵬的腰:「老公,你真的同意讓我給別人操嗎?」

「小騷貨,這下合你心意了吧?」

「老公,別這樣說人家嘛!」

「好啦,你們兩個就別再卿卿我我了,鵬哥的大雞巴還插在人家的小穴里,漲得人家好難受喲!再說了,你們兩個已經互相同意了,可是今天我都已經被操過了,我老公還不知道。來吧!先讓我爽一下,明天給老公交待。」李玲玲用雙腿緊緊地纏在李小鵬的腰間,幽幽地說。

張曉琦聽出來玲玲有點擔心她老公會不同意,怕節外生枝,忙笑著對她說:「玲玲,放心吧!你老公每次看見我都是色迷迷,有時看得我下面都發癢了,他一定像小鵬想操你一樣想操我。」說完又附在李玲玲的耳邊悄悄地說了一些話。

李玲玲聽完笑了起來:「好,等你和我老公也操過以後,我們再告訴他今天這事。好了,我的小騷穴里難受得很,讓你老公幫我解解癢吧!」

張曉琦動手把自己的衣服全都脫了下來,用手摸著自己的小穴說:「看著自己老公操別的女人好剌激耶!我這裡也全都是淫水了。」

李小鵬這時已經在李玲玲的蜜穴中奮力地抽插起來,而李玲玲早已從張曉琦那裡知道李小鵬喜歡聽女人淫蕩的叫床,於是大聲的浪叫起來。不過,此時她的大叫也是發自內心的,因為,第一次和別的男人做愛,還是好朋友的老公,而好友就在一邊,三人一起玩3P,這種異樣的剌激使她覺得李小鵬的每一次抽插都是那麼的爽,那麼的舒暢。

李小鵬邊操著李玲玲邊對張曉琦說:「老婆,你的騷穴不是也很癢嗎?一會我把玲玲操爽了,就去操你。」

「老公,不忙。今天是玲玲第一次上我們家來玩這個,你一定要讓她好好的爽一爽。」

「怎麼?你不相信你老公的本事嗎?」

「不是呀!每次你都把人家搞得要死。」

「啊……我現在就要死了啊!鵬哥,喲……老公,你快把玲玲的小騷穴給操爛了!」

「就是要操爛你的小騷穴,你沒聽見嗎?琦琦對你多好呀,要我把你一定得操爽了。」

「那我對你不好嗎?自己找上門來給你操著玩!啊……插進花心了……好美呀……爽死我了……我不行了……好哥哥停下吧!琦琦……你來吧……」

「不行呀!我還沒射精出來,你怎麼能不做呢?」

李小鵬把李玲玲緊緊地按在椅子上,狠狠地又操了三、四分鐘,才拔出雞巴把熱燙的精液噴射在李玲玲的身體上,弄得李玲玲乳房上、小腹上都是。李玲玲長出了一口氣:「哇!爽死我了!」

他們兩個一陣激情後,張曉琦那邊已經把自己弄得也是淫水直流,順著大腿流得椅子上都是。三人一同來到浴室沖洗了一下,又坐下吃飯,兩個美女赤裸裸地擁在李小鵬身邊,任由他左攬右摟,軟香溫玉抱滿懷。

吃完飯三人來到了臥室,李小鵬躺在床上,張曉琦過去俯下他的身上,用嘴將他的雞巴含在嘴裡,而玲玲則將自己柔軟的雙乳放在他的臉前,任他用嘴巴吸吮、雙手粗暴地揉搓。

兩個美女激情淫蕩的服務讓李小鵬爽得要死,雞巴又粗大了起來,把張曉琦的小嘴撐得滿滿的。李小鵬慾火高漲,翻身把張曉琦壓在身下,挺著粗壯的雞巴就要操入她的小穴,不料張曉琦奮力地掙脫了,又把李玲玲拉了過來:「玲玲,還是你來吧!」

「啊!不行……剛才我都快要被操死了,真的不行了……啊……呀……輕一點……」玲玲想逃開,可李小鵬不容她再掙扎就把雞巴操入了她的小穴,狠狠地一下全根沒入。

雖然經過這一會三人在一起愛撫、玩弄,李玲玲的淫穴早已流出淫水,可是這麼大力的一下就操進去,還是讓她覺得有些劇烈,但陰道被整根雞巴填滿的感覺又是那麼舒服,真不捨得他的雞巴離開,於是順勢把雙腿張得開開的,摟住李小鵬的熊腰讓他操個痛快。

李小鵬只顧自己享受著李玲玲美好的身體,大力地在她的騷穴中抽插著,每一下都像要把李玲玲的小穴操爛似的狠狠插到底。李玲玲雙腳舉到了天上,他就扶著她的雙腳操,隨著雞巴的進入和抽出,他的大腿拍打著李玲玲雪白的屁股,「啪啪」作響。

「啊……好爽呀……爽死我了……哦……我不行了……」在李小鵬不停氣操了有十多分鐘後,李玲玲已經來了兩次高潮,真的再也捱不住了,浪叫也發不出聲音,渾身爽得直打哆嗦。張曉琦見狀急忙挪到玲玲身旁趴在床上,撅起大屁股讓老公來操自己的騷穴。

李小鵬剛才已經出過一次精了,所以這次能很持久,他在自己老婆的身上又乾了半個多小時才再擠出幾滴精液,雞巴軟了下來,卻也把張曉琦操了個半死,爽歪歪的來了好幾次高潮,流出的淫水把床單都打濕了,筋疲力盡的三人這才暈暈睡去…… (四)

第二天,兩個神采奕奕的女人又在張曉琦的辦公室見面了。

「你老公回來了嗎?」

「回來了,剛給我打過電話。我也給他說了,你要去我們家玩。」

「我老公今天就獨守空房啦!我給小鵬打電話說一下,今天不回去了,去你們家。」

「可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把我老公勾引上呢?最好行,不然我就慘了。」

「你放心吧,有哪個男人是不吃腥的呀?再說,你看我這模樣給那個男人,他不要?」

「是呀,恐怕能排到月球上去。不過,你的騷穴受得了嗎?哈哈!」

下班後,張曉琦和李玲玲一同來到李玲玲的家中。在她們回來後不久,李玲玲的老公劉志明回來了,李玲玲正在廚房準備著晚餐,劉志明便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和正在看電視的張曉琦聊了起來。

「志明,你好幸福呀!玲玲不但長得漂亮,而且還會給你做飯。」

「哦,你老公小鵬不也一樣嗎?」

「他呀,每天老是給我講玲玲怎麼怎麼樣。」

「小鵬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你這麼一個大美人,他還不知足嗎?怎麼能把你和別人來比較呢?」

「你把玲玲和別人比較過嗎?」

「沒有啊!這樣子會讓女人傷心的。」

「沒想到你還蠻細心的嘛!你自己心裡也沒想過嗎?」

「沒有呀!像你說的,玲玲既漂亮又會煮飯給我吃。」

「真是好男人喲!你就沒想過別的女人嗎?」

「……你怎麼這麼問……我有想過你呢!」劉志明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開玩笑的說。這個劉志明有點靦腆,不過他雖然是以玩笑的口吻來說,可是內心中卻確實有過這個念頭。

張曉琦一聽正中下懷,心想:『我正不知道如何放開臉面來說呢!』於是張曉琦挪了挪身體坐到他的身旁:「真的嗎?玲玲知道嗎?」

「……不是啦!我開玩笑的。」

「為什麼?我不漂亮嗎?」

「怎麼會呢?如果你不漂亮就沒漂亮的人了。」

「那為什麼你否認心中想過我呢?」

「我……」

「你什麼時候想我來著?想我幹嘛了?」張曉琦一邊說著,身體也一邊向劉志明的身上靠去,溫暖柔軟的身軀散發著淡淡的幽香,剌激著劉志明的思想和肉體,雞巴漸漸地大了起來,把褲子撐起一個帳篷來。

張曉琦把手放了上去,輕輕的撫摸著,「哦……不要這樣……」劉志明口中這樣說著,卻任憑張曉琦繼續這個樣子。

「想過操我,是嗎?為什麼不回答我?」

「玲玲還在廚房呢!曉琦!我……」

「哦,我明白,你一定想過要操我,對嗎?現在想不想?」

「你是在勾引我嗎?玲玲在廚房呢!」

「怕什麼?她又看不見。」

「誰說的,我不光看見了,還聽見了!」李玲玲從廚房走了出來:「你想勾引我老公,我老公呢,也想操你。」

「玲玲,你聽我說……」劉志明急忙站起來想要解釋,可是雞巴在張曉琦的撫摸下早已是堅硬無比了,一站起來,在褲子的束縛下一痛,又坐了下來。

李玲玲也坐到志明身邊,用手摸向他的雞巴:「哎喲!好大了耶!你想操這個小騷貨,是嗎?可以呀,她是我的好朋友,我可以成全你們。可是……我怎麼辦呢?」李玲玲邊說邊把張曉琦的襯衣扯上去,張曉琦索性把襯衣全脫了下來,露出的乳房在鏤花的粉色乳罩襯托下顯得更是雪白、嬌艷。

劉志明看著眼前發生的這情景目瞪口呆,有點不知所措,李玲玲拿起他的手放在張曉琦的乳房上:「想操曉琦嗎?說呀!我不會不同意的。」

「玲玲,我……是的,我想操曉琦,我早就想操她的小騷穴了。」

「我和曉琦是好朋友,她呀,想讓你操她,就和我說了。可是你們這樣,那麼誰來安慰我呢?我也好想要啊!」

「讓小鵬來操你啊!既然我操了他老婆,你也讓他操,這樣我們不是都不吃虧了嘛!行不行呀?」

劉志明這時毫不客氣地在張曉琦的身體上下撫摸著,翻身把她壓在身下,張曉琦嬌笑地說:「呀~~你把人家摸得癢死了!瞧你這個色鬼的樣子,就在這沙發上操嗎?」

「曉琦,你不知道,我老公最喜歡在客廳的沙發上操穴了,好多次在床上正操著,最後非要來這裡操再射出來。」

劉志明這時已脫得光光的,粗硬的雞巴直挺挺地向上翹著,他急不可待地把張曉琦也剝了個精光,隨即分開她的雙腿,將雞巴插入了她的小穴中。

張曉琦經過剛才她對劉志明的挑逗,劉志明又在她身上撫摸了那麼長時間,這時也早已是淫性大發了,正等著他來操穴呢!所以當雞巴一操進穴里,立即便樂不可支:「噢!好大的雞巴!好爽呀!」

「你的小騷穴也好美呀!又緊,又濕潤溫暖,夾得我的大雞巴好舒服。」

劉志明舉起張曉琦的雙腿,讓她的小穴高高挺起對著上方,然後站起來,弓著身子由慢到快的操著。不一會,張曉琦的淫水就從騷穴中噴涌而出,沿著她雪白的屁股上流得到處都是,嘴中更是胡言亂語,大聲淫蕩的浪叫著:「好哥哥,好美呀!你把人家的小騷穴干爛了……呀……好爽呀!」

「我也是好爽啊!」張曉琦的浪叫更加剌激了劉志明,他的雞巴飛快地在張曉琦的小穴中抽插,把張曉琦操得高潮迭起。終於在二十多分鐘後,他再也忍不住操穴所帶來的快感,精液從雞巴中射了出來。

兩個人泄身後抱在一起,一動也不動地享受著美妙的快感,直到李玲玲把飯菜都端了上來,兩個人才起來收拾了一下,光著身子坐到餐桌前。

「老公,操得曉琦爽嗎?」

「好爽呀!要是能不射呀,真想操她一夜。」劉志明又在張曉琦的雙乳上撫摸了一下說道。

「好,以後想操我,只要我有空就脫光任你操好了。」張曉琦笑著對他說。

「曉琦,你好淫蕩呀!我老公光服務你呀?」李玲玲調笑著對她說。

「噢,對了,把你老公也叫來吧!我們四個人一起玩怎麼樣?」劉志明轉身對張曉琦說。

「好呀!老公,這樣好剌激耶!」李玲玲拍手笑著說。

「什麼剌激呀!是你的小騷穴也癢了,流淫水了吧?」劉志明說著起身來到李玲玲的身邊,摸起了她的小穴,果真是淫水泛濫。

張曉琦起身去撥通了電話,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喂,你找誰?」

「是曉珂嗎?你怎麼在我家裡?」

「姐姐呀,我沒事就來玩了。」

「噢,你姐夫呢?」

「他……他在洗澡。」

『洗澡,現在洗什麼澡呢?曉珂為什麼說話吞吞吐吐,難道……』張曉琦心中想道:『妹妹最近老是往自己家跑,白天自己又不在家,小鵬他們孤男寡女兩個人……妹妹是不是也被老公給操了呢?再說曉珂都25歲,早已不小了……』

「曉珂,讓你姐夫聽電話。」

「他在洗澡呀!」

「讓他出來呀!洗澡怕啥?就你們兩個人,反正你……我有急事。」張曉琦是故意這麼說的,看看曉珂有什麼反應沒有。

曉珂果然上當了:「姐姐,姐夫都給你說了嗎?他說今天你去玲玲姐家讓她老公操,所以才讓我晚上來陪他的。姐姐,你不會介意吧?」

「對了,你姐夫沒給我說,你們是誰先勾搭誰呀?」曉琦笑著問道。

「是我……」

「不過,你姐夫也有點意思吧?」

「我長得這麼漂亮,你是男人也會動心的,是不是?姐姐!」電話中曉珂浪浪的嬌笑著說。

「呵呵,我那個好姐妹玲玲你認識吧?我還叫你姐夫去操她呢,何況你了。只要是你自己願意的就行,以後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不用趁我不在時偷偷摸摸的跟你姐夫操了。」

「謝謝你呀!姐姐,我們兩個這麼漂亮的姐妹花都便宜姐夫了。」曉珂笑著說道。

「還不是因為你這個小浪貨!」曉琦裝著生氣地說。

「姐姐,我們兩個是姐妹喲!你不浪嗎?說,你給玲玲的老公操過了嗎?爽嗎?」曉珂取笑地回答。

「好了,你姐夫出來了嗎?玲玲她老公要小鵬來這裡玩,你問他來不來。」

「哇~~你們交換夫妻不說,還四人大戰耶!太瘋狂了吧?我也去好嗎?」

「行呀,只要你想來。就這樣吧!等著你們。」

張曉琦掛了電話,回到餐桌前,劉志明又摟住了她,撫摸著她的乳房,張曉琦不禁笑著對他說:「瞧你這色樣,人家小穴都讓你操過了,還摟著不放,以後時間長著呢,還怕沒得摸?」

劉志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你的奶軟綿綿的摸著好爽。」

「我的奶摸著就不爽了嗎?」李玲玲裝作生氣的樣子說。

「當然爽了,怎麼摸都摸不夠!可是,我今天是第一次摸曉琦的奶子呢!」劉志明說著,急忙挪動椅子來到老婆的跟前,把手伸到衣服里摸起她的乳房,李玲玲和張曉琦看到劉志明惶恐的樣子,都齊聲嬌笑了起來。

三個人正在說笑時,門鈴響了起來,李玲玲從窺望孔中一看是李小鵬,便把門打開讓他進來。張曉珂也隨後跟了進來,李玲玲一愣,轉身對張曉琦說:「呵呵,你們姐妹兩個還真行啊!」

「說什麼呀?我也是才知道的。剛才我打電話時,她在我們家,我才猜測出來他們有一腿的。」

「姐姐……你好啊!你騙我,姐夫跟本就沒跟你說。你好淫蕩啊,一絲不掛耶!」曉珂來到曉琦的椅子後,從後邊抓住她的乳房揉搓著。

「小鵬,來,請坐。」劉志明光著身子招呼。

「志明,操我老婆操得爽不爽啊?哈哈!她是我老婆,雖然操了無數次,可是每天我都想操她的小騷穴。不過玲玲也是不相上下呀!」李小鵬說著摟住了李玲玲,李玲玲也偎到了他懷中,任由他把自己的衣服剝下來。

「喜歡!隨便你操好了,只要玲玲自己同意。」劉志明也笑著說。

李玲玲在李小鵬的懷中撒嬌地說:「人家當然同意了,你操了別人的老婆,不用自己的老婆去補償一下呀?不過呀,老公,今天你又有便宜占了,那個是曉珂,曉琦的妹妹。」

劉志明早就看到這個美女了,卻不認識,可是他知道今天一定能操她。聽了老婆的話,他走到曉珂的近前:「你好啊!我叫劉志明。你是曉琦的妹妹?好漂亮啊!」

「曉珂,讓你志明哥先操一下好嗎?」張曉琦挪開曉珂抓住自己乳房的手說道。

「好啊,我來就是操穴嘛!剛才看到你們赤身裸體的樣子我下面就癢了。」

劉志明上前去將曉珂的衣服也扒了下來,心說:『這個騷妞不但說話好浪,身材更是個尤物啊!』便調笑著說:「我摸摸看……啊,好多水耶!讓我的雞巴進去洗個澡。」

這時,李玲玲雙手撐在餐桌上,李小鵬站在她的屁股後面已經把雞巴插了進去,使勁地幹著李玲玲的小穴:「玲玲,爽嗎?我操得你舒服嗎?」

「啊……噫……爽死我了!好舒服……哥哥,使勁……往裡插……呀……」李玲玲一邊低聲呻吟著,一邊斷斷續續地回答。

第一次看到自己老婆被別人的雞巴操弄著,一副欲仙欲死的樣子,劉志明心中生出一個強烈的淫慾念望,於是讓張曉珂也學著李玲玲的樣子站在餐桌前,雙手抓住她兩瓣雪白豐滿的屁股向兩旁邊分開,露出曉珂濕漉漉的騷穴,兩片陰唇上滿是淫水。

「志明哥,插進去吧!我癢死了。」

「哪裡呀?是這裡嗎?」劉志明用硬朗的龜頭輕輕地在曉珂的陰唇上畫著。

「你好壞呀!明明知道還戲弄人家,不給你操了。」曉珂一邊嬌笑著說,一邊卻把屁股向後邊頂去,把劉志明的雞巴吞進了小穴中一半,劉志明卻又把雞巴抽出來,然後再狠狠地插回去。

「比曉琦還浪呀你,操死你!」

「噢!好哥哥,太爽了!你操到我子宮裡了……啊!頂到花心了……」

劉志明雙手伸到前邊抓住曉珂的雙乳揉搓著,屁股則推動著雞巴操向曉珂的小穴深處。第一次和志明操穴的曉珂感到非常刺激,陌生的雞巴及有別於姐夫的操法帶給她巨大的新鮮感,只一會兒便被志明操到了高潮。

李小鵬雙手扶著玲玲的腰,隨著雞巴的每一次挺進都把李玲玲向自己一拉,操得更加猛烈,插得更深,小腹打在李玲玲渾圓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響聲。李玲玲在他激烈的抽插下已經來過好幾次高潮,快支持不住了,想說別再操了,可是又捨不得。

正在這時,李小鵬又狠狠地插了幾下,然後將雞巴停在李玲玲小穴的深處,又硬又熱的雞巴在小穴里微微跳動著將濃稠的精液射了出來。旁邊的劉志明此刻正好也操到了高潮,將精液射進張曉珂的穴里。

李玲玲和張曉珂兩個仍沉醉在高潮的餘韻中,歪在椅子上喘息著,李小鵬叫劉志明一起來到張曉琦的身前,用手扶著軟下的雞巴伸到張曉琦的嘴邊:「來,打掃一下。」

「你們爽過了卻要我來收拾。」張曉琦笑著對曉珂她倆說,張口把兩根濕漉漉的雞巴含在嘴裡吸吮著。

「吮硬了好給你用呀,哈哈!」李玲玲打趣道。

「是啊!姐姐,用力吸呀!嘻嘻!」張曉珂也調笑著自己的姐姐。

劉志明和李小鵬兩個的雞巴在曉琦的舔啜下確實漸漸地硬起來,在曉琦的嘴裡開始打架了。劉志明把自己的雞巴抽了出來:「我操曉琦的騷穴去。」

「你操後邊,我操她前邊。」李小鵬對劉志明說道:「剛才操你老婆操得太爽了,真想把她的騷穴給操爛。」

「是嗎?那以後儘管來我家操吧!我還不知道她這麼騷呢!」

「老公說人家什麼呀?人家騷,還不是你給操的。曉琦、曉珂要是不騷,能來這裡給你操麼?讓你爽得這麼很。」

玲玲說完,李小鵬接著說:「是呀,我老婆也是啊,這事還是她的主意呢!以後你對她就別客氣,見了就操她。哈哈!」

劉志明來到曉琦身後,插了進去。張曉琦早已是淫性大發,在劉志明的雞巴一插入身體就一顫,馬上來了高潮,嘴中還含著老公的雞巴,只能從喉嚨中發出「嗚……嗚……」的呻吟聲。

劉志明操了沒多大會就不行了,畢竟一個多小時內操了三次。李小鵬接著他操起張曉琦來,他也沒操多長時間,不過這樣他們兩個也讓曉琦爽呆了,媚眼如絲,只能呼呼地喘氣了。

他們又洗過澡之後,吃了飯,在李玲玲家大戰了一夜。由於沒睡覺,第二天要上班的人只好打電話請假,在白天卻每人又操了好幾次,夜裡才筋疲力盡地各回各家去。

從這以後,他們便經常在一起操穴。曉珂還沒結婚,就乾脆這家睡幾天,那家裡玩幾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