尬上別人的媽媽真爽

2016-08-03     檢舉     收藏

我是一個17歲的男孩,家裡的條件很優裕,我的功課很一般,我最大的愛好是瀏覽色情網站,和上網聊天,所交的一些網友大都是些無聊的小嫂子,我對亂倫和怎樣操熟女非常感性趣。

有一次在網上結識了一個朋友叫陳威,就是本市的,和我差不多大,打網絡遊戲上癮,家裡反對,所以就切斷他的經濟來源。他說他媽媽很騷很浪,可以提供機會讓我操,事成之後給他二百塊錢,並把他媽媽的一張照片傳給了我看。

照片上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熟婦,身高大約有1米66,皮膚很白,大眼睛,穿得很暴露,上面是黑色的低胸緊身衣,衣領開得很大,能看到乳罩的輪廓,在乳罩的襯托下,在雪白的胸部形成一道深深的乳溝,碩大的乳峰把衣服撐得緊蹦蹦的,仿佛隨時都會彈出來。

下面則是一件極短的超短裙,剛剛能夠蓋住屁股,裸出來兩條肉感的大腿,因為穿著透明絲光襪的緣故,顯得又肥又滑,非常性感,讓人看了有一種想要撫摸把玩的衝動。我當然接受啦,於是我們約好星期六的上午在麥當勞見面。

星期六我早早就來到麥當勞等,一想到馬上有機會操到一個淫蕩的阿姨,我就興奮不已。

到了約好的時間,就見門口走進了一個個子瘦高的男孩,他朝我在的座位走來了,我們笑了一笑,就坐下聊了起來。

他介紹道:他媽媽叫薛文萍,今年38歲,是個中學教師,他說他從小就很喜歡偷看爸媽做愛,他的父親在幾年前就已經因工作原因身體不行了,現在只能偶爾偷看媽媽手淫。他說其實他媽媽特別淫蕩,還死要面子,如果被人操了,就是死也不敢對外講。

我問他為什麼不自己上?他說他沒這個膽,畢竟亂倫的事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出來的。我又問他有沒有計劃?他說,早就想好了,由於他家住得稍遠,他媽媽要坐公車上下班,回家要經過一條很僻靜的小巷,周圍沒有人家,還有幾間破房子,如果能把他媽媽劫持到那裡就可以了。

他要我先試試公車騷擾,看看他媽媽的反應再說,我也覺得是個好辦法,我們就約好在下星期二行動。

星期二到了,我早早的從學校溜了出來,在他媽媽的學校車站和他見了面,陳威說他已經準備好了一間破房子,他直接過去等我們。

大約等了一個小時,才見到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和幾個學生走了出來,他沖我點了點頭後躲在了一棵樹後,我這時好好的看了看我今天的目標,他媽媽的確不錯,至於能不能把她搞上那就看我的表現了。

過了一會,一輛挺滿的公共汽車停進了站,幾個人起著哄似的往上擠,我緊緊地跟在陳威身後。車上人實在很多,大家都緊緊地擠在一塊,我貼在他媽媽身後就把手先在他媽媽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感覺彈性十足的,車上人很多,他媽媽也沒有注意。

汽車喘著粗氣緩緩開動了,他媽媽的手扶在扶手上,眼睛瞧著外面,由於人特別擠,我的手不用扶著也能站得穩穩的,我試探性地把兩隻手放在她屁股上,她還是沒什麼反應。

我的手加大力氣擰了一把,她的身子抖了一下,艱難地轉過頭看著我,大概沒想到是個孩子,她輕輕的皺起了眉頭,用責備的眼神看著我。

我的心這時也感到一點慌亂,但處在這個關頭,我可不能膽怯,我就是要讓她知道我今天是吃定她了。想到這,我就使勁地盯著她的眼睛,手在她的屁股上又揉了揉,她的臉一下變得紅了,眼睛也怯懦的躲開了我的注視。

我心裡鬆了口氣,陳威那傢伙說得沒錯,他媽媽確實很要面子,碰到這種事根本不敢聲張,只有吃啞巴虧了。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根本沒人注意,我放心地把兩隻手放在她的肥屁股上開始活動起來,她的裙子很薄,可以感覺到她的三角褲,對於我的騷擾,她只是無力地扭扭屁股表示反抗,但在這擁擠的人群中她根本沒法躲避,相反,她的扭動倒使我的慾火更加高漲了。

我的手從屁股上往上移,抱住她的腰,身子和她貼得緊緊的,把已經硬硬的大雞巴頂在她的屁股上,然後輕輕的扭動著。她驚慌的看了看四周,見沒有人注意才有點放心。

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說:「阿姨,你的屁股好肥呀!」聽了我的話,她的脖子都紅了,低下頭根本不敢看我,我放心大膽的用手伸到前面把她摟住,同時用雞巴使勁地蹭著她的屁股。

我的右手往上抓住了一個大奶子揉起來,她試著反抗了兩下,我又說:「你如果亂動,很容易被人發現呀!」聽了我這話,她果然不敢亂動了,只是抓住我摸奶子的手想挪開。

我從兜里摸出一把裁紙刀,拿到她眼前一晃,同時惡狠狠的說:「你要是敢亂動,我就劃破了你的衣服,讓你露給大家看。」她膽怯地看了看鋒利的刀鋒,又聽了我的話,手終於不敢動了。

我得意地收起小刀,一隻手從她的小腹處撩開上衣,沿著她光滑的肌膚一直觸到乳罩,「別……你別這樣……」她只能發出哀求的聲音來回應我的侵犯。

我根本不理她的話,靈活的手指沿著乳罩底部伸了進去,直接抓住了她的大奶子,她的奶子好大呀!我把手張到最大也只能握住一部分,軟軟的乳頭從我的指間凸出被我緊緊夾住。她大概做夢也沒想到,會被一個和她兒子一樣大的男孩玩弄吧!

我低低的聲音又在她耳邊響起:「阿姨,你的奶子真大呀!我摸得好爽呀!現在我要摸你的大屁股了。」她無力地搖了搖頭,但對我的侵犯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接著,我的手慢慢地從她的奶子上收回,從後面放在屁股上,她依然是一動也不敢動,我色心大起,雙手把她的裙子下襬抓住用力的往上撩,她這時趕緊用手護住,企圖躲避我的進攻。

但她終究不敢太使力,怕被人發覺,所以我們無聲的爭執了一會,她的裙子還是被我撩到了腰部,這樣她的下身就只剩一件三角褲了。我的手迫不及待地要從她的前面進攻三角地帶,她的兩隻手連忙抓住前端緊緊的護住陰部。

我轉移目標,把手從她褲衩後面上端伸進去,她的手現在只能護住最重要的地方,所以只好把屁股交給了我。

我一面摸著她的屁股,一面繼續跟她說:「你的屁股真棒呀!又滑又嫩,好大好圓呀!」她扭著頭,一句話也不說。

我得寸進尺地說:「快點把屁股撅起來!」她依然一動不動。我見她不動,火就上來了,把小刀掏出來,抓住她內褲的一側用刀刃小心的一划,薄薄的布料在鋒利的刀鋒下無聲地被切斷,她的內褲立刻彈作一團。

緊接著是另一側也被我切斷,這樣,她的內褲已經完全沒有用了,使得她的大屁股完全暴露了,她這會再想反抗也沒辦法了。

我抓住切斷的布料用力一拉,就全到了我手裡,這樣她的下面就全光了。我又看看周圍根本就沒人注意,我得意地對陳威眨眨眼,把他媽媽的破內褲裝進我兜里,回過頭來繼續對他媽媽說:「阿姨,怎麼樣,是不是很涼快呀?這就是你不聽話的下場。快點把屁股撅起來,不然的話,把你的裙子也劃開。」

她依然不敢開口,但卻被我的話完全嚇懵了,慢慢地把屁股撅給了我,我繼續摸著她的屁股,手指沿著屁股縫直接觸到了屁眼,她的屁股蛋下意識地夾得緊緊的,使我的手指很難再前進。

我又對她說:「阿姨,請你把屁股打開一點好嗎?不然我摸不到屁眼呀!」她有生以來大概還沒聽過這樣的請求,極度的羞辱使得她差點昏過去。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說:「知道反抗我的後果了吧?你只要再不聽話,我就把你的衣服全劃爛,讓一車人都看見,聽見沒有?」

她慢慢地點了點頭,我從她的側面可以看到一條清晰的淚水從臉龐落下,我低聲說:「不許哭。」她下意識地抬起手擦乾眼淚,我又說:「說,求我玩你的屁股,捅你的屁眼。」

她低低的帶著哭腔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實在說不出來。」

「快說!」我加強了語氣,同時做出一副要發作的樣子,嚇得她趕緊扭過頭去,終於發出了斷斷續續的聲音:「求……求……求求你……玩……玩我的……屁股……捅……我……我的……我的……屁眼……吧!」

我這才滿意地說:「你看,這也不難說嘛!」說完,我的手就在她的屁股縫上摸索著,找到了軟軟的屁眼,可能是天氣比較熱,再加上她比較緊張出的汗,她的屁眼有點濕濕的。

我的手指先是在上面揉著、搓著,然後慢慢地插進,我的中指好像被一個緊緊的肉環包圍著似的,感覺好緊呀!由於受到了侵犯,她的屁眼不由自主地收縮著。我的手指開始了活動,一下一下的插著,她的屁股也由於我的動作而微微地擺動著。

我又伏在她耳邊說:「阿姨,你的屁眼真緊啊!告訴我,我的手指在幹什麼呀?」

這時她已經從心裡懼怕我了,順從地答道:「你的……手指在插我……我的屁眼。」

我的手指突然加勁,一下就插到了底,她咬緊牙才沒有叫出聲來。我的手指在她的直腸里開始了大肆的活動,亂摳亂挖,她的屁股不住地搖著,嘴裡也發出了一點痛苦的呻吟,只是在這嘈雜的車上根本不會被聽到。

我的手指改變戰術,開始不斷地拔出插進,隨著我的進攻,她屁眼也不像剛才那麼緊了,而且裡面也有些濕潤了。又過了一會,我的手指就可以很輕鬆地一插到底了。而她的呻吟聲也不那麼痛苦了,漸漸地她的聲音已經不再發出了,屁股也有節奏地擺動著配合著我的抽插。

我挖了幾下後把手指拔出來,用手摟住她的腰,使她和我正面相對,她哪裡還敢看我,把頭埋在我的肩膀上,微微的抽泣著。我雙手摟住她的腰,和她緊緊地抱在一起。

汽車依然在緩慢地前進著,車上的人還是很吵,到了一站後又再擠上了幾個人,我和她也貼得更緊了,我聞著她身上的香味實在是很讓人陶醉,她的兩個大奶子在我胸前頂得嚴嚴實實的,我在她臉上使勁地親了一下,她根本沒法躲避。

我得意的小聲說:「阿姨,現在該摸你哪裡了?」她臉紅紅的,也知道沒辦法抵抗,於是就認命似的閉上了眼。

我的手伸到她前面,從裙子下面伸進去,輕易地摸到了她毛茸茸的陰戶,她的陰阜很高,肉很多,陰毛很濃密,她兩條大腿夾得緊緊的,我只能摸到兩片大陰唇。

我的手指輕輕的遊動著,這時我能感覺到她的兩條腿有些分開了,我的手就勢把她的整個陰戶摸到了。她的陰戶又熱又潮的,我的手指剛分開兩片大陰唇,就有些騷水流到了我手上。

她真的很騷,被人家非禮居然能有這麼大的反應,看來,在她端莊的外表里是個不折不扣的騷貨呀!

我手指在她的外陰處輕輕的揉著,同時用指尖輕扣著她的陰蒂,一會她的陰蒂就有些漲大了,已經從大陰唇的上端露出了頭,兩片軟軟的小陰唇也變得更加濕潤了。她的臉依然是很紅,眼睛卻變得有些迷離了,身體對快感的反應已經把她出賣了,陰部也向我的手湊了過來。

我的手指在她的陰道口輕挖了兩下後,她的屁股往前湊得更近了,我的手指又轉動了兩下後,輕輕地捅進了她已經濕漉漉的陰道。她的陰道好溫暖呀!裡面像有個小嘴在啜著我的手指,我把手指整根的插到底,手指尖觸到了她的花心,我輕輕的撓了撓,她的身體又是一陣輕微的顫抖,兩片小陰唇也蠕動著,仿佛在輕舔我的手。

這時她伏在我肩上,嘴裡發出了一點快活的呻吟,隨著我手指抽插的加快,她的屁股扭得更快了。我又把食指也插了進去,輕撓著她陰道內的肉褶,她現在張開了嘴,呼吸急促了。

我兩隻手指猛插了幾下後,她的陰部整個壓在了我的手上,同時兩隻手使勁地把我抱住,屁股一陣猛抖,一股熱流從陰道深處流到了我的手上,沒想到她居然這樣就泄了身。

我在她的陰毛上把手擦了擦,得意地在她的騷屄上繼續摸著,在她耳邊輕輕的說:「阿姨,你的屄好騷喔!我把你玩得舒不舒服呀?」她沒有說話,只是鬆開兩隻手,扭過身去整理了一下衣服,低聲說了一句:「我要下車了。」我把手又放在她的屁股上摸著。

過了一會,車停在一個小站,她擠向了車門,我也趕緊跟著往下擠。下了車後,她頭也不回的往前走,這時陳威偷偷的走了過來,他問我怎麼樣,我得意地把經過告訴了他,並把我的戰利品——從他媽媽身上取下的內褲拿出來給他看,他羨慕地拍拍我的肩膀。

我們趕緊繞道追去,他告訴我都準備好了,為我操他媽媽創造好了條件。我打趣地對他說:「你真是個好兒子,很孝順媽媽呀!」他嘿嘿的笑了笑說:「我要不是急著等錢用,才不會這麼便宜你呢!」

我們飛快地往前跑,要在前面堵住他媽媽。我們從一條很破舊的小街道跑過去,在一個胡同口停住。看來這裡正在準備搬遷,已經沒有什麼住戶了,但他家離這裡還要走十多分鐘。

他指指裡面的一間屋子說:「就是那裡,我已經打掃得很乾凈了,我找了張舊床,床有張乾淨的涼蓆。」

我探頭看了看,已經可以看見他媽媽朝這裡走過來了,他點點頭,溜進了隔壁的一間屋子。我看看四周只有遠處有幾個人影,大好機會來了。

他媽媽低著頭走得很快,外表依然很端莊文靜,誰也不會想到這個漂亮的女教師,剛才在車上被一個陌生的男孩肆意地玩弄了身體最隱秘的部位,而且還在擁擠的人群中達到了高潮。

我的身體貼著牆,她根本沒有發覺,等她走過去一點後,我看了看後面見沒有人,就一個箭步跳過去,從後面把她抱住。她驚叫一聲,我在她耳邊笑著說:「別害怕,阿姨,是我呀!」

她驚魂未定又聽見是我後,身體一下就軟了,我的雙手從後面抓住她的大奶子,她掙扎了幾下卻掙脫不開我有力的臂膀,她的身體一下跪在了地上,嘴裡喃喃的哀求道:「求求你,放過我吧!求求你……」

我把她的身體抱起來,使她靠在牆上,扶住她的臉在她紅潤的雙唇上吻了下去。她可能知道我不會放過她,又怕我會傷害她,也就不再掙扎了,我的舌頭輕易地突破她的雙唇,和她柔軟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同時用手在她的奶子上使勁地揉著,她輕輕的推開我,臉上顯出動人的紅暈。

我抓住她的手拽著她走進那所屋子,屋裡是空空蕩蕩的,地上倒是很乾凈。她無力地做著象徵性的抵抗,我笑著對她說:「阿姨,剛才你是不是很舒服呀?現在該輪到你讓我舒服了。」說著,就在那張床上坐下,把她拉到跟前,伸手把她的裙側的拉鏈拉開。

「不……不行……你……別這樣……」她掙扎著扭動身子,雙手抓住裙子往後退著,我抓住她的手讓她抱住我,她低呼一聲,裙子一下就滑到了腳底,她連忙把我抱得緊緊的,不肯讓我看到她的下身。

我的頭扎在她的腹部,手就在她的光屁股上摸著,不時地使勁打幾下,在空曠的屋裡發出了「啪!啪!」的清脆迴響。我能看到陳威的眼睛從一個透孔中看著,我心想:『看吧!好好看吧!你媽媽的屁股好大呀!皮膚好滑呀!』

我把他媽媽的身子推開一點,她連忙用雙手護住下陰。我厲聲喝道:「把手拿開!」她的臉扭向一邊,雙手慢慢地挪開,終於她肥肥的陰部就完全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她的陰毛很多,在高挺的陰部上形成一個很對稱的倒三角形;嫩紅的陰蒂從大陰唇上端露出了頭,陰部底下已經有水跡滲出了。我用一根手指玩弄著她的陰蒂,她的嘴裡斷斷續續地發出了誘人的呻吟:「啊……不……不要……不要……嗯……啊……」

我低下頭,用舌頭開始在她的陰部上舔起來,只舔了兩下,她的大腿就分開了,雙手也摟住了我的腦袋。我的舌頭靈活地在她的陰唇上掃動,不時地用嘴唇啜著她的陰蒂,在分開她的大陰唇舔著裡面的嫩肉,她的呻吟聲更大了,屁股也開始一抖一抖的往前送,從陰道里流出的騷水源源不絕地流進我的嘴裡,我如獲至寶的吞下肚。

我的雞巴已經勃起到了極點,於是我站起身把褲子解開,用一隻手按住她的肩膀,她很順從地跪在了我的面前。當我的大號雞巴從褲子裡露出來的時候,她羞臊地扭過頭,我用手托起她的下巴,一隻手握住雞巴就往她的嘴裡送,她顯然給我的巨大雞巴嚇住了,呆呆的看著,下意識地張開了嘴巴,把我雞蛋般大的龜頭含了進去。

我在她的頭上拍了一下,說:「阿姨,你要好好地啜呀!等一下我會讓你好好爽爽的。」

她抬頭看了看我,臉上的羞澀表情已經消退了一些,眼睛裡開始有了嫵媚的神色,用舌頭舔舔我的龜頭後就開始大口的吞吐起來。一股難以表達的快感迅速傳遍我的全身,我滿足地閉上眼睛享受著,這並不全是因為她是個美女教師,更有一種玩弄成熟女人的征服感。

我的手撫摩著她的秀髮,滿意地捏了捏她的臉,受到我的鼓勵,她的小嘴啜得更有力了,舌頭也更加大膽地舔著我的馬眼了,屋子裡迴蕩著淫蕩的「吱吱」聲,使我感到渾身燥熱起來。

「好了!」我說完後就把她拉起來,我將她平放在床上,她的眼睛閉得緊緊的,已經準備好了向我這個和他兒子一樣大的男孩奉獻出她成熟的完美身軀了。

我開始解開她的上衣扣子,她絲毫沒有抵擋地配合著我把衣服脫下,她的全身就只剩下一個白色的乳罩,保護著主人的最後防線,但這個防線在我輕輕的動作下就崩潰了,我輕易地把她的乳罩推到胸口上,雪白豐滿的大乳房上兩顆褐色的小巧奶頭頑皮地挺立著。

我低下頭含住了一個奶頭,輕輕的啜著,另一隻手抓住另一個大奶子搓揉起來,「啊……啊……啊……啊……」她嘴裡發出動聽的呻吟。我再也忍不住了,七手八腳的把自己脫了個精光,硬硬的大雞巴已經挺得高高的了,迫不及待地要去品嘗身下的美肉了。

我抓住她的膝蓋,一下就把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分得開開的,兩片大陰唇中因為充血而顯得更為嬌美的花瓣就已經向我敞開了,從那迷人的紅嫩肉洞中流出的透明液體,經過微微蠕動的屁眼把身下的涼蓆已經浸濕了。

我上身前伏,握住大雞巴先是在她的小陰唇和陰道口沾上些騷水,然後對準陰道慢慢地插進去,她的身體一下繃緊了,雙手推著我的胸膛,兩條大腿也緊緊地夾住我的腰,嘴裡發出低聲的哀求:「啊……輕一點……啊……你的太大了,求求你……輕一點好嗎?」

我低頭看看雞巴只進去一半,就對她說:「好好好,我會慢慢來的,不會弄痛你的。」我一面分散她的注意力,一面推開她的膝蓋,同時低下頭在她嘴上吻著,然後用盡全力猛的往裡一插直到根底,龜頭已經觸到了她的子宮底了,她的雙臂一下把我摟得緊緊的,嘴裡發出一點帶著痛苦的喘息聲。

她的陰道真緊呀!把我的大雞巴箍得密不透風的,並有節奏地收縮著,感覺就像是被熱熱的小嘴整根吞下似的。

我伏在她軟軟的胸脯上休息了一下,享受著極大的快感,同時也讓她適應一下我的大雞巴。我的舌頭可沒閒著,不停地在她嘴裡探索著,她的舌頭漸漸地和我糾纏到了一起,互相舔吸著。慢慢地她的舌頭滑進了我嘴裡,在我的口腔中挑逗著,同時把我摟得更緊了,從高挺的小鼻子中也發出嬌嬌的呻吟。

我停止了舌戰,伏在她耳邊問:「阿姨,我的雞巴怎麼樣呀?」

她羞臊的哼了一聲,我又再催促她:「快說!」她這才用蚊子似的聲音說:「你的太大了,我都受不了了。」

我繼續揶揄她:「你真沒用,這麼大個人,屄這麼肥,連根大雞巴都受不住呀?」

她用手在我的後背上打了一下,說:「誰像你似的,小小年紀就長這麼大的東西,欺負人。」

我說:「你是老師吧?」

她點了點頭。

我接著問:「那你告訴我,我們現在在幹什麼?」

她的臉一下紅到了脖子:「你真討厭,占了便宜還不饒人,幹嗎非要我說下流話呀?」

「我就喜歡聽你說下流話。快說呀!越騷越好呀!」

她原本有些埋怨的眼睛裡閃過一絲頑皮的眼神,在我耳邊悄悄說:「你……在……肏我……」

「用什麼肏你?」我的聲音一下提高了,為的是讓陳威聽見他媽媽說出的下流話。

她的聲音也高了一點:「用……用你的……大雞巴肏我。」

「肏你哪裡呀?」

「肏我……肏我的……屄。」

我得意地大聲笑了起來,她的臉趕緊扭過去,不敢再看我。我開始了慢慢的活動,把雞巴緩緩地抽出後,再慢慢地插到底,她的呻吟變得甜美了,雪白的大屁股也開始扭動起來。

我來回地抽插了大約一百多下後,就覺得她的陰道有些寬鬆了,不像開始時那麼緊了,大量的陰液也隨著我的動作流滿了我整個雞巴。我慢慢地加快了肏屄的速度,她的呻吟聲變得更大了,臉上全是滿足的幸福表情。

我一邊肏著她的肥屄,一邊問:「說,你是不是我的老婆?」

她這時已經完全沉浸在久違的歡樂海洋里,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巨大快感已經把她平時的端莊羞怯征服了,她就像換了個人似的,唯一知道的是滿足我和她的慾望。

她的嘴裡斷斷續續地說出了平時都不敢想的話:「是……我是……你……老婆。」

「那我呢?」

「你是……我的老公。」

我開始用全身的力量一下一下地猛肏著:「要叫大雞巴老公。」

「啊……是……你是……我……最愛的……大雞巴老公……會肏屄的……大雞巴老公……啊……輕點……你的勁……太……太大了……我要……要……」

她的身體一陣激烈的抖動,同時一股熱流激射在我的龜頭上,燙得我的雞巴痒痒的。她仿佛害怕失去我似的,把我摟得緊緊的,臉上是女人享受性愛高潮最標準的表情。

我暫時停止了運動,滿意地看著身體下的女人幸福的面孔,她主動地把香舌送進我的嘴裡。我在她的乳頭上捏了一下:「騷老婆,舒不舒服呀?」

「嗯!」她滿意地點點頭:「人家從來也沒有這麼舒服過。」

「可你老公的雞巴還硬硬的呀!你說怎麼辦?」

她這時連一點矜持也沒有了,教師的身份也蕩然無存了,竟對我撒起嬌來:「我都和你這樣了,你愛怎樣就怎樣吧!」

我坐起身對她命令道:「轉過身去,把屁股撅起來!」

她有些嬌懶的轉過身趴好,把一個大白屁股撅得高高的,把她的肥屄從屁股下獻給我。我得意地拍了拍,挺著大雞巴對準她的騷屄,然後扶住她的大屁股用力一挺,她的騷穴發出「咕」的一聲,我的雞巴就操了進去。

我又伸手把她乳罩從後背解開扔在一旁,在她的大白屁股上打了幾巴掌,她發出了舒服的呻吟,雪白的屁股主動地扭了起來。我對她說:「騷屄,你就是欠肏,今天老公要你過足癮。」

我的大雞巴開始使勁地肏著她的騷屄,每一次拔出只留龜頭在她的陰道口,插進則是連根進入,我的胯撞在她的肥屁股上發出了「啪!啪!」的響聲,她的呻吟聲叫得更大了,屁股扭得更快了。

我為了使陳威過癮,故意邊操邊說:「騷屄,你是不是欠肏?」

她這時已經完全被我帶給她的強烈快感征服了,開始討好我的說:「是……我是個……欠肏的騷……騷屄……哦……你……你的……雞巴太……太大了……啊……好舒服……用力肏我……肏死我吧……」

聽的她的淫聲浪語,我狂性大發,一面繼續猛肏,嘴裡接著罵她:「臭屄!騷貨!我肏死你!我肏你媽!我要連你媽一塊操!你這騷屄,快叫!給我使勁地叫!我肏你媽的屄!你是個騷貨,你媽也是個騷屄!」隨著我的狂抽猛肏,她的騷屄里發出「噗哧、噗哧」的巨大聲響。

在我近似瘋狂地肏了她五百多下後,她終於支持不住了,趴在了床墊上喘著粗氣。我的雞巴已經漲到了極點,不停地抖動著,我知道快要射精了,於是把她用力翻了個身,隨即撲在她身上,抄起兩條大腿架在肩上,雞巴準確地找到了目標,「嗤」的一聲再次鑽進她的陰道。

我又猛肏了八十多下後,終於在她的身體最深處爆發了,大股強有力的精液直射到她的子宮底,「啊~~」我抬起頭享受著巨大的快感。

我射精後把她的雙腿放下,坐在旁邊看著她,她仿佛虛脫似的昏了過去,兩條腿本能地合在一起。我的傑作怎麼能不欣賞呢?我把她兩條腿打開得大大的,看著我的精液從那有些紅腫的陰道里緩緩流出,鮮艷的小陰唇也敞得大大的。

過了一會兒,她才嬌滴滴的哼了一聲,醒了過來。我在她的旁邊緊挨著她躺下,剛摟住她的脖子她就主動地扎在了我懷裡,伸出白嫩的手在我的胸膛上撫摸著,火熱的香吻不斷地送在我的唇上。

我的手不斷地在她身上、乳房和屁股上摸著,給她一些做愛後的溫柔體貼愛撫。為了回報我,她的嘴唇慢慢地從我的胸前吻去,在我的乳頭上輕輕的啜著、舔著,最後握住我濕淋淋的大雞巴含進了嘴裡,用舌頭溫柔地舔著,把上面殘存的精液和她的騷水吸得乾乾淨淨。

我從兜里掏出香煙,點上一支,美美的吸了起來。給我的雞巴做完服務後,她抓住我的手也吸了一口煙,躺在我的臂彎里不動了。

我笑著問她:「阿姨,怎麼樣?我把你肏得舒不舒服?」

她微微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美麗的臉上全是高潮過後的幸福滿足羞澀表情,這是能讓所有男人自豪驕傲的表情。

我明知故問的問:「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她猶豫了一下才說:「薛文萍。」

「那你的職業呢?」

「教師,就是教你這麼大的孩子的。」

「那我是不是好孩子呀?」

「呸!別的孩子哪有你這麼壞!」她的大眼睛看著我,羞臊的說:「你已經不算孩子了,你已經是個男人了。」說完閉上眼睛,用手握住我的雞巴輕輕的套動著。

「你家裡都有什麼人?」

「還有一個兒子,今年上高中。」她捶了我一拳:「要是被我兒子知道,他非揍你不可!」

她的話逗得我哈哈大笑,心裡想:『傻娘們,被你兒子出賣了都不知道。要沒有你的好兒子,我哪能操上你呀!』

我在她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你老公呢?」

她低聲說:「別提他了。」

我見她的情緒有些低落,趕緊安慰她說:「別擔心呀!你現在已經有了新老公了。」她羞臊的噘起小嘴。

我繼續和她調著情:「那你的屄不是好幾年沒有被人肏過了?」

她的臉一下扎在我懷裡,在我胸前輕輕的打了幾下:「你這壞小子,怎麼滿嘴都是髒話呀!」我嘻嘻的笑著。

她坐起身說:「天太晚了,我要走了,咱們出去吧!」我答應了一聲,開始穿著衣服。

她慢慢地站起身,從挎包里拿出一些衛生紙,用手揉了揉陰部,撒嬌的說:「你真討厭,把人家弄得好痛。」然後扭著大屁股走到角落裡蹲下。

我真是有眼福,這大美女就要在我的注視下撒尿了!只見一道清晰的水流從兩片花瓣之間急促地流出,發出了「沙沙」的聲音。

她看了我一眼,有些騷騷的說:「你真討厭,女人尿尿有什麼好看的?」

我走到她的身邊也蹲了下來,把手伸向她毛茸茸的陰部,輕輕地揉著陰蒂頭說:「薛阿姨,你尿尿的樣子真好看。」然後,扶著大雞巴在她旁邊也撒了一泡尿,尿完後我見龜頭上還有一滴尿液,就不由分說地把雞巴又塞進了她的嘴裡。

我和她嬉鬧了一會後,才把衣服都穿好。我摟著她的腰出了屋子,想到就要分手,我實在是很捨不得,不停地在她的唇上親著。好一會,她才把我推開,擺了擺手,快步的走了。

這時我回頭看見陳威笑著走了過來,我掏出香煙遞給他一支,我們美美的抽了起來。

他笑著問我:「怎麼樣,我媽媽不錯吧?」

我說:「好,真棒!你媽媽的屄實在是不錯,屄又緊,水又多,裡面熱乎乎的,肏起來真爽!」

他也很得意的說:「是呀!我在旁邊也看得很過癮呀!我真沒想到我媽媽這麼騷,看著她被你使勁地肏真是一種享受。」

我說:「那當然,看自己媽媽的真實表演,比看毛片強多了。」

說完,我們相對而視,「哈哈」的大笑起來。我給了他二百塊,他很高興,說如果下次我還想要,可以再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