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美圖 (上)

2016-07-21     WoKao     檢舉     收藏 (2)

(一)

俊才是一位年輕高大有為的青年,這次帶著公司女職員貴媚、玉嬌、及陳美鳳三女以及二女秘書夏鳳小姐與洋妞妮娜小姐及一男五女,來到港地故姨父的大農場考察研究。

在港市郊區一處大農場,農場主人是一位風華絕代,有 寡婦之稱譽的姜鳳絲姜夫人。

姜夫人熱切的招待著這結拜姊妹所生的唯一大男孩,台地公司的年青總經理俊才先生。

俊才也親切的叫了聲「鳳姨!」,並介紹隨行的女友及公司女職員。

「哦!貴公司裡可真是美女如雲呀!」

姜夫人笑說著,女職員們一臉羞態!

一會兒,姜夫人也介紹著她農場中所有重要職員。

一個雄壯高大的漢子,叫胡麟,是農場經理,其他令人注目的是兩位漂亮的農場女秘書月雲、玉梅小姐。

忽然,客廳中,從二樓上,跑下了一位妖媚十足,迷人至極的性感嬌娃,一面下樓來,一面叫著!

「媽咪!是表哥來了嗎?喔!還有一群漂亮女客人呀!」

姜夫人迎著妖媚少女一抱,捏了她迷死人會扭的美屁股一下,笑叱說:「曼莉!你這野丫頭,就是這麼會怪聲亂叫的,來,過來看,這位就是你從未見過面的世交表哥哥!對了,你姐姐莎莉呢?也叫她來見見。」

妖媚少女曼莉看了看俊才,竟媚眼兒一飛又叫一聲:「英俊瀟酒,一表人才。真是不愧叫俊才這二字呢!好俊的表哥哥,你好。」

俊才被這淘氣妖媚十足的小表妹弄得大夥兒在一起中,雖然也私下愛風流的他,可也鬧個紅耳赤的。

「浪丫頭,又胡叫什麼,快去找你姐姐來。」

姜夫人沒好氣的又嬌叫看這小女兒,曼莉天生媚骨,浪漫個性令她十分頭痛。

「是!媽咪!」曼莉又飛了個媚眼兒給俊才,這才一扭三擺的扭出客廳去。

——————————————————————————–

夜…..吃過晚飯後,在姜夫人兩個女兒的樓上閨房中,二小姐曼莉有事找大姐莎莉,但房中無人,曼莉鼓了鼓小嘴兒哼說:「真氣人,大姐今天是怎麼回事,一會兒又不見人」。曼莉下樓去,正想到媽咪姜夫人的房中去一問,忽然從浴室中傳出男女嬉聲。

曼莉忙從浴室門縫孔向裡偷窺一看,但見她那位也天生妖媚,性感動人的姐姐莎莉,天,她竟一絲不掛的,伏在一個赤裸的男人身上,更令人心跳肉麻的,莎莉姐竟伏著張嘴含著男人雞巴在「大吃香蕉」呢!

「哦!要死人了,怎,怎麼這樣,大姐雖也浪漫妖媚,但從不輕近男人呀!這男人是誰?」曼莉心跳的,仔細再偷窺一看。

「唉呀!怎是表哥他,這,浪姐姐是怎麼和他勾上的?」

曼莉心中叫著,對著英俊的表哥,不由吃起姐姐醋來…

原來曼莉的姐姐莎莉也是位浪漫型尤物,常出外四遊,而很早就認識了俊才,一個風流種子,一個妖媚浪漫,早就暗交上了一腿。

「表哥,真想不到咱們還是世交表親呢?幾個月來我們不再見面,真想死人家…..」妖媚大尤物莎莉,鼓著名 紅紅的小嘴兒,拚命含吸了俊才大雞巴一陣,一會兒,邊吸吮,邊浪哼哼的,十足妖媚性感。

俊才對付浪尤物常采猛攻式,也不理她痛哼,一個抱腿又一猛插,直入盡根,大難巴頭狠狠撞入了子宮心。

「唉唷!唉唷!」

莎莉不知是痛是快,尖哼怪叫著不停,俊才大雞巴一入陰穴,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陣狂抽猛插。

「嘖嘖!」「吱吱!」「唉唷!」「哼唷!」一陣陣肉拍肉響,夾帶著莎莉令人消魂的嬌爹浪喘聲,門外偷窺的曼莉,只看得芳心又麻又跳,雖然尚未「開封」的她,但天生騷媚的骨子底,早已春情大解的,下面那隻「寶貝」「嘴兒」不知偷吃了多少根「茄子」「香蕉」。

這會兒,只見這騷妮子,看得芳心飄飄,一個迷死人會扭的美屁股,正看得忘形的一下一下狂扭起臀花兒,好像大雞巴在狠插她似的,屁股亂扭,短裙內,一件三角褲早成了「尿褲」。

忽然「拍!」的一聲,一隻大毛手兒狠狠拍打了她亂扭的屁股一下。

「唉唷!」只疼得她屁股火辣辣的,怪叫一聲,春火全消的急一挺身回頭一看。

「唉唷!是你這隻大色狼。」

曼莉尖叫著,打他屁股的,竟是農場經理胡麟。

「嘿嘿!丁二小姐,對不起,我以為你屁股難過的亂擺,所以才打醒你一下,這回好多了吧。」這農場經理胡麟是個面善心狠,暗懷巨測的陰險傢夥,他來此一年多,已深得女主人的信任,而一心卻想藉此勾上大、二小姐,好登上農場主人,一舉人財兩得的陰謀。

這日裡,他見大、二小姐竟對來訪的女主人世侄兒俊才有意,為恐失去一切的,夜裡睡不著的出來探巡…..。

這傢夥不但好色又心狠,見情況不對勁,心中已有一條毒計上來,但見他不懷好意的把二小姐曼莉打醒了春夢…..

「你…你!胡經埋…..你竟敢打…..打我的屁股…..」

二小姐曼莉平日裡浪漫妖媚,常和職員們亂開玩笑,但這次偷窺春光,又被這一向色兒似的胡經理趁機吃了豆腐的,不由粉臉一變,又羞又氣…..

老奸巨滑的胡經理忙已心上一計的,急向二小姐討好似的哄說:「二小姐,千萬別氣,我知道你是…..嘻…..我是一片好意,我有辦法使俊才先生他捨去你姐姐,而來投向你…..」

「喔!」二小姐曼莉瞪了瞪美目,忽一改羞態,哼說:「那麼你快說,是什麼辦法。」

「嘿嘿!明天午後,你邀你表哥出遊,我會收買幾個流氓裝成蒙面盜,然後以綁票的方法,將你們關禁在山上,我布置好一間洞房中,那麼,嘿嘿,以後就看你了。」

「哦!我明白了,我可以趁此和我表哥俊才發生…..」

「對,對,日子一久,關係發生了,最後大家鬧開了,公布了,你媽自然會要你和他結婚。」

「哦,好辦法。」曼莉高興了,心想,「姐姐和他是搞暗的,我和他搞明的,媽咪最後定會為了我…..」

「嘿嘿!二小姐,我祝你馬到成功。」

「去你的,就你鬼主意最多,走吧,事成功,我會叫媽出賞你。」

「是,是,那麼明天看戲了,嘿嘿!」

胡經理十分得意的一面走開,一面心想。「嘿嘿,你們弄上了,我再對大小姐下功夫,然後把你也搞上…嘻嘻…」

——————————————————————————–

(二)

夜…..二更天…..

在樓下,俊才的客房中…..

從浴室搞到床上的俊才和浪尤物莎莉,這會兒,莎莉這大騷尤物早已「吃飽,吃夠」。,睡在俊才身上好一陣…..

「甜心,好了,該回房去睡了,否則…..」

「人家知道嘛,哼唷,搞了一整夜,人家骨頭都給你整散了,唉唷!」莎莉光溜溜的離開了俊才懷抱,穿上了奶罩,剛拉上三角褲下了床,忽尖叫了一聲。

「怎麼了,我的美人兒。」

「哼!你,你,都是你。」莎莉苦了媚臉兒

「人家說屁股不能搞,你偏最後來一個什麼開後庭花的,這回弄…弄後人家屁股還腫疼的,哼!死鬼!大壞蛋…..」

「哦!美人兒,哥哥開你後庭花,你該驕傲啊!那是因為你的屁股長得肥美迷人呀!」

「嘿!去你的,唉唷!」

莎莉紅著媚臉兒,想回身打他,屁股又隱疼了一下,剛才俊才來一陣後庭花開,便將那根漲死人的粗大肉棒強塞入她小屁眼兒內,一陣火干下,搞得她屁門翻腫,雪股酥軟,這回兒真「吃過飽」的,兩洞一酥一疼,苦得她嬌嗲亂嗔不已。

次日一早,俊才隨行及女職員們又觀看了農場一陣子,午飯後姜夫人的大小姐因「夜戰」辛苦,躺在床上休息,姜夫人便叫二女兒曼莉陪同俊才到附近山林間賞花遊玩…..

等俊才用汽車載著曼莉向山林中去後,胡經理心中得意萬分的,向大小姐房中去…..

——————————————————————————–

俊才、曼莉二男女,車行不遠處,忽然在馬路中臥了個女人在痛苦掙扎,「軋!」俊才忙停住車於,與曼莉下車過去查看。

「咦!你不就是蕭家村的村花蕭美瑤小姐嘛?」

曼莉扶起了地上這個身材豐滿動人的美 成熟少女…..

「哦!曼莉二小姐是你,喔!謝謝你,我出來替父親採集一些藥草,不小心跌一跤…..」

曼莉為她揉捏著跌疼的玉腿,當長裙一拉,豐滿迷人的大腿露出時,那嫩得白白的肌膚,看得一旁的俊才不由心神一跳,尤其這鄉下大美人的大腿根展露處,竟穿著一件紅色的三角褲,俊才心中不由又一跳,心想:「好一個鄉下美人兒,看她外表淑靜甜美,內衣卻是一片紅,可見鄉下美人都是熱情內蘊的。」

俊才被這位恬靜淑美的村花蕭美瑤小姐所迷似的,竟主動的過去抱起她笑說:「蕭小姐,你行路已不方便,乾脆我們就送你同家去好,來。」

「啊…啊!你…..」蕭美瑤見是一位高大英俊男土抱起了她,不由羞了雙頰,芳心亂跳的,正想推辭。

曼莉暗醋哼了一哼走過來說:「蕭姐姐…蕭小姐別羞,這位是我表哥呢!請吧。」

「哦…..」蕭小姐說了一聲,一個迷人嬌軀已被抱入車中,不久,車行了一陣,來到一處山林地方。

蕭美瑤小姐由於腿傷發炎,感到口渴又熱,曼莉忙叫停車,她下車到清水池邊去取了些涼水來要給她涼涼身子。

但等她回來時,車內俊才和蕭美瑤小姐忽不見了。

「啊!不好,他們可能被胡經理派的人手以綁架方式捉去了。」

「真氣死了,怎偏偏安排這個時候,氣死我了。這麼一來反叫表哥又把別個女人搞上了。」

曼莉又急又氣的,但又不知胡經理安排的山上囚房在何處,只好怒沖沖的開車趕回去問胡經理。

在山林間,有一座破舊的老式房子,外表看來又破又舊,內裡一間房子中卻有如新婚洞房般的漂亮…..

「這是怎麼回事。」

莫名其妙的忽然被幾名蒙面歹徒綁架來此的俊才和蕭美瑤小姐,二人呆呆的看著這房裡房外有如天國之別的差異。

「這簡直像新婚洞房呢!」俊才呆呆邊看邊給蕭美瑤小姐療傷腿傷。

「俊才先生,我好多了,可是,我…我們怎麼辦,嗚嗚!」蕭美瑤小姐嬌泣著,她是又怕又慌。

俊才忙安慰她,一面又說:「這一定是綁票,歹徒知道我是大富商之子,也是大農場的親人,我想他們定想利用此向我姜鳳姨趁此機會索財…..我想等他們拿了錢一定會放我們自由的,蕭小姐你不要悲傷,來,你休息一下吧!」

俊才一面慰言中一面隨手從冰箱中倒出一杯茶水飲下,很快的,忽感全身發熱,心跳加速起來,似乎…..胯下之物猛的漲起來,把褲子鼓起撐傘似的…..

他神智漸入迷中,忽見蕭美瑤小姐也倒一杯解渴似的飲下,他不由啊了一聲,急叫:「不好,蕭小姐,別別喝,那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春藥…..」

可惜太遲了。

「唔!我…我熱死了!」一件一件女人迷人衣、內衣剝下,最後一件紅色三角褲也掉落地上。

心智已被慾念沖昏的蕭小姐,不一回竟已變成了一隻大白羊兒。但見渾身玲瓏嫩白中,肥奶尖挺,粉穴玉股,簡直又美艷又豐滿,夠性感,只色誘得俊才再也禁不住的慾火往上直衝,一聲聲吞口水聲,他迷亂的叫:「蕭…蕭小姐,你…你的肉體,唉,我…我忍不住…..唔!心肝,乖肉兒寶貝…..」

俊才熱呼呼的入迷叫起來,渾身也已剝了個精光,胯下之肉棒已漲得又長又粗,蕭美瑤小姐卻也已入迷的癢扭起下身,兩人互哼了一聲:「親哥哥…..」「小穴妹…..」

「咚!」的一聲,赤裸男女已互抱得緊緊滾翻在床上…..

不一回,床上蕭美瑤小姐發出一聲殺豬似的尖叫聲:「媽呀!小肚子破了!」

「心肝!甜心!小穴!好緊的小甜穴,寶貝洞兒!」俊才在狂亂的叫。

床 接著一陣劇烈震動「吱呀!吱呀!」

房門外接著忽然扒著一個蒙面人在偷看,轉向著身後另兩名蒙面人笑說:「好!她們幹上了,咱們任務完成了,走吧!」

幾名蒙面人匆勿的下山去…..

——————————————————————————–

不久夜又來臨了!

晚飯後,大農場女主人等多人一直找不到俊才,大家胡亂找尋著。

樓上二小姐房中,曼莉小姐一人躲在房內,氣呼呼的招來胡經理大罵。

「對…對不起,二小姐,誰知道半路裡會突然來個姓蕭的浪女人,我也罵過我那些笨蛋手下人…他們很少見過二小姐你,所以才會捉錯對象了…..」

「好了,你少囉唆這些,快另想辦法,否則我表哥不但我要不上,又惹多了風流債,最後要怎麼算?」

「是,是,晤!這樣吧!我馬上派人放他們自由回來,等今夜裡我再弄上些春藥,二小姐你叫他上來,就在二小姐房你先與他發生關係再…..」

「好了,別再多說,快去辦!」

「是,是!」胡經埋忙應聲下去,心中卻又想出另一狠計,心想:「這小子差點誤了我大事,好,今夜我把春藥加多一點,要他亂搞一番,然後使他沒臉耽下去,先趕走這小子,我好來個一箭雙鵰,吃上這一對浪狐狸姐妹…嘿嘿…..」

胡經理又生鬼計匆匆出了房外…..

不久!!入夜九點多時!!

山上囚人房中一下午春火在狂歡後的俊才和蕭美瑤小姐,床上落紅片片,美 動人的蕭美瑤小姐村之花,花落苞開,正哀哀暗泣著。

俊才愧意的安慰她,忽然發現房門開了一邊,不由忙抱美瑤小姐,兩人匆匆溜出房去,奔下山去!

先把美瑤小姐安慰好,送周家後,俊才匆匆的回到大農場來!

他不好意思說出又搞上女人,只說被歹徒綁架,溜逃回來。

等大家開始入睡,十二點多時,俊才回到客房中,對著白天發生的事一面苦思「兇手」的由來,一面拿起熱水瓶,倒了一杯水喝下。

等又喝下水後,全身又是一陣癢熱起來…..

「呀!怎麼回事,在…在這裡也…也有人下春藥!」

「不好,凶…兇手一定是內…內賊!慘了…慘了!」

俊才似已想出了什麼,但人已漸入情迷中,半昏半清中,急急的向浴室跑去想沖沖冷水浴以解去春藥內火…..

匆匆的,等他忘形的衝入浴室中,也沒看清有人無人的,就剝了個精光大吉。

忽然浴盆中出水芙蓉似的站起了一個勾魂般美人肉體,但見肥乳又白又大,渾身肉感逼人,尤其那一隻毛茸茸的肥美陰戶兒,只看得俊才火花亂冒的,忘形的就撲向那一具肉體…..

「唉唷呀!是你,你…你瘋了,俊才,我…我是姜鳳姨呀!」

乖乖,原來這大美人兒是鳳阿姨姜夫人。但俊才已藥迷心竅,只想要抱住女人美肉大幹一場。

只見他好猛的力氣,一把抱起豐滿的,肥美迷人的鳳姨夫人,一把像上次姦淫她大女兒莎莉一樣的,使她上身仰後浴盆中,下體迷死人的一隻肥美陰穴挺上來。

這姜夫人,徐娘半老,艷美依舊,又平日富足保養得好,一個肥白白肉體又夠豐滿肉感,俊才簡直更惹起慾火攻心的,手一扶已暴漲得更粗更長的大肉棒,對住鳳姨那迷死人大水蜜桃似的陰穴,狠狠向前一頂。

「唉唷!俊才,不…不行插阿姨,唉唷!」

姜夫人又羞又亂的,但感下體私處一漲,天,一根火熱粗棒兒已全根塞入穴一下,一陣陣熱漲,肉頂,久曠久未挨插的姜夫人,這回肥穴再開,初一陣漲痛的,拚命狂掙亂扭。

「唉唷!天,你…你怎可以強姦阿姨呢,唉唷!要命的,喔!你輕點,媽呀!小穴被頂破了!」

姜夫人掙扭著,但反惹得俊才乾脆抱緊她一個豐滿大屁股,一陣拚命猛抽濫干,姜鳳姨的穴久未挨,肥緊緊的,夾得他一根肉棒又酥又麻,初一陣凶插,痛快得恨不得連一對卵彈也擠進鳳姨的小肥穴去夾個痛快。

「拍拍!」「吱吱!」一陣陣肉拍肉向!一陣陣插穴聲!不一回,幾百下後,苦挨穴花再開的姜夫人,這回穴水大放,被搞得穴門松麻,小肥穴開始美快起來,不由一陣久曠飽足的再也顧不了廉恥,一陣浪哼迎起來。

「唉唷!唉!好…..好…好一支大肉棒…唉…..阿姨被你搞死了,天,我…我不想活了,哎呀!這一下插得好,唉,好個大肉棒姦夫…..小情弟…..乖侄兒…..唉!用力…就用力插死鳳阿姨算了,哼!哼…」

姜夫人簡直也插美了的亂哼亂叫起來,一會兒,整個肉感嬌軀被抱下浴池邊瓷磚上,兩隻迷人豐滿大腿被提高高的,俊才欲狂的用餓虎撲羊姿,大肉棒下下猛插著那一隻水多扭迎上來的大蜜桃穴。

又一陣子,久曠欲足的姜夫人,經不住吃了春藥的俊才又是一陣凶插,插得她穴內又疼起來,忙急急拚命一掙,掙滾起肉體,欲飽神清的,一陣又羞又急嗔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