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秘密

2016-06-21     WoKao     檢舉     收藏 (10)

人生總是會面臨許多尷尬。

勉強衝進廁所,終於舒坦之後,猛然發現衛生紙用光了;對著美女擺出自認最帥的笑容,離去時才發現一直沒拉上褲子拉鏈。

某些尷尬讓我們羞愧臉紅,令我們無地自容,使我們不敢踏足某地、面對某人,可是,某些尷尬卻是更加意義深遠,而且永遠無法挽回。

──昨晚,我跟妹妹做愛了。

*** *** *** ***

躺在單人床的左半邊。

在二十三分鐘前,已經完全清醒,不過我既不敢睜眼,也不敢起身,甚至還偷偷裝出依然熟睡的沉重呼吸聲。

身旁躺的不是別人,就是我的妹妹。

依然在熟睡的妹妹。

其實,快速拿起床邊的襯衫、牛仔褲,然後奪門而出,所需的時間大概不到一分鐘,但我怕的就是四目相對的剎那,還有妹妹不可預期的表情。

酒醉、胡鬧且意氣用事的夜晚過去之後,原本平凡單純的兄妹之間剩下滿滿的尷尬。忍不住懷疑妹妹也在裝睡,畢竟從小到大,她從未放棄捉弄我、跟我鬥嘴的機會,從某種角度來說,現在是非常好的機會讓我羞憤到自殺。

所以,決定把發球權不負責任地讓給妹妹,等待她先清醒過來,讓她先面對彼此間的尷尬,對於我始終如一的任性,猜想妹妹已經習慣了吧。

過了半小時。

想尿尿不敢動,背後超癢不敢抓,無法形容此刻又悶又難受的心情,更別說今後該如何面對我跟妹妹超級尷尬的未來。

──人如果不想後悔,最好別作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 *** *** ***

周末,晚上,七點半。

妹妹說家裡的熱水器壞掉,要來我這來借浴室。

當然,我沒有理由拒絕。

「嘩啦?嘩啦?」浴室里傳來激烈水聲,還混著幾句悅耳的歌聲,我默默躺在沙發上喝啤酒,欣賞著無聊的電視節目。

自從上班之後,妹妹漂亮了不少,不,應該說會打扮了不少。

懂得用俏麗的卷髮遮蓋不夠瘦的臉蛋,懂得用濃厚的眼影與口紅勾勒更完美的五官線條,也懂得小露乳溝,增添女性致命的魅力。

終於擺脫了從小到大始終有點男孩子氣的形象。

「唉,我家的爛熱水器沒事就壞掉,真氣人!」

滿嘴嘮叨的妹妹用毛巾擦拭半濕的頭髮,身上只穿了件寬鬆,直到膝蓋的白色T恤,一雙長腿意外地筆直勻稱,下半身顯然只穿了件小內褲吧。

只見她豪放大方地側坐在沙發上,純白的上衣裡面沒有胸罩的痕跡,雙腿交叉翹起來,鵝黃色圓點內褲馬上曝光給我看。

從沒預期妹妹會穿什麼蕾絲、縷空的性感內衣褲,不過,她如孩子般的隨性自然卻是出乎我的想像。

「喏。」若無其事的我遞了罐冰啤酒給妹妹。

「呼!」妹妹一口氣喝光整瓶啤酒,順手拉開第二罐的拉環,笑道:「剛泡完熱水澡,喝冰的啤酒最爽了!」

「你居然在看台灣偶像劇喔?真夠台。」

「鄉親啊,這就是愛台灣啦。」我沒好氣地回答。

「這麼無聊,虧你也看的下去,有沒有什麼好的影片可以看啊。」大口豪邁地灌著啤酒,一面不停搖頭嘆氣,妹妹留意到放在台子上的幾片光碟。

「這些都是A片耶……」妹妹翻閱著片名露骨的光碟。

嗯,沒有錯,當中除了一片是國際大導演所拍的鉅片『色.戒』之外,其他整疊毫無遮掩的都是各式各樣的A片。不要怪我為何如此不小心,獨自居住的單身男子沒有理由要把色情光碟妥善收藏,來造成自己的不便啊。

「其實,我長那麼大還沒看過A片。」妹妹小聲說道。

嗯,其實,你的哥哥長那麼大,也沒玩過3P呢。

「所以呢?」我強壓下心中OS的渴望。

「可以看嗎?」妹妹的表情相當正經。

雖然有點猶豫,面對已成年的妹妹,我沒有理由反對。難不成,要語重心長地跟妹妹說:「很多情色場面都是因為兄妹一起看A片,一不小心亂倫了,所以我們還是別看比較好吧。」

基本上,這好像是心裡有鬼的戀妹控說的台詞。

所以,能做的僅是把妹妹手中立花里子主演,帶點SM情節的痴女片,輕巧地換成由吉?明?擔綱的新片。

摒息以待,好戲登場。

只見吉?展露甜美迷人的無敵笑容,穿著一襲漂亮的洋裝,擺著各種撩人的姿勢。當然,她沒有穿著洋裝太久,兩位僅著內褲的彪形大漢左右夾攻,一邊上下其手,一邊寬衣解帶,背景音樂漸熄,畫面中充滿淫猥的喘息與呻吟。

「她的胸部好像有點不太自然。」妹妹的語氣也非常不自然。

「嗯,網絡上有人說吉?是假奶。」

「是假的喔,可是隆的不錯耶,形狀大小都漂亮。」

「喜歡的話,你也可以去隆啊。」我偷瞄了一下妹妹的胸。

「哼!才不用呢!人家都讚美我是難得一見的美胸!」

由側面觀察,妹妹的胸確實頗有分量,不過,我的腦中全都是她小時乾癟枯萎的印象,說什麼「美胸」,打死我都不承認。

「什麼?美胸?」口氣相當不屑輕蔑,帶有嚴重挑釁的意味:「哼!街坊鄰居還尊稱我一聲『神鵰大俠』呢。」

「不信你過來摸摸看!」

啊!?

不知道是妹妹喝了太多啤酒,有點酒醉,喪失理智了,還是真的有非常多人讚賞過她的美胸,導致她自信心過盛。

只能說雖然妹妹的外表漂亮、女性化了一些,但是,從小就不服輸的男孩子氣還是一點都沒收斂。老實說,對妹妹的胸部一點興趣都沒有,不過面對她挑戰式的挺胸,我也不須要因此退卻啊。

「是你逼我的喔!」我只好「勉為其難」朝妹妹的雙峰抓下去。

原本以為隔著外衣,只是無傷大雅、象徵性的碰一下,甚至會沒有感覺,卻忘記了剛洗完澡的妹妹穿的很輕便,沒有胸罩阻隔,乳房的觸感幾乎毫無保留地傳達過來。

「喔!喔!」飽滿、彈手的感覺殘留在手心,美妙的程度真的嚇到我了,雖然不到爆乳的大小,超群的柔軟度與驚人的彈性都難以想像。

「怎樣?知道厲害了吧!」望著我驚愕的表情,妹妹得意的嗆聲。

「嗯,確實蠻好摸的,算是美乳……」尷尬的讓我放手也不是,只好繼續在她胸前放肆,而順手的觸感令我不由自主緊握住整顆乳球,五指逐漸深埋,盈盈一握,恰到好處地嵌合,美妙的感覺引導我沉默地搓揉著。

情況變的十分微妙,而且難以下台。

可能是類似愛撫的搓揉,真的讓妹妹產生了微妙的感覺,漲紅的小臉開始滲出汗珠,妹妹似乎也感覺到一絲尷尬,得意的語氣中開始有點變化,說話的聲調不自覺帶點嫵媚的鼻音,可是,妹妹沒開口要我放手,還不停地說嘴自誇。

「很軟,很有彈性吧?」

「…呃…呃……」舒服到快要勃起的哥哥真的無言以對,只不過,再摸下去很可能會發生什麼慘案啊。

──出面化解危機的是男優猛烈的顏射。

「啪!」一陣激射後,吉?明?滿臉都是黏稠的污白,還一臉滿足的舔著剛剛才發射的肉棒,吃著龜頭上的殘精,表情有夠淫亂。

「片子演…完了……」我趁機放開妹妹的令人愛不釋手的美胸,坐到沙發最另一邊的角落去。

終於,澡洗了,啤酒喝了,A片也看了,胸也摸了,時候也不早了,妹妹看起來卻沒有任何要回家的打算。

「再看一片吧。」

妹妹軟綿綿的聲調有種說不出意外的媚(醉?)態,臉上浮現三條線的我依舊沒有反對的理由,可是,想不到她好死不死居然挑到一片妹系的片。

「呃…這片不太好耶,畫質有點差,我們換一片吧。」

「不要!我就要看這片!」妹妹莫名其妙地堅持。

好啊,看就看啊,誰怕誰啊!

白皙纖細的身型跟無辜的眼神,略帶蘿莉風的女優非常有男人想像中妹萌的感覺,尤其不經意抬腿露出裙底的可愛內褲,更是挑逗引人。

──老實說,這位女優有幾分妹妹的味道。

劇情當然很白目。趁著妹妹出門,飾演哥哥的猥瑣男優藉機吸舔著妹妹的長笛,噁心地發出各種怪聲,還翻箱倒櫃地找出妹妹的胸罩內褲狂嗅猛聞,最後還躺在妹妹床上,用粉紅色的小內褲包著肉棒,瘋狂打起手槍來。

房間裡儘是我倆粗重的呼吸聲,氣氛尷尬到一個不行,如果此時地上有一個洞,我一定會把妹妹推進去,狠狠地埋起來。

「你以前有沒有做過這種變態的事情啊?」

「我像這種人嗎!」

「蠻像的啊。」妹妹用眼白瞄著我,忍不住偷笑出聲:「難怪,我以前的內衣常莫名其妙變的髒髒的。」

不過,妹妹的囂張與不齒維持不到十分鐘,因為接下來劇情立刻換到另一幕場景:「?兄???」妹妹女優一面呻吟,一面熱烈地手淫。只見妹妹女優將雙腿分成大膽的M字型,粗大的螢光按摩棒一口氣插進小穴里,還熱衷地自行搓揉著嬌小的雙乳。

「嘿嘿,你以前有沒有做過這種「變態」的事情啊。」我一面挖鼻孔,一面輕描淡寫地問道。

「才…才…沒有呢!」妹妹拚命解釋,小臉卻越變越紅。

「嘿嘿,難怪你小時候每天都鎖門,不讓別人進房間,還故意把音響開的很大聲,原來就是這個原因吧。」

「不是啦,都是你每次都跑到把我房間吃東西,弄的又髒又亂,我才把房間鎖起來的啦!」妹妹大聲咆哮。

「自慰其實不是壞事,你不用不好意思啦。」

在兄妹鬥嘴的同時,片子進入下一階段:哥哥藉口照顧發燒的妹妹,先把妹妹脫個精光,開始不斷毛手毛腳,不過,妹妹居然沒有反抗,還對噁心的中年男優來場深情告白,接下來就進入精彩的本番。

──激烈的兄妹性戰讓我們同時閉上嘴。

女優高分貝的哭喊聲充斥房間,交纏的男女交換著各種下流的體位,特寫的性器與淫猥的兄妹亂倫台詞,此時此刻突然充滿了特殊的魔力。

或許有點口乾舌燥,或許是要澆熄心頭莫名的火焰,妹妹與我一瓶接一瓶的把整個禮拜的啤酒存量喝光了。

「兄妹間也會有衝動嗎……」妹妹突然提出奇妙的問題。

「應該不會吧,畢竟是兄妹,怎麼可能會產生性慾呢,哈哈哈。」

回答完全言不由衷,其實,眼光焦點早就從女優轉移到妹妹身上。不在意女優赤裸的胴體,而在偷窺著妹妹微顫的嬌軀,因喘息而劇烈起伏的豐滿胸膛,鎖骨淌著汗水的性感,還有緋紅小臉露出誘人又羞怯的神情。

「而且對象又是你,呵呵,怎麼可能會興奮呢。」

我從小到大一向那麼言不由衷,一向虛偽的那麼惹人厭。

只見妹妹默默轉過身,略帶醉意的表情十分詭異,猛然拉開我的褲帶,只見四角褲下呈現四十五度仰角,雄壯的無法忽視。

「這是看A片的關係,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喔!」

沉默的妹妹居然一把握住我的肉棒,開始上下摩擦。

柔嫩的小手靈活的磨蹭著發漲的肉棒,奇妙的刺激讓我忍不住呻吟,細長的指頭搔弄著龜頭周圍的縫隙,妹妹甚至用指甲刺弄著最敏感的馬眼。

痛中帶癢的滋味鑽到心口,美妙的酥麻直衝腦門,妹妹的嘴唇、舌頭距離漲到發疼的肉棒不到五公分,甚至可以清楚感覺到她朝著龜頭呵氣,舒爽的感覺仿佛融化了一般,內心湧起一股射精在妹妹嘴裡的邪惡衝動。

「快點放手啦!」我原本打算這樣說,話到嘴邊卻變成:「喔喔,再往下一點比較舒服……」

「越來越硬了喔。」醉眼朦朧的妹妹冷酷地說:「妹妹幫你打手槍,居然爽到勃起了,哥哥簡直是變態嘛!」

不知道是忍受不了妹妹的嘲諷,還是被看破內心真實的想法而惱羞成怒,還是喝醉之後,真的有股變態的衝動想侵犯妹妹。我猛然伸出魔掌,毫不留情地握住妹妹的美乳,以粗魯百倍的手法,使勁地蹂躪著可愛的嬌乳。

「還敢說我呢,我看你的乳頭也挺起來了啊。」

「啊!才…沒…有呢,啊啊啊!」

四根指頭握住渾圓的球體,巧妙地用虎口壓迫著飽滿的椒乳,妹妹原本就激突的乳頭立刻清楚地浮現出來。大拇指隔著T恤壓住可愛的乳頭,用力地搓揉,沒兩下子,微突的乳珠立刻硬的跟紅寶石一樣。

「你是什麼罩杯啊?」手指挑逗著來回顫動的美乳。

「C……」妹妹的聲音已經在發抖。

「要我吸嗎?」我調皮地拉開單薄的T恤。

該死,居然是清純的粉紅色。

雪白的乳房好整以暇地彈出來,圓潤而挺立,微微上翹的乳蒂立在硬幣般略小的乳輪上,引誘著男人去欺凌,我頑皮地拉扯著粉嫩的乳頭,又用舌尖直接舔舐擠壓,最後索性以門牙咬住美味的櫻桃,品嘗著妹妹的味道。

「輕…輕一點啊,痛痛…痛…」妹妹側過臉,不讓我看到她的表情,小嘴不停泄出啜泣般的低鳴。

隨著我的猥褻,甜美無比的嬌吟越來越響,妹妹弓起上身,仿佛在迎合揉捏的動作,嬌美的雙峰因為她的姿態,顯得更加飽實綺麗,我整張臉全都埋入傲人的深溝之中,盡情地吸吮舔含,惱人哼聲斷斷續續,仿佛在求饒。

「有那麼爽嗎?被哥哥愛撫到這麼興奮,妹妹也是好色的變態喔。嘿嘿,下面也全都濕透了吧?」

「喔喔…不…啊啊…好羞啊……」完全說不出話的妹妹只能無力地搖頭,發出一些無意義的囈語:「嗚嗚…嗚…不要啊…啊啊啊。」

兄性大發的我無視妹妹的反應,把修長的美腿壓成大膽的V字型,讓妹妹呈現極難堪的姿勢,反倒曝光的內褲的底端濕濡了整一圈,完全透明狀態,可口的花唇隱約伏貼在濕透的內褲上,色澤與形狀畢露,展現出艷麗的魅惑感。

「有點酸酸的。」緊貼著秘部,粗魯地嗅著妹妹散發出的味道。

「別聞啊,啊啊啊啊啊,快羞死了。」

操作著讓內褲慢慢勒緊濕潤的肉瓣里,被束成條狀的內褲完全無法掩飾賁起的恥丘,飽滿的隆起流著半透明的淫液,漆黑的絨毛屢屢探頭出來,內褲摩擦著妹妹逐漸張開的肉瓣,不停地陷的更深、更淫糜。

「現在來看看好色的妹妹濕透的小穴喔……」慢慢褪下最後一道防線。

──妹妹果然濕透。

稀疏的絨毛整齊長在溪谷的周圍,粉紅色的肉瓣像是含苞的櫻花,遮蓋住可愛怕羞的縐折與細膩敏感的肉膜,最珍貴的肉色珍珠隱約在深處顫動。

沒有猜中的得意,心中反而湧起莫名的情緒,已經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頭海一片空白,身體卻不由自主地開始動作。

濃厚淫糜的氣味,微酸的甘甜洋溢著少女般的羞澀,然而柔軟嬌嫩的肉芽不斷抽搐,黏稠的乳白色分泌卻充滿了成熟的艷麗,撥開緊閉的肉唇,揭露妹妹全部的秘密,神秘的裡層暴露出更新鮮、更妖魅的色澤。

美的令我不敢置信!

舔著妹妹脖子一帶的敏感帶,從小到大都怕癢的妹妹不停扭動掙扎著,卻讓我更加興奮,左手搓揉著搖晃豐碩的乳實,完美的圓弧被捏成下流的形狀,右中指淫邪地剝弄著肉核,激烈地抽動。

「喔?喔喔喔??」妹妹固執頑強的抵抗終於崩潰了,面頰上的暈紅擴散到全身,白嫩的肌膚染成一片性感的粉紅,呻吟不再壓抑,悽美的讓我心碎,卻誘人的讓我瘋狂。

「哥…哥…人家的哪裡好癢…」妹妹脆弱地泣訴:「人家真的…不行了,忍不住了,哥哥…快點啊…哥哥……」

妹妹流露出的痴態讓我茫然失措。

欺負自己的妹妹實在是罪大惡極,為了幾句拌嘴,因為幾分酒後亂性,就讓無辜的妹妹在自己面前如此羞恥,如此掙扎折磨,算什麼哥哥啊。

「對不起,哥哥錯了,哥哥是混蛋。」

睜大無辜純潔的雙眸,妹妹搖搖頭,勾住我的脖子,靜靜地在我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半裸的嬌軀緊緊依偎過來。

──妹妹突然間變成世界上最美麗、最性感的女人。

肉棒朝濕潤的嫩穴慢慢逼近,不只是男女之間的磁場吸引,不只是官能引導著本能,而是更純粹,一直隱藏在心底的渴望。

「哥哥要進去了……」

一碰觸到超緊超熱的小洞,我忍不住開始呻吟,柔嫩的肉壁抵著肉棒,微妙的收縮產生絕美的快感,隨著越插越深,吸引的快感越來越強,熱到發燙的小穴好像會咬人,咬到失魂落魄,讓我拋棄僅存的一點理智,徹底迷亂。

奮力環住妹妹的纖腰,高舉的巨棒趁勢挺動,無比濕潤的肉洞毫無困難地接納著侵犯,衝刺的速率加快,不停朝深處頂送,狹窄的徑道興奮地收縮著,因哥哥的抽插而狂喜。

把妹妹抱了起來,軟綿綿的豐乳在胸口震盪,說不出的舒服,一手攬著沒有半分多於脂肪的柳腰,一手撫揉著豐厚的隆臀。

「妹,你自己也要動,才會舒服喔。」

妹妹低著頭,表情可愛又嬌羞,慌張的抓著我的肩膀,羞澀地開始扭腰,生疏的動作難以安撫激昂的慾望,反而搔癢似地勾起更強烈的情慾,但是,我沒有挺腰猛戳,只是捧起妹妹的下巴,深深地吻了下去。

甜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熱烈的舌吻交換著兄妹的唾液,引誘著抽插更加起勁,淫猥的碰撞聲迴蕩,巧妙挪動的體位暴露著兄妹彼此結合的部位,滾燙的肉棒把鮮嫩的美肉都插到翻開了,美麗的嫩穴仿佛薔薇綻放。

「看!哥哥插進去了喔。」

「壞人,你好討厭喔!」妹妹哀羞的扭動,那羞恥的掙扎卻讓下流的景致變的更加淫亂,痙攣的膣肉宛如萬花筒翻轉出美麗的圖案。

「喔喔喔喔!人家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顫抖的女體纏住即將發射的肉棒,勾引著更強烈的快感,被緊夾住的酸麻仿佛升天一般,我用盡全身的力量壓迫著妹妹,引導彼此更高的歡愉。

「我要射了……」

無法抑止的衝動傾泄而出,無數灼熱的濃精伴隨哥哥固執的慾望激射,不停灌入妹妹的身體里,因為高潮而抽搐的女體持續顫動,在一波接一波的發射下達到更高的顛峰,倆人激烈地碰撞攪拌,乖謬張狂全都融合一體。

「我…今天…是危險…期啊…」秘處泄出污濁的白色體液,精疲力竭的妹妹倒在我懷裡,輕聲哀嚎。

「啊!?」我默默地拔出肉棒,無奈地抓抓頭。

真是太好了,莫名其妙地跟妹妹一起看A片,莫名其妙地跟妹妹做愛,還莫名其妙的中出,正好又是妹妹的危險期。

──如果現在跑出去買樂透,很可能會中頭彩吧。

*** *** *** ***

「醒了嗎?」

妹妹突如其來的一句問話,驚醒了沈溺在昨夜迷濛回憶中的我,將一切拉回殘酷而尷尬的現實。

「…嗯…嗯。」我慢慢睜開眼睛。

「你先轉過頭去,我要穿衣服。」

──當然,我回頭偷看了。

秀髮紛亂飄散,貼在頸邊的髮絲洋溢著成熟女人的嫵媚,妹妹赤裸裸的背影出乎意料的苗條纖細,昨晚被恣意挑撥的胸腿看起來是如此綺麗,被狠肏到不堪扭動的胴體艷麗到令人發狂,跟我看過無數次的記憶截然不同。

妹妹披起我的短外套,俐落地套上運動短褲,紮起亂髮。

「不准跟別人說昨天的事情喔!」妹妹兇狠地威脅。

我則像個小學生般乖乖的點頭。

「那…昨晚…感覺怎麼樣…舒不…舒服?」妹妹假裝不經意地問道。

輕輕撫弄著她的手背,讓彼此的十指深深交纏、緊握、撥弄,我認真凝視著妹妹逐漸羞紅的粉頰,意猶未盡地低訴:

「很棒,是我最棒的一次做愛的經歷。」

──我真的沒有說半句假話。

「騙人!你騙人!」妹妹槌打著我的肩膀,整張臉埋在我的懷裡,一副羞不可抑的可愛模樣。

拍撫著妹妹顫抖不休的背脊,感受著忐忑不安的心跳,我自然而然地吻了妹妹的櫻唇,品嘗著柔潤的唇瓣,妹妹溫馴的像只小貓,乖巧地吐著香舌,莫名的情意與悸動在唇齒間蕩漾開來,有一股衝動讓我想跟妹妹徹底傾訴。

突然間,妹妹一把推開我,就這樣消失在我眼前。

*** *** *** ***

衝動的周末結束,手機不接,簡訊也不回,仿佛斷線的風箏。

經歷了五天的忙碌工作,莫名的悸動似乎也逐漸麻木,心底擔心的疑慮沒有發生:妹妹沒有在電話另一頭,哭訴說懷孕了,也沒有突然拿著菜刀衝進家裡,企圖大義滅親。

一切歸於平靜,平靜到讓我懷疑上周末發生的不過是一場夢。

直到周五晚上,再度接到妹妹的電話。

「喂,今晚可以去你那邊借用浴室嗎?」

「當…然…可以啊。」

「還有,我想看A片耶,有沒有新片啊?」

「嗯,有很多新片。你知道的,哥哥一向很好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