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美豔的護士媽媽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6)

第一章 種子

*********************************** 出場人物表:

我: 胡蜂15歲,身高165cm,體重55KG初中生 媽媽:王燕36歲,身高158cm,體重43KG護士 父親:胡兵40歲,身高175cm,體重80KG員警***********************************

唉,看著手上的成績單,我輕聲的歎了口氣,一想到回去媽媽那嚴肅的表情,我就不寒而慄,不過沒辦法。就這樣我一邊想著一邊回到了家。

一進家門就看到了媽媽冷若冰霜的臉,不會吧,難道是老師提前通知了媽媽成績的事。想想也不是不可能,畢竟這種事情的發生也不是第一次了。

「媽,我回來了。」

「你還知道回來啊,這次的成績是怎麼回事,怎麼都不及格,你腦子成天想著是什麼啊,就不能好好用用工。」時間隨著媽媽的訓斥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不過好像沒有停止訓斥的樣子,我就這麼站著一句話也不敢說,默默的承受著暴風驟雨般的責駡,直到爸爸回來,打了圓場,這事才算作罷。

說了那麼多忘了自我介紹,我呢大家都叫我胡哥,是一名初二的學生,可以算是學校的一個小霸王,我媽媽是一名護士,大家都稱呼他為王護士。我父親則是一名員警。

晚飯就是在這種沉重的氣氛中進行著,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媽媽,表情還是一樣的嚴肅,爸爸倒是沒說什麼,只是靜靜的吃飯,我想爸爸應該是由於案件的原因太煩,沒空管我了吧,照以前的話,肯定也是和媽媽一起聯合攻擊。

「我吃飽了。」

「吃飽了就回屋好好複習,別幹些有的沒的。」

躺在床上,想著白天看的日本動作片,還在不停的回味著,其實我的成績本來也還湊合,及格是沒問題的,但是最近迷上的AV,從而無心學習,這事當然不能被媽媽知道,不然還不被她暴打一頓。

心裡偷想著,我漸漸的睡著了,睡夢中,我夢到和一名女子不停的做愛,兩人幹的大汗淋漓,那姑娘一邊被幹,一邊發出了很大的呻吟聲。在這刺激的狀態在,我抬起頭看了下姑娘的臉,怎麼可能,怎麼是媽媽的臉的呢。我猛然驚醒,一看時間也已經到了早上6點了,算了,起床上學吧。

一整天我滿腦子都是媽媽的身影,那大聲的呻吟,那曼妙的身軀,說實話,如果媽媽不是一直那麼嚴肅,還是看起來很漂亮的。就這樣過了渾渾噩噩的一天。

「我回來了。」「這是什麼東西。」隨著我進門的腳步聲,一陣咆哮聲傳入了我的耳朵,緊接著,我就感覺到什麼東西砸在了我的臉上。仔細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氣。原來是我向同桌二狗借來的AV盤。

怎麼可能呢,這盤我明明藏在抽屜最裡面了啊,而且還用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遮住了,媽媽不可能會發現的,除非,唯一的可能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

我的胡思亂想還沒持續一段時間,突然感覺到左臉火辣辣的疼,伴隨著媽媽「回房好好反省去,今晚就別吃飯了,給我好好想想」。我「哦。」了一聲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緊接著就鎖上了房門。

媽媽實在是太可惡了竟然還打我,還亂翻我的抽屜,一點隱私都沒,生活一點都不開心。一段在論壇上看到的話語突然浮現在眼前。無論對方的身份如何,無論在怎麼清高,總有一個男人會把她操的服服帖帖。在床上,脫了衣服後就只是個女人而已。

對,就是這樣,我要把媽媽給操了,我要讓她他沉浮在我的胯下,看她以後還在我面前趾高氣揚,不僅如此,我還要給媽媽嘗試SM,已報今天的一巴掌之仇。

這是第一次,我開始將嚴厲的媽媽看成是一個女人,一個普通的女人,一個可以令我擺布的女人。不過雖然是這麼想了,不過要讓個性保守,嚴肅認真的媽媽,變成一個蕩婦,變成我的玩物,恐怕是一個很艱難的道路。尤其還要讓媽媽接受世俗所不容的亂倫,恐怕更是困難的一件事。

看來我要好好計畫計畫,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麼做,俗話說: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那麼我當然要做好準備啦,不然機會來了還不悔死我。

當晚我就用手機,上了各大論壇,看了各位大大的一些亂倫想像,為什麼說想像,而不是實踐,因為在我眼裡這些只可能出現在小說之中,在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可能發生。比如有的母親,兒子一勾引就張開腿了,我想我媽媽更可能的是給我兩個巴掌。

就在我萬般無奈準備放棄計畫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一篇小說。是說關於人臉面具的事情,通過面具變成另一個人的事情。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我可以用人臉面具化身成媽媽不認識的陌生人,再對媽媽下手,說不準成功的機率更大,因為不是讓媽媽以媽媽的身份被征服可能更容易得手,加之我對媽媽的了解說不准還能利用下媽媽的性格、弱點,逼迫媽媽就範也說不準(雖然現在我一點都不知道該如何利用)。

看到希望後的我不禁放輕鬆許多,不過看看時間已經超過了11點了,都那麼晚了啊,想事情的時候果然時間過的特別的快呢,停下思考後才覺得肚子有點餓了。偷偷溜出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吃的,經過爸媽的房間時偷偷看了看,燈是暗的,沒人的樣子。緊接著聽到浴室傳來水聲,我腦中不自覺的浮現出媽媽雪白的肌膚,沐浴的樣子。

甩了甩腦袋,趕緊溜進廚房找了點吃的後,溜回了房間。看來是要好好計畫計畫了,為了我光明的明天,也為了得到美豔的媽媽,大笑後我就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白天,我就開始制定計劃了,首先要做的是購買一副人臉面具,說到這,我真的要感謝我生在這擁有萬能淘寶的時代,很容易就解決了,不過我為了達到最佳的效果,特意向店主提了許多的要求,當然也付出了相應的金錢代價,不過當我收到時,我才發現,那點代價完全是值得的,當然這是後話了。

落實好面具的事情後,我開始了計畫的制定,其實計畫也挺簡單的,因為我媽媽是護士,所以晚班自然少不了,晚班下半夜的時候會回醫院的單人宿舍睡覺,這時就是我下手的時機。當然我也不是傻乎乎的沖進去,因為有媽媽有個睡前喝牛奶的習慣,所以我可以借機將強力春藥放入其中,這樣得手的機率更大,萬一還沒得手跑了就是,反正媽媽也不會知道是我做的。

萬一第一次得手,以後如何要能讓媽媽乖乖就範也是問題,不過這不是現在要考慮的事情。為了讓媽媽放鬆警惕,我決定從現在開始要做個乖乖孩,這樣也能加大成功率。

緊接著當天我就購買了春藥,還有些性愛用品,這些東西基本花光了我的所有積蓄,不過如果計畫能成功的話,這點代價還是值得的。

物品幾天後就收到了,我第一時間試了下人臉面具,帶上後鏡子裡出現了另一個初中生,我要求面具的人物長相要普通點,這樣不容易顯眼。不過做的真是惟妙惟肖,戴上後根本不會發現原來面具裡面還有另一個人。

其他一些春藥和成人用品,我也一一的藏的起來,介於上次AV被發現的事件,這次我藏的地方更加的隱蔽。不過對於春藥的藥效我還是有點不放心,所以準備找個機會先嘗試下,不然到時所有事情都準備好了,但是由於藥的關係,導致計畫失敗,那我還不哭死。

一個禮拜五的晚上,我終於找到了最佳的機會。那晚,爸媽都在家,大家在看電視的時候,我一個人偷偷去了廚房,把所要求放的最小劑量加入了牛奶中,熱好後,端出來給媽媽,並說「媽媽,你最近累了,兒子為了熱了牛奶你喝吧。」

「喲,沒想到我們兒子懂事了,老婆你快喝吧。」爸爸在一旁附和道。

由於決定執行那個計畫後,我的確收斂了很多,至少在爸媽面前顯得像個乖乖孩一樣,學校的成績也稍有起色。讓媽媽覺得我是變乖了,估計認為是她那巴掌起作用了吧。不容其他,媽媽接過杯子一飲而盡。還對我說了聲謝謝。

看到媽媽已經將牛奶喝完,我便說要回房複習了,這個理由讓媽媽樂呵的直說乖。於是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回房後,心想,好媽媽,你的乖兒子這次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你將有一個美妙的夜晚。其實回到自己房間最關鍵的原因是,如果我在那的時候藥效發作了,萬一聯想到牛奶的關係,那麼我的計畫就徹底完蛋了。我不在那,媽媽可能會想是自己原因,至少不會往我身上想吧。

根據說明,這次給媽媽服用的藥劑量比較小,產生感覺的時間會比較遲點,這也是我所期待的。算好了時間覺得差不多了。我偷偷溜出了自己的房間,發現爸媽還在看電視,不過媽媽的臉上已經是一片紅韻了,身體也緊貼著爸爸,好像在說著什麼,由於距離比較遠,具體內容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想想也知道是什麼。

就在我盡情想像的時候,媽媽突然將紅唇貼向了爸爸,不會吧。難道藥效竟然如此的強烈,以至於媽媽在客廳就忍不住了,這在以前可是不可想像的啊。接吻聲,伴隨著電視的聲音,弄的我心裡直癢癢。

「老婆,我們回房弄吧。」「嗯啊。」媽媽輕聲的回應。

看著他們站起了身體,我趕忙溜回了自己房間,在房間的我緊張的心臟砰砰直跳。尤其是媽媽起身後那樣子,深深的印刻在了腦海之中。

那時的媽媽,滿臉的通紅,眼睛水汪汪的,一頭長髮顯得有點淩亂,衣服也有些不整,左邊的衣領明顯的被拉了下來,胸罩的帶子清晰可見。那時我的腦海中只有嫵媚二字,沒想到那麼端莊、嫺熟,嚴肅的媽媽竟然還有這麼女人的一面。

當時爸爸的眼神也是直勾勾的,仿佛要把媽媽一口吃了就是。難道說爸爸也是第一次見到這般的媽媽,心中滿腹疑惑的我,對於藥效的威力第一次有了真正的認識。

隨後我便將耳朵貼緊房門,聽著外面的動靜。「砰」的一聲,我知道他們進房間了。

趕忙溜出房間,來到爸媽房門口,發現房門緊閉,裡面隱隱約約傳出了媽媽呻吟的聲音,以及父親沉重的喘息聲。

聽的到,看不到的我,在外面急的直跺腳,怎麼辦,怎麼辦,好想看看裡面的春光。

俗話說的好,色向膽邊生,那時的我竟然將手伸向了門把。

「咯吱」一聲響聲,雖然不是很大的聲響,不過在這寧靜的夜晚,還是顯得那麼的不協調。

我的嗓子一下子提到了喉嚨,身體一動也不敢動,可以說我被這聲響嚇壞了。

現在想想也是一陣後怕,如果當時的行為被爸媽發現的話,我的計畫就多了不確定性了。而且一頓暴打肯定少不了。

不過此次的冒險,得到的回報還是巨大的,房門被開了一條縫,終於可以隱約的看見屋裡的一番春色了。

不過門竟然沒有上鎖,也出乎我意料,說實話,我在以前也嘗試過偷看爸媽做愛,不過每次房門不單緊閉,而已還上了鎖,我能感受到做愛的證據的,只有偶爾從房間中傳出的爸爸舒服的聲音,而媽媽的聲音從來沒聽到過。

可見這次,爸媽真的是太性奮,才疏忽了上鎖的事情,到時便宜了我這個兒子。

只見爸媽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也都褪去,一黑一白兩具肉體緊緊的抱在一起。雙嘴也緊貼在一起,偶爾還能看到舌頭彼此交換的情形。

在親吻一陣後,瘋狂的兩個終於緩了過來,嘴唇分離的時候,一條白色的細線清晰可見,連著著兩人。這場面看的我熱血沸騰,恨不得要衝進去代替爸爸的角色。

深深的吸了口氣後,我儘量的平復了自己的慾望。視線也漸漸從新回到了屋內。

「燕兒,今天幫我含含我的吧,結婚都十幾年了,你都沒幫我含過呢。」

「說什麼傻話呢,你尿尿的地方讓我含,多髒啊,就知道胡說八道。」

看到媽媽出聲拒絕了爸爸,我知道,這是由於我這次藥下的比較少,剛才的一番翻雲吐霧,已經讓媽媽的性慾發洩了不少,原本的理智和保守的性格漸漸的恢復了過來。

不過知道媽媽竟然從來沒口交過,原本有些平靜的心,又開始躁動起來,媽媽啊,媽媽。你的處女口交就給你兒子吧,兒子會讓你大叫肉棒好吃。當然你的小嘴兒子會一個人霸佔,爸爸,看來你這輩子沒這福氣了,想到這,我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

「來吧,老公,你好好躺著,今天就讓燕兒來服侍你吧。」

聽到這,原本有點失落的爸爸,突然興奮了起來,快速的躺在床上。不會吧,難道他們做愛只用男上女下的知識?爸爸是怎麼搞的呀,我心中不禁對爸爸有了絲絲的同情。

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看到媽媽已經騎在了爸爸的身上,雪白的玉手緊緊的握著爸爸的肉棒,身體緩緩的坐了下去。

「啊——太舒服了,燕兒」

「恩啊,燕兒也覺得好舒服啊。」

看著媽媽緊閉雙眼,拚命扭動著細腰,身體上上下下,只見爸爸的肉棒在媽媽的騷穴中不斷的進進出出。

「老公,好舒服,老公的雞巴好厲害啊,啊,啊,燕兒不行了,要被幹死了。

啊————」

「快啊,老婆,快,好舒服啊,啊————啊————不行了,要出來了」

「別啊老公,等下啊,燕兒還沒過癮呢,啊————好舒服」

「不行了,啊————」「啊————啊————」

「對不起啊,老婆,我真的太舒服了,忍不住就射了。」「沒關係的,老公。」

聽著媽媽這些說,不過從門外我還是注意到了,媽媽眉間有絲絲的遺憾,也可以說是不滿吧,不過這一發現,對我來說是好消息,看來爸爸是經常不能滿足媽媽的需求呢,這樣我成功的機會就更大了。

「不過說真的老婆。今天你好厲害啊。」「什麼叫今天,你老婆可是一直都很厲害的好麼。」

「是是,老婆大人最厲害了。」

聽著他們在房間裡親熱打趣,剛才的不快好像沒發生過,不過我知道媽媽的慾望被一直積累,肯定到極限的時候,到時候的釋放可能會出乎意料吧,這一點我到可以好好利用。

再門口看了會,發現他們就講講情話,沒什麼別的舉動了,自感無趣的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話說,自從準備進行計畫而來,我有了寫日記的習慣,不過寫的內容麼,不是每天的生活,而是可能對計畫產生作用的因素,比如媽媽的弱點,等等。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了,我所要執行計畫的準備工作都已經完善,通過這段時間對媽媽的觀察,也知道了媽媽的不少弱點,這些弱點可能會成為我拔得頭籌的關鍵。現在所欠缺的只是一個時機。一個一舉將媽媽拿下的時機,我想這個時機也快到了吧。

我有強烈的預感,時機近期會出現,而且我一定要把握這次的機會,計畫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一旦失敗了,我就有可能永遠失去了擁有媽媽的機會了。

第二章 初戰告捷

自從給媽媽試驗春藥的威力,一轉眼已經過了大半個月了,我的計畫還是沒有進入實戰階段,因為我總覺得,這個計畫還有什麼地方有缺陷,具體是哪,一時也搞不清楚,不過為了更加謹慎起見,我還是將準備執行計畫的時間放緩,因為我要做到一次成功。

這幾天中,媽媽又變的像以前一樣,在我面前總是一副嚴肅的表情,對我的訓斥也基本是沒停過,雖然我已經努力克制自己了,但小錯總還是免不了,不過和以前相比那也屬於是天壤之別了。

這一天我還是像往常一樣回家,到了晚餐時間發現爸爸不在,便隨口問道「媽,爸爸呢。」「你爸今天加班,不回來,你快點給我吃,吃飯快點去複習。」

媽媽冷冷的丟下句話。我沒辦法,只能快速的將晚餐解決後,回到自己房間。

在自己房間,回想著這幾天,感覺那晚和爸爸在一起放蕩的媽媽,和現在眼前的媽媽簡直就是兩個人。自從那次後,雖然也偷看過父母做愛的情景,但總感覺是完成任務似的,草草的結束了。媽媽也沒了那晚的大聲呻吟,不但沒有,整個過程中媽媽基本沒什麼表示,完事後更沒露出欲求未滿的表情,兩個人就草草的睡覺了,看了兩次後,我也大感無趣。不過我也算是掌握了父母做愛的規律,一個禮拜也就1—2次吧,而且有點任務的感覺。

至少對於媽媽來說是這樣的,至於爸爸是不是想多做點,還是什麼的,我就不知道了,說不準還和媽媽商量過,被拒絕了也有可能。

難道媽媽對性沒什麼興趣?對做愛沒那麼強烈的慾望?在房間中,我不禁這麼想著。這個發現對我來說可不算是什麼好消息啊,如果真如我所推測的那樣,那麼那計畫成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直到此時我才終於意識到這計畫的不足。

是啊,這計畫的根本立足點,就是通過藥物,使媽媽被性慾所主宰,從而意識鬆動,我才有機可乘。照眼下的情景,平時媽媽對性愛是那麼的不在意,到那時真的被性藥勾引了慾望,也有極大的可能被理性壓制住。

那晚的情景,也可能只是正好爸爸在,媽媽的理性放鬆了,才會有我所見的一幕吧。也就是說,骨子裡媽媽還是一個保守的女性,對性的感覺可能也沒啥好感,更別說在陌生人面前放縱自己了。

「可惡」我心中大喊著。當初我怎麼就沒想到這點呢,該怎麼辦呢,要就這樣放棄麼,說實話,就這樣放棄我還是很不甘心的。

對了,既然媽媽現在對性的感覺沒那麼強烈,那我就慢慢的培養媽媽的性慾望,讓沉睡在媽媽身體裡的性慾慢慢蘇醒。我一定要撕毀媽媽那冷漠的面孔,一定要徹底的將媽媽征服,讓媽媽成為我的性奴,坐便器。這麼想著,我的嘴角慢慢露出了一絲冷笑,對了,有辦法了。

第二天,我便開始了準備,準備開發媽媽的性慾。不過我也十分慶倖,沒有早早的實行那實質性的計畫,因為這樣失敗的機率太高了,如果實行了的話,說不准我現在正躲在被窩裡哭呢,同時也可能只能著著媽媽的美肉流口水,而無法一親芳澤呢。

其實我準備開發媽媽性慾的方法很簡單,就是通過一些會產生慾望的藥物,慢慢的改變媽媽對自己性慾的壓制。不過下藥的量和時機可是很重要的。必須挑爸爸不在家的時候,不然讓媽媽把自己產生的性衝動一下子發洩了,可能第二天就後恢復成原來了。

對藥的控制,我準備慢慢嘗試,一開始我準備用一點點,只要媽媽有感覺就行了,然後再慢慢加量。要讓媽媽的性慾不斷的加強,讓她對性的快感刻入自己的腦海,到時我在實行第二步計畫,不成功才奇怪呢。

想到這,我便把此次的計畫分成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為培養階段,第二階段為攻陷階段,當攻陷後如何,到時在考慮就是了,只要攻陷了,以後的事情估計就簡單多了。

於是我便開始了計畫的執行,話說,我的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第一次的機會竟然隔天就出來。那晚,吃晚飯的時候,我得知爸爸由於新進了一個犯人,要連夜審訊,所以晚上不回來了。

吃過晚飯,我就偷偷的溜進了廚房,在媽媽晚上準備喝的牛奶中加入了少量的春藥。然後就回到了自己房間。為了觀察這種下藥的量是不是合適,我一直注意著客廳中的一舉一動。

在我迷迷糊糊中,突然聽到了廚房傳來了開冰箱的聲音。我躡手躡腳的走出了房間。藏在角落,偷偷的觀察著媽媽的一舉一動,只見媽媽端起了牛奶,隨著喉嚨的鼓動,咕咚咕咚,慢慢的把牛奶全喝完了。看著乳白色的牛奶,慢慢滑入媽媽的口中。我突然有股錯覺,感覺我射了媽媽滿口的精液,然後被媽媽一滴不剩的都喝了下去,隨後還露出兒子的精液真好喝的表情。這場面,差點讓我把持不住。

冷靜、冷靜,我這樣告誡著自己,很快我就能真的讓媽媽這樣喝著我的精液了,不僅喝,我還要讓媽媽說好喝,愛上我的精液,求我給她喝精液。

在這胡思亂想中,媽媽已經走出了廚房,我靜靜的觀察著媽媽,希望發現點媽媽的變化,只見媽媽習慣的坐在沙發上繼續看電視。我知道這次的藥量給的比較小,不大可能會馬上有反應,不過總不可能一點影響也沒吧,我這樣想著,繼續觀察著。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我發現媽媽的臉貌似變的紅了點,今天天氣不熱,那肯定是藥效的關係了。

在確認好這點劑量的確會對媽媽的身體產生影響後,我心滿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準備休息。躺在床上,我不斷思考著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以及計畫有必要改進的地方。就這樣,進入了夢境。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就這樣,不斷的找機會給媽媽服藥,當然不是天天給媽媽服用,不然任憑是誰都會產生懷疑的吧。

由於我挑的時間都是爸爸不在家的時候,等爸爸回來的時候也差不多是隔天白天了,那時候媽媽早去上班了,下班回來後,由於藥效也過了,理性又佔據了大腦,所以也變的和平時一樣的冷漠了。

不過今晚有點不同,「我回來了,媽媽,媽媽,我回來了。」幾次叫媽媽沒回應,我感覺有點奇怪,難不成今天媽媽還沒回家。帶著疑問我推開了家門,發現媽媽在家,而且就坐在沙發上,也沒開電視,兩眼呆滯,顯得很沒精神的樣子,我知道時機快成熟了。

其實在給媽媽下藥開發性慾的時候,我在爸媽的房間裡偷偷的裝了迷你攝像機,為了監視爸媽。通過監視我發現,我的這些功夫有了效果,雖然剛開始幾天媽媽和平時沒什麼不同,但過了幾天後,媽媽開始主動像爸爸求愛了,以前一般都是爸爸主動。我知道,媽媽開始從本質上改變了,雖然當事人本人不知道。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運氣實在太逆天了,最近爸爸的工作忙的他精疲力竭,所以在媽媽的求愛下,不是草草的結束,就是拒絕了媽媽。從螢幕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媽媽的不滿,焦躁。幾次被拒後,媽媽出於自尊還是什麼原因,竟然不在主動求愛,而是靠自己忍耐。

發現這個後的幾天,我可以說是高興的快合不攏嘴了。性慾這東西,就像是洪水猛獸一般,只能疏,不能堵,否者的話,一旦決堤,那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看著眼前的媽媽,我覺得,我的下一步計畫可以準備進行了。走近沙發,推了下媽媽。

「啊——兒子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怎麼都沒出聲啊。」

「我說了回來了,不過媽媽好像沒聽到的樣子呢。」

「這樣呀,可能是單位這兩天事情太多,媽媽太累了吧。你等會我這就去做飯。」

看著媽媽起身去廚房做飯樣子,我心裡暗暗想。媽媽啊,媽媽,你這是欲求不滿的原因啊,可悲的是,媽媽竟然毫無察覺。

在晚飯的時候,爸爸宣布了一個重大的消息,那就是,從下禮拜起,爸爸要到海外去,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培訓。聽到這個消息後,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媽媽突然失落了下來。

「那你自己在那可要小心啊。」

「知道啦,放心吧老婆,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自己也要小心啊,還有兒子,你可要聽媽媽的話哦,好好照顧好媽媽,不然看我回來怎麼收拾你。」

「放心啦,爸爸,你就安心去培訓吧。我肯定會聽媽媽的話的,會照顧好媽媽的。」

其中我在心裡暗想,當然會照顧好媽媽,用雞巴好好照顧媽媽,照顧的媽媽欲仙欲死。

雖然這麼想,我表面當然不會有任何的表現。媽媽看著我突然笑了笑,估計是想到我最近的表現確實還不錯的關係吧,不過媽媽的想法我現在無所謂了。因為不管你在嚴厲,在冷談,離沉浮與我胯下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晚飯後,我早早的就進了自己房間。爸媽也是,在收拾好後就早早的進了臥室。我想他們今晚肯定有好多話要說吧。他們兩今晚會不會瘋狂的做愛呢。

報著總總的疑問,我打了攝像頭,發現他們兩個只是擁抱在了一起,看著口型,應該是在說情話吧。此刻媽媽的臉蛋竟然紅撲撲的,非常可愛。看著媽媽不停的摩擦著自己的雙腳,我知道,此刻的媽媽肯定是性慾高漲,不過令我不解的是他們只是一直在說,並沒有做愛。

於是我趕忙接上了耳機,為了仔細聽清楚他們在說些什麼,我還把音量調到了最響。耳邊開始傳來了聲響。我打開的太是時機了,只聽爸爸對媽媽這麼說「放這麼漂亮的老婆在家真不放心呢,你可別給我帶個什麼帽子哦,哈哈。」

「你個死鬼,越老越不正經,說什麼呢,倒是你,別在外面沾花惹草。」他們邊說邊笑著。

怪不得媽媽不主動求愛呢,原來是為了掩飾自己的性慾啊,為了讓自己老公能安心去培訓呢。真是個好妻子呢,我心中這麼想著。

不過媽媽啊,媽媽。你這麼做其實正中了我的下懷啊,如果你現在沒這麼忍著,釋放出來,也許還有翻盤的機會,但你現在這樣,明明都快控制不住了,還要強。那這次我還不把你拿下,怎麼對得起老天這麼幫忙呢。

在爸爸出差前的幾天,我都沒有再給媽媽下藥,雖然爸爸偶爾也沒回家。不過我怕媽媽最終沒忍住的話,那我就得不償失了。我的好媽媽啊,這幾天你一定要忍住啊,忍住自己的性慾啊,等著我來給你開發吧,我心中這樣想著。

同時我還決定在爸爸走後,就開始進行自己的計畫,並且爭取在爸爸培訓回來前,徹底的將媽媽這個尤物征服。

終於到了爸爸要走的禮拜天,走的時候我和媽媽都去機場送行了,臨行前,爸爸深情的對媽媽說「我不在的日子,要保重好自己啊。」「恩,你也是啊。」

看著他們的樣子,不知為什麼一股醋意湧了上來,爸爸啊爸爸。我想這是最後一次你能得到這種回應了吧,估計以後你再也沒機會了。

回到家中後,少了爸爸的存在,媽媽貌似有絲的失落,不過我卻是興奮的快抑制不住了。不過當然不能有所表現就是了。

「兒子,媽媽明天晚上值夜班,你到時就自己弄點吃的吧,別睡的太晚,好好做功課,聽到了沒。」突然傳來媽媽嚴厲的話語。聽這話的語氣,貌似媽媽的心情不太好的樣子。

俗話說的好,性慾憋太久的女人容易焦躁不安,果然一點也沒錯。不過我沒絲毫的不快,反而異常興奮,決定了,就是明天,明天我就要開始執行這計畫了,一旦執行了,就再也不能回頭了。

這晚我早早的就睡下的,因為明天就是改變我和媽媽人生軌跡的一天,也是實現我的目標的第一步,這一步我一定要走好。所以在檢查好明晚所要用的道具都完好無損後,就開始為明天養精蓄銳了。

第二天一放學,我就沖回了家裡,查看家裡後,發現媽媽果然不再,桌上也留了張紙,大概意思就是今晚要值班,不回來了,菜都做好放在了桌上,熱下就可以吃了,大意就是這樣。我三下五除二的搞定了晚飯,收拾好後,就沖進了自己的房間。

帶上了人臉面具,對著鏡子看著,非常的滿意。我為我以後的另一個身份取名為張峰,人稱峰哥。和我的名字非常相似,目的就是讓母親能更自然的接受亂倫,畢竟稱呼相似,被接受的容易程度也就越大了。看了看時間才晚上6點,離計畫的時間還有段時間,不過呆在家裡也心神不寧,於是便提好了裝備趕往了媽媽所在的醫院。

因為媽媽所在的醫院是鄉鎮醫院,所以病人不是特別多,也不會有晚上急診的人。值班基本也沒什麼大事,只是為了應付突發事件。所以一般安排1-2名護士值班的樣子。

糟了,萬一今天媽媽和其他護士一起值班,萬一晚上不回去睡怎麼辦,萬一我計畫執行過程中另一人來攪局怎麼辦。想到這我不禁大罵太笨。果然是淫蟲上腦,連這種簡單的事情都沒想到。

於是只能偷偷潛入媽媽的辦公室,去偷看值班表。我的運氣真不是蓋的,這禮拜除了今天只有媽媽一個人值班外,其他時候都是兩個人,看到備註寫的是家裡有事。原來媽媽所在的醫院,為了怕護士晚上一個人危險,都是安排的兩人一起啊。

既然連老天都這麼幫我呢,那如果我還不能成功怎麼對得起老天你呢,我暗自思考著。傍晚的醫院人不是很多,不過由於我另有目的,為了避免被人記住,所以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在醫院中行走,萬一被媽媽看到就更不妙了。

好容易來到了媽媽值班室外面,用配好的鑰匙進屋後,巡視了一下今晚的戰場。房間小小的,打開冰箱,發現裡面的牛奶不止一盒,於是我把多的牛奶拿走了,就剩下一盒,然後用針管將春藥注射了進去,當然是不會妨礙健康的前提下的最大劑量了。

將我的工具包塞進了床底下,身上就攜帶了一開始可能會用到的幾件工具。

將攝像機偷偷放進了一個隱蔽的位置,為了記錄下今晚的一切,不過拍攝的角度絲毫不受位置隱蔽的影響。

準備好一切後我就出了房間,臨走前,我還特意將門鎖動了點手腳,好使門不能正常的上鎖,好方便我到時行動。因為到時我用鑰匙開門的話,事後肯定會引起媽媽的懷疑,這可不是我所希望的,我所希望的當然是計畫越完美越好。

我靜靜的躲在草叢裡,安靜的等待著媽媽的出現,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也變的越來越緊張。在這氣氛下,終於一個我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視線中,就是媽媽。只見媽媽穿著護士服,帶著護士帽,靜靜的走來,看到這場景,我的小二不禁的立了起來。

跟著媽媽的腳步上了樓,「咦,這門怎麼沒上鎖啊,我記得我走的時候明明鎖上了啊。」聽到媽媽疑慮的聲音,我暗自心想當然是你的寶貝兒子幹的好事啦。

看著媽媽進了房屋,關上了門,不過任憑她怎麼關,門始終還是一推就開,關了半天後,我聽到了椅子頂到門發出的撞擊聲音。看來媽媽是放棄了,用個椅子撐著即使我現在還未發育完全,也能一下子就推開。

我緊張的站在屋外,現在的時間是晚上11點整四周一片寂靜,由於這裡是值班室,外加今天只有媽媽一個人值班,附近當然是一個人也沒有,只有一陣陣微風吹過。月黑風高夜,真是個犯罪的最佳時機啊。

我緊緊的靠在門口,仔細的聽著屋內的動靜,好抓住最好的機會。「唉——」

一陣歎息聲從屋裡傳出,緊接著是起身的聲音,打開冰箱,「咦——?」看來媽媽發現牛奶少了很吃驚呢,不過沒個幾盒牛奶也很正常,這是值班室,又不是自己家,說不準別人拿了,所以對這個我到不是很擔心。

「咕嚕、咕嚕——」一陣牛奶進入喉嚨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此刻的我感覺到了心跳加速,臉也通紅,看來是緊張過度了啊。

趕緊對著外面深呼吸了下,好平復好緊張的心情。看著時間,由於這次我下的劑量很大,肯定不超過5分鐘媽媽就會有強烈的反應。算的時間差不多了,我在緊貼到了門邊,果然聽到了屋內傳來了陣陣的呻吟聲,看來藥效發作了,聽這動靜,估計這次媽媽能控制住慾望的機率基本為零了。

正當我準備破門而入,拿下媽媽的時候,突然一個主意閃現在了腦海之中。

「咚咚咚——」我敲著門。「是誰呀?」屋裡傳出了媽媽的聲音,不過這聲音和平時冷靜、威嚴的聲音不同,聲音在發抖,可見,此刻的媽媽為了抵制住性慾有多麼的辛苦。

「是我,王護士,我有事找你。」

「啊,你稍等一下啊,我馬上就來。」

媽媽竟然沒問是什麼事情,我沒報姓名竟然一下子混了過去,還有那麼晚了竟然也沒推辭說太晚了明天再說。看來此刻的媽媽頭腦已經不像平時了,看來性慾的力量果然是強大啊。

等了沒幾分鐘,就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其實門壓根沒鎖就是了,我這麼做也是故意而為之,主要為了測試下藥效到底如何了,不過出乎我意料的事,藥效竟然如此好。

打開了門,看到媽媽的頭髮淩亂,衣服有點不整,領口竟然有一粒扣子沒扣上,如果別人從上往下看的話,保證可以春光無限。看著臉色通紅的媽媽,我平複了下心情,終於準備走出那一步了。

「王護士,你怎麼了,那麼滿臉通紅,是不是生病了呢。」說著話我就進了屋。

「啊,沒什麼,阿姨沒事,你有什麼事情麼,小朋友。」看到一張幼稚的臉,一張和她兒子一般是初中生的臉,媽媽最後的警惕也消失了,因為在她記憶裡,一個初中生能做出什麼事情呢。不過她的這一想法馬上就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什麼,估計只有媽媽自己才知道吧。

我沒有回答媽媽的話,而是伸手摸向了媽媽的額頭。在碰觸到額頭的一剎那,我明顯感覺到了媽媽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阿姨騙人,額頭明明這麼燙,還說沒有病。」

「阿姨真的沒事,不用擔心了,對了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張峰哦,阿姨。」

「張峰啊,和我兒子的名字真像呢。」

看到媽媽竟然把一開始問我來做什麼的事都給忘了,還在感慨起我的名字來了,我就感到一陣好笑,看來今天媽媽的頭腦真的混亂了。我原先準備來霸王硬上弓的計畫,也做出了改變,覺得慢慢征服媽媽貌似更好玩,從最基礎開始征服,而不是強行屈服,估計效果更好呢。就是這樣,我不但要征服媽媽的肉體,連靈魂都要一起征服。

「阿姨真的沒事麼,快快躺下吧,阿姨肯定是累了,你先躺著,我去拿個毛巾來。」

說完,不由分說的,我就將媽媽拉到了床邊,強行讓媽媽躺在了床上,由於我是出於好意,媽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於是就這樣躺著。

看著我去拿毛巾的樣子,嘴裡喃喃道「張峰啊,如果我們家的小峰能有你一半聽話懂事,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拿著毛巾敷在了媽媽的額頭上,心想,一會就讓你知道我有多懂事,多孝敬你母親。

「阿姨啊,你長的真漂亮呢,如果我媽媽還在的話——一定和阿姨一樣漂亮。」

「啊,你媽媽怎麼了麼。」

「她在我很小時候就過世了。」

說完我看著媽媽的眼睛,貌似有陣陣的水霧,看來媽媽的母愛要氾濫了。

不由分說,我就在媽媽嘴唇上親吻了一下,媽媽吃驚的看著我的舉動。

「能見到阿姨,真高興呢。」

原來是孩子表達喜悅啊,我這到底怎麼了今天,媽媽搖了搖頭。

「阿姨,我來幫你按摩按摩吧。」

「不用了,這怎麼好意思呢。」

「阿姨不用這麼客氣啦,我一直想幫媽媽按摩都沒機會。」我故意壓低了聲音說道。

果然,這招對付現在的媽媽,百試不爽的,「那就麻煩你了。」看著媽媽趴在床上,我心中不禁狂喜,看來計畫實行的比想像中的還順利。

我爬上了媽媽的床,坐在媽媽身上,開始幫媽媽按摩,所按的部位當然都是一些會激起性慾的敏感帶。

「啊,啊,啊——好舒服啊,你真是厲害啊。」

「阿姨肯定是最近累到了,我在幫你按按腳吧,那會更舒服哦。」

「好、好的,那就麻煩你了。」

看著媽媽說話都開始不利索了,我知道現在媽媽的理性基本為零了,現在要拿下媽媽都可以了,不過呢我為了玩的更徹底,沒那麼做。

手裡抓著媽媽的一隻小腳,絲襪傳來的絲滑觸感,讓我暗爽不已,不斷的刺激著媽媽腳上的穴位。

「啊、啊、啊——好舒服。」比剛才更大的聲音從媽媽口中傳出,沒有任何壓抑。

「舒服吧,阿姨,峰厲害吧。」

「恩啊,好厲害峰,阿姨真的好舒服啊」

媽媽現在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完全就開始順著我的話說了,這要是有個人聽到,感覺到的肯定除了淫蕩就是淫蕩了。

不斷的按摩著媽媽的小腳,感覺到媽媽身體的顫動,看著媽媽由於興奮張開的兩腿,中間的地方有了明顯的水漬。

「阿姨流了好多汗哦,我幫阿姨脫了吧,不然肯定要感冒的。」

「嗯,啊——好、好的,那就麻煩你了」

我把媽媽翻了個身,看著媽媽緊閉的雙眼,額頭眼滲出的絲絲汗水,紅撲撲的臉蛋,真是說不出的可愛啊。

一顆,兩顆,三顆——,我慢慢的解開了媽媽的護士服,輕輕的褪了下去,出乎我意料的是,媽媽竟然還配合著抬了手臂。雙手摸到媽媽的背部,解開了媽媽的胸罩。兩個潔白的小白兔一下子彈了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觀察媽媽的乳房,潔白無瑕,說不出的漂亮。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乳房。

「啊——」

明顯,乳房的刺激比其他刺激厲害太多,媽媽竟然放聲大叫了出來。兩隻乳房在我手中不斷的變換著形狀。耳邊傳來的是媽媽大聲的呻吟,真是說不出的刺激啊。看到媽媽沒有絲毫阻止我的意思,而是在盡情的享受著這一切。

我用嘴含住了媽媽的乳房,盡情的吮吸著,面對突如其來的一波高過一波的刺激,媽媽除了大聲呻吟外,就再也沒有其他動作了。

「阿姨的奶奶好好吃哦。」

「啊、啊——真的麼,真的那麼好吃麼。」

「當然啦,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奶奶了,阿姨能讓我天天吃麼。」

「啊,這,啊,這多不好意思呢,啊、啊——」

看著媽媽竟然還存著理性,我把手滑到了媽媽的兩腿間,果然不出所料,即使是隔著襪子和內褲,還是能感受到那濕濕的,滑滑的淫水。

隔著內褲,我用手指輕輕的戳了下媽媽小穴的位置,伴隨而來的又是悅耳的呻吟聲。

「阿姨,你的內褲好像濕了呢,這樣穿著會著涼的,我幫阿姨脫了吧。」我故作無知的問到,其實我很期待媽媽會如何回答。

「啊、啊,阿姨好舒服,峰,麻煩你幫阿姨把內褲脫了吧。」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說這話時候的媽媽的臉變的更加的紅了,難道媽媽知道我在做什麼,還故意讓我脫的,難道媽媽現在已經饑渴到這個地步了,不過我才不管那麼多呢。

我把媽媽的內褲和絲襪褪到了腳跟,一個濕噠噠的騷穴一下子呈現在了我的眼前,看著眼前這具裸體,我心中說不出的激動,我等這一刻等了多久呢,還好今天總算是如願了。

我趴在媽媽的兩腿之間,用力的吸著,一股淡淡的騷味傳入了鼻腔。媽媽好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睜開眼睛問道「峰,你在做什麼呢?」

聽到媽媽的聲音,我知道媽媽的頭腦現在還迷糊著,不能正確的思考,不能給媽媽喘息的機會,不然的話就可能會全功盡氣了。

我沒有理會媽媽的話語,用舌尖輕輕的觸碰媽媽的小穴。

「啊,啊——好,好舒服。」

我抬眼看了下媽媽,發現她的雙眼有緊閉了,開始專心享受了。於是我也就不客氣,用舌頭盡情的舔著媽媽的大陰唇,小陰唇,舌頭還伸進了陰道。淫水如黃河氾濫般不斷的流出,我急忙接著,將這有點騷、有點鹹的淫水盡情的吮吸著,仿佛就在喝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一般。

也許媽媽從來沒感受過如此的刺激,頭不斷的搖擺著,口中的呻吟聲更是一浪高過一浪。突然間,我感覺到媽媽的雙腳死死的夾著我的腦袋,腳尖繃得緊緊的,一股水流打在了我的臉上,原來媽媽竟然被我吸的高潮了。

「阿姨,舒服麼。」

「啊、啊、——阿姨好舒服。」

「阿姨,你都尿我一臉了呢,你要怎麼補償呢?」我故意這麼說到,刺激著媽媽的自尊。

「啊,對不起啊,峰,阿姨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呢。」

「阿姨,我這好癢呢,你能幫我舔舔麼。」

我脫掉褲子,露出早已一柱擎天的肉棒,我感覺到媽媽的眼睛突然都直了。

並且聽到了喉嚨咽口水的聲音。

不等媽媽的答覆,我便抓起了媽媽的頭,肉棒抵住了媽媽的小嘴,想把肉棒插進媽媽的小嘴中。媽媽也就起初反抗了下,很快便將嘴張開了。一股溫暖的感覺瞬間將我包圍了,在那一瞬間我差點沒忍住就射了出來。習慣後我就抓著媽媽的頭髮開始不斷的抽插。

一邊享受著媽媽為我的口交,一邊心中想著,看到沒爸爸,媽媽十幾年間保存的處女小嘴已經被你兒子征服了,媽媽的小嘴真的好舒服,不過爸爸,我想你肯定是享受不到這種服務了,因為馬上你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媽媽,將成為我的私人物品了。

「啊,啊——好舒服啊,阿姨,用舌頭舔,用嘴吸啊,阿姨。」

「嗚嗚——嗚嗚——」媽媽果然聽話的開始用小嘴吸了,這刺激的感覺真是無比的美妙。

我一邊玩弄著媽媽的乳房,一邊慢慢享受著媽媽的的口交服務,一下又一下的,有幾次都感覺插進了媽媽的喉嚨,為此,媽媽還劇烈的咳嗽了起來,不過我並沒有就此停下來,反而抓著媽媽的頭,更加賣力的抽插著。

一股口水順著媽媽的嘴角流了出來,由於嘴巴被我的肉棒佔據著,只能聽到媽媽口中不斷的發出嗚嗚的聲音。

在抽插了數十分鐘後,我突然覺得一股電流流入了腦海,緊接著精關一松,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沖進了媽媽的喉嚨,我感覺到媽媽想要掙脫,想要將精液吐出來。不過我可不會讓她如願。死死的壓著媽媽的腦袋,逼迫媽媽除了咽下去別無他法,不過由於精液實在太多了,還是有部分順著媽媽的嘴角流了下來。

我把媽媽放下後,看著媽媽淩亂的頭髮,乳房由於被我用力的揉捏而導致產生了道道的紅色痕跡,下體的淫水已經將床單浸濕。媽媽軟綿綿的躺在床上,大口的喘著氣,雖然已經幾次高潮了,不過臉上的紅韻並未褪去,反而顯得更加的鮮豔。

看著床上美麗的肉體,我的肉棒不自覺的又硬了起來,接著才是今晚的重頭戲了,媽媽,你馬上要變成我的女人了。

我這樣想著,將身體壓在媽媽身上,嘴唇緊緊的吻上媽媽的小嘴,舌頭伸進嘴裡,尋找著最美的味道,媽媽不知是由於太累了,還是慾望不減,很快我們兩的舌頭就交織在一起。

我調整了下身體,把肉棒抵住媽媽的小穴。在媽媽陶醉於和我接吻的時候,腰部用力一頂,肉棒衝破了層層的阻礙,一下子進入了媽媽的體內。

「住手,不要啊——」媽媽突然睜開了雙眼,用力的甩開了我的嘴,大聲的叫喊著。我知道媽媽已經意識到了,她的身體的最後防線也已經被突破了。

我知道,此時的媽媽,雖然性慾還高漲,但是那強烈的理智已經佔據了大腦。

成敗在此一舉了,要徹底征服媽媽,眼前這一步是關鍵。

我無視媽媽的叫喊,一下下的做著活塞運動。媽媽的身體劇烈的抖動著,雙手用力的掙扎。想要竭力的擺脫我的束縛,將我的肉棒拔出去。但是我哪會讓媽媽如此的稱心如意呢,緊緊壓住媽媽雙手的同時,肉棒一下下的進出著媽媽的小穴,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感覺到小穴裡的淫水越來越多,已經感覺不到抽插的阻力了。媽媽的反抗也漸漸的變小了,不知是體力的關係,還是慾望再次抬頭的原因。

不過那都和我沒關係,我現在要做的,只有將身下這女人操的服服帖帖,讓她的慾望被徹底的點燃起來,這樣我以後的行動也會簡單很多。

就這樣,我用從AV中,學到的各種抽插方法,比如九淺一深等,不然的刺激著媽媽。雙手緊緊抓著媽媽的乳房,用力的一下下的衝擊著。雙手早已被解放的媽媽,用手緊緊的捂著嘴巴,努力的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看著媽媽舒服的想出聲不敢出聲的的可愛摸樣,我的性慾被完全的激了出來,動作的幅度也越來越大。爸爸,你看你可愛的老婆,被我操的欲仙欲死了,哈哈。

我心理這般想著,下半身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歇。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雙手緊緊的夾住兩顆早已豎起的乳頭,肉棒突然加速抽插起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加速,始料未及的媽媽,不禁發出了聲音。一旦忍耐的東西被打破,那麼接下來出現的便是一發的不可收拾。

「啊,啊,好舒服,太舒服了——」

看著我的行為收到了效果,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冷笑。

「阿姨,舒服麼——」

「嗯,嗯,好舒服,阿姨感到好舒服啊——」

「阿姨,我剛才不小心下面尿尿的東西就進來了,進來後突然感到好舒服,想拔出來的時候,動下後就感覺更舒服,阿姨我們在做什麼呢。」

「這——阿姨不知道,啊——阿姨不好意思說,啊——」

「告訴我麼,阿姨,小峰想知道啦。」一邊說著一邊用力衝撞了幾下,頓時下體發出了更加承重的砰砰砰的聲音。

「啊——輕點,小峰,阿姨說,啊——阿姨說,啊——小峰和阿姨在做愛,啊——」

隨著說出這話後,媽媽全身又是一陣痙攣,在這肉體和言語的雙重刺激下,媽媽又泄身了。不過媽媽達到高潮,我可還沒呢,所以我的動作沒有絲毫的減緩。

「小峰,快停下,阿姨,阿姨要不行了,啊——好舒服,阿姨要被小峰幹死了。」

第一次從端莊、賢淑的媽媽口中聽到了幹這個詞,我不由的一陣刺激。看來媽媽的性慾漸漸的開始蘇醒了。

「阿姨,小峰好像以後一直吃阿姨的奶奶,一直和阿姨做這種事,好麼?」

「啊——啊——小峰,啊——不可以的,啊——我們不能做這種事,啊——阿姨會對不起自己的老公的,會對不起兒子的,啊——」

死騷貨,這時候還嘴硬,我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心裡暗暗叫駡,現在的我要賭一把了,賭媽媽確實已經完全被性慾征服了,嘴硬只是下意識的,道德的不允許。在用力抽插幾下我,我突然將肉棒從媽媽騷穴中拔出。下體突然失去了充實感覺的媽媽,不驚大聲的叫了出來。隨後目光看向了我。

目光中充滿的淫慾,那最後一絲的清明也在失去肉棒的同時消失了。

「對不起,阿姨,我不知道做這種事情是不對的,小峰不做了。」說著,我便假裝要起身離去的樣子。

看到這情形,媽媽急了,也不顧長輩的身份,一把將我按在床上,伸手抓著我的肉棒就往自己的騷穴裡塞。

「啊,好舒服——啊——」在肉棒進入的一瞬間,媽媽發出了一聲呻吟。緊接著,媽媽就坐在我身上,身體不斷的起起落落,結合處的啪啪啪聲音也是此起彼伏。

看著媽媽在空中飄蕩的長髮,不斷抖動的乳房,看著那紅紅的臉蛋,那充滿慾望的雙眼,我不敢想像這就是我以前的那個媽媽,那個嚴肅,保守的媽媽。不過我知道,此刻的媽媽已經被性慾完全的征服了,不保證明天醒來會怎麼樣,至少今晚的媽媽,已經不會在回頭了。我暗自感歎性藥的威力還真是厲害啊。

「恩?怎麼了,阿姨,阿姨不是說不能這麼做麼。」我故意用疑惑聲音問道。

「啊——好舒服——恩,沒事的——小峰,啊——阿姨沒說不可以。」

「那就是說以後我可以隨便和阿姨做這事麼。」說著我估計在媽媽屁股落下的同時,用力的將肉棒頂向媽媽的花心。

「啊——啊——沒錯,啊——小峰想什麼時候做都可以,啊——」

「可以什麼呢,阿姨。」

「都可以和阿姨做愛,啊——」

「無論什麼時候,什麼地點麼,阿姨。」

「啊——對,只要小峰想,啊——隨便什麼時候,什麼地點,啊——都能和阿姨做愛,啊——」

「阿姨,小峰愛死你了。」說完我就配合著媽媽的東西,用力的抽動著肉棒。

「阿姨,阿姨,啊——也最愛,啊——小峰了」

我發現,現在的媽媽已經語無倫次了,長久積蓄的慾望,在今晚被徹底的打開了,我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後,也就不客氣的和媽媽盡情的做愛了。

那晚我嘗試了各種的姿勢,把媽媽幹的連連叫喊,那晚的媽媽可以說是徹底的將自己放縱了,丟棄了原本的清高,冷豔。變成了一匹只知道尋找性慾的野獸。

那晚我整整射了5次,才停止,最後雞巴都感覺到有陣陣的痛楚,媽媽當然更慘,做完後整個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身上到處都是我留下的精液。如果不是看到媽媽還在起伏的胸脯,我還真要以為媽媽要出什麼事情了。看著躺在床上的媽媽,我心中說不出的愉快,媽媽,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看看時間,已經快到4點了,媽媽仿佛也已經睡著了。我穿戴好衣物,帶好原先準備好的道具,當然最重要的攝像機當然不會忘了,離開了值班室,臨走前,在書桌上給媽媽留下了便條。

大意就是說今天很舒服,阿姨也答應以後隨時都能做愛,很期待下次和阿姨在一起之類的話語。

關上了房門,天際也已經有所放白了,就像是在慶祝我的勝利一樣。今天會這麼順利,並且連工具都沒用上,是我始料未及的,不過好戲才剛剛開始,我親愛媽媽,我想我今後的生活會多姿多彩起來。

*********************************** 我和媽媽雖然發生了性關係,但多半也是靠性藥的作用才使媽媽沉淪的,清醒後的媽媽還是和以前一樣,征服媽媽的道路還很長,今天所以完成的僅僅是第一步而已,但這第一步卻無比重要,就像是敲門磚一般,沒有這第一塊磚,那麼後面的一切都將不會存在。

盡情期待,第三章循序漸進

***********************************

第三章循序漸進

由於昨晚基本都沒睡,白天在學校的時候都能感受到一股睡意的侵襲。腦海中浮現的還是昨晚媽媽放蕩的身形,那完美的玉體,想著想著我的老二就不自覺的硬了起來。不過伴隨的還有些許的疼痛。

不過如果沒有這感覺,我都不能相信昨晚的一切是真實的,仿佛如做夢一般。

我竟然真的和媽媽做愛了,竟然還將媽媽幹的那個樣子,終於看到了媽媽完全不同的一面。

不知道,媽媽今天會怎麼樣,昨晚夜班今天應該在家休息吧,媽媽會報警麼,會告訴別人麼,會打電話給爸爸討論這事麼。一長竄的疑問浮現在了腦海中,萬一報警的話我該怎麼辦呢。就這樣,一整天我都沉溺在各種的假設中,同時也更期盼著放學,看看現在的媽媽究竟怎麼樣了。

第一次我感覺時間怎麼過的那麼慢,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了放學,我飛也似的沖回了家。

「媽,我回來了。」

「嗯,今天回來的倒是挺早的麼,快回房做功課去。」耳邊傳來媽媽冷冷的聲音。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仿佛昨晚的一切都是我在做夢,一切都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我搖了搖腦袋,好確認是不是在做夢。

「叫你好好做功課去,你耳朵是聾了還是怎麼,沒聽到麼。」

看到我半天沒有動靜,我耳邊又傳來了熟悉的責駡聲。

「哦,知道了,我馬上去做功課。」

回過神的我趕忙答應著,急忙朝自己的房間走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滿腹疑惑的我一邊走一邊想。進房前,我又向媽媽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總算讓我發現媽媽還是和以前有不一樣的,至少今天走路的動作有點奇怪,兩腿好像一直有分開的樣子,走起來也沒以前那麼平穩。

進房間後,我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看來是昨晚幹的太猛了,把媽媽的逼給操腫了的關係吧。昨晚走的匆忙,到真沒好好觀察。

看來媽媽是想把昨晚的事情當成沒發生過一樣,由於昨晚性慾釋放了,現在理智又回來了,所以才會又這樣吧。

不過通過這些我至少知道了以下幾件事情:第一:媽媽沒有報警。

第二:媽媽也沒有和任何人說,而只是想自己扛下來。

第三:媽媽想忘了昨晚的事情,想把那晚當成只是春夢一場罷了。

不過這下,我總算安心了,知道媽媽為了臉面準備把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抗下來,那我就更放心事情不會曝光了。媽媽啊媽媽,雖然你想把昨晚的事情徹底忘了,不過你真的能忘麼,我親愛的媽媽,我可是一直在你身邊呢,總會讓你慢慢的走進深淵的。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沒用張峰的身份和媽媽聯繫,因為首先我還沒計畫好下一步該怎麼進行,其次我要給媽媽喘息的時間。不過爸爸才走一個月而已,所以留給我的時間也不多,這週末我一定要有所行動了。

通過這幾天的觀察,我發現,現在的媽媽已經和從前一般無二了,還是那樣的嚴肅,保守。走路的姿勢也漸漸的恢復了正常,看來肯定是給逼塗了什麼消炎的藥吧。

轉眼到了禮拜五,由於明天是週末了,到家後媽媽倒也沒怎麼說我,看著媽媽在廚房忙活的身影,我漸漸感覺癡迷了。

「媽,今晚吃什麼呢?」

「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哦。」

感覺媽媽好像很開心的樣子,不禁問道「媽,今天怎麼那麼開心呢,有什麼好事麼。」

「這一個禮拜都沒接到你老師舉報你的電話,所以媽準備獎勵你一下。」

聽到這,我腦門不由的露出了黑線,我以前到底有多差啊,現在竟然只是老師沒打小報告就能讓媽開心成這樣。不過我想也可能是另一個我這禮拜都沒聯繫媽媽的關係,讓媽媽感覺事情過去了。這可不行哦,媽媽。

我拿出了準備好的新手機,這手機我是用來專門和媽媽聯繫的,當然號碼也是全新的,並且還是沒實名認證的。給媽媽發了條短:「阿姨,小峰好想你,明天能陪陪小峰麼?」點下發送,頓時媽媽的手機響了起來。

「媽,你的手機響了呢,好像有消息呢。」

「是麼,幫媽拿過來。」

「嗯。」

媽媽從我手中接過手機,看到消息後,我明顯感覺到媽媽的身體抖了下,眼神也閃爍了下。

「媽,誰發來的簡訊呀。」我隨口問道。

「啊,那是媽的同事啦,叫媽媽明天一起逛街呢。」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媽明天要出去呀。」

「是啊,好了,你別待在這,妨礙到媽做菜了。」

「哦。」

走出了廚房,我剛才分明感覺到,在我問的時候,媽媽的那種緊張感,連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不過她既然隨口編了逛街這事,那明天為了不讓我懷疑,肯定會出去的,不過會不會來赴約我就不知道了。

滴滴滴滴,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仔細一看原來是媽媽回消息了,不過只有一個字,「好。」

我想媽媽此刻肯定想起了那晚的事情,一個陌生人不可能通過一次做愛就走進一個女人的心裡,我當然也知道這點。通過媽媽回的消息,我就知道,媽媽現在開始防著我了。

那明天見面的場景我不用想都知道,那肯定是被媽媽一頓教育,然後告知如何如何不對,等等。關於訓斥的詞句,媽媽那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啊,關於這一點我早就已經有了深刻的理解。

「那就說好了啊,阿姨,明天8點,在XXX遊樂園見面哦。」我趕忙回了條消息。

看到媽媽收到簡訊後緊張的樣子,環顧四周,沒看到我的身影才放心大膽的看了,看過簡訊後,我明顯發現媽媽的表情顯的很錯愕,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我想,媽媽原本肯定以為,這次約她也是為了行男女之歡之事,沒想到我是約她去遊樂園。這樣她原本滿肚子訓斥的話一句都不好使了。看來小孩還是真有好處啊,面對好似天真無邪的我,媽媽貌似一點辦法也沒。

禮拜六一早,「兒子,媽媽約了同事逛街,先出門了。」

「恩,一路小心。」

看了今天媽媽的打扮,和平時出門一樣,沒什麼特別的,不過是去遊樂園所以穿的還是比較方便運動的類型。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這打扮,怎麼可能是去逛街呢,難不成媽媽被這突如其來的邀約搞的措手不及,而導致考慮不周了?

算了,想那麼多做什麼,我趕緊開始準備起來,花了我整整半小時才準備好所有。一看時間離8點沒多久了,看媽媽的樣子肯定應該已經到了,趕忙飛奔了出去,去赴約了。

到了遊樂場,我遠遠的就看到媽媽已經站在了門口,手中還拿著兩張門票,而且看樣子還是套票的,看來媽媽都已經準備好了麼。

「阿姨,對不起,我來晚了。」我氣喘吁吁的跑過去。

「沒事,阿姨也才剛到不久。」看著我滿頭大汗,一臉緊張的樣子,媽媽輕聲說道。

其實這氣喘吁吁我可不是裝的,因為眼看要遲到了,我可以連蹦帶跑的,所以自然會是這狀態。

「謝謝阿姨。」面對我天真無邪的笑容,媽媽竟然一時語塞。

「好了,我們進去吧。」

「恩啊,今天我一定要玩個過癮,上禮拜由於要競賽,累了一個禮拜呢。」

「喲,沒看到小峰竟然那麼優秀啊。」此刻的媽媽被我所說的竟然吸引了,潛意識中把我歸為了優等生。不過我看到媽媽的表情有點落寞的樣子。不會吧,媽媽不會把我和我虛構的人進行對比了吧。不過說實話,我能全部及格就很不容易了,競賽這種事情根本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怪不得媽媽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是啊,是啊,所以我連最最喜歡的阿姨都沒空聯繫呢。」

撲哧,媽媽笑出了聲音「小峰的嘴還是那麼甜呀。」

「哪有,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呢。」

「知道啦,阿姨相信你啦,不怪小峰啦,今天阿姨就陪小峰好好玩。」

「真的麼,阿姨,小峰太開心了。」

看著我天真的樣子,媽媽的臉上也洋溢出了笑容。看來這下總算把媽媽的戒心暫時放了下來,我心中不由的感歎著。

整個一上午,我們兩就在遊樂場愉快的度過了,好多遊樂設施都嘗試過了,說實話,我玩的還真是開心呢。在我的記憶中,媽媽可從來沒帶我出來這麼玩過呢,想著想著,我不由的對我虛構出來的人物產生了醋意。不過也就是一剎那的時間。

時間轉眼到了11點半了,到了快吃飯的時候,我們兩玩的也是汗流浹背,累的坐在了椅子上。

「小峰,午飯要吃什麼呢,阿姨請你吃哦。」

「真的麼,阿姨,我太高興了。其實我對吃不挑的,能和阿姨一起吃飯,小峰就感到很幸福了。」

聽到我的甜言蜜語,媽媽臉上更是布滿了笑容,果然,甜言蜜語對女人來說,都是沒有抵抗力的啊。想想我那老實的爸爸,甜言蜜語從他嘴裡說出來,可是少的可以。

「那小峰就跟阿姨走吧,阿姨帶你去吃好吃的。」說完媽媽就拉起了我的手,向餐廳走去,邊走還邊提醒到「要抓緊阿姨的手哦,別走丟哦。」

「知道了,阿姨。」

握著媽媽柔軟的小手,我不禁又開始想入非非了。不對,我可要好好忍耐住了,可不能讓媽媽發現我的真實想法。不過說實話,面對比媽媽還高的我,媽媽竟然會說出和小孩子一起的話語,我還是感到很是無語。

我們吃飯的地方是一個高檔的咖啡廳,裡面的氣氛感覺非常浪漫,在我記憶裡,可從來沒有到過這種地方。

「來,小峰,喜歡吃什麼就點吧。」

「阿姨幫我點吧,阿姨點的我都愛吃。」

「喲,今天是吃蜜糖了呀,嘴那麼甜。」

「哪有,阿姨又取笑我。」

媽媽滿臉笑容的幫我點了個兒童套餐,然後我們邊吃邊聊,在這過程中,我又多次恭維了媽媽,看到媽媽一直被我逗笑,我心中不禁得意萬分。不過說真的,今天的媽媽笑的可真多呢,看來我已經開始慢慢被媽媽接受了。不過那種接受和女人接受男人完全不沾邊就是了。

「阿姨,阿姨,下午我們一起去看電影吧,小峰聽同學說最近在放一部很好看的電影呢。」

「是麼,那就依小峰的,一起去看吧。」

「哦也,太好了。」我高興的叫出了聲。看著我那麼開心的樣子,媽媽的臉上也洋溢著笑容,我發現今天的媽媽笑容貌似沒斷多,那份和我時的嚴肅也蕩然無存。看來媽媽在我面前的嚴肅只是想向我顯示母親的威嚴吧,我這麼想著。

今天我挑的是一部愛情片,大概內容是說老公一直冷落老婆,老婆一直過的不開心,不過為了家庭還是默默的承受著,不過最終老公還是離她而去的故事。

看著媽媽認真的表情,難道爸媽之間的關係不是我想的那樣親密?不會呀,我看送行時候明明那麼粘著,不過看著媽媽有點落寞的表情,我想,爸媽之間肯定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秘密,這可是大發現,我要想辦法弄清楚,說不準這也是一個突破口,我在心中把這事作為首要的關鍵。

不過想想也是,這一個禮拜,爸爸貌似才給媽媽打了一個電話,而且時間也很短,具體說的是什麼我就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