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朋友母親的一夜情

2017-03-14     WoKao     檢舉     收藏 (104)

事業單位的日子就是好過!一杯茶,一台電腦,一天就悄悄的過去了。

下班前,接到了一個久違的朋友打來的電話。林強,高中同學,準確的說是一屆,不同班。想來有幾年沒見了,也沒怎麼聯繫。聽說他在外地做生意,不知道怎麼想起我來了。

開車去他定好的飯店,熙熙攘攘的車流一如既往的堵。

我遲到了,讓他等了好長時間。見面,不免寒暄一番。

他還記得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是3年前的事情了,那天,他媽媽給我結清了半年的工資。

大學畢業後,在來現在的單位工作之前,我在林強他媽媽經營的實木傢俱店打了半年工。

林強他爸爸是一個國企的領導,平時工作很忙,林強大學畢業後去了北京,傢俱店就他媽媽一個人打理。林強的媽媽,是一個獨立性很強的女性,也是一個渾身散發著迷人氣質的女人,更是我生命中一個不能不提的女人……

菜過三巡,林強才說出了找我的目的,原來是讓我幫忙給他搞定註冊公司的手續問題。我和他雖然聯繫不多,但也算是老同學了,彼此性格也相投,我承諾盡力幫忙。

我們聊了很多,聊當年在高中時的趣事,聊大學裡各自的經歷,聊這些年大家走過的路,聊各自的家庭……

林強告訴我,他父母兩年前離婚了!

「感情破裂,無法繼續共同生活下去!」他無奈的說著。

看著他一副淡淡的憂傷表情,我的心情很複雜,我的思緒瞬間飄回到了幾年前的那個雨夜……

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是週六。

本來第二天我是休息的,但是為了參加一個訂貨會,我決定和月梅阿姨一起去。目的地離的不算遠,我們決定開車。

走的時候晴空萬里,天氣相當不錯,可一到省界,卻下起了雨。下了高速,車行駛到了國道,車速不得不降了下來。一個多小時的行使之後,我們堵在了一個叫石口的地方。

原本以為很快就可以繼續前行了,能趕在天黑之前到達目的地,但是前面因為暴雨引起的連續塌方,將我們困住了。

眼看要天黑了,前面一點動靜都沒有。月梅阿姨果斷的選擇了到附近找一家旅店,準備過夜。

她做事一直很果斷,後來事實證明,再呆下去,只能在車裡過夜了。我們掉頭往回開,沒幾里地,就看到路邊的一個農家旅店,我看到旅店門口的車已經快停滿了。

「就剩幾間了,一輛車一間房!」

我和月梅阿姨剛一踏進旅店,就聽到老闆娘大聲的喊著。房間有限,人員眾多,還好我們來的及時,我們「搶」到了一個房間。

一個小姑娘領著我們一幫人,挨個打開了幾個房間。

給我們分配的在最裡面,緊挨著我們的,是一對情侶。

我和月梅阿姨進到房間,這是一個帶衛生間的標間,裡面擺著兩張單人床,上面鋪著整齊潔白的被褥。

月梅阿姨點點頭,說道:「還不錯,挺乾淨的。」然後問我:「怎麼樣,今晚就這兒吧!」

我尷尬的點點頭,和朋友的媽媽住一個房間,感覺,有點怪怪的。

我和月梅阿姨各自到衛生間解了手,一看錶,已經到晚飯的時間了,我們早已餓的饑腸轆轆了。

「宇東,走,吃飯去,今晚阿姨好好犒勞犒勞你。」

我和月梅阿姨相跟著走出房間,正好遇到隔壁的情侶,大家打了個招呼,一起去了飯廳,很自然的,我們坐在了一起。

大家一邊吃著飯,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忽然那男的問到:「你們是母子吧?」

我正待回答,月梅阿姨笑著點點頭搶先說話了:「呵呵……是啊,我是他媽媽。」

那女人詫異了:「可你們不像啊!」

「是啊,別人都這麼說,他長的像他爸爸,一點兒都不像我,有時候我都在懷疑,這是不是我生的呢,咯咯咯咯……」

月梅阿姨一邊看著我,一邊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她索性將玩笑開到底了,我則尷尬的笑了笑……

舟車勞頓,我們很快就吃飯飯,回到了房間。

有衛生間就是好,可以美美的洗個澡。

本著「女士優先」的原則,月梅阿姨先進了衛生間洗澡,我則躺在床上,打開了電視。

這邊,我胡亂的上下按著按鈕換著台,那邊,衛生間裡面傳出了月梅阿姨「嘩嘩嘩」的洗澡聲……

恍惚之間,我突然感覺到此時的氣氛有一絲特別,那種特別的感覺讓人興奮,讓人心動,讓人期待。

20分鐘之後,月梅阿姨從裡面走了出來。

剛剛出浴的月梅阿姨,渾身散發著成熟迷人的氣息,她豐滿的身體在睡衣的包裹下,愈發顯得玲瓏有致,婀娜多姿,看來她習慣出遠門帶著睡衣。

我不禁呆住了,目光癡癡地停在了月梅阿姨的身上,停在了月梅阿姨那飽滿的胸部。

月梅阿姨一邊用毛巾擦拭濕漉漉的波浪卷髮,一邊笑著對我說:「阿姨洗完了,你去洗吧。」

「哦!」我答應著,拿起毛巾飛快的走向那個小衛生間,生怕她看出我的慌亂。

擦身而過,月梅阿姨濃郁的髮香立刻向我撲面而來,好香啊,我不禁暗自陶醉,旅途勞頓,終於能好好放鬆一下了。

浴室裡,我洗的心不在焉,月梅阿姨豐滿的身體,總是在我眼前晃來晃去。

我洗的很快,因為我隱隱的期待著什麼。這種期待,讓我有些自責卻更讓我興奮。

我走出衛生間,來到床前。月梅阿姨正跪在床上整理被褥,她背對著我,圓潤翹麗的屁股暴露在我面前,一覽無餘,瞬間,我血脈噴張了……那種男人對女人身體的本能反應,此時不道德的跑了出來。

「咱們早點睡吧,明天趕緊過去,爭取這次拿下幾個大訂單!」月梅阿姨聽到我出來,扭過頭對我說著。

我「哦」了一聲,躺在了床上。

關燈、拉窗簾,月梅阿姨和衣而臥,也躺進了被窩。電視還開著,我們閒聊著,等待進入夢鄉。

忘記是聊什麼了,月梅阿姨一直說著話,我則靜靜的聽著。

忽然,從隔壁房間隱隱約約的傳來了女人哼哼唧唧的聲音:「嗯……嗯……啊……嗯……」

那聲音忽高忽低,有時平緩有時急促。這聲音打斷了月梅阿姨的說話,她停了下來,她似乎也在聆聽這股聲音,我頓時覺得時間凝固了。

隔壁的聲音停止了,我和月梅阿姨卻沒有說話,此時房間裡安靜的讓人緊張。

「嗯……嗯……」

10幾秒後,隔壁的聲音再一次傳過來,這次我聽的清清楚楚,這是做愛的聲音,這是女人特有的呻吟,我頓時感覺氣氛躁動起來。看來是隔壁的那對情侶在做愛,情不自禁的發出了淫聲。

想必月梅阿姨也聽出了這聲音的性質,她也覺得尷尬了,她並沒有繼續說話。

尷尬持續了半分鐘,月梅阿姨忽然對我說:「咱倆住旅館的事兒,可別對你叔叔說,他那個人疑心重。」

我楞了一下,隨即明白了她說的是什麼意思:孤男寡女睡一個房間,會發生什麼事兒?說沒幹那種事兒,誰都不信,解釋不清的。

我這麼想著,隔壁又繼續傳來更加銷魂的淫聲:「嗯……嗯……老公,使勁兒操我,嗯……小惠喜歡老公的大雞巴……啊……嗚嗚嗚……」

淫聲中夾著哭聲,我知道這是舒服至極的叫床聲。

我突然強烈的感覺到了氣氛的曖昧,想起月梅阿姨剛才洗完澡,睡衣包裹下豐滿的肉體,她跪在床上整理被單高高翹起的屁股,我動了淫心。和朋友母親睡在一間屋內,聽到這麼讓人面紅耳赤的聲音,這氣氛尷尬到了極致。

我和月梅阿姨足足有10分鐘沒有說一句話,不是因為瞌睡,而是因為尷尬,尷尬,月梅阿姨何嘗不是如此。

「老公嗯……不要停,使勁兒……人家要嘛……啊……好舒服啊……啊……」

我和月梅阿姨之間越是安靜,隔壁的淫聲就越發顯得嘹亮、清晰。

沉默、尷尬……好久!

「阿姨去趟衛生間,剛才喝了那麼多水……」

月梅阿姨終於打破了沉寂,一翻身,下了床。她堅持不住了,這尷尬誰都受不了,何況我們是兩輩人,她在晚輩面前聽著這不雅的聲音,實在是尷尬,實在是難堪。

由於燈的開關在門口,離床還有一段距離,我怕她碰著腿,趕緊說:「我去開燈,您小心點。」

「不用,你別開了,我把窗簾拉開一點就行了。」說著,她把窗簾拉開了一個縫隙,「這樣就不用開燈了。」

月梅阿姨用這樣的方式試圖化解此時的曖昧與尷尬。窗簾拉開了,我也長出了一口氣。

月梅阿姨進了衛生間,不知道為什麼她沒有關門。於是,我清清楚楚的聽到了她小便的聲音:「滋滋……滋滋……」

隨著一陣馬桶沖水的嘩嘩聲響,月梅阿姨從衛生間走了出來。我的視線立刻轉移到了她的身上。她也看著我,沒有說話,走到窗前,透過窗簾的縫隙看了看外面,然後把其中的一半窗簾徹底拉到一邊,房間裡立刻亮了許多。

月梅阿姨在床邊坐了下來,她並沒有躺下,沉默了片刻,她說到:「阿姨沒有穿睡衣睡覺的習慣,我想把衣服脫了,你要覺得不舒服的話,也脫了吧。」

夜色中,我看到月梅阿姨緩緩的解開了她的睡衣。我糜亂了,我的心跳頓時像打鼓一樣「????」亂蹦起來。

月梅阿姨褪下了包裹著身體的衣物,露出了只穿著內衣內褲的雪白身體。

我呆住了,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月梅阿姨見我沒動靜,說話了:「沒事兒的,你想脫就脫了吧,反正這兒也沒別人。」

「哦……」我答應著,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脫下衣服的……

褪下衣物的月梅阿姨躺在了被窩裡,側著身子,面對著我說到:「宇東,你知道嗎,在林強的朋友裡面,阿姨最喜歡你了。」

氣氛越來越曖昧了,我甚至在懷疑她在暗示我。

「為什麼?」

我用反問的語氣故意問她,回應著她的曖昧。黑暗中,我死死的盯著她。

又是10幾秒的停滯,耳邊又傳來隔壁「嗯嗯啊啊」的呻吟。

「不知道!」月梅阿姨仿佛故意似的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反正我就是喜歡你!你,喜歡阿姨嗎?」

「喜歡!」我幾乎是脫口而出。

「你盡騙阿姨,阿姨這麼大年紀了,哪裡還招你喜歡?」

「真的,阿姨看起來很年輕,氣質又好,跟別人說是我姐都沒人懷疑。」

「咯咯咯,你就會哄阿姨高興。」她開心的笑了。

「我說的是真的!阿姨你好迷人,好美……」

這時候,唐突的話裡面透著的全是曖昧,這話要是放在平時,就出問題了,但是現在,卻是勾人慾望的話。

「好啊,原來你早就在打阿姨的主意了……」她也回應著我的曖昧。

「阿姨,我早就喜歡你了……」

我豁出去了。這句表白的話一出口,尷尬立刻來了,又是沉默的半分鐘……暗夜中,我仿佛看見她也在緊緊的盯著我。

「阿姨也喜歡你……」月梅阿姨也幾乎是脫口而出,生怕耽誤了什麼。

「是女人對男人的喜歡嗎?」我追問,我的肉棒早已堅挺起來了。

「你說呢?」月梅阿姨反問道。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窗戶紙一捅就破。我終於忍不住了,猛的從床上站了起來,掀開月梅阿姨的被子,撲向了她的身體……

「別這樣,宇東,別這樣,我是你阿姨啊……」

月梅阿姨虛偽的堅守著最後一份矜持。我淫她之心熾熱,完全不顧她一再的提醒是我的長輩是我朋友的媽媽。

我死死的壓住月梅阿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吻住了她,月梅阿姨裝腔作勢的阻擋著我的進攻……

要想如願的得到她的肉體,必須也得完全勾起她的慾望,因為我不確定月梅阿姨現在是否想……

於是我開始隔著內褲用堅挺的肉棒使勁兒的頂她的下體,這招果然管用,隨著我頻率的加快,她開始呻吟起來:「嗯……嗯……啊……」

聲音不大,但是我知道有了效果。漸漸的她開始回應我的激吻,不再躲閃,柔軟的舌頭主動的伸入我的嘴裡,讓我肆意的吮吸與挑逗,一雙玉臂和雪白的雙腿緊緊的纏在我的身上,下體隨著我的節奏開始積極的迎合我的沖頂。

這種事情,必須要你情我願,硬來就沒意思了,於是在半推半就之下,月梅阿姨默許了我的不軌。

我和月梅阿姨激烈的親吻著,我們的舌頭互相交替挑逗,互相吮吸著。

足足10多分鐘,我才戀戀不捨的離開她的嘴,舌頭滑向了她的脖子,她的胸部……

我幾乎是撕扯著扒下了月梅阿姨的胸罩,豐滿的乳房登時暴露在我的面前,我不假思索,像餓極了的狼一樣,猛的咬住了她的乳頭,吃了起來。

我雙手並用,一邊使勁兒揉搓著,一邊嘴巴不停在兩個乳房之間親來親去,月梅阿姨難受的發出了持續的淫聲:「嗯……嗯……嗯哼……哦……哦……」

我瘋狂的吮吸著月梅阿姨的乳房,她的乳頭變得越來越硬,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月梅阿姨的玉體激烈的纏繞著我,雙手使勁兒的抓著我的頭髮。

我知道時機成熟了,她的慾望完全被我激發出來,於是我故意問她:「把下面脫了,好麼?」

月梅阿姨雙臂攬著我的脖子,點點頭,幽幽的說:「你隨便吧……」

好一句「你隨便吧!」這句話意味著我可以「合法」的脫下她的內褲了,我可以「合法」的佔有她了……

月梅阿姨配合著我的舉動,稍稍挺了一下腰,讓我很輕鬆的褪下了她的內褲。好香啊,我真真實實的聞到了從她私處傳出來的香味,還有那女人特有的味道。

不用我動手,月梅阿姨自己主動分開了兩腿,她知道,面前的這個男人要對她的私處,她最寶貴的地方進攻了。

我要發狂了,從月梅阿姨兩腿之前散發出的味道刺激的我不能自已,我對自己說:我要霸佔這個女人,我要好好玩弄這具肉體。我的舌頭朝著她那因為濕潤而張開的裂口舔去……

我猛地把嘴貼在了她的陰道上,經過剛才肉棒的頂撞,她的陰道口已經潮濕氾濫了。

她的私處還殘留著剛才小便之後的些許尿騷味,這味道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慾,我貪婪的吮吸起來,那一刻,這個女人最寶貴的東西被我佔有了。舔朋友媽媽的私處真的好刺激,這種感覺是舔女友下面不曾感受到的。

「啊……嗯……嗯哼,啊……不要……哦……」

月梅阿姨大聲的嬌喘著,享受著我給她口交帶來的快感。

我的舌尖靈活的在她的陰道口舔弄著,時而輕輕的挑逗陰蒂,時而有力的吮吸陰道,時而將舌頭野蠻的插進她的裡面……

月梅阿姨難受的搖晃著身體,嘴裡面「咿咿呀呀」不停的發出淫聲,我不禁雙手同時緊緊的抓住了她的兩個乳房。

我迷離了,管她什麼長輩,管她什麼朋友的媽媽,管它什麼倫理道德……我不管了,現在我就是要享受這個肉體,就是要玩弄這個女人,就是要操我朋友的母親。

朋友,對不起了,誰叫老天爺安排你媽和我睡一個房間,誰叫你媽媽在我面前脫光了衣服,誰叫,誰叫你媽媽的身體是這麼的誘人!那豐滿的乳房、圓潤的屁股、較好的面容、玲瓏的身體曲線、性感的神秘地帶,撲鼻的芳香還有那腥臊的尿的味道……我不禁在心裡大聲的呼喊:我操的就是你媽,操你媽,操你媽,操你媽……

月梅阿姨被我舔弄的流出了好多淫水,我大口大口的吞咽了下去,好享受啊!玩弄這麼一具成熟豐滿的肉體,讓我欲罷不能。

「啊……宇東,別親那兒了,插進來吧,阿姨想要了,快,阿姨要你的……」月梅阿姨急切的想要我的肉棒。

「啊……」隨著月梅阿姨一聲低吟,我的肉棒插進了她的陰道,當我進入她身體的那一瞬間,我強烈的感覺到了自己已經到達了淫慾的巔峰。

我告訴自己:你現在玩弄的這具肉體是你朋友的母親,機會難得,好好把握吧!征服她,用真正的男性力量征服她的肉體!讓她高潮!讓她欲罷不能!讓她永遠記得這個晚上,記得她丈夫之外的男人是如何帶給她欲仙欲死的快樂!讓她一想起你就面紅耳赤,就想到這個淫亂的夜晚,想到你是如何肆意的玩弄她的玉體!讓她一見到你就春心蕩漾,情不自禁的下體濕潤,迫切的想和你上床,共度春宵!讓她在和丈夫行房事,腦子裡想的卻是今晚與你的鴛鴦戲水!讓她的身體從此燃起偷情的慾望!讓她在夢中享受你的姦淫,呼喊你的名字。讓她在某天深夜,丈夫外出時,偷偷的給你發簡訊:家裡就我一個人。讓她背負偷漢通姦的惡名,讓她從良家婦女變成淫娃蕩婦。

進入月梅阿姨的身體,我開始了有力的抽插,我不禁舒服的喘息起來,月梅阿姨也大聲的呻吟起來。像在夢境一般,我簡直不敢相信現在在我胯下呻吟的女人是我朋友的媽媽,我的長輩,一個和我媽媽年齡相仿的女人。

這是我第一次幹成熟的女人!月梅阿姨太迷人了,我沉浸在她散發出的香氣之中不能自拔。她豐滿的身體緊緊的纏繞著我,我只能不由自主加快節奏在她的身體裡進進出出。

月梅阿姨急切的吻住我,舌頭猛的吐進了我的嘴裡,不停的向我挑逗,向我傳遞著她的熱切和強烈的淫慾。

我受不了了,平時和女友做愛,都能把她操的哭喊著求饒,可今天我卻被這個熟女打敗了,聽著月梅阿姨誘人的叫床聲,品嘗著她如蘭香般的舌頭,我漸漸支撐不住了,我要射了,終於,終於,我忍不住了,還不到5分鐘,我就一泄如注了。

習慣了和女友做愛時體外射精,在精液即將噴射出的一剎那,我將肉棒從月梅阿姨的陰道裡拔了出來,龜頭對準她的肚子就「突突突……」的射了出來,「啊……」我大喊一聲,隨即癱倒在了她的身上。

「你呀!膽子挺大,本事卻不大,到底是個愣頭小子。」

月梅阿姨笑著打趣,我知道這裡面也包含著失望。我臉一紅,也真夠丟臉的,只想著怎麼征服她了,卻忘了留力,看來成熟的女人是真心不好對付的。

激情釋放出來,我也累的不行了,我一翻身,躺在了月梅阿姨的身邊。月梅阿姨伸手從包裡拿出了衛生紙,擦拭噴射在她肚子上液體,然後又幫我清理乾淨肉棒上殘留的精液。

「你呀,真是色膽包天。回去我就告訴你叔叔,看怎麼收拾你!」月梅阿姨繼續揶揄我。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反正我已經快活過了,嘿嘿……」我戲謔說到。

「這就算快活了?看你長的人高馬大的,還以為你很強呢,誰知道……」月梅阿姨抱怨我的「無用」。

我被說急了,趕忙解釋:「其實我平時不這樣,剛才實在是太激動了,一著急就,就射了……要不,咱再來,這回保證讓你滿意。」

「呵呵,來就來,阿姨還怕你啊!只是,你那玩意兒還硬的起來嗎?咯咯咯……」

聽到月梅阿姨這挑逗加挑釁的話,我的下面又挺立起來了,我也來勁兒了,我不由得拿手握住肉棒,也挑釁般的回應她:「你敢親這兒嗎?你敢親,它就會變得更大!」

我這麼下流的挑逗一個長輩,連我自己都覺得無恥,可這個時候,道德值幾個錢呢?

月梅阿姨見我回應她的挑逗,沉默了幾秒鐘,然後突然撲向了我的下身,一把攥住我的肉棒,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用嘴含住了龜頭,柔軟的舌尖立刻舔弄起來,瞬間,我的身體像被電擊了一樣,舒爽的抖動起來。

「啊……」我舒服的不禁叫喊起來,看著朋友媽媽含著我的雞巴在給我口交,我再一次恍惚起來,這種快感和滿足感從未有過。

月梅阿姨的口交功夫非常嫺熟,快感從我的龜頭持續不斷的傳向了全身。

「阿姨,把屁股扭過來,我也要親你的!」

月梅阿姨一邊愛不釋「口」的含著我的雞巴,一邊扭轉身體,騎到了我的身上,然後平躺了下來,屁股挪動了幾下,將私處貼在了我臉上,我捧住這個誘人的屁股,舌頭伸的長長的,朝她的陰道舔了上去。

「嗯……」月梅阿姨低沉的呻吟起來,我和她開始了「六九式」的口交。

立刻,房間裡響起了我們倆相互親吻性器官所發出的不雅之聲,和嘴裡發出的淫聲。我已經聽不見隔壁的淫聲了,他們似乎已經雲收雨散,而這邊,我和月梅阿姨才剛剛開始了「活動」。

我的肉棒在月梅阿姨的舔弄之下,變得異常挺拔堅硬,她的舌頭柔軟的快要融化掉我的龜頭了,我舒服的不禁腰杆一上一下挺動起來,輕輕配合著她的套動。我的頭則深深的埋在她的兩腿之間,親吻著她的陰道,吮吸著她私處流出的愛液。什麼叫水乳交融,這就是!什麼叫如膠似漆,這就是!

這感覺太好了,我和月梅阿姨情不自禁的呻吟起來:「嗯……嗯……哦……哦……」

這一刻,我們忘記了是什麼是倫理,什麼是道德,這一刻,只有原始的慾望,只有快樂的交歡。

「阿姨,我想插你了,讓我進去吧。」這次我先忍不住了。

「壞蛋,跟阿姨說這麼下流的話,說的人家好害羞……」

我的肉棒實在是受不了了,只想趕緊插進去,好好的發洩一下。

月梅阿姨從我的身上滑落,平躺下來,我抓住她的雙腿,像拎小雞一樣將它們分開,堅硬的肉棒野蠻的插進了她的下體,毫無阻力。然後我將她的雙腿扛在我的肩上,雙臂托在她的身下,雙手緊緊的抓著她的屁股,我用盡全身的力氣,開始兇猛的抽插。

「啊……啊……」這次月梅阿姨被我刺激的不禁大聲叫喊起來。

「宇東,好大啊……阿姨好舒服,阿姨好想叫……啊……啊……」

「我的好阿姨,我的親阿姨,你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吧,反正這兒也沒人認識我們。」

「啊……不行了,啊……嗯……嗯哼……哦……你太厲害了,我……啊……好舒服,啊……」

月梅阿姨被我幹的淫態畢露,胴體一邊掙扎著起伏不停,嘴裡一邊不停的哼唧著發出淫聲。

這一次,我知道了該怎麼控制,我時而溫柔的在月梅阿姨的陰道口研磨,時而整根沒入,快速的抽插,一切盡在掌控之中。

「壞宇東,壞蛋,啊……快……哦……舒服……不要……哦……壞蛋,就知道欺負阿姨,嗯……好舒服……嗯……哦……不要停……啊……」

「好阿姨,好姐姐,我就想欺負你,就想操你,啊……」

「啊……壞弟弟,不許對姐姐這麼說話,啊……舒服……快點……快點……不要停……繼續……繼續操阿姨,哦……使勁兒操姐姐……啊……」

阿姨、姐姐、姐姐、阿姨,在朋友母親身份的轉換中,我迷離了!在女友身上從未體驗到的緊張、刺激,在好友母親的肉體上全部體驗到了。陌生的城市、昏暗的房間,豐滿的肉體,原來偷情是這麼的刺激!

當我提出讓月梅阿姨跪在床上,想從後面幹她時,她沒有反對,她很配合的跪在那裡,豐滿雪白的屁股翹的老高。我用我最喜歡的姿勢幹她,我一邊幹她,一邊撫摸她的那對乳房,漸漸的她開始放肆的大聲叫喊起來。

「哦……宇東……太舒服了……再使點勁兒……啊……親弟弟,姐姐快被你幹死了……我要……啊……」

聽著月梅阿姨淫蕩的呻吟,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我的肉棒更加收放自如了,我馳騁在她的身體上,為所欲為,我等待著那極樂的到來。

從後面幹了一陣,我和月梅阿姨又調整了姿勢,我又重新壓在她的身上,從正面開始猛烈的進攻。我們的性器激烈的咬合著,舌頭也不甘寂寞的糾纏著。我們喘息著,我們呻吟著,我們快樂著……

這次,我從插進月梅阿姨的身體開始,幾乎沒有停滯的抽插,堅持了半個多小時,我從月梅阿姨的叫喊聲中聽得出來,她得到了巨大的滿足。

終於,我想要射了,這次一定是完美的射精,一定是所有女人期待的噴發。

我繼續抱著月梅阿姨的屁股,快速猛烈的抽插。我努力的堅持著,堅持著,終於堅持不住了,「啊,快射了,快射了……」我喃喃的說著,然後直立起了身體,做最後的衝刺,我對自己說:「可別射在裡面,會懷孕的。」

經過第一次的射精,月梅阿姨知道我會把肉棒從她的陰道裡拔出來,她連忙急切的懇求道:「宇東,不要動,不要動!不要出來,嗯……就射在裡面,啊……不要動……嗯……」說著她的雙手突然緊緊的按住我了的屁股,雙腿夾的更緊了。

見她不讓我拔出來,我也沒多想,身體又伏在了她的身上,更加劇烈的抽插她的下體,激烈的做著活塞運動。月梅阿姨見我沒有要出來的意思了,於是雙手離開我的屁股,雙臂轉而攬住我的脖子,嬌喘著像剛才一樣激吻我的臉頰,月梅阿姨柔軟的舌頭勾著我的慾望,我和她又吻在了一起,她的香舌立即吐到了我的口中,我們交替著吐納舌頭、吮吸著對方的唾液。

我感覺快要出來了,我用盡全身的力氣,瘋狂的做著最後的衝刺,月梅阿姨叫的更大聲了,最後,我只感覺腰部一麻,我的精液像決堤的洪水一樣噴發了出來:「啊……啊……啊……月梅……」

我大喊一聲,終於射精了,我感覺龜頭在月梅阿姨的陰道裡劇烈的抖動著,比剛才更加有力。

「啊……好燙啊……啊……舒服……弟弟……啊……好多啊……啊……」

月梅阿姨的花心被我滾燙的精液澆灌了個夠,她舒服的身體也劇烈的抖動起來。

今晚真是毫無保留了,我感覺我快虛脫了,我的精液已經全都給了月梅阿姨。我癱倒在她的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寶貝兒,你射了好多!」月梅阿姨緊緊的抱著我,滿足的神情一覽無餘。

我的肉棒已經從她的陰道滑落出來,白色的液體滴在了身下的床單上。月梅阿姨並沒有像剛才一樣,拿衛生紙擦拭自己下體的淫液,而是溫柔的吻著我。我和她的舌頭溫柔的纏綿著,沒有了剛才的激烈,卻更有了一種高潮後的滿足感。

我想讓她再舔舔我的肉棒,於是試探性的問她:「好阿姨,還能再親親我的下面嗎?」

月梅阿姨嗔怒的打了我一拳,嘴巴卻直奔我的下身而去。她再一次含住了我的肉棒,輕輕的用柔軟的舌尖舔舐我的雞巴,將龜頭上殘留的一點精液吮吸的乾乾淨淨。

那一刻,我再一次得到了巨大的滿足。那一刻,我才明白什麼叫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怎麼也沒想到:月梅阿姨這個平時看起來端莊典雅的女人,到了床上竟然這麼的放蕩。外人眼裡是個傳統的女人,而上了床卻是個淫娃蕩婦。

雲收雨散了……一切歸於了平靜。

我回味著剛才和月梅阿姨的激情,感覺是那麼的美好。和女友經常帶著保險套做愛,那種「隔靴搔癢」的不暢,和真槍實彈的跟月梅阿姨性交比起來,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和月梅阿姨這種肉體之間去除隔膜,性器官如膠似漆的咬合,這種暢快,這樣肉體的放縱,絕對是人間極樂。

只是快樂歡愉之後,一絲潛意識裡的自責悄悄的湧上心頭,她畢竟是我朋友的母親,畢竟是我的長輩,我們這樣的放縱淫亂,實在是有違倫理道德。唉……

清理完淫液的月梅阿姨躺在我的身邊,愛撫著我的臉,對我打趣道:「你說,你是不是壞蛋?」

「嘿嘿,我可是好人!」

「哼!阿姨上下兩個洞都被你給插了,還把那麼多的髒東西射進人家的身體裡,還敢說是好人?」

說著月梅阿姨揪住了我的鼻子,我順勢將她攬入懷中,她豐滿的乳房緊貼著我的胸膛,好舒服啊。

「我比你老公厲害吧?」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想起問這種愚蠢的問題的,這個愚蠢的問題一說出口,我就知道有多麼的不妥。

好在月梅阿姨沒有太過計較:「別這麼說,我們很恩愛的!」

雖然我剛剛給她帶來了巨大的性滿足,但此時,她並不願意「糟踐」自己的丈夫,他們的確很恩愛。

我不敢再冒然的胡言亂語了,月梅阿姨見氣氛有些嚴肅,又開起了我的玩笑:「你呀,就是個流氓,就知道禍害良家婦女。」

「阿姨剛才的表現可不像是良家婦女哦!呵呵……」我得意的笑著。

「臭小子!佔了阿姨的便宜,還損害我的名聲,打你……」說著,一通粉拳砸在我的身上。

我不由得緊緊的抱住了月梅阿姨的胴體,月梅阿姨也緊緊的將豐滿的身子貼在了我的身上。

「阿姨,你不會懷孕吧?剛才射了你那麼多!」

「傻小子,阿姨都多大年齡了,怎麼會懷孕!咯咯咯……」她被我的天真逗笑了。

「阿姨,你還年輕,誰知道會不會懷上我的……」

「好啊你呀,哪裡來的壞心眼。你呀,就是會耍嘴皮子,會哄女人。阿姨就喜歡你這點。」

我和月梅阿姨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打情罵俏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都睡著了……

那天晚上,前前後後我在月梅阿姨身上趴了將近兩個小時。我體驗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感,那是和女友無法體驗到的感受。那種和朋友媽媽近乎於亂倫的不道德性交,讓我久久不能忘懷,那種刺激一輩子只能幸運的擁有一次。那種快樂、那種酣暢淋漓、那種原始的慾望讓我至今想起都心潮澎湃,蠢蠢欲動。

一夜無夢,第二天,天空異常晴朗。

洗漱完畢,出門,又碰到了隔壁那對情侶,打了個招呼。我看到他們投來了異樣的目光,仿佛在問:「你們不是母子嗎?怎麼能做那種亂倫的事?」

月梅阿姨泰然自若,我則刷的臉紅了,慚愧的不是和朋友媽媽發生了性關係,而是被別人誤會自己幹了違背人倫的事情。看來我還年輕……

事情很順利,前面的塌方已經被連夜清理乾淨了,訂貨會也收穫頗豐,月梅阿姨異常開心。

在啟程折返前,我話中有話的問:「要不再玩兒一天吧?」我期待著月梅阿姨的回應。

月梅阿姨知道我的小心思,停頓了一下,說道:「你叔叔在家還等著著急呢,咱們早點回吧。」

見她這樣說,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打消了那個念頭……

回去之後,我們相安無事,月梅阿姨有意疏遠和我的關係,我知道她是怕我影響到她的家庭。

沒過幾周,我工作的事情也有著落了,我離開了月梅阿姨的傢俱店。

時間過得好快,一晃幾年過去了,我們之間再也沒有聯繫過,她似乎早就忘記了那晚和我的纏綿,而我也已經結婚生子。

這些年來,我依然經常回味那個銷魂的雨夜:月梅阿姨香噴噴的卷髮,濕滑的舌頭、豐滿的乳房、白花花的大腿、圓潤的屁股、我們銷魂蝕骨的纏綿、我的肉棒在她身體裡進進出出的每一下……香味、曖昧、纏綿、呻吟……她的呻吟,我的喘息,交織著,至今在我的耳邊時常響起……

「你發什麼呆?」林強見我沉思不語,目光呆滯,用手捅了我一下。

「哦,沒什麼,我在想是不是你大學畢業那會兒,他們出現問題的。」我下意識的聯繫到和他媽媽發生性關係的那個時候。

「不是,我沒去北京之前,他們就已經有問題了,經常吵架。」林強無奈的說著。

我如釋重負的輕出了一口氣,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月梅阿姨怎麼會因為我和她丈夫有了感情裂痕。

面對著坐在對面的林強,想起跟他媽媽放縱偷情的那個晚上,我深深的自責起來,朋友,對不起了!真的對不起!

可在自責的同時,我的那股邪念也正悄悄的湧上心頭:他媽媽不是離婚了麼,那我正好可以趁虛而入。她在家空虛寂寞,我淫心蕩漾,去找她,也許能重溫那個雨夜的激情。

一幅生動的畫面也許即將上演:離婚後的月梅阿姨和我舊情複燃,乾柴烈火,肆無忌憚的淫亂。在她柔軟的床上,兩具肉體激烈的纏綿交織在一起,她的丈夫不愛她了,自有人愛她的身體,愛她的肉體,我會滋潤她的身體,我會讓她繼續享受做女人的快樂……

【完】

文章評價:(6票,平均:2.50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