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餓的看護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4)

我叫秀惠,今年十八歲,剛剛考上大學。雖然學費不算好貴,但我還是沒有錢交學費….剛好,給

我看到一張請私家看護的招紙,那我就寄信去應徵。沒想到,這樣就成功了!主顧是個八十多歲的

有錢人,雖然健健康康,但想看護長時間照顧,我不得意的,唯有住在他家拉∼

還好,大學的課不算重,所以還算可以兩邊都兼顧到。我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個阿伯,是全國百大

富商之一,只是為人非常低調,才沒甚麼人知道。他看上去,和一般八十歲的老人差不多,但身體

卻挺健康的,每朝五時左右,就出去緩步跑(不是散步啊!),一小時後來回來。而且身手也挺靈

活的,一般男人七十歲,條腰已經硬到動不了,但他卻遊龍活虎的呢!

他請看護也合理,始終老人家如果獨居,只要失足跌倒沒人發現,就好容易掛掉了(我總算是讀醫

護系的)。不過,他竟然要我替他沖澡呢!我都不明那些有錢人,這麼有錢召妓不就可以了嗎,為

何要搞這麼多來吃我豆腐?真搞不懂∼

「先生,洗完背了,請轉過身來吧∼」「不用這麼生外,我人很隨和的,叫我爺爺就可以吧∼」「

好啊,爺爺∼」這個阿伯正一死變態!唉,他一轉過身來,我就要幫他洗他的老鳥了,真夠嘔

心….「啊,秀惠按得爺爺好舒服,按久一點吧∼」老淫蟲趁我幫他洗老鳥,就捉住我的手,在老

鳥上亂按,變態極了!

「不要拉,爺爺∼」要在他面前裝可愛,真是要命呢∼他之後一直是這樣,有幾次在洗的時候,他

的老鳥還硬起來呢!我都假裝沒看見的,替他洗下去….雖然有時嘔心,不過薪金不只夠交學費,

甚至可倒過來養爸爸媽媽,這樣便宜的工作,可以不做嗎?

就是想不到,有這樣的一次….那天,我正在他家打掃,可能汗濕了恤衫、還是熱褲太短,總之不

知怎的,那老頭突然從後抱著我!我立時不知所惜,他卻緊貼我頸背,急急的說:「秀惠、秀

惠….爺爺真的很喜歡你,我都當你自己孫女了,秀惠就讓爺爺舒服一次吧….」你對孫女會做這

種事嗎?!「爺爺,不可以這樣的∼」我叫著,老實說,要反抗我一定反抗很了,但要是和他翻臉

,這份工會就沒了….

「這樣吧、這樣吧….我加你薪金,十五巴仙….四十巴仙、五十巴仙∼」我聽到,整個人呆住了

!他見我停住了,便繼續加碼:「兩倍、三倍….可以了嗎?」啊,這樣一個月的薪金,就夠我用

半年拉….這實在太難抗拒了∼「爺爺說真的嗎?」「對,真的!」「那好吧,爺爺….」我終於

屈服了,屈服在萬惡金錢之下!

我答應了,他就更色狼相的,捉住我的手,按到他跨下;他的雙手,便在我胸前撩弄、不停玩著奶

子….「下下下∼」在我耳邊響起,聽到都作嘔了,他還伸舌的,舔著我的粉頸∼更恐怖的還在後

頭,他越舔越興奮的,便伸舌舔進我的耳窩!

我不禁全身大打冷顫,他還以為我很舒服的,說:「秀惠都舒服過了,也該讓爺爺爽一下吧∼」我

轉過頭來,見他已經打大赤勒、露出雞巴了,他搭著我膊頭,示意我跪下來….面對住醜陋的老鳥

,我唯有閉上眼睛、甚麼都不去想的,便一口把它含下去∼

吃下去,倒沒有我想的那種酸臭味,還好,至少可以讓我放膽的吸….「啜啜啜∼」我用力的吸,

想快點把它弄起來、快點完事,慢慢的感覺到,雞巴在口中漸漸增大呢∼「啊,秀惠吸得爺爺好舒

服呢,看不出秀惠原來是千人斬呢∼」這嘴賤的老頭,我真的想一口給他老鳥分家!他一邊撫著我

的頭,一邊卻不自禁的,慢慢的抽插著我的嘴….過了幾分鐘,他便叫著:「夠了夠了∼」拔出了

雞巴∼

「來,屁股要對住我的∼」我唯有聽他話的,把屁股對住了他….他捉住他的老鳥,按到陰唇上了

!我想他快點完事,但也很緊張的,始終,我沒想過和這麼老的人做啊∼「啊∼」他插進來了,我

不禁叫了一聲….他擺起腰來,始終有點年紀嘛,速度都不能太猛,慢慢的抽插起來,在陰戶進進

出出了∼

他不停搖著腰,讓雞巴不斷進入我體內,同時,手也在圓渾的屁股上,一直亂摸∼「沙沙∼」聲的

,手不停在屁股、大腿上摩擦,弄得我不禁有點癢了,「啊,秀惠的肌膚好有彈性、好舒服啊∼」

雖然雞巴有點小,抽插也不猛,但不知怎的,陰戶被搞得濕濕的,好想要多一點啊∼「嚕嚕嚕∼」

才幾分鐘,他就伏了在我背上拉….已經沒力了嗎?他卻繼續搖著腰、抽插著小穴,手還抓到我胸

前,玩著奶子呢!他伏在我背上,全身貼下來的,他還伸舌舔著我勃子,喘氣聲又在耳邊響起….

這明明是很嘔心的,小穴怎的卻開始騷麻起來?!

「秀惠的身體太青春、太舒服了∼」說著,他抽插多數十下,就爬起身來、拔出雞巴了….他躺到

床上,說:「秀惠,來騎爺爺吧∼」不只說要為薪金著想,小穴現在也癢極了,可說騎「爺」難下

拉!我跪在他的跨下上,扶直雞巴的,慢慢的坐了上去∼他年紀有多大,我還很清楚,所以只能輕

輕的、慢慢的搖著身….但小穴早就騷癢了,只這樣搖著,便已經夠敏感、夠舒服了!

「嘻嘻∼」老頭伸手到我奶上,我以他只是搓弄,他卻搔著癢的∼我的腰已停不下來,唯有用手擋

著的,他卻不停在搔著,搔到奶子、小腰和大腿,弄得我好癢啊,不斷打著顫呢….「啊∼」老頭

突然叫了一聲,陰戶覺得忽然暖了一點點的,噢,他在我陰戶內射精了!

他射了精後,反而是我覺得不夠,趁雞巴還有點硬度,便多搖屁股兩下….不過,他都是八十歲的

老人了,不到三十秒就完全軟掉拉∼之後,他要的時候,我不再那麼抗拒,也能在當中找到些快感

。不過以他的年紀,一星期一次,已非常了不起拉。很多時候,只能吃吃我豆腐而已。

老實說,這樣搞得我更癢呢!不行就不要搞嘛,他每次搞到我剛剛有感覺的,自己便不行了….我

就像被吊到半空,上不下天、下不接地的,搞得人家心煩意亂了∼那天,他又想要了(他不是前兩

天才搞過我嗎?)

那次,他不知那來的興奮,拿了繩來,把我雙手綁在柱上、雙腳劈開的,綁在不同地方∼他解開了

我的衣衫,開始在我身上亂摸,由勃子摸到奶子、再摸到腿上,又按著陰戶的摩擦,搞得我慢慢興

奮起來了….這時,他手上拿了一磚東西,用上毛筆掃沾了裡面的東西,就在我奶子、陰戶上塗了

。唔,這是蜜糖呢∼他到底在搞甚麼鬼?「你等一等我吧∼」「唔∼」我點點頭的,以為他是只拿

按摩棒之類來,結果卻大嚇我一驚!

「吠吠吠∼」一條黑色的大狗,跑進房內,向我直撲過來….我驚得立即閉上眼,牠卻沒有咬我,

倒是奶頭上有點癢∼我偷偷的打開眼睛,原來牠在舔我奶頭呢!「不用怕、不用怕,小黑是很乖的

狗,只是愛吃甜東西,哈哈∼」他雖這樣說,但我卻怕得全身打著顫、不敢亂動呢….

敏捷的舌頭,不停在奶頭上舔,舌頭又點粗的,刺激到了奶頭….過了幾分鐘,我的心防開放下了

,看牠舔著自己,也不過像一般討好主人的狗吧∼「啊∼」牠又舔到我陰戶了!「不,不要….」

不管怎樣我還有點怕,不過維持不到幾十秒,被舌頭掃過陰戶的快感,就把害怕都掩蓋了!

「啊….」我唯有捉著柱子,享受這樣的快感呢….

「唉∼我知道自己已經老了,不能滿足你,又不能給你名份,唯有買小黑來,舒緩一下你的需

要….」那老頭當自己甚麼?甚麼不能給我名份?他只是老闆耶!不過,這點還蠻細心的∼

小黑來了後,我的生活真的有趣多了,尤其牠很會撒嬌的,我挨著牆看書時,牠都會來鑽我的腋下

,或者就倚在你腿的睡。我也喜歡在有閒時,脫光衣服、塗上蜜糖的任牠舔….牠舔的,就是和男

人舔的不一樣,快捷、靈活又讓人敏感,往往有觸電的感覺∼我都不知怎麼說了,總之就是舒服拉

!有時玩瘋了,還會自己含著一些蜜糖,讓牠來舔我的嘴….我都覺得自己有點變態呢,不過玩起

來也挺爽呢∼

我和小黑的生活,越來越親密了,有時一起洗澡、一起睡覺、一起逛街,有時又咬食材的一邊,讓

牠來咬另一邊。我之前以為,這樣的主人都是花癡,想不到現在自己也這樣呢。我後來才知道,小

黑原來是隻母狗….就是說我一直和她搞同性愛了,哈哈!

那老頭每年都要進醫院一次,做一個星期的身體檢查,就在這個星期,有一件大事發生在我身

上….「各各各….」竟然有人敲門?我不知就裡的,便走去了開門。門一打開,是三個身穿西

裝的男人,其中一個說:「我們是西門董事長的下屬,有事來找他的∼」「對不起啊,他不在,他

進了醫院,你們可以去醫院找他∼」

正當我要關門,另一個卻用腳頂住門的,說:「我們是由老遠走來的,天氣又這麼熱,大姐就讓我

們進去休一休息吧,一會兒就可以了∼」他這樣說,我基本上沒得拒絕的,但他們進來時的表情,

卻每個都怪怪的,有點想笑又要裝嚴肅的,我的心不禁不安起來….

「大姐,你住在這裡的嗎?是西門董事長的女僕?」其他人聽到「女僕」就笑了,我便回答:「我

是他的私家看護,為了方便和二十四小時照顧他,所以便住在這裡∼」「原來是這樣….我們三個

是西門董事長旗下西門百貨的人事、外務和採購部副部長,半個月前西門董事長說現在生意大降,

要緊縮開支,就下令刪除了部門副部長的職位….」我聽到這裡,心都寒住了,腳退了兩步,就被

另外二人按住了….

「給我們的薪水就沒有,玩女卻很疏爽呢,真是一個賤人!我們現在連工作都沒了,甚麼都不拍,

就來看看那賤人,剝削我們下是過怎樣的生活∼」說著,另外二人便開始在我身上亂摸….我這時

驚得話都不敢說,身體更不禁打著冷顫∼

「啪∼」他們把我的鈕扣,都扯爛了!我大半個身子,都裸露出來了,他們還托高我的奶罩,亂摸

著我奶子….我不自覺的,手已經去擋住他們了,其中一個突然掐著我的嘴,說:「婊子!別以為

我們不知道,你每天都被董事長玩,你這賤貨現在到我們手,怎麼就變不行了?」

我被他的話惹毛了,登大眼的瞪著他….「幹….被我們捉住,還逞甚麼兇?!」說著,他便一手

推我落地,不等我轉身,他就捉住我的手,拉高∼忽然,一道厚大的力量壓在手上!「端木,我幫

你踩住她雙手,還不好好教訓她?」原來是剛剛裝客氣的男人….而捉住我的男人,就快流口水的

望著我,想吻我似的,但一看到我的瞪眼,便又不敢了∼

他騎在我大腿上,手忙腳亂的解開我的褲帶,另一個男人移到我眼前….他好像喝醉了,不怕我的

瞪眼,反倒讓我有點怕∼「好拉….我要進來了!」端木搞了一陣子,終於插進來了!我不禁眉頭

皺一皺、「喔….」了一聲,那男人就趁我氣勢一弱掉,便吻下來了!我不知怎樣好,擰轉頭的,

又被他的手,硬跚跚的擰回來….我閉緊嘴的,他卻不停吻著我的唇、舔著我的臉,嘔心極了∼

這一下,連端木都看穿我是紙老虎了∼他伸手的玩著我奶子,用力擺著腰支,更猛的操著我….啊

,身體一下下的撞下來,雞巴不停突入,陰道不斷填滿抽空,頻密的動,我不禁慢慢有了感覺!那

男人還吻到我的頸上,讓我身體更敏感呢∼

端木把我的雙腿,挽到腰上,一方面讓雞巴插得更深,一方面是可以摸著我的大腿∼另外那男人站

了起身,脫下褲子露出雞巴,便掐住我的嘴,一下插進我喉嚨!他一點也不溫柔,夾硬塞進我喉嚨

,害我咳了幾下,但他卻按實我的頭….「咳咳咳….」雞巴堵住喉嚨,好辛苦呢∼他還擺起腰來

,開始猛烈抽插!

「啪啪啪∼」不停的拍到臉上,雞巴一直捅進來,真的不好受….他手一按住我的頭,卻擰轉身的

,也一手玩著我奶子,我覺得自己像個玩具了∼但端木那邊的抽插,卻好像有點快感….難道我真

是個淫娃?「啊….」那男人終於受不了,卻仍固著我頭虜,直接把精液射到我食道;不到幾十秒

,端木也射在我肚皮上….

「唉….好累呀,該到你拉司徒∼」說著,一直踩著我手的那男人,便站了起身….他有點搖晃,

好像也喝醉了,卻拉了我起身∼他一手挽起我一條腿,讓我單腿的站著,右手就攔胸的抱住我,握

住我的左奶!「各位好!我今日會用吉他,唱幾首歌給大家聽,請留意歌詞∼」說著,他竟然一聲

不說的,把手指插進我小穴….他的手馬上摳起來,右手又在撩著我的奶子,還開始唱歌的∼他真

的把我當成吉他?

「ㄎㄑㄆㄊㄍㄐ….」他在我耳邊亂叫,他唱甚麼我都聽不懂,只知他手指一直住小穴的摳….他

一時輕唱著,手只慢慢的動;亂叫的同時,便在小穴狂摳,「集集集集∼」的,手指在小穴肉狂震

,摳得我也顫起來∼等他剛慢了一點,我以為可以喘息一下,那知他又來了….我快被他弄死了!

身體還未完全平伏,他又來一次,身體又再顫起來….我記得他唱了三首,最後一首時,我就昏倒

了∼話說回來,我十九歲的人生中,從未試這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高潮,不過怎我也不會再試

了….

可能被他弄得累死了,第二朝怎都醒不起來∼「喂,起來弄早餐拉….」我被那個司徒踢醒,稍稍

抹乾肚子的精液、大腿的淫水,便走到廚房弄早餐了….操,我被人姦還不只,還要給姦魔弄早餐

!那個端木還色迷迷的,走進廚房,看著衣衫不整的我∼

我簡簡單單的,便煮了雞蛋、香腸一類,再倒一杯牛奶的出去….他們竟然都赤裸著身的,坐在餐

桌前!我擺好了飯菜後,便乖乖的站在一旁∼「喂….」那個男人拉著我手,說:「我們的小弟弟

還未醒來,你去叫醒他們吧∼」說著,其他兩人都笑了,而他更用力按著我膊,要我跪下….我也

沒得選了,只好爬進桌下的∼看到那隻小像,卻沒想像中厭惡呢,我輕輕提起它,便一口吞進去了

雞巴含到口中,我便開始吸起來….「啜啜啜∼」我晃著頭、用力的吸,想不到的,它馬上就膨脹

起來∼我吐出來看看,已成了八吋長的巨物了!虛榮的我,這時竟冒出一重成功感….看著這巨物

,我緊張的心情不見了,反而陰部有點癢癢的呢∼

「那淫娃真的會吸….」他突然捉著我的手,就把我拉了出來,一直拉到沙發前∼他就在沙發前,

捉住我的勃子壓下去,讓我躬下身的,再從後插進來….「啊∼」我不禁叫了一聲,他卻把我攔腰

一抱的,坐了在沙發上!被他搞了一大輪,他才在我耳邊說:「表演羅∼」說著,他的腳也劈開著

我的腿,我才發現沙發正對著餐桌,司徒和端木都望著我了∼

我不禁害羞起來拉!這實在太不好意思拉,禁不住揮手、亂動的掙扎,想掙脫開來∼他一下沒耐性

,便把手反鎖到我頸後….這下,我不只劈開大腿的給人看,小穴是怎被抽插,連胸前都打開給人

看了!我整個被他鎖住了,動彈不得,他下身卻開始搖動起來,雞巴一下下深入,我又開始有感覺

了∼

他的腰越擺越快、越擺越猛,「啪啪啪啪∼」的,不斷抽空、充實著小穴,爽死我了∼我從暈眩中

,慢慢打開眼,卻見到司徒和端木,色迷迷的望著,手還捉著雞巴的,打著手鎗呢….不知怎的,

我心中卻甜甜的,就像享受著被看!我被他鎖定著身子,好像更受力的,他就像機鎗的,向我連環

開炮∼「呀呀呀呀∼」我抵受著他的攻擊,不到五分鐘,便全身顫動,檄械投降了….同時,他也

真的發射了∼

精液射到子宮,肚子便突然一暖的,讓我整個人更騷軟的….但正當我還在享受著高潮餘韻,卻被

拉了出來,把我推倒在地上∼這個人是端木,他撲在我身上,似未抱過女人的,一來便在我嘴上狂

吻,手不斷橫掃我的小腰、大腿,跨下也逐漸把我兩腿鑽開,終於找到洞穴了!「呀∼」好舒服啊

,和上一次感覺完全不同呢….

他的不停的輕擺,粟動著我的小穴,搞得我更癢更騷的….他的嘴和手卻沒有停,不斷的吻,搞得

我下巴都是口水了;手還是黏著大腿的,摸得我癢癢的∼「你的身體好溫暖啊,∼」他同時吻到我

的奶子,我開始覺得他有點像個小孩,有點想去呵護他….我是瘋了嗎?

他吸著我的奶頭不放,我心頭突然一暖的,更加軟掉了∼看著他伏在我心口上,啜著奶頭的,不由

有點被依賴的快感!他卻擺得更頻密的,雞巴在陰道中粟動,快感綿綿不斷….「呀….呀呀∼」

他終於在我體內射了,他算不上猛,但在我而言,卻有點窩心呢∼

完了事後,我繼續攤在地上,卻見到他們圍在一圈,似在討論甚麼大事的∼「現在怎樣辦呀?」我

無意中聽到,便樹著耳朵用心聽下去,「甚麼怎樣辦呀?你開始時不是一直也支持這樣嗎?」「是

….但是我們也得有方法抽身吧∼」「司徒你說怎樣呀?」「其實現在也先不用那麼怕,董事長才

剛去檢查,至少五日內不會回來….我看我們走後,那婆娘都不敢說甚麼,我們不要去傷害她就好

了∼」

「賤女人!董事長好一陣子都不會回來的拉,這幾天,你要繼續吃著雞巴、被我們捅著小穴吧,哈

哈哈∼」那男人裝胸作勢的對我說,我便低著頭的裝著哭:「嗚嗚嗚….」淫水卻不斷流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