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賣老婆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6)

我老婆以前是高中的校花,漂亮,可愛又性感,總是一堆男生追的那種。

經常還有外校的不良少年晚自習跑到我們教室來找她搭訕,不過幸運的成為了我的女朋友。

結婚前,我就知道她是個挺悶騷的女孩子,第一次和我上床的時候很扭捏,但是當我把她扒光了狂吻她下體的時候,她的愛液已經流的一塌糊塗了,那時我興奮的聞著這個少女下體純潔的味道,不知所措的占有了她的第一次。

我還記得,那次她和我一起到了性高潮,然後又一起操了好幾次,那天她戰抖的很厲害,看得出她很興奮。

後來做愛就成了我們的家常便飯,我們在她的父母的床上做過,在放假的校園教室里弄過,在漆黑的街道角落裡干過,在沒人的地下室瘋狂的操過,沒有哪一次她不是興奮的一塌糊塗的,她總是流出很多愛液,讓我著迷的味道,現在依然記得,和夏夜的晚風混在一起的獨特的味道。。。

後來,經過了幾年的拍拖,順理成章的我們結了婚。

因為已經在一起這麼多年了,自然做愛的時候已經不如當年那麼興奮了。

然而,我們的生活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個奇妙的變化。

這是發生在兩年前夏天的一件事。

那天我們逛了一天的街,傍晚的時候大包小包的坐在回家路上的一個公園的長椅上休息,她穿了一條牛仔短裙和一件緊身襯衫,加上一雙黑絲襪,分開的腿隱約露出裡面黑色蕾絲的三角內褲。

她靠在我的右肩上閉著眼睛休息。

這時我突然發現對面不足兩米遠的灌木叢里有兩個猥瑣男在貪婪的看著我妻子分開的絲襪腿。

我象被什麼擊中了一下,突然感覺到一種久違的刺激,鬼使神差的我竟然希望我迷人的妻子被這兩個人多視奸一會兒。

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開始撫摸她的大腿內測,因為知道周圍沒有人,她竟然分開了讓我摸更裡面。

透過絲襪,我輕輕的搓捏著她的陰部,這時我產生了一個大膽的念頭,我迅速捅破她私處的絲襪,撥開她的內褲,把中指插進了她的嫩穴,她恩的一聲捏了我一把,然而卻沒有什麼反抗,於是我就慢慢用中指抽插著妻子粉紅色的小穴,她的愛液早已經不聽使喚的流了出來,我偷看著躲著樹叢里的兩個人,開始用兩根手指,三根手指挖我老婆迷人的小穴。

我緊張興奮,心跳劇烈。

將自己這麼漂亮的老婆最美麗的私處露給兩個不相識的猥瑣男觀賞。。。

這時天色已經開始變暗了,這邊的公園夜晚很僻靜,曾經是我們打野戰的最愛之一。

我無法抑制心中的慾望,一種無法解釋卻異常強大的慾望。

我迅速站起來,分開了妻子美麗修長的雙腿,從褲子拉鏈里掏出漲大的雞巴,想要插進妻子的下體。

她吃驚的睜開眼睛,很快會意過來,順從的摟著我的脖子,我一下捅了進去,馬上感覺到那熟悉的,溫暖的,緊緊裹著我陰莖的粉紅色的小穴(妻子早已經習慣將她的私處剃的很乾凈)。

我開始大力的抽插起來,聽著她盡力忍住的呻吟聲。

這時我故意讓妻子朝向那兩個躲在樹叢後偷看的猥瑣男方向,用力的幹著我身下這個淫娃。

突然她抖了一下,緊張的摟住我說,你看那邊有人偷看。

我反而加大了干她的力度,說,這樣不是很好嗎,讓別人也欣賞一下你被乾的淫蕩的私處。。。

聽了我的話,她的呼吸加重了,我知道她也變得更加興奮了,小穴開始有節奏的收縮,沒幾分鐘,她竟然就已經高潮了,下體流的一塌糊塗,粘在她迷人的大腿絲襪上。

我把她放在長椅上,分開了她的腿,好讓那兩個男的看的更清楚一些,因為天色已經暗了。

我聞著妻子迷人的小腳的味道,走了一天路的漢味和她腳踝香水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讓任何男人瘋狂的味道。

我繼續抽干她的小逼。

然後就是我劇烈的噴射,拔出我陰莖時,我故意露出妻子那滴著精液的小逼讓那邊的人看。

但是我估計天黑的,他麼也看不清楚了。

就這樣,我發現了自己心底隱藏的巨大的慾望,讓我瘋狂的慾望。

我開始想像如何讓我迷人美麗的妻子變得更加淫蕩瘋狂。

後來我經常上網看淫妻方面的porn和文章,逐漸在心裡形成了一個「改變」她的計劃。

這個計劃太瘋狂了,每當我想到妻子淫蕩的樣子,我就無法自已。

開始,我先買一些迷藥讓她進入深度睡眠,然後給他穿上性感的絲襪和高跟鞋拍成各種姿勢的照片,放到網上,供其他狼友yy手淫。

然後就是把她扒光,把各種異物插入她小穴的照片,還有同時插入她小穴和肛門的照片。

妻子迷人的身體很快征服了所有的觀眾,照片的跟貼越來越長。。。

無數網友給我發信,願意付錢來迷奸我妻子。

錢我倒是不缺,只是擔心要找到可靠的人,還要讓她最終能接受。

經過幾個月的考察,最終我選了劉王兩個本地的網友,決定將我美麗的老婆先獻給他們小嘗一下。

我記得那大概是十二月份,外面下著雪,街上的行人很少,這天下午老婆下班回來我就給她下了雙份的迷藥加發情粉,果然她還沒來得及沖個澡,就說自己頭昏,倚在沙發上睡著了,我把她抱到臥室的大床上,解開她襯衣的扣子,不禁被眼前的情景給驚呆了,妻子真的很美麗,淡淡的妝,輕微的鼻息,潔白的胸脯,魔鬼般的身材,還有那最誘人的黑絲襪腿高跟鞋。

我趕緊打了電話給劉王兩人,看著自己這麼美麗的妻子就要被兩個自己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給糟蹋,我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

正楞的出神,他們兩個就到了。

看起來,他們很客氣,有教養的樣子,我告訴他們我老婆今晚隨便他們怎麼玩,可以隨便射到裡面,因為我們都有birth-control。

他們馬上就開始了,劉先蹲下輕輕的聞著我老婆的美腳,開始舔她的腳踝。

小王則開始一手摸她乳房,一邊把舌頭伸進嬌妻的小口裡吮吸。

我興奮的心都要跳出來了,趕緊轉身拿了攝像機拍了起來。

這時,小王把雞巴伸進老婆的嘴裡蠕動,小劉正貪婪的吮吸的妻子粉紅色的小穴,他們似乎從來沒有玩過這麼漂亮的女人,我知道,今晚老婆要真的被他們輪姦了。

小劉迫不及待的脫掉褲子,將翹的高高的大雞巴捅進妻子的小穴。

只捅了幾下,老婆的逼就已經開始濕潤了,小劉不客氣的將一管潤滑劑擠進老婆的逼里,開始享受抽干妻子的小穴。

這時老婆生平第一次被除我以外的男人用雞巴操,不知道她睡夢中正在想些什麼。。。

我到吃忙著拍攝,生怕漏掉一個細節。

小劉乾脆整個爬到我老婆身上一邊狂吻著她的側臉,脖子和小嘴,一邊用標準體位猛烈的操幹著身體下面熟睡的迷人的妻子。

幾百下不停的抽插過後,小劉緊緊的抱住我老婆,開始在她下體里射精,他抖動著將一股股濃精射進我美麗妻子陰道的深處。。。

這時小王早等的不耐煩了,推開了他,便把一個漲的巨大的雞巴塞進了老婆滴著精液的小逼里。

小王不像小劉,他開始用各種體位干她,小劉也一邊將她的雞巴放進妻子的嘴裡,不一會就又堅硬無比了,最終小王也把我老婆仰放在床上,壓在她身上開始猛操,幾百下後,激動的將一股有一股的精液射進了老婆子宮深處。

這時,老婆雙腿分開,絲襪被撕的狼藉一篇,迷人的私處更是被糟蹋的一塌糊塗,愛液,潤滑劑,更多的是兩個男人的精液。。。

然後,恢復了精力的小劉又開始了新一輪對妻子的姦淫。

他們每人又乾了我老婆至少三炮,最後兩炮他們都是插在美麗老婆的肛門裡到的。

之後,就是一些寒暄和道謝,他們希望還有機會來玩。。。

送走了他們,我趕緊釋放出自己早已脹痛的雞巴,插進妻子滑滑的小穴,操幹著被別人輪姦完了的美麗老婆,我興奮極了,又干她的鬆軟的屁眼,最後活著其他男人的精液射進自己妻子的陰道深處。。。

那天我乾了她3次。

最後把她流著精液的逼和屁眼照成很多照片,發到了網上,當然,獲得了有史以來最長的跟貼。。。

另外第二天將我剪輯好的影片放到自己的匿名私人博客上,短短几天就已經有上千人下載。

後來,小劉和小王又來過幾次,他們瘋狂的迷戀上了我美麗老婆的身體,但是最終我還是拒絕了他們,因為我已經在醞釀新的計劃了。

每次完事後我都謹慎的收拾戰場,洗床單,給妻子擦下體。

老婆醒來發現自己的陰道和肛門都被干過,我總是解釋說我喜歡在她睡著後弄她,她也沒有怎麼起疑。

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我要讓更多的男人來姦淫她,輪姦她美麗的身體,我要徹底釋放她心裡埋藏的淫蕩,讓她變成真正的小淫婦。

我開始故意給她看一些人妻的A片,片中淫蕩的人妻們任人凌辱,被人百般姦淫,輪姦。

那些場景深深的刺激著我,同時也震撼著她。

一天晚上我們看玩一部輪姦人妻的电影後,她撒嬌的說,你總看這些片子,如果有一天我要是被壞人拉去輪姦了,看你怎麼辦?我心裡一盪,知道這是機會。

我裝作不屑的說,那樣也好,你這個小淫娃,讓一群男人來操你,那樣才刺激。

邊說,我邊用中指插進了她的逼里,天啊,沒想到,這幾句話,老婆的愛液就已經流下來了,內褲都濕了。

我狠狠的指插著她的逼,把她摁在沙發上,掏出雞巴捅進她粉紅的小逼,她啊的一聲,溫暖的,緊緊的裹住了我的陰莖,我們開始劇烈的性愛,我邊乾的她哼哼唧唧,邊挑逗她說,你喜不喜歡被別人輪姦,我明天就叫人來輪你,好不好?她語無倫次的回答著,好,好。。。

很快我們就泄了。

看著身體下還在嬌喘的美麗妻子,我興奮的說,你答應了可不要反悔哦。

她逞強的說,你同意我就願意被人那個!兩個星期後,我要出差到市外的一個小鎮上去,由於老婆正好在休假我就索性帶上她一起。

以前我曾多次來過這裡,所謂檢查工作,都是些無聊走過場的吃吃喝喝。

這次也不例外,鎮長老金和我很熟,熱情的接待了我們。

他看見我老婆的那一瞬間,眼睛裡露出了一絲驚喜,連忙說,什麼風把弟妹也給吹到俺鎮上了?老婆那天穿了一條黑色緊身褲,襯出格外迷人的小蠻腰和小屁屁。

老金,外號叫土匪,從前是個當地的痞子,後來不知怎麼當上了鎮長,是個路人皆知的色狼,結了一次婚,老婆就跑了。

我當然是知道這些底細,這也是我帶妻子來的主要原因!晚上老金帶我們到了他家,備了好酒好菜,我知道今晚只有我們三人,會有什麼事情發生,趁老婆去洗手間,我給她下足了春藥的分量,我們喝了大概一個小時,妻子在老金的勸說下已經半醉,加上春藥的作用,妻子已經開始感覺怪怪的了,她時不時拉我的袖子說我們該回去了,我卻裝醉摁著她說還早。

老金繼續給我們勸酒,老婆不想喝,我故作酒瘋狀說,喝!得給老金面子,勉強妻子又喝了幾杯。

這時酒精和春藥的作用已經讓妻子陷入迷亂了,我故意耍酒瘋炫耀說,你見過比我老婆漂亮的嗎?老金滿臉堆笑,那是,弟妹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女人了,咋恁精緻了。

老金眼神里流露出貪婪的目光,盯著妻子起伏的胸脯。

我開始一邊亂說,一邊撫摸老婆的大腿,突然我伸手摸進老婆的乳房,捏了起來,老婆一下就開始喘氣了,閉著她美麗的眼睛,我吆喝老金說,來來,今天弟妹給你摸摸,拉著他粗糙的手放在我妻子的胸上。

老金欣喜若狂的維維是諾。

然後我就假裝不省人事了,接下來的一切不出我所料,老金迫不及待的撲到我美麗的妻子身上開始親,脖子,小嘴,剝光了她的上衣,搓揉老婆的乳房,而老婆早已經分不清楚是誰在弄她,春藥的作用完全淹沒了她的理智。

老金把我老婆抱到旁邊的床上,脫了她的褲子,貪婪的親聞著老婆大腿的跟部,女人最迷人的私處。。。

老婆被舔的愛液橫流,老金迅速露出了他的兇器,天啊,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大這麼粗的陽具,碩大的龜頭沾滿了一些黃白的污穢之物,老金毫不猶豫的挺槍插進了老婆的美逼。

老婆被突入其來巨大的陽具侵入給嚇到了,努力想要推開老金,然而老金狠狠的按著我美麗的妻子,噗滋一聲插了進去,就這樣,我老婆被老金壓在身下,開始被狠狠的抽插。

我猜老金可能很久沒有碰過女人了,更何況是象我老婆這麼性感迷人的女人,他象瘋了一樣,毫不憐香惜玉的幹著身下劇烈喘息的妻子。

我看著這個齷齪的老男人,用骯髒的雞巴,迅速插入又拔出我嬌妻美麗的身體,一次次翻帶出老婆陰道里粉紅色的嫩肉。

老金同時狠狠的搓著老婆的乳房,舌頭活著口水伸進老婆性感的小嘴。

老金又把老婆反過來,讓老婆的屁股撅的高高的,從上往下操她的逼,老婆被深深的插入著,每一次雞巴的捅進,都給老婆帶來徹底喪失理智的快感。

乾了幾百下後,老金躺下,象舉起嬰兒一樣,把我妻子的小穴對準他粗大污穢的雞巴,放在他身上。

老金快速的從下刺頂老婆的陰道,老婆開始象瘋了一樣的叫著,插著插著,我看見,大股的精液順著老金的陽具流了下拉,老金射了,灌的妻子陰道都是精液。

然而,老金完全沒有停下的意思,碩大的雞巴反而變得更加堅挺了,他將劇烈戰抖的老婆放下了,又一次壓在了她嬌小的玉體之上,開始用標準體位繼續操剛剛高潮後的老婆。

不知道這樣他又操了多久,只見被壓著的老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直到她被乾沒有一絲力氣,無力的被老金猛烈的搖晃,終於老金又一次發射了,只見他的屁股緊了若干下,老婆的陰道口又湧出大量白花花的精液。

老金伏在被糟蹋的一團敗絮的妻子身上,仍然貪婪的親吻著妻子的脖頸。

這時老金回過神來,突然看見我正看著他們,他吃了一大驚。

我說老金,今晚的事情,傳出去你我都不好,再說也不能完全怪你,這樣吧,你不說,我不說,大家相安無事怎麼樣?老金有點被嚇壞了,聽我這麼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連忙說,好,好。

我說,既然如此,你幫我把弟妹扶到隔壁,我今天就先住你家了。

這時,老金露出一絲狡猾的微笑,小張,既然如此,你能不能讓咱弟妹再陪我睡一會,象弟妹這麼漂亮的城市裡的女人,我天天做夢都想摟著睡覺哩。

我看著這個老男人,心中突然有一點可憐他,心想反正他也操過了,讓他抱著睡睡又何妨。

我說好吧。

然後就離開到隔壁去睡了。

剛剛睡著一會,我被隔壁的動靜給吵醒了,我好奇的躡手躡腳的來到老金的門前,發現裡面燈亮著,透過門縫,發現,妻子的一天玉腿搭在老金的肩膀上,老金的性器插在可憐的老婆的逼里繼續幹著,老婆一邊淫叫,一邊求饒說放過她吧,然而老金卻乾的更兇狠了。

我突然感到一陣後悔,我真擔心老婆今晚被這個老男人給乾的幾天都站不起來。

老婆紅腫的逼里一根粗大的雞巴仍然的進進出出著,這時我的雞巴也開始硬了,顧不了我嬌小的妻子受得了受不了,我推開了門,脫了褲子把雞巴塞進她的小嘴裡,妻子吃驚的望著我,很快開始順從的為我口交。

我提示老金從下邊操她,我抹上老婆下體沾滿的精液便從後面插進了她的屁眼。

老婆哦的一聲,發出哭一樣的聲音,我和老金就這樣一上一下,猛幹著老婆下體的兩個小洞。

幾百下後,我射了,射進老婆的屁眼和大腸里。

老金卻把老婆反過來,又開始用最劇烈的方式從正面輪流抽插她的逼和屁眼,美麗的老婆象一個被穿在烤架上火雞,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可憐的被老金姦淫玷污著。。。

直到我睡著後,還隱約聽見隔壁老金的雞巴操我老婆的噗滋聲。

第二天早上我又被老婆的呻吟聲給吵醒了,原來老金還不等我老婆睡醒,就有爬上了她的嬌軀,開始姦淫她紅腫的小逼。

我開門看見他們的時候,老金還騎在妻子的身上,老婆下體嘴裡和臉上都是老金腥臊的精液。。。。

就這樣,兩天的出差結束了,帶著幾乎癱瘓的妻子回到了城裡。

老婆又請了幾天假,在家裡休息,她實在是太累了,白天晚上都在睡。

我回想著這幾天香艷的經歷,真可惜,這次沒能把它拍下來。

看著床上熟睡的妻子,她變得更加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