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狂想曲:荒唐辦公室(2)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2)

第二章

小依有點喘氣的回到坐位時,辦公室的時鐘剛好踏正九時,幸好她坐上了劉永的車子,才不致遲到。

「有車接送也是挺方便的。」她不禁想。 「但今晚我竟然答應讓他送我回家…算了…也只是圖個方便,不會有人認為我是看上了這頭胖…不能這樣想人家,其實他也是個很好的男人,雖然胖但也不難看…」

正胡思亂想間,突然有人敲打她的桌子,她嚇了一跳,以為是上司潘小姐從房間出來了。

「哈!想什麼想得這樣入神?我連叫你數聲也聽不到,如果是女魔頭找你就麻煩了。 」取笑她的是王嫣,坐在她鄰桌的女同事。 至於女魔頭,則是她們一班同事給上司安的外號。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外號端的是非常貼切。

王嫣較小依早一年進入公司,由於兩人的坐位極近,加上她相當喜愛這個娃娃似的小妹妹,所以二人混得極熟,小依在工作上也多得王嫣的不斷提點。 二姝感情相當好,幾乎是無所不談。

與娃娃臉的小依相較,王嫣的外貌出眾成熟得多,是部門中著名的大美人。嬌小的小依尤其羨慕她那雙幾可媲美模特兒的完美長腿,既長且直,配合纖細、比例極佳的身材,難怪追求者不斷。 王嫣自是大有條件選擇,但江湖傳聞她與任職銀行高層的「才俊級」男友已進入談婚論嫁階段,故此她近月也修心養性起來,把追求者的約會一一推掉。

「沒有…沒有想什麼,只是有點疲倦而已。」小依? 腆的回答,她總不能承認自己在想著女同事的公敵劉永吧?

王嫣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曲起一雙矚目誘人的潤白小腿,刻​​意壓低聲音說:「你今天怎麼這樣遲?女魔頭出過來望你的位置兩次了!我想打電話給你,你的電話卻關上了,我還以為你不能回來上班呢? 」

「我的電話關了麼?怎麼一回事?」小依完全不記得曾關上電話,邊對王嫣道謝,邊重新打開手提電話。 電話才一啟動,就發現有多個來自男友的的未接電話及短訊。 她心中暗暗叫糟,她因為剛搬入新居獨自居住,並未安裝家居電話,手機一關,就沒有人可以找到她了,相信男友一定非常擔心。

她想立即致電男友報平安,但卻不合時地聽到一聲獅子吼:「美女們,還不開始工作? 難道不想下班? 明天是星期六,你們想怎樣談話、發白夢也可以,但來到公司就要給我努力工作。 」如此尖銳的聲音,尖刻的語調,自然是人見人怕的部門主管潘小姐了。

王嫣咀角勾起一絲冷笑,喃喃地不知說了句什麼,惹來潘小姐鳳目怒睜:小依可沒有這個膽量,連忙放下電話埋頭苦幹,一直到午飯時間,她才有空致電男友。 這麼久才覆電話,自然惹來男友的連番怨言,自知不對的小依也軟聲道歉,答應週末會好好的陪伴他。 但男友可不放過「振夫綱」的機會,堅持要來接她放工。

「對不起,我今天仍在很多工作未完成,恐怕要帶回家做了,我星期六再好好的陪你一整天,好不好? 」小依施盡混身解數,才令男友乖乖的妥協。

「怎麼了,星期五晚也不讓男友來接你?是不是終於想通了,想給多些機會其它男子呢? 」王嫣聽到她說電話,取笑說。

「才不是呢!我只不過有點累。你知道…男人,送你回家之後,就賴著不走了…」

「然後就直接睡到你的床上…男人就是這樣,整天就是想著上床。要不我教你兩招? 讓你的男友貼貼服服? 」王嫣的說話從來都是大膽毫不避忌的。

「不用了,不用了…我和男友現在很好…」小依連忙推辭。 王嫣的大膽,縱是乖巧順從如小依,有時也感吃不消,所以她急忙的轉過另一話題。

接下來王嫣說些什麼,小依已經不太清楚了,因為她在想著才方推掉男友的原因…竟然是因為答應了坐劉永的車回家。 她天人交戰,不知道為何如此看重對劉永的承諾,其實推掉只需閒話一句,但她又真的不好意思爽約,心中更有點期待再坐上劉永的車子。

然而,為了別的男人推掉男友,又令她有種背德的罪咎感。

「午飯後要告訴劉永,我約了男友,不能坐他的車了。」矛盾的小依暗暗下定決心,即使不讓男友接放工,也不能由其它不相干的男人送自己回家。

「劉副理…我」小依在劉永的辦公桌前坐了下來,但話猶未完,已給他截停了。

「我說過多少次了?直接叫我劉永就可以了。就正如我叫你小依一樣。」劉永十指交迭,托著一張又圓又胖的臉,奸笑道。 他的樣子就好像看著獵物的豺狼,似是想把嬌美的小依一口吃下肚子。

小依有點受不住他下流的目光,垂下頭來。 「對不起,我…我男友今晚來接我放工,我想…我想不能坐你的車子走了。 」

簡單的一句推辭說話,小依卻是艱辛無比才能說出,幾乎每個字都要鼓足勇氣,而且心臟還不爭氣地劇烈跳動起來。

「唉!」劉永故作姿態的嘆了口氣。 「我說小依,你為什麼到現在還要抗拒呢? 」

「什麼?」小依不明所以,抬起頭來,看到的卻是不斷晃動的紅色吊墜。 式樣普通的吊墜似有無窮的吸引力,她雙眼一旦觸及就再無法挪開,眼神轉向茫然,就連神情也凝結起來。

「小依,看著它,看著它,你會感到無比的輕鬆,腦海一片空白,由現在開始你就只會聽從我的命令。 」劉永淫笑著搖動手中的吊墜,充滿威嚴的下命令。

「是。」小依機械式的回應,雙眼失神。

「小依,你要記著,這條吊墜是你的精神桎梏,只要你看到我搖動它,你就會陷入一如現在的輕鬆狀態,並完全服從我的命令。 」

「是。」她服從,只因服從之外她別無選擇。

「你要記著,坐我的車子上班和下班,是你每天最開心的事,因為只有在我的車子上,你才會進入最輕鬆、愉快的休息狀態,逃離繁重的工作及壓力。 」

「只要一坐上你的車,我就無感到無比的輕鬆、愉快。」小依重複著他的指示。

「只要在我的身邊,你就會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安心,你會感到再沒有任何煩惱。 因為我是你最信任,最親切的人。 你會把你的身心完全交託給我。 」

「你是我最信任、最親切的人。我會把身心完全交給你」

劉永收起了手上的吊墜,站起來,來到面目表情的小依面前,伸出兩指托起她小巧的下巴。

「看著我,我就是你最信任的人,我所有的說話都是為你好的,你必須完全服從。 知道嗎? 」

「知道。」小依無比順從的回答。

「乖。」劉永輕輕的在她纖細的鼻尖上碰了一下,以示獎勵。

「現在你慢慢解開你的上衣鈕扣,慢慢由最上的一粒開始解開,逐粒逐粒的…」在劉永的指示下,小依順從地伸出白晢的雙手,解開白色襯衫上的鈕扣,由上至下,一粒、兩粒、三粒…劉永看著她先露出白嫩的頸項,然後是纖巧圓潤的鎖骨,再來就是被淺粉紅色胸罩緊包著的堅挺胸脯…

「停。」劉永看到那兩個有如小饅頭般豐隆而起乳丘,感嘆著女性胴體的神奇,明明是兩個不大的圓球,但落在小依玲瓏剔透的嬌軀上,卻又顯得頗具份量。 雖然小依所穿的是略顯保守的全杯式胸罩,但從僅有露出的乳房邊緣,已經可以感受到年輕肌膚獨有的細密、堅挺及彈性。 彷彿只要用手一碰,那片白玉就會像最嫩滑的豆腐般,不住的抖動。

又胖又醜的劉永何曾見過如此年青嬌美,清純又誘人的胴體? 他震撼至極,呼吸被奪,大腦停頓了好一會,才想起時間不多,如果讓小依逗留太久,只怕會惹人疑竇,尤其是那個多事的王嫣…

他不再浪費時間,巨掌輕張,就把小依一邊的乳峰溫柔的納入掌中,細意慢搓,仔細感受那份結實和彈性。 他隔著胸罩,在那大小剛好的乳房上忽輕忽重的搓揉著,並以說話不斷控制著小依:「我是你最親切信任的人,在我面前你完全無須隱藏感受…我對你的每一下挑逗,都會傳入你的內心深處,挑動起你內心那深藏的澈情…我的手擁有神奇的力量,所碰到你身上每一處的地方,都會變成你最敏感的地帶,令你不能自控的動情…」

劉永充滿淫穢的指令直達小依的精神深處,令她釋放出少女的春情。 她的呼吸急速起來,雙手用力的抓著椅子,眼神越見迷亂,同時耳、頸、胸等裸露的肌膚,都因動情而浮現一片粉紅。

少女一般的嫩滑彈手肌膚,令劉永愛不釋手,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小美人血液的流動,以及脈搏的每一下輕跳,足見她的身體是何等的嬌嫩纖薄。 劉永的手在乳房上來回搓動,他也不解開胸圍的鈕扣,食中二指就順勢滑入那片薄薄的小布之,準確尋找到充滿觸感的乳尖,輕揉那顆小小的紅豆。 他雖然其貌不揚,但生性好色,尤喜狎玩女性,多年的歡場經驗令他練出一身純熟無比的挑逗技巧,即便小依神誌清醒,如若任他使壞,只怕也會慢慢情動,身心都難以把持,更何況現在神誌受控,身體敏感無比,一碰之下,小豆就立即充血拔起,落入劉永兩指操控之中。

情慾漸被挑起的小依身軟如棉,頭向後靠著椅背,鼻端發出斷續的喘息聲,偶爾當劉永的手指刺激到最頂端上那無比細嫩的中心點時,她就會不能自控的輕哼起來,雙頰泛起紅潮。

「真的很敏感呢!才這樣捏兩下就已經盪成這個樣子,下面還可能濕了。」劉永笑嘻嘻地說。 他已經大致上掌握到小依雙乳的敏感帶,於是集中刺激其右乳最頂端、最能挑起情慾的一小點,令小美女的嬌喘聲開始放大。

「殊!你想辦公室的人都聽到你淫叫嗎?」雖是在催眠之中,但小依的潛意識仍在,聞言努力的克制自己的聲音,只是在喉頭髮出細微的「咿咿」低吟。

「又想淫蕩又怕人知道嗎?的而且確,給挑逗到這樣子又真的是很羞人的。你一定好想擺脫這種感覺,但又忍不住想繼續下去,而且想要得更多:你越壓抑,身體就越敏感,越想要男人的撫慰。 」劉永的兩指不斷用力,同時繼續用言語刺激著小依的神誌。 就正如他所言,小依越想壓抑叫聲,越想按下高漲的情慾,快感就越熾烈,血脈沸騰,如像燒,漸已不滿足於男人兩指挑動,希望他能進一步的侵犯自己。 尤其是那並未受到觸摸的左乳,更是空虛難受,乳頭不用挑撥就已硬硬的撐起,就連隔著胸罩都可以清楚看到,彷彿在引誘著別人去撫弄它。

歡場老手劉永自然知道小依的需要,他獰笑著解開了小依的胸罩,讓她的一對白免似的嬌巧乳房脫罩而出,巨手一張就把她的右乳完全納進掌中,用肥厚的手掌搓弄這那堅硬的小豆,同時又完全無視小依左乳的需要,令她不住的把左邊的身體扭前,渴求控制了她身體的男人大發慈悲。

劉永看到她既興奮又痛苦的樣子,感到了極度的滿足。 「你好像很辛苦啊?是不是有些東西需要呢? 是就告訴我吧! 」

小依抖震著嬌喘著道:「我…唔…我想…」

「想要些什麼?你不說我怎樣幫你?」

「我想…唔…啊…輕一點…啊…這力度剛好…我想你碰我…碰我…」面嫩的她始終說不出口,但又渴求著男人的撫慰,矛盾得幾乎哭出來。

「你想我碰你哪裡?來告訴我。」

「左邊…左邊…」

「是這裡嗎?」劉永不放過折磨她的機會,促狹地伸出食指,在小依左乳暈上輕輕劃圈,卻又技巧地避過最頂部那需求最熾烈的地方,偶爾還用指甲輕輕的刮過乳頭下去的邊緣位,才惹到她身體輕抖,又立即避開,如此搔不著癢處的刺激,反令她越來越希望左邊的乳房可得到充分的安撫。

「上一點…上一點…求求你,再上一點,好不好?」小依終於忍受不住開口求饒了。

劉永知道她的意志快要崩潰,也就不再捉弄下去,把兩邊乳房都收到掌中,放肆地搓揉著。 他看似笨拙的手掌實則無比靈活,又深明女性的需要,令她興奮舒服得挺起酥胸,好享受那前所未有的快感。

「好快樂是不是?以前是不是未試過這樣興奮呢?」

「啊…是!」已投降的小美人已經開始忘記羞恥之心,更忘記了已經心有所屬。

劉永當然想繼續玩弄下去,但他一看鐘,發現已過了五分鐘有多,再留小依在此就會令人起疑,唯有不捨地收手。 小依方感到他雙手離開雙乳,那突如其來的的空虛,就令她彷彿從快樂的雲端跌下,難過非常,忍不挺胸血前,希望再得到安慰。

「慢慢來,別要急,你我還有整個週末可以,嘿…」劉永淫蕩的笑著,臉上的胖肉因興奮而抖震起來。 「望著我,深深的望著我。」小依服從的抬頭,雙目無神的凝望著男人的眼睛,心頭回復平靜。

劉永開始重新搖動那串深紅的吊墜,美人兒的頭部亦隨之而左右搖擺,裸露的胸部亦隨之而抖動,誘惑得令人想把她就地正法。

「放鬆,好好的放鬆下來。我知道你很需要,但你現在必須克制和忍耐,把這一切的需求及感覺收到內心深處。 一會兒,我會數三聲,三聲之後你就會慢慢的穿好你的衣服,然後步出這個房間。

「當你聽到關門的聲音,就會清醒過來:你不會記得在我的房間內發生過的任何事,你只會記著約了我放工一起回家,那是你今天最重要的約會,因為你的身體正等待著我雙手,等待著我再一次撫弄你寂寞又飢渴的身體。

「你是很飢渴的,很需要別男人的撫慰,這是因為你的男友從來都未曾滿足過你:亦是因為你的身體太敏感:更是因為我雙手擁有挑起你情慾的力量。 只要我一碰到你,飢渴的你就好想做愛,完全不能自控。

「如果有人問起你在我房中做過什麼,你只會記得請教我一些工作上的問題,無論是誰問你,你都只有這個答案。

「現在我開始數,一、二、三。」三字一出,小依就生硬地穿回胸罩,然後扣好襯衣的鈕扣。 劉永看著那雙飽滿的乳房逐漸被布料遮蓋,心神已經飛到即將來臨的綺膩夜晚。

「啪!」隨著房門關上的聲音響起,小依清醒過來。

「奇怪…我在幹什麼?咦?」她感到下身有點奇怪,原來內褲濕透了! 羞得她只恨有個地洞可以躲起來。

「好在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無故會濕了的啊?」她百思不得其解,同時又隱隱感到體內有股莫名的躁動,一種搔不著癢處的奇妙蠢動。 她忽然好想,有個男人好好的寵幸自已,而那個男人正是劉…她不敢再想下去,在王嫣的奇怪眼光中,急急的走進洗手間以進行清潔。

之後的整個下午,小依始終都魂不守舍的,心情忐忑,不時望著手錶,期盼著放工時間的來臨。 她不知自己在等待什麼,只知道那件事對她非常重要,每當她想深入思考時,就感到頭腦發熱,手足俱軟,還有一股癢癢的感覺由胸前及下體伸延出來,她想伸手去搔,又不知從何搔起,非常難受。

好不容易等到放工,同事們一個又一個離開,但工作已完成的小依仍在呆坐椅上。 好心的王嫣說駕車送她一程,也給她禮貌的拒絕了,直到夜幕低垂,所有人包括那號稱工作狂的潘小姐也離開了,劉永才施施然的從辦公室走出來,還帶著一臉得意的笑容。 小依一看到他的胖臉,原本虛懸的心竟然踏實起來。 也不用他說話,就乖乖的跟在他身後,一起登上了那輛車子。

小依才在車廂中坐下,身心就放鬆起來,彷彿這車子就是自己的家,椅子就是她睡慣了的床,令她無比舒服,只想一頭栽進夢鄉。 一直保持沉默的劉永,從上衣的袋子中取出那串吊墜,重新在車前掛好,食指一推,紅色的吊墜就左右擺動起來,擺動並不規則,但小依雙眼還是跟著它在打轉。 每當吊墜快要因力盡而停下時,劉永就會適時地輕撞它一下,令它繼續搖擺。

平凡的吊墜有股神奇力量,不但侵蝕著小依的身心,一下又一下的抽走她的氣力與意志,她雙目低垂,疲倦得就像個多天沒睡的可憐人,但奇怪的是,無論她有多疲倦,就是無法真正的入睡,總是少了點什麼,令她無法跨越最後一條線,走向甜蜜的夢鄉。

「你在想什麼?」沉厚而充滿威嚴的聲音問。 這把聲音小依非常熟悉,因為它在這兩天不斷出現,控制著她的思想與行為。

「我…想…睡…」小依一字一字的說,就像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孩子,進入仿佛狀態的她,已經失去思考判斷的能力,只能憑最基本的本能行事。 而她現在剩下的本能只有一個,就是睡覺。

「想睡,為什麼還不去睡?」

「因為…我不知道…」她感到非常非常的茫然。

「你再想一下,你每次入睡都需要些什麼?現在缺少了些什麼?」

小依依言細想起來,她已經兩次在這車子上睡著了,車子裡有舒適的椅子、清新的香氣、漂亮的煉墜…還有…還有些什麼,那是最重要的東西,但是她偏偏就想不起來。

「我想不到…我…」

「我批准你記起一切,還記得第一次坐上這車子時的情形嗎?」小依點頭。

「除了看,你還聽到什麼東西?」

是了,小依記起了,她每次坐上車子,就會聽到一把令她無法抗拒的聲音。

「小依你已經很累了,再也睜不開眼睛…來睡吧,把你的一切都交給我…」

「現在你什麼都不要想,你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服從,絕對的服從…服從我的一切命令。 」

「一會兒回到家,你會收到我發出的短訊,看過之後你會感到非常的疲倦,什麼也不能做,只想睡覺。 但臨睡前,你要刪去我的短訊,還有關上電話,別讓任何人打擾你休息。 」

「下車時,記得結我這個好心送你回家的人,一個感澈的吻啊!」

想起了,小依把一切都想起了,如果她要睡覺,除了這輛車、吊墜,更重要的是這把聲音的准許。 是的,只有他的准許,自己才能真正的休息,這是他們兩個,今早在車上達成的「協議」。

「想起了嗎?要入睡還需要些什麼?」

「你的命令。」

「如果我不讓你睡呢?」

小依急得快要哭出來。 「不要…求求你讓我睡吧…我真的很累,很想睡。」

「慢慢來,別急…你感到越來越疲倦,倦至混身無力,就連一根手指就不能舉起、不能移動。 你的每一下呼吸都非常費力,由頭到腳都非常沉重,最重最重的一部份就是你的眼睛,很重很重,沉重到你已經無法承受,只要合上眼,好好的睡一睡。 你知道只要合上眼睛,就會睡著,很舒服很甜美的睡著,但你就是不能,因為沒有我的准許。 沒有我的命令,你會繼續清醒,痛苦地清醒著。 」

小依的面容扭曲,彷彿承受著莫大的痛苦。 她想求饒,但那種沉重的感覺竟然影響到她說話的能力。

「你很累,但是不能睡。好痛苦,好難受。你就像一條拉緊的弦,越拉越緊,必須睡著才可以放鬆。 你越拉越緊,越拉越緊,已經快要拉斷了。 」

一種繃緊、窒息的感覺襲擊著小依,她很難受,只想擺脫這一切。 為了不再痛苦,她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就在她感到身體及意志快要斷裂時,突然聽到了天籟…

「睡吧!聽我命令,放開一切,去睡吧!」

天啊! 小依全新的細胞都鬆弛起來,完全陷入了沉睡​​當中。 她就像一條過度拉緊的象筋,一旦鬆開就再不能繃緊。 她從不知道,睡覺是如此舒適、甜美,令她實在無比感激那個贈予她睡眠的男人。

「你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什麼都別想,你已經不需要思想,只需要睡覺,只需要服從我的所有命令。 」劉永看著攤在坐位上,猶如一堆爛泥的小依,不禁露出得意的邪笑,他知道這只煮熟的鴨子已經飛不走了。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