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漢嬌娃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

車戰將帝姬摟在懷中,不斷地親吻著,他噬咬她那柔嫩細致又香甜的粉頸,又慢慢地吻住了帝姬的小嘴。帝姬只覺得舌尖上似有電流一波波的傳向全身,使身子軟軟的,這感覺非常舒服,於是帝姬主動伸出香舌和車戰吸吮起來。蹭磨了半天,他慢慢離開她那那醉人的唇,向下轉移,吻過晶瑩的脖頸,到達飽滿的玉峰。車戰將帝姬柔軟的玉體向後仰起,讓少女的曲線更加凸起,他只覺少女發育完好的雙峰又柔軟、又堅挺,衣襟隱隱傳來少女讓人心醉的乳香,讓他快發狂了。他抓住她的乳峰一陣揉搓,弄得她媚眼如絲、呼吸急促。車戰知道是時候了,不再遲疑,快速褪去了帝姬的衣物,一具至美的晶瑩玉體展現在眼前。

絲毫不停頓,車戰便低首吻向她的美乳。舌頭在乳房根部轉著小圈子。他吻著她的乳頭,還用牙齒輕力的噬咬著乳頭,而舌頭則在舔弄著乳暈,另一隻手也攀上了另一座玉峰,使勁地揉捏著。帝姬的玉體扭動著,喘息聲大了起來,她感到到一股股熱流從乳尖向四處傳去,沖到喉頭不禁變成一聲回腸蕩氣的呻吟。

車戰長吸一口氣,輕輕分開她的雙腿,手慢慢伸向前,撫在陰唇上,帝姬大聲呻吟起來,修長的玉腿不安地絞動著。撫摸了一會兒,帝姬已經叫不出聲了,全身香汗淋淋,玉腿不停扭動著,陰戶里已流出滑膩的淫水。車戰只覺得下體脹得快要爆炸了,底下的一根青筋暴跳,雄糾糾,氣昂昂的大家夥,足足有六、七寸長。

帝姬遲疑了一下,俏臉羞得通紅,纖手小心翼翼地伸出去,才堪堪握住寶貝,只覺寶貝壯碩無比,熱得燙手,心慌得忙摔下手,轉身伏在床上。帝姬背部雪白細致的曲線,暴露在車戰的面前,白玉無暇的肌膚,渾圓小巧的豐臀,讓車戰慾火大熾。他將帝姬柔軟的玉體慢慢地轉過來,再分開帝姬修長的玉腿,使陰戶盡量張開,然後把手指按在陰唇中輕輕磨擦旋轉,同時逐漸塞進陰戶,而且逐漸推進。他的手指頭技巧地撥弄她的大小陰唇,在陰道口進進出出,使她沈浸在前所未有的愉悅當中。

帝姬的俏臉紅撲撲,挺直的瑤鼻上掛著一滴滴汗珠,她不安地扭動著道:「啊……啊……好癢……啊……」車戰見時機已到,抓住她修長的玉腿分至最大,挺動那嚇人的大寶貝向前送去,一下子就插個全根盡沒了。

帝姬渾身猛然一震,驚呼一聲:「啊!痛!好痛呀!」

車戰撫摩著她滑膩的玉乳,安慰她道:「好妹妹,你忍一下子就不會再痛了,我保證你妙趣無窮,舒服得如登仙境一樣。」

帝姬已痛得粉險發白,眼眶中淚光湧現,但是她果然忍痛不出聲。車戰仍然繼續他的挑逗工作,同時把龜頭頂住花心,頻頻跳動。這一著果然見效,不到一會兒,帝姬的陰戶里又漸漸癢起來,而且疼痛漸消了。車戰見她已黛眉舒展,妙目含春,知道她此時已苦盡甘來,嘗出滋味了。他輕輕抽出,又緩緩的送進去,然援不停的輕抽慢插。

帝姬的處女陰道非常狹窄,車戰需用很大的力氣才能進出。他採用九深一淺之法,細細開墾著她的小穴。漸漸地,她的玉津流出,陰道潤滑了許多。他開始用他那巨大的寶貝沖刺著她的陰道,猛烈地全部插進去,又猛烈地全部抽出來……帝姬情不由己的兩臂緊摟他,扭腰擺臀,極力迎合著他。

如此大戰了大半個時辰,帝姬已呼吸急促,吐氣如蘭。她兩腿劇烈地抖了抖,收緊又伸直,兩臂一松,花心一陣陣痙攣。突然,一股熾熱的少女陰精,從她子宮里直冒了出來,要不是他緊貼著她狹窄的肉壁,龜頭恐怕早已被陰精的推力推到洞口。帝姬手腳冰涼,渾身軟軟的,車戰知道她已經丟泄了。他被她燙熱的陰精一澆,寶貝更爲粗漲,不禁緊頂著子宮口上揉了揉,然後摟緊著帝姬渾身發顫的嬌軀,不管她死活用足了力氣,一起一落,下下見肉,繼續狠干,就像雨點似的點撞著花心。帝姬嬌聲連連,連丟泄了好幾次,最後「啊……」嬌喊一聲,昏了過去。

車戰也快到極限了,他大喊一聲,直抵花心,滾燙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宮,燙得她玉體一顫。只見帝姬氣若遊絲,還在昏迷中。車戰知道這是因爲她初經人道就受到這麽強的刺激,抵受不住,昏過去了。半晌,帝姬呻吟一聲,悠悠地醒過來。初經雲雨後她玉面嬌若桃花,更美了。

車戰貪婪地吻著少女每一寸玉體:「姬兒,舒服嗎?」

帝姬嬌羞地低下頭,卻發覺他的寶貝竟還插在自己的小穴里,她嬌嗔道:「不嘛,你壞死了!」車戰又抽動了兩下才拔出來,轉移陣地。

車戰將彩花一把抱住,再合上她的嘴唇,一手解開她的衣扣,一手順著她潔白細嫩而滑溜的背部,慢慢的滑了下去,直到了她那圓潤渾肥的屁股。

「戰哥……嗯……」彩花呻吟著。

車戰很順利的脫去了彩花的肚兜,把頭一低埋在她那兩個柔軟的乳間,張著嘴含住了一個乳頭,在乳頭周圍吮著,或輕輕咬著乳頭,往後拔起……

「戰哥……哼……你別咬……」彩花不由的顫抖著,車戰把她壓在床上,她的手將車戰緊緊的抱住,一張臉火燙的靠緊車戰。

「戰哥……把嘴張開……我受不了了……戰哥……不行……下面……流水……」

「下面怎麽了,哥哥看看!」

車戰說著就伸出了一隻手來抄起彩花的裙子,往她那緊緊的褻褲摸索進入,車戰只覺得隆斑的陰戶上長著密的陰毛,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整個隆斑的陰戶就像一隻剛出籠的包子,車戰一雙手不時的在那隆起的肉戶上撫按。

「戰哥……不行……你把手指插進去……」她欲仙欲死的說著,輕擺著她肥嫩的屁股。

車戰聽她這一說,又把手指插入她的陰戶內,往那陰核一按一捏,又把嘴含住她的乳頭,輕輕吸、微微咬。立即的那粒小小的乳頭又挺硬了起來,車戰乾脆又把她薄紗似的褻褲也脫了下來,在那陰戶上行走。有時好像小蟻爬行,有時察如細蛇蠕動,接著那不老實的手指又插入了陰道,搗呀、弄呀、掏呀!直弄得彩花整個身體抖顫不已,她整個渾圓的嫩臀挺著,湊合著車戰手指的攻勢。

「戰哥……癢死……裡面……」

「要不要哥哥替你搔搔癢。」

「嗯……要嘛……快……彩花要嘛……」車戰把寶貝在她的陰唇上磨擦著,只惹得她嬌聲啼泣不已……

「戰哥……快點嘛……把你那個塞進去……」

「啊……好痛……」

「阿彩,稍微忍耐一下,你就會快活了。」車戰一邊柔聲撫慰,一邊撫摸她的玉乳,親吻她的粉頸。

「哥……不太痛了……有些癢……」車戰於是一挺腰,寶貝齊根而沒,她只覺下面的小洞一下子充實,不自禁的發出歡暢舒服的的哼聲。

「喔……好舒服……」她滿足的叫著,破瓜的疼痛已經沒有那麽明顯了。彩花被車戰這麽一下子的猛插猛入,真是欲仙欲死,也由於她淫浪的叫聲,更使得車戰的欲情更爲高漲。車戰猛插猛入,直入得她上身直挺,玉首一陣亂搖。屁股轉得快、扭得急,車戰的寶貝也更合著她的迎湊,猶如一根鐵棒,也猶如條小鰻魚直往深處鑽……

「啊……戰哥……我不行了……」

「阿彩,我也來了。」

陰精傾泄而出,濃濃的陽精射得彩花直叫:「戰哥……好燙……」陰唇內好兩有股熱流在沖激……

「戰哥……」彩花躺臥在車戰的臂彎里,輕撫著車戰的面頰,無限柔情的說:「嗯……」

「辛苦嗎?」車戰輕輕的揉著她的乳房。

「才不辛苦呢,舒服死了。」彩花嬌媚的道:「還有好幾位妹妹呢。」

※※※※※※※※※※※※※※※※※※※※※※※※※※※※※※※※※※※※※※不錯,還有雲霞、閑淨、白雪三個等著呢,車戰的任務還重著呢。雲霞別看年紀小,被開苞之後卻浪態十足的自動把腿張得更開,騰出了一手扶著的寶貝到自己的洞口,車戰忙不疊地塞了進去。

「喔……唔……」雲霞把腿盤在車戰的屁股上,使的花心更爲突出,每當車戰的寶貝插入都觸到花心時,雲霞就全身的抖顫。

「喔……美死了……」車戰覺得雲霞洞內有一層層的壁肉,一疊一疊,寶貝覺得無比的舒服,不禁不停的直抽猛送。

「喔……哥哥……你真會干……好舒服……這下美死了……喔……」

「這下又……美死了……」

「嗯……重……再重一點……哥哥……你這麽狠……都把妹妹弄破了……好壞呀……」

「好大的寶貝……哥哥……噯喲……美死妹妹了……再重……再重一點……」

「哥哥……你把妹妹浪出……水來了……這下……要乾死妹妹了……喔……」在雲霞的淫聲浪語下,車戰一口氣抽了兩百餘下,才稍微抑制了慾火,把個大龜頭在雲霞陰核上直轉。

「哥哥……喲……」雲霞不禁地打了個顫抖。

「喲……我好難受……酸……下面……」雲霞一面顫聲的浪叫著,一面把那嬌小的屁股往上挺,往上擺,兩邊分得更開,直把穴門張開。

「酸嗎?雲兒!」

「嗯……人家不要你……不要你在人家……那個……陰核上磨……哥哥……你……別揉……」車戰猛的把屁股更是一連幾下的往雲霞花心直搗,並且頂住花心,屁股一左一右的來迴旋轉著,直轉的雲霞死去活來,浪水一陣陣的從子宮處溢流出來。

「噯……哥哥……你要妹妹死呀……快點抽……穴內癢死了……你真是……」車戰不理雲霞仍頂磨著她的陰核,雲霞身體直打顫,四肢像龍蝦般的蜷曲著,一個屁股猛的往上拋,顯露出將至巔峰快感的樣子,嘴中直喘著氣,兩只媚眼眯著,粉面一片通紅。

「哥哥……你怎麽不快抽送……好不好……快點嘛……穴內好癢……噯……不要頂……噯喲……你又頂上來了……呀……不要……我要……」像發足馬力的風車,一張屁股不停的轉動,要把屁股頂靠上來,把車戰全身緊緊的擁抱著。

「嗯……我……出來了……」雲霞層層壁肉一收一縮的,向車戰的寶貝四面八方包圍了過來,子宮口像孩子吮奶似的一吸一吮,陰精就一股一股的激射了出來,澆在車戰的龜頭上,雲霞的壁肉漸漸的把龜頭包圍了起來。車戰只覺得燙燙的一陣好過,寶貝被雲霞的壁肉一包緊。雲霞喘口長長的氣,張開眼睛望著車戰滿足的笑著。

「哥哥,你真厲害,那麽快就把妹妹弄了出來。」

「舒服嗎?」

「嗯……剛才可丟太多了,頭昏昏的!」

「雲兒,你舒服了,哥哥可還沒呢,你看它還硬漲的難過。」車戰說著又故意把寶貝向前頂了兩頂。

「壞……你壞……」

「哥哥要壞,你才覺得舒服呀,是不是?」車戰把嘴湊近雲霞的耳朵小聲的說道。

「你真壞!」雲霞在車戰寶貝上,撚了一把。

車戰把嘴封上了雲霞的,許久許久不分開,向雲霞說:「雲兒,我要開始了。」

「開始什麽?」車戰以行動來代替回答,把屁股挺了兩挺。

「好嗎?」車戰問。

雲霞不答話,自動把腿盤上車戰的屁股,車戰又一下一下的抽送起來,每當車戰抽插一下,雲霞就騷起來,配合著車戰的動作,益增情趣。

「哥哥……你又……又把妹妹浪出水來了……」

「你自己騷,不要都怪哥哥!」車戰繼續著自己的埋頭苦幹。

「喔……哥哥……這下……這下真好……干到上面去了……舒服……再用力點……」慢慢的,雲霞又開始低聲的叫些淫浪的話來。

「雲兒,你怎麽這麽騷啊?」

「都是你使妹妹騷的……哥哥……怎麽每下都頂到那粒……那樣妹妹會很快……又出來的……不……」

「雲兒,怎麽你又流了,你的浪水好多。」

「妹妹怎麽曉得……它要出來……又有……什麽辦法……又流了……」

車戰張口咬住雲霞一隻渾圓的乳房,連連的吸吮,由乳端開始吸吮起,吞吐著,到達尖端渾圓的櫻桃粒時,改用牙齒輕咬,每當雲霞被車戰一輕咬,雲霞就全身顫抖不休。

「啊……哥哥……嘖嘖……噯喲……受不了了……」雲霞舒服的求饒著,雲霞架在車戰屁股上的兩條腿更是用力緊緊的盤著,兩手緊緊的擁抱著車戰,車戰見雲霞這種吃不消的神態,心裡發出勝利的微笑。屁股仍然用力的抽插,牙齒咬著雲霞的乳頭……

「啊……死了……」霞長籲了口氣,玉門如漲潮似的浪水泊泊而至。車戰的寶貝頂著雲霞的陰核,又是一陣揉、磨。

「噯喲……哥哥……你別磨……我受不了了……沒命了……呀……我又要給你磨出來了……不行……你又磨……」雲霞的嘴叫個沒停,身子是又扭擺又抖顫的,一身細肉無處不抖,玉洞淫水噴出如泉。

車戰問著滿臉通紅的雲霞:「雲兒,你舒服嗎?」

雲霞眼笑眉開的說:「舒服……舒服死了……噯喲……快點嘛……快點用力的乾妹妹……嗯……磨得妹妹好美……你可把妹妹乾死了……乾得妹妹……洞身……沒有一處……不舒服……噯喲……今天妹妹可……美死了呀……噯喲……我要上天了……」

雲霞叫聲才落,忽然,雲霞全身起著強烈的顫抖,兩只腿兒,一雙手緊緊的圈住了車戰,兩眼翻白,張大嘴喘著大氣。車戰只覺得有一股火熱熱的陰精,澆燙在車戰的龜頭上,從雲霞的子宮口一吸一吮的冒出來……雲霞是泄了。雲霞丟了後,壁肉又把車戰的龜頭圈住了,一收一縮的,好像孩子吃奶似的吸吮著,包圍著車戰火熱的龜頭。車戰再也忍不住這要命的舒暢了,屁股溝一酸,全身一麻,知道要出來了,連忙一陣狠干。

「雲兒,夾緊……我也要丟了……喔……」

話還沒說完,就射在雲霞還在收縮的子宮口,雲霞經車戰陽精一澆,不禁又是歡呼:「啊……燙……你的好美……」

車戰壓在雲霞的身上細細領著那份餘味,好久好久,寶貝才軟了下去溜出雲霞的洞口,陰陽精和浪水慢慢的溢了出來,車戰就對著滿臉春色的雲霞說:「雲兒,謝謝你!」

「哥哥,應該妹妹謝謝你!」雲兒也嬌軟的說。

車戰將閑淨擁入懷里,由閑淨的秀發、面頰,以至閑淨的頸部,頻頻作無聲的親吻。另一手由下而上漸漸移到了閑淨的乳房,車戰的動作已將閑淨溶化掉了,溶化成一灘水,隨著感官的激動,閑淨受著車戰熱烈的撫摸,全身不安的扭動,起著輕微的顫抖,一雙手緊緊反抱著車戰,兩個面頰熾熱火紅,櫻桃小嘴吐著絲絲熱氣:「哥哥……抱緊我……唔……」

車戰一張火嘴唇向目標襲去,首先吸吮閑淨的唇,接著向她唇內伸展。車戰的吻再配合撫摸,形成了一首瘋狂的樂章,一個節奏掀起一股熱流,熱流直輸入閑淨的小腹,引起閑淨陣陣抖顫:「嗯……」

這時閑淨的呼吸聲變得急促了,已沈醉在車戰的愛撫之中,車戰熱情的吻著閑淨,車戰的唇,由閑淨的唇移至閑淨的乳房上,頻頻的吸吮,頓時將閑淨捲入了慾望的漩渦里,閑淨無法自拔地喘息著,在期待即將到來的狂風暴雨。車戰的手又滑下閑淨的小腹:「哥哥……嗯……妹妹怕……」層層熱浪包圍著閑淨,當閑淨的陰戶被車戰一摸,閑淨不禁打了個抖索,一股騷水從閑淨的子宮泄流出來。

「哥哥……不要摸……妹妹流……流水……」閑淨低叫著,車戰知道已把閑淨的春情引到最高峰,這時候閑淨一定有種迫切的本能需要。車戰扶起嬌軟無力的閑淨,把她橫放在床上,重重的壓了上去。

「哥哥……你的手……」車戰的手在閑淨那個微微隆起長著幾根陰毛的陰戶上,亂揉、捏、搓,兩個手指扣往那條癢筋上,一直癢到心肉。又輕輕的把手掀開閑淨的兩片陰唇,再慢慢的把手指插進去,只覺得裡面熱烘烘,非常狹窄。

「哥哥……快抽出來……我痛……」閑淨眉頭一皺,咬著牙根,車戰把手指學著寶貝上下抽送的動作,在閑淨狹窄的陰戶內不停的抽插,一股滑膩膩的淫水又流出來。

「哥哥……喔……人家那個被你手指……」慢慢的閑淨把屁股扭了起來,少女春情一但被燃起,那是無可遏止的,很快的車戰將閑淨脫光了,跨在閑淨的兩腿間,閑淨的腿八字大開,小洞也盡量放開。車戰用手指頭一探,正觸在閑淨顫動漲硬的陰核上,閑淨打了個冷顫,一頭就鑽在車戰的胸前。

「哥哥……我……」連打寒噤,語聲不成聲,閑淨已迷亂的任車戰擺布了,當她的小手觸摸到車戰硬起的寶貝時,心頭小鹿般的亂撞,喲了聲:「這麽大……妹妹怕……」

「別怕,哥哥會很小心的,不會弄傷你的。」車戰把龜頭在閑淨狹窄的洞口亂磨,閑淨全身顫抖著。車戰咬住了柔軟乳房連連的吸吮,由乳端吸吮起,到達尖端的圓渾櫻桃時,改用牙齒輕咬著她的奶頭,恰到好處的輕咬著,再慢慢的後退……

「嗯……難受……」閑淨長呼一聲,陰戶中好像噴泉般的浪潮濤湧而至。

「閑淨,你把你下面的手掀開。」

「嗯……」

「再用另一隻手帶著車戰的寶貝。」閑淨羞怯怯的照做了。車戰雙手緊抱閑淨的腰,龜頭對準閑淨的穴口,屁股一沈,弄了半天才把龜頭塞入,只痛得閑淨眼淚直流:「喔……痛……輕點……好痛……」

車戰覺得龜頭陷入閑淨的小穴,好像箍在一個軟圈內,由於閑淨的淫水流得多,油滑滑的閑淨爲了怕車戰深入,陰唇收緊把車戰的龜頭更是箍得奇緊,好不痛快。車戰屁股又一壓,送進了二寸多。閑淨皺眉叫了聲:「好痛,不能再下去了……」

車戰吻住閑淨的櫻唇,舌尖抵住閑淨的香舌,下面輕輕的抽送。這時的閑淨春情反應最敏銳,只覺得下體有著從未有過的感覺,先是隱隱作痛,而後酥癢、酸麻的感覺。怕閑淨過份的疼痛不敢再插深,只在她的穴口處抽磨,只是這並不使閑淨減少疼痛,反而奇癢,使閑淨不能自主的扭動細腰,轉動著屁股,下身挺動向龜頭迎去,急想整根寶貝深入……

車戰又慢慢的把寶貝加重抽插,只見閑淨又頻頻呼痛了,輕咬著閑淨的舌尖,咬得閑淨全身發麻。只在閑淨的穴口抽插,實在未能滿足車戰的需要,雙手緊抱著閑淨的腰,閑淨大約知道車戰又要深入了,忙說:「哥哥……就這樣……只弄半截兒……我痛……」閑淨閉住眼睛,咬緊牙根。

「妹妹,忍耐一會,一會就好了。」車戰先輕輕挺了幾下,猛的吻住閑淨的小嘴,寶貝猛的向下壓,「滋」的一聲,全根盡沒而入。

「哥哥……不行……受不了……」閑淨全身抖顫,眼淚汪汪的模樣,叫人實在不忍,閑淨大概痛極了,臉上直冒冷汗,眼淚流了下來。車戰輕憐的爲閑淨拭去汗水和淚水,屁股轉動著龜頭轉磨花心,不一會後閑淨連打冷顫,淫水直流,一個小小的陰戶被車戰塞得緊緊的,直轉得花心陣陣發麻。這時閑淨陰戶內發燙,並且微微的抖顫,車戰知道她的痛苦已過,放下了心,不停抽插起來。

「唔……哥哥……要輕……輕的……慢一點喔……喔……」空氣中散布著閑淨的聲音,那兩個富有彈性柔軟的乳房,隨著她擺動的身形,在車戰眼前幌動。在車戰瘋狂不停的抽送下,不一會兒,閑淨便已露出了巔峰快感的樣子,再禁不住車戰的沖刺,便顯露出了吃不消的模樣,不住的扭動身體,避著車戰的攻勢:「不行……哥哥……忍受不了了……輕點……哥哥……喲……受不了了……閑淨的小穴……裂了……哥哥……慢慢……唔……停停……喔……」

「噯呀……哥哥我……」

「哥哥……妹妹不行了……你好狠……喲……你把妹妹搗壞了……干翻了……哥哥……妹妹吃不消了……」

「哥哥……你真會干……饒饒妹妹吧……別再動了……不能再揉了……」

「哥哥……你的……那個東西……要頂死妹妹了……噯……輕點……妹妹下面又流水了……」

「哥哥……抓緊我……抓緊我……喔……妹妹冷……喔……這下妹妹死了……」經不住車戰一陣的狠抽猛插,閑淨已漸漸的被車戰帶到生命巔峰,全身起了抖顫,緊緊的把車戰摟住。

「喔……哥哥……妹妹下面……泄了……」閑淨兩腿抖了抖,收緊又伸直,兩臂一松,子宮口開放開來,一股熾熱少女陰精,從閑淨的子宮深處冒了出來:「喔……我……」

車戰的寶貝被閑淨的陰精一澆,更形粗長,把一個龜頭頂住子宮口,一個陰戶被塞得滿滿的,既刺痛又快感一股酸麻透過全身,閑淨不禁由昏迷中醒了過來,連連喘氣說:「哥哥……你的……真怕人……害妹妹剛才……好舒服……」

「哥哥再讓你舒服一次好嗎?」

「嗯……哥哥……來吧……」車戰緊摟著全身柔軟無力的閑淨,用足了力氣,一下一下狠干進去,大龜頭像雨點打在閑淨的花心上,浪水陰精被帶得唧唧作響,由陰戶順著屁股直流到床上濕了一大片。閑淨喘息著迎合著車戰的攻勢:「喔……你又……妹妹死了……」

閑淨的屁股,不停的向上挺動、磨轉,這淫蕩的動作和呼聲,刺激得車戰發了狂,車戰摟著閑淨挺起的屁股,寶貝對準她一張一合的陰戶,猛向里插,閑淨樂得半閉著媚眼,緊緊的擁抱著車戰。大龜頭繞著狹小暖滑的穴腔轉,閑淨周身都麻了,每次龜頭和陰核接觸時,閑淨的全身都會從昏迷中打個抖顫:「啊……哥哥……妹妹實在是不行了……經不起你的……哥哥你把我……乾上天了……」

「你的寶貝……把妹妹的小穴……真的……你把小穴搗破了……妹妹真的……吃不消了……」

「哥哥……你不要往上頂嘛……人家吃不消……你又往上頂了……」

閑淨這時像個泄了氣的皮球,把一張小嘴微微張開著,眼皮半閉著,小腹一上一下的起伏,兩腿無力的八字開著,讓車戰這條寶貝兒,如入無人之境的出入隨心的干著:「哥哥……妹妹不行了……喔……小浪穴被你……搗破了……下面被你玩壞了……」

「噯喲……你別磨……妹妹受不了了……妹妹沒命了……小穴會破的……」

「閑淨,好不好?」

「嗯……哥哥……別再用力了……」

「哥哥……你饒饒我……求求你……不然輕輕的……妹妹求你……輕點……」車戰停止了瘋狂的進攻,讓閑淨喘息一下激動的情緒。

「哥哥,快點動,下面又……癢了……」

「好!」車戰把屁股向前用力一挺,整根寶貝又塞了進去。

「喔……這下干到肚子了……」

「這真的……這下太重了……喔……大寶貝……好粗……又頂上了……」車戰的一根寶貝兒猶如一隻刀子一樣,也猶如一隻大鰻魚一樣,漸漸的寶貝麻木了,陰唇內好像有股熱流沖激……

「喔……破了……下面……」

「喲……噯……不行快停停……」

閑淨抖顫著叫著:「哥哥……妹妹不行了……」

「噯……哥哥……妹妹又丟了……抱緊我……」說著把屁股極力往上頂,一股陰精再次的從閑淨子宮深處激流出來,全身一陣顫抖,寶貝被閑淨強烈的吸吮了一陣,再也忍耐不住了,車戰知道要射精了,連把屁股一下一下的直插,一股陽精澆在閑淨的子宮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