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太太王玉蘭(2)

2018-08-12     WoKao     檢舉     收藏 (0)

三年前張大元還在在一個派出所里,沒調到市局。所里繁雜事情很多,人手又少,大家不得不輪流值班。

那天又輪到張大元值夜班,他睡到下午五點多起來,匆匆吃了一些東西就趕到所里去了。

張大元所在的派出所位於城市邊緣,就是城鄉結合部,那裡基本上是農村,但充斥著大量的外來打工人員,是治安案件多發地帶。那一段時間除了盜竊、打架鬥毆和搶劫,還有幾起強姦案讓派出所一直很頭痛。

從犯罪手法和形式看,罪犯像是同一個人。但此人非常狡猾,警方多次行動都沒能抓住他。前段時間警方加強了巡邏,他就躲起來不再作案,警方弄得有些泄氣,也鬆弛了一些。

晚上10點鍾的時候,王玉蘭哄睡孩子後,把做好的夜宵裝在保溫瓶里,出門給丈夫送去。家裡住的離派出所不算太遠,走小路的話10幾分鐘就可以到,乘車雖然比較快但從大路走就得繞遠,時間上算下來也差不多。王玉蘭想早點送去,估計趕最後一班車,大概10點半左右就可以回來。

王玉蘭到了派出所,看見值班室燈亮著,就徑直走了進去。屋裡只有張大元一個人,正在調收音機。

「怎麼今天就你一人?」王玉蘭問,她知道值班是安排兩個人的。

「小趙剛剛出去巡邏了,估計得好一會兒才回來。」張大元打開保溫瓶吃了起來。

小趙叫趙開平,是個計算機專業的大學生,再加上他的叔叔在局裡當副局長,因此局裡對他比較器重。分配他到這個派出所是讓他先到基層鍛鍊一下,以便將來提拔。

王玉蘭順手拿起桌上的案卷看起來,張大元吃得稀里嘩啦。

「味道不錯,」

張大元抬起頭來,看到妻子在看案卷,

「對了,以後你不要送飯過來了,最近治安不好,下次我來值班的時候把夜宵也一起帶來就行了。」

「哦。」

王玉蘭應了一聲,看到那些案件她心裡也發毛。

張大元很快吃完了,王玉蘭走過去收拾保溫瓶和調羹,準備離開。

盛夏酷暑,天氣很熱,王玉蘭一路趕過來,渾身汗津津的。派出所條件不好,沒有空調,只有一支破風扇,根本沒有降溫效果。王玉蘭的白色t恤很潮濕,緊緊貼在身上,把豐滿的身材勾勒得清清楚楚。

張大元看到這一切,忽然興奮起來。他一把抱住王玉蘭,讓她背對坐在自己腿上,然後雙手在她全身撫摩起來,嘴巴親著妻子的脖頸。

「不要……你瘋了,這是在所里啊……」王玉蘭扭動著身軀想掙脫。

「沒事,現在又沒人。」張大元已經把手伸進了王玉蘭的裙子裡,揉弄著妻子的陰阜。

「不行,小趙會回來的……」王玉蘭仍然擔心。

「他才剛走,巡一圈得好一會兒才能回來,我們快一點就行了。

」張大元已經扯下了妻子的內褲。

王玉蘭沒法抗拒了,張大元已經掏出硬挺的陰莖在摩擦她的陰道口。他雙手握住妻子的腰身,往下一按,王玉蘭一聲悶哼,陰莖捅進了柔軟的肉穴之中。

張大元坐在椅子上開始挺動身子,雙手伸到前面隨著挺動的節奏一下一下地揉著妻子的乳房。王玉蘭兩手撐在辦公桌上仰著頭閉著眼,嘴裡發出輕輕的呼喊。

「啊……啊……嗯……哎喲…………」

張大元插得興起,站了起來,把妻子翻成正面讓她躺倒在辦公桌上,拎起她的兩條雪白大腿狠狠衝撞。

「哎呀……哎喲……喔……喔……哼……」

王玉蘭被丈夫的兇猛刺激得說不出話來。因為擔心有人突然闖進來,她覺得還是不要拖延太長時間的好。她氣喘吁吁地對丈夫說:

「阿元……哦……你來了……沒有?我快……不行了……哎喲……哎喲……我們還,還是……快一點吧……」

張大元聽到妻子的呻吟,也怕小趙回來看見,於是說:

「好,我就快一點,美死你。」

他把王玉蘭的兩腿扛到肩膀,整個上身壓在她上面,加快速度抽插起來。雙手隔著衣服握住豐滿的乳房,用力揉搓著。

王玉蘭感到丈夫的抽插速度越來越快,陰莖摩擦陰道壁的快感越來越強烈,神經已經快控制不了,不禁兩手無意識地攤開在桌上亂抓。

「乒」地一聲,菸灰缸被她掃到了地上,一下就摔碎了。

「阿元……快……給我……快……」

王玉蘭緊緊抓住桌子邊緣,繃直了身子,她的高潮已經到了。

「好,我給你……給你……」

看到妻子失神的樣子,張大元再也忍不住了,狂插了幾下之後,他兩手緊緊扣住王玉蘭的肩膀,把下身死死抵住,精液瘋狂地噴湧出來。

「啊…………」兩個人一起達到了顛峰……

「你這死人,弄得人家渾身都軟了。」

王玉蘭喘著氣說,軟軟地推了推還趴在自己身上的丈夫。

「嘿嘿,爽嗎?」

張大元直起身來,拔出已經軟化的陰莖,從紙盒裡抽出幾張面巾紙擦了擦,也抽了幾張給妻子。

「去你的。」

王玉蘭嬌嗔地罵了一句,接過紙來揩了揩正在溢出陰道口的精液,撿起地上的內褲穿起來。

「我得趕緊走了,不知道還能不能趕到最後一班車,都怪你。」

王玉蘭整理完自己的衣服,一邊用手指梳著凌亂的頭髮,一邊手忙腳亂地收拾餐具。

「沒事,應該來得及。」張大元正把用過的衛生紙和摔碎的菸灰缸丟進廢紙簍,「你趕緊走吧。」

這時候,門外傳來響亮的腳步和咳嗽聲,是小趙回來了。他一進門,看到王玉蘭正要走,眼睛亮了一下,

「喲,嫂子來了?」

「啊,這不,正要走呢,小趙,有空到家裡坐啊。」

王玉蘭趕緊提了東西,沖小趙笑了一下,匆匆走出了門。當她從小趙身邊掠過的時候,小趙猛吸了一下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和汗味。

「這娘們可真有女人味啊,」小趙心裡暗暗地想,「瞧那身段,那風韻,弄起來不知道有多過癮,剛才肯定弄爽了。」

其實,小趙早就回來了,走到外面的時候忽然聽到裡面傳來曖昧的聲音,他很快明白了怎麼回事,趕緊放慢腳步,輕輕靠在門邊聽完了整個過程。

小趙看到桌上東西有點亂,廢紙簍里忽然多了一堆衛生紙,再看看張大元一臉的愜意,心裡更明白了。通過和張大元幾個月來的接觸,覺得他粗俗、沒文化、又狂妄傲慢,因此,從心底里他看不起張大元,但張大元在抓罪犯方面確實很有經驗,這點他是比不上的。

「哼,瞧這粗人得意的,他哪門子修來的福分,娶了個風騷婆娘。換了是我……」

小趙胡思亂想著剛才的場面,不由得有些血脈賁張,

「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乾了她!」

他眼前浮現出自己的陰莖在王玉蘭陰道里進出,王玉蘭在自己身下嬌喘呻吟的情景……

王玉蘭急急忙忙往大路上趕,心裡祈禱著最後一班車還沒到。可是,當她來到臨時車站的時候,那裡已經是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了。她看了看錶,不甘心地又等了十分鐘,什麼車子也沒有來。

現在怎麼辦?這個偏僻地方基本上計程車也不來,現在已經是11點了,得趕緊想辦法。

夜風吹過來,身上的汗還沒幹,王玉蘭感覺有點涼。

「不好,得走了,不小心還感冒了。」

走哪條路呢?沿著大路走回去,燈光比較亮,但得繞很遠,起碼得走半小時以上。抄近路只要10來分鐘,但得穿過一段沒有路燈的巷子,感覺上不太安全。

正猶豫的時候,她忽然想起家裡的孩子。孩子不知道睡得踏實不,是不是踢被子了?要是醒來看不見媽媽會不會害怕?她一想到這裡心裡就慌了。

王玉蘭瞅了一眼那條巷子,又看了一眼大路,終於咬咬牙,下定了決心。她大步朝巷子走了過去。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