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武芸

2018-08-12     WoKao     檢舉     收藏 (0)

自從唐末朱溫篡位後,苟延殘喘的唐帝國徹底結束了長達289年的國祚,由於朱溫得位不正各地節度使並不順服,在經歷了二十多年間各節度使互相征伐後割據政權逐漸減少,以秦嶺淮河為線形成了北朝「瞾」,南朝「齊」兩國。

第一章

大瞾賜世6年

瞾朝京都開封皇城內城天聖宮皇帝寢殿

雍容華貴的當今瞾朝皇帝武苓披散長發穿著半隱半現的輕薄衣裳半躺在榻上,閉眼假寐休息著,武苓皮膚白皙體態婀娜多姿,半個酥胸和兩條長腿若隱若現,如果不明白的人肯定不敢相信這樣一個妙齡女子竟然已經43歲了

床榻的四周由帘子遮擋著,一名穿著大紅色錦龍袍的持刀女官站在幕簾前守衛著

女官名叫武芸,自從13歲她就一直跟在女皇身邊,被朝中大臣稱之為皇上的影子,是皇帝武苓的貼身侍從,身居正殿大監司,三省六部以及內閣的摺子都要交給武芸所執掌的正殿司裁奪,小事武芸自己批示,大事再呈獻皇帝定奪,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聖恩浩大。

「報——聖神天瞾皇帝」一名右手手持長矛左手按寶刀身披玄鐵甲身高足有6尺余(一尺30cm)的禁衛軍女兵進來單膝下跪沈聲道:「福延候趙進求見。」

守衛皇宮的是由1……8萬名身高6尺的高壯女兵組成的禁衛軍。

「宣!」假寐的武苓眼前一亮道,福延候趙進今年26歲是專門替武苓物色面首的寵臣,因伺候武苓得力被封了個侯爵,朝廷眾臣均不屑與之同伍,趙進也不以為意。

不一會兒一名女兵領著一名穿著沾著灰塵短打布衣的但樣貌器宇軒昂的中年人進來,可能趕路來不及換衣裳趙進渾身都散發著怪味,連武苓身旁的女官武芸都抽了抽鼻子。

只見趙進一進來就雙膝跪地卑微地行了個五體投地大禮:「臣福延候趙進拜見聖神天瞾皇帝,萬歲萬歲萬萬歲!」說完磕了幾個響頭。

「起來吧!」武苓笑著對趙進迫不及待的說道:「快來朕身邊。」

「臣遵命。」趙進應了一聲欣喜走向武苓的臥榻。

女官武芸面不改色伸手拉開帘子,趙進輕車熟路地轉進去做在武苓身旁,趙進也是女皇武苓的面首之一,武苓喜歡與骯髒的男人交橫,所以趙進就整天不洗澡,這也是朝臣遠離趙進的一個原因,當然只有面首把身子搞髒點武苓喜歡,在朝堂以及平時武苓都要求官員衣著清凈,如果官員也這麼搞,把朝堂弄得烏煙瘴氣那就準備收拾鋪子回家吧。

「妳還穿衣服幹什麼?」武苓嬌嗔道。

「臣這就脫……」趙進把腰帶一解將衣服一脫丟出帘子外邊,身子赤條條著一根碩長的肉條垂在跨間,武苓一伸手將赤裸的趙進一把拉進懷裡,兩人面對面互相夾住對方腰部坐著,由於很久沒做過,趙進也不敢找其她女人,所以胯下軟趴趴的肉蟲剛剛貼在武苓結實豐滿的腹部就充血發硬,頂在女皇的肚子上。

「妳這小兄弟不老實啊。」武苓媚眼如絲芊芊玉手握住了趙進的肉棒,上下套弄了一下,手掌托住趙進的子孫袋拿捏著,引得趙進的龜頭越發發紫漲大猶如卵蛋一般,武苓貼在趙進的胸膛聞著趙進身上散發的雄性荷爾蒙的氣味,那濃郁的氣味是武苓最好的催情劑。

「啊~陛下手法~」趙進呻吟著猛地抱緊了女皇武苓,雙腿緊緊夾住女皇的腰部,把肉棒緊緊貼在武苓結實有彈性的腹部磨蹭,武苓的手掌來不及抽出也被肉棒夾得死死的。

武苓的兩顆奶子隔著綢緞緊緊貼在趙進的胸膛,趙進把雙手手伸到武苓的後背隔著衣裳,手法嫻熟地捏起一塊塊潔白皮膚按摩著,一隻手一路下滑到女皇豐滿渾圓的臀部上手掌狠狠拍了一巴掌,引得女皇發出一聲呻吟,臀肉顫慄著。

由於趙進有近一個月沒洗澡,而且來的時候故意把手掌用鍋底摸黑所以這一通亂摸下來女皇武苓的衣服背部都是一塊一塊黑色的印跡,不知道的武苓身份的人還以為她被趙進凌辱著。站在床簾外邊的女官武芸望了望帘子里正在淫樂的兩人胯下也不由得濕潤,心裡罵道:真是不知廉恥的蕩婦。武芸雖然對於女皇武苓不淫濫的私生活很是不恥,但是對女皇武苓還是忠心耿耿,要不也不會坐在這個位子上。

「啊~」趙進將手隔著衣裳伸進女皇的屁股溝裡邊,手指沿著武苓的腚門磨蹭著讓武苓屁股一陣陣抖動,趙進手指向下一個反勾食指中指兩根手指摳在武苓已經淫水泛濫的陰部裡邊,絲綢包裹著趙進的手指在女皇的陰道里攪動,沒一會兒就打濕了布裳。

「女皇,您真淫蕩,比鄉下窯子裡的妓女還騷。」趙進在武苓耳邊低嚀著,說著情話,也只有這個時候趙進也才敢說這種大不敬的話,平時敢說這種話的都去見前朝皇帝了。

趙進將在武苓私部摳得濕漉漉的手指伸到武苓嘴邊:「陛下,嘗嘗您下邊的陰水什麼味道。」說著不由武苓同意直接將手指塞進武苓的紅唇裡邊,手指肆意玩弄拿捏著武苓紅嫩的舌頭,想著堂堂中原之主的武苓女皇在自己面前像個下賤妓女一樣,趙進就一陣激動,妳們那些當朝高官有這個能力嗎?

當然這只是趙進吃不到葡萄的心理,朝廷這些高官如果想要一親芳澤武苓女皇也不會不同意,只是一但當了面首就只能辭除一切職務,徹底遠離政事了安心當過不知道多久才會被「寵幸」一次的「男妓」了,而且女皇沒準不再碰妳了,到時候可不是虧大了?女皇這麼多面首隻有趙進比較得寵,因為他不僅會哄女皇而且還有一根異於常人的肉棒,所以經常得到親近女皇的機會。

但女皇巨大的性癮讓趙進有點吃不消,才不到30歲就和中年人一樣了,這樣下去豈不是等到50歲就老態龍鍾?到時失去恩寵怎麼辦?所以在趙進一陣吹枕頭風下,加上武苓也苦惱沒有一個可以負責幫她找面首的人,所以讓趙進專門負責物色特色面首進宮。

「恩~」武苓一把將趙進壓在床上吟吟道:「哼,拿朕和窯子裡的下賤女人相比!看我不懲罰妳!」

武苓將趙進壓倒在床上後伸出紅舌舔舐著趙進的脖子,甚至把高挺的鼻子埋進趙進毛髮旺盛的胳肢窩裡邊聞吸那氣味,胸膛、乳頭、腹部、直至陰阜上的陰毛一路舔下來,已經差不多一個月沒洗澡而且趕路趕得風塵僕僕的趙進被武苓這樣一通舔舐,舔得渾身亮晶晶的皮膚比剛才潔白許多,一層泥都被武苓的嘴巴舔食乾淨了,這樣的事連那市井窯子裡邊的妓女也不肯干吧?趙進想著。

武苓把趙進的龜頭馬眼抵在自己的鼻孔上,深深地吸氣著,一股濃郁的腥味轉進武苓的鼻子裡邊,女皇將龜頭裹進嘴巴裡邊用里吮吸著,趙進被武苓吸得差點射出來,但還是憑著意志力忍住了,沒一會兒整根肉棒也被武苓舔得乾乾淨淨的。

「哼,有長進嘛。」女皇見沒把嘴裡的陽具吸出精來嘟噥著。

「坐在朕的臉上。」女皇拍打著趙進的大腿躺在枕頭上說著。

「遵命。」趙進起身來到武苓腦袋旁,扒開屁股將腚眼正對著武苓臉上,露出了漆黑髮黃的腚眼子,頓時一股惡臭瀰漫在圍簾裡邊,連在外邊的女官武芸也摸了摸鼻子心裡罵道:真是下賤淫亂。

為了能滿足女皇的「口味」趙進可是每次拉完屎都不擦,拉稀的話就用樹皮刮一下,造成了趙進的腚眼經常痒痒的,而就是這樣惡臭的肛門女皇武苓卻對其如痴如醉,只見武苓將高挺的鼻子對準肛門貼了上去嘴巴裡面道:「壓緊!」

「是!」趙進一屁股坐下去,把整個屁股肛門狠狠壓在武苓臉上,為了徹底執行女皇壓緊的命令趙進把武苓的腦袋微微抬起然後將兩條腿伸進枕頭底下,這樣上下用力盤坐在武苓的臉龐上。

趙進明顯可以感覺到腚眼子有一條蟲子在左右蠕動,而且可以感受一下到自己的屁股被什麼緊緊吸著,趙進知道那是武苓的鼻孔,自己的整個屁股把女皇陛下呼吸的通道都堵住了,想著不可一世的北朝霸主竟然被自己這樣一個普通人坐悶在屁股下,隨時都有悶死的可能內心就一陣爽快,當然悶死什麼的都是笑談。

趙進瞄了一眼帘子外邊的女官,武芸還是那麽紋絲不動,但是眼尖的趙進還是覺得女官的雙腿在磨蹭著。

武苓現在已經不能呼吸了,自己的鼻子嘴巴都被趙進的屁股溝覆蓋著,隨著氧氣的減少武苓的雙腿繃得緊緊的——終於武苓覺得胯下一陣水流噴涌而出,壓迫自己呼吸的屁股也一下子離開,頓時大股新鮮空氣湧入肺部……活著真好……武苓回味著剛剛瀕死的味道。

這時候的武苓滿臉通紅,原本威嚴的面孔一副被玩壞的樣子,嘴唇還有鼻子上有黑色發黃糞便的印跡,嘴角還粘著幾根捲曲的毛髮,不知是肛毛還是陰毛。

「痛快!」武苓還粘著毛的嘴喊道:「妳這招泰山壓頂讓朕很是歡喜。」武苓根本不像個女人,一點兒羞恥心也沒有。

「替朕把衣裳脫了。」武苓道

「遵旨。」趙進熟練褪下武苓的衣裳,武苓的身上就穿著一間薄薄的衣裳,裡邊什麼也沒有穿,於是一副白皙建實的女性軀體顯露出來,雖然武苓已經40多歲,但是身體還是猶如少女一般,雙腿修長緊緻,身材凹凸有致,說是20歲少女還是完全沒問題,而且武苓身材高大,一對乳房以及臀部顯得更是碩實。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武苓的身上有些傷痕,這是自然,作為馬上皇帝武苓征戰10餘年曆經百場戰鬥,當然不可能完好無缺,在當皇帝前武苓的肌膚不似現在這般嬌嫩白皙,而是粗糙且是小麥膚色,操過武苓的人都覺得是在和男人做愛,當皇帝後有時間保養才有這般光潔,多了些許女人味。

武苓的身上刀傷箭傷不記可數,比如趙進現在摸捏的這顆渾圓的乳房就有一條巨大蜈蚣一樣的疤痕,北面的創口也有就不一一描述。

「來!」武苓將趙進的龜頭放到自己的陰道口道:「用力狠狠操我!操爽了重重有賞!」

趙進也不多言語直接把肉棒往武苓下體送進去,武苓的下體因為性愛過多,所以不可避免有些黑,不過練武的女子陰道就是不一樣,還是那麽緊緻。

武苓的肉腔把趙進的肉蟲捆得緊緊的,每一次進出都把一些腔肉翻出,趙進把武苓翻了個身子,下體猶如一台重型攻城錘不斷又快又狠撞擊著,武苓的肉臀不斷波動著。

「啊!快!」武苓四肢著地屁股和腰部形成一個美妙的曲線。

「我操死妳這條老母狗!」趙進一隻手掌在武苓屁股上另一隻手把武苓及臀披散的頭髮聚攏在手裡猶如韁繩一般向後拉扯,趙進在龍床上像騎著一匹野馬似的在猛烈抽動,引得武苓浪叫不斷。

武苓可能嫌棄趙進的動作太慢轉了個身將趙進按倒在床上(也不怕趙進肉棒折了),形成男下女上的姿勢,只見武苓雙手撐在趙進肩膀上,雙腿跪在趙進雙腿兩邊,武苓的屁股則上下快速抖動,大量淫水不斷滴濺在床榻上,連站在帘子外邊的女官武芸雖然看過多次但還是暗暗驚奇,這屁股根本不是旁人可以抖動這麼快的。

那是自然,在武苓出現前整個社會還是要求女人要潔身自好,像武苓這麼多面首隻有前朝武周則天皇帝和太平公主了吧?這兩位肯定也不及當今皇上。自從武苓登基並干出各種荒唐事後瞾國的女性地位猶如火箭一樣往上生,在武苓這個活生生的榜樣在面前瞾國女性可謂是慢慢變得和男人一樣,從政經商入伍都不乏有女人,不過各種荒唐事也層出不窮,有姐妹共事一夫、有兩夫共事一妻,母女爭搶男子大打出手,兩個女人為男人相互鬥法、一些有錢人家富婦更是養著面首,上門女婿敢怒不敢言……等等在南朝唐朝看來都要進豬籠的荒繆事情。

「啊~」帘子裡邊武苓和趙進同時叫出聲來,武苓癱倒在趙進的胸膛上,胯部緊緊和對方胯部貼合著,趙進也死死抱著武苓,趙進的屁股不斷抖動著,可見趙進把積攢了半年的大股濃精全部射進武苓子宮裡。

至於會不會懷孕?武苓可不在意,對於已經生了13個孩子的武苓來說生孩子就像吃飯一樣簡單,武苓21歲占據寧州時候生了第一個孩子,那時候武苓勢力還不強大為了獲得當地豪強高氏的支持而聯姻的產物,如果長子還活著今年也21歲了。

「不錯,賞銀500塊,等下去庫府取吧。」武苓滿意地賞賜趙進,500塊銀元可以讓一戶五口之家過上一年富裕生活了。

「謝皇上。」趙進把武苓抱在懷裡,肉棒還塞在其陰道裡邊泡著:「這次我雲遊列國替妳這條母狗可是找了不少小公狗。」

「呦,說與母狗聽聽。」武苓對於趙進稱呼她為母狗毫不在意反而很喜歡這樣和男子調情。

「我差人畫了圖像,哦,放在衣服里了。」趙進要起身撿被丟到帘子外邊的衣服被武苓壓著不讓動。

「躺好別動。」武苓說著,對女官說道:「芸,把那冊子拿來。」

「偌。」武芸回應著,翻找著衣服,找出一本冊子遞進帘子裡面。

「就是這本?」女皇武苓很是歡喜。

「正是……」

武苓聽著趙進詳細介紹著圖冊上的男子……

自從唐末朱溫篡位後,苟延殘喘的唐帝國徹底結束了長達289年的國祚,由於朱溫得位不正各地節度使並不順服,在經歷了二十多年間各節度使互相征伐後割據政權逐漸減少,以秦嶺淮河為線形成了北朝「瞾」,南朝「齊」兩國。

第一章

大瞾賜世6年

瞾朝京都開封皇城內城天聖宮皇帝寢殿

雍容華貴的當今瞾朝皇帝武苓披散長發穿著半隱半現的輕薄衣裳半躺在榻上,閉眼假寐休息著,武苓皮膚白皙體態婀娜多姿,半個酥胸和兩條長腿若隱若現,如果不明白的人肯定不敢相信這樣一個妙齡女子竟然已經43歲了

床榻的四周由帘子遮擋著,一名穿著大紅色錦龍袍的持刀女官站在幕簾前守衛著

女官名叫武芸,自從13歲她就一直跟在女皇身邊,被朝中大臣稱之為皇上的影子,是皇帝武苓的貼身侍從,身居正殿大監司,三省六部以及內閣的摺子都要交給武芸所執掌的正殿司裁奪,小事武芸自己批示,大事再呈獻皇帝定奪,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聖恩浩大。

「報——聖神天瞾皇帝」一名右手手持長矛左手按寶刀身披玄鐵甲身高足有6尺余(一尺30cm)的禁衛軍女兵進來單膝下跪沈聲道:「福延候趙進求見。」

守衛皇宮的是由1……8萬名身高6尺的高壯女兵組成的禁衛軍。

「宣!」假寐的武苓眼前一亮道,福延候趙進今年26歲是專門替武苓物色面首的寵臣,因伺候武苓得力被封了個侯爵,朝廷眾臣均不屑與之同伍,趙進也不以為意。

不一會兒一名女兵領著一名穿著沾著灰塵短打布衣的但樣貌器宇軒昂的中年人進來,可能趕路來不及換衣裳趙進渾身都散發著怪味,連武苓身旁的女官武芸都抽了抽鼻子。

只見趙進一進來就雙膝跪地卑微地行了個五體投地大禮:「臣福延候趙進拜見聖神天瞾皇帝,萬歲萬歲萬萬歲!」說完磕了幾個響頭。

「起來吧!」武苓笑著對趙進迫不及待的說道:「快來朕身邊。」

「臣遵命。」趙進應了一聲欣喜走向武苓的臥榻。

女官武芸面不改色伸手拉開帘子,趙進輕車熟路地轉進去做在武苓身旁,趙進也是女皇武苓的面首之一,武苓喜歡與骯髒的男人交橫,所以趙進就整天不洗澡,這也是朝臣遠離趙進的一個原因,當然只有面首把身子搞髒點武苓喜歡,在朝堂以及平時武苓都要求官員衣著清凈,如果官員也這麼搞,把朝堂弄得烏煙瘴氣那就準備收拾鋪子回家吧。

「妳還穿衣服幹什麼?」武苓嬌嗔道。

「臣這就脫……」趙進把腰帶一解將衣服一脫丟出帘子外邊,身子赤條條著一根碩長的肉條垂在跨間,武苓一伸手將赤裸的趙進一把拉進懷裡,兩人面對面互相夾住對方腰部坐著,由於很久沒做過,趙進也不敢找其她女人,所以胯下軟趴趴的肉蟲剛剛貼在武苓結實豐滿的腹部就充血發硬,頂在女皇的肚子上。

「妳這小兄弟不老實啊。」武苓媚眼如絲芊芊玉手握住了趙進的肉棒,上下套弄了一下,手掌托住趙進的子孫袋拿捏著,引得趙進的龜頭越發發紫漲大猶如卵蛋一般,武苓貼在趙進的胸膛聞著趙進身上散發的雄性荷爾蒙的氣味,那濃郁的氣味是武苓最好的催情劑。

「啊~陛下手法~」趙進呻吟著猛地抱緊了女皇武苓,雙腿緊緊夾住女皇的腰部,把肉棒緊緊貼在武苓結實有彈性的腹部磨蹭,武苓的手掌來不及抽出也被肉棒夾得死死的。

武苓的兩顆奶子隔著綢緞緊緊貼在趙進的胸膛,趙進把雙手手伸到武苓的後背隔著衣裳,手法嫻熟地捏起一塊塊潔白皮膚按摩著,一隻手一路下滑到女皇豐滿渾圓的臀部上手掌狠狠拍了一巴掌,引得女皇發出一聲呻吟,臀肉顫慄著。

由於趙進有近一個月沒洗澡,而且來的時候故意把手掌用鍋底摸黑所以這一通亂摸下來女皇武苓的衣服背部都是一塊一塊黑色的印跡,不知道的武苓身份的人還以為她被趙進凌辱著。站在床簾外邊的女官武芸望了望帘子里正在淫樂的兩人胯下也不由得濕潤,心裡罵道:真是不知廉恥的蕩婦。武芸雖然對於女皇武苓不淫濫的私生活很是不恥,但是對女皇武苓還是忠心耿耿,要不也不會坐在這個位子上。

「啊~」趙進將手隔著衣裳伸進女皇的屁股溝裡邊,手指沿著武苓的腚門磨蹭著讓武苓屁股一陣陣抖動,趙進手指向下一個反勾食指中指兩根手指摳在武苓已經淫水泛濫的陰部裡邊,絲綢包裹著趙進的手指在女皇的陰道里攪動,沒一會兒就打濕了布裳。

「女皇,您真淫蕩,比鄉下窯子裡的妓女還騷。」趙進在武苓耳邊低嚀著,說著情話,也只有這個時候趙進也才敢說這種大不敬的話,平時敢說這種話的都去見前朝皇帝了。

趙進將在武苓私部摳得濕漉漉的手指伸到武苓嘴邊:「陛下,嘗嘗您下邊的陰水什麼味道。」說著不由武苓同意直接將手指塞進武苓的紅唇裡邊,手指肆意玩弄拿捏著武苓紅嫩的舌頭,想著堂堂中原之主的武苓女皇在自己面前像個下賤妓女一樣,趙進就一陣激動,妳們那些當朝高官有這個能力嗎?

當然這只是趙進吃不到葡萄的心理,朝廷這些高官如果想要一親芳澤武苓女皇也不會不同意,只是一但當了面首就只能辭除一切職務,徹底遠離政事了安心當過不知道多久才會被「寵幸」一次的「男妓」了,而且女皇沒準不再碰妳了,到時候可不是虧大了?女皇這麼多面首隻有趙進比較得寵,因為他不僅會哄女皇而且還有一根異於常人的肉棒,所以經常得到親近女皇的機會。

但女皇巨大的性癮讓趙進有點吃不消,才不到30歲就和中年人一樣了,這樣下去豈不是等到50歲就老態龍鍾?到時失去恩寵怎麼辦?所以在趙進一陣吹枕頭風下,加上武苓也苦惱沒有一個可以負責幫她找面首的人,所以讓趙進專門負責物色特色面首進宮。

「恩~」武苓一把將趙進壓在床上吟吟道:「哼,拿朕和窯子裡的下賤女人相比!看我不懲罰妳!」

武苓將趙進壓倒在床上後伸出紅舌舔舐著趙進的脖子,甚至把高挺的鼻子埋進趙進毛髮旺盛的胳肢窩裡邊聞吸那氣味,胸膛、乳頭、腹部、直至陰阜上的陰毛一路舔下來,已經差不多一個月沒洗澡而且趕路趕得風塵僕僕的趙進被武苓這樣一通舔舐,舔得渾身亮晶晶的皮膚比剛才潔白許多,一層泥都被武苓的嘴巴舔食乾淨了,這樣的事連那市井窯子裡邊的妓女也不肯干吧?趙進想著。

武苓把趙進的龜頭馬眼抵在自己的鼻孔上,深深地吸氣著,一股濃郁的腥味轉進武苓的鼻子裡邊,女皇將龜頭裹進嘴巴裡邊用里吮吸著,趙進被武苓吸得差點射出來,但還是憑著意志力忍住了,沒一會兒整根肉棒也被武苓舔得乾乾淨淨的。

「哼,有長進嘛。」女皇見沒把嘴裡的陽具吸出精來嘟噥著。

「坐在朕的臉上。」女皇拍打著趙進的大腿躺在枕頭上說著。

「遵命。」趙進起身來到武苓腦袋旁,扒開屁股將腚眼正對著武苓臉上,露出了漆黑髮黃的腚眼子,頓時一股惡臭瀰漫在圍簾裡邊,連在外邊的女官武芸也摸了摸鼻子心裡罵道:真是下賤淫亂。

為了能滿足女皇的「口味」趙進可是每次拉完屎都不擦,拉稀的話就用樹皮刮一下,造成了趙進的腚眼經常痒痒的,而就是這樣惡臭的肛門女皇武苓卻對其如痴如醉,只見武苓將高挺的鼻子對準肛門貼了上去嘴巴裡面道:「壓緊!」

「是!」趙進一屁股坐下去,把整個屁股肛門狠狠壓在武苓臉上,為了徹底執行女皇壓緊的命令趙進把武苓的腦袋微微抬起然後將兩條腿伸進枕頭底下,這樣上下用力盤坐在武苓的臉龐上。

趙進明顯可以感覺到腚眼子有一條蟲子在左右蠕動,而且可以感受一下到自己的屁股被什麼緊緊吸著,趙進知道那是武苓的鼻孔,自己的整個屁股把女皇陛下呼吸的通道都堵住了,想著不可一世的北朝霸主竟然被自己這樣一個普通人坐悶在屁股下,隨時都有悶死的可能內心就一陣爽快,當然悶死什麼的都是笑談。

趙進瞄了一眼帘子外邊的女官,武芸還是那麽紋絲不動,但是眼尖的趙進還是覺得女官的雙腿在磨蹭著。

武苓現在已經不能呼吸了,自己的鼻子嘴巴都被趙進的屁股溝覆蓋著,隨著氧氣的減少武苓的雙腿繃得緊緊的——終於武苓覺得胯下一陣水流噴涌而出,壓迫自己呼吸的屁股也一下子離開,頓時大股新鮮空氣湧入肺部……活著真好……武苓回味著剛剛瀕死的味道。

這時候的武苓滿臉通紅,原本威嚴的面孔一副被玩壞的樣子,嘴唇還有鼻子上有黑色發黃糞便的印跡,嘴角還粘著幾根捲曲的毛髮,不知是肛毛還是陰毛。

「痛快!」武苓還粘著毛的嘴喊道:「妳這招泰山壓頂讓朕很是歡喜。」武苓根本不像個女人,一點兒羞恥心也沒有。

「替朕把衣裳脫了。」武苓道

「遵旨。」趙進熟練褪下武苓的衣裳,武苓的身上就穿著一間薄薄的衣裳,裡邊什麼也沒有穿,於是一副白皙建實的女性軀體顯露出來,雖然武苓已經40多歲,但是身體還是猶如少女一般,雙腿修長緊緻,身材凹凸有致,說是20歲少女還是完全沒問題,而且武苓身材高大,一對乳房以及臀部顯得更是碩實。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武苓的身上有些傷痕,這是自然,作為馬上皇帝武苓征戰10餘年曆經百場戰鬥,當然不可能完好無缺,在當皇帝前武苓的肌膚不似現在這般嬌嫩白皙,而是粗糙且是小麥膚色,操過武苓的人都覺得是在和男人做愛,當皇帝後有時間保養才有這般光潔,多了些許女人味。

武苓的身上刀傷箭傷不記可數,比如趙進現在摸捏的這顆渾圓的乳房就有一條巨大蜈蚣一樣的疤痕,北面的創口也有就不一一描述。

「來!」武苓將趙進的龜頭放到自己的陰道口道:「用力狠狠操我!操爽了重重有賞!」

趙進也不多言語直接把肉棒往武苓下體送進去,武苓的下體因為性愛過多,所以不可避免有些黑,不過練武的女子陰道就是不一樣,還是那麽緊緻。

武苓的肉腔把趙進的肉蟲捆得緊緊的,每一次進出都把一些腔肉翻出,趙進把武苓翻了個身子,下體猶如一台重型攻城錘不斷又快又狠撞擊著,武苓的肉臀不斷波動著。

「啊!快!」武苓四肢著地屁股和腰部形成一個美妙的曲線。

「我操死妳這條老母狗!」趙進一隻手掌在武苓屁股上另一隻手把武苓及臀披散的頭髮聚攏在手裡猶如韁繩一般向後拉扯,趙進在龍床上像騎著一匹野馬似的在猛烈抽動,引得武苓浪叫不斷。

武苓可能嫌棄趙進的動作太慢轉了個身將趙進按倒在床上(也不怕趙進肉棒折了),形成男下女上的姿勢,只見武苓雙手撐在趙進肩膀上,雙腿跪在趙進雙腿兩邊,武苓的屁股則上下快速抖動,大量淫水不斷滴濺在床榻上,連站在帘子外邊的女官武芸雖然看過多次但還是暗暗驚奇,這屁股根本不是旁人可以抖動這麼快的。

那是自然,在武苓出現前整個社會還是要求女人要潔身自好,像武苓這麼多面首隻有前朝武周則天皇帝和太平公主了吧?這兩位肯定也不及當今皇上。自從武苓登基並干出各種荒唐事後瞾國的女性地位猶如火箭一樣往上生,在武苓這個活生生的榜樣在面前瞾國女性可謂是慢慢變得和男人一樣,從政經商入伍都不乏有女人,不過各種荒唐事也層出不窮,有姐妹共事一夫、有兩夫共事一妻,母女爭搶男子大打出手,兩個女人為男人相互鬥法、一些有錢人家富婦更是養著面首,上門女婿敢怒不敢言……等等在南朝唐朝看來都要進豬籠的荒繆事情。

「啊~」帘子裡邊武苓和趙進同時叫出聲來,武苓癱倒在趙進的胸膛上,胯部緊緊和對方胯部貼合著,趙進也死死抱著武苓,趙進的屁股不斷抖動著,可見趙進把積攢了半年的大股濃精全部射進武苓子宮裡。

至於會不會懷孕?武苓可不在意,對於已經生了13個孩子的武苓來說生孩子就像吃飯一樣簡單,武苓21歲占據寧州時候生了第一個孩子,那時候武苓勢力還不強大為了獲得當地豪強高氏的支持而聯姻的產物,如果長子還活著今年也21歲了。

「不錯,賞銀500塊,等下去庫府取吧。」武苓滿意地賞賜趙進,500塊銀元可以讓一戶五口之家過上一年富裕生活了。

「謝皇上。」趙進把武苓抱在懷裡,肉棒還塞在其陰道裡邊泡著:「這次我雲遊列國替妳這條母狗可是找了不少小公狗。」

「呦,說與母狗聽聽。」武苓對於趙進稱呼她為母狗毫不在意反而很喜歡這樣和男子調情。

「我差人畫了圖像,哦,放在衣服里了。」趙進要起身撿被丟到帘子外邊的衣服被武苓壓著不讓動。

「躺好別動。」武苓說著,對女官說道:「芸,把那冊子拿來。」

「偌。」武芸回應著,翻找著衣服,找出一本冊子遞進帘子裡面。

「就是這本?」女皇武苓很是歡喜。

「正是……」

武苓聽著趙進詳細介紹著圖冊上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