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師生涯21-25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0)

(二十一)

探望過父親的席靜出了病房,「伯母,您別擔心,院長剛才說了,伯父一定會醒過來的!」席靜微笑著安慰老媽。

「真是太感謝你了,席小姐,多虧你的關照!」老媽對於這從天而降的貴人欣喜得簡直要抱上她親一口。

「伯母您別太客氣了,我和少楓是好朋友呢,您這麽說真是見外了!是嗎?

李子!」席靜微笑著和老媽謙虛幾句,接著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心裡驀的一陣悸動,也附和著說∶「是呀,媽,以後等爸康複了我們再好好的感謝席靜和院長吧!」

「一定要的,一定要的!」老媽拉著席靜的手感激的道。

「伯母,您和我們一起吃飯去嗎?難得在這兒碰上少楓一次,我要給他接風呢,您一起來好嗎?」席靜提出了請辭,不過禮貌的在問詢老媽。

「哦,你們去吧,少楓他爸離不開我!」老媽辭掉了席靜的美意,接著對我說∶「少楓,你和席小姐吃過飯後記得回到爸媽住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再來看你爸!」

「媽,您晚上不回去嗎?」

「我不回了,晚上我在醫院陪你爸,你明天換我我再回去一趟好了!」

「好吧,媽,那我們去了,您看好爸爸,有什麽事就趕緊叫醫生哦!」

「嗯,我知道的!」

我和席靜辭別了老媽出了醫院。

「想到哪用餐?李子!」席靜向坐在她踏板車後的我問道。

「隨便好了,我對這也不熟,你拉我到哪就到哪吧!」我略帶疲憊的說。

「什麽啊?對這還不熟?別忘了你在A市讀過四年書哦,怎麽?才離開多久就找把這忘了?」

「我雖然在這個城市讀過幾年書,不過我窮小子一個,哪像你們這樣整天進出消費場所?」看到席靜現在這一身打扮,雖然我不知道她的家庭背景,但想來也是混得不錯,不由得自嘲一下。

「你這沒良心的!」席靜低低的罵了一句。

「你說什麽啊?」我確實聽得不清楚。

「那我決定好了!」席靜不再理我,加大油門穿梭在這都市中。

「這里?這里應該很貴吧?」下了摩托車的我打量著目前所處的環境,看著一排排整齊的小車停放在停車場上,那彬彬有禮穿著潔白衣服的門童讓我心裡吃驚。

「來,把你包給我,提著個包去吃東西,不太像話!」席靜接過我的行李包塞在尾箱裡去了。

「席靜,我看┅┅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吃好不?」我突然在打退堂鼓。

「怎麽了?這的環境不錯,東西也蠻好吃的!」席靜掠了一下被摩托車頭盔壓亂的頭發奇怪的看著我。

「這里好像很貴,我消費不起,我們還是到大排擋好了!」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席靜失笑道∶「我的少爺,你只管張口吃飯,吃飽走人好了,都說好我替你接風洗塵了!」

「不不不,這餐應該我請你才對,你幫了我的大忙,就當我表示一下心意好了!」我還真不太習慣被女孩子請客,自尊上受不了。

「走了,一個大男人真婆媽!」說著也不管我的意思,挽過我的手向餐館的大門口走去。

「先生小姐,兩位想在哪用餐?」一位知客小姐走了過來。

「李子,你看到中餐廳還是西餐廳?」席靜依然親熱的挽著我,征詢我的意見。

「中餐廳好了。」

「好的,兩位請跟我來!」

接著我們跟著知客小姐走了。看著前面那裹在旗袍下的美臀展現出誇張的曲線,我的喉頭緊了一下,手臂上突然一陣劇痛讓我差點大叫出聲。我轉過頭看著席靜,只見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低低的罵了句∶「色鬼!」

我只覺得面上一股熱血沖了上來,以至坐定後知客小姐忙問道∶「先生,是不是我們的暖氣開得太高了?您需要降低點溫度嗎?」席靜在一旁掩口失笑,我趕緊擺手道∶「不用不用,麻煩你把功能表拿來吧!」

知客小姐去後,我看到席靜一直在笑,不覺尷尬不已。

「我還沒吃過西餐,爲了不出醜還是吃中餐好了!」我找個話題轉移一下。

「沒什麽大不了的,好多人不是一樣來湊個熱鬧,真正會用刀餐的人不是很多了!」席靜笑笑的看著我。

「還是覺得怪怪的,而且我的飯量又大,吃那麽點東西,好像還不夠塞牙縫呢!」

「西餐講究的是科學營養了,哪像你暴飲暴食的!」

「我還是不要試的好,還是中餐習慣,吃得比較自然!」

「不是我說你啊,李子,你和以前一樣,老是不太自信。」席靜微微的蹙了一下黛眉。

「是嗎?也許吧,或者是自卑點吧!」看到一旁顯得高貴大方的席靜,我感覺自己像個邋遢的乞丐。

「怎麽會呢?你是男人啊,要堂堂正正的有擔天下的勇氣啊,又怎麽會自卑呢?」席靜有點驚訝於我的解釋。

「或者這就是古人說的人窮志短吧!」我懦懦的歎了口氣。

「先生小姐,請問現在可以點菜了嗎?」一個服務生不知何時拿著功能表站在我旁邊了。

「李子你來點!」席靜接過功能表遞給我。

「我┅┅我來點?我第一次到這怎麽知道吃什麽好?還是你來點吧!」說著我又想把功能表推給席靜。

只見席靜略帶怒容的看著我,使得我伸到一半的手縮了回來。

「好吧,我來點,我點的你別說不合胃口!」我打開功能表翻看起來。

「天哪!這是什麽菜譜啊?一道魚居然要¥280元,還美其名曰『福如東海』。」看著這菜譜我暗暗心驚,兩道菜都去我半個月的工資了,哪還敢點。正準備合上功能表不顧面子的扔給席靜時,又看到她在鼓勵的對我微微笑。好吧,硬著頭皮點好了,反正不是我開錢,就讓老子他媽的奢侈這一回。

我點了幾個菜,正要打發服務生,他卻開口問道∶「先生小姐,兩位需要用什麽酒嗎?」我正想說要兩支啤酒,席靜突然說話了∶「有沒有2000年的君士域梅洛?」

「小姐,有的,不過如果您用美金付款的話是$18。95支,您用人民幣支付的話是¥180支。」

「哦,我們沒有帶美金,就按人民幣支付吧,一支2000年君士域梅洛,謝謝!」

「好的,兩位請稍等!」服務生道謝後走開了。

「瘋了,席靜,你怎麽點這麽貴的酒?這菜都這麽貴了,還要這麽貴的酒?

你┅┅」我看到席靜一擲千金的樣子嚇了一跳。

「好了李子,不是我奢侈,你是我難得的貴客嘛,我們要支好酒來慶祝一下重逢不好嗎?」席靜笑笑的對我說。

雖然我對席靜的熱情很感激,不過感覺似乎過了火,她不是肥波的馬子嗎?

怎麽現在對我┅┅剛才那麽主動的挽著我的手,對那高聳的酥胸若及若離的碰撞也毫不在意,我糊塗了!

我也不知道說什麽好了,就和她拉拉家常,原來她畢業後就分到教育廳工作了,目前在管人事的呢,真厲害!她告訴我要靠著她老爸的關系才進去的,當我得知他老爸居然是省教廳的廳長的時候,口瞪目呆得就像看外星來客那麽的瞧著她。

「不好意思,李子,以前你一直沒問過我,所以我也一直沒告訴你,你別見怪!」看到我突然産生的距離感,她歉意的對我說。

「哦,沒什麽了,肥波呢?畢業後肥波到哪去了?怎麽不和你在一起呢?」

我就著這昔日的夢中情人,忍不住問了一下和她一起製造緋聞的男友。

「那頭豬?哼,畢業後他分到你所在的H市了,還是遲遲才去上任的,目前好像在管檔案吧!」

「哦。」

聊了一會菜上來了,那個服務生老站在旁邊瞧得我挺難受的,席靜叫他下去了,這時候我才開始又和她聊了起來。

「原來這樣,難怪我一直到市局報到的時候都沒知道他在那!」

「我叫過肥波提供你的線索,這頭豬每天只顧吃喝玩樂,只告訴我你到鄉下教書了,我都一直沒辦法聯系上你呢!」

「哦?你不會打電話到我家裡問問我爸媽?」

「都是你了,畢業後連電話都沒留在畢業冊上,害大家都找不到你。」她嗔怪的看了我一眼。

「是嗎?那是我的錯了!」我習慣的抓了抓頭。

「那可不是,現在好了,終於能遇到你,真好!來,爲我們的重逢乾杯!」

她欣喜的拿過杯子向我伸過來。

「乾杯!」我舉杯和她對飲了。

「對了,肥波家裡好像也不錯哦,怎麽他不想辦法留在A市呢?」我覺得他們這對情侶真讓人難猜,在學校表現出的親密樣子很難想像他們以後會分開。

「他?哼,他家裡管得挺嚴的,在他爸眼皮底下他哪有膽子干壞事,所以他自動向他爸說要到H市去工作,那時候他爸聽說還以爲自己兒子出息了,能夠獨立生活了,只有我才知道這頭豬是怎麽想的!」席靜不屑的說。

「哦?是麽,呵呵,大概也是這樣吧,那你怎麽不管他?」我看席靜對肥波的鄙夷不像是裝出來的,心裡暗暗奇怪。

「他?我爲什麽要去管他?我才不會去管他!」

「啊?你們┅┅怎麽你們吵架了?」對於他們昔日的關系我是瀝瀝在目,不由得小心翼翼的問。

「吵架?我沒那工夫和他吵呢,他是我什麽人?憑什麽資格和我吵架?」席靜似乎覺得我很可笑,拿起杯子自飲了一口。

「你們不是┅┅不是一直很好的男女朋友嗎?」我依然小心的問,也許是她在說氣話吧。

「天,你也這樣以爲?氣死我了!」她好像真的有點生氣了,抓過杯子猛的灌到底,接著又倒上一杯。

「我說錯話了?對不起哦,我不知道,很多人都是這麽以爲的!」我心裡卻想要不是你們這麽喜歡製造新聞,誰會這麽以爲啊?那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帥哥在心裡暗暗感慨一朵鮮花插牛糞上了。

「沒事了李子,你不知道的,沒事,都怪那些討厭的男人,整天纏人煩都煩死了,所以我叫肥波當我的擋箭牌了,這頭豬他爸和我爸是戰友,從小就得聽我的,他敢不從命?」席靜對我擺了擺手表示解釋道。

「哦,這麽回事啊?不過肥波這家夥在學校到是沒人敢惹他的,你還真找對保鏢了!呵呵,來,乾杯!」到了今天才知道這朵鮮花沒被牛糞糟蹋,我心裡竟然閃過一絲的喜悅。

「當然了,他爸是軍區司令員,確實不是好惹的,還好,他爸對我就像對自己的女兒,所以從小到大肥波在我面前只有我命令他的份!」席靜乾掉杯中酒有點得意的說。

「對了,今天碰到的高院長也是┅┅」

「對,我爸和高伯伯,還有肥波他爸都是以前的老戰友,所以李子你別太擔心,高伯伯會照顧好伯父的!」這蘭質慧心的美女說到這怕引起我低落的情緒,特別安慰我一下。

「嗯,真謝謝你了,席靜!」

「叫我小靜好嗎?以前你不是這樣叫過我嗎?」她忽然幽幽的說。

「好的,小靜!」一種莫名的情緒湧了上來,以前我多少次在夢中親熱的叫過這個稱呼。

「來,我給你倒酒,我們接著喝,今天我真的好高興!」她抓過我空的杯子又給我倒上了酒,自己也斟了一杯。

「我也很高興,來,乾杯!」

紅酒我沒喝過,剛開始喝覺得蠻好喝的,初品時略覺得酸澀,到了舌頭把酒卷下喉之後那股甜意就泛了出來,頓時齒頰留香,好,好感覺,好味道。不過這麽邊聊邊喝之後才覺得酒上了頭。

小靜真美啊,她吹彈可破的粉臉上抹上了一層紅霞,輾轉的秋波彷佛滴出水來,鶯鶯的黃鸝語讓人如入夢中的仙境,空調打過來的氣流中泛著有如飄渺歌聲的女兒香,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梁佳,我的佳佳,佳佳你在哪?你可知道我很想你!我真的好想你,不要離開我!」一股黯然的情緒油然而生。

「李子,現在交了女朋友沒?」席靜突然用那雙亮如星光的秀眸盯著我問。

「有過┅┅」我垂下頭,不想讓她看見我眼中的傷感。

「很好啊,怎麽了?你怎麽突然變得這麽傷神?你們吵架了?」席靜也是富於著極強的觀察力,單從我的語氣上就聽出了問題。

「沒有┅┅只是┅┅唉!來,喝酒!」我不願意再揭自己的痛,向她舉起手中的杯子。

「對不起,提到你的傷心事了嗎?做爲老朋友有什麽不可以讓我分擔呢?我認爲我會是個很好的聽衆!」她淺嘗一小口,盡可能的溫柔對我說。

我沈默了好一段時間,終於在一個慘淡的笑容後才把我和梁佳的故事告訴了她。她也找不到安慰我的話,任由著我一杯接一杯的喝,第二支2000年君士域梅洛的瓶底倒空了,我醉了!

我拖累了席靜,害得她把車子都留在了餐館,攔了輛的士載著我到了她的住處,她艱難的半拖半抱才把我放倒在她的床上。

好柔軟的床,好香的被子,好溫馨的燈光,我的某種慾望被強烈的刺激著。

「來,李子,我給你擦把臉!真不該讓你喝這麽多!」從洗浴室拿了條潔白毛巾的席靜向著我走來。

我朦朧的眼睛只看見她婀娜的身姿,只覺得那像一條美女蛇正扭動著腰身,帶著奇異的誘惑力。我靜靜的盯著這條美女蛇在小心的給我擦臉,不知是不是室溫太高了,她的瓊鼻上滲出了汗,鼻翼緊張得一動一動的,呼吸越來越急,原是被紅酒熏上的臉欲發的嬌豔欲滴了。陣陣的蘭香來襲,我哪還忍受得住,一把抓過她的皓腕,一手勾住她的粉背。

「李子,別,別這樣┅┅晤!」

被我火熱的雙唇封住了她的櫻桃小口,她哪裡還說得出話來。她的紅唇濕潤而溫暖,沁人肺腑的香氣鑽我的鼻孔,本是緊咬的銀牙卻擋不住我大舌的叩擊,我探到了她嫩嫩的舌尖,頓時一股麻癢的微觸電感覺從兩根舌頭的結合處傳了開來,蔓延到心裡,我感覺到她的嬌軀猛的震了一下。我勾住她後背的手緊緊把她按在我身上,享受著她傲人的胸脯傳過來的驚人彈力,感覺著她鹿撞般的心跳。

終於我放過她會製造香甜津液的小舌,細細的品著她紅豔的雙唇,接著移遊到她的玉臉,看到她緊張跳動的眼皮,我忍不住用舌頭舔了一下她長長而微曲的睫毛,她的耳朵晶瑩剔透,圓潤的耳珠掛著帶墜的耳環,我順著冰涼的墜子一把咬住她的耳珠,舌尖輕輕的誘惑著它。席靜再也忍不住了,檀口終於發出讓我心醉神迷的呻吟。

這時我勾在她背後的手已經遊滑到了她高聳的豐臀,她的外套已經除掉,只有一件襯衫,哪還能客氣,魔掌跟著起出她藏在裙下的衣角,順著她不含一分多餘脂肪的腰身摸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