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师生涯21-25

2016-06-06     WoKao     检举     收藏 (0)

(二十一)

探望过父亲的席静出了病房,“伯母,您别担心,院长刚才说了,伯父一定会醒过来的!”席静微笑着安慰老妈。

“真是太感谢你了,席小姐,多亏你的关照!”老妈对于这从天而降的贵人欣喜得简直要抱上她亲一口。

“伯母您别太客气了,我和少枫是好朋友呢,您这么说真是见外了!是吗?

李子!”席静微笑着和老妈谦虚几句,接着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蓦的一阵悸动,也附和著说∶“是呀,妈,以后等爸康复了我们再好好的感谢席静和院长吧!”

“一定要的,一定要的!”老妈拉着席静的手感激的道。

“伯母,您和我们一起吃饭去吗?难得在这儿碰上少枫一次,我要给他接风呢,您一起来好吗?”席静提出了请辞,不过礼貌的在问询老妈。

“哦,你们去吧,少枫他爸离不开我!”老妈辞掉了席静的美意,接着对我说∶“少枫,你和席小姐吃过饭后记得回到爸妈住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再来看你爸!”

“妈,您晚上不回去吗?”

“我不回了,晚上我在医院陪你爸,你明天换我我再回去一趟好了!”

“好吧,妈,那我们去了,您看好爸爸,有什么事就赶紧叫医生哦!”

“嗯,我知道的!”

我和席静辞别了老妈出了医院。

“想到哪用餐?李子!”席静向坐在她踏板车后的我问道。

“随便好了,我对这也不熟,你拉我到哪就到哪吧!”我略带疲惫的说。

“什么啊?对这还不熟?别忘了你在A市读过四年书哦,怎么?才离开多久就找把这忘了?”

“我虽然在这个城市读过几年书,不过我穷小子一个,哪像你们这样整天进出消费场所?”看到席静现在这一身打扮,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家庭背景,但想来也是混得不错,不由得自嘲一下。

“你这没良心的!”席静低低的骂了一句。

“你说什么啊?”我确实听得不清楚。

“那我决定好了!”席静不再理我,加大油门穿梭在这都市中。

“这里?这里应该很贵吧?”下了摩托车的我打量著目前所处的环境,看着一排排整齐的小车停放在停车场上,那彬彬有礼穿着洁白衣服的门童让我心里吃惊。

“来,把你包给我,提着个包去吃东西,不太像话!”席静接过我的行李包塞在尾箱里去了。

“席静,我看┅┅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吃好不?”我突然在打退堂鼓。

“怎么了?这的环境不错,东西也蛮好吃的!”席静掠了一下被摩托车头盔压乱的头发奇怪的看着我。

“这里好像很贵,我消费不起,我们还是到大排挡好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席静失笑道∶“我的少爷,你只管张口吃饭,吃饱走人好了,都说好我替你接风洗尘了!”

“不不不,这餐应该我请你才对,你帮了我的大忙,就当我表示一下心意好了!”我还真不太习惯被女孩子请客,自尊上受不了。

“走了,一个大男人真婆妈!”说着也不管我的意思,挽过我的手向餐馆的大门口走去。

“先生小姐,两位想在哪用餐?”一位知客小姐走了过来。

“李子,你看到中餐厅还是西餐厅?”席静依然亲热的挽着我,征询我的意见。

“中餐厅好了。”

“好的,两位请跟我来!”

接着我们跟着知客小姐走了。看着前面那裹在旗袍下的美臀展现出夸张的曲线,我的喉头紧了一下,手臂上突然一阵剧痛让我差点大叫出声。我转过头看着席静,只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低低的骂了句∶“色鬼!”

我只觉得面上一股热血冲了上来,以至坐定后知客小姐忙问道∶“先生,是不是我们的暖气开得太高了?您需要降低点温度吗?”席静在一旁掩口失笑,我赶紧摆手道∶“不用不用,麻烦你把功能表拿来吧!”

知客小姐去后,我看到席静一直在笑,不觉尴尬不已。

“我还没吃过西餐,为了不出丑还是吃中餐好了!”我找个话题转移一下。

“没什么大不了的,好多人不是一样来凑个热闹,真正会用刀餐的人不是很多了!”席静笑笑的看着我。

“还是觉得怪怪的,而且我的饭量又大,吃那麽点东西,好像还不够塞牙缝呢!”

“西餐讲究的是科学营养了,哪像你暴饮暴食的!”

“我还是不要试的好,还是中餐习惯,吃得比较自然!”

“不是我说你啊,李子,你和以前一样,老是不太自信。”席静微微的蹙了一下黛眉。

“是吗?也许吧,或者是自卑点吧!”看到一旁显得高贵大方的席静,我感觉自己像个邋遢的乞丐。

“怎么会呢?你是男人啊,要堂堂正正的有担天下的勇气啊,又怎么会自卑呢?”席静有点惊讶于我的解释。

“或者这就是古人说的人穷志短吧!”我懦懦的叹了口气。

“先生小姐,请问现在可以点菜了吗?”一个服务生不知何时拿着功能表站在我旁边了。

“李子你来点!”席静接过功能表递给我。

“我┅┅我来点?我第一次到这怎么知道吃什么好?还是你来点吧!”说着我又想把功能表推给席静。

只见席静略带怒容的看着我,使得我伸到一半的手缩了回来。

“好吧,我来点,我点的你别说不合胃口!”我打开功能表翻看起来。

“天哪!这是什么菜谱啊?一道鱼居然要¥280元,还美其名曰‘福如东海’。”看着这菜谱我暗暗心惊,两道菜都去我半个月的工资了,哪还敢点。正准备合上功能表不顾面子的扔给席静时,又看到她在鼓励的对我微微笑。好吧,硬著头皮点好了,反正不是我开钱,就让老子他妈的奢侈这一回。

我点了几个菜,正要打发服务生,他却开口问道∶“先生小姐,两位需要用什么酒吗?”我正想说要两支啤酒,席静突然说话了∶“有没有2000年的君士域梅洛?”

“小姐,有的,不过如果您用美金付款的话是$18。95支,您用人民币支付的话是¥180支。”

“哦,我们没有带美金,就按人民币支付吧,一支2000年君士域梅洛,谢谢!”

“好的,两位请稍等!”服务生道谢后走开了。

“疯了,席静,你怎么点这么贵的酒?这菜都这么贵了,还要这么贵的酒?

你┅┅”我看到席静一掷千金的样子吓了一跳。

“好了李子,不是我奢侈,你是我难得的贵客嘛,我们要支好酒来庆祝一下重逢不好吗?”席静笑笑的对我说。

虽然我对席静的热情很感激,不过感觉似乎过了火,她不是肥波的马子吗?

怎么现在对我┅┅刚才那麽主动的挽着我的手,对那高耸的酥胸若及若离的碰撞也毫不在意,我糊涂了!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和她拉拉家常,原来她毕业后就分到教育厅工作了,目前在管人事的呢,真厉害!她告诉我要靠着她老爸的关系才进去的,当我得知他老爸居然是省教厅的厅长的时候,口瞪目呆得就像看外星来客那麽的瞧着她。

“不好意思,李子,以前你一直没问过我,所以我也一直没告诉你,你别见怪!”看到我突然产生的距离感,她歉意的对我说。

“哦,没什么了,肥波呢?毕业后肥波到哪去了?怎么不和你在一起呢?”

我就著这昔日的梦中情人,忍不住问了一下和她一起制造绯闻的男友。

“那头猪?哼,毕业后他分到你所在的H市了,还是迟迟才去上任的,目前好像在管档案吧!”

“哦。”

聊了一会菜上来了,那个服务生老站在旁边瞧得我挺难受的,席静叫他下去了,这时候我才开始又和她聊了起来。

“原来这样,难怪我一直到市局报到的时候都没知道他在那!”

“我叫过肥波提供你的线索,这头猪每天只顾吃喝玩乐,只告诉我你到乡下教书了,我都一直没办法联系上你呢!”

“哦?你不会打电话到我家里问问我爸妈?”

“都是你了,毕业后连电话都没留在毕业册上,害大家都找不到你。”她嗔怪的看了我一眼。

“是吗?那是我的错了!”我习惯的抓了抓头。

“那可不是,现在好了,终于能遇到你,真好!来,为我们的重逢干杯!”

她欣喜的拿过杯子向我伸过来。

“干杯!”我举杯和她对饮了。

“对了,肥波家里好像也不错哦,怎么他不想办法留在A市呢?”我觉得他们这对情侣真让人难猜,在学校表现出的亲密样子很难想像他们以后会分开。

“他?哼,他家里管得挺严的,在他爸眼皮底下他哪有胆子干坏事,所以他自动向他爸说要到H市去工作,那时候他爸听说还以为自己儿子出息了,能够独立生活了,只有我才知道这头猪是怎么想的!”席静不屑的说。

“哦?是么,呵呵,大概也是这样吧,那你怎么不管他?”我看席静对肥波的鄙夷不像是装出来的,心里暗暗奇怪。

“他?我为什么要去管他?我才不会去管他!”

“啊?你们┅┅怎么你们吵架了?”对于他们昔日的关系我是沥沥在目,不由得小心翼翼的问。

“吵架?我没那工夫和他吵呢,他是我什么人?凭什么资格和我吵架?”席静似乎觉得我很可笑,拿起杯子自饮了一口。

“你们不是┅┅不是一直很好的男女朋友吗?”我依然小心的问,也许是她在说气话吧。

“天,你也这样以为?气死我了!”她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抓过杯子猛的灌到底,接着又倒上一杯。

“我说错话了?对不起哦,我不知道,很多人都是这么以为的!”我心里却想要不是你们这么喜欢制造新闻,谁会这么以为啊?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帅哥在心里暗暗感慨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了。

“没事了李子,你不知道的,没事,都怪那些讨厌的男人,整天缠人烦都烦死了,所以我叫肥波当我的挡箭牌了,这头猪他爸和我爸是战友,从小就得听我的,他敢不从命?”席静对我摆了摆手表示解释道。

“哦,这么回事啊?不过肥波这家伙在学校到是没人敢惹他的,你还真找对保镖了!呵呵,来,干杯!”到了今天才知道这朵鲜花没被牛粪糟蹋,我心里竟然闪过一丝的喜悦。

“当然了,他爸是军区司令员,确实不是好惹的,还好,他爸对我就像对自己的女儿,所以从小到大肥波在我面前只有我命令他的份!”席静干掉杯中酒有点得意的说。

“对了,今天碰到的高院长也是┅┅”

“对,我爸和高伯伯,还有肥波他爸都是以前的老战友,所以李子你别太担心,高伯伯会照顾好伯父的!”这兰质慧心的美女说到这怕引起我低落的情绪,特别安慰我一下。

“嗯,真谢谢你了,席静!”

“叫我小静好吗?以前你不是这样叫过我吗?”她忽然幽幽的说。

“好的,小静!”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了上来,以前我多少次在梦中亲热的叫过这个称呼。

“来,我给你倒酒,我们接着喝,今天我真的好高兴!”她抓过我空的杯子又给我倒上了酒,自己也斟了一杯。

“我也很高兴,来,干杯!”

红酒我没喝过,刚开始喝觉得蛮好喝的,初品时略觉得酸涩,到了舌头把酒卷下喉之后那股甜意就泛了出来,顿时齿颊留香,好,好感觉,好味道。不过这么边聊边喝之后才觉得酒上了头。

小静真美啊,她吹弹可破的粉脸上抹上了一层红霞,辗转的秋波彷佛滴出水来,莺莺的黄鹂语让人如入梦中的仙境,空调打过来的气流中泛著有如飘渺歌声的女儿香,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梁佳,我的佳佳,佳佳你在哪?你可知道我很想你!我真的好想你,不要离开我!”一股黯然的情绪油然而生。

“李子,现在交了女朋友没?”席静突然用那双亮如星光的秀眸盯着我问。

“有过┅┅”我垂下头,不想让她看见我眼中的伤感。

“很好啊,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伤神?你们吵架了?”席静也是富于着极强的观察力,单从我的语气上就听出了问题。

“没有┅┅只是┅┅唉!来,喝酒!”我不愿意再揭自己的痛,向她举起手中的杯子。

“对不起,提到你的伤心事了吗?做为老朋友有什么不可以让我分担呢?我认为我会是个很好的听众!”她浅尝一小口,尽可能的温柔对我说。

我沉默了好一段时间,终于在一个惨淡的笑容后才把我和梁佳的故事告诉了她。她也找不到安慰我的话,任由着我一杯接一杯的喝,第二支2000年君士域梅洛的瓶底倒空了,我醉了!

我拖累了席静,害得她把车子都留在了餐馆,拦了辆的士载着我到了她的住处,她艰难的半拖半抱才把我放倒在她的床上。

好柔软的床,好香的被子,好温馨的灯光,我的某种欲望被强烈的刺激著。

“来,李子,我给你擦把脸!真不该让你喝这么多!”从洗浴室拿了条洁白毛巾的席静向着我走来。

我朦胧的眼睛只看见她婀娜的身姿,只觉得那像一条美女蛇正扭动着腰身,带着奇异的诱惑力。我静静的盯着这条美女蛇在小心的给我擦脸,不知是不是室温太高了,她的琼鼻上渗出了汗,鼻翼紧张得一动一动的,呼吸越来越急,原是被红酒熏上的脸欲发的娇艳欲滴了。阵阵的兰香来袭,我哪还忍受得住,一把抓过她的皓腕,一手勾住她的粉背。

“李子,别,别这样┅┅晤!”

被我火热的双唇封住了她的樱桃小口,她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她的红唇湿润而温暖,沁人肺腑的香气钻我的鼻孔,本是紧咬的银牙却挡不住我大舌的叩击,我探到了她嫩嫩的舌尖,顿时一股麻痒的微触电感觉从两根舌头的结合处传了开来,蔓延到心里,我感觉到她的娇躯猛的震了一下。我勾住她后背的手紧紧把她按在我身上,享受着她傲人的胸脯传过来的惊人弹力,感觉着她鹿撞般的心跳。

终于我放过她会制造香甜津液的小舌,细细的品着她红艳的双唇,接着移游到她的玉脸,看到她紧张跳动的眼皮,我忍不住用舌头舔了一下她长长而微曲的睫毛,她的耳朵晶莹剔透,圆润的耳珠挂着带坠的耳环,我顺着冰凉的坠子一把咬住她的耳珠,舌尖轻轻的诱惑着它。席静再也忍不住了,檀口终于发出让我心醉神迷的呻吟。

这时我勾在她背后的手已经游滑到了她高耸的丰臀,她的外套已经除掉,只有一件衬衫,哪还能客气,魔掌跟着起出她藏在裙下的衣角,顺着她不含一分多余脂肪的腰身摸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