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虐侠传 第三十二章 肛交女奴隶

2018-08-12     檢舉     收藏

仙劍虐俠傳 第三十二章 肛交女奴隸

隱龍窟,菊花宮洞府深處。

約莫半盞茶之後,李逍遙才依依不捨的放開讓他日思夜想的修長美腿,決定

正式上馬了。嗯,上馬這個詞這是用的話,自己如今不就是在馴服一匹刁蠻的小

母馬嗎?想到這裡,李逍遙嘿嘿一笑,一雙賊眼開始掃視起身下的獵物。

全身赤裸著的絕色女體,散發著慵懶無力的媚態。粉紅嬌嫩的小陰唇如同含

苞欲放的花朵,處女的體香瀰漫在空氣之中,被狐女挑逗多時火熱嬌軀,濕淋淋

的鮮美蚌肉。組合成一副請君入穴的嬌羞樣子。李逍遙呼呼喘著粗氣,伸手分開

林月如的大腿,將它們盤在自己的腰間,兩手撐在繡床的墊子上,胯下的巨龍開

始在鮮嫩的小穴口磨擦起來,雞蛋般大小的龜頭如同蜻蜓點水般不時偷襲一下花

腔。

林月如眉目含春,俏臉通紅,微開的櫻唇吐出一股股熱氣,拍打在李逍遙的

臉上。如此千嬌百媚的美人馬上就要屬於自己,成為自己的奴隸,以後白日宣淫。

夜夜宵歌。李逍遙想到美處,激動的手都開始抖了。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最

後調整了次位置。開始緩慢的俯下身子,讓胯下的巨龍沉入花蕊之內。也許是因

為花莖經過充分的潤滑,大龜頭毫不費力得就整個沒入其中。

李逍遙抬頭觀察了林月如的表情,見她沒有痛苦的神色,這才放下心來,開

始緩慢推進,棒身剛剛進入一點,李逍遙就感覺到前方出現阻礙物。知道狐女所

言不虛,這個千金小姐果真是處子。天意如此,這小妮子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李

逍遙正要繼續推進的時候,感覺棒身猛得一抖,如果不是因為他御女無數,連忙

壓下噴射的衝動,幾乎就要當場露醜。饒是如此,也讓他的呼吸變得沉重起來。

「要來了。」李逍遙心頭默念道。

他緩緩撐起身子,為棒身留下衝擊的空間,然後向下一壓……

林月如俏麗的鵝蛋臉因疼痛有些扭曲,不過這一點也不影響她的美麗,光亮

的前額布滿了汗水,讓人充滿了憐意。李逍遙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吻住林月如的

櫻唇,舌頭輕易就撬開了潔白的貝齒,卷在少女的丁香小舌上。盡情的舔舐,吸

吮著小嘴中的香涎。探索著少女口腔中的每一個部分。

初時的疼痛過後,一波一波的慾望又如同洪水一般輕易沖開了林月如的堤壩。

幾乎沒有接吻經驗的少女又怎麼是李逍遙這種淫魔的對手,丁香小舌很快就

被俘虜,隨著李逍遙舌頭的引導,互相纏繞在一起。

與此同時,李逍遙開始緩慢的挺動著腰部,讓小兄弟在濕潤的小穴中抽動著。

少女那嬌嫩的處女小穴被撐開,在肉莖的上下運動中,緩緩地流出鮮血。粉

紅色的花瓣隨著肉莖的抽動,一會兒陷入,一會兒外翻。極其的誘人。

李逍遙的巨龍被裡面狹窄的肉壁緊緊包裹中,處女開苞的巨大成就感,讓他

早就已經達到極限的神經再無法支持,不得已之下,李逍遙猛得一沉腰,將肉棒

儘量向里推進。然後陽關一放,炙熱的精華噴射而出。

「老子居然早瀉了。」噴射過後,李逍遙的神智才稍稍清醒過來,對這個事

實顯得十分沮喪,自己又不是初哥,就算面對的是極品美女,也不應該如此不爭

氣,最讓他失望的是,林月如還沒有泄身,自己反而先繳槍了。他鬱悶的抽出沾

血的肉莖,翻身坐到床沿上,幾乎不敢去看阿嬌跟狐女的表情。

所幸著兩女都是人精,不會在這種時刻嘲笑他,只見阿嬌把鬼頭杖放到一邊,

伸手解開藏青色的開襯衫,肩膀一抖,外衣就脫落下來,露出少女圓潤的雙肩,

再用玉指輕輕一划,黑紅色的小皮裙順著她的小腿掉了下來,阿嬌抬起玉腿一踢,

性感的小皮裙飛出老遠,腳踝上的銀鈴發出一陣悅耳的聲音,她把手背到身後,

解開淺藍色的抹胸,對著李逍遙嬌媚一笑,乖巧的跪在地上,雙手捧起那無精打

采的小龍,如同捧著稀世珍寶一般,細心的舔舐起來,少女優秀的口舌技術讓李

逍遙舒服的哼了一聲。

「對上面的精血熟視無睹,好深的奴性。」狐女心裡讚嘆一聲。想到自己今

後就要追隨這個男人,自然不甘心落後,雙膝一彎就跪在阿嬌旁邊,不過狐女更

進一步,把雙手背在身後,左手抓著右肘,右手抓著左肘。擺出標準的性奴姿勢,

彎下水蛇般的腰身,只依靠牙齒與舌頭為李逍遙服務。還不停向李逍遙拋媚眼。

「死狐狸精。」阿嬌見狐女這麼快就跟她爭寵,好勝心起,也學著狐女將手

背到身後,因為李逍遙酷愛捆綁,阿嬌平日裡經常被捆著吹蕭,動作早就熟練無

比。做起來比狐女還要自然幾分。

阿嬌身材嬌小玲瓏,肌膚如雪。狐女則是豐乳翹臀,性感撩人。這樣一大一

小兩個美人兒跪在地上為自己吹蕭,李逍遙剛剛喪失的自信立刻又回來了,軟綿

綿的肉莖被兩女輪流含入口中,發出滋溜滋溜的聲音,兩女白嫩的臉頰不時被頂

出一個突起,肉莖退出來的時候,透明的唾液順著兩女的下巴流下,滴在她們赤

裸的身體上。淫靡的場面,讓李逍遙軟下來的小龍重新抬頭挺胸。

「好了。」李逍遙抓住阿嬌的小腦袋向後一拉,只聽」啵」的一聲,猙獰的

巨龍從少女的櫻唇間退了出來,青筋暴露的肉莖彈跳幾下,驕傲的挺立著。李逍

遙見兩女都一臉痴迷的看著自己的肉莖,心中得意萬分,伸手拍了拍兩女潮紅的

臉頰。正要重新爬上床時,狐女突然湊過頭來,對李逍遙耳語幾句,弄得他眉開

眼笑,連連點頭。

狐女晃動著大屁股,爬到床上,三兩下把林月如手上的繩子解開,然後把她

的雙手拉到胸前,在手腕處重新捆好。之後在少女的臉上輕輕一拂,阿嬌一眼看

出狐女是在用法術解開林月如說話的能力,(上一章寫的是點穴,經朋友提醒發

現不太合適,現在改成法術禁錮)對這一塊她不是很熟悉,只在旁邊凝神觀看。

狐女抱起林月如軟綿綿的嬌軀,將她交到李逍遙的懷裡。李逍遙就坐在床沿

上,他分開兩腿,用手托起林月如的腰身,調整了幾次,才成功的把肉棒沉進少

女下身的「小嘴」里。不過並非是前面的小穴,而是後面的菊蕾。相比前面的新

墾地,後面的菊花帶給李逍遙別樣的享受。那玄妙的感覺是他從來沒有體會過的。

不可言明也無法表達。

有一句話怎麼說來得?哦,對。此穴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嘗啊。一時

之間,李逍遙感動的淚流滿面。

鮮嫩的菊蕾被塞得滿滿的,火熱的感覺讓林月如情不自禁的呻吟出聲,這時

她才發現自己又能說話了。

正想要張嘴的林月如突然發現,她根本就不能知道要說些什麼。這一猶豫間,

就看到狐女站在面前,胯下漂亮的恥丘籠罩在一團黑芒中,逐漸凸起,拉長,最

終形成一個猙獰的巨龍,看那大小,一點兒不比李逍遙的傢伙差。

阿嬌在一旁看得眼睛都要鼓出來,狐族的雌雄同體,這可是只存在於傳說中

的事情。她也只是在白苗族珍藏的典籍上才看到過,沒想到這麼一個法力低微的

小狐狸精居然有這種體質。她見李逍遙並沒有露出吃驚的樣子,也就隱約猜到先

前狐女對李逍遙說的話。

狐女撫摸著自己的肉棒,發出吃吃的笑聲,上去環抱著林月如的柳腰,挺著

肉棒噗哧一聲,插入了少女剛剛破處的小穴之中。與後面的巨龍保持著同一節奏,

一次次的抽動著,「啪啪」的肉體撞擊聲不斷傳來,讓旁邊的阿嬌聽得面紅耳赤。

前後同時被貫穿並沒有帶給林月如多少痛苦,反而進一步引發了她身體里的

慾望之火。赤裸的嬌軀被夾在中間,無助的扭動著,雪白的肌膚上布滿一顆顆晶

瑩剔透的汗珠,在燈光下閃爍著淫糜的光澤。俏麗的鵝蛋臉上,露出痛苦與歡愉

交織一起的動人神情。狐女那豐滿的巨乳正壓在林月如的胸脯上,乳頭來回摩擦

出的電流,讓火熱的身軀不時顫抖,後面的裸背靠在李逍遙結實的胸膛上,濃烈

的男性氣息熏得她意亂情迷。

「肛門被干居然會覺得舒服,真是淫蕩的女奴隸。」狐女諷刺道。

「不是……不是的。」林月如俏臉如血,搖著嫀首否認道。

「一臉陶醉的表情,還說不是?」狐女再接再厲的說道。

「太過分了……」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強暴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