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的權利

2018-08-12     檢舉     收藏

一條小河環繞著王戶村,風調雨順的歲月使村民們過著安逸的日子,青山綠水

使村裡的老者個個童顏鶴髮,晚輩人人春情滿懷。

近來人們發現,五十出頭仍精力充沛、紅光滿面的村長王喜春很少去婦女主

任吳玉花那兒了,而村西王有發家的門檻卻幾乎被他踢爛。他頻繁地進出不為別

事,只因有發的閨女王淑媛牽走了他的魂魄。十八歲的淑媛,已從一個不起眼的

黃毛丫頭,出落成了如今村中惹人眼目的小美人,早把好色如命的王喜春饞的是

食不甘味,夜不成眠。他想方設法地去接近淑媛,可人家情竇初開的少女如何看

的上他這風流一世的老怪?但他色心不死,每日裡攪盡腦汁地想著如何占有這美

人兒……

喜春的老婆翠姑年輕時頗有幾分姿色,但卻早早地失身與人,無奈匆匆嫁與

了大她十歲的王喜春。喜春在新婚之夜發現老婆的下身未落紅,惱羞成怒之下暴

打了翠姑,從此便四處採花風流起來。而翠姑因有把柄抓在他手裡,所以不但任

其在外尋花問柳,而且還助紂為虐,只為從男人那兒獲得一份挨插的樂趣……

近幾日翠姑見男人頻頻地往村西跑,知他迷上了黃花閨女王淑媛,便為他獻

計道:何不以村長之權解決淑媛大哥根寶的參軍問題,由此再接近淑媛不就順理

成章了嗎?此招果然靈驗,根寶參軍後,有發一家對他感恩戴德,奉為上賓。為

此喜春對翠姑著實溫存了幾夜,把這四十如虎的婦人搞的心花怒放,如醉如痴。

這晚喜春醉醺醺地從有發家回來,一路上淑媛的倩影在他眼前晃來晃去,酒

桌上他幾次三番動手挑逗她,可淑媛象只機靈的小兔子般從他手邊溜走,只留下

那少女的芬芳讓他回味。無奈他只好強壓慾火,回家在翠姑身上再討個主意。

翠姑這幾日樂得可是屁顛屁顛的,自她出的主意收到了預期的效果,老頭子

果然與她同歡共娛了幾晚。這不,眼下她又洗凈身子,收拾停當,專等著喜春回

來與她共渡良宵。聽到叫門聲,她便急匆匆奔出給渾身酒氣的男人開了門,親熱

地扶他進到臥室。

喜春醉眼朦朧,看著眼前搔手弄姿的婦人,不禁慾火升騰。他斜靠在床頭上,

伸手示意只穿件小白背心和碎花細布內褲的翠姑近前,翠姑晃動著成熟婦人那飽

滿的乳房,扭著肥碩的屁股到他跟前,看到男人因慾火煎熬而把褲子頂起的部位,

她紅暈滿面,興奮地蹲跪在床沿邊動手為男人解著褲帶。

當她褪下男人的褲子時,那根早已憋漲的突頭跳腦的碩大陰莖騰然挺立,硬

撅撅地支棱在一片黑草之中。看著這妙物,翠姑急切地脫去自己的背心,用手搓

弄一番兩隻紫葡萄般挺起在兩圈褐色乳暈之中的乳頭,然後托起兩隻肥大的乳房

伏上身來,她用兩隻乳房形成的深深乳溝夾住那根仍在不停搏動伸長變粗的大陰

莖,身子上下活動著揉搓起來,男人的肉棒在婦人用雙手夾緊的乳縫中如烏龜頭

一般縮進鑽出。

不一會兒,那紫紅的龜頭馬眼裡就擠出了些許清亮的精水,婦人見狀,往下

滑著身子,低頭將嘴湊近了陰莖。她微啟紅唇觸吻著龜頭,並伸出舌尖舔著上面

流下的液體。「嗯……你可真會挑逗,好一個騷婆娘……舔的我好舒服……」翠

姑見男人舒服的哼哼起來,大受鼓舞,她一邊用舌頭和雙唇繼續舔弄著龜頭,一

邊也忙裡偷閒地淫聲浪語起來:「唔……真美,這大雞巴……唔……吃起來好過

癮……我要……」她張大濕潤的紅唇,將嘴邊那一握粗的陰莖整根吞入口腔,既

而來回吞吐、吮吸不斷,兩手在下面不停地揉捏著陰囊和睪丸。

婦人一系列消魂的動作,搞的喜春舒爽無比,他挺起腰杆用力將陰莖往翠姑

的口腔深處刺去,直頂的婦人滿面緋紅、香汗淋漓。她用雙唇在陰莖包皮上翻動

搓弄,用舌尖在龜頭馬眼上挑動不止,極力迎合著大雞巴在她嘴裡的抽插。喜春

爽的又狂叫起來:「唔……喲……騷屄……我要騷屄……快!來點浪水……」

「給你……我的親夫……全給你……」婦人聽到男人的叫聲,感到口中的陰

莖已漲到了極點,自己下身的淫水也在奔涌而出,早把內褲及大腿根浸得濕淋淋

一片。她便吐出口中的陰莖,一邊應著男人,一邊站起身,伸手擡腿地褪下花布

內褲,將緊貼在陰部濕漉漉粘滿淫水的底襠翻開遞給男人,然後一絲不掛地翻身

上床,衝著喜春叉開兩條肥胖的大腿,將黑糊糊一片的女陰展示在男人面前。

只見那神秘處濕呼呼、粘膩膩,映著燈光的一對大陰唇豐滿突起,深深的陰

縫中粉嫩的小陰唇裂著嘴引誘著男人。喜春被眼前的女陰挑逗的邪火沖頂,他一

手將婦人的內褲湊到嘴邊,深吸猛舔著那上面氣味濃烈的淫水,另一隻手伸到婦

人的陰戶上,剝開陰唇將兩根手指插進陰道里摳挖起來。翠姑「嗷嗷」地叫著抓

住男人的手,使勁地往陰道深處塞:「癢……再深……摳……啊!爽……屁眼…

…」喜春聽著婦人的浪叫,他又叉開兩指頂進了翠姑不停擠弄著的肛門。這下四

根手指在她的兩個肉洞中同時扣挖,可把翠姑這騷婆娘爽的渾身亂顫,搖晃著下

身大呼小叫起來……

喜春摳挖的手指酸疼,便拔出指頭,將那粘滿黃黃白白淫汁浪液的手指塞進

了仍在張嘴呼叫的婦人口中,然後仰臥著靠在被子上,挺著下身示意婦人起身套

入。翠姑一邊淫蕩地舔吮著男人指頭上那氣味怪異的浪水,一邊淫眼迷離地起身

將腿分跨在男人的大腿兩側,雙手伸到下面扒開自己的陰唇,將陰道口對準男人

直豎著的陰莖,「噗嗤」一聲,肥胖的屁股就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那雞巴也早

已全根沒入,直頂的翠姑心顫身麻地淫叫道:「啊……大雞巴頂到子宮了……唔

……真美死我的騷屄了……」隨即便起伏著下身套動起來。肥大的兩隻乳房隨著

身體的起伏在上下甩動,下身和男人性器緊密結合著的陰唇在里外翻飛。在「撲

哧——撲哧——」的抽插聲中,股股淫水從婦人那包裹著粗大陰莖的陰唇縫隙中

擠出,粘濕了兩人的陰毛……

喜春任由婦人在不停地套動,他用雙手揉捏著翠姑的乳房和紫紅的奶頭,看

著她意醉神迷的樣子,嘴裡說道:「騷娘們……這幾日……讓你受用的如何?」

「美……爽……」「想不想每日裡受用?」「想……小騷屄真想……唔……」

「那……」喜春一邊說著,一邊往下縮著身體,待婦人的屁股剛剛上擡,他便下

身猛地一收,等婦人的陰部落下,那剛才還頂在陰道中的龜頭卻不知去向。

空曠的陰道使她急呼道:「雞……雞巴別抽……正插的美……」「美是美,

可你的騷屄那能趕上人家黃花閨女的嫩屄爽?」翠姑聞聽此言,才知男人心有所

想,她伸手抓住那濕漉漉硬撅撅的大雞巴,邊往自己的陰道里塞邊說道:「你…

…你不是已鉤上了那小淑媛嗎?」「那麽容易?那小妞根本不得近身,不知你還

有什麼高招?」此時婦人又把那陰莖套進了陰戶,她起伏著屁股說:「嗯……我

看你去認她做個干閨女……再買些禮物送她……以後就有藉口親近她了……」

「行……還是老騷屄的點子多……」「那……你如何獎賞我呀……」「好……今

晚我就插你個落花流水!」喜春說著翻身而起,壓倒了婦人,扯開她的兩條肥腿,

將玉莖對準那女陰春洞猛力地盡根刺入:「讓你浪個夠!」「啊……哎唷……」

月色柔和的夜晚,村長王喜春的家裡不時地傳出婦人的浪叫……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強暴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