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炮友是女優 1 – 4

2018-08-12     檢舉     收藏

第一章 百依百順

一如往常的下載A片,看到一部女優是我的第一任炮友,原叫小如,現在名字為杉原。

於是我關掉電腦,躺在床上回想我們的過去。

我們是在我高三考完大學後,暑假在網絡上認識的,

會交往是因她的胸部超大,

第一次見面我的腦袋都只想干她,

所以第二次約會便約她來家裡,

借著看愛情電影途中,開始親她並撫摸她那大胸部,

我也順勢脫掉褲子並抓她的手來套弄我那早已硬的弟弟,

她其實是位內向的女生,手一摸就放開並說不要,

因當時我實在太想做了,

所以我抓她的手套弄並在她耳邊說:「你這樣弄我很舒服,你不想讓我舒服嗎?」

她想了一下問:「那只能用手喔。」

我心想:「老子跟你交往其實是想干你和試看看A片的乳交,怎麼可能只用你的手,但這種話怎能說呢。」

所以我接下來直接脫掉她的內褲和胸罩,順勢使她平躺,

(我的眼光果然不錯,胸部超大又超挺)

我開始將我的小弟弟放在她的乳溝,叫她夾起來和要她把舌頭伸出來,

然後十幾下後,

我邊將睪丸放在她的嘴邊說:「含進去。」

杉原也很配合的含我的睪丸並說:「這個味道好怪喔。」

然後我把小弟弟放在她的嘴巴,開始干她的嘴巴,

她因為有想吐的感覺,所以用手要推開我,但我實在太爽了,所以就繼續干她的嘴巴,直到口爆。

(現在看她的技巧,真的比以前還要強)

她坐起來將我的精液吐在衛生紙上,看她這個動作,於是我又想干她了,

我開始又抓又舔她的大奶,接著用手開始撫摸她的陰戶,

因她的處女需由我的小弟弟來,所以我不用手指。

「啊……那裡不行啦…啊…」杉原用手遮著陰戶說:「讓我用嘴和手幫你就好,好不好。」

我不理她,將她的手拿開,開始插進她的陰道里,

「啊,好痛啊,不要再插了啦。」杉原抓著我的手看著我說。

我不理,繼續狂干。

「啊……不要這麼深…我快不行了啦……」

「啊……我真的會死啦……」

「你好了沒……快射出來啦……」

我插了快兩分鐘後,就射在她的裡面。

我躺在的床上,杉原摟著我的手。

第二次一樣在我家,杉原開始知道要先含我的小弟弟,

「這樣舒服嗎?」杉原邊學A片邊問我,

然後杉原一手套弄我的小弟弟,一手搓柔我的睪丸。

「要插了嗎?你愈來愈硬了。」

我用狗爬式邊捏杉原的屁股邊插,

「啪,啪,啪」,杉原的屁股真的很有彈性,

「啊……」杉原咬著棉被,好像忍受著痛,

「我要射在臉上」我說,

然後我壓著她的頭,射在她的臉上,

我們後來有時我看電視,會叫她會幫我口交或用狗爬式干她,

因我有時會幻想干節目的藝人,尤其是歌手的MV,

她自然而然的成為我的手,是幫我洩慾的工具。

我其實也搞不清楚為何她會這麼的百依百順,可能我是她第一個男友,又是第一個干她的人。

畢竟當時的我還年輕,對她只有性並沒有真的愛,

簡單來說,我只把她當成洩慾的炮友,

所以接下來因她的反應不如我劈腿的另一位女生及她要和家人去日本住,所以我們就分了,

如後來我看她被訪問所說的第一次,

她說跟第一位男友交往時,她沒有發現被乾的爽的感覺,直到進入AV界才懂!

第二章 相遇

「寶貝我想你~」我女友專屬錄的鈴聲打斷正落入想再干那初戀的我,

「你在幹嘛!有沒有在做壞事呀!」這位我後來才懂如果要追求性的完全就需要調教的女友問,

「呵~我有乖乖的。」

我還沒介紹我和我女友,因我考量會帶網友回家,所以我堅持不同居,

我叫小樂,目前碩二,身高180,曾是籃球隊的,同時也是高材生,我打的工是幫教授寫書,

而我這位第三任的女友叫雯雯,跟我同校不同科,身高173,36D,24,36,在便利商店打工。

我女友長的是可愛型的,曾有片面模特兒找上她,但她因只想讓我看身材而已,所以拒絕。

掛完電話後,

我開始查杉原的網站,看有沒有機會聯絡上而再打一炮,因為看她現在的技術真的超強的。

在她的網站上看不到何時會回來台灣,算了,留著回憶也好。

這個星期日,女友去見她一位去澳洲打工回來的同學,

說好要在捷運站等她回來,所以我先在附近的簡餐店吃飯等她,

想不到,看到杉原跟一位男生坐在一起,我嚇了一跳,

(素顏的她真的很難被認出來,還好我眼利)

她看到我,也嚇了一跳,嘿嘿嘿,世界真是小,

我走過去:「HI,好久不見了。」,

與杉原同桌的男生看了一下我,跟我打聲招呼並請我坐下。

他倆先用日文聊了一下後,

杉原向我說:「這位男生是她的經紀人,這次我要回來台灣,要拍一部主題為前男友……」

杉原頭低低續說:「我跟他說,你就是我第一次的男生,所以他想邀約你。」

「什麼………」我心想:「在別人面前就算了,還要再被廣大的網友看,我未來的顏面何存?何況,雯雯還會陪我看A片來學技巧……」

他倆看了我深思的表情後,又談了一會兒,

杉原說:「我們會在你臉上打馬賽克,聲音也會處理和給你酬勞。」

我想了一下說:「可以答應我一些要求嗎?」續說:「我可以跟你保持聯絡嗎?」

杉原低下頭心裡想:「如果答應了,未來可能又成為他的洩慾工具……」

我笑說:「後來沒聯絡,也沒關係啦,我們來談談內容。」

杉原和經紀人談論了一下後,對我說:「會有兩個片段,戶外廁所、旅館,每段25分鐘,你可以嗎……」

我心裡想:「你還是當我還是那位吳下阿蒙嗎?」,彼此留下電話,約定明天碰面的地點後,因我要接雯雯,所以我就先離開了。

隔天見面後,和經紀人討論拍攝角度和感覺,經紀人對我驚呀,畢竟我也看了不下千片的AV達人

當然很有心得,

經紀人看完拍完後的影片給我比起大拇指後然後拿一袋東西給杉原後就走了,留下我倆還在旅館,

我孤疑地看了一下杉原,杉原說:「我知道你在鏡頭前,難免不能盡興,所以為了報答,我特地再跟你做一次。」於是拉著我到浴室,我心想:「是你不能盡興還是我,我都出來二次了吔。」

杉原把袋子的瓶子拿出來,擦在我倆身上,「這是泰國浴。」我說。

杉原笑著說:「呵,是啊,你來享受看看我的身體。」

杉原開始胸部搓揉我上半身和下半身,也用陰戶摩擦我的手、腳和小弟弟,並對我說:「舒服嗎?」

我:「你的胸部是不是比以前還要大呀,而且屁股也比以前還要翹。」

杉原繞到我背部環抱我,邊上下摩擦邊說:「呵,現在是E了,但有點下垂了。」

我說:「呵,高中的你確實比現在挺,但還是一樣的軟和有彈性。」

杉原拿水沖洗後,開始一邊舔我的屁眼一邊用手套弄我的小弟弟和睪丸,

我說:「哇賽,你們AV女優到底都受過什麼課程,怎麼這麼強。」

杉原接下來用嘴含我的小弟弟,等我開始有反應後,她就整個含到底,

「這種頂在潤滑的喉部快感。」只有做過的人才知道,杉原開始速度加快,

杉原開始有吐的反應,但仍每次含到底且也把口水吞進去,

看著這樣的臉,我整個獸性被爆發 我開始抓著她的頭,下半身開始猛撞擊她那深喉,

杉原用手想推開,但我怎可能放過她,於是又頂了十幾下就口爆在她的口中,

杉原打開嘴巴把精液給我看後,就吞進去,然後又很識趣的用水漱口。

我心想:「媽的,有AV女優當炮友,肯定每次都爽死。」

所以我當下決定,一定要再次把到她。

於是我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說:「對不起,讓你難受了。」

我抱起她一起泡在浴缸里,心想:「每個女優都說技巧已經不能將她們臣服,只有精神面才可以。」

我就緊緊從後面環抱住杉原說:「在我心中,你永遠都是我最愛的女生。」

杉原笑說:「我想,你愛我的身體和技巧,大過愛我的人吧,你呀,以前就只對我的身體有興趣。」

我笑說:「說說你日本過的如何,你好嗎?」

杉原說:「日本過的還不錯,可是啊,在日本競爭強、物價高,很難找到可以存到錢的工作,呵。」

我邊搓揉她的胸部邊說:「呵,跟台灣差不多,未來如果你想專心當個家庭主婦的話,可以來找我。」

杉原轉臉向我說:「呵,你想再跟我一起啊。」

我親一下她的額頭說:「過去我沒發現你個性的好,過了這幾年,我才發現和對自己說,如果在世上可以再找到像你一樣愛我的人,我一生只想照顧這樣的人,雖我現在還是個學生,存的錢也不多,但我畢業後會馬上找份薪水高的工作,你願意陪我一起規畫未來和讓我陪你完成你的夢想嗎?」

我趁杉原沈思時,立馬封住她的嘴,不知不覺我又有了反應,

杉原笑說:「你還想做嗎?」

我說:「此時的我,只想緊緊抱住你。我們擦乾身體去睡覺吧。」

我幫杉原擦身體時,杉原看著我那勃起的小弟弟笑著說:「真的不用幫你嗎?」

我不回應,擦乾彼此身體後,將杉原公主抱回床上,

躺在床上的杉原說:「沒關係,我可以讓你再打一發。」

正當杉原要爬在我身上時,我反將杉原壓在床上說:「從以前都是你一直想讓我開心,現在換我。」

於是我將杉原的小腿擡起來撫摸並說:「難怪有人看你的腳就可以打槍」,然後用嘴舔杉原的陰戶,

杉原發出「哼」的一聲後說:「你要不要打開電視看A片,這樣你干我時會有不同的感受。」

於是我打開了電視,

我開始邊插邊說:「你這麼性感,我每次看到你就都勃起。」

杉原說:「啊…我想讓你更爽嘛…啊…你喜歡大奶和翹屁股的…我就更努力訓練自己讓你乾的更爽……我媽生我的大奶就是來讓你爽的…啊」

我將姿勢換成狗爬式,杉原說:「很多人看我的屁股都想摸,現在讓你盡情的玩。」

「啊……我可以當你的自慰工具……你可以幻想干A片里的女優……啊……用我的陰道當你的手幫你自慰…啊……」杉原瘋狂的叫。

接下來換杉原坐在我身上,有時我會看A片,有時會看杉原的E奶,邊幻想我抓的就是那正點的女優的胸部,不禁說:「杉原,你比任何的充氣娃娃或自慰的東西都棒。」

「啊……我就是你的充氣娃娃……啊……你以後不用再靠那些東西來邊看A片邊自慰了……我比那些還要好……啊……我的陰道就是你的自慰器……啊…」

我把杉原壓在床上,準備最後的衝刺。我看著A片幻想我就在干裡面的女優邊說:「夾緊一點,我要出來了。」

杉原「嗯」了一聲後夾緊,然後邊叫邊說:「我今天有吃避孕藥,你可以射在裡面,也可以射在我的嘴裡或臉上。」

杉原開始舔了幾下我的胸部後,將手托住自己的E奶說:「你乾的我好爽喔。」

看到這慕我心想:「女優就是女優,知道我們的視覺和聽覺的感受。」

「我要射在你的臉上。」,接著我就最後射在閉著眼睛的杉原臉上,杉原用手抓著我的小弟弟開始舔乾淨並又邊吞我的小弟弟邊看我,杉原舔完後 我拿衛生紙擦她那笑著的臉。

杉原去冰箱拿兩瓶可樂,一瓶給我,一瓶自己喝,然後:「呵,我叫的喉嚨都乾了。」

我把杉原摟在旁邊並親了一下她的額頭。

杉原依偎在我旁說:「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嘴裡精液的味道,所以我也會先讓我嘴巴沒有那種味道再讓你親嘴。」

然後把可樂放在旁邊抱著我說:「要繼續看A片嗎?還是要轉台看別的。」

我問:「你有喜歡的台灣節目嗎?我是喜歡看運動和新聞。」

杉原像八抓魚一樣摟著我說:「看運動的好了。」又續說:「我知道你喜歡干大奶妹,我的奶很大,你以前別再玩別人了,幹嘛放著我這個工具不玩?」

我說:「你不但大奶又有細腿。」

杉原說:「我每天都有在擡腳和提臀及做做胸部更挺的運動喔,以前是為了工作,現在是為了滿足你,免得你被勾引走。」

於是我們再親了一會兒,就入睡了。

隔天,因杉原要去別的地方,所以我們就約明天晚上共進晚餐。

早上去了一趟學校,晚上回家時,心想:「幸好跟雯雯不同居。」

第三章 我梭了

「這裡。」我熱情的招手。

杉原帶經紀人一同過來,

(看來我倆今晚沒戲了。)

杉原看著我露出強顏歡笑的臉後說:「明天我們要回去了,我跟經紀人說,因我們難得相聚,所以今晚我會住你家。」

(拍拍手)

經紀人跟杉原談了一會兒後,對我說:「他想問你,願不願意到日本的AV來發展,昨天他傳回影片後,因我們公司正缺名攝影助理,老闆想請你當攝影並一起討論劇情。」

杉原續說:「我和家人分開住,你可以住我租的房子,而且,我也認識別的女優,你應該也想干吧,哈。」

我說:「我離畢業還要一個月,畢業後距離當兵期間為7個月,這段時間去,可以嗎?」

杉原和經紀人討論了一下後,問我:「台灣當兵要多久?」

我說:「11個月。」

杉原經紀人致電給公司老闆後,由杉原跟我說:「可以,但你要先學會日文。」

用餐完,由經紀人付餐費,杉原勾著我的手跟經紀人說再見。

我好奇地的問:「你們會跟經紀人上床嗎?」

「哈」杉原將我的手更貼緊她胸部後,續說:「你也想當AV女優的經紀嗎?行規是不行。」然後親了我一下說:「你在日本不准使壞喔。」

回到家後,杉原將外衣脫掉,裡面居然是低胸馬甲和黑褲襪,

杉原笑著說:「這樣胸部看起來較大吧。」接著蹲低脫掉我的褲子聞著我的屌說:「以前你看我的身材就會變大,現在都要用含的,而且愈干我愈久,我都都好擔心你會愈來愈不覺得我新鮮而不要我。」我提杉原下巴起來親了一下嘴後,又將手壓著她的頭使她蹲下。

杉原看著我笑了笑後,開始用純熟的手法開始套弄我的小弟弟並搓揉自己的下面,

等到我硬的時候,她拉著我靠近一旁的桌子並坐上說:「我的內褲有剪一個洞,來,快插進來,干我不用保險套,我都會把自己弄的好好的,隨時讓你插。」

正當我要插進去時,她突然用手把陰戶遮起來說:「等一下。」

然後對著我笑說:「要不要插我的屁眼,更緊喔。」

(嘿嘿嘿,這味的我當仁不讓)

我開始插進她的屁眼,哇咧,果然比陰道緊,沒幾下我就想要出來了。

「啊~~~緊不緊~~~啊~~~人家要高潮了~~~」

因她知道我喜歡邊干她邊看和咬她的大奶,所以她邊叫邊把一邊胸部露出來。

大概插了十分鐘後,我就射在她的屁眼裡面,然後我倆就去洗澡。

「鈴~~~鈴~~~」我的門鈴響了。

我心想:「不妙,該不會是雯雯吧!」看了一眼杉原,杉原似乎早知道我有女友,對我笑著說:「我先躲起來吧。」

因我家人來看我時,也會住一晚,所以我租的是兩房一廳一衛的樓層,我拉著杉原進給家人睡的房間,順道也把她的鞋拿進去,再確定的看看有什麼是不能給雯雯看的後,便去開門。

「你在洗澡嗎?」雯雯看著披著浴巾和穿著內褲的我問,然後馬上手指我內褲說:「咦,怎麼有一點濕濕的,你剛在打手槍嗎?怎麼不等我。」

我拉著雯雯的手走向浴室說:「因今天我想早點睡,不然一起洗澡,然後讓我摟著你睡覺。」

走到杉原的房門外時,雯雯突然停下來說:「你這兩天都沒有開機,我好擔心你喔,還是……你又找了別的女生。」然後眼一紅抱著我說:「不然,我讓你插你一直想插的屁眼,不要跟我分手好嗎?」

我心中估一了下籌碼後,心想:「反正早晚要面對,讓她倆見面,也許可以賭贏。」

於是我對雯雯說:「我介紹一個你想像不到的人給你認識。」於是我打開杉原的房門。

雯雯一看到杉原立刻對我生氣說:「你不覺得你對我太過分了嗎?」然後立馬咬我的手。

我忍著痛說:「她是AV女優杉原啦,你忘了看過她的片子嗎?」

杉原看著邊哭著咬我的手的雯雯說:「呵,你不是想要讓他插屁眼嗎?我可以教你喔。」

雯雯離開我的手看著素顏的杉原心想:「好漂亮喔,如果我跟她比的話,小樂一定選她,而且杉原的技巧肯定比我好……」

杉原瞪了我一眼後,在雯雯耳邊說了幾句話,雯雯就笑著去浴室,然後杉原跟在雯雯後面走時經過我,在我耳邊說:「呵,你家的雯雯還真野蠻。」然後看了一下我手中的齒印。

「小樂,快進來洗澡。」雯雯快樂的叫。

我心想:「雯雯可愛單純和野蠻,是個傻大姐,而杉原是個可多變的女生,可性感可楚楚憐人,又是個順從的女生和聰明能力高的女子,兩位真是互補。」

第四章 原來如此

洗完澡後的我們在房間裡,

杉原躺在我下面含我的睪丸,雯雯跪著含我的小弟弟,

杉原問:「雯雯,硬的差不多了吧。」

雯雯將嘴離開我的屌換成用手套弄說:「嗯,硬了。」

杉原說:「你先乳交,我去拿了潤滑液。」

杉原先將雯雯成狗的姿勢,然後開始邊塗潤滑液邊說:「因雯雯屁眼很乾,所以要塗才能減少痛。」

塗的差不多了後,杉原又含了幾下我的屌,然後說:「小樂,你可以乾了。」

我說:「等一下,杉原你幫我拍雯雯的表情。」

杉原笑說:「你這變態。」,然後將鏡頭擺在雯雯面前。

「啊~~~停一下下~~好痛喔~」雯雯閉著眼睛咬著唇叫。

「超緊~超爽的~~」我不顧雯雯的痛加快起抽她的屁眼。

「啪~啪~啪~」我用力撞擊的聲音。

「啊~~~~~我想結束了啦~~~~小樂~」雯雯咬著手續說:「杉原姐姐,幫幫我。」

杉原把攝影機架好後,爬到我的後面舔我的屁眼和舔我的睪丸而手在撫摸雯雯的陰蒂。

「啊~~~~太快了啦~~~~啊~~~~太快了啦~~」雯雯抓著我的手狂叫。

「你先干我的嘴啦,小樂。」杉原打開嘴巴放在我下面,我開始瘋狂的換干杉原的嘴。

「呼~~~呼~~~」雯雯喘息的聲音,但一手仍在撫摸自己的陰蒂。

「等~~咕嚕~~一~~下~啦~ ~等~~~一~~~咕嚕~~下~~啦!!」杉原用手輕推我。

我把屌抽出來後,杉原讓我躺下來,邊含我的屌邊問:「雯雯,你可以了嗎?」

「嗯。」雯雯點了一下頭。

接下來我和雯雯采女上男下的姿勢,而杉原用舌頭舔我的睪丸。

看著雯雯痛的表情,加速我想射的感覺。

「雯雯,我要射了。」我說。

「嗯~~~~~~」雯雯痛苦的忍受我的衝刺。

我將精液射在雯雯的屁眼裡面後,杉原將雯雯扶躺在床上。

「雯雯~你還好嗎?」杉原邊擦雯雯屁眼流出的精液邊關心地問。

「我痛的說不出話了。」雯雯眼角流著淚搖著頭說。

「你喔,也不慢一點。」杉原對我罵。

「太爽了嘛。」

杉原擦完雯雯屁眼的精液後,換擦我的屌,然後躺在我的旁邊。

我問杉原:「你跟雯雯說了什麼,雯雯才接受此狀況。」

杉原邊搓揉我軟掉的屌和睪丸邊說:「我說:『我離開你後,交過幾個男友,我回想,若我現在選擇,我會從中再挑你,我相信雯雯也是這麼覺得。』所以囉……」杉原續說:「我在日本有交過幾個男友,但總會想起你的臉。」

然後看著我的臉說:「你知道嗎?你現在加上書香味後,更帥了,來日本陪我好嗎?我在日本沒什麼朋友,又一個人住,碰到的男生都只想干我和讓我服務而已……」旋即一笑:「哈,雖然你也是一樣,但我很響往跟你倆人成真心付出的家人,因如果身邊沒有幾個彼此真心付出的人,很可憐…………」

「雯雯是很單純的人,而且遇到的人也都很好,她一定會對你真心付出。」我笑著說。

「睡著了嗎?」杉原頭看著眼角仍有淚水的雯雯後,開始用陰戶摩擦我的大腿說:「ㄟ,我睡不著…」

我將睡著的雯雯頭輕輕放在枕頭上後轉向杉原準備壓上去,

杉原推著我說:「不行,你今天出來兩次了,男生一天最多兩次就好,你用手讓我高潮就好…」

我開始用手指挖杉原的陰戶。

「啊……淺一點…對……手指再彎一點……啊~…摳大力一點……」杉原用手摀著嘴壓低聲音說。

幾分鐘後,杉原兩手抓著我的手並看著我說:「啊………人家要出來……要出來了啦……啊…」,

後來我緊緊摟著杉原並在她的耳邊說:「過去對不起,現在我知我未來該怎麼做了。」

說完我更緊緊摟著杉原,表達長久以來對她的歉意,而杉原也感受到而溫暖地笑著看了我一眼後便閉上眼睡著了。

「呵,對呀,對呀。」「什麼,有這個東西。」我被杉原和雯雯聊天吵醒。

「你醒啦,那我去買早餐。」杉原說完便起身,

我拉著杉原的手說:「我去買就好,你倆在家等我。」

買回早餐的我,一看到杉原和雯雯互相做鬼臉,我不筦爾的笑:「你們在幹嘛?」

「哈,我們在比誰做的臉較丑。」雯雯大笑說。

「我只有弟弟,一直想要有個妹妹,而雯雯是獨生女,一直想要有個姐姐,所以我倆成姊妹了。」杉原摟著雯雯肩上續說:「我跟雯雯說了日本的事,她會跟你一起來,接下來這個月你們要好好學日文喔,我也會每天在視訊上教你們。」

雯雯接著說:「我剛打電話跟我爸媽說你當兵前要去日本接份工作,他們就答應我去日本陪你,順便打工和玩。」

吃完早餐後,我們走向雯雯的奧迪車,由我開車,

杉原邊打開車門邊問:「雯雯你很有錢嗎?」。

雯雯坐在后座嘟著嘴說: 「還算普通吧。」

我邊開邊說:「他爸是地產投資客兼建商,媽媽有自己的商場,而她打工是因無聊。」

雯雯嘟著嘴回: 「一般般吧。」

杉原搭飛機前,還不忘囑咐我和雯雯每天都要固定上線跟她聊天。

而這個月里,我為了讓雯雯能快點會日文的基本,我倆開始同居,當然A片是最佳的練習日文工具。

一個月後,我和雯雯便踏上了日本的旅涯。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強暴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