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校花陸冰嫣續集(改編自【大學美女的欲與淚】)

2018-08-12     WoKao     檢舉     收藏 (0)

「聲明」

前幾年看過一篇情色文章,篇名為「大學美女的欲與淚」有的也稱「系花不堪的第一次」。故事內容很簡單,就是講一位美麗清純的女大學生陸冰嫣被民工陳寶柱恥辱的奪去了第一次。故事口味較輕,著重描寫二人細膩的心裡活動,將陸冰嫣的清純和民工的無賴表現的淋漓盡致。尤其對於女性的心理描寫極為精彩,將陸冰嫣的純潔無暇、內心的無助、對貞操的珍惜、對性愛的無知和恐懼以及對陳寶柱這個人又愛又恨的複雜心理都有很細緻的描寫,這點本人比較欣賞。同時作者性愛場面上不惜筆墨,每一個動作和神情刻畫都入木三分,可見作者具有較好的文學素養。相較於其他的色情文章 ,這篇文章情節設計毫不生硬,人物性格較為複雜,女性的心理變化自然而不顯突兀,口味雖輕但又不失性愛本身的濃烈滋味,是篇難得的佳作。唯一令人遺憾的是作者再沒有繼續寫下去,之後在陸冰嫣身上又發生了沈麼事情,大家只能自己去想像了。

後來看了一其它的文章,總感覺差了一些,找不到這麼能夠打動我的文章了。也有一些人寫過相應的續集,但是感覺這些寫手水平太差,文筆粗製濫造無法與原作相提並論。作者也似乎很低調,沒有繼續出續集,似乎玩票兒的心理更重一些。

好幾年的時間過去了,陸冰嫣一直還是那個陸冰嫣。有時候想起來很是懷念。後來我就想自己能不能通過自己的想像寫出一個不一樣的陸冰嫣呢?於是抱著這樣的心情我就寫出了下面的文字。第一次寫東西,文筆疏漏之處,還望大家見諒。

「正文」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進了江南大學公寓的某一個房間裡,透過窗子赫然出現了一幅極度不和諧的畫面。

陳寶柱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欣賞這個美麗的尤物,昨天那一番纏綿對於這個泥水匠而言有點過於不真實,恍如夢境一般以至於他需要一段時間來調整適應。可是眼前的這個白嫩可人的尤物的確真真切切躺在他的面前,證明這一切真的不是白日做夢,這令泥水匠心花怒放興奮異常。這個老泥水匠極度激動的注視著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大學生。他的短粗糙的髒手再一次伸向了眼前這個清麗脫俗的可人兒,仔細看甚至可以發現泥水匠的手因為過於興奮而微微的顫抖著。女孩兒的飽滿迷人的胸脯仍然堅挺,像兩座高高聳立的雪峰,晶瑩剔透,白嫩無暇,泥水匠陳寶柱眼睛已經看直了。

女孩的酥胸並沒有在男人一夜的蹂躪下有多大的變形,粉嫩的奶頭就像兩個小草莓一樣,樹立在牛奶一般白嫩的乳房肌膚上。奶頭周圍一圈淡淡的乳暈,時隱時現粉嫩誘人,恰恰和可堪一握的椒乳構成了精美絕倫的旖旎景象。泥水匠看得心花怒放,忍不住雙唇吻上了女孩兒的聖女峰。舌尖不斷的挑逗這女孩兒的敏感帶,不一會兒玉鋒見處慢慢挺立起來,手掌不斷的在女孩臀部、腰部、雙肩處輕輕撫摸。美女的雙乳柔軟香甜,男人舔得滿口生津,回味無窮。女孩不堪如此挑逗,不自覺的睡夢中輕輕呻吟起來,聲音極既輕且柔,婉轉動聽。泥水匠的最剛剛離開女孩的酥胸,一雙粗糙大手又快不堪示弱的襲上了美人的椒乳,陸冰嫣的乳房在泥水匠的手裡不斷的變換著各種形狀。陳寶柱絲毫不憐惜懷中的美人,竟然用了平時幹活時一樣的力氣大力揉搓,甚至都捏到了女孩的乳核。顯然女孩兒昨夜實在是太累了,雖然感受到了疼痛但始終沒有清醒。

泥水匠就這樣不斷把玩著女孩兒水靈靈的乳房,一直持續了一個將近一鐘頭的時間。女孩象牙一般白嫩的肌膚讓老泥水匠愛不釋手,百玩兒不厭,不禁讓人感嘆世間怎麼能有如此尤物!一想到昨夜這樣極品的尤物竟然被自己破處,自己讓這個美麗的女孩兒從純潔的少女變為了嬌嫩的少婦,陳寶柱胯下的傢伙又開始不自主地膨脹起來。他不再慢悠悠的玩弄女孩的身體,而是將頭移動到女孩裸露的腹部,視線不斷下移,終於目光落在了女孩兒私密的禁區上。女孩兒經過昨夜陳寶柱一夜的撻伐,私處早已紅腫不堪。可此時性急的陳寶柱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碩大的陽具早已整裝待發,就等一聲號角之後的瘋狂進攻。

陳寶柱雙手伸到陸冰嫣的股間輕輕的托起少女的臀部,男人將身體移動到少女的兩條修成的大腿中間,跪在少女的下體前。少女的雙腿被強行分開,並在陳寶柱的動作下呈接近水平。陳寶柱往手上吐了口吐沫,之後竟然將其抹在了少女羞人的陰唇上,早已處在爆發邊緣的陰莖急迫的插入了少女的初經人事的玉門。一聲歡唱的低吼聲從陳寶柱的口中發出來,少女的粉嫩穴壁層層褶皺,在陰莖的抽插下不斷地收縮與伸展,刺激的陳寶柱差點守不住射在裡面。好在最後時刻他深吸一口氣,把持住了自己,沒有出師未捷身先死。經過一番試探,女孩兒的陰道已經充分的潤滑,泥水匠開始慢慢的將陰莖向更深的地域深入。別看陳寶柱長的矮小,但是卻擁有足足二十公分的槍。隨著陰莖的不斷深入,少女的皮膚上開始滲出了細微的汗珠。陳寶柱就這樣興奮異常的看著自己接近二十公分的陰莖整根沒入到了少女的身體里,他甚至懷疑自己那活兒是否已經頂進了陸冰嫣的子宮裡。男人使勁提了一口氣,然後開始對著眼前的美女尤物劇烈的抽插起來。大陰莖整根深入整根抽出,陸冰嫣的緊緻陰戶開始發出噗噗的聲響,同時少女緊實的粉白臀部也開始有規律的產生陣陣漣漪。陸冰嫣那精緻的面頰漸漸染上一層淡淡的紅暈,少女在男人的撞擊下呼吸也慢慢加重起來。陳寶柱極度發揮了他超強的性能力,猛烈地衝刺突進一直持續的將近三十分鐘都沒有停止的跡象,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在流逝……

陸冰嫣感覺自己整晚都在重複著相同的噩夢,一個醜陋矮小的民工樣的男人不斷地侵犯著自己的處女地,任憑她如何哭喊都沒有用。就在這迷迷糊糊中,少女的下體傳來陣陣疼痛且酥麻的感覺,同時女孩兒隱約聽到了仿佛是一個男人在粗粗的喘息著。女孩兒緩緩的睜開眼,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張黝黑醜陋的男人的臉,而更讓少女震驚的是這個男人正在用他的一根粗大的『棒子』不斷在自己的從來都羞於見人的陰道裡面肆意進出。霎時昨晚種種不堪淫靡畫面如放電影般出現在少女定的腦海中,她清楚的記起來就是個矮小粗鄙的男人,昨晚奪走了自己的最最珍貴的第一次,而他竟然還沒有放過自己的意思。美麗清純的少女多麼希望這是一個聰明沒發生過的噩夢,但如今現實卻殘酷的擺在女孩兒的面前。她知道眼前的不堪一幕幕也許將徹底改變她的命運,女孩兒的心漸漸的沈到了谷底……

先前在美女柔弱玉體上縱橫馳騁的陳寶柱發出「咦」的一聲,他發現胯下的尤物已經醒過來了。他一邊拚命的抽插著女孩兒緊緻的小穴,一邊欣賞著少女那不斷變換的悽美表情,這種征服的快感讓變態的他熱血上涌、興奮不已。伴隨著陳寶柱的一聲低吼,少女似乎感覺到了在自己身體里進出的陽具驟然停止了動作,她神色惶恐漸漸預感到了什麼不好事情即將要發生,女孩兒全身肌肉一下子全然繃緊,大腦也同時變得一片空白。就在此時一股灼熱滾燙的液體突然從女孩下體里的那根東西中噴射爆發而出,灼熱的液體伴隨著男人那破落一般的大笑聲汩汩的灑進了少女那未曾被人侵占的幽暗、深遽的子宮和粉嫩柔軟的陰道里。男人整個射精的過程竟然持續了整整一多分鐘的時間!陸冰嫣知道那個液體是就是所謂男人的精液,也了解男人就是這樣讓女人懷孕的。女孩兒看著眼前那猥瑣醜陋的臉,想到自己曾經純潔無瑕的身體里此時竟然被灌進了無數此人骯髒粘稠的精液,女孩兒不禁悲從中來,霎時覺得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就要昏倒過去。可事與願違,恰恰就在這時一雙冰冷粗糙的大手手,狠狠地捏在了陸冰嫣的那豐盈嬌嫩乳房上,讓女孩兒立刻清醒了過來。

「閨女,醒了啊。嘿嘿……」陳寶柱淫笑的看著身下惶恐不安的美麗少女說到。男人拔出已經軟下來的陰莖,一下跨到了女孩兒那冰雕玉琢的迷人酮體上。此時那巨大的龜頭上還殘留著粘稠腥臭的粘液,陳寶珠在陸冰嫣的注視下居然開始用龜頭不斷的杵弄磨蹭胯下美女的粉嫩椒乳,好似要通過這種方法將那些噁心的粘液清理乾淨。陸冰嫣現在又羞又怒,生性愛潔的她那受得了自己的雙乳被人如此羞辱,緊閉著雙唇目中含淚羞憤異常的別過頭去。

陳寶柱見女孩兒並未答話,低下身子用手拍了拍女孩兒的臉蛋兒,湊到女孩的耳邊說道:「閨女,和你說句實話!不管你願不願意,我已經將你開苞了。你現在是我陳寶柱的女人,你要知道我是你的第一個男人!是我剛乾穿了你的處女膜第一個把精液射到了你的逼里,你聽懂了嗎!」陳寶柱大聲的一字一句的用語言刺激著本就悲憤欲死的校花陸冰嫣,「你已經是一雙破鞋了,告訴你,你現在除了我沒人願意要!」

少女聽到陳寶柱的一番話,如晴天霹靂!聯想到昨天被破處的事實,腦子裡一片混亂。「我已經是被男人那個過的女人了,我該怎麼辦?」少女痛苦異常的想到。

陳寶柱接著笑吟吟的說:「閨女,你的身子真的很不錯。你叫陸冰什麼?」男人拿起昨夜偷偷翻出來的女孩的學生證念著。陳寶柱居然大字不識!女孩兒想到自己竟然失身於一個連字都不認識的大老粗,不禁悲從中來,想死的心都有了。

「閨女,我還想玩兒你的身子。反正你也被我開苞了,以後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如果你敢耍什麼花樣,嘿嘿……」陳寶柱拿起那把偷來的刀,刀背輕輕的刮在女孩兒的陰唇上狠狠的說道:「我不但會讓全校的人知道你的醜事,而且會劃花你的臉,並且割掉你的乳房留作紀念!你敢不聽話,到時候你會比現在慘無數倍!」

女孩兒哪裡見過這種惡人,兩三下就被唬住了,露出了害怕的神情。陳寶柱知道了自己的威脅收到了效果,便不再出言恐嚇,他決定今天就到此為止。「我馬上要去工地幹活了,但是別高興的太早!今天晚上我還要操你,你可得給我留著門啊!」陳寶柱跨下了床一邊穿著工地里的骯髒破舊的衣服一邊對女孩兒說著。隨著宿舍的們「哐」的一聲,寢室里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了女孩兒低低的哭泣聲……

陸冰嫣想到了那位被稱為破鞋的姐姐,不禁悲從中來,心裡只傳來陣陣絕望。她現在甚至想到了自殺,但一想到自己還有父母,她只能無奈的接受這樣的現實。少女試著下床,但是腿一動就從下體傳來陣陣撕裂般的疼痛。可是現在已經是八點多了,陸冰嫣望著滿地滿床的狼藉,不得不忍痛開始收拾。陸冰嫣在洗被單時,看著被單上的一片狼藉,感覺自己就像一個低賤的小姐。不但被人搞,還要收拾剩下的被褥。時間慢慢的過去了,陸冰嫣默默的將昨夜自己被姦淫的痕跡一一整理乾淨。少女實在是太累了,幹完活倒在床上就沈沈睡過去。

陳寶柱回去的一路上精神抖擻,一邊哼著小曲一邊回憶昨天那不可思議的一晚。住在這附近的民工還有一位是陳寶柱的老鄉名字叫李二狗,此人好色如命,偏偏長的又丑又搓。他和陳寶柱兩人沒事就互相吹噓自己見過多少老娘們兒。實際上那只是街邊最下賤的妓女而已。昨天一夜沒見陳寶柱回來,李二狗尋思著陳寶柱又去找那些又老又丑的窯姐去了,不禁啐了一口。正當他在窩棚里百無聊賴時,陳寶柱哼著小曲得意洋洋的晃了進來。

「昨晚上幹嘛去了啊?這麼晚才回來。是不是去找翠雲那個婆娘了?」陳二狗罵道。

「嘿嘿,翠雲?她算個球!真正地美人你還沒見識過呢吧。」陳寶柱一臉笑嘻嘻的一屁股坐在窩棚床上。

「你他媽吹牛吧?就你那搓像,還想找啥樣的啊!」李二狗沒好氣的說。

陳寶柱這時候想到了失身於自己的絕美校花陸冰嫣,嘿嘿的傻傻笑出聲來。李二狗從來沒見陳寶柱這種表現,先是一愣,然後琢磨到這老小子如果不是失心瘋了,那就可能真遇到啥美事了,得先搞清楚點。李二狗神色不動的附和了幾句,就忙去工地幹活去了去了。

陳寶柱經過那旖旎的一夜春風之後實在是太累了,把髒兮兮的被子往頭上一蒙,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就這樣一天的時光匆匆而過,夜幕再一次降臨在這座繁華的江南市。讓人不禁想問,那昨夜獻出處女身的美麗少女今夜又將面臨什麼樣的處境呢?

陸冰嫣其實在五點多的時候就已經醒了,勉強壓抑住了心中的不平靜之後女孩兒也只能暫時接受自己的命運。因為泥水匠最後的惡毒威脅,使得陸冰嫣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仍憑那髒兮兮的老光棍擺布。

陸冰嫣從昨天晚上一直到現在一直都沒有吃飯,肚子早就餓得不行,於是打算在食堂吃點東西。由於天氣比較熱,陸冰嫣僅僅穿著一條短裙和弔帶背心出門。在去食堂的路上,這位絕世美女吸引了眾多男性的目光。一米七二的身高,配上兩條白嫩圓潤的玉腿,胸前高聳挺拔的奶子都驕傲的挺立著,似乎在顯示擁有它的女子是如此的傾國傾城。看到夢中的女孩兒走在面前,男孩兒們不禁逗咽了咽口水,心想何時才能夠有機會一親芳澤。可是令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他們心目中的絕美尤物昨晚已經經歷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成為了一個真正地女人,而這一豐功偉績的始作俑者竟然是學校旁邊工地上的一個低賤骯髒的泥水匠!

陸冰嫣在食堂從僅僅買了兩個普通的小菜,就將其拎回宿舍,女孩在悲戚的心情下草草的吃掉了晚飯。暑假寢室里的其他人都不在,只留下陸冰嫣自己一個人在寢室中黯然傷神。想到了今天晚上那個醜陋的泥水匠可能又一次進入她的身體,她不禁想逃避,但是想到了陳寶柱那令人恐懼的手段,這位美女又變得不知所措。漸漸的夜色深了下來……

陳寶柱做了一個充滿激情的美夢。夢中自己一直在玩弄著一個絕世美女,自己施展的種種手段讓這個性感尤物在一陣陣的慾海高潮中漸漸迷失自己。他懷中的女人在自己的結實身體的玩弄下香汗淋漓,仿佛兩人合二為一。突然工地上的嘈雜的聲音打斷了這位泥水匠的美夢。又矮又丑的泥水匠陳寶柱醒了,原來是一場春夢!不過他沒有任何沮喪,因為他知道一場真正比春夢還要爽的慾海盛宴在靜靜的等待著他,他裂開嘴嘿嘿的笑了起來。這個醜陋無比的泥水匠竟然真的想再次強姦那貞潔無比的女孩兒,將自己的陰莖再一次深入那神秘的蜜穴,再一次體會那蝕魂削骨的感覺。

一路上這個中年漢子哼著小曲,一步三晃的向陸冰嫣的寢室走著。一個鬼鬼祟祟黑影在其身後緊緊的跟著,這黑影不是別人正是泥水匠的工友李二狗。李二狗看陳寶柱神秘兮兮的趁夜溜走,憑藉著他對陳寶柱的了解走就知道這傢伙准不幹好事去了。出自本能的好奇,他悄悄的跟在其身後準備看看這傢伙到底要幹什麼。這一切並沒有被陳寶柱發現,他很快到了陸冰嫣的宿舍門前。

泥水匠的心裡漸漸興奮了起來,同時他也忐忑著女孩兒會不會按照他的吩咐在宿舍里等待著他。他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宿舍的情況,發現沒有異常後,他還像上次一樣繞過大媽的監視。他快速的越過欄杆,爬上了二樓,準備進入令他終生難忘的宿舍。果然沒錯!宿舍的門半掩著,這令陳寶柱大喜過望。他捏手捏腳的走進向了女孩兒寢室,慢慢的推開了門。陳寶柱定睛一看,映入眼帘赫然就是昨晚上和他水乳交融的大美女陸冰嫣。

陸冰嫣面對這個奪取她第一次的男人,內心波濤洶湧。她至今還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聽從了這個男人的話!她本應該報警,但是她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作為一個小地方出來的女孩兒,陸冰嫣仍然保有貞潔重於一切的想法。她怕這個醜陋的男人將他們之間的事傳出去,她害怕自己的同學知道了她竟然把自己的處女之身獻給了一個大字不識粗鄙醜陋的泥水匠後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和態度。所以她不知所措中聽從了陳寶柱的話,她在宿舍中含淚等待著泥水匠對她的再一次姦淫和猥褻,她單純的希望這個男人在玩兒膩她的身體以後,在她的懇求之下能夠離開她的世界。可是令她玩玩沒想到的是,她低估了這個男人的淫慾,她沒有想到接下來她將面對的事情有多麼的不堪。

用清水出芙蓉來形容眼前的女孩兒在恰當不過了。陸冰嫣今天穿著一身標準的學生裝,生性儉樸的她沒有那些奢侈的服裝用來打扮,簡單的藍白色的體恤衫和到膝蓋的黑色短裙就足以將她的青春美麗表現出來。女孩粉嫩的大腿修長勻稱,緊實的皮膚彰顯著少女的魅力。陸冰嫣穿著一雙普通的露趾涼鞋,一雙粉嫩玉足多分分肉嫌多少一分肉嫌少。十個腳趾修長而筆直,堪稱完美。沿著大腿向上,纖細的腰身配合著隱藏在T恤下結實挺立的乳房,簡直就是人間尤物。更令人噴血的是少女那不下於明星般的面龐,瓜子臉上有著令人嫉妒的大眼睛,傳神又勾魂。精緻的鼻子和小巧漂亮的嘴唇勾勒出一幅最美麗的圖片。陳寶柱徹底看傻了,看來昨夜的一夜銷魂並沒有降低陸冰嫣對於陳寶柱的吸引力,反而將這位醜陋泥水匠的淫慾徹底的調動起來了。當看見昨夜那個噁心的奪去她最珍貴的第一次的醜陋男人的時候,陸冰嫣腦子轟的一下,她無法保持剛才的鎮定,收起修長大腿蜷縮在床頭。她用害怕和惶恐但卻依然高傲的眼神注視著這個男人。

「閨女,哈哈。昨夜玩兒的爽不爽啊?老子我玩過你一次可是上癮了,來今天再玩兒你的身子。」陳寶柱按耐不住猛地像床頭那令人神魂顛倒的尤物撲去。陸冰嫣緊張的支起了自己的雙腿,可是瘦弱的女孩兒那裡是工地里幹活的男人的對手。陳寶柱一把抓住了陸冰嫣的兩隻腳踝,將拖鞋退下來就將女孩兒的整隻腳面貼到了臉上。沒有工地男人的臭腳味,反而一股少女特有的陣陣清香傳入鼻孔。

「嗯,女孩兒腳丫子的味道都這麼好聞。」陳寶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的想到。接著陳寶柱按住了陸冰嫣的雙推,身子一竄就將整個上身壓在了陸冰嫣的身上。「滾開!流氓…… 你無恥!」陸冰嫣哪受得了這種侮辱,怕別人聽見低聲的罵道,小臉漲得通紅。

「哈哈。昨天老子拿雞巴捅你的時候你就知道老子是什麼人了,反正你也不是原裝貨了,二手貨裝什麼純!」陳寶柱面目猙獰且淫邪的說道,並且趁陸冰嫣放鬆的時候一把掌握住了少女飽滿的酥胸。陸冰嫣聽到二手貨兩個字如遭電擊,反抗的力量驟然小了許多。陳寶柱一看心理攻勢奏效,哈哈一笑說道:「女人就是用來被男人操的,你這麼漂亮不多被捅幾下豈不可惜了,你還要感謝我呢。」說著就要親陸冰嫣哪不可方物的臉。

就在這時一個令陳寶柱做夢也想不到的聲音驟然想起!「嘿嘿,黑柱子,你他媽弄這麼一個大美妞不通知兄弟一聲!」陳寶柱嚇一跳,回頭一看正是白天碰見的李二狗!李二狗現在正在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盯著在陳寶柱身下掙扎的絕世尤物陸冰嫣,口水不自覺的滴滴流下,突然一股熱流從二狗子的鼻子中衝出。他竟被這香艷的景象刺激的流鼻血了!

「媽呀!這妞太標緻了!」李二狗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見過如此漂亮的女人,而這個女人現在就活生生的躺在他的面前,看樣子竟然被和自己一樣的陳寶柱制住的樣子。

「你怎麼找到這兒的?」陳寶柱用難以置信的口氣質問著。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學生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