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的瘋狂事】

2018-08-12     WoKao     檢舉     收藏 (0)

和女朋友一起碩士畢業之後,留在本地工作,租了個兩室一廳,自己住主臥,把次臥租給同一年畢業的校友,是個女孩,身材苗條,長相耐看,比較清純,暫時稱她「小艷」吧。 深知吃「窩邊草」的危險和本著對女朋友對自己負責的態度,對小艷也一直沒有太多的非分之想,女友也給了我最大程度的容忍:允許做愛時幻想她、意淫她。但其他時候,不准再有任何想法。於是,第一年的夏天、秋天和冬天相安無事的度過了。

第二年,過了春節之後,小艷領來一個男朋友,是她的同事,也是我們的校友,叫阿良,搬來和我們一起住。從此,開始了一段刺激的經歷。 搬來的第一個晚上,小艷的叫床聲和床撞擊牆壁的聲音,極大地激勵了我的鬥志和潛能,小艷高潮時慘絕人還的叫聲把我和女友一起帶到了高潮。女友說這是她最瘋狂的一次高潮,也是最大聲的叫床。從此,兩家人此起彼伏的叫床聲和做愛聲成了夜晚心照不宣的節目。 有段時間,阿良要出差大概一個月。這期間,我和女友做愛時,我故意把門敞開一點縫,以便小艷能更清楚地聽到女友的叫床聲。女友很配合的對著門縫大聲呻吟。有一次,我們做完之後就倒頭睡著,赤身裸體,等我早上醒來時,發現門洞大開!慘了,豈不是被小艷看個清清楚楚!趁女友還沒醒,我趕緊把門關上。女友上班後,我偷偷問小艷,是不是她把門推開的?是不是都看到了?她紅著臉說,是風吹開的,她只看到我倆睡覺,沒看到我倆做愛。這個插曲就這麼過去了,我也沒再放在心上。 阿良出差回來之後,難免乾柴烈火,於是此起彼伏的戰鬥聲又充斥了整個房間。有趣的是,他們也開始喜歡留一道門縫,仿佛是在向我們宣戰,也仿佛是在故意試探我們還敢不敢開著門做。跟女友一合計:一不做,二不休。我們也開著門,誰怕誰啊!從那之後,我們倆家做愛時都不再關門,彼此的叫聲更加清晰而誘人。終於有一天,在我們做愛時,小艷被阿良抱著,推開我們的房門,在門口看著我們做愛,和我們一起做。女友很害羞,但是那種被看著做愛的刺激讓她顧不得這些禮義廉恥,在肉體的撞擊聲中一起達到了高潮。 從此,我們四個人開始了一段不避嫌的性生活,客廳、衛生間、廚房、陽台,甚至對方房間裡,只要想做,隨時都做。但是我們的底線是一致的,只和自己的愛人做,絕不交換。 有時,我們也迷茫,所謂的底線到底在哪?怎麼樣才算「不做愛」?只要我不將陰莖插入小艷的陰道,那麼做任何事都可以嗎?69式,接吻,或是擁抱,這些算不算突破了底線呢? 在一個很悶熱的夏日裡,我們四人在客廳互相切磋過之後,大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僅用最少的衣物遮住身體的敏感部位,沉默著。女友能讀出我眼中看著小艷的熱辣眼神,我也能感覺到阿良對我女友的蠢蠢欲動。事情似乎正在向著無法挽回的方向發展。我無數次幻想過小艷的身體,想知道阿良比我細但比我長的陰莖已經把她的陰道開發成什麼樣。阿良應該也意淫過無數次我女友的乳房。我承認我想和小艷做愛,但是我又不能接受阿良插入我女友的身體。我不能! 「老婆,你和小艷先去洗個澡吧!」我對女友很嚴肅地說。 她「嗯」了一聲,拉著小艷的手走進了衛生間。 「阿良,有個問題,我想問你。」我問阿良。 「你問吧」,他似乎也感覺到我的認真和嚴肅。 「我知道你想和我老婆做,但是你能接受我和小艷做嗎?」 「說實話,從我第一眼看到嫂子,我就對她難以忘懷。當我第一次看到你們做愛時,第一次看到嫂子的身體時,我更無法自拔。但是,我也希望小艷只是我一個人的。」 從他的話中,我聽出他的誠懇和困惑,跟我一樣的渴望和擔心。事情需要一個清楚的規矩了。 「這樣吧,咱們把事情說清楚吧」,我頓了頓。「這是一場遊戲,既然是遊戲,就要有遊戲的規則。咱們現在很危險,很容易做出後悔終生的事。我愛我老婆,你愛小艷,都不想失去彼此。有些衝動需要克制,必須克制,不然,我會失去老婆,你也會失去小艷。你懂嗎?」 他點了點頭。 「既然你同意了,那以後咱們就這樣: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怎麼看都行,甚至看她洗澡都可以,但是絕不能碰她一下,任何情況都不行。我對小艷也是如此。你能接受嗎?」 他咬了一下下嘴唇,堅定地點了點頭。 正好這時,小艷先洗完澡出來了,女友還在裡面慢慢洗。我跟阿良使了個眼色,指了指衛生間。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進去了。進去之前,他跟小艷耳語了幾句,小艷臉一下子紅了,繼而愣了一下,嬌嗔著把阿良推了進去。 小艷低著頭,臉紅紅的,背對我轉過去,撥開肩上弔帶睡衣的帶子,睡衣滑落,一尊完美而白皙的胴體展現在我面前。這是這麼久以來我第一次這麼仔細地觀察小艷的裸體。我可恥地硬了。小艷轉過身,看見劍拔弩張的「槍」,身子一下子癱軟在沙發上。她伸手握著我的陰莖上下擼著(用最新的詞形容,就是「挊」)。我也忍不住把手指插進她的陰道里撥弄。很快,在她高潮的叫聲中,我把精液射到對面小艷的乳房上,她很乖地抹到嘴裡吃掉。看來阿良的教育開發水平很高。 晚上我問女友,阿良在衛生間對她做了什麼? 她悻悻地說:「都是你,這麼壞,害我浪費了一條內褲。他把我的內褲拿去,在我面前手淫了。他的那個挺長的,但是沒你的粗。」 「沒想到你觀察的那麼細緻,是不是想要啊!」 「不要,不要,我只要老公。老公也不許要小艷,不然你會把她的陰道撐大的」 「小色女……」 不避嫌的性生活渡過了第二年的夏天的時候,或許是阿良怕我對小艷下手,也可能是阿良一直無法得手我女友,索然無味了,於是他們搬走了。有過合租經歷的朋友應該可以理解「鐵打的營盤,流水的房客」的意思。 新搬來的依然是一個女孩子,姑且叫她琳琳吧。我不善於描寫女性的外貌,難以用連篇累牘的文字來描述一個這樣的女子,我只願用一個詞來形容她:精緻。琳琳的美,能讓人忘記人間煙火。第一眼看到她,我居然沒有任何慾望,只想安靜地欣賞她。琳琳是女友的同事,女友為顧及自己在公司的形象,嚴重警告我不許對琳琳有任何想法,也不許有任何暴露行為。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都市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