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淫肛地獄生活

2018-08-12     檢舉     收藏

那是三個月前,媽媽還在人販子手裡,這個人一眼就相中了媽媽,最後只是因為他出不起人販子提出的價錢,媽媽才被老陳以最高價帶了回家。

這個人是秦鏡村中一名叫王松的無賴,整天不務正業,只知喝酒賭博,快四十的人了還沒討上媳婦。

他本想在那次交易上帶一個女人回來,無奈實在是窮得不能再窮,錢都花在喝酒賭博上了,一點積蓄也沒有,結果連最便宜的一個也沒買到,但他對媽媽的美貌是垂涎三尺,久久不能忘懷。

這天他聽到媽媽被審的事老早就跑來了,能看上一眼媽媽美艷成熟的肉體對他這個癩蛤蟆來說簡直是上天賜的福,自從那次賣場上見過媽媽後,他無時無刻不想著媽媽浮凸玲瓏,丰韻迷人的身姿。

那男人把濕漉漉的雞蛋交給村長,村長宣布道:「王五將可以把這個蕩婦隨意處置一晚,只要不造成皮肉外傷可以隨便玩弄她。」村裡人已慣了叫他王五。

王五對被綁在椅子上的媽媽不懷好意地笑著……

媽媽被他看得渾身發毛,她之所以對這個人有印像,是因為他實在是太醜陋太齷齪了,特別是他右面臉上長著一粒大黑痣,上面還有長長的毛,讓人見了就噁心,如果你見過他一眼絕對不會不記得。

王五比中了六合彩還高興,喜滋滋地牽著媽媽往家裡走。

山村的夜是那麼的寂靜,但有誰知道,這黑夜籠罩了媽媽多少的屈辱。

第二天一早,村長的手下到王五家裡提媽媽,王五打開門,那人問道:「那個淫婦呢?」

王五:「在我家豬圈裡吊著呢,昨晚我可沒給她好日子過。」

王五打開豬圈門,一幅悽美的場面呈現在幾個人面前,一絲不掛的媽媽被反綁著吊在樑上,嘴裡塞了團破布,一隻腳被高高地吊過頭頂,媽媽只能靠一隻腳在地上支撐身體平衡,最關鍵的,媽媽的下身隱私部位被眾人一覽無餘。

在媽媽的大腿上流淌著黃白色令人作嘔的湯水,地上也流了一大灘,都是從她屁股里流出來的。

王五吹噓道:「昨晚我足足給她灌了幾次腸子,你們知道我用什麼灌她的屁股嗎?嘿,不知吧!我告訴你們,我是用喂豬的潲水給她灌。」

王五還學著公豬母豬交配的樣子操弄媽媽,足足把媽媽折騰到大半夜。

媽媽被解了下來,被折磨了一夜的她立刻癱軟在地上,他們也不管虛弱的媽媽,拿起麻繩就往媽媽身上綁,很快媽媽就被捆了個五花大綁。

幾個大漢把媽媽拖到王五門外,一輛裝著木籠的囚車正在等著媽媽。

媽媽又被押回村長的住宅,村長看著被捆在地上的媽媽,拍拍她的屁股,笑道:「今天開始可有你受的,昨晚被王五玩得舒服嗎?賤貨,這就是你的下場,你這輩子也就是個任男人玩弄的性奴隸。」

媽媽的眼淚不禁流了下來,這時她已是萬念俱灰,甚至起了自殺的念頭,但是村長的手下把她看得很緊,再加上手腳被綁,嘴裡又塞著東西,這時候的媽媽真是求死不能了。

就在村長想對媽媽進行調教時,村長的一名手下慌張地跑進來在村長的耳邊嘀咕著什麼,村長似乎也慌了神。連忙指著媽媽說:「把她關進柴房,別讓她發出動靜。」

原來縣裡來了兩個治安聯護員,說是來近來販賣婦女的事情嚴重,要到處看看。村長收拾好一切,十分熱情地在客廳接待了他們。

只聽得其中一個胖的上來就說:「村長,你們村子在縣裡的名聲可不好啊,不要以為山高路遠王法管不到,人人都說你們是販賣婦女的淫窩。」

村長:「那是別人胡說八道,你們可千萬不能相信啊。」

胖子聯防員說:「前天有個外地小伙子找到這裡,說是他媽媽被人販子綁去了,懷疑可能被賣到這裡了。」

村長:「怎麼可能,我們村子一直沒有外面來的婦女啊。」

瘦警察:「那你帶我們到處看看吧!」

村長又不好回絕,只好硬著頭皮帶著兩個警察出去。在經過村長柴房時,裡面傳來一陣瑟瑟的聲音,胖警察停下腳步,聽到瑟瑟的稻草聲中間還夾雜著女人嗚嗚的聲音,他對村長說道:「帶我們進去看看。」

村長頭上開始冒汗了,沒辦法,只好打開門,裡面兩個大漢正在拚命捂著一個裸體婦女的嘴巴,而那個中年婦女本身就被麻繩捆著手腳,嘴裡還塞著破布。

胖子嚴厲地對村長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這個女人是誰?」

村長倒也變得快:「這其實是我的內人,她不聽管教,我叫手下把她關到這裡教訓教訓,沒想到被二位長官誤會了。」

說著村長拿出一本戶口簿翻開讓胖子看。

那兩個治安員一聽這話,一時也沒想出什麼破綻,因為村裡落後,這些事也是常有發生的,再加上那女人又赤身裸體,村裡人比較忌諱,也沒多看,趕緊轉過身去,胖子說道:「都什麼社會了,還允許你私設刑堂。」

村長假惺惺嘆了口氣:「你們不知啊,因為我公務繁忙,沒時間照顧家裡,她在背地裡偷男人啊。」

胖子一聽,口氣也軟了下來:「那你也不能把你老婆綁成這樣啊,快給大嫂鬆開啊。」

村長連忙對手下揮揮手:「請兩位長官先迴避一下,過會我就叫她出來招待你們。」說著村長暗中把幾張百元大鈔塞到胖子手裡。

胖子一看馬上會意:「不用了,我們還要到別的地方查看,記住,不能傷害人,別弄出亂子來,知道嗎?」說完就和瘦子治安員一起走出柴房。

媽媽眼裡閃動著淚光,她是想叫叫不出來啊,錯過了這個難得的機會,這輩子可能就要在這裡長年受辱了。

「不行……一定要逃出這個黑暗的地方……」媽媽努力地掙扎著,無奈口不能言。

「嗚……嗚……」媽媽悲涼地哀吟著。

村長走到媽媽面前,上來就給看守媽媽的兩個大漢一人一耳光:「蠢貨,連個女人都看不好。」

說完馬上又裝作一副客氣的樣子對媽媽說道:「小芬啊,你受委屈了,以前是我不好,我太想得到你了,我太喜歡你了,我一直想你要是能成為我老婆該多好啊。」這是故意說給那兩個治安隊員聽的。

媽媽欲哭不能,眼看著逃生的機會沒有了。

「老子有的是辦法整你,到時我要你後悔生為女人,嘿嘿……」村長一臉陰險地附在媽媽耳邊說。

兩個治安人員終於走了。

媽媽的心碎了。

晚上村長設宴接待了兩個治安員,然後把他們分別安排在兩個房間裡。

喝到半夜,胖子喝得醉醺醺地打開房門,朦朧中發現床上竟然躺著一個豐乳肥臀的中年美婦,而且一絲不掛的她正在淫蕩地撫摩著自己的陰部和屁眼,一副淫虐的樣子,看得胖警察眼睛都直了,下面的肉棒也不禁翹了起來。於是借著酒勁他一把把那婦女抓在懷中……

第二天,胖警察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吃驚地發現自己身旁竟然躺著一個裸體的女人,那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昨天在柴房裡看到的村長的「老婆」。這時門被撞開了,村長和幾個手持繩索的大漢沖了進來,村長指著胖子大罵:「你這個無恥的傢伙,我好生招待你,你竟做出這等事,把他綁起來!」胖警察見這架勢,連聲道歉。

胖子見村長人多勢眾忙陪笑說:「昨晚喝多了……是我錯……是我有……責任,這樣吧,你的夫人的事情就這麼算了,以後你有麻煩儘管找我。」

村長瞪了胖子一眼:「你玩了我老婆,這條數怎麼計啊?我秦村上上下下幾百人,要是我一聲令下,你兩個就是長了翅也飛不出去。」

胖子深知這些村民是最無法無天的,公安局派出所來抓賭都要帶上傢伙才敢來,有時還得有武警才行。當下只好搖搖頭,從口袋中取出錢還給村長:「算我不對,這樣吧,村長你大人有大量,別難為我們,我們也是例行公事而已,以後我們會做人的……」說著把村長給他的錢塞回村長手裡。

村長連連答應:「當然……這就最好了……那這次就算了吧。」

在警察走後,媽媽又被關進了地獄般的柴房,過著暗無天日的恥辱的生活。

錯過了這次絕好的機會,媽媽徹底絕望了,在村長等人非人的折磨下,已經失去了生活的勇氣,她乾脆破罐破摔,開始絕食起來,無論村長手下怎麼強迫,媽媽就是不進食。

村長於是命令把媽媽拖到外面土地上,在那裡早就打了兩個間隔1米多的木樁。媽媽被反綁著雙手面朝下按在地上,雙腳被分開綁在那兩個木樁上,肚子下面墊著稻草,使她的屁股稍稍地擡起。

村長用一根布條緊緊地勒住媽媽的嘴巴,再用菜油塗在媽媽屁眼周圍,只見他拿出一個打通了的細竹筒,大概就大號毛筆般粗,在菜油的作用下順利插進了媽媽的直腸。

村長拿了一杯甘蔗汁,倒進插在媽媽屁股里的管子裡。媽媽起初並不知道村長的用意,但是當她看到地上一個個像火山坑一樣的蟻穴時明白了,村長並不是要給她灌腸,而是用甘蔗汁把螞蟻引到……媽媽都已經不敢想了,開始了絕望的掙扎,但是她的雙腳被綁在兩個木樁上,根本無法併攏,屁眼裡插著那根竹管使媽媽閉上肛門的希望也落了空。

屁股里裝著一杯甘蔗汁對已經被經常灌腸的媽媽來說應該是小菜一碟,但是隨著媽媽看到蟻穴里的螞蟻紛紛爬出洞,往媽媽的下身爬去的時候,媽媽的恐懼潮水般湧上心頭,很快媽媽就感到從大腿開始的瘙癢在往她的屁股上蔓延,儘管媽媽拚命地掙扎,但也只能在有限的範圍內擺動肥臀,根本無法減輕從她屁股上傳來的恐懼。很快,不可避免地,瘙癢傳遞到了媽媽的直腸深處,媽媽知道掙扎是徒勞的,只能緊緊咬住勒在嘴裡的布條。螞蟻從不同的洞裡湧出來,在媽媽的大腿處匯成一條黑線,一直延伸到媽媽屁股深處……

「啊……天啊……不要……」媽媽突然大叫起來。肛門深處傳來奇特的麻癢,那種癢不是身體表皮的癢,那是一種透徹心肺的令人慾死不能的折磨。「放了我……求求你……我不敢了……」媽媽大哭大叫,呼天搶地的抓撓著自己的大白屁股。「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村長陰險地笑著。

「知……知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行了……」

「啊……」又是一聲長長慘叫。螞蟻源源不絕地爬入,媽媽快要瘋了。

村長:「還想自殺嗎?」媽媽馬上回答:「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你……幫……幫我……洗洗屁…屁股。「媽媽說完羞得想在地上挖個洞鑽進去。

「嗯……看你表現不錯,先給你洗一洗……」

村長用清水沖走了螞蟻,見媽媽在地上痛苦地扭動著,走到媽媽面前,擡起媽媽的下巴說道:「怎麼樣,願意乖乖聽我的話嗎?」媽媽吃力地扭動脖子,瞪著村長,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是用眼光乞求著。

村長笑著又拿出了個東西:一個銅製的大號鉤子,鉤子的頭子作成了一個陽具的模樣,媽媽一看就知道那鉤子是用來插她屁眼的,但是鉤子的另一頭用魚線連著另一副小鉤子。村長拔出插在媽媽肛門裡的竹管,把銅鉤的頭子插進媽媽的屁眼,然後抓住媽媽的頭髮,使她的頭往後仰,把銅勾連著的鼻勾勾住媽媽的鼻子。這下媽媽不得不一直辛苦地仰著頭,頭稍微低下一點,就會拉動屁股里的銅勾插向她直腸的深處。媽媽在肛門的痛苦和心理的屈辱中堅強地忍受了十幾分鐘,心理的防線終於崩潰了,媽媽她痛苦地搖著頭,頭上,屁股上都閃著亮晶晶的汗珠。村長解開勒在媽媽嘴上的布條,媽媽痛苦地說道:「我答應你,求求你放過我吧。」

村長故意問道:「你答應我怎麼樣啊?」

媽媽不停地搖頭:「我答應做你的奴隸,隨便你玩弄,我受不了啦。」

村長命令解開媽媽手腳的捆綁,取下媽媽的鼻勾,但是銅勾還插在媽媽的屁股里,村長拿出瓶1000cc容量的鹽水說:「要消除你屁眼的騷癢很簡單,只要把這些灌進你屁眼就行了。」

媽媽跪到村長腳邊:「求求你給我吧。」

村長:「給你什麼啊?」媽媽顧不了羞恥哭著哀求:「求求你,給我灌腸吧。」村長:「怎麼,現在求我給你灌腸,你不是很討厭被灌腸嗎?」媽媽都快崩潰了:「不不,我很喜歡被灌腸,求你給我灌腸吧。」

村長撫摩著媽媽的玉臀說:「現在想要灌腸啊,也可以,但是作為你以前不

合作的懲罰,你要先完成一件事情。」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家庭亂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