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亂女4

2018-08-12     檢舉     收藏     申請移除

淫男亂女 4.警察大姐

一連一個星期美娟對穎莉和小雄都是敷衍,這讓穎莉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想。

關瑋也到穎莉家裡來上班了,她無路可走,只有認命了,誰叫自己走錯了路。好在她以前照顧過床上吃床上拉的婆婆,有些經驗,在加上穎莉的指點,很快的就能對照顧李銀安和作家務熟練起來,就是做的飯菜不好,穎莉又專門雇用了一個下崗女工每天來給做一頓晚餐。

穎莉將自己懷疑告訴了小雄,小雄吃了一驚,不知道該咋辦。

穎莉說:「我想了好幾天,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把你大姐拖下水。」

「你是說……」

「不錯,把她肏了。」

「可是,大姐是個警察啊,她很正經的。」

「難道媽媽不正經?女人淫蕩不淫蕩外表很難看出的。」

「怎麼做?」

「一切我來安排,你就等著肏你大姐那個鮮嫩的小屄吧。不過到時候可別不要媽媽了。」

「不會的,媽媽。」小雄摟住媽媽的腰,雞巴又開始了進攻。

穎莉緊閉雙眼,雙腿盤在兒子後腰上,下體向上挺動。

美娟長的相當漂亮,身材一級棒。一米七四的個,四肢修長,三圍比例也很標準。一張瓜子臉,五官清秀,皮膚白凈光滑,穿上警服真是說不出的清純勁,是市局很出名的警花。

從上大學起美娟就不乏追求者,到了公安局更是如此,局裡的小伙子們沒追過她的還真不好找,但她條件太過出色,對追求者們從來也不鬆口,慢慢地追求她的小伙子們也就都知難而退了。

她一直要求到刑警隊去工作,她不喜歡做辦公室,她喜歡刑警的那份忙碌和刺激。

功夫不負有心人,今天局裡終於批准她到振安分局刑警隊去了,科室的同事在酒店給她送行,人多一起鬨就多喝了幾杯,當同事把她送回家時候已經醉的稀里糊塗。

本來穎莉已經準備好了藥,見到她醉得這麼厲害,藥也就用不上了,她把美娟扶進了小雄的房間,說:「兒子,今晚你就肏了她。」

「那明天大姐醒來咋辦?」

「明天的事我來處理。」

小雄摩拳擦掌的解開大姐的警服衣扣,玲瓏有致的豐滿肉體凹凸如同山巒起伏,秀麗的臉蛋安詳的如同天使,微微翹起的嘴角讓人一看就知道她正在做美夢,嬌小的天足側疊在一起,如同白玉雕成的一般,安放在胸前的手臂把飽滿高聳的乳房遮擋了一半,但露在外面的一半隨著呼吸的起伏更是令人心驚動魄。想到這具包裹在警服里的美妙肉體將讓自己隨心所欲,小雄就心跳不以。

穎莉看小雄給美娟脫衣服的手在顫抖,她咯咯一笑,坐在了床邊說:「你個小色鬼,有色心沒色膽。」伸出手去解開美娟的褲帶。

在媽媽幫助下,很快的將大姐扒的一絲不掛。大姐光滑潔白的肉體讓小雄十分興奮。就連穎莉都忍不住貪婪的咽了口唾液。

絕美的身材啊!乳房高聳,乳溝深深,平澤的小腹,陰毛稀疏夾雜幾根淡黃色,小雄吸了口氣說:「這麼美妙的肉體就要被我享受了,好激動啊!」

附下身體在大姐的紅唇上吻了起來,雙手按住她的乳房揉搓著。穎莉為小雄脫下短褲和內褲,也脫去他的T恤,在兒子屁股上親了一口說:「便宜你了!也不知道你大姐是不是處女了。」

小雄的舌頭從大姐臉上滑行到了脖子上,向下過肩頭,臉埋在大姐乳房間深深吸口氣,那甜美的乳香令他亢奮,雞巴勃起堅挺。

「兒子,大姐的肉體以後慢慢品嘗,先肏她一下。」

「明白!」小雄分開大姐的雙腿,用手分開大姐兩片肥厚的陰唇,看到了粉嫩的陰溝和陰蒂,雞巴頂在洞口,輕輕磨了幾下,穎莉在小雄屁股上拍了一下,用力一推。大雞巴就插了進去,「哦,大姐的小屄口好緊」

雞巴一下一下的抽動,屄口夾的小雄很舒服,龜頭在陰道內放肆的攪動。

「嗯……」大姐動了一下,小雄停止攻擊,小心的注視大姐,大姐嘴角動了動,眼臉跳了幾下就不在動了。

小雄又開始抽動,穎莉看這些,心也痒痒,她彎腰在美娟的乳房上吻舔,吸著美娟的乳頭。「嗯……嗯……」大姐呻吟著,竟然抬起了左手迷迷糊糊的在穎莉頭髮上撫摸,「嗯……依萍……嗯……別搞我……嗯……頭好痛啊……嗯……嗯……萍……嗯……嗯……嗯……好舒服……嗯……嗯……嗯……嗯……」

她在迷糊中叫著依萍的名字,穎莉認識這個叫依萍的。依萍是美娟的一個朋友,今年大約二十三四歲,美娟令回來過幾次,在美娟房間住過。看來美娟和依萍有同性戀的行為。

這就好辦了,只要她有弱點就可以控制她。穎莉為自己的發現而高興,她也就變的異常的興奮,爬上床掀起裙子,脫去內褲站在小雄身邊。

小雄亢奮的扛起姐姐的雙腿 ,雞巴在大姐的嬌嫩的屄里不停的抽動,而他的頭埋在媽媽的雙腿間,用舌頭舔舐媽媽流著淫水的小屄。

「哦!……好兒子……用力舔媽媽……哦……哦……」

小雄調皮的用大姐的腳趾頭在媽媽陰戶上磨動,大姐的腳雖然很白,但是由於收過軍事訓練,腳跟有點粗糙,加以時日多多保養一定會成為一雙美足的,小雄舔著大姐另一隻玉足,雞巴很賣力的捅著。

「嗯……嗯……萍……嗯……嗯……」大姐呻吟著,雙手緊緊抓住枕頭,下體向上挺動。

猛然小雄感到大姐陰道里湧出一股液體,他知道大姐到了高潮,就加緊了攻擊。

「哦……兒子……別射到你大姐屄里……不知道她是不是……安全……哦……」穎莉呻吟著說。

小雄抽出了雞巴,將媽媽拉到在床上,讓她和大姐並排躺好,扛起媽媽雙腳就插入媽媽的屄里,一邊肏著一邊含吮媽媽香甜的腳趾。

「哦……寶貝……哦……啊……啊!……太好了……使勁肏媽媽……哎喲……啊……哦哦哦哦……爽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媽的小屄好癢…………哦……哦……哦……使勁的干……好舒服…………哦……哦……哦……好兒子……好老公……大雞巴老公……哦……哦……肏死媽媽了!」

穎莉淫蕩的浪叫,身體扭動不停,陰唇隨著兒子的抽動翻飛……淫水汩汩的流淌……

「哦……媽媽……肏死你個騷屄啊……肏死你個浪屄……啊……」

「肏吧……啊……使勁肏!……肏死媽媽…哦……哦……哦……哦……哦……肏死媽媽吧……媽媽願意死在你的……大雞巴下……啊……啊!……哦……哦……哦……哦……」

小雄瘋狂的抽動,媽媽的淫水流到床單上。

就在穎莉達到高潮的瞬間,小雄也到達了,他抽出雞巴對著大姐的嘴就射了過去,射得大姐臉上和唇上都是,穎莉轉過頭來用舌頭舔美娟臉上的精液。

「兒子,你好厲害,一炮能幹的兩個女人到高潮。」穎莉從衣服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瓶說:「這是一瓶媚藥,一會兒下到水裡,放在床頭柜上,你大姐醉酒後醒來第一件事一定是要喝水,只要她喝了水,一切就都好辦了。」

「她要是不喝呢?」

「不喝,媽媽在出面搞定。」穎莉回樓上自己的臥室了。小雄忐忑不安的摟住大姐美麗的胴體,睡意襲來,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早晨四點多鐘,美娟被渴醒了,朦朧中伸手在床頭摸到一杯水,一飲而盡。這是她遲疑了一下,低頭看看自己的身體,驚叫了一聲,伸腿一腳把小雄踢下了床。

小雄正睡的香甜,被踢下了床,朦朧的罵道:「媽的,幹什麼?」

「你……你……」大姐美娟憤怒的睚眥欲裂。

「大……大……大姐……」

「你這畜牲,竟敢欺負我!」美娟用床單裹住身體。

「不是啊,大姐,你昨天半夜進來,拱到我床上,強行扒了我衣服……」這是媽媽教他說的。

「胡說!你………………」

「真的,大姐,你是受過軍事訓練的會擒拿格鬥,我咋會斗過你啊。」

「這……不可能……這……嗚……」美娟哭了起來。

「大姐,你昨晚喝醉了,好……凶啊!還說什麼,你喜歡我,說我為什麼肏媽媽不肏你,抓住我的雞巴又吸又舔……」

「別說了!你胡說!我不聽!啊……嗚……嗚……嗚……嗚……嗚……」美娟哭泣著,她已經相信了小雄的話了,恨自己為什么喝那麼多的酒。

「大姐,我們已經錯了!你就別哭了,讓二姐聽到咋辦?」

美娟強忍住咬著下唇,雙目含著絕望和怨恨。不知咋地身體熱了起來,心裡仿佛有小蟲在爬,一股慾望升了起來,這在以前從沒有過,自己以前只對女人感興趣,而現在咋會對弟弟那光溜溜的身體感興趣呢?

難道自己真的變了?雖然身體萬般的需要,但是理智告訴她,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在錯了。

她抓起自己的衣服,跑出房間,回到自己臥室拱進衛生間打開涼水,任涼水衝過自己的身體,淚水不爭氣的狂流。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學生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