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少妇

2018-08-12     WoKao     檢舉     收藏 (0)

正文 第一章 慾望來臨

我可以算是一個很傾向於讚美女人的男人,我也曾經從看過的名著中摘錄過很多描寫女人的美麗語言,可以說女人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總是美好的,甚至可以說是神聖的。

很久以前,大概是在我讀大學的時候,不知是在哪一本書上看到這樣一句話:女人是一部複雜的機器,常常有些零件需要修補。是誰說的也記不清了,反正是一位外國的著名作家。

我當時對此並不贊同,認為說的太有點不可思議,甚至認為把女人比作機器,是在詆毀女人,也說得太籠統。

在我的心裡,有生命的女人,怎麼能用鋼鐵造成的沒有生命的機器來作比較呢?女人是多麼的純潔可愛啊?我甚至很喜歡賈寶玉說的那句話:女人是水做的骨肉。而水應該比機器要更形象,因為水是有柔情的一面。

也許是那是還沒有戀愛,雖然每天和女生接觸,但都是生活方面的,等到戀愛的時候,我才有點覺得這句話有點意思,等到結過婚以後,就更感到這句話是多麼的神奇和有哲里了。

我大學畢業後,回到家了鄉的城裡工作,並結婚生子,對於自己的妻子,我是用盡了所有的心思才追到手的,其中的痛苦曲折讓我幾乎掉了一層皮。

婚後近八年的夫妻生活,已經把我從一個不諳世事的男青年磨練成了一個生活的哲學家,昔日的感情淡化了,對於夫妻間的性生活也感到沒有了當初的新鮮感,心裡邊開始浮躁起來。

不是我有多壞,其實我一直是一個對愛情忠貞的人,對於妻子的愛也沒有降低的成分,每天晚上的那點事總是還說過去的,也很喜歡,這主要與我的妻子是個美麗的女人有關,不然我怎麼會玩命的追求呢?

我每當看到漂亮的女人,雖然也要看幾眼,但總不會想到和她上床的事,所以妻子對我也是十分的忠貞,沒有任何的散言碎語來攻擊我們,我們的家庭很幸福。

世上的事都是多變的,而對於一個人來說,這種變化有時又內在的,雖然不像火山爆發的那樣外露,可是卻更像是火山爆發前內部激烈摩擦翻滾的情況,一旦爆發,那將是不可阻擋的火焰。足以毀壞附近的一切有生命和無生命的東西。

一切都是從我到外地工作以後開始變化的,由於感情和生理上不能得到自然的傾瀉,開始不斷地尋求刺激。

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後,我感覺到,只要你放開了思想包袱,就會覺得外面的生活很精彩,特別是女人方面,現在的時代,真的給男人帶來了很多採摘野花的機會。

但是我並不是十分隨便的男人,我不想和那些不熟悉的女人亂搞,於是就想起了我家隔壁的少婦,她雖然沒有我的老婆漂亮,但是卻年輕性感。

於是,我每一次回家的時候,都有一種比以往更急切的心情,特別是快到家的時候,恨不得變成一隻大雁飛在空中,然後在樓前盤旋,好窺探我的隔壁的女人是否一個人在家。

她叫李玲,丈夫遠在千里之外的邊疆地區做生意,每年只在冬天回來一次,大約一個月時間就回去了。

本來她和他是在一起的,可是結婚後就不去了,因為他是獨子,身體多病又寡居的母親住在鄉下,常需要有人照顧,而且她也不習慣他那裡的生活,玲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到鄉下去看望婆婆。

我以前在家工作的時候,從未和她有過多的接觸,也沒有覺得她的美麗,也就是我到外地工作第一次回來的時候,正好玲的丈夫也回來了,兩個男人都不在家的女人,不知不覺中就交往了起來,我想總是生活中遇到一個人不能對付的事情時不由自主的交往起來的。

於是我們兩家有了第一次小聚,可是玲的丈夫不到春節就走了,說每年春節時都有一兩筆大生意可做。

我老婆是醫生,第一次聚會就當著他們夫妻倆的面說:「結婚快兩年了,怎麼還不要個孩子呀?」

我覺得老婆多管閒事,就說:「人家不想要唄,又不是不能生!」

可沒想到我這句話得罪了玲,她很長時間沒有理我。

其實我當時生氣的原因是我的妻子生孩子也很晚,卻還要去說人家,真是沒話找話。

不過,兩家只有兩個女人在家,相處的總會一天比一天好的,也許是同病相憐吧。

有一回,是在夏天剛到的時候,我剛回來的第二天早上,玲來敲門,不住的喊:林巧姐,開門!」

我妻子剛從我身上下來,她開門讓玲進來時,我還赤身的躺在床上。

生理上得到極大滿足的妻子,春光滿面,看到她衣容不整的樣子,玲感到很好奇,邊說邊到臥室里來,見到我的樣子,很是不好意思的出去了,還罵我老婆說:「我說你怎麼睡到這時才起來,原來是…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啊?真沒出息!」

又過了一天,我妻子經過兩夜的愛撫,高高興興的上班去了,誰知中午打電話回來說臨時出差到省城有事,第二天晚上才回來。

每次回來的時候,我母親都要把我的兒子接走的,我老婆曾說:「老太婆真的是善解人意。」嘴裡說著,身體就翻到我的身上,象貓一樣舔試我的身體。

過了一段時間,一天晚上,由於天氣已經很熱了,我就到樓下散步,玲剛好下班回來,手裡提著電瓶。我立即上前接過來,只聽她說:「注意你的身子,還能提動嗎?」

我心裡咯噔一下,這一句話又激起我的性慾來,嘴裡就順勢說:「今天出差了,明天才回來呢!」我們一下子都不好意思說下去了。

我把電瓶放在她的客廳里,又幫她插在插座里充電。

當我起來時,只見她已經從冰箱裡端出了切好的西瓜,因為是初夏,大批的西瓜還沒有上市,我想這時的西瓜一定很甜,我拿起就要吃,她又好象想起什麼,立即伸手阻止我說:「太涼了,現在不能吃吧,等一會吧。」

我的臉一下子紅了,她也是。她走進臥室不說話,我跟進去,也不說話。

她坐在床上,我從低低的領口,看到她激烈起伏的雙乳。

我雖已經不是烈火,可她卻是乾柴。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我一夜都在她的床上度過,她第二天早上打電話請了假,我們睡到中午才起來,她為我做了豐盛的飯菜,那幾塊西瓜終究沒有讓我吃。

自那以後,為了能夠和玲做愛,我有時提前一天回來,和她在外面開房。

她往往對我說:「留著點,給你老婆!」而這樣的關心往往起到反作用,當我再次壓上她身體時,她卻無力拒絕。而當妻子覺得我身體不如從前時,我說剛生過病,然後就不再過分的要求我的愛撫了。

後來我就在和玲愛撫時,就真的留著點,最起碼不要讓老婆懷疑。

我和玲在一起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她的容貌雖然不是最漂亮的,但是卻透露出一般女人沒有的性感,那總是濕漉漉的嘴唇好象是一口泉眼,當我們的嘴唇接觸時,有好多的水流到我的乾枯的嘴裡,是一種難以想像的滿足。

我有一次和她邊做愛邊親吻時說:「你的嘴唇就象是舒淇的嘴,好惹人想親近。」她說:「我老公從來沒有這樣說過我,到底是有文化的人,懂得欣賞女人。」

我知道他說的是實話,她是不特別愛她丈夫的,她說他又胖又矮,連作愛都沒有耐心,從來沒有超過五分鐘的。

可是她的母親特別喜歡他,因為他很能幹,戀愛時常幫她家幹家務活,玲的父親去世的很早,覺得家裡沒有個男人不行,玲拗不過她的母親,就嫁給了他。

當年他就和朋友到外地做生意了,玲不想和他要孩子,也就是覺得他太醜。

和玲作愛的時候,她喜歡先睜大眼睛看著我用力,等到快感來臨時,就閉上眼睛,雙唇微長著喘氣,發出細細的尖叫。

我有時不願聽到這種叫聲,我怕被人聽到,可是過後她全然不知,說是不由自主的就叫了起來,她說和自己丈夫做時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所以一開始就閉上眼睛,而她丈夫還以為她興奮了呢!

我有時感到她的慾望太強了,當我不行時,她就用手幫我撫弄,這種矯情和溫柔是我老婆不能給我的。

我問她為什麼會這樣,她就說:「我已經知道女人的快樂了,以前沒有,我要好好的享受,你不會和我長久的,我要好好的珍惜!」

有一段時間,因為工作上的事情太多,好長時間沒有回來。

可是有一天,大概是快立秋的時候,玲突然出現在我下班的必經之路,我嚇了一跳,然而我還是留下了她,一直住了十幾天。

大約一個月後,她從她丈夫的地方給我打來了電話,她告訴我說懷上了我的孩子,她來找我就是要孩子的,到她丈夫那裡去,是為了讓他不至於懷疑是別人的孩子。

我原以為自己很清楚,和玲一起不可能有情感上的糾葛,也不會有後顧之憂,覺得玲和我在一起只是為了得到生理上的滿足。

可是我的想法太單純了,沒有想到她會來這一手。

她感覺到我很生氣,就說:「我們結束了,因為我不願意看到你妻子得不到丈夫的關愛,我只要一個英俊的孩子,我這次去找你就是這個目的,我知道我快離不開上你了,但是現在看到你的樣子,我除了離開別無所求。」

第二年,春天快過去的時候,玲生下了一個漂亮的男孩,她很高興,的心裡卻很擔心害怕。

可是我的老婆卻沒有一點懷疑,只是開玩笑的說:「她的男人這麼丑,怎麼會生下這麼一個漂亮的兒子?比我們的孩子還漂亮。」

我說:「林巧啊,林巧!虧你還是學醫的,連遺傳和變異都不懂。」

我和玲的結束雖然是她先說出來的,可也是我心裡的選擇,也是唯一正確的選擇,如果繼續下去,一切必將暴露無遺,我感到在感情上,女人有時也很堅決。

我一直不敢面對玲,可有一次還是遇到了,她抱著孩子對著我笑著,笑的很甜,就象我第一次站在她床前看她胸部時的那種笑。

可是她不再會伸開雙臂接納我了,因為她的雙臂間抱著我的孩子。

正文 第二章 傾訴

我和玲就這樣相互迴避著對方,玲經常抱著孩子到我家,有時是有事找我老婆,但更多的時候是來玩,特別是我回來的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她往往一來就是一個下午,也許第一天是把時間讓給我和妻子溫存的吧?

當她每次敲門的時候,我就會躲到臥室里,因為她敲門時候總是要喊的,大多數都是妻子開門,可是有時妻子正在忙著時,就會叫我去開。

我開門的時候,總是不講話,可是有一次妻子身體不舒服,她是來照顧她的,還弄了一碗薑湯來給妻子喝,我就不能不說話了。

玲進門的時候總是要看我一眼的,好像有一剎那的不自然,我能看出她的臉是紅的,可是看到我的妻子就自然起來了,臉上的紅也就消失了。

其實我知道她是有意的想和我接近,每當我們四目相對時,我的心裡就感到很緊張,表情也就不自然起來。

我越來越害怕被妻子發現自己的不正常,於是,每當玲來我家的時候,我就找理由說有朋友相邀,從而儘量減少在家裡與玲接觸的時間。

可是我又怕妻子從另一個角度看出問題,所以總是處處小心謹慎。可是生活並不全安我的安排去做,有一次是雨天,我就沒有理由出去了,就只好在家裡看書。

可是我打開書卻怎麼也看不下去,眼睛總是定在書頁上,心裡早已回到從前,並且從和玲接觸起一直的放電影,直到眼前才打住。

玲邊和妻子講話邊給孩子喂奶,偶爾用眼睛的餘光觀察著我,其實我的心裡在想著什麼她一心的數,我半天沒有翻一頁書,她的心裡能不清楚原因嗎?

特別是她和妻子看電視的時候,我的心裡更是不安,妻子特別愛看言情電視劇,而且是港台的,裡面不斷出現男女主人公擁抱接吻的鏡頭,有時甚至是床戲,我又不可能不看。

每當這時,玲的臉就會紅,妻子當然是沒有感覺,她是看慣了,我有事就想,向我妻子這樣的言情觀眾,怎麼沒有那種風情萬種的女人味呢?到是這個男人不在身邊的少婦,把劇情中的故事帶到生活中來。

玲在看到床戲鏡頭時的表情是十分的可愛的,也可以說是很煽情的,我有時會偷偷的側臉看她的樣子,她的神情很專注,不像是裝出來的,她的鼻樑很適中,有一次我看到一顆汗珠掛在鼻尖上,可是她卻不去把它擦掉,兩手就直直的放在膝蓋上。

我從那汗珠開始往上看,她的眉毛很黑很亮,雖未經任何的修飾卻自然大方,每一根眉毛都向著兩邊舒展,很順很順。

她的顴骨也很適中,我自小聽說,女子顴骨高,殺夫不用刀,也就是說,這樣的女人狠毒,這當然是一種迷信,不過即使這樣,玲的顴骨也不屬於這一類的,所以她不是一個狠毒的女人。

玲的最好看的地方,是她的嘴,如果說她的眼睛,鼻樑,眉毛以及顴骨沒有什麼缺點的話,那麼她的嘴唇就因該是很漂亮的了,說句很色的話,我一看到她的嘴,就會想到接吻,繼而就想到和她上床了。

她的身材是很苗條的那種,總體上應該稱做小鳥依人的類型,這和我的妻子正好形成明顯的對比,我妻子大約有一米七二的樣子,身材屬於豐滿型,很性感。但是玲的體型卻苗條好看,大約一米六二左右,我當初看中的就是她的嘴和身材。

有人說,男人就是好色,總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事實確實如此。我看到玲剛喂過孩子的雙乳,隨著呼吸不停的起浮時,身體上也就有了反應,我在想:生過孩子的少婦怎麼這樣動人呢?甚至想吮吸她那甜美的乳汁。

我心裡想:這就是我曾經壓在身下的幾乎完美的體型,好美好舒爽,她給我生理上的滿足是妻子做不到的,也許是因為很少被男人開發的緣故。她和她的丈夫,能有幾次肌膚之親?

說實話,如果沒有孩子,我是不會這樣膽小的,我是男人我害怕這事嗎?再說她那個男人早已對她不感興趣了,聽說在外地早有了一個漂亮的新疆妹,他們之間早就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名義夫妻,誰也不問誰的事,我就是占了這個女人也是沒有什麼負擔的,只是害怕未還有一點,就是我的經濟也不寬裕,如果我是老闆就不會這樣的擔心了。

玲的男人有的是錢,每年給她的錢比我們兩口子的收入還多好幾倍,不然人家新疆的美眉怎麼會看上他呢?玲自從生下孩子後,根本就沒有打算再去上班,準備產假休完後,做個停薪留職長期在家帶孩子。

我雖然極力的在控制自己對玲的感情,可是男女之間的事是很難預料的,男人就像燈泡,一點就亮一息就暗,女人就像燙斗,熱的慢涼的也慢。一對經常要接觸的男女,會有什麼樣的結局,那是不難想像的。

有一次周末,妻子帶著孩子回娘家有事,要兩天才能回來。妻子有事總要和玲說一聲,這也養成了固定的習慣,因為她的社會經驗很差,而玲在這方面簡直就是一本百科全書。

就像吃西瓜的事,我老婆雖然是醫生有時都不懂,醫院的同事都說她是個幼稚的女人。

這卻對我有好處,不管是什麼美男子,無論對她採取什麼勾引術都是白費心思,所以她是一個安全的女人。

一天,我在家裡沒有事可作,就把過去的書搬出來整理一番,有時把書伸到窗戶外面抖一下飛塵,沒曾想玲卻在陽台上晾衣服。

初秋的天空分外晴朗,氣候也很暖和,只聽見她有意的咳嗽一聲,我也就不經意的轉臉一望,只見她的頭早已伸在外面對著我詭秘的微笑著呢!

我對著他望了望就回到屋裡,可是半個小時後,就聽到她敲門。

我只好開門,但是有意讓她在門外說話。只見她用力的拉開防盜門,一直走到我的臥室里,坐在床上。

孩子長的很胖很白,雖然只有幾個月,個子卻像一歲大的孩子,和我的孩子小時候差別不大,玲的得意之色時刻表現在臉上,可孩子雖然也是我的,不在一起也是沒有感情的,再說也沒有名分,說白了就是非婚生兒子。

玲的眼睛直直的盯著我看了好一會才說:

「你真的就不想你的兒子嗎?我告訴你,你不要怕,我是不會賴著你的,你又有什麼可讓我賴的?除了長的還像個人樣,其它沒有什麼可燒的?」她看到我很不耐煩的神情,一下子就來氣了,帶著藐視我的口氣說:「現在的男人就是要有錢,你看我的男人,長的跟小豬似的,又黑又丑,可是還是有漂亮的女人和她好!可是話又說回來,他就是再玩最後也會回來的,我心裡明白著呢!」

她一股腦的說了那麼多,真的讓我無言以對。

過了好一會,我才安慰她說:「孩子的事就不要提了,這樣下去,我覺得我們會出事的,還是分開的好。」

「怎麼分開?你老婆已經說過了,這房子她覺得很好,地點也不錯,一輩子也不想搬了,要搬也只有我搬走,可是呢,我也不想搬走,原因很簡單,你老婆是醫生,我們有什麼不舒服的時候很方便,不用總是往醫院裡跑。」說道這裡她得意的笑了。

然後就對我說:「你要是聽我的,我們就好過,我想繼續和你好下去,我就做你的情人吧,按說呢,情人是應該比自己老婆漂亮的,可是你的老婆是個美人,我比不上她,不過有一樣我是可以肯定的,我比她會伺候你,我會讓你感到很安全的,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也想過了,我雖然需要男人滿足我,可是我不能對你要求過分,那樣如果讓你老婆知道了,我一回也得不到了,你說對不對啊?」

可以肯定的說,玲的想法是出自內心的,我知道她是一個心直口快的好女人,說話乾脆爽快,做起事來也乾淨利落,表面上看似很粗俗,可骨子裡卻是個多情的女人,就像一個多變的妖精。

這樣的女人一旦對你好起來就像俠女一樣的義氣,可一旦做起兇狠的事來從也不會有任何顧及,我開始有一點害怕起來。我怕她把孩子的是告訴我的老婆,那我的一生就完了。

玲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就大膽的說:「我的孩子也不要你給一分錢,我還會給你補償的,不過不要讓你老婆知道,我為你留了一筆錢,是我省下來的,不過我不會一下子給你,就算你的零花錢吧,每月和你的工資也差不多吧,你的工資我是知道的,你抽的煙也太差了,這也不是你老婆管你,實際情況也需要這樣,孩子大了,要花錢的地方多著呢?」

玲說著就流出了眼淚,說她多麼的苦,雖說自己不是個美女,可是總比那個豬似的男人要強百倍。

還說我是一個有知識的男人,會教育孩子,將來幫助她一些,孩子也能成個人才,那也就有依靠了,她已經不再指望那個男人了,只是趁他現在有錢多弄一點,以防老來有個依靠。

聽了玲的傾訴,我的心裡也軟了下來,畢竟我是個男人,面對這樣一個上解人意的女人怎能無動於衷呢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都市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