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島女孩

2018-08-12     WoKao     檢舉     收藏 (0)

「不會吧?被偷吃了?」我望著一顆巨大的石頭,上面原本應該放著三四條的魚乾,但現在只剩下一根魚骨頭。

「大概是島上的那群狗吃掉的。」我只好苦笑著。

我之前做生意失敗欠了債,只好偷偷秘密搭船出走躲債,途中不料遇到了暴風雨,所幸大難不死地漂到這個無人荒島上。一般的船難大多會有人前來救援,但我是偷渡,所以怎麼樣也不會有人知道我遇難。

求救無門之下,我只好一個人想辦法野外求生。

所幸,這島上還有條小小的河流,淡水的問題已解決,要不然真的會渴死。同時,我也在島上找到一個可避風雨的山洞,平時就拿著自製的魚叉捕魚,倒也賴活了幾個星期。

原本我把吃不完的魚用自製的海鹽腌制,然後埋入土裡藏著,但實在是太咸了。後來考慮把魚烤成干來保存,不過太耗柴火了。最省力的作法是曬成幹當成存糧,沒想到才出去捕魚一回來,卻全都被野狗吃光。

肚子餓得慌的我只好拖著疲憊的身體撿了些木材升了火,把今天的魚獲烤了烤,一邊吃著,一邊心想,是不是要弄個陷阱抓一兩隻野狗。一方面馴服了之後可以幫忙打獵,或者做香肉來吃也不錯。

※※※ ※※※ ※※※ ※※※

當我正在盯著一條魚,準備丟出魚叉時,傳來了一陣聲音。

「叮叮咚咚……」那是我前一天布置的陷阱,中空的竹子互相碰撞產生的聲音。

我連忙回到島上,仔細一看,卻讓我吃了一驚。

原本應該要有野狗的地方,卻有一個全身赤裸的小女孩倒吊著。

「嗚嗚……汪汪……嗚汪……」她的表情驚恐地叫著狗叫聲。她的右腳踝被麻繩給束住吊在半空中,剩下左腳與雙手不斷的亂揮著。

「這是怎麼回事?」我自言自語。我記得在剛來這個島上的時候,就已經繞了島一圈了,什麼人也沒看到,也沒有住家。那這個小女孩到底是從那邊冒出來的呢?

我看著這個學狗叫的小女孩,困惑了。她的皮膚又黑又髒,她的頭髮因為倒吊像條破布而垂著。兩手兩腳污黑得像是條木炭,可以說比我看過的任何一個野孩子還要野的樣子。更奇怪的是……

「汪……嗚……汪汪汪汪……」這個小女孩怎麼一直叫著狗叫聲?難道是?難道是所謂的動物養大的小孩?

我聽過有狼養大的小孩,不能說話,動作都跟狼一樣。仔細看,還真的是這樣。

我慢慢把繩子放下來,倒吊的小女孩這時才降到地面上。她翻個身,用四肢著地的方式伏在地上。

小女孩卻不解開腳上的繩子,對著我四肢伏地。「汪汪汪汪……」一陣狂吠著。

「汪……汪……」附近的野狗也跟著小女孩的吠叫聲一起吠著。只是因為害怕我又不敢靠近。

我說啊,狗畢竟是狗,看到人只敢在遠遠的在旁邊吠叫,不敢過來咬我。

而小女孩因為腳被束著而無法跑走,她抬起被綁的那隻腳,甩著腳想把麻繩給甩掉,一邊對著我狂叫著。

「不會吧?真的笨成這樣,連解繩子也不會解?」

小女孩看我沒有進一步動作,停止了吠叫,用嘴巴咬著麻繩想把它給扯斷。

「嗚……嗚……」她低吼著,被麻繩牽制的感覺讓她不愉快。她左右搖晃著頭用力咬扯著纏在腳踝上的麻繩。

這時我仔細地打量她。凌亂的黑髮垂在兩旁。瘦弱的背上明顯可見的背脊。小屁股略為削瘦沒有小女孩該有的豐潤。肋骨一條一條地顯出她的消瘦,乳房則完全沒發育,只見兩個小乳頭微微的凸起。

雖然小女孩這樣營養不良而骨瘦如柴,所幸兩條小腿之間的光滑地陰阜上仍存留著肉感,上面的小縫還有嫩紅色澤。

「唔……」我吞了口口水。怎麼回事?在酒店裡面混過大風大浪,什麼樣的女人都見過的我怎麼會去注意這乾乾扁扁的小女孩的私處?

難道是這一陣子憋壞了,母豬賽貂嬋?讓我對這方面的需求極為渴望?所以讓我成為一個變態蘿莉控嗎?

「啪啪啪……」我打了自己幾下耳光。這時才冷靜了下來。

「乖!」我蹲了下來,讓自己的身高與小女孩同高。

「不要動,我幫你解開。」我手剛才伸了過去,那小女孩就害怕地後退了。

「不要怕不要怕……」我兩手打開,慢慢的接近她。而她看到我的接近,不斷的後退,最後被繩子限制住而停住。

看到她無法後退的樣子,我手一抓想要抓住她的肩膀,但小女孩竟然一轉眼就躲開了,逃到我的側邊去。

怎麼回事?小女孩的動作怎麼這麼快?

我心想,這下子得用強的。我伸出手,左手一抓,右手一抓,但她像是鰻魚一樣的靈活地逃開來。最後,總算抓住她的一隻手了。

我右手握著她的手臂,被抓住的她卻害怕地哇哇大叫著,不斷地扭著,想要掙脫我。

不料,我的手臂被她咬了一下。「啊……」我吃痛連忙放手。

手臂上的咬痕,慢慢的滲出血來,我大吃一驚,身子後退了幾步。「你怎麼咬我?我好心要幫你解開耶!」怒氣一起,我決心要教訓一下這個小女孩。

我心一橫,把綁在她腳上繩子用力一拉。原本四肢著地的她重心不穩被翻了個身,接著我趁她一不注意時,就用身體把她壓制在地上。

「嗚哇……嗚哇……」突然被壓制的她不斷地扭動掙扎。兩手揮舞著,不斷的在我身上抓下一道道的爪痕。

我忍著被抓的疼痛,把她的兩手抓住並且扭在她背後,接著把她腳上的繩子解下,再用繩子把她的兩手反綁。

小女孩只能踢著兩條光光的腿,低吼著擺動頭想咬我。「嗚……吼嗚……汪汪汪……」

我看著不斷扭動的她,並且問了各種不同的問題。

「你是誰?」

「汪汪汪……」

「從那裡來?」

「嗚汪汪汪……」

「這裡還有其它人嗎?」

「汪汪汪……」

無論怎麼問,她都只會學狗叫。

不會用兩腳走路的她,由於兩手反綁,只能用兩腳站起。但她卻又不平衡地倒下來。

怕她受傷的我又伸手扶了她一下。她笨拙地搖搖擺擺的樣子,讓我覺得她雖然野,仍然還表現出小女孩的可愛。心想,養一隻這樣的小動物也不錯,至少在島上不會無聊。

下定決心的我,拿出當魚餌用的魚乾,在小女孩面前揚了揚。

小女孩眼睛直盯著我手上的魚乾,停止了吠叫。

「嘿嘿……你果然抗拒不了食物的誘惑。」我一邊微笑著,一邊伸手把魚乾靠近她鼻子。

她看了看魚乾,嗅了嗅味道,又抬起頭看著我。被反綁的兩肩兩手扭動,但是我綁得很緊,根本不可能掙脫。

此時,小女孩肚子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也許剛才太耗體力了,或許魚乾的味道讓她肚子餓。但她仍然不敢去咬,兩眼仍然驚恐地瞪著我。

我只好把魚乾放在地上,往後退了一邊。

她肯定是餓壞了,我才退個幾步,她頭一轉,嘴一張,魚乾就被她一口咬過去。

她狼吞虎咽的樣子讓我笑了。等她吞完,我又拿了一塊魚乾在她眼前晃著。已經嘗過魚乾的她對魚乾的渴望又更強了。

這次她直接把我手上的魚乾用嘴咬了過去。

我把身上所有能吃的東西都拿了出來,比較大的魚乾就幫她用牙齒撕開成小塊一塊一塊的餵給她。

而她也因為食物的關係,沒有之前那種仇視的眼光,只是專心地吃著。看來她已經被收買了。

正在吃著魚乾的她,身子突然縮緊了一下,頭轉過來看著我,停止了進食。

她髒亂的臉上,有著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這時候我心想,如果這個小女孩洗乾淨穿上漂亮衣服,應該會成為一隻可愛的小蘿莉。

她看我並沒有惡意,也沒有傷害她的動作,便又開始吃起魚乾。而我也就繼續的伸手觸摸她,之後她就沒有之前的反應繼續吃著魚乾,也慢慢習慣於我的觸摸。

我用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背,雖然上面沾滿塵土,也有些疤痕,不過肌膚還是有著小女孩該有的柔軟。摸著摸著,就順便觸及她的胸部。但她沒有抗拒。似乎她腦中並沒有羞恥的概念。

也許是營養不良,小女孩胸部小得可憐,摸起來沒有脂肪的柔軟感。她的乳房不同於成熟的女性有著特別的彈性,我想日後應該會有所成長。摸著摸著,竟然發現那粉粉的小乳頭立了起來。

原來小女孩的乳頭也會立起,這倒是我以前都沒聽過的事。

接下來,我的手慢慢的接近她的兩腿間。

她小屁股很結實,雖然瘦弱但臀部的肌肉還是有著一定的發育。

滿腦子慾望的我,不客氣地往她兩腿之間摸下去,她突然身子緊縮了一下,扭轉著身體,抬起頭看著我。

她兩眼顯露著害怕的表情,好像知道了我的意圖,轉身把屁股轉向遠離我的方向。但已經雙手被綁的她再怎麼轉角度,我的手還是可以隨意地觸摸到她的陰部。

她的身子轉了幾下就停止反抗,反而她的身體輕輕的觸碰我的手。並且把她的小屁股翹起來,讓她的陰阜展現開來。

當我的手碰觸到她的陰唇時,她反而把屁股抬得更高,並且調整角度讓陰阜能靠上我的手指。

怎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個啥也不知道,動作跟狗一樣的小女孩,竟然會懂得性方面的知識?知道我要摸她的私處,甚至知道讓我更容易的角度來猥褻,這是人的本能嗎?

原本我以為有小孩應該就會有成人在島上,但就現在的狀況看來,她應該是真的類似狼養大的那種小孩吧?原本希望島上有其它人可以把我送回去的希望也落空。

我再摸摸她兩腿間,她仍然還是翹高屁股,讓我摸來摸去。

她的陰阜上面細細的汗毛,觸感軟軟的像是天鵝絨。就我在酒店裡面玩的經驗,也從來沒碰過這樣光滑的幼屄,頂多只是故意剃光裝白虎。

手指在她的肉縫中翻攪,手指竟然感覺有些潮濕。我小心的撥開蓋在陰蒂上的小皮,用指腹輕輕的一點。「啊……」她的身體隨之震動一下。

這個反應說明了我在酒店學到的指功,在這小女孩身上也可以奏效。

於是我肆無忌憚地把中指伸進她的蜜穴,進入兩三指節深時輕觸著十二點鐘方向,就是俗稱的G點。大拇指則沾濕輕點著她的陰蒂。

「啊……啊……嗚哇……」兩手被反綁的小女孩,任憑我對她上下其手。雖然之前是汪汪地學著狗叫,但對於呻吟的聲音,倒是與一般女人相似。

她髒污的臉蛋透出著一點潮紅,小口微張地喘著氣,每當我觸及那因充血而充滿彈性的小蒂,身子就一陣地顫抖,兩隻小腿同步地蜷曲著。

有人說微笑是人類共通的語言,淫叫聲也是呀。聽了真叫人受不了。

淫心已起的我把她兩腳打開來,讓她的肉穴更能顯露出來。手指玩不夠,便用舌頭去舔它。

小小的紅豆晶瑩剔透像顆紅玉髓,當我低頭時聞到股類似小魚乾的腥味。也許小女孩並沒有專門洗過吧?這個味道卻讓我更為興奮。我用舌尖或左右,或上下地用圍繞它舔著。

不知不覺,粉紅的小穴口漸漸流出了透明的蜜液。當舌頭舔過,帶著鹹味的感覺直衝腦門。

像這麼小的小女孩,發育還未完全,但身體的反應可是跟成年的女性相差無幾。難怪中國古代這麼多的文人雅士如蘇東坡、歐陽修之流著有這種愛好。

雖說「人為絲輕哪忍折,鶯憐枝嫩不堪吟,留取待春深。」但我在文明世界欠了巨額債務,而在這個荒島上也不見得有下一頓溫飽。任何的法律對我來說形同無物了。我已經是沒有明天的人,現在就要「有花堪折直須折」了,那還等春深?

我脫了褲子,把直挺挺的肉棒就對著濕淋淋的小穴。龜頭才一頂到,熱呼呼的蜜液就全沾上去。我左右上下的磨擦著穴口,充份讓它濕潤,以便能一路滑進去。

我把她兩腿往上一抬,讓她的小穴微微張開。等龜頭一對準,就施力挺進。

當龜頭抵在陰道口施力擠進去時,她才發覺到我的目的,連忙扭動著身體,想躲開陰莖的刺入。「嗚……吼……」她一邊扭動一邊嘶吼著。

但是一個成年男子的力道是很大的,尤其又是在精蟲沖腦的時候。我用力地壓制住她,輕易的對準她的陰道口。

因為小穴口已經濕潤,在她的小穴口前雖然有感覺到阻力,但只要再加一點力,突破阻力點之後,阻力頓減便一路直送到底。

「唔……嗷∼∼」當陰莖直入時,小女孩全身緊繃著,發出了抗議的聲音。

她大概沒有接受過這麼大的陰莖,身體扭動著想後退,但是我死狠狠的壓著她,拉開她的大腿。

她身體的扭動,不過是讓已經插入的陰莖更是磨擦她的陰道壁。她的表情,像是受驚的小鳥,「啊嗚……啊嗚……」哀鳴著。

已經到口的肥肉,那還能吐出來?已經插進去的肉穴,又怎麼可能拔出來?雖然她哀叫著,但我已經陷入瘋狂的狀態,毫不留情地不斷抽插著。

裡面的蜜汁熱呼呼一股一股地泊泊而出,讓原本已經火熱的肉棒更為燒灼。潤滑的肉壁,一環一環地收縮著,緊箍著。

「啊……啊……啊……嗯啊……」也許是陰道原本就很滑,或者熟知女體的我知道怎麼樣攻擊她的敏感點。原本在痛苦得想逃離我的她,變成了在淫叫的小女孩。

儘管每個地方的女人說不一樣的語言,但在性交時,仍然叫出同樣的聲音,這也就是人類最自然的表現吧?

小女孩扭動著她的腰,似乎已經興奮得不由自主配合著我的動作。

「啊……」她叫了一聲之後,隨即停住叫聲,身子僵硬顫抖著。小穴一下又一下地收縮,肚子上的腹肌也隨之僵硬。

龜頭處傳來一次又一次的吸吮感,不由得我精關不守,用力向內深深一頂,噴發了出來。

「喔……」肉棒噴發時,又帶動著小穴的收縮,小穴的收縮又促使我一縮精液又噴了一下。就這樣一縮一噴一縮一噴,竟然配合著四五次才停止。

射精完了,這時我的理智才恢復。看著一個小女孩光溜溜地躺著,兩手被反綁,一邊喘著氣,一邊小穴中還慢慢地流出紅色與白色混合的液體。這時我才警覺到自己做了什麼好事。

我連忙把小女孩的雙手解開。她這時也清醒過來,四肢發抖著,一跛一跛地向前爬移。

也許是小女孩剛過高潮而餘韻未散,她的腿竟然發軟,兩膝又跪了下來。我眼見她似乎力脫而無力,連忙用手扶起。

但沒想到我一不注意,又被她咬了一下,這痛感讓我不得不放手。

我一放手,她就迅速地用四肢著地的方式奔跑,一溜煙就到了樹林的邊界。她停了步,轉頭望著我,過了十幾秒便躲進樹林裡的陰暗處消失了。

我望著空無一人的四周,只剩下「啾啾」的鳥鳴聲。回想剛才的事,像是作夢,但低頭一看,手上的咬痕仍在,還有著一絲絲的痛覺。

這是真的,不是我一個人悶在島上發瘋產生的幻覺。

☆┌─┐ ─┐☆

││ //

││//

│ //─┬─┐

││|││

┌┴─┴─┐-┘─┘

│┌──┘│

└┐┌┘

└┐┌┘

\__ ___/

☆┌─┐ ─┐☆

││ //

││//

│ //─┬─┐

││|││

┌┴─┴─┐-┘─┘

│┌──┘│

└┐┌┘

└┐┌┘

\__ ___/

期待後續發展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動漫改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