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3

2018-08-12     WoKao     檢舉     收藏 (0)

郭海萍一夜都沒有睡好,她感到自己的身體被摔的粉碎,更難以忍受的是自

己的陰道內像有很多小蟲子在鑽來鑽去,這種百抓撓心的感覺正在吞噬著她的身

體。而身旁的蘇醇卻一夜呼嚕聲不斷。

天終於亮了,海萍起床後簡單的漱洗了一下,就出門了,蘇醇還睡著,海萍

沒有叫醒他,她覺得無話可說,她現在最主要的是買房子「我,郭海萍要改變這

樣的生活!」海萍拖著沉重的腳步好不容易擠進了開往公司的輕軌。早高峰的輕

軌車廂,像是沙丁魚罐頭,人與人之間緊貼著,互相都能聞到彼此的體味,甚至

可以大致猜到對方吃了什麼早餐!海萍隔著人縫透過車窗望著窗外飛逝而過的一

幢幢嶄新的商品房,「什麼時候我能住在這其中的一套房子裡?這個多套的房子

我只要一套,不多,只要一套我今生足矣!」

又到了一站,又有很多人拚命的擠了進來,海萍突然感到陰部被什麼硬物頂

住了,她想用手把那東西擋開,可是列車又重新啟動了,海萍的兩隻手只能用力

地抓住頭上的把手,人已經被擠的不能動了,她只能用眼睛的餘光掃了下之間的

下身,原來是自己前面乘客的一隻硬牛皮包,包底部的硬角正好頂在自己的陰部

海萍今天穿了條棉織的休閒褲,列車飛快地在城市的半空中行駛著,裡面的

人也隨著車廂的晃動而動著,那個硬牛皮包的一角也來回磨著海萍的陰部,海萍

此時的注意力早已轉到了自己的下身,漸漸的她覺得那個硬牛皮包就像昨晚蘇醇

的手指,在撫摸著陰部,隨著車廂的晃動她感到陰部有點濕潤了,奶子也有點發

漲了,海萍感到很舒服,陰道內又有電流湧出在電擊著裡面的小蟲子。車又到站

了,車廂內的人們都稍微鬆動了一下,硬牛皮包離開了陰部,海萍感到又要被推

下山了,她憑感覺尋找著硬牛皮包的一角,找到了,海萍不由自主地靠了上去。

車廂還是晃動著,陰部還是像被撫摸著,海萍感到抓住了山上的樹枝,「這次沒

有被摔下山,這次一定要登上山峰!」海萍悄悄地騰出了一隻手,放下來,她環

顧了一下四周,「沒有人注意我,不是在聽MP3,就是在看報紙,或是在想著心

思。」

海萍用手抓住了硬牛皮包,把包的一角對準了自己的兩片大陰唇間,把下身

緊緊地靠了上去,她用手牢牢地抓住牛皮包,不讓它再離開自己的身體,陰部隨

著車廂的晃動在上面磨著……。海萍感到大陰唇已經隨著硬牛皮包的磨動分開了

,流出來的陰液已經把內褲弄濕了,她的下身又往上靠了靠,「哦!頂到了敏感

點!」海萍差點叫了出來!牛皮包的硬角正好頂到了海萍的陰蒂,那一陣陣的刺

激讓海萍的身子有點顫動起來,還好列車的晃動還比較厲害。海萍的手更用力的

抓緊牛皮包,下身貼的更緊了。

「陰道內的電流更大了,小蟲子都已經被電擊掉了!」海萍感到陰道內熱呼

呼的,「太舒服了!」電流已經已經開始向上身涌了,涌過了小腹,到胸部了,

海萍的乳房已經漲的快要把胸罩搭扣給撐開了!乳頭也已經硬挺挺的勃起,勃起

的乳頭也隨著身子的晃動摩擦著罩杯內壁,從乳頭上流出的電流和陰道內湧上的

電流交匯在一起開始向海萍的頭部涌去。

「乘客們列車就要到達下一站XXX路站,請要下車的乘客做好準備」車廂喇

叭傳出不合時宜的聲音。「別讓我再次墜落到山下,我也快要到山峰了!」海萍

抓著牛皮包的手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包地硬角隔著褲子快速地摩擦著海萍地陰

蒂,電流瞬時間加大了,向上不斷地涌著,海萍感到臉開始發燙,人已經有點站

立不穩了!手心裡的汗都溢出來了,海萍把牛皮包的硬角用力的盯進了自己的大

陰唇間……「啊!啊!哦!」海萍控制不能自己地呻吟了出來!車子也進站停了

下來!「終於到達山峰了!」海萍感到全身地毛孔都散發開了!一股快感從腦子

流散到了全身。海萍也到站了,她跌跌撞撞地隨著下車的人流擠下了列車。

走出車站,海萍下意識地抬頭望了眼天空,「今天的天空真藍啊!」海萍的

腳步也輕快起來。到了公司海萍才發現自己的內褲底部早已被陰液弄濕了,大腿

上也流落了不少。她連忙走進了洗手間,從包里取出一片護墊貼在了內褲上,在

清里陰部時海萍又用衛生紙在陰蒂上揉擦了幾下。「這種感覺真好!」海萍內心

感嘆道。她拉上內褲,穿好休閒褲,用手攏了攏有點凌亂的頭髮走出了洗手間。

海萍走進辦公室剛坐下,「海萍姐,這麼晚,快遲到了,昨晚沒睡好吧!」

鄰坐的小王跟她打招呼。

「別瞎說,是昨天加班累的,起來有點晚了。」海萍解釋道。

「都是過來人了,還不好意思,昨晚跟老公生活做的很爽吧,臉上的紅暈還

沒退掉呢!」小王湊到海萍的耳旁輕輕笑道。

「唉!就我現在住的那破房子,還爽!不提了!」海萍像是在自言自語。

「怎麼回事?」小王追問道。

「開會了!」耳邊傳來經理的聲音。

「快!開會去!」海萍站了起來。

「開完會,MSN!」小王在海萍的身後輕聲的說道。

開完會,海萍剛登陸上MSN,小王就在網上叫她了!小王算是海萍在公司無

話不談的死黨了,每次兩人要說悄悄話都在MSN上聊。剛開始海萍沒有理會小王

,不死心的小王連發了幾個「閃屏」給海萍,海萍實在沒辦法,就把昨晚的事情

告訴了小王。把小王樂得差點笑出聲來。海萍氣得移到小王身旁打了她一下

「你還笑,不理你了!」

「那你還不買房子,準備一輩子住在那破房間裡!」

「買房子,錢呢!我還沒存夠呢!」

「還沒存夠?!傻啊你!你一個月賺多少,房價天天在漲,你存錢的速度根

本趕不上房子漲價的速度,我看你這輩子是沒希望了,每晚都要擔心『咚,咚,

咚了!」

「那你說我該怎麼辦?」

「你不會貸款啊,先把首付付了,房子先住進去,剩下的錢以後再慢慢還嘛

!」

「貸款買房?」

「說你傻,你還是真有點傻!我現在的房子不也是貸款買的。先不說別的,

就說私密性來說,我就覺得值。我現在每晚洗好澡光著身子在房間裡走來走去,

我老公那看我的眼神真像狼似的!那再到床上……別說到床上,我們現在是想在

哪裡做,就在哪裡做,這就叫做人啊!我的好姐姐!」小王在MSN上好一長篇!

「那就算貸款買房也不是想買就立時三刻買的!像我這種外鄉人在上海又沒

什麼關係的,怎麼買啊?」海萍被小王講的已經有點衝動了!

「你真的下決心買房嘛?如果是真的,我正好有個做房地產的朋友的房子最

近要開盤,聽說還是准現房,過散個月就能交房了。如果你真想買的話,我這就

幫你去問!」小王還真是那種熱心人。

「那我今晚回家先和蘇醇商量商量再說。」海萍有點猶豫了。

「就你那老公,下面幾聲樓板響就嚇得不行了的人,你還跟他商量,我看你

還是繼續住你那『咚,咚,咚』的破房子吧!」

「好!那你今天就幫我打聽,我決定買了!」被小王那一陣嘲笑,海萍終於

下了決心。

「我爭取中午就給你迴音!」小王最後還在網上發了個鬼臉。

吃午飯時小王的迴音來了,房子是有的不過地段不是很好,總價在八十萬左

右。海萍聽了,又開始猶豫了。看到海萍猶豫,小王又跟海萍說了一大段買房子

好處的話,小王的話離不開夫妻生活方面的,小王告訴海萍,她和老公在家不分

時間、地點只要兩人性致上來了,想做愛就做愛,各種體位姿勢幾乎都做了個遍

!聽了小王的話,海萍感到自己的下身又有點濕了!她終於下了決心要買房子。

小王的辦事效率還真高,下班時她就告訴海萍,周末就可以去看房了,如果

中意的話當場就可以付定金。這下子海萍的徹底不在動搖了。在下班的路上她打

了個電話給妹妹海藻叫她周末賠自己看房子順便在準備點錢,海萍怕萬一要付定

[長篇] 蝸居2

加入書籤: 還是這個月色朦朧的夜晚,宋思明開著車駛在回家的路上。作為市府的秘書

,他幾乎每晚都有推不開的應酬。他已經將大部分不重要的交際回了,但是他還

是覺得忙不過來。今晚,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老闆請客,要說,這位陳老闆還是

他的遠房親戚,剛到上海時還只是個包工頭,這幾年在宋思明,明里暗裡的照顧

下已經有陳老闆上升到了陳總。

宋思明微微點下了車窗,陣陣涼風吹了進來。本來這種應酬對他來說只是逢

場做戲,可是今晚他覺得不虛此行。今晚,宋思明在酒席上見到了一位女孩,剛

見到時,宋思明好像進入了夢境,這位女孩不就是自己大學時,暗戀的蘇惠。蘇

惠不是已經去世了嗎。那眼前的這位女孩又是誰?她是陳寺福帶來的,好像是陳

公司里的文員,是陳專門叫來陪酒的。這個陳寺福虧他想得出。蘇惠是宋思明心

中的隱痛,看著眼前這位叫郭海藻的女孩面無表情的勉強地在酒席間,一杯杯地

敬著酒。宋思明就覺得是蘇惠在敬酒似的。他一點胃口也沒有了,只是不停地喝

著酒,沒多長時間,他就藉口還有事離開了,臨走時,宋思明特地來到郭海藻面

前,悄悄地把自己地名片塞給了海藻,並輕聲道「以後有困難可以直接找我。」

處於宋思明現在的地位,他不是一個隨意發名片的人,可是當他看到眼前這位楚

楚憐人的女孩時,他有種感覺他要幫她,他要幫她改變現在的生活,就算是為已

經故去的蘇惠吧!

車子慢慢拐進一條幽靜的小路,宋思明的家是那種解放前建造的日式小洋房

,獨門獨戶的,確切的應該是他老婆娘家的房子。宋思明能有今天的地位多半是

靠他老丈人的關係。他老丈人是他大學裡的領導,當年,宋思明為了畢業後能夠

留在上海,毅然選擇了領導的女兒,這個選擇為他以後的仕途鋪開了道路。

宋思明剛推開門,「咦!你怎麼這個早回來了?」老婆雅嫻早已經習慣他十

點以後到家了。

「早!都快十點了!」宋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

「你哪天不是十點以後到家的,今天太陽西邊出來了!」雅嫻連忙遞過拖鞋。

「婷婷呢,睡了嗎?」宋故意扯開話題。

「真是太陽西邊出來了,你怎麼時候關心過女兒,她早睡了,明天還要上學

了!」

「我今天有點累。」宋思明低著頭,他現在有點不敢正眼看雅嫻,他覺得自

己對這個家是虧欠的。

「你哪天回來不是叫累的,睡衣已經放在衛生間了,快洗個澡,早點休息吧!」

宋思明洗完澡,可是頭還是有點暈,走進臥室他聞到一股香水味,抬頭一看

奶子鼓鼓地頂在胸前,透過睡裙宋思明可以清楚地看到雅嫻兩個褐色的奶頭挺立

著。

宋思明雖然才四十多歲,或許是自己所處地位的原因吧,他不是一個很花心

的人,雖然不時有女人願意主動投懷入抱,但他還是能把握住自己的,這點讓雅

嫻還是很寬慰的。宋思明和雅嫻之間的夫妻生活已經是例行公事了,宋思明現在

不大會主動提出要求了。反而雅嫻最近到性致很強的,每次雅嫻要,宋還是應付

的,「就當交水費吧!」每次宋都這樣想的。

「你噴香水了?哪來的?」宋思明走到了床邊。

「就是上次來家裡送東西的陳總給的。」

「什麼陳總,包工頭一個,以後少噴點!」宋從心裡看不起陳寺福。

宋思明剛上床,雅嫻就靠了上來,一隻手已經伸進了宋的內褲內。宋思明的

頭還暈著,他半躺在床上,任由雅嫻的手撫摸著自己的陰莖,可是雅嫻撫摸了好

久,宋還是沒有一點反應,陰莖還是軟軟的。

雅嫻見宋思明沒反應,忙直起身子,撩起了睡裙,露出了自己的陰部。雅嫻

知道宋思明很迷戀自己的陰部,宋是喜歡陰毛濃密的女人,自己剛跟宋思明談戀

愛時,宋還留戀著蘇惠,對自己不冷不熱的。可是當和有了第一次後,宋對她的

態度改變了許多,雅嫻現在還清楚的記得宋思明第一次看到自己陰部時的情景,

那時,宋思明的眼神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宋思明告訴雅嫻,她的陰部長的很

好,特別是那叢濃密的陰毛,太性感了!雅嫻剛開始還沒覺的什麼,女人的陰毛

有什麼好看難看的!當她看到其他女人的陰毛後,她認為宋思明說的沒錯。自己

的陰毛雖然長的很濃密,

本文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遊覽

但長的不像大多數女人亂蓬蓬的,她的陰毛是那種捲曲

的一層層的有層次感的從自己的兩片大陰唇向上延伸著一直到自己的小腹下。從

此雅嫻對自己有信心了。

雅嫻抓過宋思明的手把它按在自己的陰部上來回的撫弄著,另一隻手還不停

地撫摸著宋的陰莖。宋思明慢慢的也開始主動地撫摸雅嫻的陰部了,還不時輕縷

著雅嫻捲曲的陰毛,手指還伸進來雅嫻大陰唇中。宋思明開始有反應了,軟軟的

陰莖漸漸有了硬度,雅嫻加快了撫摸陰莖的速度,把宋思明的另一隻手按在了自

己的一個下垂的大奶子上,「幫我摸摸奶子,老公」。

宋思明的手在雅嫻的奶子上用力地抓揉著,陰莖已經完全勃起。雅嫻的手也

感覺到了,她連忙脫下宋的內褲,蹲在宋思明的身上,一隻手扶住宋直直挺立的

陰莖,一隻手分開自己早已經濕潤的陰唇,把宋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道口一下坐

了下去,雅嫻感到下身一下子得到了充實,她脫去了睡裙,一絲不掛在宋思明的

身上動著,兩隻大奶子在宋思明的眼前上下來回地晃動著。

雅嫻的兩片大陰唇緊緊的夾著宋思明的陰莖,隨著雅嫻的激烈的動作,一股

陰液從她的陰道內流出,把兩人的陰毛都已經弄濕了。宋思明的性致也被雅嫻激

發上來了,他用手抓住雅嫻晃動的奶子,手指也捏住了兩個褐色的大奶頭。

「老公,思明,用力啊!我奶奶頭漲啊!」雅嫻呻吟著,屁股不停地在宋思

明的身上上下動著。

宋思明此時也被雅嫻激發著性致高漲著,他不能讓雅嫻在自己的身上這樣弄

出來。他本能的覺得自己是這個家的主宰,不管做什麼,包括做愛。宋思明連忙

用力推開已經有點瘋狂的雅嫻,讓自己的陰莖離開了雅嫻的身體。他讓雅嫻趴在

床上,自己轉到了雅嫻的身後,雅嫻的大屁股向上翹著,陰唇已經完全翻開了,

陰唇上捲曲的陰毛已經被流出來的陰液弄濕而縷直了!

宋思明用手在雅嫻的陰唇上撫摸了幾下,雅嫻已經迫不及待著用手向後探到

宋思明的陰莖抓著拉向自己的陰部。宋思明一下頂入了雅嫻的陰道。

「哦,老公,別停下來啊!」雅嫻的屁股也往後頂著。

宋思明兩隻手扶住雅嫻的屁股,陰莖不停地在雅嫻的陰道內抽動著,他閉上

了眼睛,他感到此時趴在自己身下的不是雅嫻,是蘇惠,他是在和蘇惠在做愛。

曾經多少次,宋思明在快要高潮時都想到蘇惠,今天他還覺得是在和另外一

個人,「海藻!蘇惠!我要得到你!」宋思明在心裡喊著,一股精液射進了雅嫻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強暴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