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檢察官

2018-08-12     檢舉     收藏

初四小雄並沒有陪鳳姐一天,下午就把鳳姐哄走了,今天和盧蕾約好了去她家裡,小雄到她家樓下走進電梯去。

電梯從一樓慢慢地上來,然後來到盧蕾家這層時,電梯門打開,一個年約三十多的女人,手提著兩袋東西,正準備進來。

她打扮得相當時髦,上身一件白色針織七分袖的衣服,貼身的質料,將她豐滿的上圍襯托得更加明顯;而下身一條紫色的裙子正好蓋住膝蓋,配上黑色褲襪,讓她的腿看起來更加修長誘人,而腳上還踩著一雙三寸高的高跟鞋,看來十分地有魅力!

她踏進來的時候,一不小心,就踩了空,整個人往小雄身上跌了過來。小雄可不想看到有人在他面前跌了個狗吃屎,所以就任由她往自己的身上撲了過來。

當她撲到小雄身上的時候,小雄本能地伸手過去扶著她,但是無巧不巧地就把手放到了她的胸部上面,而且還一把抓住!她當跌到小雄身上的時候,還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等到回過神來之後,急忙地要推開小雄,但是又沒有注意到自己手上還有東西,慌忙地放手,兩袋東西立刻跌落地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啊」

她這時候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而小雄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他一握之下,居然發現這個女人外表看起來還沒有她骨子裡面的騷!因為她居然沒有穿胸罩,小雄的手立刻下意識地就動了起來,以他現在的技巧,那個女人立刻地就感受到陣陣酥麻的快感從自己的胸部傳了過來。

小雄很快地就發現自己在作什麼,他連忙放手,那女人也急忙地站好,然後略帶著怒氣地看著小雄。但是這時候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生氣東西打壞,或是自己剛剛感受到的快感,只是那麼一瞬間,時間實在是太短了啊!

小雄連忙蹲下幫她撿拾掉落的東西,她也趕緊蹲下,但是慌忙之間,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姿勢已經讓裙里的春光外泄,小雄看在眼裡,下身的小弟弟又開始有點不安分了。撿好東西之後,那女人問小雄說:「你好面生啊,從來沒有見過你?」小雄說明自己只是來找人。

「哦!我是她家鄰居!」那個女人說。

小雄點點頭走出了電梯,電梯的門合攏了,向下行去。

小雄按響了盧蕾家的門鈴,看門的是盧蕾媽媽何阿姨,她看到小雄,說:「進來吧,蕾蕾說你要來,非要自己出去買菜,你隨便坐吧!」她隻字不提那天的事。

她回到了廚房繼續忙她的,小雄走到廚房門前問:「盧叔叔呢?我來了兩次也沒有見到啊!」

「他啊!忙!市裡搞團拜!」聽何阿姨的口氣有些不滿啊。

其實這時候的她,心裡十分的混亂!因為,自從前年老公當上副市長後,就在外面養了一個情人,對她在人前還是恩愛夫妻,可是已經有一年多沒有和她做愛了,為了女兒,為了地位,她只好忍氣吞聲,但是內心愈來愈渴望找一個男人來滿足自己久曠的慾望!這樣壓抑的結果,就是每天晚上自己都是用裸睡以及自慰的方式來解決。

但是,這樣的方式似乎也已經愈來愈沒有辦法壓抑了,每天晚上的春夢,都是夢到自己與年輕男子瘋狂的做愛,但是每當醒來,那種強烈的慾望卻是更加猛烈地襲來,空虛的感覺也愈來愈強烈。但是自己又不好在女兒面前表現出來,所以她愈來愈苦惱!

那天小雄摟抱她摸她,雖然當時讓她氣憤,但是內心裡卻有幾分歡喜,沒有想到自己40多歲的人了還能吸引少年人,當天晚上的春夢的男主角朦朧中仿佛是小雄。

這時候她看到小雄站在自己的身邊,那種眼光,讓自己體內熊熊的慾火又開始不受控制起來。他的眼光只要落在自己身上的某處,那個地方似乎就會告訴自己:「我要男人!」而且,他的眼光為什麼會老是繞著自己胸前那兩團大肉球和一雙腿不斷地打轉呢?自己好喜歡他這樣看啊!而且最好不是只是看,他如果可以過來用手像剛剛那樣撫摸自己的話,那真不知道會有多好啊?

心裡雖然這樣想,但是也有點害怕自己,是不是自己真的那樣需要男人呢?這時候突然一股清涼的水柱噴洒到自己的胸前,冰涼的感覺立刻把自己混亂的思緒給打斷,原來她剛剛在洗水果的時候,一沒有注意到,自己居然把蘋果給堵在水龍頭上面,水當然就會這樣噴了出來,只是無巧不巧地噴在自己胸口上面。她低頭一看,更吃了一驚,因為白色家具服弄濕之後居然呈現透明的效果,而且今天自己沒有穿胸罩,乳頭與乳暈隱約可見。

但當她抬頭一看,小雄自己的衣服也被她剛剛的動作給弄濕了一大塊,衣服跟褲子都有水漬,這下子該怎麼處理呢?

「你把衣服脫下來,我幫你洗乾淨吧?!」她這時候不假思索地就說出這句話,心裡有點驚訝自己的大膽,但是想到自己的年紀足可當他媽媽的時候,又略微有些安慰:「是啊,我都可以當他媽媽了,而且聽蕾蕾這樣的口氣,她似乎很喜歡他,未來有可能當自己女婿的人,對他好一點有什麼關係呢?」

小雄這時候倒是很大方地就把衣服跟褲子當著她的面前脫下來,她倒是沒有料到小雄會這樣的大膽,但是看到他落落大方的態度,覺得自己似乎又是太過慮了。而且他的體格真是棒啊,自己看的也實在是很舒服。小雄先只是把夾克跟長褲脫掉,但是水也已經把襯衫跟內褲弄濕了,似乎也可以有理由拿去弄乾,所以索性地就全部脫掉了!

她這時候更加地驚訝!一則是小雄居然在自己的面前脫得精光;二則是他胯下那條肉棒,實在是太大了!比起自己老公的似乎還要大些?!天啊,她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會實際地看到一條這樣碩大的肉棒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她接過小雄的衣服,然後走到自己的房間裡面關上房門,脫下身上的衣服,把自己的裸體透過落地鏡呈現在自己的面前。她輕輕地扥起自己的乳房,心中一股自豪,但是當她看到小雄出現在鏡子裡面的時候,她才赫然想到自己已經有許久沒有鎖上房門的習慣了!小雄居然這樣大膽地敢闖進自己的房間?可是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這時候的感覺是又驚又喜!因為她覺得自己似乎可以解決這些日子以來苦苦煎熬的痛苦。

她絲毫不加遮掩地轉過身來,看著小雄說:「你……你要幹什麼?」語音略帶顫抖,但是不知是害怕的顫抖還是興奮的顫抖呢?小雄以十分自然的態度說:「阿姨,我是想問你是不是有東西可以讓我暫時穿一下,或是阿姨覺得我們可以這樣坦裎相對呢?」

其實小雄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女人有著強烈的慾望,所以他才敢這樣大膽地做出這些舉動,而事實也證明他的直覺沒有錯。

她這時候,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想得太多了,但是她根本沒有料到這個看起來十分年輕的男人,有著她根本想像不到的性愛經驗與次數,所以她下意識還是當他十分的清純。她想了想,老公的衣服和這個少年體型不配,剩下的都是女人的衣服,那不如……就這樣赤裸裸的吧?

她彎腰拿起地上的衣服,說:「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就這樣吧,家裡的空調很暖和,不是嗎?」

小雄也點頭同意!她一扭一扭地走出去,小雄看到不穿制服的女檢察官在莊嚴的外表下是如此的風騷,知道今天可以上她了!

就故意伸手去套弄自己的雞巴,她看到這個模樣,登時心中的矜持以及禮防念頭都給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她拋下手上的衣服,然後跪了下去,就依照她每晚的夢境那般,含住小雄那粗大的龜頭。她這時候高興地留下淚來,因為每晚的美夢終於成真了,她嘴裡的充實感覺不再是虛幻的,而是真真實實地滿含在自己的嘴裡。

她的舌頭開始靈巧地舔弄起來,小雄心想既然已經開始了,那也不需要再客氣了,所以就彎下身去,讓她躺在地上,然後分開她的雙腿,將自己的頭埋入她的腿間,開始用舌頭去舔弄她的多毛的美穴!她可是第一次有男人幫她舔穴,過去她的老公總是要求她吹喇叭但是卻不肯幫她品玉,所以當小雄開始舔弄的時候,她根本沒有辦法繼續地吮弄小雄的肉棒,只能無力地含著那粗大的肉棒,然後享受小雄的品玉服務。

「嗚……嗚……嗚……」

因為嘴裡還含著小雄的肉棒,所以無論多麼的快活,她總是只能不斷地發出含糊的呻吟,但是她的內心卻是無比的快活,因為真的有個男人來滿足她了,就在這樣的心態以及久曠的情況下,她很快地就被小雄舔上了高潮!

小雄在察覺到她快要進入高潮的時候,早就把自己的肉棒抽了出來,以免被她咬傷。而且他也一口口地吞食她所流出來的陰精。

讓她休息一番之後,小雄將她抱回到床上,然後重新開始舔弄她的雙乳,已準備進行下一回合的遊戲時,卻被她阻止了。

她說:「不……不好啦……待會蕾蕾可能就會回來了,我們……還是不要啦!」小雄哈哈大笑,告訴她蕾蕾兩小時內不會回來的實情,她喜出望外地說:「真的嗎?蕾蕾是真的給你和我創造機會嗎?」

小雄這時候根本不在乎她繼續想要說什麼,低下頭去,用手跟嘴好好地招呼她那對豪乳,她也暫時拋開其他的想法,好好地享受這個難得的機會,讓自己體內壓抑已久的情慾可以一次地好好獲得解決。

「嗯……嗯……嗯……嗯……好舒服喲……你……怎會……這樣……厲……害……舔得……人…家……好……舒服……耶………………唔……唔………………唔……唔……」

她雙手摟著小雄的頭,興奮地浪叫著。小雄也在這個時候把手指插入她的小穴裡面,然後開始摳弄起來,這時候她更感覺到快活!兩腿張得更開,好讓小雄的手指可以更深入地在她體內不斷地產生快感。而小雄也在她絲毫不注意的時候將自己胯下的肉棒,插到她的小穴裡面去。

雖然她已經很久都沒有跟男人做愛,但是經常地自慰以及生育過的緣故,使得她的陰道分外的寬鬆。如果說今天她的性交對像只有普通尺寸的話,或許會嫌她的陰戶太過寬鬆;但是小雄的尺寸就比常人大上許多,所以很順利地就把肉棒插入了一大截,而她也在這個時候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飽滿感覺。她高聲地叫喊出來,那聲音裡面充滿了歡樂以及舒服的感覺,而她臉上的表情也可以輕易地看出她有多麼的開心!

小雄的肉棒可不只是大而已,他的性能力也是很強的!他兩手虛按在她那碩大的雙乳上面,然後一邊抓揉一邊挺動腰部開始抽送起來。這一抽送,她可感覺到更加地快活,因為除了先前那種飽滿的感覺之外,這時候還有大龜頭在自己陰道進出時所產生的摩擦刮弄,陣陣酥麻的快感不斷地襲上心頭,叫她怎能不忘形地大喊大叫呢?!

「喔…………………………喔………………喔……………………喔……………………喔………………喔……真棒……我……從來……都……沒有想到……有人的雞巴……會這樣地大……唔唔………………唔……唔……喔………………喔……………………喔……喔……快……對……就是……這樣……弄死我……乾死我……我……好開心啊……………………快……快……繼續……弄……我……搞我……抓我……的……奶奶………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她好不容易從高潮當中恢復的時候,小雄的雞巴還堅挺的似個大炮!

她立刻察覺到小雄的肉棒還硬挺挺地插在自己的小穴裡面,她有點不太敢相信。因為過去的經驗裡面,男人除非給予很充分且長時間的前戲,要不然很難可以在女人達到高潮之後,還不射出軟化的。但是體內那依然飽脹的感覺卻是充分地說明了小雄根本沒有射精,所以肉棒才能這樣粗大。這時候她剛想挪動身體,卻感覺到自己的四肢有些酸軟,她要小雄起身之後,自己也在小雄的攙扶之下慢慢地站起來。因為她的酸麻只是同一個姿勢擺太久的緣故,所以走動一會之後,就恢復了。

但是小雄可還沒有打算這樣快地就放過她。他從背後摟著她,然後開始慢慢地吻著她的脖子,並且用雙手不斷地揉捏她的雙乳,那種玩法就好像是情侶或是夫妻般地溫柔且帶著濃濃的愛意。但是對小雄來講,這只是他的技倆,他懂得該如何讓女人獲得滿足以及快活,也知道怎樣可以讓女人被他的技巧給吸引,所以這次她果然又再度地陷入他的性愛陷阱裡面。

「阿姨,你好性感啊!」

「你喜歡嗎?」

「喜歡!喜歡阿姨的性感!喜歡阿姨的風騷!

她整個人躺在小雄的懷裡,享受著那久未嘗試的溫柔滋味,寬厚的胸膛,濃烈的男人氣味,加上胸前不斷被搓揉的感受,她再度地被挑起慾火!雙手向後伸去,摟著小雄的腰;而自己也不斷地聳臀,讓小雄的肉棒可以不斷地與她身體摩擦,產生刺激。

小雄知道時機再度成熟,於是讓她趴在梳妝檯前,兩人就這樣站著,然後小雄從後面慢慢地把肉棒再度插入她的小穴裡面。她這次比較可以適應小雄的肏乾了,但是那種感覺還是讓她不由自主地嬌啼起來,她雖然已經四十多了,但是聲音依然保持得相當嬌嫩,那樣的呻吟,聽起來更令人有心神迴蕩的感覺!

「啊……………………啊……啊……啊………………好人……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喲……………………啊……啊………………啊………………啊……………………啊……………………對……對……更深……一點……把你……的……大雞巴……完全地……插進來……喔…………喔…………喔……喔……真…是……太棒了……啊……啊……啊……啊……「

她一邊讓小雄肏干著,一邊呻吟著,而這時候小雄卻又覺得有著一種不同的感覺,因為他倆的面前就是一個大鏡子,她被肏干時臉上那種舒爽的淫蕩神情,小雄完全可以透過鏡子看得一清二楚,一個女人在自己的肏干之下,顯露出這種滿足的神情,對於一個男人來講,是莫大的快樂與成就,所以這時候小雄乾得更加起勁了!

這時候每次抽送都是慢慢地抽出、狠狠地肏入,速度雖然不快,但那種花心被頂弄的酥麻感受,結合了小雄抽送的節奏,慢慢地讓她的腦海開始浮現進入高潮前的感覺!說句實在話,雖然和老公結婚這麼多年,孩子都這麼大了,但是能夠讓她達到高潮的次數卻是十根手指頭都用不完。想不到今天,在小雄的帶領之下,她每次都可以達到高潮!過去那些對於女人來講,算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經驗,在這個男孩的身上,卻似乎是輕而易舉就可以享受到的快感,那怎叫女人會不愛煞他呢?!

當她在梳妝檯上達到高潮的時候小雄也射了,兩人躺倒在床上休息。

「你真的好厲害啊!你和蕾蕾弄過了嗎?」何艷問。

「不瞞你了,阿姨,我和何艷弄過!」

「要命啊!這不是把我們母女倆都肏了嗎?」

「這不重要,阿姨,只要開心就好!」

「你可夠壞的了!」何艷伸手撫摸這根讓自己連連高潮的大雞巴說,「你是咋弄蕾蕾的!」

「你真的想聽嗎?」小雄拾起她的左腳在手裡把玩。

「想!看看你是對她好一些還是對我好一些。」

「阿姨不會和女兒吃醋吧!」

「唉!我有這個資格嗎?阿姨這麼老了,怎比得上蕾蕾如花似玉的年齡啊!」

「阿姨不老,阿姨是丰韻多姿,我喜歡成熟的女人!」

「你這麼說,我很高興很開心,阿姨不求別的,只希望你偶爾來滿足阿姨的慾望!我不會和女兒搶男人的!」

「阿姨,你真好!」小雄在何阿姨的腳上親了一口。

何艷看到他的雞巴又硬了起來說:「快給我講啊!」

於是小雄就講了是如何玩弄蕾蕾的,何艷一聽慾火更盛了,有些歉意的說:「對不起,小雄,阿姨現在有痔瘡,不能讓你肏屁眼,等過了正月阿姨去醫院把痔瘡軋了,在給你玩好嗎?」

「阿姨,沒有關係的,只要你高興,肏不肏屁眼不重要!」

何艷很感動,她抬起身子,自跪在他的兩腿之間,開始吮弄他的龜頭,並且還一邊用手去把玩套弄那粗大的肉棒。何阿姨的功夫並不算好,但是她很溫柔小心地慢慢吮弄,並且也很懂得利用手來輔助自己的嘴巴,慢慢地,小雄的雞巴在她的服務之下,達到了完全硬挺的狀態!

何艷這時候嘴巴也相當地算了,她吐出小雄的大雞巴,然後跪起身來,分開自己的雙腿,到小毅的身上,慢慢地把小雄的大雞巴吞入她自己的小穴裡面,雞巴一寸寸地插入,她也樂了起來;然後因為高度與位置正適當的緣故,她要求小雄順便舔弄她的乳頭,上下夾攻的滋味,讓她很快地就再度地進入了高潮的前奏!

「嗯………………嗯……………………嗯………………嗯……………………好舒服喲……………………好人…………你……舔舔……人家……的……乳頭嘛…………嗯…………嗯…………嗯………………對……對………………就…是…這…樣……好…棒……好……舒…服……呀……喔……喔…喔…唔……唔…唔……喔……喔……喔………………喔………………」

何艷豐滿的肉體一上一下地挪動著,而雞巴也一進一出地在她小穴裡面來回抽動,她愈來愈希望雞巴可以插得深一點,於是她要小雄讓她躺到床上,然後好好地用男上女下的姿勢來滿足她的饑渴與需要。

小雄當然聽到何艷這樣的建議,馬上就把她摔到床上,然後舉起她的左腿,雞巴就迅速地滑入她那濕滑的陰道裡面。這時候,小雄再度開始主導兩人之間的互動,他知道該在這個時候好好地讓何阿姨知道自己的厲害,於是就開始大開大闔地抽動起來!還親舔她的腳趾頭……

這一抽動,可不得了了,因為何艷整個人幾乎都要瘋了起來!雞巴在陰道裡面來回地滑動,加上龜頭在每次插入的時候,都狠狠地頂了自己的子宮一下,那種又算又麻的感覺,很快地就征服了她的神經與腦海!

小雄看到她被自己搞得心花怒放、滿心歡喜的模樣,心裡也是十分地高興!雞巴繼續地進出,何艷在高潮當中不斷地翻攪,她整個人都已經開始無法控制自己了!身體也愈來愈無力擺動,只有乖乖地讓小雄為所欲為!而何艷在經歷了連續三次的高潮之後,低低地哀求著小雄不要再繼續下去,她已經受不了了!

「喔……………………喔………………喔…………………………啊……啊……唔………………唔………………放……過……我吧………………我……受……不……了……了……我……的……腿……好……算……啊……放……我……下……來……好…哥……哥……我……求……求……你……啊……………………」

小雄憐惜的放下了她的腿,把雞巴抽出來,放在何阿姨的兩個乳房間,雙手按住乳房夾住雞巴,快速的抽磨……

何艷活了四十幾年了,才知道乳房也可以用來性交。

小雄就在何阿姨的乳房上爆發了,噴出的精液不禁落在胸上,也射到了何艷的臉上和唇上,小雄用雞巴把何阿姨臉上的精液抹向她的嘴邊說:「阿姨,你吃過嗎?」

何艷搖搖頭,說:「沒有!但是阿姨願意為你做任何事!」伸出舌頭舔食小雄的精液。

當盧蕾回來的時候小雄已經走了。

「媽,你和小雄……」盧蕾坐在客廳沙發上用試探的語氣問。

何艷滿臉通紅,低聲說:「蕾蕾,媽媽對不起你!」

盧蕾心裡算溜溜的,沒有說話。

何艷說:「小雄說是你同意的!」

「是我同意的,可是,心裡還是不太舒服!」

「蕾蕾,你放心,只要你說不,媽媽就在也不和他……」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總覺得對不起爸爸」

「蕾蕾,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了,你爸爸在外面養了個小蜜,和媽媽已經一年多沒有那種事了!」

「什麼?你說爸爸有情人?有證據嗎?」

何艷嘆了口氣,回到臥室從衣櫃里拿出一的大信封遞給蕾蕾,蕾蕾打開從裡面抽出幾張照片,是爸爸和一個年輕嫵媚的女孩子親密的照片。

「這個女孩是個大學生,畢業後在句田縣政府做文秘,前年你爸爸剛做副市長時候到句田去視察,視察完回來後的第三個月就把她調到了市裡,現在是市團委委員,聽說就等市團委書記今年六月份調走後,她就接替那個位子,她叫張燕,今年二十六歲。」

蕾蕾把照片往地上一摔說:「媽,你不用難過,他做初一,咱做十五,他在外面養情人逍遙快活,咱就母女一起找男人,媽媽!」

何艷緊緊抱住女兒,眼淚奪眶而出,蕾蕾也陪著媽媽掉眼淚。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經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