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情懷

2018-08-12     WoKao     檢舉     收藏 (0)

寒假的第六天,小雄到曲哲家裡玩。

兩人坐在沙發上,一股清逸的高貴香水的氣味,不斷地從玉體上飄湧出來,聞得小雄迷糊糊的怦然心動。肌膚相依,情意益濃,力勝年青英俊,氣血方剛,體內熱潮,有如奔馬。小雄情不自禁婉住柔夷,含笑說道:「曲哲,你愈看愈美了,美得有如……」小雄故意把話頓住。

「有如什麼!雄哥!快說!」

「有如天仙一般呀!」小雄俯在耳邊輕聲細語,同時乘著這一緊貼的姿勢,在俏頰上吻了一下。

被人讚美,是少女覺得最為輕鬆愜意的,曲哲聞言,有如大熱天吃了冰淇淋,

一疊連聲的嬌笑不停,更加貼緊著說:「雄哥真會取笑人了。」

「這是真心話,一點都不假的,像你這樣的美,就是神仙佛祖看到,也會動起凡心的,格格!你實在是太美了!」

小雄似乎有點情不自禁地俯在櫻唇上吮吻。曲哲毫不猶豫的輕啟朱唇,伸出丁香來承受。兩舌相貼,情意益濃,偌大的客廳,只有他們兩個人。

小雄在熱情激動之下,顫抖著聲音道:「曲哲!我愛你,曲哲,我們到你的房間去好吧!」

曲哲此時也已沉醉於熱情奔放之間,四肢嬌軟無力,她滿懷蜜意地頜首笑道:「我……我走不動!」

這是難得的機會,小雄豈能錯過,小雄展顏一笑,抱起了嬌軀就往她的臥室跑。玉軀在

抱,環繞在胸前頸上,全身都覺得有點酥麻麻的。

曲哲的房間內很簡樸,席夢思的床,電腦,梳妝檯,不大的衣櫃,而粉紅的微弱燈光,更是讓人產生奇妙的感覺。

小雄來到床前隨著嬌軀滾向床中,有意無意中在她腿上捏了一下。少女的肌膚,光潤有如凝脂,曲哲生自富有之家,自幼嬌生慣養,在白皙的皮膚上,有如塗上一層油,光滑柔潤無比。當小雄手指在峰頂乳尖的紫葡萄上輕輕一捏。

「嗯……雄哥不要嘛……」

似黃鶯出谷般的聲音非但沒有停止小雄的動作,而且增加小雄不少的勇氣,手伸進了她睡衣里解下了她的乳罩扣。聳立在跟前的一對雪白雙峰,蜂頂的兩顆紫葡萄又圓又大,頂邊的一圈紅色乳暈,更襯出葡萄之可愛,雙峰之間一道深似山溝般的乳溝,只看得小雄神魂顛倒、心跳、 渴。

「嗯……雄哥別這樣,這樣我就要生……「小雄沒等她說完早已把自己的的唇封住了她的嘴唇。

吻是情慾的升華,小雄上面吻著,右手在乳峰頂不斷的撫捏,慢慢的加重,像想把葡萄摘下來一樣。

「嗯……嗯……「這是曲哲被封了口後的聲音,小雄左手已順腹而下,邁進了小溪……嘿!柔毛茸茸,柔軟勝似絲綿,洞 緊閉,中間留一條縫,小雄的手指無法插入,無奈何,就停在溪邊小游一番。

曲哲被小雄侵占了這塊最神秘的地帶,再加上不斷的撫捏,心裡已發生了作用,但她不願當面的表露出來,就很不自然的輕微扭動了一下腰肢,佯裝反抗,但小雄只覺雙乳不斷的在胸前轉動,那一對挺突豐滿的雙峰,不斷的在胸前顫轉,慾火不斷升騰,已達沸點。

左手趁著曲哲的扭動已慢慢入港,再經小雄努力的結果已經快到河邊, 覺得陰唇不住的在跳動,指上也越來越滑。曲哲雙眸微閉,笑意嫣然,美人的憨態,益倍惹人心動神馳。

她更舌尖輕吐,伸入小雄的 腔,兩舌相纏,丁香生津。這時曲哲的雙手纏著小雄的頸上,早已一身無力,像梅花一樣俯貼在身上。

「不害臊!把人家吻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美人哀怨,另有一番俏境。小雄心癢難禁,在意馬心猿之下,一個餓虎撲羊,俯壓在嬌軀上面,曲哲如痴似醉,心裡一陣樂陶陶的,突然抽出玉手在小雄褲襠里一掏,好燙、好粗、好長,好像比爸爸的還要大啊!真是活寶一件,愛不釋手地套動起來。小雄那經得起這樣的鼓助,全身微一抖顫,急不等待的把衣褲迅速脫下,抱住曲哲暖似綿羊般的玉體,一口氣的長吻。

「慢一點吧!別老在小肚上擦!」曲哲手握鐵棒似的雞巴導進小洞口。

「呀!」雞巴已插入迷人的小肉 。

「噗哧……噗哧」曲哲早已水滿金山。

小雄只覺自己龜頭一緊,一根玉莖緊在溫香的小肉屄中,同時小雄雙手不斷地撫摸著豐滿的雙峰。一時插送,吻撫吮,陰毛與陰毛之快感,使他們兩一時進入痛快的深淵,但聽曲哲連聲的在「嗯嗯」的哼著,而小雄更是渾身是勁,勇往直前,鼻息又在慢慢的加重。

小雄不覺勇氣倍增,猛的一挺下身,大雞巴已盡根而沒。「噗哧、噗哧」這是雞巴在抽插時引起的節奏,聲響極為神秘美妙。

「嗯……嗯……嗚……」嬌滴滴的嗲喘。

「雄哥,好痛快,我的小穴大概快裂開了,呀!你……嗯!是這裡,快別動,我要上天呀……」

一陣快感,曲哲屄中放出了第一次水,小雄聽到這迷人的鼓助,更加的大演身手,一時聲音大作震動得床發出的加油聲。

「曲哲……」

「叫我小名格格!」

「好!格格……你……不是處女啊?」

「你……很在乎嗎?」曲哲的心往下沉,說實話,她好喜歡小雄,此刻聽到小雄的問話,開始後悔為什麼不早認識他,把處女之身給他。

「不是,我只是想知道是誰拔了頭籌」

「真的?」

「我發誓,不管你是不是處女,我都愛你!」

曲哲猶豫了一會兒,抬起頭眼睛裡有悔恨也有恐慌,「是我……爸爸……」

小雄一聽心裡還挺高興,既然她也有亂倫的事情,那麼就不會不接受自己和媽媽姐姐的事情了。

「卜滋、卜滋」小腹碰撞也在加強。

「你……咋不說話了?」曲哲擔心的問。

「你別擔心,爸爸把你養這麼大,你孝順他是應該的,我不會介意的。」

「真的嗎?雄哥,你太好了!」

「格格,看你急的!」小雄低下頭用舌頭舔去曲哲眼角的淚水。

「噗滋、噗滋……」大雞巴在小屄中衝鋒著。

「啊……雄哥……哥!……不要那樣!啊……你好猛啊……」

「格格,你的小屄好緊啊!吮得我心快跳出來了……」

「哥!我好痛快,哥!我的雄哥,大雞巴哥哥,會肏……肏屄的哥哥,喲喲!我的小屄快搗爛了,快!不能停止,一停小屄就受不了,好哥哥……妹的小屄就是要你肏,嗚嗚……哎啊……肏爛小屄吧!」

這時小雄抬頭一瞥,只見她雙頰泛紅,俏臉上笑意嫣然,兩眼水汪汪的快要滴出水來似的, 中喘氣如蘭,陣陣嬌喘,聲聲呼。肉洞中一陣陣的緊吮真配合得恰到好處。美人騷態,最是逗人入迷,小雄熱火潮湧,恨不得一氣把她吞進肚裡去,抽插愈益加勁,還去吸吮她的乳頭。

「雄哥,好哥哥……別吮,嗚!再……再裡面一些……別……啊,是這裡……呀……親哥……你好會吮,嗚!……嗯……再……重一些……」

她不覺雙腿高舉,儘量使陰部向上挺凸,並更張大了嘴巴,讓小雄的雞巴儘量的深入,口中的浪哼不斷,雙腿一收,硬把小雄的雞巴狠狠的夾住。

「嗚……嘿……」

「哼……哼……」

她哼聲不斷動作,小雄就動作加劇,一直到她再度出水。

小雄覺得屄內一陣緊密的吮吸,並湧出大量的液體,心裡知道,這小妮子又已進入了高潮,曲哲嬌喘不已。

雞巴勇猛似舊,抽插,心潮升沸,龜頭充血激增,漲得更難受。

小雄不由喊道:「妹啊,你痛快嗎?好老婆,把身反過來,我們變一個花樣玩玩好嗎?」

「嗯!」她心中雖想,身卻不動,小雄無法只得轉過身,吊起她的小腿,一時桃源畢露,整個的陰戶更清皙的展現在眼前,溪邊風光雖好,但是這時的小雄已無暇欣賞。「哧」的一聲一根發怒的玉棍,再度插入玉門中。

「嘿」一聲嗲呼一陣插搗,曲哲已再度獲得歡暢。

陣陣酥鬆,陰壁在慢慢的蠕動,溢出更多的淫水,泡滿了整個陰洞,她甜美的笑道:「好哥哥,這樣你也感到痛快嗎?」

「好老婆,我很痛快!你呢?」

「嗯!好,喲喲插重一點,這個姿式好,老公別把雞巴提得太高,嘿!……插進去……深一點,呀!美極了,我覺得子的身子到了空中,哎呀,陰道要被你肏搗爛了呀!大雞巴哥哥插死我吧!啊……啊……」

曲哲雙眼緊閉,牙關咬出聲來。一雙玉腿拚命的挺動搖滾。她已到達了快感的巔峰,她已進入了狂態,除了欲,忘卻了一切……

「哦……好哥哥……好老公……我……受不了,我要被插死了。」

「大雞巴哥哥,我要……死了,痛快死了……」小腹一熱屁股一挺,兩腿不斷的頂動著,她咬緊了牙關在拚命衝擊呢!

「呀!」的一聲,曲哲的小肉穴里又湧出大量的精水。龜頭被一股熱流燒得酥癢難當,腰肢一挺勁,急劇的衝刺了幾下,背脊骨一酸,一支水箭樣的熱精,直射曲哲的花心。

「呀!好燙,好舒適!」

小雄射了,她也泄了。雙雙跌落在床上,一再長吻,相擁而眠。

陽關透過重重窗簾,一對情侶尚在夢中,曲哲反身時特別覺得有一件東西碰在玉腿上面,張開一雙尚未睡醒的俏目一看。

「啊」一根足有16公分長紅頭碩大的玉棒兒,正昂首探頸的騷動著。

曲哲慢慢閉上雙眼,細細的回味著剛才的戰況,一面笑容嫣然,頓然覺得陰道里又在蠕動起來,雙手緊緊握住雞巴連續的套動著。

小雄在睡夢中但覺自己的雞巴好像在肉洞裡似的好受,不由張開了惺忪的睡眼 見她雙眼含春,笑意洋溢,自己的玉莖正握在她的手中不斷的套動,粉頸低垂,似在沉思。

突然「嘻!」的笑出聲來,小雄想到得意之處。再看她現在一絲不掛,胸前雙峰動,乳浪層層,一對紫葡萄又跟著在不斷的向小雄點頭。再向上看有黃豆般大的肚臍平整貼在小腹中間,在平坦的小腹下,一片茸茸茵草,真是愈看愈覺入迷。

「喲!」小雄抿了一嘴唇。甜意猶濃。

小溪中殷紅濕潤,雙瓢陰唇微微的在吮 ,真是黃、白、紅三色分明,相映成趣。小雄已慾火上升,情慾重起,一手向乳峰上開始游撫,嘴唇齧住另一玉峰的紫葡萄,一手游向溪邊,中指一伸,順隙而入,桃源洞裡,潮濕微溫,手指滑溜插入,扣扣、捏捏。

「不要嘛!挖得人家難過死了!」

「喲!我的乳尖要給你吃掉了!」

瞧!嘴中叫著,手中卻也不閒,雞巴經她的套捏,馬眼不斷地在開合。

「好哥哥,好老公,別挖了,快上來吧!」

小雄好像沒有聽到她說話一樣,小雄非但沒有停止,反而猛吮,猛挖起來。

「雄哥,求你別那樣,小妹的肉穴實在吃不消了,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去。」

她已被逗的淫浪不已,但見她的大臀部一再向上狂挺,另一手猛捏自己的玉峰。

「寶貝老婆,美不美?小我是在給你服務,你難道還覺得不好嗎?」

「親哥哥,好!好,你快把你的寶貝放進去,你知道妹的小肉 好難受嗎?」

「噢!」小雄沒有行動。

曲哲無法,只得自己扭掉小雄的雙手,反身坐起,玉腿一分,把自己的陰戶對準了雞巴直坐了下去。

「噗哧!」嘿!好一個老君坐洞。 見她那雪白的臀部上下在搖動著。看情形還相當的賣勁呢!上面一雙既高又挺的乳房又不斷的跟著跳動。「噗哧」聲不斷傳來。「吱、吱」……床又曲意奉承的唱著小曲。

「你真浪啊!你的浪水,把我的小肚都弄濕透了!」

小雄一邊說著一面撫捏著二片圓潤的雪白屁股。只覺得滑不留手的,看不見一點疤痕。陰唇隨著雞巴的出入,而不斷的吞吐著,粉紅色的洞口每吐一次總要帶出不算太少的淫液,把他們二人的陰毛全部淋濕,同時沾得光耀異常,還發出迷人的小調。

「嗯……嗯……」

小雄看著美麗的少女在自己身上聳動,覺得趣味十足,同時又知道時間差不多了,她已臨無法再動的地步。

「小淫婦,小浪穴,不要這一會兒就力盡了,你叫我三聲好聽的我就上去肏你。」

「好雄哥!親哥哥!」

「不是!不是,這些聽多聽厭了!」

「哦……會肏屄的好哥哥!」

「不夠,不夠,還要好聽些!」

「嗨!親哥哥……親老公……我那肏死人的老公啊!」

曲哲淫蕩的扭著腰肢,「好老公你肏的小浪穴上天了……啊……大雞巴哥哥,是小騷屄妹妹的親哥哥,別把寶貝抽出,這樣小穴要受不了!」

小雄雙手抱緊嬌軀,叫她也同樣的俯壓下環抱過來,於是二人相貼得緊緊的,兩腿一挾,以免陽具滑出,一二三同時一滾,曲哲就壓在下面了。

小雄不管曲哲嬌喘連連,每碰上重插的時候,總儘量的高抬臀部,而她雙手按住小雄的腰背,唯恐讓小雄溜開似的,好承受這甜美的狠插。

「好哥哥,你好厲害啊!……美極,你插得我太痛快了!」

「雄哥,唔!哦!我……哦……我要上天了!」

她在一陣長插猛抽之下,浪屄里終於擠出了精水,她靜靜的享受這高潮的巔峰,可是小雄的那根陽具,仍然不斷地在插送。

「哧、噗哧!」在小雄連續抽插之下,曲哲無力的說:「雄哥,你太厲害了,小屄受不了了,你肏死我了!」

小雄呵呵的一小,抽出了雞巴,背對著曲哲把雞巴放到她嘴邊說:「老婆,給我吹吹!」

「咬掉你!」曲哲含住了雞巴輕輕地吸吮,舌頭在龜頭上勾舔。

小雄搬起她雙腿,將左腳用嘴要住,使勁的吸吮她的腳趾頭,左手在她右腳上撫摸。

少女的玉足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哦……老婆,你的腳好香啊!用什麼洗的?」

曲哲吐出了雞巴說:「檸檬味的洗手液啊!」又含住雞巴用力吸舔著。

小雄舔著少女的趾縫,突然雞巴里噴出濃濃的精液,曲哲沒有防備,被嗆的咳嗽了兩聲,但是還是堅持把小雄的精液吞到肚子裡。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都市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