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了個處女保險推銷員

2018-08-12     檢舉     收藏     申請移除

我今年26歲,由於讀書只讀到職高畢業,所以找不到很好的工作。

由於人脈關係比較廣,後來就進入了市裡一家保險公司上班。

主要業務就是推銷投資類的,人壽類的保險,從中收取提成。

因為工作出色,所以很快提升為主管。

說到女人從我進入高中到現在也玩過不少了,也可謂是情場高手。

進入這樣一家公司除了工作自然也少不了去尋找自己喜歡的目標。

有一天,公司新進了一些員工,當然都是推銷員,因為公司的推銷員經常會換,有幾個分到了我手下。

其中有一個當我看了第一眼,下身就有一種讓人無法控制的衝動。

她叫珠珠,21歲,長得還算漂亮,身材相當的不錯,尤其是她的那雙腿,細長勻稱,再配上肉色的絲襪和高跟鞋,讓我恨不得立刻就將她就地正法。

她走起路來很有氣質,大腿緊夾,沒有任何空隙,我心想說不定還是處女。

我最喜歡腿漂亮的女人了,我前面幾個女友腿都很漂亮,而且我們公司都要求員工穿制服,所以這也讓我能大飽眼福,盡收眼底。

眼看這個月的月末總結就要出來了,有好些員工的業務量沒有達標,這其中就包括珠珠,我可不想她因此被掃地出門,於是我把我差不多已經談好的合同分了她一些,讓她去找客戶簽字,這樣一來她這個月的銷量就沒問題了。

到了月末,總結出來了,她也鬆了一口氣,終於過關了。

我見到她說:「嗨,恭喜了,成了正式員工,下班了一起去喝一杯​​慶祝一下?」她不好意思拒絕,於是答應了。

我們來到了市中心一家酒吧,我打起了我的如意算盤,幫她點了一杯雞尾酒,用英國金酒為基酒,再配上2種比較烈的和檸檬蘇打調製而成的,剛喝感覺甜甜的和清香,實際卻是後勁很足。

我們邊喝邊聊,聊得很開心,她也很健談,酒也喝了很多。

從她口中得知,她家境一般,有一個男朋友,家裡挺富裕的,現在在加拿大讀書,等他回來就結婚。

「男朋友不在身邊,這不正好嘛」我心裡想到。

2個小時過去,我看她酒勁上來了,臉通紅,去廁所都走不穩,要我扶著,後來坐我車裡就睡過去了。

我假裝問道:「你家住哪裡,我送你回去?」​​她亂七八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我心想:這酒真好,能把人喝這麼爛醉。

我把她帶到賓館開了個房間。

我把她抱到床上,就迫不及待的上去吻她,我的舌頭伸進她嘴裡,和她的舌頭攪拌在一起,而她只能任我擺布。

一陣熱吻過後。

我脫下了她的外套,扯開了她的襯衣,一隻手伸進了她的內衣里,用力捏著她的一隻乳房,很大算不上,但很有彈性。

當我把她的衣服全脫下來的時候,發現她的皮膚很好而且很白,一對雪白無暇的乳房,乳頭呈現著粉紅色,「好嫩啊」我不禁感嘆到。

我開始瘋狂地吮吸起她的胸部,用牙齒輕輕地咬著她的乳頭,雙手不停地揉捏著她的兩隻乳房。

這時,珠珠睜開眼睛無力地說,說:「別這樣,我們不能這樣。」

雙手試著推開我,但完全使不上勁。

我用力地吻了她,很深情地看著她,然後很溫柔地對她說:「珠珠,我喜歡你,我第一次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

她的手停止了掙扎,我不知道她是已經放棄了,還是已經使不出任何力氣了。

我繼續發動攻勢,一隻手伸進了她的裙里,隔著褲襪和內褲,撫摸著她的小穴,一隻手繼續揉捏著她的乳房。

不一會兒,珠珠不住地喘氣,發出了美妙的呻吟聲,我感覺她的褲襪慢慢的變濕了,我確定珠珠已經開始發騷了,於是把她的裙子拉到腰上,分開她的大腿,「咔」地一聲把她的褲襪襠部撕出了一道大口子,把她的內褲撩到一邊,她的小穴一下子就完全暴露到了我的眼前(這是我跟A片里學的,我看好多男的,把穿著制服高跟鞋的小妞的絲襪撕破了就直接插進去開始操,衣服都不脫,我早就想試試了,終於等到這機會了)。

珠珠的陰毛並不多,就最上面有一小簇,她的陰部小小的,陰唇緊合著,周圍濕濕的。

我輕輕地撥開她的陰唇,裡面呈現出嫩嫩的粉紅色,應該沒被人插過多少次,我心裡一陣喜悅,要是費這麼大功夫還只搞了個爛貨,豈不是太虧了。

我用一根手指頭,沾了一下她的淫水,慢慢試探性地進入她的小穴。

這時,珠珠突然人往上一縮,雙手護住陰部,弱弱的說道:「不行,我不能對不起我男朋友,你已經占了我的便宜了,就放過我吧。」

美餐就在眼前,我怎麼可能收手。

安慰她說道:「沒事的,你男朋友不會知道的,我喜歡你,你要願意我也可以照顧你一輩子。」

說完我又吻了她,一根手指頭慢慢伸進了她的小穴里,試著小幅度來回伸縮。

她的水越流越多,她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也不作任何反抗了,隨我對她做什麼。

突然我的手指頂到了什麼東西,她叫了出來:「好痛,別動了。」

我分開她陰唇,看到陰道里有一層膜護在那裡,這一發現讓我的肉棒差不多又脹大了一號。

這小妮子還真是處女啊,他男朋友走前也不先用下,這麼好的極品也真放心留在這,正好便宜了我。

我脫掉了自己的衣服褲子,終於讓肉棒解放了出來,我的肉棒不算很長,只有17公分,但是算是比較粗的。

當珠珠看到我的肉棒,頓時傻了眼。

她驚奇的說道:「你的怎麼這麼大啊,比我男朋友的大多了。」

我有點鬱悶,裝B地問了下:「你和你男朋友以前經常做?」她答道:「沒有,我沒和他做過,他倒是經常要求,可我想結婚後再給他,每次他忍不住的時候我就幫他打飛機。」

原來這麼一回事。

我把肉棒送到她嘴邊,要她吞下去,起初她不肯,但在我的壓迫、要求下也只能吞下去。

可能是我肉棒太大了,在她嘴裡插不深。

而且處女終歸是處女,口交一點都不會,牙齒老是刮到我的肉棒上面,一點舒服的感覺都沒有,這可能是我上過的女的中口技最差的一個了。

算了,我趕緊把肉棒拔了出來,免得被她弄壞了。

差不多是該給她開苞的時候了,我把她的褲襪撕開到腰部,用剪刀把她的內褲剪斷下來,這樣就不礙事了。

從這個角度看,珠珠躺在床上,上身一絲不掛,裙子在腰間,美腿配著絲襪和高跟鞋,等著被我操,有一種特殊的凌亂美。

我抹了一些珠珠的淫水在肉棒上,把她的小腿搭在我肩上,彎下腰,我巨大的肉棒頂在了她的陰唇上。

珠珠也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了,她緊閉著雙眼,雙手緊抓床單。

我也不猶豫了,兩隻手指分開她的陰唇,肉棒頂在洞口,身體往下一沈,肉棒艱難地擠進了珠珠緊窄的陰道里,瞬間粉碎了那層薄薄的處女膜。

珠珠痛的叫了出來,:「別插了,好痛啊,我要死了,別動啊。」

處女之血染紅了她的絲襪和床單,我發現我的肉棒只進去了三分之二,以全身的重量集​​中在一點居然沒全插進去,好緊的屄啊,陰壁里的嫩肉緊緊地纏繞著我肉棒,感覺一點都不肯放開,好像要把肉棒咬斷一樣。

這小妮子的屄真是極品啊,以前我也干過處女,但和珠珠完全沒法相比。

我肉棒插在裡面差不多5分鐘沒動,感覺她破處的疼痛稍有平復,我才開始慢慢試探性的抽插。

珠珠的淫水慢慢多了起來,她也發出了愉快的呻吟。

我試著把肉棒再往裡插,一下用力,終於整支肉棒全擠進了她的小穴里,龜頭猛地頂到里子宮口。

珠珠興奮的叫了起來:「好哥哥,用力地操我吧,珠珠好舒服,裡面好熱,我要融化了。」

我也越來越興奮,畢竟這麼嫩這麼緊的屄很久沒操了。

我沒有換姿勢,這樣連續抽插了幾百下,快要達到高潮了。

珠珠哀求到:「別,別射裡面,裡面我想留給我男朋友。」

我心想:小騷貨都被我干成這樣了還想著男朋友,再說不射進去怎麼算是占有你啊。

「我以後還要嫁人的,我不能懷孕啊。」

她說道,我不理睬,我打到高潮了,我把龜頭頂住她的子宮口,把精液全部發射了進去,因為前面好久沒射了,貨很充足,所以足足射了有半分鐘,才把肉棒拔了出來,但是卻沒什麼精液流出來,我想肯定是這個姿勢讓精液全流進子宮裡了。

珠珠有些埋怨地說:「叫你別射進來,萬一懷孕了怎麼辦啊。」

我淘氣地道:「不好意思,一時沒忍住,你的屄實在是太舒服了,感覺把我吸在裡面了。」

「還痛麼?」我關心地問道,「剛開始很痛,現在不怎麼痛了。」

我把她翻過來,趴在床上,屁股對著我,把又硬起來的肉棒插進里珠珠的屄里,說:「那我們繼續。」

她沒想到我會立刻又硬起來,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就這樣被我插入了。

因為剛剛射在裡面的緣故,小穴里都是精液,很滑很滑,不用花多少力氣就可以插到低了,那種又緊又滑的感覺到現在還很清楚的記得。

用這種體位,可以讓我很輕鬆地就頂到她的子宮,我每次都把龜頭退到陰道口,再整根狠狠地插入,每次龜頭都全力地頂在子宮上,她的屁股被我的肚子撞擊得啪啪作響。

「輕點,輕點,我的子宮要裂開了。」

她哀求到「那行」於是我把肉棒拔了出去,只留龜頭在陰道口來回抽插,弄得珠珠很不好受。

「好哥哥,用力點,我想要舒服。」

我故意說道:「是你讓我輕點啊,現在怎麼又要用力點啊,說話不能不算數啊。」

「好哥哥,我錯了,求你了,珠珠現在難受。」

她可憐巴巴地說道。

「那你求我,求我讓我插你。」

「我求求你了,用力地插我吧,用肉棒用力的操我。」

「好,哥哥這就來疼你了。」

說罷我把肉棒狠狠地一插到底,一點憐香惜玉也沒有,也沒有管她是不是剛剛被破處,就這樣我做著反覆單一的活塞運動,沒過多久,我到極限了,快要射精了。

我挑逗說:「珠珠,我又要射了,你子宮裡剛剛已經被我射滿了,再被我射進去,真的可能會懷孕的哦。」

她立刻緊張起來:「哥哥,求你射外面吧,你要我怎樣都行,我真的不能懷孕啊!」「射外面多浪費啊,精液是很寶貴的哦,除非…」我答道。

「那你射我嘴裡吧,這樣就不浪費了,只要不射裡面就行。」

其實射裡面外面我無所謂,反正前面那一發也把她子宮灌滿了,要懷孕也不差這點,我就是想射她嘴裡讓她喝下去,但又不能勉強她,既然她這麼說我自然最高興,說道:「既然這樣,我就勉強一下吧。」

拔出肉棒就塞她嘴裡,一直插到她喉嚨口,因為我不想她吐出來。

在她喉嚨口摩擦了2下,我就射了出來,珠珠還沒反應過來,精液就已經從她的食道進道胃裡了,她掙扎了一下,想吐出來,但我抱著她頭不放,可能是我射的量太多了,有些從她嘴角流了出來,等我完全射乾淨了才把肉棒盡興地從她嘴裡拔出來。

我拿了張紙巾讓她把嘴邊的精液擦乾淨。

「我嘴裡好噁心啊,黏黏稠稠的,又腥又鹹的。」

她埋怨到。

「我可沒逼你,你自己說的。」

她自覺理虧,也不說什麼了。

被我這麼操了兩輪,她酒也差不多醒了。

想去洗澡。

我說:「對不起,還不能休息呢,還沒有結束呢!」她發現我的肉棒又挺了起來。

「我想和你站著做」我說。

她沒辦法,只能從了我。

我讓她站在地上,彎著腰雙手撐在桌子上,屁股朝我。

因為珠珠還穿著高跟鞋,所以身高很配,我的肉棒差不多正好頂在她的嫩穴上。

「我來了」說完就一下插了進去,我雙手扶著她的細腰,肉棒用力地來回抽插,由於被我操了兩輪的緣故,她的屄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麽緊了,再加上她淫水直流,所以這樣抽插幾乎沒有阻礙。

我一邊操著珠珠,一邊看著她那又圓又翹的屁股,雪白細直的雙腿,破破的絲襪和高跟鞋,就和H電影里的那些被乾的OL一樣,真是無比的享受啊。

我把她一條美腿擡了起來,美穴立刻暴露了出來,發現我的肉棒在她的屄里沒有一點縫隙,好像量身打造的一樣,我之前射進去的精液經過我的兩翻抽插已經變成白色的沫了,絲襪上沾的處女的血跡已經開始發乾了。

我把她抱到桌子上,讓她坐在上面,雙腿打開,讓我從正面進入。

這個姿勢可以讓我的精液更容易流進她子宮內。

因為之前的精液都被插成白沫了,所以有必要再給她注射一些。

我以前看過網上說據英國科學家得出報告,女的子宮會把一部風精液吸收掉,轉化為自己的DNA,所以有時女的生下的孩子長得像以前的男朋友,只有處女的子宮才能生下最純真的種。

我想:只有讓她子宮吸收我的精液,才算真正占有了這個女人,也算是被真正被我上過了。

於是我加大了力量猛力在她小穴里抽插,她舒服得大叫起來:「哥哥,我有東西要來了,再用了插我。」

「再用力插你你的小穴會被我搞松的,你男朋友怎麼辦?」我故意挑逗地說道。

「沒關係,用力把我操松吧,操爛了也沒關係。」

「再操下去我就要射了。」

我狡詐地說,我知道她不會再拒絕,高潮時腦子是不受控制的。

「沒關係,射我裡面吧,用力地射我吧」她說道「再射進去會懷孕的,也沒關係嗎?」我問「恩,沒關係,我願意為你生孩子。」

聽到這話我還猶豫什麼呢,在一陣劇烈的抽插過後,我把龜頭低著子宮口,一陣狂射,她同時也達到了高潮,就這樣她的肚子又被我灌滿了精液。

珠珠高潮後睡了過去,我把她高跟鞋脫掉,把她抱到了床上,為防止精液流出來,在她屁股下面還墊了個枕頭。

看著她小穴里精液滿滿的樣子,有種大業初成的感覺。

我出去買了緊急避孕藥回來,早上醒了就給她吃了下去,畢竟沒有真想讓她懷孕,只想徹底占有玷污她一下,也許這樣有點變態。

往後的一年裡我們都保持這種關係,一個星期都要去開好幾次房,有時還出去打野戰,有時一天要做好幾次。

一年過後,她男朋友畢業回來了,向她求婚,後來她就結婚了,結婚前我帶她去做了處女膜修復,免得她男朋友那不好交代。

後來她不工作了,也就沒怎麼聯繫了。

不過她跟我說,他們洞房的時候,她男朋友說她的屄很松,她支支吾吾地說什麼她想他時經常手淫,所以才這樣。

我自己還偷笑,怎麼可能不松呢,被我都操了一年了,少說有600多次,再緊的屄都得松啊。

我今年26歲,由於讀書只讀到職高畢業,所以找不到很好的工作。

由於人脈關係比較廣,後來就進入了市裡一家保險公司上班。

主要業務就是推銷投資類的,人壽類的保險,從中收取提成。

因為工作出色,所以很快提升為主管。

說到女人從我進入高中到現在也玩過不少了,也可謂是情場高手。

進入這樣一家公司除了工作自然也少不了去尋找自己喜歡的目標。

有一天,公司新進了一些員工,當然都是推銷員,因為公司的推銷員經常會換,有幾個分到了我手下。

其中有一個當我看了第一眼,下身就有一種讓人無法控制的衝動。

她叫珠珠,21歲,長得還算漂亮,身材相當的不錯,尤其是她的那雙腿,細長勻稱,再配上肉色的絲襪和高跟鞋,讓我恨不得立刻就將她就地正法。

她走起路來很有氣質,大腿緊夾,沒有任何空隙,我心想說不定還是處女。

我最喜歡腿漂亮的女人了,我前面幾個女友腿都很漂亮,而且我們公司都要求員工穿制服,所以這也讓我能大飽眼福,盡收眼底。

眼看這個月的月末總結就要出來了,有好些員工的業務量沒有達標,這其中就包括珠珠,我可不想她因此被掃地出門,於是我把我差不多已經談好的合同分了她一些,讓她去找客戶簽字,這樣一來她這個月的銷量就沒問題了。

到了月末,總結出來了,她也鬆了一口氣,終於過關了。

我見到她說:「嗨,恭喜了,成了正式員工,下班了一起去喝一杯​​慶祝一下?」她不好意思拒絕,於是答應了。

我們來到了市中心一家酒吧,我打起了我的如意算盤,幫她點了一杯雞尾酒,用英國金酒為基酒,再配上2種比較烈的和檸檬蘇打調製而成的,剛喝感覺甜甜的和清香,實際卻是後勁很足。

我們邊喝邊聊,聊得很開心,她也很健談,酒也喝了很多。

從她口中得知,她家境一般,有一個男朋友,家裡挺富裕的,現在在加拿大讀書,等他回來就結婚。

「男朋友不在身邊,這不正好嘛」我心裡想到。

2個小時過去,我看她酒勁上來了,臉通紅,去廁所都走不穩,要我扶著,後來坐我車裡就睡過去了。

我假裝問道:「你家住哪裡,我送你回去?」​​她亂七八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我心想:這酒真好,能把人喝這麼爛醉。

我把她帶到賓館開了個房間。

我把她抱到床上,就迫不及待的上去吻她,我的舌頭伸進她嘴裡,和她的舌頭攪拌在一起,而她只能任我擺布。

一陣熱吻過後。

我脫下了她的外套,扯開了她的襯衣,一隻手伸進了她的內衣里,用力捏著她的一隻乳房,很大算不上,但很有彈性。

當我把她的衣服全脫下來的時候,發現她的皮膚很好而且很白,一對雪白無暇的乳房,乳頭呈現著粉紅色,「好嫩啊」我不禁感嘆到。

我開始瘋狂地吮吸起她的胸部,用牙齒輕輕地咬著她的乳頭,雙手不停地揉捏著她的兩隻乳房。

這時,珠珠睜開眼睛無力地說,說:「別這樣,我們不能這樣。」

雙手試著推開我,但完全使不上勁。

我用力地吻了她,很深情地看著她,然後很溫柔地對她說:「珠珠,我喜歡你,我第一次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

她的手停止了掙扎,我不知道她是已經放棄了,還是已經使不出任何力氣了。

我繼續發動攻勢,一隻手伸進了她的裙里,隔著褲襪和內褲,撫摸著她的小穴,一隻手繼續揉捏著她的乳房。

不一會兒,珠珠不住地喘氣,發出了美妙的呻吟聲,我感覺她的褲襪慢慢的變濕了,我確定珠珠已經開始發騷了,於是把她的裙子拉到腰上,分開她的大腿,「咔」地一聲把她的褲襪襠部撕出了一道大口子,把她的內褲撩到一邊,她的小穴一下子就完全暴露到了我的眼前(這是我跟A片里學的,我看好多男的,把穿著制服高跟鞋的小妞的絲襪撕破了就直接插進去開始操,衣服都不脫,我早就想試試了,終於等到這機會了)。

珠珠的陰毛並不多,就最上面有一小簇,她的陰部小小的,陰唇緊合著,周圍濕濕的。

我輕輕地撥開她的陰唇,裡面呈現出嫩嫩的粉紅色,應該沒被人插過多少次,我心裡一陣喜悅,要是費這麼大功夫還只搞了個爛貨,豈不是太虧了。

我用一根手指頭,沾了一下她的淫水,慢慢試探性地進入她的小穴。

這時,珠珠突然人往上一縮,雙手護住陰部,弱弱的說道:「不行,我不能對不起我男朋友,你已經占了我的便宜了,就放過我吧。」

美餐就在眼前,我怎麼可能收手。

安慰她說道:「沒事的,你男朋友不會知道的,我喜歡你,你要願意我也可以照顧你一輩子。」

說完我又吻了她,一根手指頭慢慢伸進了她的小穴里,試著小幅度來回伸縮。

她的水越流越多,她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也不作任何反抗了,隨我對她做什麼。

突然我的手指頂到了什麼東西,她叫了出來:「好痛,別動了。」

我分開她陰唇,看到陰道里有一層膜護在那裡,這一發現讓我的肉棒差不多又脹大了一號。

這小妮子還真是處女啊,他男朋友走前也不先用下,這麼好的極品也真放心留在這,正好便宜了我。

我脫掉了自己的衣服褲子,終於讓肉棒解放了出來,我的肉棒不算很長,只有17公分,但是算是比較粗的。

當珠珠看到我的肉棒,頓時傻了眼。

她驚奇的說道:「你的怎麼這麼大啊,比我男朋友的大多了。」

我有點鬱悶,裝B地問了下:「你和你男朋友以前經常做?」她答道:「沒有,我沒和他做過,他倒是經常要求,可我想結婚後再給他,每次他忍不住的時候我就幫他打飛機。」

原來這麼一回事。

我把肉棒送到她嘴邊,要她吞下去,起初她不肯,但在我的壓迫、要求下也只能吞下去。

可能是我肉棒太大了,在她嘴裡插不深。

而且處女終歸是處女,口交一點都不會,牙齒老是刮到我的肉棒上面,一點舒服的感覺都沒有,這可能是我上過的女的中口技最差的一個了。

算了,我趕緊把肉棒拔了出來,免得被她弄壞了。

差不多是該給她開苞的時候了,我把她的褲襪撕開到腰部,用剪刀把她的內褲剪斷下來,這樣就不礙事了。

從這個角度看,珠珠躺在床上,上身一絲不掛,裙子在腰間,美腿配著絲襪和高跟鞋,等著被我操,有一種特殊的凌亂美。

我抹了一些珠珠的淫水在肉棒上,把她的小腿搭在我肩上,彎下腰,我巨大的肉棒頂在了她的陰唇上。

珠珠也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了,她緊閉著雙眼,雙手緊抓床單。

我也不猶豫了,兩隻手指分開她的陰唇,肉棒頂在洞口,身體往下一沈,肉棒艱難地擠進了珠珠緊窄的陰道里,瞬間粉碎了那層薄薄的處女膜。

珠珠痛的叫了出來,:「別插了,好痛啊,我要死了,別動啊。」

處女之血染紅了她的絲襪和床單,我發現我的肉棒只進去了三分之二,以全身的重量集​​中在一點居然沒全插進去,好緊的屄啊,陰壁里的嫩肉緊緊地纏繞著我肉棒,感覺一點都不肯放開,好像要把肉棒咬斷一樣。

這小妮子的屄真是極品啊,以前我也干過處女,但和珠珠完全沒法相比。

我肉棒插在裡面差不多5分鐘沒動,感覺她破處的疼痛稍有平復,我才開始慢慢試探性的抽插。

珠珠的淫水慢慢多了起來,她也發出了愉快的呻吟。

我試著把肉棒再往裡插,一下用力,終於整支肉棒全擠進了她的小穴里,龜頭猛地頂到里子宮口。

珠珠興奮的叫了起來:「好哥哥,用力地操我吧,珠珠好舒服,裡面好熱,我要融化了。」

我也越來越興奮,畢竟這麼嫩這麼緊的屄很久沒操了。

我沒有換姿勢,這樣連續抽插了幾百下,快要達到高潮了。

珠珠哀求到:「別,別射裡面,裡面我想留給我男朋友。」

我心想:小騷貨都被我干成這樣了還想著男朋友,再說不射進去怎麼算是占有你啊。

「我以後還要嫁人的,我不能懷孕啊。」

她說道,我不理睬,我打到高潮了,我把龜頭頂住她的子宮口,把精液全部發射了進去,因為前面好久沒射了,貨很充足,所以足足射了有半分鐘,才把肉棒拔了出來,但是卻沒什麼精液流出來,我想肯定是這個姿勢讓精液全流進子宮裡了。

珠珠有些埋怨地說:「叫你別射進來,萬一懷孕了怎麼辦啊。」

我淘氣地道:「不好意思,一時沒忍住,你的屄實在是太舒服了,感覺把我吸在裡面了。」

「還痛麼?」我關心地問道,「剛開始很痛,現在不怎麼痛了。」

我把她翻過來,趴在床上,屁股對著我,把又硬起來的肉棒插進里珠珠的屄里,說:「那我們繼續。」

她沒想到我會立刻又硬起來,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就這樣被我插入了。

因為剛剛射在裡面的緣故,小穴里都是精液,很滑很滑,不用花多少力氣就可以插到低了,那種又緊又滑的感覺到現在還很清楚的記得。

用這種體位,可以讓我很輕鬆地就頂到她的子宮,我每次都把龜頭退到陰道口,再整根狠狠地插入,每次龜頭都全力地頂在子宮上,她的屁股被我的肚子撞擊得啪啪作響。

「輕點,輕點,我的子宮要裂開了。」

她哀求到「那行」於是我把肉棒拔了出去,只留龜頭在陰道口來回抽插,弄得珠珠很不好受。

「好哥哥,用力點,我想要舒服。」

我故意說道:「是你讓我輕點啊,現在怎麼又要用力點啊,說話不能不算數啊。」

「好哥哥,我錯了,求你了,珠珠現在難受。」

她可憐巴巴地說道。

「那你求我,求我讓我插你。」

「我求求你了,用力地插我吧,用肉棒用力的操我。」

「好,哥哥這就來疼你了。」

說罷我把肉棒狠狠地一插到底,一點憐香惜玉也沒有,也沒有管她是不是剛剛被破處,就這樣我做著反覆單一的活塞運動,沒過多久,我到極限了,快要射精了。

我挑逗說:「珠珠,我又要射了,你子宮裡剛剛已經被我射滿了,再被我射進去,真的可能會懷孕的哦。」

她立刻緊張起來:「哥哥,求你射外面吧,你要我怎樣都行,我真的不能懷孕啊!」「射外面多浪費啊,精液是很寶貴的哦,除非…」我答道。

「那你射我嘴裡吧,這樣就不浪費了,只要不射裡面就行。」

其實射裡面外面我無所謂,反正前面那一發也把她子宮灌滿了,要懷孕也不差這點,我就是想射她嘴裡讓她喝下去,但又不能勉強她,既然她這麼說我自然最高興,說道:「既然這樣,我就勉強一下吧。」

拔出肉棒就塞她嘴裡,一直插到她喉嚨口,因為我不想她吐出來。

在她喉嚨口摩擦了2下,我就射了出來,珠珠還沒反應過來,精液就已經從她的食道進道胃裡了,她掙扎了一下,想吐出來,但我抱著她頭不放,可能是我射的量太多了,有些從她嘴角流了出來,等我完全射乾淨了才把肉棒盡興地從她嘴裡拔出來。

我拿了張紙巾讓她把嘴邊的精液擦乾淨。

「我嘴裡好噁心啊,黏黏稠稠的,又腥又鹹的。」

她埋怨到。

「我可沒逼你,你自己說的。」

她自覺理虧,也不說什麼了。

被我這麼操了兩輪,她酒也差不多醒了。

想去洗澡。

我說:「對不起,還不能休息呢,還沒有結束呢!」她發現我的肉棒又挺了起來。

「我想和你站著做」我說。

她沒辦法,只能從了我。

我讓她站在地上,彎著腰雙手撐在桌子上,屁股朝我。

因為珠珠還穿著高跟鞋,所以身高很配,我的肉棒差不多正好頂在她的嫩穴上。

「我來了」說完就一下插了進去,我雙手扶著她的細腰,肉棒用力地來回抽插,由於被我操了兩輪的緣故,她的屄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麽緊了,再加上她淫水直流,所以這樣抽插幾乎沒有阻礙。

我一邊操著珠珠,一邊看著她那又圓又翹的屁股,雪白細直的雙腿,破破的絲襪和高跟鞋,就和H電影里的那些被乾的OL一樣,真是無比的享受啊。

我把她一條美腿擡了起來,美穴立刻暴露了出來,發現我的肉棒在她的屄里沒有一點縫隙,好像量身打造的一樣,我之前射進去的精液經過我的兩翻抽插已經變成白色的沫了,絲襪上沾的處女的血跡已經開始發乾了。

我把她抱到桌子上,讓她坐在上面,雙腿打開,讓我從正面進入。

這個姿勢可以讓我的精液更容易流進她子宮內。

因為之前的精液都被插成白沫了,所以有必要再給她注射一些。

我以前看過網上說據英國科學家得出報告,女的子宮會把一部風精液吸收掉,轉化為自己的DNA,所以有時女的生下的孩子長得像以前的男朋友,只有處女的子宮才能生下最純真的種。

我想:只有讓她子宮吸收我的精液,才算真正占有了這個女人,也算是被真正被我上過了。

於是我加大了力量猛力在她小穴里抽插,她舒服得大叫起來:「哥哥,我有東西要來了,再用了插我。」

「再用力插你你的小穴會被我搞松的,你男朋友怎麼辦?」我故意挑逗地說道。

「沒關係,用力把我操松吧,操爛了也沒關係。」

「再操下去我就要射了。」

我狡詐地說,我知道她不會再拒絕,高潮時腦子是不受控制的。

「沒關係,射我裡面吧,用力地射我吧」她說道「再射進去會懷孕的,也沒關係嗎?」我問「恩,沒關係,我願意為你生孩子。」

聽到這話我還猶豫什麼呢,在一陣劇烈的抽插過後,我把龜頭低著子宮口,一陣狂射,她同時也達到了高潮,就這樣她的肚子又被我灌滿了精液。

珠珠高潮後睡了過去,我把她高跟鞋脫掉,把她抱到了床上,為防止精液流出來,在她屁股下面還墊了個枕頭。

看著她小穴里精液滿滿的樣子,有種大業初成的感覺。

我出去買了緊急避孕藥回來,早上醒了就給她吃了下去,畢竟沒有真想讓她懷孕,只想徹底占有玷污她一下,也許這樣有點變態。

往後的一年裡我們都保持這種關係,一個星期都要去開好幾次房,有時還出去打野戰,有時一天要做好幾次。

一年過後,她男朋友畢業回來了,向她求婚,後來她就結婚了,結婚前我帶她去做了處女膜修復,免得她男朋友那不好交代。

後來她不工作了,也就沒怎麼聯繫了。

不過她跟我說,他們洞房的時候,她男朋友說她的屄很松,她支支吾吾地說什麼她想他時經常手淫,所以才這樣。

我自己還偷笑,怎麼可能不松呢,被我都操了一年了,少說有600多次,再緊的屄都得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