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濃的精液射在三個妹妹的臉上

2018-08-12     WoKao     檢舉     收藏 (0)

話先說在前頭,我可不是什麼戀妹癖之類的,這幾次事件完全是我被PLAY.大妹叫文馨,念高中二年級,她交過N多男朋友,好像也不是處女了,每次看她身上都有很多草莓。

二妹羽晴,國三,快段考了!讀書讀到近視很深。她滿可愛的,很多男生追,但是她喜歡的人始終不喜歡她,真可憐。

三妹雅婷,國一,她看起來有點兒嬰兒肥,胸部已經有B了,真不可思議。

一切的一切,都因為三妹雅婷的惡作劇而開始……1.

那年夏天我回家過暑假,因為沒事做嘛,我養成了睡午覺的習慣。

有天下午,我作了一個春夢,感覺很真實,但因為感覺太過強烈,我忽然醒了過來,有點恍惚,卻見雅婷的同學佩姍滿臉通紅站在一旁……」靠邀!」我原本是擔心她看見我高撐起的褲襠,伸手一遮,手掌卻拍到一顆腦袋。

「唉唷!」雅婷仰起小臉,惡狠狠的道:」不准動!」說完她又將小臉埋到我跨間,將我那條不知何時被她從內褲中掏出的肉棒含入口中。

「干,你在幹嘛!」我又驚又駭,媽咧,我們是很正常的家庭好嗎!

「那個……因為我們在玩真心話大冒險……」佩姍忸妮的說,」她被要求……那個。」」神經病!」我推開雅婷,拉過棉被蓋住下體,」阿你不會有點理智唷?太過分就不要玩啦!」」不行啦,阿良、信仔兩個男生都依約打波了,現在才說不玩很差勁耶。」」屁啦,打波跟吸我老二難度天壤之別好嗎!」我窘到一種極致,而且還是被自己妹妹吸,太恐怖了。

「不管,他們一定要看到你的洨,佩姍是見證人。」雅婷眯起眼睛,」你乖乖的假裝睡著了,不然我跟小米姐講說你之前搞過群交派對的事!」我要再度澄清,我絕對沒有搞什麼群交派對,我們只是高中畢業旅行的時候喝酒搞錯女朋友而已。

反正最後我就是被她打敗就是了……

小米是我的命啊,雅婷的個性我是知道的,寧為玉碎勿為瓦全,她是會為了自己的面子毀掉我的一生那種人。

「好……啦。」我違背良心說,」完全不甘我的事喔,我在睡覺。」說完我就倒回去,呈現大字形。

妹妹和她同學都撲哧笑出聲來,老實說她同學佩姍是個V女,長大後一定嚇死人。

我閉上眼睛,細嫩的手將我內褲里的肉棒掏了出來,它已經軟了。

雅婷罵道:」一下子就軟掉了,你很嫩耶,害我還要重來!」」媽啦,是我的錯就對了……啊啊啊……」

這個觸感……是舌頭吧?

她用超不純熟的技術舔弄著我的肉棒,儘管我多麼不想讓自己變成一個變態,它還是硬了。

接著,感覺雅婷濕熱的小嘴再度包附住我的肉棒,並且開始吞吐起來。

「噗……滋……噗……滋……」

「喂,你不要故意弄那個聲音好不好?還有注意一下你的牙齒,我快破皮了!」我忍不住起身,坐在床沿,開始教她如何口交。

「為什麼你會這麼懂啊,你是有幫人含過唷?」雅婷冷笑道。

為什麼我會懂?因為我上一個女朋友用她的牙齒幫我老二換皮,我不得不懂啊!!

她再接再厲,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這次果然學乖了。

我看著她的頭頂,烏黑的秀髮紮成了馬尾,身穿粉紅色白色相間的T恤,實在很可愛。

「我妹有男朋友沒?」我裝作神色如常,跟她朋友佩姍聊天。

「沒有,但是很多男生喜歡她。」佩姍說,」女生也有喜歡她,噗!」原來我妹的班級是個超級爛班,裡面的人生活越黑暗越會被人尊敬,乖乖牌反而會給人瞧不起……為此,雅婷才得拚命使壞,讓她同學覺得她是個壞小妞。

五分鐘過去,雅婷還在拚命吸。

忽然她一坐而起,怒道:」搞屁呀,你到底要不要射啊!」我無辜的說:」不甘我的事啊,真的興奮不起來咩。」」小米。」她眯起眼睛說,」你想像一下我是小米姐。」」屁好嗎?你跟她比只是個屁。」我毫不客氣的回擊。

「屁啦!」雅婷氣的滿臉通紅,用力的掐住我的肉棒使勁套弄。

我還是不痛不癢的笑著。

突然她電話響起,她一手講電話一手繼續套弄。

「喂?等下啦,我在幫我哥打手槍,他一直不射……咦!」她好像發現了什麼秘訣,說道:」幫我哥打手槍!」我的肉棒又不由自主的鼓動了一陣。

我妹用一種古怪的笑容看著我,說道:」你好變態,聽到你妹幫你打手槍就興奮。」最好是啦,變態的人分明就是你自己吧?

於是她開使用一些超級邪惡的台詞來刺激我,好比什麼」我哥肉棒好粗」、」我想給他騎,但是……」之類的話,到後來甚至丟掉手機,嗲嗲的用她緋紅的可愛臉蛋磨蹭我爆漲的肉棒。

我真得有想上她的衝動了,她這麼小隻,倘若給我壓在身下……或者是抱著她干……」雅婷,我……」」哥哥……雅婷要嘛……射給我……」

「我快射了……給你……」

她一聽,便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急速吞吐。

我在我妹妹的口腔中射出一股股濃濃的精液,感覺真變態。

「OK!」佩姍喜道,跟我妹比個OK的手勢,兩人興奮的衝出房外。

房外爆出一陣歡呼與拍手聲……

我的天啊……我妹究竟跟哪些朋友在一起……

2.自從上次被三妹雅婷利用以後,更多精彩小說就在 DEDE擼.c0m生活意外地一如往常,仿佛從未發生過這檔事一樣。

我甚至曾經一度懷疑,是不是我做春夢做過頭了?

好在二妹羽晴與大妹文馨相繼遭到雅婷大冒險的迫害,這才證實了我並不是在作夢。

羽晴的內褲被雅婷的同學信仔拿去打手槍,射得濕淋淋的然後掛在廚房。

文馨更倒楣,她在看電視時,雅婷的另一個同學衝過去對她打手槍,嚇得她花容失色,拿起遙控器就往那男生的老二上K去,結果那男生被捶以後居然絲毫不氣餒,整個人壓到文馨身上,最後不濟的射精在文馨的紫色褲襪上。

即使這幾個混小子恐嚇我說他有混黑道,我還是動手扁了他們一頓,白痴嘛這!

雖然有點過分,不過他們的大冒險是滿爆笑的,包括拿蕃薯塞屁股之類的駭人舉動,漸漸的我也習慣這幾個色小鬼襲擊我兩個妹妹,反正他們也造成不了什麼真正的危險性。

「哥,你要管好雅婷啦!」羽晴一臉嫌惡的拎著腥臭的內褲,對我抱怨。

「我有什麼辦法……打了他們還是笑嘻嘻的,反正他們只是開玩笑而已啊。」我無力的翻閱我的報紙,我覺得教育部長很好笑。

「有什麼關係呢,他們很逗趣呀。」文馨樂呵呵的說。

「你還差點被上耶!」羽晴氣憤的將內褲丟向文馨,不過沾滿精液的內褲後繼無力的掉在餐桌橘子上。

「干你娘,那橘子我還要吃的耶!」我驚叫。

「吼,哥你不懂啦,又不會有人用你內褲打手槍,也不會有人衝過來壓你,你當然不知道怕啦!」羽晴嗔叫。

「屁好嗎?我早就中標了,上次雅婷才吸過我老二……」我一不小心脫口而出,兩個妹妹已經一臉驚愕。

「雅婷幫你……口……交……?」文馨結結巴巴的吐出這幾個字。

「喔,對呀。」這時雅婷正好洗完澡,從冰箱拿了一瓶芬達走進客廳,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哥超變態,我一講『哥哥好硬』他就會興奮……要喝汽水嗎?」」變態的是你吧!?」文馨和羽晴異口同聲說,不愧是我兩個正常的好妹妹,羽晴跟著補上一句:」我才不喝那種沒營養價值的垃圾食物咧。」」去,你們還好意思說我,小時候大家還不是吵說誰要嫁給哥哥!」她們你來我往的爭吵了一陣子,最後不知道怎麼樣又笑成了一團。

於是我們坐在一起吃橘子喝汽水看電視。

「哎,姐!」雅婷忽然問羽晴道,」你看過男生馬眼沒?」」啊?什麼叫做馬眼?」羽晴惑道。

「就是這個啊。」雅婷二話不說就拉開我的褲子,掏出我的老二。

「干你娘咧!」我急忙把她推開,但是羽晴和文馨的臉蛋已經紅得像是蕃茄一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雅婷得意的狂笑起來。

電視機里的黑澀會醜女們還在叫來叫去,而我們客廳里只剩下三人的沉默、與一人的狂笑聲。

「咳嗯,那個……」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該說些什麼,但下意識我便將電視機給關掉了。

雅婷止住笑意,不懷好意的向我身邊挨來,仰起小臉嬌聲道:」哥~來嘛~」我揍了她一下,然後把她推開,試圖正經地向我另外兩個正常的妹妹解釋,就在我詞窮時,雅婷已經將手探入我的褲襠里,握住我逐漸勃起的肉棒。

「啊啊……」我想將她的手拉出來,但她跟著湊近我耳邊喊了一聲哥,然後香嫩的舌尖點上我的耳垂……我輸了……我被她挑逗得全身蘇麻,軟綿綿的動彈不得。

她再度將我的肉棒掏出褲子,不同的是,這次肉棒已經硬得龜頭呈現紫醬色了。

雅婷噗哧一笑,牽起發愣的文馨,讓她跪到我的跨間。

「文馨……你你你……」我看著她生暈的俏臉,她的娃娃臉上滿是羞澀,微張的濕潤嘴唇一開一合,好像想講些什麼,卻更加地誘惑著我。

我按住文馨的頭,狂念在我心中爆漲,終於,我將腰身往前挺去……粗大的龜頭觸上了文馨嬌嫩欲滴的嘴唇,文馨整個人劇顫了一下。

「哥!」呼吸倉促的羽晴呼喊著我,好像想要阻止我做出活塞動作。

我掙扎著,理智與慾望在心中交戰,文馨是個長相甜美的可愛女孩,但是她是我妹妹!

雅婷吸我還可以賴她,倘若這時我將肉棒往文馨口中送去,我就是個十足的變態了!!

「吼,煩耶,lag什麼啊!」正當我天人交戰時,不耐煩的雅婷從後面一推文馨的頭,」咕滋」一聲,文馨終於緊緊密密的將我的肉棒吞入口中。

有了第一步,接下來便全交給本能去做。

文馨乖順的吞吐著我的肉棒,我按住她的頭,享受著罪惡感與快感交織的變態感覺。

「哥!」羽晴輕喚,我將她拉入懷中,將手伸進她尚未褪下的制服中,搓揉她C罩杯的雄偉胸部。

「喀喀!」雅婷嬌笑不休,但我已經無暇理睬她,我姿意的蹂躪著羽晴的身軀,她的輕聲呻吟傳入耳中,更令我失去理智。

她用微弱的力量抵抗著我的侵略,不過她微弱的力量還是比我使盡吃奶的力量要來的大,最後她終於抵抗成功,自我的懷抱中掙脫,並從沙發上滑下去。

「換人!」羽晴慌忙的說,文馨疑惑的吐出我的肉棒。

羽晴深深呼了一口氣,生澀的握住我的肉棒,其實她是害怕給我侵犯,寧願替我打手槍也不給我親吧。

「哥……」文馨還未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我便將她摟入懷中,強吻她的小嘴。

我跟文馨的香舌交纏在一起,掀起她鵝黃色的背心,跟羽晴不相上下的豐滿乳房令人一手難以掌握。

往羽晴那邊看去,只見她的粉紅的雙頰與草綠色的粗框眼鏡呈現強力對比,我順手一按,她的嘴唇便撞上我發燙的肉棒,她略一掙扎,還是緩緩吐出小巧的舌頭,沾上我硬得發亮的龜頭。

他媽的,我跟我的妹妹接吻了。

我還讓我的另一個妹妹幫我打手槍、口交。

他媽的……他媽的!!

文馨秀眉微皺,輕喘無度,原來她一面與我親吻,一面將手探入自己裙中,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自摸了起來。

羽晴也習慣了做出這些羞恥的動作,認命的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看不出她一個處女竟然那麼有天分,牙齒都沒刮到我。

「文馨,你不是處女了吧?」我趁亂對文馨問出早就想問、卻不敢問的問題。

「嗯……」

「你跟幾個人做過呀?」

「七……八個吧?忘記了,從國三第……一次。」」靠杯,你男朋友換真快……」我都不知道她在國三到 高 二之間可以換七八個男朋友,不愧是我妹妹。

「哪有……我才換四個……嗯……!」

「咦?」我腦筋一時轉不過來,搞不清楚狀況。

「我想想看……嗯……我跟一個學長、還有一個同學……對了,還有兩個不知道名字的……」」屁啦,不知道名字是怎麼一回事?」

她巧笑嫣然,摟住我的脖子,嬌聲道:」我被強姦嘛……嗯……也不算強姦,嘻嘻。」」哎,快沒電了,快點結束一下好不好!」

這時我們忽然驚見,一直被我們忽略的雅婷不知何時拿出了數位相機,一直在錄影。

「啊!」我一驚,鬆手將文馨丟到地板上,雅婷嘻嘻一笑,將數位相機固定,她跟文馨一起跪到羽晴身旁,跟羽晴一起用舌頭舔弄我的肉棒。

三個妹妹的舌頭時而不時交織在一起,口水濡沐了彼此的嘴唇。

我一下插入文馨的嘴巴里、一下又在羽晴的口腔里抽送、或者是被吞吐於雅婷的唇瓣之間。

三個姊妹爭先恐後的搶著我的肉棒吞,我終於到了極限,顫聲道:」我……要射了!」她們三個一齊仰起俏麗的臉蛋,一股股濃濃的精液自我的肉棒中激射而出,射在三個妹妹的臉蛋上。

話先說在前頭,我可不是什麼戀妹癖之類的,這幾次事件完全是我被PLAY.大妹叫文馨,念高中二年級,她交過N多男朋友,好像也不是處女了,每次看她身上都有很多草莓。

二妹羽晴,國三,快段考了!讀書讀到近視很深。她滿可愛的,很多男生追,但是她喜歡的人始終不喜歡她,真可憐。

三妹雅婷,國一,她看起來有點兒嬰兒肥,胸部已經有B了,真不可思議。

一切的一切,都因為三妹雅婷的惡作劇而開始……1.

那年夏天我回家過暑假,因為沒事做嘛,我養成了睡午覺的習慣。

有天下午,我作了一個春夢,感覺很真實,但因為感覺太過強烈,我忽然醒了過來,有點恍惚,卻見雅婷的同學佩姍滿臉通紅站在一旁……」靠邀!」我原本是擔心她看見我高撐起的褲襠,伸手一遮,手掌卻拍到一顆腦袋。

「唉唷!」雅婷仰起小臉,惡狠狠的道:」不准動!」說完她又將小臉埋到我跨間,將我那條不知何時被她從內褲中掏出的肉棒含入口中。

「干,你在幹嘛!」我又驚又駭,媽咧,我們是很正常的家庭好嗎!

「那個……因為我們在玩真心話大冒險……」佩姍忸妮的說,」她被要求……那個。」」神經病!」我推開雅婷,拉過棉被蓋住下體,」阿你不會有點理智唷?太過分就不要玩啦!」」不行啦,阿良、信仔兩個男生都依約打波了,現在才說不玩很差勁耶。」」屁啦,打波跟吸我老二難度天壤之別好嗎!」我窘到一種極致,而且還是被自己妹妹吸,太恐怖了。

「不管,他們一定要看到你的洨,佩姍是見證人。」雅婷眯起眼睛,」你乖乖的假裝睡著了,不然我跟小米姐講說你之前搞過群交派對的事!」我要再度澄清,我絕對沒有搞什麼群交派對,我們只是高中畢業旅行的時候喝酒搞錯女朋友而已。

反正最後我就是被她打敗就是了……

小米是我的命啊,雅婷的個性我是知道的,寧為玉碎勿為瓦全,她是會為了自己的面子毀掉我的一生那種人。

「好……啦。」我違背良心說,」完全不甘我的事喔,我在睡覺。」說完我就倒回去,呈現大字形。

妹妹和她同學都撲哧笑出聲來,老實說她同學佩姍是個V女,長大後一定嚇死人。

我閉上眼睛,細嫩的手將我內褲里的肉棒掏了出來,它已經軟了。

雅婷罵道:」一下子就軟掉了,你很嫩耶,害我還要重來!」」媽啦,是我的錯就對了……啊啊啊……」

這個觸感……是舌頭吧?

她用超不純熟的技術舔弄著我的肉棒,儘管我多麼不想讓自己變成一個變態,它還是硬了。

接著,感覺雅婷濕熱的小嘴再度包附住我的肉棒,並且開始吞吐起來。

「噗……滋……噗……滋……」

「喂,你不要故意弄那個聲音好不好?還有注意一下你的牙齒,我快破皮了!」我忍不住起身,坐在床沿,開始教她如何口交。

「為什麼你會這麼懂啊,你是有幫人含過唷?」雅婷冷笑道。

為什麼我會懂?因為我上一個女朋友用她的牙齒幫我老二換皮,我不得不懂啊!!

她再接再厲,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這次果然學乖了。

我看著她的頭頂,烏黑的秀髮紮成了馬尾,身穿粉紅色白色相間的T恤,實在很可愛。

「我妹有男朋友沒?」我裝作神色如常,跟她朋友佩姍聊天。

「沒有,但是很多男生喜歡她。」佩姍說,」女生也有喜歡她,噗!」原來我妹的班級是個超級爛班,裡面的人生活越黑暗越會被人尊敬,乖乖牌反而會給人瞧不起……為此,雅婷才得拚命使壞,讓她同學覺得她是個壞小妞。

五分鐘過去,雅婷還在拚命吸。

忽然她一坐而起,怒道:」搞屁呀,你到底要不要射啊!」我無辜的說:」不甘我的事啊,真的興奮不起來咩。」」小米。」她眯起眼睛說,」你想像一下我是小米姐。」」屁好嗎?你跟她比只是個屁。」我毫不客氣的回擊。

「屁啦!」雅婷氣的滿臉通紅,用力的掐住我的肉棒使勁套弄。

我還是不痛不癢的笑著。

突然她電話響起,她一手講電話一手繼續套弄。

「喂?等下啦,我在幫我哥打手槍,他一直不射……咦!」她好像發現了什麼秘訣,說道:」幫我哥打手槍!」我的肉棒又不由自主的鼓動了一陣。

我妹用一種古怪的笑容看著我,說道:」你好變態,聽到你妹幫你打手槍就興奮。」最好是啦,變態的人分明就是你自己吧?

於是她開使用一些超級邪惡的台詞來刺激我,好比什麼」我哥肉棒好粗」、」我想給他騎,但是……」之類的話,到後來甚至丟掉手機,嗲嗲的用她緋紅的可愛臉蛋磨蹭我爆漲的肉棒。

我真得有想上她的衝動了,她這麼小隻,倘若給我壓在身下……或者是抱著她干……」雅婷,我……」」哥哥……雅婷要嘛……射給我……」

「我快射了……給你……」

她一聽,便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急速吞吐。

我在我妹妹的口腔中射出一股股濃濃的精液,感覺真變態。

「OK!」佩姍喜道,跟我妹比個OK的手勢,兩人興奮的衝出房外。

房外爆出一陣歡呼與拍手聲……

我的天啊……我妹究竟跟哪些朋友在一起……

2.自從上次被三妹雅婷利用以後,更多精彩小說就在 DEDE擼.c0m生活意外地一如往常,仿佛從未發生過這檔事一樣。

我甚至曾經一度懷疑,是不是我做春夢做過頭了?

好在二妹羽晴與大妹文馨相繼遭到雅婷大冒險的迫害,這才證實了我並不是在作夢。

羽晴的內褲被雅婷的同學信仔拿去打手槍,射得濕淋淋的然後掛在廚房。

文馨更倒楣,她在看電視時,雅婷的另一個同學衝過去對她打手槍,嚇得她花容失色,拿起遙控器就往那男生的老二上K去,結果那男生被捶以後居然絲毫不氣餒,整個人壓到文馨身上,最後不濟的射精在文馨的紫色褲襪上。

即使這幾個混小子恐嚇我說他有混黑道,我還是動手扁了他們一頓,白痴嘛這!

雖然有點過分,不過他們的大冒險是滿爆笑的,包括拿蕃薯塞屁股之類的駭人舉動,漸漸的我也習慣這幾個色小鬼襲擊我兩個妹妹,反正他們也造成不了什麼真正的危險性。

「哥,你要管好雅婷啦!」羽晴一臉嫌惡的拎著腥臭的內褲,對我抱怨。

「我有什麼辦法……打了他們還是笑嘻嘻的,反正他們只是開玩笑而已啊。」我無力的翻閱我的報紙,我覺得教育部長很好笑。

「有什麼關係呢,他們很逗趣呀。」文馨樂呵呵的說。

「你還差點被上耶!」羽晴氣憤的將內褲丟向文馨,不過沾滿精液的內褲後繼無力的掉在餐桌橘子上。

「干你娘,那橘子我還要吃的耶!」我驚叫。

「吼,哥你不懂啦,又不會有人用你內褲打手槍,也不會有人衝過來壓你,你當然不知道怕啦!」羽晴嗔叫。

「屁好嗎?我早就中標了,上次雅婷才吸過我老二……」我一不小心脫口而出,兩個妹妹已經一臉驚愕。

「雅婷幫你……口……交……?」文馨結結巴巴的吐出這幾個字。

「喔,對呀。」這時雅婷正好洗完澡,從冰箱拿了一瓶芬達走進客廳,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哥超變態,我一講『哥哥好硬』他就會興奮……要喝汽水嗎?」」變態的是你吧!?」文馨和羽晴異口同聲說,不愧是我兩個正常的好妹妹,羽晴跟著補上一句:」我才不喝那種沒營養價值的垃圾食物咧。」」去,你們還好意思說我,小時候大家還不是吵說誰要嫁給哥哥!」她們你來我往的爭吵了一陣子,最後不知道怎麼樣又笑成了一團。

於是我們坐在一起吃橘子喝汽水看電視。

「哎,姐!」雅婷忽然問羽晴道,」你看過男生馬眼沒?」」啊?什麼叫做馬眼?」羽晴惑道。

「就是這個啊。」雅婷二話不說就拉開我的褲子,掏出我的老二。

「干你娘咧!」我急忙把她推開,但是羽晴和文馨的臉蛋已經紅得像是蕃茄一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雅婷得意的狂笑起來。

電視機里的黑澀會醜女們還在叫來叫去,而我們客廳里只剩下三人的沉默、與一人的狂笑聲。

「咳嗯,那個……」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該說些什麼,但下意識我便將電視機給關掉了。

雅婷止住笑意,不懷好意的向我身邊挨來,仰起小臉嬌聲道:」哥~來嘛~」我揍了她一下,然後把她推開,試圖正經地向我另外兩個正常的妹妹解釋,就在我詞窮時,雅婷已經將手探入我的褲襠里,握住我逐漸勃起的肉棒。

「啊啊……」我想將她的手拉出來,但她跟著湊近我耳邊喊了一聲哥,然後香嫩的舌尖點上我的耳垂……我輸了……我被她挑逗得全身蘇麻,軟綿綿的動彈不得。

她再度將我的肉棒掏出褲子,不同的是,這次肉棒已經硬得龜頭呈現紫醬色了。

雅婷噗哧一笑,牽起發愣的文馨,讓她跪到我的跨間。

「文馨……你你你……」我看著她生暈的俏臉,她的娃娃臉上滿是羞澀,微張的濕潤嘴唇一開一合,好像想講些什麼,卻更加地誘惑著我。

我按住文馨的頭,狂念在我心中爆漲,終於,我將腰身往前挺去……粗大的龜頭觸上了文馨嬌嫩欲滴的嘴唇,文馨整個人劇顫了一下。

「哥!」呼吸倉促的羽晴呼喊著我,好像想要阻止我做出活塞動作。

我掙扎著,理智與慾望在心中交戰,文馨是個長相甜美的可愛女孩,但是她是我妹妹!

雅婷吸我還可以賴她,倘若這時我將肉棒往文馨口中送去,我就是個十足的變態了!!

「吼,煩耶,lag什麼啊!」正當我天人交戰時,不耐煩的雅婷從後面一推文馨的頭,」咕滋」一聲,文馨終於緊緊密密的將我的肉棒吞入口中。

有了第一步,接下來便全交給本能去做。

文馨乖順的吞吐著我的肉棒,我按住她的頭,享受著罪惡感與快感交織的變態感覺。

「哥!」羽晴輕喚,我將她拉入懷中,將手伸進她尚未褪下的制服中,搓揉她C罩杯的雄偉胸部。

「喀喀!」雅婷嬌笑不休,但我已經無暇理睬她,我姿意的蹂躪著羽晴的身軀,她的輕聲呻吟傳入耳中,更令我失去理智。

她用微弱的力量抵抗著我的侵略,不過她微弱的力量還是比我使盡吃奶的力量要來的大,最後她終於抵抗成功,自我的懷抱中掙脫,並從沙發上滑下去。

「換人!」羽晴慌忙的說,文馨疑惑的吐出我的肉棒。

羽晴深深呼了一口氣,生澀的握住我的肉棒,其實她是害怕給我侵犯,寧願替我打手槍也不給我親吧。

「哥……」文馨還未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我便將她摟入懷中,強吻她的小嘴。

我跟文馨的香舌交纏在一起,掀起她鵝黃色的背心,跟羽晴不相上下的豐滿乳房令人一手難以掌握。

往羽晴那邊看去,只見她的粉紅的雙頰與草綠色的粗框眼鏡呈現強力對比,我順手一按,她的嘴唇便撞上我發燙的肉棒,她略一掙扎,還是緩緩吐出小巧的舌頭,沾上我硬得發亮的龜頭。

他媽的,我跟我的妹妹接吻了。

我還讓我的另一個妹妹幫我打手槍、口交。

他媽的……他媽的!!

文馨秀眉微皺,輕喘無度,原來她一面與我親吻,一面將手探入自己裙中,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自摸了起來。

羽晴也習慣了做出這些羞恥的動作,認命的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看不出她一個處女竟然那麼有天分,牙齒都沒刮到我。

「文馨,你不是處女了吧?」我趁亂對文馨問出早就想問、卻不敢問的問題。

「嗯……」

「你跟幾個人做過呀?」

「七……八個吧?忘記了,從國三第……一次。」」靠杯,你男朋友換真快……」我都不知道她在國三到 高 二之間可以換七八個男朋友,不愧是我妹妹。

「哪有……我才換四個……嗯……!」

「咦?」我腦筋一時轉不過來,搞不清楚狀況。

「我想想看……嗯……我跟一個學長、還有一個同學……對了,還有兩個不知道名字的……」」屁啦,不知道名字是怎麼一回事?」

她巧笑嫣然,摟住我的脖子,嬌聲道:」我被強姦嘛……嗯……也不算強姦,嘻嘻。」」哎,快沒電了,快點結束一下好不好!」

這時我們忽然驚見,一直被我們忽略的雅婷不知何時拿出了數位相機,一直在錄影。

「啊!」我一驚,鬆手將文馨丟到地板上,雅婷嘻嘻一笑,將數位相機固定,她跟文馨一起跪到羽晴身旁,跟羽晴一起用舌頭舔弄我的肉棒。

三個妹妹的舌頭時而不時交織在一起,口水濡沐了彼此的嘴唇。

我一下插入文馨的嘴巴里、一下又在羽晴的口腔里抽送、或者是被吞吐於雅婷的唇瓣之間。

三個姊妹爭先恐後的搶著我的肉棒吞,我終於到了極限,顫聲道:」我……要射了!」她們三個一齊仰起俏麗的臉蛋,一股股濃濃的精液自我的肉棒中激射而出,射在三個妹妹的臉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