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自慰器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9)

「媽媽,我想從後面操你。」我一邊從慢慢從媽媽的身上爬起來,一邊說道,「哦不,是幫你自慰。」

「寶寶,你現在是媽媽的自慰器,那有自慰器提要求的」媽媽用腳後跟踢了我的屁股,嬌嗔道,「快來,讓媽媽再來一次高潮,媽媽就答應你的要求。」說著媽媽的雙腿環上我的腰。

「來吧,寶寶,讓你的弟弟回到媽媽的身體里,哦」我的雞雞又陷入了媽媽的小肉肉里。媽媽的小肉肉很緊,還好有了綠色潤滑劑的幫忙,哦,就是媽媽分泌的愛液,媽媽把它叫做綠色潤滑劑。

我緩緩的擺動著腰,讓自己的弟弟緩緩的媽媽的陰道里穿行,每個回合都帶出大量的潤滑劑,我用手指塗了一點在媽媽花生大的陰蒂上。

「不要寶寶,不許作弊」媽媽抓住我的手,把濕淋淋的手指含在嘴裡「快點,在媽媽舔干淨之前,如果還沒有高潮,就收回剛才的承諾。」

「媽媽,你欺騙寶寶,不是好媽媽」我加快了擺動的速度,「現在我要懲罰你!」

「現在,你是,媽媽的,自慰,器」媽媽喘息著,「不是寶寶」

「媽媽,叫我老公好不好」不叫,快點,媽媽,要舔完了「

「還有好多」我換了只手在我們相交之處摸了一把,「你瞧,媽媽」伸到媽媽的嘴邊。

「小老公,你耍賴,快點,再深一點,啊,就是這兒,快,快,快好了」媽媽的身體扭動起來,小肉肉里也比剛剛熱了好多,媽媽快要高潮了。這個時候再走神,那就是犯罪了,雖然我只是媽媽自慰器。我集中精神努力作著活塞運動,一邊用言語挑逗媽媽的神經。

「小老公,操得你,好不好」好,好,大弟弟,小老公,你的媽媽,老婆,要高潮了,快點,來了,來了「媽媽的聲音越來越急促,四肢將我緊緊的抱住,我用力將自己的龜頭抵在媽媽的子宮頸上,輕輕的左右擺動著腰」啊,老,公「喊出這一聲,媽媽張大了嘴,喘著粗氣,一直過了三分鐘,媽媽的呼吸才平靜下來。

我吻了吻媽媽的嘴唇,用手理了理她額頭的亂發,拭去密布的汗珠。

這張美麗的臉上沒有一絲皺紋,皮膚細膩的象緞子,有誰能相信這是一張三十五歲婦人的臉。就象媽媽的身材,媽媽的小肉肉,沒有敢想她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但事實是我的媽媽三十五歲,而我十七歲,我還有個妹妹十五歲。

媽媽的身體是個奇跡,這個奇跡是媽媽還有我,我們全家一起創造的。而這也是我們全家的秘密。

故事還要從我八歲的一個夜裡說起。

那時爸爸已經出車禍去世一年了,媽媽帶著我和妹妹,因為有爸爸留下的遺產,生活還不錯,但是媽媽的臉上一直沒有笑容。

我不知道原因,直到一天夜裡,我被奇怪的聲音驚醒,發現媽媽躺在床上一隻手撫摩著自己的乳房,一隻手在自己的雙腿之間抽動著,媽媽一邊低聲叫著「老公」,一邊呻吟著。

我還以為媽媽生病了,忙起來到媽媽身邊︰「媽媽,你生病了麼?」

媽媽呆在那裡,臉紅得象番茄。

我摸了摸媽媽的額頭,還好,沒有發燒。

「媽媽,你那裡不舒服?」

媽媽還是沒有說話「是奶奶麼?難道是噓噓?」我看媽媽的手放在這兩個地方,就自己猜測道。

「是」媽媽鬼使神差的答道。

「那我幫你揉揉好不好?」我身上疼的時候媽媽總是用手幫我揉,我也自告奮勇得想一現身手。

於是我揉啊揉,直到媽媽的尿出來。看著媽媽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雖然我不知道事實的真相,但是至少敢肯定那是一件讓媽媽高興的事情。

接下來事情的發展猶如脫韁野馬,我幫媽媽自慰的次數越來越多,手法也從開始的手揉發展到用舌頭舔,甚至有一次我把手伸到了媽媽的小肉肉里,結果那次媽媽高潮太強烈了,兩條腿差點把我的脖子夾斷,第二天我沒有上學,媽媽也沒有上班。之後我們沒有敢再嘗試。

直到我十二歲,學校開了生理衛生課,我才了解了真相。我沒有跟媽媽說,因為我不想媽媽重回那沒有笑容的日子。

媽媽後來還是知道了,結果媽媽單方面對我開始了冷戰。

事情的解決緣於我的臨機一動,我對媽媽說,當她身體需要的時候,我不是她的兒子,我只是她的自慰器,我們之間是人和機器的關系,而不是母子關系。

這個看起來很荒謬的說法,解決了我們之間的危機。在那之後媽媽變得更加關注我的身體發育,經常給我吃些中藥,我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壯,弟弟變得超越常人。剛剛忘記說,媽媽是個生物工程師。

再之後就變得順理成章了,十四歲那年我的弟弟長到了長十五公分,直徑四公分,於是我又多了一樣幫媽媽自慰的工具。

而我的妹妹也在我變成自慰器之後不久加入了我們的游戲。也許是因為有了媽媽這個好榜樣,也許是因為我們之間的關系真的太不可分割了。

於是媽媽開始了她偉大的計劃,我提供精液,而媽媽和妹妹提供綠色潤滑劑,當然妹妹的潤滑劑還沒有一次發揮它字面的功能,再加上很多珍貴的中藥材,我們全家的身體都發生驚人的變化。

從我和媽媽真正發生關繫到現在,已經有三年時間了,有了媽媽藥物的幫助,我完全長成了一個大人,而媽媽則與我相反,她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年輕,我們之間的差距變得微不足道。

妹妹也長成了一個大姑娘,從明天開始我的服務對象將要增加一個人,因為明天是妹妹十五歲的生日。

想到這里,我不由的笑了出來。

「壞寶寶,想什麼呢?」媽媽輕輕擺動了一下身體,「一定是又想你妹妹了,專心一點,現在你插的是你媽媽,我不許你想別的女人」媽媽嗔道。

要不怎麼說女人天生喜愛吃醋,媽媽連自己女兒的醋都吃。

「沒有,媽媽」我忙辯解,「媽媽,你還記得那次我把手伸到你的肉肉裡面媽媽紅著臉龐沒有出聲。

「媽媽,那是不是你最強烈的一次高潮?」我繼續問道,「手總比弟弟要靈」不知道「媽媽喃喃著,」寶寶的弟弟好象比你小時侯的手還要大「

「真的麼?」很多小說上說粗如兒臂,難道我的就是?

「假的」媽媽笑著答道「你永遠是媽媽的小雞雞,媽媽最強烈的高潮永遠是這個小雞雞帶來的下一次」

看著媽媽的笑容,我忽然覺得好溫馨,好幸福。

「媽媽,我愛你」

「寶寶,我也愛你」媽媽說著把我抱進懷里,我們吻在了一起。

我和媽媽的舌頭交鋒又激起了我的慾望,還在媽媽肉肉裡面的弟弟變得更硬「寶寶」媽媽在我耳邊說道,「快用你的小雞雞給媽媽最強烈高潮」

「媽媽,這次該從後面了吧」我沒有忘記媽媽上次高潮前許下的諾言。

「就知道你會這樣」媽媽邊說著,一邊轉身爬在床上。

看著媽媽圓翹的屁股,我忍不住拍了一下。

「老公,你好壞,快來吧」

「媽媽,這次我要你叫我哥哥」說著我撲了上去,弟弟一下沖進了媽媽的肉肉里。

「啊,不叫,偏不叫」

「不想要最強烈的高潮了麼?」我一邊運動著,一邊說道。

「想,想,小雞雞」媽媽嬌喘著。「哥哥」

「叫大雞吧哥哥,快,快」

「大,大,雞吧」這個露骨的話媽媽還有些說不出口。

「大雞吧什麼?」我一邊快馬加鞭一邊追問。

「哥哥」媽媽的呻吟道「哥哥,妹妹快要來了,快」

終於媽媽在「大雞吧哥哥」喊聲中又一次達到了高潮,這次的高潮更久,一直到五分鐘之後媽媽才平靜下來,我一邊撫摩著媽媽的屁股,一邊運動著自己的雞雞。

「媽媽,要做個面膜麼?」

「要,三天沒有做了」媽媽答道我從媽媽的肉肉里拔出弟弟,伸到媽媽面前。

媽媽給了我個眉眼,然後張開嘴含住了沾滿綠色潤滑劑的肉棒,一邊吸吮,一邊撫摩著我的彈藥庫。

媽媽的技術已經在我的身上練得非常熟練,而且看著媽媽給自己口交確實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

我沒有刻意忍耐,媽媽的舌頭和嘴唇反復刺激著我最敏感的地方。終於,我在媽媽的臉上射了。

媽媽自己用手把精液塗開,而我則下床幫媽媽拿了一張面膜敷在臉上。

這也就是媽媽年輕的秘密,也是我們家最大的秘密。而明天,還有一個更鮮嫩可口的美人等著我,我擁著媽媽,面帶笑容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