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舅媽與我

2018-08-12     WoKao     檢舉     收藏 (0)

表舅媽是一名職業婦女,在一間小貿易公司上班。我的表舅在他們婚後的第七年就因為生肺癌而去世了,據說是抽煙的禍害。留下寂寞的表舅媽和當年僅五歲的女兒。表舅媽母兼父職非常辛苦,好在女兒小雲乖巧又體貼。然而,有一些事情是身為小孩的她無法安慰母親的。

記得我在十歲那年,也即是小雲八歲的時後,由於住得很近,經常放學後就跑到她們家去玩,而就在這一年裡,發生了這令我一生難忘的事件……這一天,近黃昏時刻,由於公司的慶典,表舅媽在慶祝後就提早回家來。一進家門,卻被眼前的情景給嚇了!只見小雲躺在地毯上,小褲子竟已褪到小腿上,腳舉得高高的。我則跪坐在小雲的雙腿之間,手裡拿著媽媽剛買給我的玩具聽診器,在她的小腹上來回地聽著。

表舅媽嚇了一大跳,生氣的走過來打了我一巴掌,問我們在做什麼?又問我們林婆在哪兒?

我摸被打得發熱的臉蛋,紅雙眼、嘟小嘴不語。小雲則拿了林婆留下的字條遞交給了表舅媽說道:「林婆的家裡頭出了事,跑回家去了。現在我正和阿慶哥哥在玩醫生和病人的遊戲。」表舅媽看了字條,知道雇來看家和照顧小雲的林婆因為家裡有事,小兒子出了小小車禍,得到醫院去看看。天下父母心,表舅媽又怎會不了解林婆的心情呢!

聽了小雲的話之後,表舅媽才稍為放心的自語:「唉,我怎麼會這樣呢!他們只是小孩罷了……我……我怎麼會想到……那種事情上去呢?」表舅媽立刻跟我道歉,並溫柔的撫摸打我右邊的小臉說道:「舅媽沒打疼你吧?啊喲,真是對不起啊!舅媽不是有意的,以後別在和小雲玩這樣的遊戲了,對小雲不太好啊!」說又把她漂亮嫩滑的臉緊靠我的臉,微微的揉擦……

我雖然不明白有什麼不好,但見她急紅了眼的憐憫樣子,我一肚子的氣竟突然全都沒了,反而安慰表舅媽說我沒事,還說是自己做錯,惹舅媽生氣!

「來,今晚就在舅媽家過夜,讓我準備一頓豐富的晚餐,好好的跟你道個歉。明天是周末,我帶你和小雲出去玩……」表舅媽虧欠的說,並打了電話通知我母親今晚留我在她家住。

豐富的晚飯後,我和小雲便在電視上玩電動遊戲。表舅媽洗完碗碟後,便去洗澡了。她過後換了一件寬鬆的衣服,坐到沙發上開始看報紙。才剛過九點時,表舅媽便催促我們早點兒上床,明天一早會帶我們去遊樂園玩。

因為感到一陣尿意,我在十一點左右自醒了過來,迷迷糊糊的帶睡意的走出客房,步入到廁所,往馬桶里尿尿……「咦,阿慶,怎麼醒來了?哦!是尿尿啊!」表舅媽竟然站在廁所門前,關懷說道。

我還來不及滴干小弟弟,便急忙拉上褲子,想跑回房裡。說真的,我心中一直還因為剛才的事情而感到不自在。

「來,阿慶,到我房裡來,舅媽剛剛弄了一些熱牛奶,我給你盛一杯喝喝,會幫助你入睡的……」表舅媽溫柔說道。

走進她房裡時,心中有點緊張,兩隻手不自覺的褶弄著自己的睡衣下角。我看見表舅媽的床上竟放著我那隻聽診器。心跳不知道為何竟快了起來,心裡怔了一下。

表舅媽這時遞了杯熱牛奶給我,我馬上「咕嘟咕嘟」地開始喝起來,好像要一飲而盡的樣子。表舅媽看著我的樣子,忍不住微笑起來。她也注意到我脖子上已經有了喉結的突起,雖然不很明顯,但是已經有發育的樣子了。

表舅媽呆呆地看著我喉結一動一動的,心中不知怎麼地,竟然熱了起來。她坐到床上,手正巧碰到那個玩具聽診器,心裡又是一陣悸動!

「阿慶……剛才……剛才你和小雲……真的沒有……」表舅媽不由主地問。

「沒有什麼啊?我……我們……」我漲紅著臉,兩隻手不停捏著放在我雙腿之間的空杯子,好像更為緊張,兩條腿不禁微微抖動著。

表舅媽伸出手,想從我手中接過杯子。我心虛的把手一提,她的手卻不小心碰到了我的下體!表舅媽的眼睛瞄望我的褲子,上面竟然緩緩地高高突了起來!

表舅媽突然覺得喉嚨有點干,不經意舔了一下嘴唇。而我看到她舔弄嘴唇的動作,臉更紅了,我的心越發跳得厲害起來,就連下面那根小寶貝也開始跳動起來……「阿慶,你……真的……沒有對小雲做什麼……事情吧?」表舅媽的胸脯起伏得很厲害。

「……」我不知她的意思。

「我知道像你這樣的年紀……是不是……對女生很好奇?是否有時想看女生不穿衣呢?」她眼對眼望我問道。

「我……我……」在表舅媽凝視我的眼身下,我不敢撒謊,低下頭,輕輕的點了一下!

「那麼……你平時有沒有……自慰……就是……自己……摸自己的下面?」表舅媽知道自己的話有點過分,喉嚨乾得厲害,心中也亂了。

「……有……」我點了點頭,聲音細得幾乎聽不見。我急得快哭出來,卻又不知為何會在表舅媽面前坦誠,這就連媽媽也不曉得的秘密!

「那剛才……你是要看小雲的身體嗎?」表舅媽進一步追問。

「不!沒有……才不是呢!我們只玩聽診器……我們……」我提高顫抖的聲音,有點兒覺得被冤枉,淚水都流下來了!

表舅媽見了急忙安慰我說:「阿慶,舅媽相信你!來,別哭,男生可不能亂流淚啊!來……乖!坐到舅媽這兒來……」我坐到表舅媽的身旁去,眼光不小心的瞄到她寬鬆衣服裡邊,竟然有兩粒大木瓜,在那兒微微的搖來晃去!果然,我身直接有了反應,褲子立刻的挺突起來,明顯隆起了一片。

表舅媽也很顯然的發覺這舉動,突然覺得自己的下開始濕熱了,好像有千隻萬隻的螞蟻在那裡攀爬……「阿慶,來!讓……讓舅媽檢查一下你的身好不好啊?」她知道她開始在騙自己。

「呃……」我愣。

「來!站起來……剛才你幫小雲檢查身體,現在就讓……舅媽也來檢查一下你的身嘛!舅媽也想玩玩你這聽診器……」她心中迫不及待地想立刻看看我這個平時熟知的少男身。

我出奇的聽話,就站立在表舅媽的面前。

「快,把上衣脫掉……」表舅媽竭力控制著她的衝動,可是手已經不聽指揮,游移到我的褲褲上,一拉,就把我的褲子給脫下……表舅媽顫抖的手指在我光滑的皮膚上面滑過。我白皙有點兒肥胖的身,開始變得好燙,並感到一陣頭暈。緊繃的內褲更讓我感到我的下身更加灼熱起來……「來,阿慶,來躺在舅媽的床上……」表舅媽柔聲說。

我乖乖地睡躺在表舅媽那芳香的床上。她開始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收入了眼底,並以滑嫩的指尖輕巧的揉撫我細小的乳頭及特有的乳暈上那突起的小點點。

「移過來一點……來!」表舅媽一邊吩咐、一邊躺在我身旁。

我略微抬了一下臀部,表舅媽就幫我將小內褲褲也給脫了!少男的私處就完全地暴露在她的眼前,那小硬根雖然還不是很大,可是已經隆得直挺起……表舅媽察看了那聽診器一眼,便將它戴上,然後在我岔開的大腿中間上下不停的按聽。那冷冷的聽筒,刺激得我的小弟弟顫抖。

「來,阿慶……你也來幫舅媽檢查看看!」說便把聽診器遞給了我,然後迅速地把自己的寬鬆衣服的鈕扣給解開,原來表舅媽浴後換上衣服是不穿戴胸罩的。脫下那身寬鬆衣服後,她身上僅有的,就只是一條又小又細的半透明內褲!

我緊張的以顫動的手,重重地將聽診器推按在表舅媽的巨大乳奶上。

哇!想不到已經是三十五歲女人,胸脯居然還如此的勁彈,比二十年華的姐姐們還要更加的堅挺。從聽診器上,表舅媽厲害的心跳聲告訴了我她有多麼的興奮!

「阿慶……快,把……聽診器……拿下,直接……用你的耳朵……放在這兒……聽聽看吧……」表舅媽深喘氣抖擻說,然而緩緩地癱躺在我面前。

當我的臉頰碰到表舅媽那硬硬的乳頭時,她發了狂似的硬把我的上半身緊摟抱在懷裡。我像是一隻無助的小綿羊似,惹人憐愛,尤其是表舅媽,更是使勁的把自己豐滿的乳房,貼我的臉頰。我開始有所感覺,雖然我並沒有開口告訴她……我覺得表舅媽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當然我也沒反抗,並盡情的享受這一切。

「不,不能……他可是我親表侄兒啊……」表舅媽突然輕喊出這個念頭,她開始害怕自己的作為。可是內心卻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整整十多年來的性壓抑終於爆發了!表舅媽把左手撐在床單上,人傾斜著,把右手伸到我的腿間,掌心在那團硬挺的小肉上揉動起來……

我的身猛然抖動了一下!我覺得自己的小弟弟在表舅媽手裡發漲了更多,而且在不斷變大……「舒服嗎……你自己……弄的時候……也是這樣子嗎?」表舅媽在我耳邊輕聲地問道。」「……」我沒有回答,呼吸更加的急促起來,頭腦里都爽得快暈死過去了,那還能說話呢!

「來,自己搖一搖,做給舅媽看看……」表舅媽忽然有一股非常強異的慾望,竟然要我這少男在自己的面前自慰。

我遲疑了一下,羞紅臉,雖然覺得很不自在,卻也一邊輕輕揉著小寶貝,一邊把自己灼熱的氣息直噴到表舅媽的美艷臉蛋上。我微微閉著眼睛,右手掌緊握自己陰莖,前前後後的抽送。左手時不時地撫摩從包皮中顯露出來的粉紅色龜頭。起先是慢慢地、慢慢地,然後越來越快、越來越使力……表舅媽這時耐不住了,半跪倒在我的雙腿之間。她的濕潤嘴唇立刻套上在眼前那根又圓挺、又玉潤的筆直聳立陰莖!我恍惚地呆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完全忘記了道德和倫理。

我的陰莖沒有像大人一般的黑粗,淡淡的顏色,那時也還沒有長出陰毛。粉紅色的龜頭,隨著表舅媽的吸啜套弄,時不時地從包皮里露出頭來,忽而又躲進裡面!

小男孩的下身,表舅媽也不是沒見過,而這一次竟使她完全沉浸在慾望的漩渦裡面。只因為……只因為……這一根是為她所勃起的!表舅媽明顯感到自己的陰核也發熱勃起了,被嵌入的內褲隨濕潤的淫水來回摩擦著,一陣酸麻透過了她的全身。

表舅媽繼續的情不自禁地猛含吸住那條令她砰然心動的東西。我則開始感覺到不知是痛楚、還是快感,想推開她的頭,卻又時不時的握拉表舅媽的頭髮,把她的嘴推向自己的陰莖。

「啊!舅媽……不,不要……不要啊……舅媽!」我口中這麼說,屁股卻不停的往前推動。

表舅媽則更親近我的陰莖,她用力低頭繼續地舔啜,好像是在吃冰棒一樣。只是她的嘴唇碰到了幾下那龜頭已縮回的包皮,則又用舌尖撥弄了幾下,令龜頭又冒出頭來看個究竟……表舅媽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她一邊用力張嘴猛吸著我的陰莖、一邊含糊不清地對我說:「阿慶,你舒服嗎?是不是好舒服啊……舅媽會讓你更舒服的……不要怕……舅媽最喜歡你了!」

「不要……不要……」我的龜頭被她吸得發痛,包皮都快裂開了。我似乎要哭了出來,可是抵抗的力氣又好像消失,一點力氣也沒有!

「阿慶……好寶貝……乖侄兒,別哭啊!你……想不想看女人的洞洞啊?要舅媽弄給你看一看嗎?」表舅媽安慰我說著,一面伸出一隻手把那早已濕透的內褲從身上給扒了下來,跳到床上,把那兩條大腿張撥得開開的,把陰部赤裸裸地暴露在我的眼前!

表舅媽一把拉了我過去,用一隻手又繼續揉搓我的陰莖,另一隻手則伸到自己腿間,用手指分開陰唇,挺起下身把陰部推得高高的,對我的臉說:「來,阿慶乖乖……快來……舔一舔……舅媽的甜甜蜜穴,好好吃的啊!」我還沒把頭全低落,表舅媽就迫不及待的把她的蚌肉貼在我的小嘴上!愕……

怎麼有一股酸霉的腥味啊?我用小舌尖在那兒遊動了幾下,再重重的吸了那裡邊流出的穢水……「舅媽騙人!都不好吃的,臭臭的,那味道好怪啊!」我嘟小嘴訴說。可是這句話反而更加激起表舅媽勃發的性慾,身的抖動越來越劇烈!她將陰部更貼在我的嘴上,上下挪動著身子,陰毛在我半閉的眼睛上搔癢著,陰核時不時的貼碰在他的鼻子上。

「來嘛!聽話啊,阿慶!乖乖的,如果你好好的舔吸舅媽的小洞,那明天我就買最新的電動遊戲機給你玩。」說、那微張的陰唇就完全的貼靠住了我的嘴巴。這個突來的動作幾乎讓我窒息。我反視性的扭動起來,張嘴想呼吸,卻正好配合了表舅媽的企圖。

「啊……啊啊啊……啊啊……」表舅媽忍不住呻吟起來,她的手加緊在我的陰莖上揉弄!我亦乖乖地賣力舔吸表舅媽的蚌肉,為的是那台電動遊戲機!

我舔、吸、啜,就如一隻聽話的小狗般!表舅媽的洞穴里流出了更多的液汁。起先認為臭腥味的穢液,如今愈吃愈覺得可口香味,反而為它著迷,越舔越起勁,甚至還用手指拚命的挖掘表舅媽的嫩濕洞穴,把它剝得開開的,連內陰道都顯露眼前……表舅媽此時真的瘋掉了,她坐了起來,把我推壓倒在床上,急迫地想「強姦」眼前我這才十歲大的小男孩!她用兩條大腿夾住我,用手引導我的小肉棒鑽入她那濕潤潤的滑穴里,且不停扭動身體,特別是她那圓美白析析的屁股!

表舅媽就這樣跪坐到我身上來,整個陰戶包含我堅挺的小硬物,身軀上上下下地壓在我稍胖的身上。只見表舅媽兩手支撐床頭板上,臀部一直不停的扭轉動,嘴裡發出陣陣呻吟!

我起先被她這壓倒動作給愣呆了,跟著是一股驚詫感,嚇得眼淚都流了出來。但肉棒在表舅媽嫩滑穴洞裡抽動的感覺,不久便淹蓋了所有的驚嚇,使我從恐懼中帶到極樂天堂。

「啊喲……啊喲……舅媽……小鳥鳥在你裡面好爽啊!好……好……舒服……嗯嗯嗯……用力,用力……」抽插的快感令我爽得竟也忍不住的喊叫出來,我的小屁屁也跟著打轉,配合表舅媽的搖晃動律!

表舅媽聽到我的叫喊,更狂飆的坐插,身軀晃上移下的企圖把我的陰莖給吸入到她的陰道盡頭,但卻沒能成功。她想必是我的小肉棒還沒夠硬挺,於是調整了姿勢爬起身來,一隻手按著我,另一隻手握住我的陰莖,又上下不停的套弄了幾下。哇!真的稍微又硬了5c多……

表舅媽又立刻換回原位,握起那已漲得極限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道裡面,一塞而入!究竟表舅媽的陰戶已經張得很大,而我他的小玩意戳進陰道的時候,只能感覺到一些的安慰,就好像平時使用的塞入式衛生棉條一股!

表舅媽夾緊雙腿,陰穴使力的緊縮,屁股上下起伏,快感也慢慢開始湧來,她的嘴角終於出現了一絲滿足的笑容,而抽動的速度也亦增快了許多!

我的表情更是千奇百怪,又像哭,又像在享受著緊縮陰道帶給我的快感。表舅媽瘋狂地上下起伏,由於幅度實在太大,好幾次我的陰莖滑出了她的外。表舅媽立刻又把它抓握著,塞回到自己的陰道里。當她握住我的陰莖時,發現那上面都是自己流出的淫水,滑滑膩膩的,竟完全沒有意識到「誘姦」一個未成年的小男孩,甚至於那細小的陰莖,竟也能令自己流泄得這麼厲害!

表舅媽想,也就更陶醉瘋狂,在她猛搖晃自己屁股的同時,亦低下頭,看著我的陰莖在自己的陰道里進進出出閃亮著光。那是她的熱衷淫水,正沾滿了我的陰莖上。龜頭甚至小蛋蛋都濕潤潤的,都是她的淫蕩液體。

在她的陰道內壁的緊夾和套弄下,我的龜頭已通紅的完完全全暴露在包皮外面,而表舅媽長滿黑毛的陰部,就像一張嘴巴,在咀嚼我那根小陰莖。她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她雖知道自己的主動表情很淫蕩,但實在是控制不了,只想立刻能到達高潮!

「阿慶,摸啊,快摸啊,你不想摸女人的大奶奶嗎?」表舅媽說著,一邊用另一隻手去揉弄自己的陰核、一邊繼續扭轉下身。

「啊!痛啊!痛……」我忍不住又叫了出來!

「哪裡痛呀?乖,再忍一忍,舅媽讓你舒服點啊!」她說著,一邊繼續用力夾緊雙腿套弄。

「啊……不要,舅媽不要……」十歲大的我又叫了起來!

我此時究竟還是個十歲大的小男孩,被她不停的瘋狂玩弄,疼痛感再度湧現,我的包皮的角膜也已經開始破裂,正流絲絲血跡。表舅媽此時也意識到如果一不小心,就會弄傷了我,甚至發生慘劇。然而,她看見我欲生欲死的樣子,卻更加確信我其實也在享受這種近乎折磨的虐待歡悅感,而又加快了速度!

她真的想看看小男孩射精是什麼樣子的。表舅媽的陰核刺激過度,也整粒地堅突了起來,在我的恥骨上撞擊著。每撞擊一次,她就發出一陣顫抖,直爽入骨頭裡。隨著節奏的加快,顫抖不再是間斷的,而是連續不斷地衝擊著她的大腦,使她渾身戰慄起來……「哦……哦哦哦……哦哦……」表舅媽忍不住從喉嚨里發出浪大的呻吟聲!

緊接著又發出一聲很長的嘆息:「喔唷!不行了啊,來了!要來了……舅媽……真的不行了……啊……啊……啊……」生平第一次和小男孩作愛,表舅媽竟達到高潮,整個人癱軟了下來!

突然,只覺得一股溫熱的東西從她的腿間流出,我的陰莖還含在她的陰唇中。表舅媽抬了一下屁股,我開始收縮的小玩意慢慢從裡面滑了出來,那感覺使表舅媽又感到一陣的暈眩!在我的陰莖滑出來的一瞬間,她忍不住又伸手去摸了一把,當手碰到我的龜頭時,突然一股溫暖的東西流落她的指縫,雖然精液既稀釋又不多!那小東西,正在表舅媽的手裡緩慢地搏動著……

「哇!原來小肉棒也會達到高潮,還有精液咧!不過畢竟年齡還小,只能緩緩流出來……」表舅媽細聲自言,心中掠過一種無比的安慰。

表舅媽這時用手托起身上豐滿的乳房,把乳頭塞進我正微張喘息的嘴唇里,我吸、吸,一種說不清的複雜的情感又油然而生,不久便昏昏睡去。表舅媽的手,還是牢牢地緊握著我漸漸綿軟下來的陰莖,不停地擠著,並時不時在自己的陰核上點碰著……不知睡了多久。表舅媽赤身裸爬下床時,也驚醒了我。已是朝陽高照了。表舅媽異常溫馨地對我笑,不像是長輩的笑臉,反而似在跟她的新換夫婿撒嬌。她牽著我的手,把我拉起,推我到浴室里,打開浴缸的熱水。

我有些的茫然,任由表舅媽把我摟在懷裡,然後躺進浴缸中。她的手又伸進我的胯間,我一抖,疼叫了出來。

「啊喲!好痛啊,舅媽……」我不禁輕輕地呻吟了一聲!

表舅媽低下頭,用手指輕輕地剝開我的包皮。裡面的皮都破了。她的心裡一酸,輕聲在我耳邊慰問道:「真的很痛嗎?阿慶,都是舅媽不好,只顧自己的慾望。等你長大,舅媽再讓給你玩好不好?」我當時不太明白表舅媽說出的話。但覺得很溫馨,竟冒出一句:「阿慶最愛舅媽了!人家要舅媽您……每天都像今天一樣……快樂可親!」

表舅媽聽後,又漸漸的衝動起來。她張嘴又含住我的陰莖,細心的吮吸著它,用舌頭繞著圈圈,舔凈我的傷口。我直了雙腿,陰莖在表舅媽嘴巴之中又膨脹起來……「舒不舒服啊?」表舅媽輕緩地吐出我的陰莖,溫聲地問道。

「有點兒疼,不過好舒服啊……」我說,小手竟移至在表舅媽的陰毛上,輕輕地碰了一下。「舅媽,等我長大後,真的可以再跟您在一起玩嗎?」

「當然可以呀!不過,你得答應舅媽保守我們之間的秘密啊!誰都不許說!小雲、你的媽媽、所有的人!這樣等你長大後,舅媽一定給你玩個夠!」她撫摸我的小臉說道。

「舅媽!我發誓一定會保守秘密的!我要快快的長大……不!我要明天就長大,好跟舅媽一起玩!」我天真說。

「好……好!舅媽每天倍你一起玩!就怕……就怕你不肯呢!」表舅媽笑迷迷、有點兒愛地說。

我們兩個在浴室中清洗一番後,表舅媽看我還一臉倦容,心中有些不忍,以體貼的口吻叫我到她房裡再睡一覺,待會午餐時再叫我起床。

原本就還疲倦的我,露出天真的笑容,便躺在床上,表舅媽細心的幫他蓋上被子。此時的我,望著她這安祥的臉龐,心中猶然沁出一絲的母愛感。

從此以後,在每一年裡,表舅媽和我便至少會悄悄地「玩」上七、八回。而每過一年,我都會令她更加的疼愛我!表舅媽現在都已經四十三歲了,我們偶爾還是會偷偷模模的翻雲覆雨一番。小雲一直都不知道此事。當然,表舅媽也不知道在此的六年後,小雲在我家過夜時,也和我一同「玩」了!這一些,當然都是我和她們之間的小小秘密……

表舅媽是一名職業婦女,在一間小貿易公司上班。我的表舅在他們婚後的第七年就因為生肺癌而去世了,據說是抽煙的禍害。留下寂寞的表舅媽和當年僅五歲的女兒。表舅媽母兼父職非常辛苦,好在女兒小雲乖巧又體貼。然而,有一些事情是身為小孩的她無法安慰母親的。

記得我在十歲那年,也即是小雲八歲的時後,由於住得很近,經常放學後就跑到她們家去玩,而就在這一年裡,發生了這令我一生難忘的事件……這一天,近黃昏時刻,由於公司的慶典,表舅媽在慶祝後就提早回家來。一進家門,卻被眼前的情景給嚇了!只見小雲躺在地毯上,小褲子竟已褪到小腿上,腳舉得高高的。我則跪坐在小雲的雙腿之間,手裡拿著媽媽剛買給我的玩具聽診器,在她的小腹上來回地聽著。

表舅媽嚇了一大跳,生氣的走過來打了我一巴掌,問我們在做什麼?又問我們林婆在哪兒?

我摸被打得發熱的臉蛋,紅雙眼、嘟小嘴不語。小雲則拿了林婆留下的字條遞交給了表舅媽說道:「林婆的家裡頭出了事,跑回家去了。現在我正和阿慶哥哥在玩醫生和病人的遊戲。」表舅媽看了字條,知道雇來看家和照顧小雲的林婆因為家裡有事,小兒子出了小小車禍,得到醫院去看看。天下父母心,表舅媽又怎會不了解林婆的心情呢!

聽了小雲的話之後,表舅媽才稍為放心的自語:「唉,我怎麼會這樣呢!他們只是小孩罷了……我……我怎麼會想到……那種事情上去呢?」表舅媽立刻跟我道歉,並溫柔的撫摸打我右邊的小臉說道:「舅媽沒打疼你吧?啊喲,真是對不起啊!舅媽不是有意的,以後別在和小雲玩這樣的遊戲了,對小雲不太好啊!」說又把她漂亮嫩滑的臉緊靠我的臉,微微的揉擦……

我雖然不明白有什麼不好,但見她急紅了眼的憐憫樣子,我一肚子的氣竟突然全都沒了,反而安慰表舅媽說我沒事,還說是自己做錯,惹舅媽生氣!

「來,今晚就在舅媽家過夜,讓我準備一頓豐富的晚餐,好好的跟你道個歉。明天是周末,我帶你和小雲出去玩……」表舅媽虧欠的說,並打了電話通知我母親今晚留我在她家住。

豐富的晚飯後,我和小雲便在電視上玩電動遊戲。表舅媽洗完碗碟後,便去洗澡了。她過後換了一件寬鬆的衣服,坐到沙發上開始看報紙。才剛過九點時,表舅媽便催促我們早點兒上床,明天一早會帶我們去遊樂園玩。

因為感到一陣尿意,我在十一點左右自醒了過來,迷迷糊糊的帶睡意的走出客房,步入到廁所,往馬桶里尿尿……「咦,阿慶,怎麼醒來了?哦!是尿尿啊!」表舅媽竟然站在廁所門前,關懷說道。

我還來不及滴干小弟弟,便急忙拉上褲子,想跑回房裡。說真的,我心中一直還因為剛才的事情而感到不自在。

「來,阿慶,到我房裡來,舅媽剛剛弄了一些熱牛奶,我給你盛一杯喝喝,會幫助你入睡的……」表舅媽溫柔說道。

走進她房裡時,心中有點緊張,兩隻手不自覺的褶弄著自己的睡衣下角。我看見表舅媽的床上竟放著我那隻聽診器。心跳不知道為何竟快了起來,心裡怔了一下。

表舅媽這時遞了杯熱牛奶給我,我馬上「咕嘟咕嘟」地開始喝起來,好像要一飲而盡的樣子。表舅媽看著我的樣子,忍不住微笑起來。她也注意到我脖子上已經有了喉結的突起,雖然不很明顯,但是已經有發育的樣子了。

表舅媽呆呆地看著我喉結一動一動的,心中不知怎麼地,竟然熱了起來。她坐到床上,手正巧碰到那個玩具聽診器,心裡又是一陣悸動!

「阿慶……剛才……剛才你和小雲……真的沒有……」表舅媽不由主地問。

「沒有什麼啊?我……我們……」我漲紅著臉,兩隻手不停捏著放在我雙腿之間的空杯子,好像更為緊張,兩條腿不禁微微抖動著。

表舅媽伸出手,想從我手中接過杯子。我心虛的把手一提,她的手卻不小心碰到了我的下體!表舅媽的眼睛瞄望我的褲子,上面竟然緩緩地高高突了起來!

表舅媽突然覺得喉嚨有點干,不經意舔了一下嘴唇。而我看到她舔弄嘴唇的動作,臉更紅了,我的心越發跳得厲害起來,就連下面那根小寶貝也開始跳動起來……「阿慶,你……真的……沒有對小雲做什麼……事情吧?」表舅媽的胸脯起伏得很厲害。

「……」我不知她的意思。

「我知道像你這樣的年紀……是不是……對女生很好奇?是否有時想看女生不穿衣呢?」她眼對眼望我問道。

「我……我……」在表舅媽凝視我的眼身下,我不敢撒謊,低下頭,輕輕的點了一下!

「那麼……你平時有沒有……自慰……就是……自己……摸自己的下面?」表舅媽知道自己的話有點過分,喉嚨乾得厲害,心中也亂了。

「……有……」我點了點頭,聲音細得幾乎聽不見。我急得快哭出來,卻又不知為何會在表舅媽面前坦誠,這就連媽媽也不曉得的秘密!

「那剛才……你是要看小雲的身體嗎?」表舅媽進一步追問。

「不!沒有……才不是呢!我們只玩聽診器……我們……」我提高顫抖的聲音,有點兒覺得被冤枉,淚水都流下來了!

表舅媽見了急忙安慰我說:「阿慶,舅媽相信你!來,別哭,男生可不能亂流淚啊!來……乖!坐到舅媽這兒來……」我坐到表舅媽的身旁去,眼光不小心的瞄到她寬鬆衣服裡邊,竟然有兩粒大木瓜,在那兒微微的搖來晃去!果然,我身直接有了反應,褲子立刻的挺突起來,明顯隆起了一片。

表舅媽也很顯然的發覺這舉動,突然覺得自己的下開始濕熱了,好像有千隻萬隻的螞蟻在那裡攀爬……「阿慶,來!讓……讓舅媽檢查一下你的身好不好啊?」她知道她開始在騙自己。

「呃……」我愣。

「來!站起來……剛才你幫小雲檢查身體,現在就讓……舅媽也來檢查一下你的身嘛!舅媽也想玩玩你這聽診器……」她心中迫不及待地想立刻看看我這個平時熟知的少男身。

我出奇的聽話,就站立在表舅媽的面前。

「快,把上衣脫掉……」表舅媽竭力控制著她的衝動,可是手已經不聽指揮,游移到我的褲褲上,一拉,就把我的褲子給脫下……表舅媽顫抖的手指在我光滑的皮膚上面滑過。我白皙有點兒肥胖的身,開始變得好燙,並感到一陣頭暈。緊繃的內褲更讓我感到我的下身更加灼熱起來……「來,阿慶,來躺在舅媽的床上……」表舅媽柔聲說。

我乖乖地睡躺在表舅媽那芳香的床上。她開始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收入了眼底,並以滑嫩的指尖輕巧的揉撫我細小的乳頭及特有的乳暈上那突起的小點點。

「移過來一點……來!」表舅媽一邊吩咐、一邊躺在我身旁。

我略微抬了一下臀部,表舅媽就幫我將小內褲褲也給脫了!少男的私處就完全地暴露在她的眼前,那小硬根雖然還不是很大,可是已經隆得直挺起……表舅媽察看了那聽診器一眼,便將它戴上,然後在我岔開的大腿中間上下不停的按聽。那冷冷的聽筒,刺激得我的小弟弟顫抖。

「來,阿慶……你也來幫舅媽檢查看看!」說便把聽診器遞給了我,然後迅速地把自己的寬鬆衣服的鈕扣給解開,原來表舅媽浴後換上衣服是不穿戴胸罩的。脫下那身寬鬆衣服後,她身上僅有的,就只是一條又小又細的半透明內褲!

我緊張的以顫動的手,重重地將聽診器推按在表舅媽的巨大乳奶上。

哇!想不到已經是三十五歲女人,胸脯居然還如此的勁彈,比二十年華的姐姐們還要更加的堅挺。從聽診器上,表舅媽厲害的心跳聲告訴了我她有多麼的興奮!

「阿慶……快,把……聽診器……拿下,直接……用你的耳朵……放在這兒……聽聽看吧……」表舅媽深喘氣抖擻說,然而緩緩地癱躺在我面前。

當我的臉頰碰到表舅媽那硬硬的乳頭時,她發了狂似的硬把我的上半身緊摟抱在懷裡。我像是一隻無助的小綿羊似,惹人憐愛,尤其是表舅媽,更是使勁的把自己豐滿的乳房,貼我的臉頰。我開始有所感覺,雖然我並沒有開口告訴她……我覺得表舅媽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當然我也沒反抗,並盡情的享受這一切。

「不,不能……他可是我親表侄兒啊……」表舅媽突然輕喊出這個念頭,她開始害怕自己的作為。可是內心卻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整整十多年來的性壓抑終於爆發了!表舅媽把左手撐在床單上,人傾斜著,把右手伸到我的腿間,掌心在那團硬挺的小肉上揉動起來……

我的身猛然抖動了一下!我覺得自己的小弟弟在表舅媽手裡發漲了更多,而且在不斷變大……「舒服嗎……你自己……弄的時候……也是這樣子嗎?」表舅媽在我耳邊輕聲地問道。」「……」我沒有回答,呼吸更加的急促起來,頭腦里都爽得快暈死過去了,那還能說話呢!

「來,自己搖一搖,做給舅媽看看……」表舅媽忽然有一股非常強異的慾望,竟然要我這少男在自己的面前自慰。

我遲疑了一下,羞紅臉,雖然覺得很不自在,卻也一邊輕輕揉著小寶貝,一邊把自己灼熱的氣息直噴到表舅媽的美艷臉蛋上。我微微閉著眼睛,右手掌緊握自己陰莖,前前後後的抽送。左手時不時地撫摩從包皮中顯露出來的粉紅色龜頭。起先是慢慢地、慢慢地,然後越來越快、越來越使力……表舅媽這時耐不住了,半跪倒在我的雙腿之間。她的濕潤嘴唇立刻套上在眼前那根又圓挺、又玉潤的筆直聳立陰莖!我恍惚地呆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完全忘記了道德和倫理。

我的陰莖沒有像大人一般的黑粗,淡淡的顏色,那時也還沒有長出陰毛。粉紅色的龜頭,隨著表舅媽的吸啜套弄,時不時地從包皮里露出頭來,忽而又躲進裡面!

小男孩的下身,表舅媽也不是沒見過,而這一次竟使她完全沉浸在慾望的漩渦裡面。只因為……只因為……這一根是為她所勃起的!表舅媽明顯感到自己的陰核也發熱勃起了,被嵌入的內褲隨濕潤的淫水來回摩擦著,一陣酸麻透過了她的全身。

表舅媽繼續的情不自禁地猛含吸住那條令她砰然心動的東西。我則開始感覺到不知是痛楚、還是快感,想推開她的頭,卻又時不時的握拉表舅媽的頭髮,把她的嘴推向自己的陰莖。

「啊!舅媽……不,不要……不要啊……舅媽!」我口中這麼說,屁股卻不停的往前推動。

表舅媽則更親近我的陰莖,她用力低頭繼續地舔啜,好像是在吃冰棒一樣。只是她的嘴唇碰到了幾下那龜頭已縮回的包皮,則又用舌尖撥弄了幾下,令龜頭又冒出頭來看個究竟……表舅媽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她一邊用力張嘴猛吸著我的陰莖、一邊含糊不清地對我說:「阿慶,你舒服嗎?是不是好舒服啊……舅媽會讓你更舒服的……不要怕……舅媽最喜歡你了!」

「不要……不要……」我的龜頭被她吸得發痛,包皮都快裂開了。我似乎要哭了出來,可是抵抗的力氣又好像消失,一點力氣也沒有!

「阿慶……好寶貝……乖侄兒,別哭啊!你……想不想看女人的洞洞啊?要舅媽弄給你看一看嗎?」表舅媽安慰我說著,一面伸出一隻手把那早已濕透的內褲從身上給扒了下來,跳到床上,把那兩條大腿張撥得開開的,把陰部赤裸裸地暴露在我的眼前!

表舅媽一把拉了我過去,用一隻手又繼續揉搓我的陰莖,另一隻手則伸到自己腿間,用手指分開陰唇,挺起下身把陰部推得高高的,對我的臉說:「來,阿慶乖乖……快來……舔一舔……舅媽的甜甜蜜穴,好好吃的啊!」我還沒把頭全低落,表舅媽就迫不及待的把她的蚌肉貼在我的小嘴上!愕……

怎麼有一股酸霉的腥味啊?我用小舌尖在那兒遊動了幾下,再重重的吸了那裡邊流出的穢水……「舅媽騙人!都不好吃的,臭臭的,那味道好怪啊!」我嘟小嘴訴說。可是這句話反而更加激起表舅媽勃發的性慾,身的抖動越來越劇烈!她將陰部更貼在我的嘴上,上下挪動著身子,陰毛在我半閉的眼睛上搔癢著,陰核時不時的貼碰在他的鼻子上。

「來嘛!聽話啊,阿慶!乖乖的,如果你好好的舔吸舅媽的小洞,那明天我就買最新的電動遊戲機給你玩。」說、那微張的陰唇就完全的貼靠住了我的嘴巴。這個突來的動作幾乎讓我窒息。我反視性的扭動起來,張嘴想呼吸,卻正好配合了表舅媽的企圖。

「啊……啊啊啊……啊啊……」表舅媽忍不住呻吟起來,她的手加緊在我的陰莖上揉弄!我亦乖乖地賣力舔吸表舅媽的蚌肉,為的是那台電動遊戲機!

我舔、吸、啜,就如一隻聽話的小狗般!表舅媽的洞穴里流出了更多的液汁。起先認為臭腥味的穢液,如今愈吃愈覺得可口香味,反而為它著迷,越舔越起勁,甚至還用手指拚命的挖掘表舅媽的嫩濕洞穴,把它剝得開開的,連內陰道都顯露眼前……表舅媽此時真的瘋掉了,她坐了起來,把我推壓倒在床上,急迫地想「強姦」眼前我這才十歲大的小男孩!她用兩條大腿夾住我,用手引導我的小肉棒鑽入她那濕潤潤的滑穴里,且不停扭動身體,特別是她那圓美白析析的屁股!

表舅媽就這樣跪坐到我身上來,整個陰戶包含我堅挺的小硬物,身軀上上下下地壓在我稍胖的身上。只見表舅媽兩手支撐床頭板上,臀部一直不停的扭轉動,嘴裡發出陣陣呻吟!

我起先被她這壓倒動作給愣呆了,跟著是一股驚詫感,嚇得眼淚都流了出來。但肉棒在表舅媽嫩滑穴洞裡抽動的感覺,不久便淹蓋了所有的驚嚇,使我從恐懼中帶到極樂天堂。

「啊喲……啊喲……舅媽……小鳥鳥在你裡面好爽啊!好……好……舒服……嗯嗯嗯……用力,用力……」抽插的快感令我爽得竟也忍不住的喊叫出來,我的小屁屁也跟著打轉,配合表舅媽的搖晃動律!

表舅媽聽到我的叫喊,更狂飆的坐插,身軀晃上移下的企圖把我的陰莖給吸入到她的陰道盡頭,但卻沒能成功。她想必是我的小肉棒還沒夠硬挺,於是調整了姿勢爬起身來,一隻手按著我,另一隻手握住我的陰莖,又上下不停的套弄了幾下。哇!真的稍微又硬了5c多……

表舅媽又立刻換回原位,握起那已漲得極限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道裡面,一塞而入!究竟表舅媽的陰戶已經張得很大,而我他的小玩意戳進陰道的時候,只能感覺到一些的安慰,就好像平時使用的塞入式衛生棉條一股!

表舅媽夾緊雙腿,陰穴使力的緊縮,屁股上下起伏,快感也慢慢開始湧來,她的嘴角終於出現了一絲滿足的笑容,而抽動的速度也亦增快了許多!

我的表情更是千奇百怪,又像哭,又像在享受著緊縮陰道帶給我的快感。表舅媽瘋狂地上下起伏,由於幅度實在太大,好幾次我的陰莖滑出了她的外。表舅媽立刻又把它抓握著,塞回到自己的陰道里。當她握住我的陰莖時,發現那上面都是自己流出的淫水,滑滑膩膩的,竟完全沒有意識到「誘姦」一個未成年的小男孩,甚至於那細小的陰莖,竟也能令自己流泄得這麼厲害!

表舅媽想,也就更陶醉瘋狂,在她猛搖晃自己屁股的同時,亦低下頭,看著我的陰莖在自己的陰道里進進出出閃亮著光。那是她的熱衷淫水,正沾滿了我的陰莖上。龜頭甚至小蛋蛋都濕潤潤的,都是她的淫蕩液體。

在她的陰道內壁的緊夾和套弄下,我的龜頭已通紅的完完全全暴露在包皮外面,而表舅媽長滿黑毛的陰部,就像一張嘴巴,在咀嚼我那根小陰莖。她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她雖知道自己的主動表情很淫蕩,但實在是控制不了,只想立刻能到達高潮!

「阿慶,摸啊,快摸啊,你不想摸女人的大奶奶嗎?」表舅媽說著,一邊用另一隻手去揉弄自己的陰核、一邊繼續扭轉下身。

「啊!痛啊!痛……」我忍不住又叫了出來!

「哪裡痛呀?乖,再忍一忍,舅媽讓你舒服點啊!」她說著,一邊繼續用力夾緊雙腿套弄。

「啊……不要,舅媽不要……」十歲大的我又叫了起來!

我此時究竟還是個十歲大的小男孩,被她不停的瘋狂玩弄,疼痛感再度湧現,我的包皮的角膜也已經開始破裂,正流絲絲血跡。表舅媽此時也意識到如果一不小心,就會弄傷了我,甚至發生慘劇。然而,她看見我欲生欲死的樣子,卻更加確信我其實也在享受這種近乎折磨的虐待歡悅感,而又加快了速度!

她真的想看看小男孩射精是什麼樣子的。表舅媽的陰核刺激過度,也整粒地堅突了起來,在我的恥骨上撞擊著。每撞擊一次,她就發出一陣顫抖,直爽入骨頭裡。隨著節奏的加快,顫抖不再是間斷的,而是連續不斷地衝擊著她的大腦,使她渾身戰慄起來……「哦……哦哦哦……哦哦……」表舅媽忍不住從喉嚨里發出浪大的呻吟聲!

緊接著又發出一聲很長的嘆息:「喔唷!不行了啊,來了!要來了……舅媽……真的不行了……啊……啊……啊……」生平第一次和小男孩作愛,表舅媽竟達到高潮,整個人癱軟了下來!

突然,只覺得一股溫熱的東西從她的腿間流出,我的陰莖還含在她的陰唇中。表舅媽抬了一下屁股,我開始收縮的小玩意慢慢從裡面滑了出來,那感覺使表舅媽又感到一陣的暈眩!在我的陰莖滑出來的一瞬間,她忍不住又伸手去摸了一把,當手碰到我的龜頭時,突然一股溫暖的東西流落她的指縫,雖然精液既稀釋又不多!那小東西,正在表舅媽的手裡緩慢地搏動著……

「哇!原來小肉棒也會達到高潮,還有精液咧!不過畢竟年齡還小,只能緩緩流出來……」表舅媽細聲自言,心中掠過一種無比的安慰。

表舅媽這時用手托起身上豐滿的乳房,把乳頭塞進我正微張喘息的嘴唇里,我吸、吸,一種說不清的複雜的情感又油然而生,不久便昏昏睡去。表舅媽的手,還是牢牢地緊握著我漸漸綿軟下來的陰莖,不停地擠著,並時不時在自己的陰核上點碰著……不知睡了多久。表舅媽赤身裸爬下床時,也驚醒了我。已是朝陽高照了。表舅媽異常溫馨地對我笑,不像是長輩的笑臉,反而似在跟她的新換夫婿撒嬌。她牽著我的手,把我拉起,推我到浴室里,打開浴缸的熱水。

我有些的茫然,任由表舅媽把我摟在懷裡,然後躺進浴缸中。她的手又伸進我的胯間,我一抖,疼叫了出來。

「啊喲!好痛啊,舅媽……」我不禁輕輕地呻吟了一聲!

表舅媽低下頭,用手指輕輕地剝開我的包皮。裡面的皮都破了。她的心裡一酸,輕聲在我耳邊慰問道:「真的很痛嗎?阿慶,都是舅媽不好,只顧自己的慾望。等你長大,舅媽再讓給你玩好不好?」我當時不太明白表舅媽說出的話。但覺得很溫馨,竟冒出一句:「阿慶最愛舅媽了!人家要舅媽您……每天都像今天一樣……快樂可親!」

表舅媽聽後,又漸漸的衝動起來。她張嘴又含住我的陰莖,細心的吮吸著它,用舌頭繞著圈圈,舔凈我的傷口。我直了雙腿,陰莖在表舅媽嘴巴之中又膨脹起來……「舒不舒服啊?」表舅媽輕緩地吐出我的陰莖,溫聲地問道。

「有點兒疼,不過好舒服啊……」我說,小手竟移至在表舅媽的陰毛上,輕輕地碰了一下。「舅媽,等我長大後,真的可以再跟您在一起玩嗎?」

「當然可以呀!不過,你得答應舅媽保守我們之間的秘密啊!誰都不許說!小雲、你的媽媽、所有的人!這樣等你長大後,舅媽一定給你玩個夠!」她撫摸我的小臉說道。

「舅媽!我發誓一定會保守秘密的!我要快快的長大……不!我要明天就長大,好跟舅媽一起玩!」我天真說。

「好……好!舅媽每天倍你一起玩!就怕……就怕你不肯呢!」表舅媽笑迷迷、有點兒愛地說。

我們兩個在浴室中清洗一番後,表舅媽看我還一臉倦容,心中有些不忍,以體貼的口吻叫我到她房裡再睡一覺,待會午餐時再叫我起床。

原本就還疲倦的我,露出天真的笑容,便躺在床上,表舅媽細心的幫他蓋上被子。此時的我,望著她這安祥的臉龐,心中猶然沁出一絲的母愛感。

從此以後,在每一年裡,表舅媽和我便至少會悄悄地「玩」上七、八回。而每過一年,我都會令她更加的疼愛我!表舅媽現在都已經四十三歲了,我們偶爾還是會偷偷模模的翻雲覆雨一番。小雲一直都不知道此事。當然,表舅媽也不知道在此的六年後,小雲在我家過夜時,也和我一同「玩」了!這一些,當然都是我和她們之間的小小秘密……


400
400
200
200
100
100
100
100
300
300
4290
4.3k
3580
3.6k
2250
2.3k
2230
2.2k
1890
1.9k
100
100
100
100
4690
4.7k
5320
5.3k
3140
3.1k
2600
2.6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