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羨慕的亂倫史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9)

讓人羨慕的亂倫史

這天晚上,妹妹的同學到我家做功課,因為做完時已深夜十點半了,所以就留下來住在我家,和妹妹一起睡。

妹妹靜玲自從和姐姐一起被我開苞之後,每隔幾天必會要求和我一起睡,或要我到她房裡插她一陣,餵飽了她的小穴才能安睡。

前幾天因為她的月事來了,無法敦倫,本來預定今天晚上要來我房裡,奈何她的同學卻留下來過夜,計劃可能要泡湯了。

妹妹在她房裡躺了一會兒,小穴癢得無法入眠,便藉口有事要找姐姐,叫劉雲秀先睡,就溜到我房裡來了。

才一進我房門,她就急急地和我擁吻著,我也很知趣地在她那小巧的菱唇上深深地吸吻著,吻得靜鈴嬌哼不已地道:

「嗯!……哥哥……妹妹受…不了……要……我要嘛……」

我抱著她放在床上,先脫光衣物後,上床也把妹妹脫得一絲不掛。妹妹那雪白如霜的胴體,雖然才十五歲,那以前肉包子似的小乳房,或許是最近受了男性荷爾蒙的滋潤,漸有慢慢增大的現象,小陰戶則還是白淨無毛,大概還不到長毛的年紀吧!

妹妹伸手握住了我的大雞巴捏弄著,她嫵媚地望著我,輕呼了聲:

「好哥哥!……」

我接到她發起攻擊令的訊息,便爬上她的胴體壓著她,同時也把嘴唇堵住她饑渴的雙唇上,倆人緊密地摟抱撫摸著。

妹妹下體開始不安地亂扭著,手也握住我的大雞巴,引領著它導向她的小穴口。尚未進入,光在她穴口的陰核上揉著,妹妹已夢囈般地呻吟了起來。

我的大雞巴對準小穴的入口,勇敢地向內挺進,妹妹咬緊了牙根,有些痛楚地承受著我的幹弄。我把玩著妹妹的兩個乳房,吸吮著小奶頭,柔情地撫著她的肌膚。

一會兒,妹妹嫩臉生春,淫水也流濕了,我幹進她穴內的龜頭,細腰微扭,大白屁股也開始向上挺著,我知道她需要了,於是漸漸加重了幹送的力道。我向她陰戶中進攻著,龜頭頂著她花心一陣磨轉,妹妹舒服得叫道:

「哼…哼……啊……啊……」的呻吟聲不絕如縷,把我抱得更緊。

我甩動大雞巴幹弄著小穴,每一次碰到了她的小花心,妹妹的神經與肉體便會抽搐一下,連續插弄了一陣子,妹妹大聲浪叫著道:

「好哥……哥……妹妹……美……死了……嗯……哥……我爽……爽死了……好舒服……喲……哥哥…啊……妹妹……忍不住要……浪了……啊……啊……嗯……」

她舒爽爽地丟了一次精,我的龜頭被她的淫精浸潤著,妹妹嬌弱地躺在我身下,已經是浪喘連連,香汗淋漓了。我繼續肏動,這時小穴內已被她的淫水潤滑了許多,用勁頂插也鬆動多了。

我大力地抽送,使妹妹歇斯底里地浪叫著,嬌軀又扭,又磨,又抖地爽透了。她緊抱著我,一對既挺又硬的小乳房壓貼在我和她之間,旋轉地磨擦著。隨著我的猛抽強插,妹妹又開始浪吟著:

「哥哥……妹妹的小穴……舒服死了……哦……抱緊我……姦死……我吧……美死了……啊…哥……我……我又要……洩了……啊……啊……啊……嗯……」

這一次,妹妹真是洩得全身癱瘓,兩手兩腳無力地垂軟在床上,嬌軀久久還是不停地抖動,她是舒服得渾身都鬆散了。

我伏在妹妹的胴體上,溫柔地吻著她,雖然我沒有爽得洩精,但能使妹妹獲得了二次高潮,讓她舒服得如此痛快,也算是盡到了我做哥哥的努力了。

「玲兒…妳累了就在這裡睡吧!不然妳明天早上一定爬不起來上課。」

妹妹發覺我插在她小穴裡的大雞巴還沒有軟下來,於是道:

「哥!你還沒洩吧!妹妹可以再讓你插穴,再洩一次也沒什麼關係的,哥!你說好嗎?」

「不必了,玲兒!妳真的累了,就不要再幹了,真沒有辦法時,我還可以去找大姐呀!」

「哥!大姐的月經期應該也是到了,對了,我房裡還有一個美人兒,就是那個劉雲秀,哥,你過去找她吧!她還是個處女呢!插起來一定很讓你舒服的,真便宜你了。」

我想起妹妹常來我家玩的同學–劉雲秀,那嬌美的臉蛋兒,剪剪秋水般的媚眼,水蛇樣的纖腰,胸前的乳房從衣服上看要比玲兒大上幾吋,玉臀肥翹,是個已具有半成熟風味的女體。

心中不禁食指大動起來,恨不得馬上趴上去,把大雞巴幹入她的小穴,逞慾一番。於是吻吻妹妹的俏臉,要她好好在我房中歇息,就悄悄地來到妹妹的臥房外了。

來到妹妹的房門口,輕輕地開門,藉著床邊小夜燈的微弱燈光,依稀可以看見妹妹的床上躺著一個身穿睡衣的女孩,肌膚雪白柔嫩,乳房發育的像兩顆柚子一般大,那小小的屁股也肥肥圓圓地翹著,此時的她正安詳地進入夢鄉。

我心跳加快地走到床邊,一隻手緩緩地伸進了她睡衣內,摸著了她那一對香暖鮮嫩的奶球,她不自覺地:「嗯!……」的一聲,翻動一下之後,又再沈沈地睡著了,我只覺得觸手滑酥,像一團綿花似地,軟棉棉的,硬實實的,香滑滑的。

我輕輕地摸著弄著,兩座峰頂的乳頭漸漸地浮凸了起來。她身上那沁人的香氣,幽幽地瀰散在房中,聞之令人心爽神怡。我快速地把身上唯一的內褲給脫了下來,就爬上床去和她併臥在一起。

我輕輕地在她耳邊呼喚著她的名子,她醒過來時,還睡眼朦朦地以為我是玲兒,叫我不要吵她,她睡得正濃呢!

我用雙手摟著她的香肩,低頭輕吻著她的紅唇,接著一手摸著她的乳房,一手撫著她的肥臀,她這才如大夢初醒般地看清楚了是我。她睜開睡眼,驚訝地道:「啊……龍哥哥……是你……」

我輕柔地道:「雲秀!是我,雲秀,讓龍哥哥好好愛你。」

我繼續撫摸著她全身的肉體,她嬌喘著道:

「唔……龍哥哥……不……不要……不要這……這樣嘛……」

「雲秀!我好愛妳,乖,別亂動,讓龍哥哥親親妳。」

這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被我挑逗得不禁微微啟開了櫻唇,把條丁香小舌深入我的口裡,品嘗初吻的滋味,這種吸吻的快感,使她昏昏迷迷地陶醉其中而不可自拔。

趁她迷離晃璗之中,伸手插進睡衣內的三角褲裡頭,輕柔地撫摸著她肥凸微生短毛,又暖又滑的處女陰戶,一會兒又將中指慢慢地插入那緊窄的膣道,輕輕地摳挖起來。

她抖著嬌軀,顫顫地道:

「啊……哎……龍……龍哥哥……不……不要摳那裡……快把手……拿開……我……好怕……」

「雲秀!妳別亂動,不然會痛的喲!知道嗎?乖妹妹!」

我有力地緊摟著她,又重重地吸吮著她的香唇,乳房及陰部被我撫摸著,又輕輕地撥弄著她的肉縫,膣道,陰核,使她酥麻麻地起了一陣莫名的快感,媚眼微閉,長長的睫毛在她眼皮子上顫抖著,小肉縫裡流出了濕淋淋的淫水。

真想不到雲秀的性敏感度比妹妹還強,或許是她發育的比妹妹要早些吧!

我見時機成熟,抱起她的嬌軀,脫去她的睡衣和窄小的三角褲,先欣賞了一番,白中透紅,柔嫩細膩的肌膚,胸前一對乳房,圓尖尖的奶頭像草莓一般腥紅上翹,肥白的乳峰,圓軟香嫩,細窄的腰枝恰可一握,肥隆的玉臀,結實渾圓,小腹平滑緊繃,陰阜高聳,布滿了濃密約寸許長的陰毛,兩片陰唇掩蔽在陰毛裡,呈鮮豔的腓紅色,中間夾著一條細縫,緊密地合著。

我欣賞了好一陣子,她也嬌羞地窺視著我的大雞巴。我伸手撫摸著她一雙緊繃,彈力十足的乳房,再撫摸著她全身細膩的肌膚,哇!真嫩,真滑,這才是女孩子最上品的身材哪!再低下頭去吻遍了她全身每一處,最後擘開她的雙腿,撥除陰毛,舐吻那紅通通,嬌嫩嫩的小穴及那粒豔紅滑嫩的核心。

弄得她週身劇顫,嫩臉嬌紅,春意漸升,禁不住地道:

「龍哥……哥……我……好難受……」

大股的淫水自她的陰道裡流出,我一概吸吮入口,想不到這小姑娘尚未經人道就已如此騷浪,將來嘗過了甜頭,一定還會來找我的。

我見她浪水大洩,陰戶潤滑了,便翻身上馬,叉開她的大腿,露出那粉紅色而濕淋淋的小春洞,握著大雞巴就用力地姦插進去,同時,她哀叫一聲:

「啊…痛…死……我了……」我的大雞巴也已過關斬將地塞進了她的小屄之中。

「雲秀!處女開苞的第一次總是很痛的,不要怕,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後再搞的時候還會更痛的。乖乖!把手拿開,聽龍哥哥的話,龍哥哥不會騙妳的。」

我再把大雞巴挺進三四寸,用力一插,齊根而入。

她哭叫著道:「哎……哎呀……痛死我了……」破瓜之疼使她痛得原本嬌紅的嫩臉都發白了,全身也直抖著。

我開始輕抽慢送,她還是痛得哼聲不絕,香汗霪霪。我揉著她的乳頭,好增加她的性感,漸漸地她由痛苦轉為快樂舒服了。

我一邊插幹著她的小穴,一邊不時用手把玩著她的肥乳,或低下頭去舐吮著她豔紅的奶頭。大雞巴抽插的速度也漸漸快了起來,磨轉挑弄著陰核,搞著花心,使她舒服得陰戶裡一陣陣搐動,穴中淌著她滾燙的淫水,夾帶著些微的血絲,潺潺流出,弄濕了一大片床單。

她搖乳擺臀,披頭散髮,快樂地浪叫著道:

「啊…龍哥哥……我……我感到……舒服了……你頂……得……我…子宮……好麻……喔……搗死我了……我……尿……尿出來了……啊……」

我見她這種騷媚的模樣,大雞巴更是狠猛地肏了起來,幹得她欲仙欲死,臀浪直拋,她剛叫完尿出來了,那一股熱燙的淫精,由她子宮內直洩而出,手滑到床邊,瓊鼻裡氣咻咻地嬌喘著。

我知道她已經爽出精水來了,但是我尚未射精,於是急急地又直肏著她那精水橫流的小穴,拿出全身力量,又狠又猛地插著她,一邊又舐吮著兩顆小奶頭,摸捏揉撫肥嫩的乳房,用我所有的感官去享受這處女美穴的滋味。

她任我幹了一會兒,又被我的大雞巴給姦得嬌軀扭動,雙手又緊纏著我,搖擺著小肥臀迎挺拋送,浪聲叫道:

「啊…龍哥哥……你插得……真好……妹妹……又……又要開始……舒服……了……真痛快…我的心……融化……了……龍哥哥……你插死我了……啊……我又……又要尿……尿了……又……來了……啊……」

一陣熱液又直衝而出。

我被她這一衝,燙得又酸又麻,陽精也把持不住地飛射進了她的子宮內,她受到這股精液的射擊,也用盡力氣,死命地緊抱住我。

我們互相擁抱了許久,見她回復了精神,才問她說:

「雲秀妹妹!我插得妳舒服嗎?」

「嗯……好舒服呀!想不到插穴是這麼地美妙和爽快,龍哥哥!你讓我享受到了人生的歡樂,妹妹還要你以後再插我,好嘛?龍哥哥!」

「雲秀妹妹!如果妳喜歡的話,以後可以常來我家,和玲兒一起睡。妳知道嗎?玲兒也很喜歡我插她呢!現在她正在我房中睡著哪!剛才來這裡以前,我還插得她洩了二次,她才能睡得著呢!」

「嗯!以後妹妹就常來和你玩,唔!抱緊我,龍哥哥!抱緊我嘛!妹妹累了,想睡了。」就這樣赤裸裸地擁在一起,雙雙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第二天早上,由於昨夜的狂歡,我們都睡到日上三竿還未醒來,還是妹妹玲兒把我們叫醒。雲秀看見妹妹,又是一陣子的臉紅耳赤,三人一起到浴室裡梳洗,我又擁吻了她們一陣子,撫揉雲秀和妹妹的兩對肥乳一會兒,才和她們吻別,各自上學去了。

※家教老師李瑤馨(36歲)、其女林曼儀(16歲)

我最近因為比較貪玩,功課上退步了些,媽媽覺得應該請個家教老師替我補習,以挽回退步的成績。

本來她是要老師到我家來教課的,但是找到的是個女老師,晚上不方便出門,只好由我去她家中補習,免得她奔波勞累,於是每週二、四、六的晚上就開始了我的課外輔導生涯了。

我的家教老師是個美豔的中年婦女,今年三十六歲,在某省立女中任教,她丈夫是遠洋漁船的船長,每次航行大約要半年多才能靠岸,夫妻倆生了一個女兒。

李老師芳名叫李瑤馨,她全身肌膚雪白細嫩,臉上不見半條皺紋,保養得很好,雙乳肥漲豐滿,每次上課,我的雙眼總是不由自主地偷瞧著她隨著講課的動作而一抖一抖的乳房,我腦海裡始終想著如何設法勾引李老師到手,好嘗嘗她小穴的滋味。

她女兒名叫林曼儀,今年十六歲,就讀於李老師任教的省立女中一年級,一頭烏黑披肩的秀髮,瓊鼻挺直,加上菱形的小嘴,好一個美人胚子,常常在我們上課的時後送些水果及茶水之類的物品進來,偶而也拿著功課上的疑難問她母親,我發覺曼儀妹妹有時用含情默默的眼神望著我,看來她大概是喜歡上了我。

我一心想著如何才能夠插到這一對母女檔,恰好有天晚上到夜市去閒逛,路邊小攤子上有個中年人向我推銷由外國夾帶闖關進口的媚藥,說這種藥要是給女人吃了,哪怕她是一個三貞九烈,可以樹立貞節牌坊的婦女,也要她眼蕩春波、慾燄激盪地乖乖脫她的三角褲任你插弄。

趕巧,第二天是我上李老師課的第二個禮拜六,我到了李老師家裡,曼儀妹妹也在,正在煮著咖啡,母女倆熱情地邀我一起品嘗,我道了聲好,便坐在她們家的客廳裡等著。

在她們煮好了後,倆個人一起都到廚房去找方糖時,大好的機會來了,我趕緊在她們倆人的咖啡杯裡攙入研成粉末的媚藥,心中暗樂地想著:李老師,曼儀妹妹,妳們的兩隻小穴穴就要到手了。

一切準備就緒後,大家在一起輕啜慢飲著美味的咖啡,看著她們一口一口地喝下那加料的咖啡,我的心不期然地暗爽著。

坐了一會兒,藥性就開始發作了,只見她們兩人都很小心地扭著身軀,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兩張俏臉上布滿了暈紅的彩霞,她們的呼吸也漸漸地粗重急促了起來。

曼儀妹妹未經人道,只是扭著腰不知所措,而李老師卻是經過性愛的洗禮,她的反應也較她女兒激烈,災情慘重地東摸西揉,只差沒有當場卸衣脫裙了。我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著這場好戲,她們像是極力地忍受著莫大的痛苦,臉帶桃紅,小嘴顫抖地微哼著。

李老師首先忍不住地浪哼出來:「一龍……我……我難受死了……」

我這才上前摟住了李老師的香肩,用非常溫柔的眼神望著她,而在一旁的曼儀妹妹也悄悄地挨到我身邊,用祈求的眼睛望著我,一面還用她的嫩乳輕輕地磨擦著我的手肘。我以雙手抱扶著她們走向李老師的臥室。

進房後,李老師坐在床邊,雙眼冶蕩地望著我,抖著聲音道:

「一龍……我……好熱……替我……脫去衣服……」

我上前去替她脫下洋裝,胸前的拉鍊拉下來時,一大片雪膚裸露了出來,好不容易將她所穿的洋裝整件脫掉,只見她僅留下一副奶罩和一條裹著肥臀的薄薄三角褲了。在那件淺肉色包住陰戶的雙層褲底,這時卻染上了一些汙漬,大腿根部也是一片滑膩膩的了。

李老師真像是熱極了,自個兒解下了奶罩,接著又弓著身子將那條濕褡褡的小三角褲也給除掉了。

她雪白的酥胸上凸出兩粒嬌紅的小櫻桃,玲瓏可愛,週圍是一片粉紅色的乳暈,胸部長著一層很細很密的金黃色汗毛,小腹下陰戶的位置生得很低,兩片陰唇肥肥漲漲地微微開著,多肉的大白屁股夾著濃密的陰毛,細柔光滑地叢生在陰阜四週,陰縫很小,肉壁紅紅的,上方的小陰核已凸了起來,淫水也隨著漸漸騷浪的擴張陰唇而流了出來。

我瞥見坐在梳妝椅上的曼儀妹妹滿臉紅通通,癡癡地望著我脫去她媽媽的衣服,玉手不安份地搓著自己的身子。

我就走過去,輕輕地吻了她,雙手替她解開學生服的扣子,脫掉上衣,再按開乳罩的鉤子,然後整個往下拉,連裙子也一併拉下,乾脆連她的三角褲也拉下來。

一副美麗的身材一絲不掛地裸露出來,她的乳房白得如粉如霜,因年齡的關係,跟她媽媽的豪乳比起來顯得較小巧玲瓏一些,但傲立如山,而且微微地向上翹挺著,乳暈則和她的媽媽一樣是粉紅色,不過乳頭卻小了一號,可是顏色卻更鮮豔紅潤,陰毛長得不太多,平均分攤在陰戶週圍,一條若隱若現的肉縫,紅紅的,濕濕地掛著水漬。

我摸揉了她的玉體一陣子,把她放到床上和她媽媽躺在一起,然後我再用最快的速度脫掉我所有的衣物,跳上床去,跪了下來,趴上李老師的嬌軀,先來個香吻,把一雙魔手放在她身上凸起和凹下的妙處摸捏不已。李老師也張開櫻唇,伸出香舌和我狂熱地接吻。

我見她已進入性慾激動的狀態,於是揉著她的肥奶,分開她的雙腿,說道:

「老師,現在我就要把大雞巴給您插進去了。」

「快…快插進來……一龍……做愛時……不要……叫我老師……叫……我……瑤馨姐……嗯……快嘛……」

「遵命,我親愛的瑤馨姐姐!」

我促狹地握著大雞巴先磨磨她的陰核,作弄得她肥臀拚命地上挺,淫蕩地叫道:

「別再折磨……姐姐了……我的……小穴穴……裡面癢……癢死了啊……快…快把……大雞巴……插進去……給姐姐……止癢……快……嘛……」

我見她已如扣弦待發般緊張著,急需一頓姦插才能止癢,不再逗她了,把大雞巴放在陰縫中,又體貼地怕她不適應,還徐徐地挺進著,不敢一下就大力插幹,怕她受不了。

我待了一會兒,開始輕抽慢插地肏她小穴,瑤馨姐也扭搖著屁股配合我。慢慢等她適應了之後,我就改採房中秘術,用我的龜頭研磨著她的花心,三淺一深,左右插花,各種調理女人的花招統統搬出來整治她。

她舒服得緊緊抱住我,也使出了十幾年學來的床上功夫,左扭右擺,迎合挺動,並且浪叫著道:

「嗯……好美啊……一龍……馨姐姐的小穴……被你搞得……美死了……親丈夫……好厲害……的……大…大雞巴……哥哥……啊……碰到姐……姐的花心了……姐姐……舒服死了……哦…哦……可讓你……插死了……啊……啊……哎呀…痛快死姐姐了……喲……要飛了……乖乖……姐姐的……心肝寶貝……我……姐姐……不行了……要……洩了……呀……哦……」

媚藥的效果,加上我的功夫,使瑤馨姐很快地洩出了,她花心一洩之後,子宮口咬著我的大雞巴,猛吸猛吮,滋味無限美妙,使我感到無比的舒暢,繼續姦插她的小穴。

曼儀妹妹躺在一旁,美目圓睜睜地看著我插幹著她媽媽,又聽著她媽媽的淫蕩叫床聲,自己猛揉著小巧的乳房,小手也扣弄著她的處女陰戶,磨著轉著不能自己。

瑤馨姐這時香汗滿面,粉臉東搖西擺,秀髮飛蕩地淫聲叫道:

「哎…哎呀…一龍……姐姐的…子宮……被你……頂穿了……又酥又麻……姐姐可讓……你……玩死了……吸…吸我的……奶嘛……快……吸姐姐的奶……啊……對……我好舒服……要……要洩……洩給你了……啊……又……又要洩了……啊……啊……啊……」

她緊閉雙眼,洩了又洩,全身無力地躺著。

我見她已不堪再幹了,就從她身上爬起,把曼儀妹妹拉過來,躺在她媽媽身前。她那張嬌臉,紅的不能再紅了,我輕吻了她,她已進入了假昏迷的狀態了,這是慾燄太久沒得到發洩的緣故。

我再趴上她的胴體,揉著她的乳房,把大雞巴頂著她的穴口,低頭在她的耳邊道:

「曼儀妹妹!剛開始妳會很痛,但是妳一定要忍耐,一會兒就好了,知道嗎?嗯!再來妳就會像媽媽一樣地舒服了。」

她點了點頭,我就把大雞巴慢慢幹進她的處女陰戶中。或許是由於媚藥的效力強大,她的陰戶裡淫水分泌極多,使我的進入並沒有花多少力量,她皺著眉頭,竟能不喊痛地只是哼著,我大力猛地一下幹進去,她慘叫了一聲,面色蒼白。

我忙為她吻去額上豆大的汗珠,又為她吹口渡氣,按摩太陽穴,她淚痕斑斑地吻著我,我的手不停地捏揉她的小乳房,讓她漸漸忘掉處女開苞的痛楚。

我緩緩抽出了大雞巴,再猛地刺進去,一急一緩之間,使她的痛覺和癢覺交互刺激著她的陰道神經,慢慢地就不再感到痛苦了。

漸漸地她也學起她媽媽的動作,把屁股搖晃上挺,好配合我的抽插,我見她如此騷媚地進入了狀況,便也將我肏穴的動作加快了,處女的陰道緊小無比,和剛剛插進她媽媽的穴比起來要艱澀多了。

幹了一陣子,終於把她的小穴插鬆了,她媚眼半閉著,隨著大雞巴挺進的節奏浪叫道:

「啊……龍哥哥……有些…舒服了……啊……哦……嗯……嗯……好…舒服…我……不曉得……小穴…穴……被幹的……滋味……這麼美……哦……這麼舒服……好美……哦……好舒服哦……龍哥哥……你大力弄……弄吧……啊……小穴……美死了……哦…哦……我…我好像……好像要……出……出來了……啊……啊……我要出來了……啊……太美了……哼……哼……」

她猛拋豐美的屁股,小穴包得我大雞巴好緊,一陣浪水直衝,把大龜頭泡在陰道的溫水袋中。我讓她歇息一會兒,才開始再插,她又搖扭著屁股隨著我大雞巴插入的快慢而迎湊著,她媽媽剛才的動作是最好的示範,使她很快地便學會了如何使自己穫得最大的滿足。

她擡搖著豐肥白嫩的屁股,口中也再度浪叫著:

「龍哥哥…美死了……妹妹被你插得……太爽了……喔……好脹……這下……幹到穴…穴心了……啊……我…不行了……妹妹……要丟了…丟了……啊……啊……美……死了……」

曼儀妹妹被我幹得又爽快地丟了一次,我也在將近二小的大戰中,猛肏了這對母女花兩隻緊窄窄的小穴幾千下之後,心神舒爽地把大股的精液飆進曼儀妹妹的小穴裡,伏在她的嬌軀休息著。

瑤馨姐早就醒了,在一旁觀賞著我和她女兒的開苞攻防戰,見我洩了身,溫柔地湊過頭來和我吸吻著,曼儀妹妹也加入了我們的深情之吻,三個舌頭在三張不同口型的嘴旁舐來舐去,直弄得我們臉上都是彼此的唾液。

之後,除了每星期六的狂歡會以外,瑤馨姐為了不致影響到我的功課,只讓我摸摸揉揉、最多親個蜜吻而已,保持著我們三人的性愛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