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膠女體(11)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0)

乳膠女體(11)

丹尼將蘭西送往警署去後,屋內只剩下我一人,這時我拾起寶蓮的那件乳膠人皮往洗手間裡去清洗一番,然後將其掛起風乾。之後我致電給乾娘將此事通知她,然後叫她來我這裡一起商討如何應付米高這人,不久乾娘來到我家中,我將這數日來錄到的錄影帶和錄音給乾娘看後,乾娘沈默的說了一句話:「就是個不俏子了。」「乾娘妳這樣說是什麼意思。不俏子,那……那個米高難道是妳的……」「沒錯,華夫你想對了,那個米高就是我的親兒子,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他所做過的事,永遠……」「乾娘,這是怎樣的一回事……」「華夫,當初你穿著乳膠人皮來代替寶蓮上班時,我和你說過的事,你還記得嗎。」「那事我當然記得呢,當時的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蛋,竟然將乾娘的維一女兒都害死了……難道這件事就是妳兒子幹的,那妳的女兒豈不是他自己的姊姊或妹妹了。」「是的,就是這樣了,他連自己的姊姊也迫死了,為的只是自己的利益,他簡直不是人。」「所以乾娘妳就找人給妳製造一件和自己女兒一模一樣的乳膠人皮來代替她是嗎。」「沒錯,因為失去了女兒,我無法接受這個現實,剛巧我有個表弟,就是你見的那個發明家,他是我家族裡最出色的生物學及化學博士,我將事故說了給他聽後,他說可以給我弄一件和我女兒一模一樣的乳膠人皮,當時的我知道後很開心,滿以為找人穿上它後可以代替女兒,怎知也是不成,直至你和寶蓮來到後,乳膠人皮才能發揮它真正的功效,我也敢到很滿意,但現在又因為乳膠人皮而導致寶蓮身受險景,作為乾娘的我真是難詞其灸。」「乾娘妳儘管放心,我一定能將寶蓮安全的救出來,妳不要擔心。」「那華夫你現在想怎樣做呀,危險的事不要做呀。」「乾娘妳放心好了,一切的事我已從那個蘭西身上得知了,而且乾娘妳也說出了米高和妳之間的事,我大約也知道怎樣去應付了,乾娘妳等我好消息吧。」「那華夫萬事要小心了,是了,你現在怎樣去接近米高呢,蘭西給你送去警署了,沒有蘭西,怎樣去接近米高。」「乾娘難道忘了蘭西是怎樣接近我們嗎,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就成了。」「華夫難道你要穿上乳膠人皮嗎。」「是的乾娘,我再沒想出比這個更好的方法去接受米高而又不被他發覺的方法。」「但是米高一定會叫你脫掉這乳膠人皮的,那到時怎辦呢。」「這個我也想過,但現在沒時間去想怎樣面對了,到時候見機行事吧。」「這個…華夫,我想表弟可能會幫到忙的,不如叫他來這裡商量一下吧。」「這也好,乳膠人皮是他設計的,我想他定能幫到忙的,事不而遲了,快叫他來吧。」發明家接過乾娘電話後馬上過來,乾娘給他說過前因後果,發明家馬上意會到以後會發生的事,而且馬上給我將我收藏已久的乳膠人皮進行改裝……之後……「∼∼喂,蘭西嗎,事情進行得順利嗎。∼∼」「∼∼是米高嗎,幹嗎要打電話來這裡,我在上班呢,給人知道了怎辦呀。∼∼」「∼∼沒什麼,很久沒見過妳了,想見見妳吧了。那狗養的沒對妳做什麼吧∼∼」「∼∼當然沒有,他敢,我即時把他幹掉,媽的。好吧,下班後我到你家中吧,現在不要再來電話,那老太婆就在我附近,給她聽到了就麻煩了。是了,那個女的現在怎樣了。∼∼」「∼∼那個婆娘會怎樣呢,不是乖乖的留在這兒吧,哈哈…∼∼」「∼∼好了,還是今晚才說吧,我的寶貝米高∼∼」撒嬌的聲音「∼∼那萬事小心了,我的甜心∼∼」「……嘟……」電話掛線了。「乾娘妳也聽到了,寶蓮沒事,那隻龜蛋還沒發覺我是假的蘭西,今晚才是戲肉呢。」「那麼華夫你要小心了,雖然你現在穿了乳膠人皮,但我也很擔心你的安全。」「放心吧乾娘,沒有事的。」是夜的晚上,我依據地址去到米高的藏身地,按下門鈴。「叮噹…叮噹…」不一會門打開了,門內的人就是米高,他是一個十分高大的男人,面貌也相當俊俏。「噢,蘭西妳回來了,我很掛念妳呀,在那狗養的地方習慣嗎,他沒懷疑妳吧。」「唉,不要提了,這狗地方不是人住的,那狗養的每天總是說大輪癈話,真是給他煩死了,就是回來這裡才快樂,米高呀,不要我再回那裡好嗎。」「寶貝呀,不回去不成呀,我們只差一小步就成事了,不要為了小小的事就壞了大事呀。」「那好吧,一切就依你吧。呀,是了,那婆娘現在怎樣了。」「她。她現在很好呀,我給了她一件難忘的禮物,我想她一世也不會忘記的,哈…哈…」「是什麼禮物會令你這麼高興的,我也想看看呀。」「啊,妳想看嗎,好,那跟我來吧,看後妳會很高興的。」我跟著米高行進屋內的地下室裡去,盡頭是一間房間,房門打開了,裡面的燈光很暗,在微弱的光線下我看到一個人影坐在牆壁的角落下,雙手雙腳被捆綁在椅子上,身上只穿著胸罩和絲襪褲,頭向下垂著,一動也不動。「蘭西,妳去看看她吧,嘿嘿嘿……看看我給了她什麼禮物。」「是什麼禮物會令你這樣興奮呀,待我看看。」我走近寶蓮坐的椅旁,用手托起她的頭一看。「嘩」的一聲,我連忙退後幾步說:「她是誰呀。」「哈哈…… 蘭西妳不用怕,她就是那個寶蓮了,我送了一份她一世也不會忘記的禮物,她接過我這份禮物之後就暈了,直到現在也沒醒過來呀,哈…哈……」「米高,你指的禮物就是她……上……的那個嗎…」「是呀,就是她面上的那個面具,我強行給她帶上,她極力掙扎,但也沒用,最後還是給我帶上了,她的痛苦我看在眼裡,甜在心裡,我真的很高興呀,哈……哈……」寶蓮面上帶著的那個面具,是一個奇醜無比的,人見人怕的鬼面具。「唏,就算她帶了這個鬼面具又如何,不值得你這麼高興呀,我不覺得她會痛苦呢。」「哈……哈……她怎會不痛苦,這鬼面具一帶上後,就無法脫下來,她一世都會變成這樣子,一世呀,哈…哈……」這笑聲嚮遍了整個房間。「啊…真的沒法脫下來嗎,那…那真是好呀……」「幹嗎蘭西,妳可憐她嗎,就是這個穿著乳膠人皮的把我們多年辛苦得來的結果奪去的,難道妳不想報仇嗎。」「報仇我當然是想的,但她始終是無辜的,一個女人給帶上這鬼面具,以後都要變成這樣,真的比死還痛苦呢,想當年你的姊姊也是無法接受這個才尋死的,作為一個女人的我,真的於心不忍呢。」「嘿,別再提我姊姊了,要是不是她,我才不會這樣幹,當初我只是想嚇嚇她,沒想到她反應會這麼大,就這樣的走上不歸路,其實這面具是可以脫下來的……」「來吧,米高,我們不要再提這些不開心的事,我有要事要與你商量,在公司裡我發現了一些事,可能要這個寶蓮才能答覆我,所以我今晚才來找你,看看能否將其資料套出來。」「那到底是什麼資料。」「我在公司的電腦檔案中發現了一個封鎖程式,單獨的在公司裡是無法開啟的,要在她手提電腦和公司電腦同時聯線才能開啟這個程式,所以我今晚來找你看看如何做呢。」「嘿,這婆娘真的很聰明,竟然用上這種程式,如沒她的開啟密碼,真的很難辦到呢,還好,我給她帶了這個鬼面具,可用這個來給她交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