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膠女體(10)

2016-07-06     WoKao     檢舉     收藏 (1)

乳膠女體(10)

蘭西洗過澡後,步出了浴室,拾起了那件乳膠人皮隨手就往椅子上掟去,「媽的,幹嗎要我穿上這件可惡的乳膠人皮。真討厭,唏,還是先睡個覺吧,今天真是很疲累呢。」說後就往床上去,大被過頭就睡著了。我在房裡看著閉路電視的影像,而監察偷聽器亦將蘭西與米高的對話一一錄下來。「嘟…嘟…」電話聲嚮起了,「喂,是華夫嗎,我是私家偵探比夫,你拜託要查的資料我已查出來了,你可以到我偵探社來嗎。」「是嗎,我馬上過來。」於是我匆匆的趕到比夫那兒去,到達後比夫給了我關於米高與蘭西的資料,我看後感到很震驚,因為米高和蘭西原來就是……我拿著這份資料呆呆的看著……「華夫先生,資料有什麼事嗎。」「呀,沒有,很多謝你給我查到這些資料,酬金我會寄支票給你的,我有事要先走,謝謝了。」我拿著資料飛快的趕往乾娘那兒,將資料給她看了,「真的是他們嗎,華夫。」「我想是了,一定沒錯的,有很多地方都吻合,應該沒錯的。」「那…那麼寶蓮會有危險的,怎辦。」「乾娘,現在我家中的那個假寶蓮(蘭西),一定不可以給她逃脫,否則寶蓮會有危險的。」「那…那現在怎樣好呢。」「乾娘,我要找位老同學來幫忙才成事,他是一位專業的摧眠師,我一定要知道蘭西和米高之間的所有事才有把握去救寶蓮出來,我得馬上去找他。」「那華夫,現在就只有靠你了,快點去找他吧。」 …… ……「情況就是這樣的,可以嗎。」「華夫,當然可以,沒有問題的,放心吧,一切包在我身上。」這位就是我的老同學「丹尼」,他是一位摧眠師,也是一位心理學博士「華夫,你將這藥給她喝了後,她就會一五一十的將事情告知你了,而且不會說謊話。我們就來合演一場戲吧。」「那太好了,事不宜遲,我們立即回去吧。」於是我倆趕快回家,把一切事都準備好後,我便上房叫醒正在熟睡的假寶蓮。「咯…咯…寶蓮妳還在睡嗎,晚餐都準備好了,我還有一位老朋友來探我,快點下來吃飯吧,咯…咯…」我還在打她的房門。過了很久,寶蓮才回答「知道了,一會兒就下來。」「嗯,她定是穿回乳膠人皮了,我們還是回大廳等她吧。」過了不久,寶蓮從樓上房間下來了。「這位是誰呀,幹嗎會在這裡的。」「阿,他是我一位老同學,剛從外國回來的,特地前來探望我的,我們很久沒見面了,剛才不是跟妳說了我有一位朋友來吃飯嗎,就是他了。」「呀,妳就是寶蓮小姐嗎,真是很美呀,華夫說和一位美人同住,我也不信呢,但現在不由我不信了,真是一位美人呀,華夫你就幸福了,有美人相伴。」「哈…這位先生真會說話,怎樣稱呼呢。」「噢,對不起,看見了美人著了迷,忘了自我介紹,寶蓮小姐,我叫「丹尼」。能夠和寶連小姐一同吃飯,真是我的榮幸。」「丹尼先生真是客氣了,吃餐飯吧,不算得什麼,請坐吧。」「嘿,華夫你真不夠朋友,有寶蓮小姐這樣美的和你同住,幹嗎不早和我說,不是我來探你,你就不和我說了嗎。」「丹尼兄,你也會說來探我,你也是剛從外國回來,我怎通知你呢……」「這……這也是呀,對不起,我說錯話,Sorry。」「來,不是說這麼多話了,快吃晚飯吧,食物凍了就不好吃呢,來,丹尼,不要客氣呀。」「寶蓮小姐,那我們吃飯吧,我不客氣了。」「嗯,丹尼先生,隨便吃吧,只是家常便飯,沒什麼好菜式招呼你,不好意思了。」「那裡那裡,已很豐富了,只是欠缺了一點東西,滿不是味道呢……」「丹尼,你又來了,不是每個人也好這個的。」「啊,丹尼先生是不是想喝點兒酒呢,我想的沒錯吧。」「呀,寶蓮小姐不旦樣子美麗,而且還冰雪聰明,一想就想到我好此道了,可惜華夫這傢夥不太好此道,跟他喝……唉,還是算了。」「那華夫你又不對了,難得有朋友自遠方來探你,一定要盡點主人家本色才對呀。」「本色我有,酒量沒有了,這酒鬼誰跟他喝都沒好處,可免則免了。」媽的,假扮的還說這麼多話,一會兒要妳知錯。(我在想)「呀,華夫你怎可以在寶蓮小姐前這樣說朋友壞話的,往我們是多年老友呢。」「我只是說實話呀,我沒有你這麼好的酒量,當然是不跟你喝了。」「我又不是說要喝烈酒,我剛從法國帶了兩支名貴紅酒回來,想給你試試味的,怎知你會這樣說的……」「是嗎,是紅酒嗎,那我又不客氣了,在那裡呢,He….He….」「唉,華夫我真的沒你辦法,你喜歡的就要,不喜歡的就罵,真是……」「你我多年老朋友,不是要在她人面前數我不是好嗎。」「寶蓮小姐請不要見怪,華夫常常是這樣的,說話口不擇言的。」「這倒又是呢,常常說些癈話,你做朋友的應該要好好的教導他呢。」「啊,原來華夫你的壞習慣這麼多年來都沒改,難怪寶蓮小姐也這樣說了,你要向寶蓮小姐陪罪呢。」「是嗎,那…好吧,就拿你那支靚紅酒來陪罪吧。」「華夫你真是無賴,自己想喝紅酒竟用此藉口來做理由,真是豈有此理呀。」「不要這樣說好嗎,紅酒是用來喝的,不要這麼守財奴呀,快拿出來吧。」「真沒你辦法,嘿,看在寶蓮小姐份上,就給你喝兩口吧。」於是丹尼拿了紅酒出來,並開了它,分別倒入三個杯子裡,然後拿到我們面前放下。「華夫,你要以這杯紅酒好好的向寶蓮小姐陪罪呀。」「是,是,寶蓮,真的對不起,我常常在妳面前說這麼多癈話,我以後不會了,妳可以原諒我嗎。」「唔,看在丹尼份上就原諒你吧,以後不要說癈話了。」說後就一口氣的將紅酒喝下了。「好,寶蓮小姐真是好酒量呀。」「是嗎………」之後就呆呆的坐著,眼睛半開半合的,全無表情的坐著……「嘩,這種是什麼藥來的,這麼快就生效了。」「這是CIA專用的摧眠藥,華夫,是時候了,我開始問她問題,你要好好的記著呢。」於是丹尼開始問這個假寶蓮進行摧眠並問有關問題,問關於米高和她的關係,有什麼陰謀,怎樣處置真的寶蓮,將她軟禁在那個地方,她都一一詳細回答。「原來是這樣的,好了,我已想出救寶蓮的辦法,但這個蘭西(假寶蓮)不能給她回去米高那兒的,將她交給警方好了,要給她一個應有的嚴懲才對,呀,還有不能給他人知道乳膠人皮的存在呢,我要給她脫掉這乳膠人皮,丹尼你也來幫幫我忙好嗎。」「好的,但我要怎樣幫你呢。」於是我兩人給蘭西脫掉這乳膠人皮,丹尼看了後也覺得這乳膠人皮真的做得和真人皮膚一模一樣,很是神奇。之後丹尼致電報警,將蘭西送往警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