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膠女體(9)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

乳膠女體(9)

翻雲覆雨過後,又是一夜無聲……我倆都帶著疲倦的身軀各自返回自己的房間去,只剩下乳膠人皮靜俏俏的留在大廳地上,等著……是日的晚上,大約深夜三時左右,一個神秘人影走近乳膠人皮的身旁,拾起了乳膠人皮往洗手間裡走去,洗手間的燈光著了,灑灑的花灑聲亦嚮起了,乳膠人皮現正接受花灑的洗淨,密密的水點正在洗淨乳膠人皮身上的每寸肌膚,乳膠人皮的裡裡外外都被水點沖洗得潔淨無比,神秘人影更將乳膠人皮內外反轉過來,再重新沖洗一次,之後將乳膠人皮用衣架掛起來,像將衣服弄乾一樣,就在這時,神秘人影身後又出現另一個人影,並說:「華夫,你在這裡幹什麼呀。」「呀,是妳嗎寶蓮。」「華夫,你在清洗乳膠人皮嗎,幹嗎你還要清洗它呢,你以後也不需要它了。」「沒什麼的,我只是想將它清洗清潔吧。不竟它也倍同我接近一年有多了,多少也有點感情的。」「這倒也是,但是以後的工作就交回還給我好了,以後你也不需要再穿這乳膠人皮了,這倒不是你的工作呀。」「寶蓮,我只是想……」「華夫你不用再說了,你以後也不用穿乳膠人皮了,我真的不想再次見到……真的不想……」「不會的,我只是想清潔它,之後我會把它收藏好,不會再穿它了,妳放心吧。」之後,我清潔好乳膠人皮後,將它風乾後,小心的把它接好,然後將它收藏在一個盒子裡,放到我的衣櫃裡和這些乳膠緊身衣一同擺放,之後我再也沒穿過它了。現在寶蓮和我都在乾娘的公司裡擔任著很重要的工作,自從乾娘收了我和寶蓮作她的乾女兒後,乾娘將公司的業務全都交託到我和寶蓮身上,在這段日子期間,公司的業務蒸蒸日上,我亦以男性身份在公司裡工作,世界各地的客戶見了寶蓮後(當然是穿了乳膠人皮後的寶蓮),都好像著了迷似的,不論男或女,接觸過寶蓮的都大贊她工作認真、有頭腦。而寶蓮今天還會見了一名冒名而來的客人,這客人指定要和寶蓮在他的別墅裡見面,聲稱要和寶蓮商討一些合作事宜,但自從寶蓮和這位客人見面後,回來時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處事方式作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她將公司名下一些資產,私自轉讓到另一個人的名字上,而且還將公司內的機密資料洩漏出去,性格也作一百八十度改變,平時談吐溫文儒雅的她,現在卻變得粗聲粗氣,什至在家中也不和我作一點交談,這情況令乾娘和我都有點奇怪和擔心。是日的晚上在乾娘的家中。「乾娘,妳說奇不奇怪呢,寶蓮這些日子來的性格變得好像是另一個人似的,無論公司或家中,也和以前我認識的寶蓮完全不同,究竟是什麼原因呢。」「是的,華夫,寶蓮為何會變成這樣的,我真的有點擔心她呢。」「就是呢,在家中她不和我說一句話,見了我好像不認識我似的,以前她喜歡看的緊身衣電影,現在她說簡直不知所為,還說以後都不要再給她看到這些垃圾片,很奇怪呢,到底是何時發生的,為何會變成這樣子呢,真是煩惱呀。」「呀,是了,我想起來了,寶蓮那天說要去見一名客人,回來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是呀,乾娘,妳說起我又想起來了,自從那天起,寶蓮就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不知期間發生了什麼事呢,我想有必要調查一下呢。」「那要怎樣調查呢?」「乾娘,我想如此……這般……妳說可行嗎。」「唔,這樣也可行的,就照你的方法去做吧,錢方面不是問題,但要快點進行呀。」「我知道了乾娘,這事我會盡快處理好的,妳不要擔心。但現在我們要不動聲色,切忌打草驚蛇。」就這樣我請了一位很能幹的私家偵探和一位很出色的電子工程師幫忙,調查寶蓮的在這段期間發生過什麼事,和誰人接觸過,並在家中四處按裝了很多針眼式閉路電視和偷聽器以作監察之用。當然這些事都是秘密進行…… 「卡,卡。」大門打開了,寶蓮如常的這段時間回來。「嗯,回來了嗎。」「真是癈話,不是回來進來幹什麼,你不要時常都說這麼多廢話好嗎,我在公司很忙的,回來後我不想再聽廢話了,拜託呀。」「我只是說了一句話吧,不要這麼生氣呢。」「收聲吧,不是我已交了租金,請我也不住在這裡,每天總是聽到你囉囉嗦嗦的聲音,真是討厭。」「對不起,不要生氣,寶蓮妳可能在公司裡的壓力太大了,回房休息吧,晚飯時我會叫妳下來吃的,回房吧。」「不要太早叫我,我要好好的睡一覺,知道嗎。」「好的,回房休息吧。」就這樣寶蓮往自己的房間裡走去。「嘿,樣子和聲線都是乳膠人皮的寶蓮,但性格行為就是另一個人,要看看妳到底是誰……」我走到自己的房間裡,將門反鎖好後,走到電腦將電腦打開,按到某一個程式上,單按一下,電腦瑩膜上看到家中很多處地方的影像,而我卻單按一下寶蓮房間裡的閉路電視,看到她在裡面的情形,並將所有情況錄影下來。這時看到寶蓮走近床邊坐下,一手脫下高跟鞋,一手為自己解下胸前的衣衫鈕扣,很快的就脫去外衣了,接下來連A字短裙也脫下來,跟著伸手向後解開了胸罩的扣,將胸罩也脫下來,現在寶蓮身上只剩下黑色的絲襪褲而已,這時寶蓮走到化妝檯旁邊,一手拿起電話按下號碼,一手往自己頭頂將假髮強行抓下來,動作很粗野,同時她手中的電話也接通了…… 「喂,是米高嗎,我是蘭西呀。」「∼∼幹嗎要打電話來呀,我不是告訴過妳不要隨便打電話來嗎,萬一事情給人知道,妳知道後果會怎樣嗎∼∼」「這個我當然知道,但我真的沒法忍受在這裡居住呢,這個叫華夫的真是煩到不得了,每天總是問長問短,什麼工作忙嗎,吃了飯沒有,小心著涼呀,比女人還要女人呢,而且我還要穿著這件乳膠人皮,很辛苦呀,我到底還要穿著這乳膠人皮多久呀,我真是受不了呀。」「∼∼我的好蘭西,不要這樣嘛,做大事是要有付出的,妳不穿著這件乳膠人皮扮她吧,我倆的事就沒法成事的,但如果事成後我倆就可以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現在辛苦妳了∼∼」「我知道,只是穿著這件乳膠人皮很辛苦呢。」「∼∼寶貝,這樣吧,如果在沒有人看到的情況下,妳就脫掉一會兒吧,但要處處小心呀,不要給別人看到而壞了大事呀,知道嗎∼∼」「這個米高你放心好了,他是不敢入我房間的,是了,那個女的現在怎樣了,她還是不肯說出來嗎。」「∼∼嘿…她會說的,只要那些藥到了,她服後一定會全都說出來的,到那時我們就發達了∼∼」「是嗎,那藥何時才到達呢。」「∼∼不要心急,一星期後就到了,到時候妳就不用再穿這乳膠人皮了,哈哈哈哈∼∼」「真的嗎,太好了。」「∼∼我不說了,以後不是有急事,不要隨便打電話來呀,給人知道了就大事不妙呀,我要掛線了,萬事小心呀,再見∼∼」「……嘟……」電話也掛線了。「嘿,還是要穿著這件乳膠人皮,真是討厭,我不能忍受不了,還是脫下一會兒吧。」於是這個自稱蘭西的開始脫下乳膠人皮了,她伸手到頭頂背後按下六個密碼,「嘟…」六聲,「卡」的一聲,乳膠人皮的面具鎖打開了,小扣板也彈了出來,蘭西一手拉著小扣板往下一拉,乳膠人皮的拉鏈拉開了,蘭西兩手往乳膠人皮面具的兩側用力一拉,乳膠面具也應聲的脫離了她的面額,在鏡子的反影下可以看到這個叫蘭西的樣貌了,此人一頭啡色短髮,樣子也算美,但好像在那張報紙上看過她的樣貌,這時蘭西將黑絲襪褲也脫掉,之後再將乳膠人皮整件脫下來,然後就往浴室裡走去,灑灑的水流聲嚮片整個浴室,蒸氣將整個浴室視線都填滿了。我在閉路電視下清楚的看到蘭西脫下乳膠人皮的整個情況,原來這人不是寶蓮,只是她穿了寶蓮的乳膠人皮扮成她的樣貌,怪不得性格上和寶蓮是完全的兩個人,現在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