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膠女體(7)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

乳膠女體(7)

「好吧,第三套乳膠衣電影是我最喜歡看的一套,給妳看看,看妳有什麼感覺啊。」「那就快點吧,這第三套電影會是怎樣子的呢,快點播放呀。」於是我將第三套乳膠衣電影放進影碟機內,按放影鈕,電影開始播放了,影碟劇情如下:(人物有男人一名,女王一位。叮噹…門打開了,「請進來這邊」,「你就是想應徵做女傭的那位是嗎」,「是的」,「你以後要稱呼我女王,知道嗎」,「是女王」,「好吧,那將你的西裝衫褲全都脫下來吧,然後我會給你穿上這件肉色的乳膠衣的」,「是女王,我現在就脫下衣服」,「好,拿這件肉色乳膠衣給我穿上它」,這人拿過肉色的乳膠衣穿上它了,這乳膠衣除了沒有頭部外,全身包括手和腳都是全包的,拉鏈拉上後,這人已經擁有一身女性的身段,而且胸部那兩團肉正在搖晃著,「好,你過來,我現在要給你帶上這個女性面具,你過來跪下」,「是女王」,於是這個男人走到那女王的那兒跪下來,那女王拿著面具往那男的頭上套進去,然後再將面具後的鈕扣扣緊,這時那個男的被這個女性面具取締了他本身男性的身份,代之是有個美麗面孔的女性了,「唔,很好,起來轉過身給我看看吧」,那個帶了女性面具和穿了女性乳膠衣的男人很順從的起來轉過身兒給那女王看,「很好,過來這邊給我穿了這件女傭服吧」,這男的女體過來接過女傭服後即時就穿上了,女傭服包活有:黑色的歐式古堡式女傭衫裙,吊帶絲襪帶扣,到大腿根的黑色玻璃絲襪,一條半圓形的白色小半心圍裙,一雙六寸高的黑漆皮高跟鞋和一個有鎖的精鋼頸圈套,其間這女王也會幫他將服飾穿上,最後將項圈套套上這男身女體的人頸上,並鎖上精鋼小鎖,這男人不打開這小鎖就無法脫下這面具和這身女性乳膠衣的,之後那女王又叫他坐下來給他帶上假髮,那麼這乳膠女傭就活現在這女王面前了,「你要給我好好聽著,以後你就要以這個形態在這裡工作,直至有第二個人來代替你為止,這段時間你身上穿的這件肉色乳膠衣和面具都不能脫下,如果沒有人來代替你的工作,你就要永遠穿著它直至你死亡為止,知道嗎。」,「是的,女王」,「好,你現在就去工作吧,工作完後再來給我按摩」,「是女王」,這男的就在這裡工作了一年多才有第二名男生來應徵這份工作,當第二位男生代替了這位男生的工作後,女王就替他解下這精鋼頸套,而女王也喝令這男生女體到另一間房子裡才可脫掉這乳膠衣和面具,男生走到這房子裡,進入後,房子的門關閉了,這房間內漆黑一片,但他沒有理會,只知道是要馬上脫下這身乳膠衣和面具,他伸手往頭頂面具的接合位將鈕扣拉開,然後再向兩邊拉扯,怎知面具竟然無法脫下,緊緊的貼著面額,無法脫下,面具脫不下來,那麼身上的乳膠衣又怎樣呢,同樣拉開了乳膠衣背後的拉鏈,但乳膠衣仍然緊貼著身體,好像完全沒有拉開過似的,這時那男生驚惶失措,不知怎樣去面對這事實,他發狂的走到房間的門想打開這片門,但門已給鎖上,任他狂打大門也沒有回應,這時男生身後出現了幾把聲音,「不要再打門了,女王不會再來的,你會被棄置在這裡,直至死亡為止的,過來這邊吧。」,男人身後同樣出現幾個和他一樣樣貌的人,「我怎會這樣的,身上的乳膠衣和面具都無法脫下來,是什麼原因呢」,「我想我們身上穿的乳膠衣和面具都是一次性的用品,只要穿上後,就永遠也沒法脫下來的,所以當有第二個人來代替你的工作時,女王就將你棄置在這裡,讓我們自生自滅了,我們和你也是一樣被棄置在這裡的人呀」,鏡頭拉回女王那兒,那男人同樣穿上一樣的乳膠衣和面具,同樣的女傭服飾,「好吧,快去工作,工作完後再來給我按摩」,「是女王」,「哈……哈……哈……」這笑聲笑過不停,嚮片了整所大屋,影片也在這時結束了。)「華夫,這套電影很好看呀,這女王真是毒辣呢,給男生穿了一次性的乳膠衣和面具,沒法脫掉的感覺真的難受呢…呀,我不是這個意思,華夫你不要……」「傻的,不關妳的事,看電影吧,不要胡思亂想了,我這身乳膠人皮不會脫不掉的,只是一天吧,明天就可以脫下它了,放心吧。」「嗯,華夫,這幾套乳膠衣電影你是從那裡買的,真的很好看呀。」「我是從綱上看到的,這電影和妳身上穿的那件乳膠衣都是在綱上訂購的,電影我就看過很多次了,但這乳膠衣我就沒有穿過呢,現在穿在寶蓮妳身上也是緣份呀。」「華夫,你說的綱站是什麼綱站呢,可否給我看看呀。」「妳想看嗎,好,到我房間來,房間內有電腦可以上綱給妳看的,來吧。」於是我和寶蓮到我的房間裡一起上綱看這緊身衣綱站,綱站內有乳膠衣的,女生面具的,萊卡緊身衣的,林林總總,應有盡有。當我將滑鼠移至萊卡緊身衣的綱站時,寶蓮突然叫了起來。「呀,這是什麼綱站,站裡穿衣的人很像我們穿的呢,但物料又不太相同呀。」「啊,這個是中國的一個緊身衣綱站,裡面買的緊身衣很棒的,而物料多是用萊卡做成的,而且款式也不斷創新,我也很喜歡這個綱站的衣服呢,所以也訂購了幾套回來。」「華夫你也訂購了幾套回來,可否給我看看嗎。」「寶蓮妳喜歡的我拿給妳看吧,等一等,我到衣櫃裡拿給妳看。」我從衣櫃裡拿出一個盒子,打開後裡面放了數十套全包式的緊身衣,有黑的,白的,肉色的,藍色的,金塗膠的,透明萊卡絲的,復合塗層的,又有一些是由腿部穿入式的。「我買的就只有這數十件了,妳喜歡那一款呢,可以隨便試穿的。」「呀,華夫,這件由腿部穿入式的肉色緊身衣很特別呀,我可以試穿嗎。」「那當然可以呢,我給妳穿上它看看。但我先給妳脫掉這件乳膠衣吧。」「不,華夫,我不想脫掉它,你把這件腿部穿入式的緊身衣也一同給我穿上吧,我想穿著它陪同著你,待明天才脫下來好嗎。」「寶蓮這又何別呢。」「華夫,請你成全我吧,讓我陪著你吧,不竟是我連累你要代我穿上這乳膠人皮,而且現在還脫不掉,我真是有點……」「不要這樣說,我是自願穿上它的,就算真的脫不掉,我也不會怪妳的,好吧,我就給妳再穿上這件腿部穿入式的緊身衣吧,這件緊身衣的穿法是要先穿好了上身才穿下身的,而且拉鏈在腿的兩側,所以上身會很緊的。那我現在就給妳穿上它了。」就這樣我就幫寶蓮穿上這件緊身衣了,當上身穿好後再把兩腿放進緊身衣的腿套內後,將兩側的拉鏈拉好,寶蓮由一個半透明紅的乳膠美女變成一個肉色的萊卡美人。「很貼身呀,真像穿了乳膠人皮的你,只是沒有面孔而已。」「寶蓮妳辛不辛苦呀,妳現在穿了兩件緊身衣的,可以呼吸嗎。我還是給妳脫下它吧。」「不,華夫,你就讓我這樣穿下去吧,不要給我脫掉它,求求你好嗎。」「唉,寶蓮。」「華夫。」就在這時,「叮噹……叮噹……」大門的門鈴被人按動了,是誰人按門鈴呢。「是誰人呢,寶蓮妳留在這兒吧,給別人看見妳穿成這樣不太好的,我去開門看看是誰人來了。」「好的,華夫。」大門打開了,原來是董事長,神色蔥蔥的。「呀,原來是董事長妳來了,我正想有事找妳呢,請入來坐吧。」「妳是誰呀,是「寶蓮」還是「黛絲」呢。」在公司裡我叫自己做黛絲的。「董事長我是黛絲呀,我剛穿上妳給我和寶蓮的這件新一代的乳膠人皮。是了,董事長你怎會來的,找我們有事嗎。」「是的,我忘記給妳這件乳膠人皮的密碼,妳走後我找過妳的,也有打過電話來找妳的,但沒有人接聽,所以我來這裡找妳了。」「是的,我回來後和寶蓮出外買點東西和逛逛百貨公司,買了這件調整內衣,剛剛才回來呢。」「是嗎,這樣還好,是剛穿上這件乳膠人皮吧,黛絲妳要記著,這件乳膠人皮的密碼不能按錯三次的,如果按錯超過三次,密碼鋼鎖就會扣死,這件乳膠人皮就無法脫掉了,妳要好好的記著呀。」「什麼,無法脫掉……」我呆著的站立著。「不能這樣的,不能這樣的,他不能永遠穿著這乳膠人皮的,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對不起呀,嘩∼∼∼」寶蓮聽到董事長這番話後在樓上大哭大叫著,並且從樓上蔥蔥走下來抱著我說對不起。「妳是誰呀,幹嗎會穿成這樣子的。沒面孔的。」董事長說。「董事長,我是寶蓮呀,華夫不能永遠穿著這乳膠人皮的,他不能…不能這樣的…」「什麼,華夫,黛絲是華夫,那麼黛絲是個……」「是的,黛絲是個男生,他是個男生,是華夫代替我去上班的,都是我不好。董事長,求求妳幫幫華夫,他不能永遠穿著這乳膠人皮的,求求妳想辦法幫華夫脫掉這件乳膠人皮呀。」寶蓮哭泣著說。「唉,真的沒想到黛絲…呀,不,是華夫才對,我沒想到他是男兒身竟然為了妳的傷而願意穿上這女性的乳膠人皮代替妳去上班,真是難得呀,對於這次的事我也有不對,我忘記給他開鎖密碼,這樣吧,華夫,我會去找生產這件乳膠人皮的設計師,看看他有沒有辦法可以給你脫掉這乳膠人皮,在這段時間,只好暫時穿著這件乳膠人皮了。」「真的,可以嗎,華夫可以脫掉這乳膠人皮嗎。」寶蓮說。「我想是可以的,但我不能保證在何時才能給你脫下這乳膠人皮,可能要一段長時間才能脫下它的。」「只要能夠脫下,時間不是問題的,在這段期間內,我會默默等待的,期望有一天能脫掉這乳膠人皮。」「華夫和寶蓮,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在這段期間我想收你們為我的乾女兒,你們願意嗎。」「我當然願意。」「我也願意。」我和寶蓮同聲的說。「好,乖,乖,我的乾女兒。」就是這樣,在這段期間,我只好穿著這女性的乳膠人皮當個女人,而寶蓮在傷勢好了後,也同樣的穿著乳膠人皮和我雙雙伴隨著乾娘身旁,過著乳膠女體的生活。